喜欢的诞生|第一季《演员的诞生》总决赛


E-Flash 发布于: 2018-01-21 16:38

 

2018120日,星期六,没错,纵然听闻,《演员的诞生》已“被万千百姓送来的臭水泼干净了”,那我也满心期待地迎接其第一季总决赛的播出。而在本期节目进行过程中(我还是忍不住,先后回看了几遍),又不得不“稀里糊涂”地经历了复杂的内心波动——从错乱到惶恐,甚至最后居然以愤怒收尾!

 

一贯,我秉持着娱乐精神去理解综艺,又唤醒“意识”,不禁以欣赏的姿态去透视这个独特的商业节目……但这篇评论,我却不针对任何参与录制的演员(的表演细节)以及他们所谓的“好与坏”;任何文字内容,也只能依然代表我个人的看法(或许,你能有同感):

 

翟天临vs凌潇肃:《白鹿原》

 

首先“澄清”,我基本上是不相信抽签的,连世界杯分组抽签我都不信。一切安排来自安排,纵使它,不如就是“最好的安排”。况且,这个最好的“好”,人人对它的理解往往都不尽相同。

 

所有来参与节目的演员,我整体上都比较喜欢,但由于没人拿刀逼着我搞“优胜劣汰”,所以每个节目,我都以“自己内心所描绘的中立”的角度去评判。从这个意义上讲,《演员的诞生》让我这个普通观众有了隔空看沙盘的“参与感”,它可谓算是一种成功了。不过,话说回来,“成功”引来更多关切;一旦程序出现“纰漏”,对走心的观众来说,也同样是最“扎心”的!连续白白滴“扎心”,竟不敌我一厢情愿吐老血啊!

 

好了,“铺垫”结束,结束在翟天临和凌潇肃的“大战”前。这套隶属于我的“观战守则”,也同样适用于对后面多组“撕战”的独自围观。

 

《白鹿原》,这戏本身不能评,甭管它被改成了什么样、活在哪种形式里……对于一个综艺节目而言,只要能顺下来,没有极端炸裂的“违和感”,也就没必要多评。于是,在观摩各位特邀评审(陆川、波叔、陶虹……想起,华妃娘娘等,“死”得好惨啊)的言辞后,我又来回倒带了几遍,隔了一晚还是不下雪的夜,最终在第二天早起刷牙的时候,用一天之中本该最敏锐的“沼气”,灵机一动,“选择”了一贯灵动的翟天临,仅此而已。

 

开头说了,这会儿不评价具体的演员,你们不妨理解为,我大概是下意识投给了翟天临一票。不过,按节目画面中呈现的数字,老凌与天临的票差可不小啊!仅仅是这数字,有一点离谱了……

 

“地与地的差价”,似乎也不完全取决于特邀评审团的落槌。但是我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陆川导演始终以“陆川+导演”的“意识形态”去“客观/主观”评价每一出“主观/客观”表演;而波叔始终用衣着下、骨子里的“暗香”去“拆穿”自个儿被外界披上的“国民第一印象”——这既不像是“深藏不露”,也不像是刻意“膨胀”,或许是一种难得的……“暗香”!

 

不管是演员,还是导演,我始终坚信,一个从业者的灵性才是最可贵的。从灵性出发,细致入微的你才有可能最终感染到别人。

 

当然,作为主要评审之一,丹丹阿姨“却”刮了几场“言简意赅”的“感谢风”;火华……还是那个火华、那个哥;收官阶段的子怡姐姐,和早前相比,多多少少有了反差,不敢说是否绝对是“你情我愿”的“收之自然”,但“放之果断”还是那么有引力波……也就丹丹阿姨,在国际大腕儿面前,能有些许“不死之身”护驾……山头比高高,轮换着坐,久而久之,还不是一样得坐下说话?

 

总是在过场片花里戴“护膝”的天池老师格外敬业,想必我吐的血还不及她的。万能的国立阿玛呀,您能抚平袁立,抚平一切,但是您能抚平我和天池老师吗?

 

对,这统统和《翟天临vs凌潇肃》,无关。

 

周一围vs舒畅:《孝庄秘史》

 

这戏,相对看得舒服。

 

要不说,还是主人(该剧导演尤小刚)来了,说的话才最有分量呢!

 

我说,翟天临是“变”的代表;那么周一围,就是“不变”的代表。

 

这话应该好理解。之前我写过一篇评论,把凌潇肃比喻成“火”,把周一围奉为“冰”。

 

但最后一期了,借此,我反而想下个“结论”:

 

翟天临的好在于他的“变”,即非人的灵动和天资。“先人一步”,一切游刃有余,但更重要的是,一切又超乎想象!

 

而,周一围的魅在于他的“不变”,即脱俗的气质与格调。像深深扎入泥土的树根,却在最显眼的枝头,开出了一朵不同寻常的幽白的花……

 

说好咱不评论具体演员的嘛!但你再看看,我也并没有食言啊?

