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西岛上的文学社


赤子 发布于: 2018-10-18 20:55


《根西岛文学与土豆皮馅饼俱乐部》的片名很奇怪,也很拗口,一下子吸引我去观看。这部英国电影根据书信体小说改编,原著几年前就有中译本。看一下是谁导演?迈克·内威尔,一个被认为文学气息浓郁的导演。拍过《远大前程》《迷人的四月》《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等电影。

就像导演的其他电影,本片依然很文学,作家,书,社团,朗读,只是背景放在二战。小有成绩的年轻女作家朱丽叶,1946年,战后,收到一封信,来自英吉利海峡的根西岛,是一个素不相识叫道西的猪农写来的。信中说:“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有一本旧书,查尔斯·兰姆的《伊利亚散文集》,上面有你的姓名和地址。被德国占领期间,这里没有没有太多事可做,兰姆的文笔令我发噱。”因为根西岛没有书店,道西请求朱丽叶提供伦敦书店的地址,他想买同一作者的另一本书《莎士比亚故事集》。朱丽叶自己买了书寄过去,一来一往,两人开始通信。

这段情节,很容易让人想起电影《查令十字街84号》——女作家和书店老板20多年的通信。只不过,本片的朱丽叶迫不及待地想去根西岛,原因是:那里的文学社团——“土豆皮馅饼俱乐部”有着奇特的故事。就说俱乐部成立吧,居然和烤猪及土豆皮有关。德军占领根西岛后,抢走了岛上所有动物,以便喂养德国的士兵。老妇人艾米莉亚偷藏了一头猪,小学老师伊丽莎白请来邻居,一同品尝烤猪;由于生活拮据,没有面粉,没有奶油,邮局局长艾宾苦中作乐,带来土豆皮馅饼。聚餐过后,忘了宵禁时间,被德军盘查,这群人说他们在参加文学社团活动,德国人问及名称,急中生智,他们胡乱报出:土豆皮馅饼俱乐部。

一群本来不怎么读书的岛民,每周五晚上,真的开始朗读、讨论。他们从旧书库里,找出简·奥斯汀的《诺桑觉寺》,玛丽·雪莱的《科学怪人》,包括这本原属朱丽叶的《伊利亚散文集》。用道西的话说:通过阅读,他们忘记了战争,忘记了失去的一切,让他们唤回他们的人性。这和电影《偷书贼》又有点相似。“感知世界的个人自由,变得越来越黑暗,但只需要一支蜡烛,便可看见新世界逐渐展开”,书,就是那点燃光明的蜡烛。文学社刚开展活动,还有德国人来监视,艾宾对着瞌睡的士兵,借用简·奥斯汀小说里的话,指桑骂槐:“礼貌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关心,当礼貌被扬弃时,地狱之门便就此敞开,无知者因而称王。”书,成了表达心境的有力武器。

本片花了很大篇幅描述文学社创办人伊丽莎白:面对德军进驻,她会冲进队伍,高喊“无耻至极”;好朋友分娩,冒死留下;为救助脱逃的劳工,不惜被捕;在集中营,棒打欺负女孩的德国卫兵,最后被枪杀。这是一个敢恨敢爱的女人,谁也没有想到,她竟然爱上了一个德国医生,并且还生下一个女儿,这也使得人们对此讳莫如深。伊丽莎白所有的故事,都被当成悬念样式来展开,朱丽叶来到根西岛,从一个又一个文学社成员嘴里,了解伊丽莎白,而最终拼合成一个完整形象,留在我们的脑海里。

朱丽叶和道西,初看,一个是作家,一个是农夫,没有想到,一本书会成为联接两人生命的纽带。书对于战争年代的道西来说,是一个避难所;而朱丽叶双亲死于轰炸,她说:“书对于我也是一个避难所,当我失去父母时,我在书本世界中打造我的家,书拯救了我。”朱丽叶有一个美国军官未婚夫,但根西岛之旅,让她听从了内心的召唤,作出了最终的选择。她原本就不属于浮华世界,而道西,腼腆、沉默、善良,最重要的是,他也爱书,并把情浓缩于书中,和她声气相投。兰姆说:“世界就像一个沙漠,我注定要游荡穿梭,寻找熟悉的老面孔。”朱丽叶从未发现自己寻找熟悉的老面孔已好多年,而在根西岛文学社,在道西身上,她认出了那份熟悉感,找到了自己的灵魂。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