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潮论坛导演怼黑粉戾气重 杨幂突破电视剧表演


  新浪娱乐讯 近两年,演员的演技成为大众和业内津津乐道的话题。在对比演技高下的时候,人们常常甩出几个表情包、动图作为范例,但这些截取的片段真的能代表一个演员的真实表演水平吗?更有一些演员在影视作品中呈现出来的表演风格,本身就很“表情包”。

  纵观中国影史,我们的表演教学体系先后走过苏联、欧洲、好莱坞等不同国家的路子,但一直没形成统一的评判标准。今天对新生代演员演技的口诛笔伐,更说明提升演技门槛已经成为行业的燃眉之急。

  究竟什么才是好的表演?精准得每一条都一模一样的演员,和每次NG都能给出不同反应的演员,哪种才是导演的理想合作对象?导演、演员、幕后人员等是怎样看待如今演员行业乱象的?

  值此平遥国际电影展期间,新浪潮论坛邀请到导演刘杰、韩杰,演员李梦,壹心“壹加壹”教学主管刘一诺,“最美表演”年度项目总制片、新浪娱乐事业部总经理陈弋弋,共同探讨了表演之道。

  什么是好的表演?

  走进内心,与角色浑然天成

  论坛开始,平遥国际电影展创始人、导演贾樟柯[微博]率先逐一介绍了嘉宾履历,称赞了刘杰作品中的董子健[微博]、杨幂[微博],韩杰作品中的非职业演员,以及《天注定》里的李梦等,表示他们的表演才华都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贾樟柯说:“对我个人来说,现在确实到了重新关注表演的时刻,它对提升中国电影的质量意义重大。”

  主持人王玉年首先向嘉宾们抛出第一个问题:什么是最好的表演?是否可以举一个范例?

  刘杰认为,最好的表演是跟电影浑然天成的;韩杰举了《教父》里老柯里昂的例子,认为好的表演除了表现人性特质,更要展现人性之外的东西,而那是没有边界的。李梦称最好的表演是走进角色内心的过程,她举例了《小偷家族》里安藤樱被捕后痛哭的那场戏,“从我演她,到我是她,我觉得是最动人的表演。”

  刘一诺从教学角度出发,认为表演最重要的是“打动我”。他讲述道,前不久他的一位学员用力过度,摔到了地上,磕出鼻血,这本来是舞台事故,应该被叫停,但站在演员角度上想,这是一场能打动人的表演。

  陈弋弋以《江湖儿女》中廖凡[微博]的表演为例,称他诠释出一个男人的不同阶段状态,精彩表演令人“头皮发麻”;再比如《Hello!树先生》里的王宝强[微博],在接地气的环境里演出了魔幻的感觉,也是感性认识里的出色表演。

  那么问题来了:一部作品选择演员的标准是什么?

  刘杰认为演员要跟影片气质合拍,比如一部现实主义艺术片,真实感就很重要;如果是喜剧类型片,可能就得有类型化的形象。像《宝贝儿》是一个现实主义文艺片,如果杨幂是一个很粗壮的女孩子,就会很难接受。刘杰透露,在片场的时候,哪怕不在拍戏,他都会让杨幂记住戏里的走路习惯,维持着瘦弱的感觉。

  “第一次拍摄了75天,基本算是全组人围着杨幂,让她体验生活。半年以后她再来,基本都是一条过。你们现在看到的戏,95%是在17天拍的,因为一切都顺了,我也相信她就是那个角色。其中有一天我们拍了12场戏,完全是电视剧的速度。”刘杰说。他说杨幂反应太快,话说到一半她就已经怼了回来,因此拍摄过程中做的一件事是让杨幂学会慢下来,要沉得住气。

  《宝贝儿》打破了杨幂的电视剧表演习惯

  商业片和文艺片有不同表演方式

  主持人王玉年提到,奥斯卡影后梅丽尔·斯特里普如果一个镜头拍十条,十条都会不一样,这是否是演技好的证明?