 

我最渴求的一种“态度”,是对二人的欣赏与选择。天临和一围,甚至把老凌也拉进来,他们每个人都是无法替代的。各自的戏不能互“换”,各自的路不能看“歪”。

 

好在,现在的市场定能容得下彼此。千万种需求,造就千万种选择,就会有你想不到的可能。按需所取,理性选择,用心灌注,终会成“精”。我想,那些导演们、制作团队,他们应该比我要懂得多……

 

对对对,这Part里,女主角是舒畅。舒畅,论水平,我心目中,她已然快成女版的“翟天临”了。就是这样,演员太多,但好演员似乎又不多了……观众可以不珍惜舒畅,但事实一定会珍惜舒畅。

 

结语,我是想选舒畅来着,仅此而已。

 

杨玏vs蓝盈莹:《橘子红了》

 

这么说吧,我是真没想到杨玏走到了最后的决赛……但横竖一想,加之这一场场的表演,我觉得杨玏进决赛也没什么可质疑的。但是,我个人喜不喜欢杨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超喜欢他和蓝盈莹“加场”的那段卖手机的戏……哈哈,波叔你又“卖”的什么药!

 

底子,面子,加上汗水与灵气,谦和的杨玏不继续进步才怪!

 

你怎么又说演员本人了!

 

没有,没有,我在说这出“子承父业”以及我对它未来的展望……

 

“人艺”,要有人,要有艺。蓝盈莹,完全符合了。还是那句,演员太多,但好演员似乎又不多了……你不珍惜没关系,事实会珍惜。

 

这组里选,很难!

 

最后,翟天临、周一围、蓝盈莹的“封王”之战:《赵氏孤儿》

 

开篇提到,在本期节目进行过程中,我不得不“稀里糊涂”地经历了复杂的内心波动——从错乱到惶恐,甚至最后居然以愤怒收尾!

 

这错乱,多体现在“Cut”,以及“Cut”造成的多个事件与过程;那惶恐,则体现在“选择与被选择”的犹豫和(外界)纷扰中……那么现在,对于愤怒,着火的尾巴来了!

 

好比我多次“阐明”,我是来看节目的,也唤醒了“欣赏”的韵味,但是你不能把最本质、最根基、最独立的“产品”,这样浇上石油、撒点盐碱,还一本正经地拌了拌,就递给我,“逼”我用品尝的姿态去咽进肚里!

 

这真的太毁翟天临、周一围和蓝盈莹了!

 

要不说中国影视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悲哀”……逼格缺失,毁艺术;有逼格,但理解很偏(要我怎么说!),也毁艺术。“文盲”与“文豪”,现在都乐此不疲地为了生计“毁”艺术!

 

我也在毁艺术,因为我无能,无法唤醒自己多加学习、多加努力,用真情实意,连同更瑰丽的修饰,去表达让人舒适而又不失台面儿的艺术!(没有力气,地气都接不上……)

 

我此刻特别“后悔”,不曾把葛大爷捧上天,也没有把冰冰姐视作神,还一提晓明哥就自觉地想起baby……

 

不说初始的文言文记载,也不提IP改编后的电影或电视剧,就论舞台剧/戏剧而言,这版《赵氏孤儿》是什么玩意儿!我是个粗人,我要骂街,“天理”何在!

 

就算逻辑没了,感情还在,行不行?就算感情没了,常识还在,行不行!

 

力道呢?合适吗?有病啊!

 

这次,我这个观众切实感到了一种“愚弄”!这版《赵氏孤儿》把我彻底嘲弄到了一种好尴尬的“幻境”……殊不知,都不用干冰造雾,这竟然就是此刻的环境!

 

非常遗憾(但也十分正常),几个月的节目,大家的“嘈点”几乎都花在了“人与人之间的纷争”上,而不是“就戏论戏”的本质。

 

特朗普说如今媒体都是垃圾(CNN为主)。有时候,我们也觉得媒体挺“冤”,但最冤的是,并非所有人都能把真正的垃圾找到,然后分类整理、毅然倒掉……

 

我很喜欢刘天池老师。我不愿意相信这版《赵氏孤儿》的剧本就是她负责主要撰写的……不过,没关系,天池老师可以是指导学员演戏的最佳老师,她凭什么就不能导出一些令我不喜欢、不赞同的戏呢?没关系,记住你的好,没有一丁点“仇”……况且,说不好到底是谁非要这么“整改”《赵氏孤儿》!

 

该说的都说了,痛快了。最后一句,翟天临、周一围和蓝盈莹都是好演员!

 

补充个“就戏论戏”(也未曾对谁有鲜明的反感与“鄙夷”),十几期节目下来,我最喜欢的表演是凌潇肃和蓝盈莹的《最爱》;最让我感动、流泪不止的是翟天临、俞灏明和于月仙的《团圆》;最喜欢的演员,就是翟天临。

 

你们肯定能择清楚,自己的喜欢、自己认定的好坏与自己“看见”的成绩,这三者之间的辩证统一吧?(以及你的“三个指标”和其他人的“三个指标”的辩证统一……)

 

说好一句Over,食言,肯定是吃咸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