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探案2:谁拆穿了陈思诚的诡计?



作者:暗地妖娆


两年多前看完《唐人街探案》的时候,我就跟自己说,甭管将来中国电影发展成什么样儿,都不妨碍我为陈思诚的导演作品捧场。因为就是那么刚刚好,他戳中了我的“推理魂”,长期受过柯南道尔、阿婆、奎因兄弟、西泽保彦、岛田庄司等一众国际推理文学大家洗礼的“烧脑族”们不可能放过一部盘靓条顺的国产本格银幕作。毫无疑问,《唐人街探案2》是陈思诚精心铺排的又一个“诡计”,从热场子、设悬念、造高潮,到最后揭宝,这个“连环套”成功地把那些喜欢带脑子撸片儿的人都套进去了。中国的导演生力军里头,像陈思诚那样沉迷于悬疑戏码的导演,也许他还真是独一个儿。

所以关乎《唐人街2》,陈思诚的“诡计”我是这么样去拆解的。

首先,《唐人街2》非常热闹喜感,以一个假婚礼作为开场,拿捏的是《少年金田一事件簿》的腔调,打造了一场名侦探的盛宴。世界各地的刑侦高手会师美国,刘昊然与王宝强组就的探案双人组正面PK日本自恋侦探妻夫木聪,从灵媒神探到黑客高手,其中夹带了N多陈思诚心仪的“私货”。高手“开会”之余,凭借一宗窃取人体器官的连环命案打开全新的推理之门。破案间中,又可谓奇招出尽,刘昊然和王宝强不惜出卖色相、尝试女装大佬形象,玩转闹市飙车,顺便也丢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烟雾弹”,让你烧脑的同时顺便练了练腹肌。

其次,电影严格秉承日系推理的华丽模式,又创新了案件背后的动机和手法。不停杀人不稀奇,稀奇的是凶案形成架构,谜中有谜,案中有案。除此之外,“叔侄”CP系全新原创的名侦探形象,就如片中调侃的那样“一个是天才,一个是弱智”,可天才刘昊然遭遇的所有瓶颈,基本上都是“弱智”王宝强来一招击破,把看似复杂的问题用最简单的逻辑来解决,这才是故事真正棋高一招的地方。

再次,也是最彰显电影人“良心”的地方,便是那些精妙的反转,一个推理故事最不可缺的便是“出人意料”。《唐人街2》用到了最极致的“骗术”,情节发展看似顺风顺水,却每次都在你以为快要触摸到真相的那一刻来了个急转弯,仿佛打开了真相的一个暗阁,那里头才藏着真金白银。

最后,也是最让我叹服的地方,便是它的“中国特色”。整个案件的行为动机充满了浓厚的东方玄学意味,必须得用专属于中国的风水学说来探究谜底,乃至延伸到“道家”学说的深层次解构。这么说吧,这案子放到其它任何一个国度的名侦探手里,都只会成为死局,唯中国推理高手方可破解。凶手的价值观也并非毛里毛糙地糊弄式交待,对每个角色坚实的心理铺垫注定片子绝非是靠插科打诨延时长的作品,笑料里埋着无数的机关,只等最后触动的那一刻,才“啪”地一声打开潘多拉的欲望之盒。

用商业电影的外壳包裹起东方哲学的内核,也就是所谓的“桃子电影”,大抵是陈思诚最强大的创作诡计。想当年,诺兰曾经用一部《盗梦空间》把“我思故我在”的命题以梦境层层叠裹,做出了瑰丽的脑洞。而陈思诚呢,他走了观众更为喜闻乐见的路线,却同样走得严谨,走得智慧。



211.pn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