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少女》:那条孤独的路,不需要那么早踏上


天才或异类

玛丽是真正的天才。

高中课堂上每节课都睡觉最后还能考上全年级前几名,整天玩复习一晚上就能考到90分,高考考到清北,都不一定是真正的天才。

这种别人家的聪明孩子,也不多见,然而几十分之一,总是有的。

而玛丽是,亿分之一。

到了这个程度,其实是我们常人难以想象的,她的成长速度,认知程度,心智,世界观,都可能会超出我们的评价尺度。

玛丽是数学天才,她在数学方面的天赋自不必说,但更让人感兴趣的是,她在其他方面的早慧。

《天才少女》:那条孤独的路,不需要那么早踏上

她关心时事,评价“即使德国脱欧,还是有可能发生全球经济衰退。”

这可不是从电视上看来的,小姑娘说自己不爱看电视,只跟着邻居胖大婶看《海绵宝宝》和老叔看UFC。

她明白层级,知道只有老大才说话算数,所以当校长来时,才和她提出自己的要求。

她明辨是非,当弗兰克和她交流不能顶撞校长时,能迅速接受批评,虚心承认自己的错误。

她说话几乎只陈述事实,没有矫揉掩饰,当小男孩问她弗雷德怎样失去它的眼睛时,她没有说“我想……”,而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不知道。

作为一个几乎在所有方面都碾压同龄人的天才,当她发现某个同学比自己在某些方面(做动物模型)强时,不仅能够挺身而出,而且还能大方赞美;

她更是演讲的高手,不过这也正常,估计她在说话时,会把大家当成白菜吧。

她也可能略懂些男女之事,看见老师走出叔叔的卧房时那邪魅一笑真是意味深长。

她还很有幽默感,会说“我怎么知道,我不过是个7岁的小孩而已。”

如果说7岁的孩子是10分,成人是60分,那么在数学方面玛丽应该是1000分,在很多其他方面也差不多都有60分甚至70分的水平。

然而她看起来还是个7岁的孩子,正在换牙,甚至有些单词还认不全。

所以在同龄人中,她是异类,他妈的我可是把《高等代数演变》看完的人,怎么能和你们这种一加一得几都得算半天的小屁孩相提并论。

而当与成年人交流时,她也是异类,毕竟还只有7岁,很多成人世界的规则,表象下的幽秘心境,即便是天才,也不太可能理解。

《天才少女》:那条孤独的路,不需要那么早踏上

这般的天才,人们往往不知如何面对。

在挖掘天赋上,她需要有人指引,需要足够能力和财力的人为她提供更好的学习环境;

而在生活上,她需要走出那个小屋,学习如何像那些普通的小孩一样从鸡毛蒜皮中得到快乐。

都不容易。

精英与理性

即便是在诉讼中,伊芙琳和弗兰克这对母子见面也没什么火药味,没有争吵,平静对话,客观说事儿,拉家常。

不像母子那么亲,也不像敌人那么远。

一家子死理性派。

看看他们的家庭,老妈毕业于剑桥,继父是投资大亨,姐姐是数学天才,自己是波士顿大学的前助理教授,侄女也是数学天才。

所以他们一家的教育,才如此的理性。对世界认识的太客观,有时候会忘记了主观。

老妈自不必说,只把自己的闺女当成了解题的工具,像吝啬的商人一样精密的计算着如何才能最大的发挥这件工具的价值,罔顾她是自己的女儿这一事实。

弗兰克与之相对应,在电影中作为伊芙琳的反面呈现,大家都为他的普通人的教育理念叫好,却忽视了他也是精英家庭的一员,以及电影中随处可见的理性的精英教育的影子。

弗兰克和玛丽的交流方式,很多时候是成人式的。

玛丽第一天上小学,弗兰克说,你会结识新同学,然后一辈子都可以跟他们借钱花。

哪个家长送小朋友上学会扯到“借钱”?7岁的普通小孩能听懂?

夕阳下的剪影是电影中温暖人心的一场戏,很多人被温馨的画面感动到忘了他们的对话在说些什么。

玛丽先是问上帝是否存在,弗兰克坦率的说不知道。

玛丽又问罗伯塔知道,弗兰克告诉他信仰与知道是不一样的。

玛丽再问耶稣是否是上帝,弗兰克还是说不知道。

我虽然有观点,但只是我个人观点,不一定对,所以不能误导你。自己考虑,但也不要怕相信一些东西。

《天才少女》:那条孤独的路,不需要那么早踏上

接着他们又谈到了电视上的无神论者和罗伯塔的区别。

这次对答充满了思辨性。对于玛丽这样的天才少女,弗兰克回答问题并不是简单的是和否,他也无意在玛丽心中塑造自己的权威形象,坦率的回答不知道,然后引导玛丽自己思考和选择,这种开放的态度,恐怕就高出了很多家长几个段位都不止。

别忘了,再怎么看起来落拓,弗兰克也是曾经的哲学博士。

而玛丽撞老师那场戏里,我们也看到了弗兰克和玛丽平时的相处方式,契约,谈判,立规矩。

我甚至可以想象当时说话的情形:“周五晚上到周六上午是叔的私人空间,尊重叔,不要来打扰叔好不好?”

私人空间,尊重,这是成人世界的边界,普通小孩不知所云,但是玛丽的智商,能懂。

还有一个小细节,能看出弗兰克对于玛丽的认识。

当最后弗兰克对玛丽袒露心迹时, 他说:“If Mary is that amazing, smart, sweet human being, then I must doing something right.”

一直忘不了的是,这里面用的是“human being”,而不是“girl”。

这样的认识和教育,普通人也给不了。这其中并不在于钱有多少,而是认知和眼界上的差距。

还是那句话,别忘了,再怎么看起来落拓,弗兰克也是曾经的哲学博士。

平凡与感性

玛丽第一次认识到平凡世界的乐趣,可能是在课堂上讲她的猫的时候。

之前并没有人于她分享,因为她最亲近的两个人,都知道这只猫怎么来的。

《天才少女》:那条孤独的路,不需要那么早踏上

玛丽第一次意识到同龄人也不都是那么傻,应该是她在看到她吐槽的那个小男孩的模型的时候。

玛丽自己的模型是两只大老虎在灌木丛中,栩栩如生,贼拉写实。

而那个小男孩的模型,方寸之间,有山有水有森林,有企鹅有大象有长颈鹿。

玛丽看了也心服口服,后来道歉讲演的时候说,那是最好的模型。

相信在那个时候玛丽也意识到,这帮傻不啦叽的小孩子,也是有些可取之处的。

比如童真,比如想象力。

还真就得只能在这些傻不啦叽的小孩身上,才能学到。

而你拍一,我拍一,翻花绳这种游戏的乐趣,恐怕也得是和同龄人玩才能得到。

超级天才的世界,大家都彬彬有礼,绝对理性,心无旁骛,苦心孤诣,为人类的美好未来挥洒才华,燃尽自己的时光。

作为亿分之一的玛丽,是上天的恩赐,终有一天,她会离开凡尘,到那个世界中,去完成她的使命。

如果那是她的选择的话。

即便如此,在她7岁的时候,能否在凡间多留一会,享受下做普通人的开心?

毕竟在一群傻子中间,才更容易笑成一个傻子。


上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