  对此刘杰直言道:“杨幂刚来剧组的时候,演十条,十条能一模一样,但是我理解。因为如果你拍的是电视剧,演十条不一样会是灾难,会接不上。有的时候我们不能去责怪一个演员,她干的是很职业的事情,现在我只不过要求咱们来真的,真听真看真感受,我没有一个剧本把你箍住。过去两年,她一直在高度密集的电视剧拍摄中,她必须有这样的专业,喘气节拍点都是一样的,这样才能无缝剪辑,这是没办法的事。(改变习惯)其实蛮难的,但是我自己觉得蛮开心的,她最后做到了。她也能做到别人给她另外的反应,她会有不同的应对了。”

  刘杰认为,面对不同类型的电影,表演方式应该也是不同的。如果是韩国商业片的剪辑节奏,大约每场戏都需要7-13个机位,每条都不一样是没法剪的;而侯孝贤导演就可以用素人演戏,因为每场戏都有一个主镜头,可以不用那么精确地表演。

  韩杰导演讲道,中国的职业演员出自不同教育体系,但总的方法是和他们建立一种信念感,达成一种内在的沟通。“导演要有一个良好的气场,让演员领会到导演要什么。我们国家的表演教育观念还是沿袭苏联时代的方法,改革开放后学习欧洲,再晚一些学习美国,但未必能融入中国现在的水土。多花一点时间跟演员做朋友,观念通了,自然会有好的表现。”

  演员李梦回忆了自己与台湾导演张作骥的合作经历,她为了能深入体验角色,花了整整半年时间在台湾,前三个月都在体验生活。她跟当地居民一样住在公寓里,早上上街买菜,还会去法院看真实的审判过程是什么样。李梦比喻自己像变成了海绵,去不断地吸收,而导演也经常改戏,为的是让她一直保持新鲜感。

  刘一诺透露,他指导演员的一项必经工作是围读剧本,因为要让演员全方位了解角色,大家讨论的更多的可能剧本之外的事情,这也是让演员了解自己和角色有什么共同的地方。他甚至会全天陪伴演员,挖掘他们的内心特质,像扒开一块砖头一样,让里面的风透出来。

  但对于围读剧本的必要性,刘杰导演持不同观点。刘杰认为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他举了自己监制的《六弄咖啡馆》的例子——演员林伯宏因为太熟悉剧本,知道后来小绿的母亲会去世,所以有一场戏看她的眼神是带着一丝悲伤的,就是这一刻让刘杰看时出了戏。有时如果演员很清楚剧本,就会做出很多自己的预设反应。这也是为什么他其实很清楚《宝贝儿》要拍什么,却不给杨幂看剧本的原因。

  那么什么情况下应该围读剧本?刘杰列举了几种实际情况:第一是大家对剧本有疑虑,第二是一群非常有层次的好演员想碰撞新的火花,第三是一群大牌演员需要提前沟通,减少摩擦,这几种情况是可以一起提前商议剧本的。

  李梦泪洒论坛现场

  演员要勇于打破界限,不要太追求奖项

  作为一名演员,应该对这一职业有怎样的追求和自我认知,也成为当天论坛的讨论话题。

  陈弋弋回答了如何看待很多影视专业学生大一就开始接戏的问题:“整个娱乐行业发展很快,出现了产量不足的问题,尤其对年轻演员有很高的需求。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现象出现,比如壹心娱乐是一个经纪公司,但现在也在自己做艺人表演教学,这是非常好的一个现象。这说明艺人不再只是诞生于艺术院校,选秀、网红,都可能成为艺人。”

  早年陈弋弋曾从事过一线电影记者工作,她在与行业接触中发现,国内给演员的鼓励太少了,所有奖项都有很多偶然性和客观限制,更多好演员应该被发现和鼓励;另外,媒体从注重原创到注重传播的转型也令她思考,媒体该以什么样的新方式来担起责任、传递态度。因此,2014年新浪娱乐发起《最美表演》活动,以广大网友投票为参考,每年邀请十位当年表现突出的演员拍摄十支创意短片,以鼓励好的表演。今年《最美表演》已经进入第五个年头,将继续探索如何在形式上进行创新。

  韩杰也认同,表演奖项的得失就如同高考一样,每年的标准是没有一个绝对值的,因此不必过分在意。他鼓励演员,伟大的表演活在人们心中,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李梦回顾了自己的演艺经历:她被贾樟柯导演看中出演《天注定》的时候才19岁,还在上学,还没开拍导演就说想好好拍,拍完去戛纳,这种强烈的进取欲望感染了她。后来,她不顾团队一次又一次的反对,接了很多片酬很低的小众文艺片,但她自己有很强的信念感,欣赏一个剧本或者对手演员就会去演。

