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诗意从何而来?为啥荒诞得如此引人入胜


半碗馄饨 


导演: 黄信尧   编剧: 黄信尧

主演: 陈竹昇 / 庄益增 / 戴立忍 / 纳豆 / 张少怀


处在社会最底层,似乎生死都微不足道,心中那个疙到最后也没能解开,还死得不明不白。留下菜埔更佳的疑神疑鬼。在工厂里的大佛就不怎么令人敬畏,为供奉在庙堂之上则令人伏拜,无论是肚财还是菜埔将心中的迷茫寄托在迷信之上,只是到头来毫无解脱反倒徒增了不少烦恼,讽刺的是两人就是在大佛的工厂看着这些佛像神龛的生产,支离破碎的断臂残肢在组装之前毫无敬畏,更讽刺的是两人还被土豆仔带去了中正堂,拜了蒋介石。


《大佛普拉斯》有一种非常诗意的气质,尽管全片的讲述似乎都脏、乱、差,至少画面没什么美感可言,它却与现实主义的那种真实有一定的距离,反正我不觉得这是一种现实,反正在故事中给观众很大程度上的是意境遐想,走不出的困境,奇奇怪怪的边缘人,人与人之间的熟悉与陌生,甚至善与恶、真与假、美与丑的“老生常谈”。我喜欢里面不怎么涉及的人性,都轻描淡写体现在语言和行为之上,故事完全没有说教的味道,多得那几份荒唐也恰到好处,没有将电影带到“疯狂”的黑色幽默之上,电影其实非常稚嫩,可导演的叙事和镜头传达出了十足的信心,对自己的故事和表达颇为自信,影片直到最后才有稍微一点点的“得意”流露出来,情节上太多的疑问堆积起来,几乎都没有得到回答,莫名其妙和不可知的荒诞多少变成了观众的困惑,太多的未知对于表达稍微有些不负责,给予观众的交代也少有不足。


但这部《大佛普拉斯》还是处处惊喜的,开片就是导演旁白,时不时在电影的间隙提示观众,好像在说“看看这儿、这有意思。别忽略了那儿,那也挺有趣”。好像他所提点的都是些可有可无,没啥大用的“废话”,但加入了这么一个导演的声音,让电影不时有了一种“抽离”感,或许前文提到的那种莫名的”诗意“也正来于此。或许,导演以为这种旁白的补充会能给观众一种更为真实的现实感,或许有些观众也的确会感觉如此,但个人觉得这种不常见的手法反而削弱了影片的真实感,却成就了一种另类的诗意感,这种非常个人的观影感受或许见仁见智,可我却因此非常喜欢这部影片。


另外,黑白的画面也令人眼前一亮,不是年代戏,却处理成黑白片,导演在之后行车记录仪的彩色画面中让两个世界形成了对比,分开来看便是底层的惨淡和绝望,与有钱人的五彩斑斓,非常直观、直白的将社会问题一语不发的表现出来,导演那么多旁白,却没有给观众评论性的意见是非常重要的,大多都是说“我也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这样”,好像导演与他镜头下的人物也不那么熟悉,只是一个旁观者碰巧看到这些事情而已。


影片对于宗教的隐喻非常明显,可导演并没有直接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首先在大佛上有几分讽刺,尤其是在第一次交工时,对于佛像的法相庄严还是昏昏欲睡的争辩,每句话之后都还不忘了加上一句“阿弥陀佛”,另外,老板在大佛前杀人和老板的为人处世都很有讽刺意味,影片结束也在这尊大佛之上,而片名“大佛普拉斯”的意思是否就是老板杀人藏尸于大佛之中呢?我也是胡乱猜测而已。


突然,我们好像跟着导演都变成了偷看行车记录仪的观众,而看到的人生总是移动的、向前的、有声没人的、莫名其妙的、或许不一定什么时候还会看到“脏东西”,生活就这么荒诞,在寻找结果的道路上再也想不起原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