  “我当然也有对奖项的虚荣心,但我觉得自己像受到了禁锢,好像在大陆演不了自己特别想演的戏,遇到了瓶颈期,我需要一个电影去成就自己。演员要勇敢一点突破原来的界限,从零开始,未来很长,要让自己看到更广阔的天地。”讲到这里,李梦感慨万千,在论坛现场忍不住落泪,观众以掌声向她表达了鼓励。

  刘杰怼杨幂黑粉:

  戾气不要太重,如有不满意责任在我

  当下鲜肉小花在享受流量福利的同时,也会遭受很多指责和批评,且面临迭代迅速的命运。对此,韩杰导演发表了一番独特见解:纵观历史,从古时到现代,人类的情感浓度在逐渐降低,进入碎片化信息时代后,大众对艺人更是追求速成——一个新鲜的面孔出来,被人消费,然后很快就忘掉,像刘德华那样能够经营四十年的艺人很少;一个眼神、一个笑容能展现偶像特质就够了,因此很少有人潜心研究表演。

  陈弋弋谈到,之所以现代社会表情包、动图这么流行,是因为表情包用一种诙谐简单的方式,就能表达很多文字的含义。而且在这个时代是没有‘神’的,公众人物都在接受大众的调侃,在传播平台上可以平等表达的时候,大众就会选择表情包这种直观、情绪化的表达方式。

  刘杰发言称,当下的娱乐圈是分层的,有一个完整的鄙视链,也是一个嫉妒链。现在戾气太重,对演员很不公平。他找杨幂来演《宝贝儿》的时候,家里亲戚们的小孩就特别开心,他们对杨幂这样的年轻演员有着真诚的需求。“如果杨幂一出道就接贾樟柯、韩杰导演的戏,现在可能就被拱到了实力演员的那一派了。希望大家对演员能够宽容一点,开放一点。”

  刘杰继而表示,杨幂在给《宝贝儿》带来高关注度的同时,也带来了豆瓣上一水儿的一星差评,都来自没看过电影的人,这就是一种社会戾气。“我现在说话都很谨慎,怕被断章取义。我不太愿意夸女演员,如果非让我评价杨幂的表演,我认为她演得非常好。”

  刘杰还霸气放话:“如果对杨幂有任何不满意,责任在于我,因为是我喊‘过’的。”他认为,有时不是演员演得不好,而是导演指导没到位,或者剪辑师节奏找的不对,或是干脆就没用演得好的那条。

  韩杰也有类似感受。他提到《解忧杂货店》和王俊凯[微博]、迪丽热巴的合作,“现在很多人的戾气会无端投射到一部电影中,我跟演员合作,不管多大牌,我就是把他们当成新人。”他也对很多网友不看片就打一星的泄愤行为表示不解。

  论坛最后,嘉宾与台下观众就一些共同关心的话题进行了交流。

微信图片_20180611122937.jpg

  谈及《我就是演员》这档热门节目,亲自参与过的韩杰导演表示,毕竟是一个综艺节目,有比赛性,大家都要努着劲儿去表演,一不小心就被踩了。他认为这个节目有好有坏,好的一面是很多演员的确被大家认识了,比如任素汐,但他不认为一档综艺节目可以作为人才培养的平台。

  陈弋弋表示认同,她说节目毕竟是节目,是有人为设计因素在,一方面很多演员可以一夜成名,带来很多关注和福利,但另一方面参与的演员也要接受节目规则,愿意进入这个局。李梦被问到如果收到邀请会不会去参加,李梦表示应该会,因为可能获得很多新的机会。

  刘杰导演说,自己拍电影有个原则:十年二十年后回头再看,看自己会不会感到羞愧。好在他现在找出《马背上的法庭》,也依然觉得是一部令自己满意的作品。他称自己在拍电影过程中绝不会“佛系”,有缺憾自己会第一个会过不去,自曝有两部作品都是杀青前换掉主演重拍的。在现场观众的好奇追问下,刘杰透露一部是《青春派》,另一部是《宝贝儿》——不是杨幂,杨幂是被留下的。

  (何小沁/文 宫德辉/摄影 陈植/摄像)

(责编:小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