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三重奏” 专访青年男高音歌唱家毋攀


       面前这位歌唱家,年轻帅气,笑容灿烂。他刚刚从新加坡巡演歌剧《林徽因》归来,似乎还带着青年徐志摩的诗意和热情。他说:“我的2018年,挺满。在自己塑造的歌剧人物谱中,又添了三个角色——民族歌剧《刘三姐》里的阿牛哥,歌剧《青山烽火》中的老楚,民族歌剧《玉堂春》中的王景隆。”三个新戏,一戏一格,光彩夺目!在满当当的日程里,洋溢着舞台带给他的满足感和对自己前进步伐的满意。他就是中国歌剧舞剧院首席男高音歌唱家——毋攀。《白毛女》《小二黑结婚》《红河谷》《伤逝》《刘三姐》《号角》《玉堂春》《青山烽火》《林徽因》等十多部优秀民族歌剧主演。连续两届中国歌剧节“优秀表演奖”获得者。他的歌声在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文艺晚会等诸多国事演出中响亮,也在校园田野寻常百姓家的屋檐婉转盘旋。舞台上,他像是一名谦卑又自信的勇士,梦想为山,砥砺前行。


01.jpeg


祖国的中心,高高的殿堂,潮水般的掌声,和一颗忐忑谦卑感恩的心


       2018年7月,北京盛夏的夜晚,国家大剧院的歌剧厅内掌声雷动,歌剧《刘三姐》的演出大获成功。剧中男一号阿牛的扮演者走上舞台深深鞠躬,指挥家李心草,作曲家雷雷老师在谢幕时紧紧握住毋攀的手,这紧紧一握之中有多少的不易和兴奋。额头密匝的汗,整场紧悬的心,都融在潮水般的掌声和后台夹道的拥抱中。台下兴奋的观众不会知道,上场前的几个小时,毋攀还在做雾化治疗,彩排前突发的感冒差点“夭折”了这场演出,是什么样的意志和技术才圆满了这样的结果,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大家常说,男高音,场场都在走钢丝,不能有半点闪失。聚光灯下的光彩常人难享,聚光灯下的压力常人难想。  演出结束,收获好评不断,歌剧《刘三姐》是在弘扬民族文化方面的一次全新尝试,也是对电影《刘三姐》等“刘三姐”经典之作和刘三姐这一“民族IP”的致敬。在演出中,毋攀以善良、朴实、憨厚、机智勇敢的表演成功塑造了“阿牛哥”这一形象,在表演上更是用生活化的动作表现人物,没有刻意和做作。在保持“原汁原味”的同时,用时代的眼光进行了重新的解读,让人物既没有离开原有记忆中的模样,又感觉离观众很近,通过他们的精彩表现,真正体现了“薪火相传”的含义。面对赞誉,毋攀说,感谢每个人。付出能有回报,已经是最幸福的事。对舞台充满敬畏,对歌剧事业充满深情,在通往成功的路上甘苦自知,甘之如饴。


02.jpeg


一戏一格,塑造人物是核心任务


       艺海无涯,止于至善。年轻时觉得,无涯是苦的代言,步入成熟期,才渐渐发现无涯可以是畅游的欢快。毋攀说,在舞台上做到游刃有余,至少十个戏。声、台、形、表,一切都是手段,核心是要塑造有血肉、有精神内涵的人物。每一个戏的主创团队都会对演员提出不同的气质要求。如果说之前的《刘三姐》似漓江的春水,那国庆前夕在内蒙上演的《青山烽火》就需要火一样的豪情喷薄。由中国歌剧舞剧院和呼和浩特民族演艺集团联手打造,董妮编剧、张巍作曲、沈亮导演的歌剧《青山烽火》,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某部委派老楚和蒙古族姑娘乌日娜带领一支队伍到大青山创建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故事。为了能够饰演好男主角,毋攀做足了功课,他把每一次排练、联排、彩排、每一个细节都仔细雕琢。这个戏是男高音的试金石。毋攀如是说:“这是我目前演的十几部歌剧中难度最大的,没有之一。这部歌剧从头到尾老楚两个多小时都在台上,不在台上的时间除了抢装还是在抢装;整部歌剧有100多个G、三十多个A、两个降B、一个B,三个highC。但是这部歌剧的旋律非常的优美、走心,每次我唱最后一个咏叹调时,总能听到旁边同事们的抽泣声。”幕落,台下的观众大呼过瘾,后台的同仁骄傲又心疼。也正是凭借着天赋和执着,毋攀的演唱和表演得到了业界的一致认可,“塑造了一个既柔情万种又豪情万丈的英雄!”。原创歌剧的成功,首轮的演员打样尤其重要,优秀的演员与优秀的剧目互相成就。


03.jpeg


为民族歌剧事业添砖加瓦


       总说“歌剧人在路上”,到了这个阶段的艺术家,他们的“在路上”,不仅意味着行走,也意味着为后来者铺设。2018年末,民族歌剧《玉堂春》引发关注和热评。改编自同名传统戏曲剧目,讲述的也是一个流传已久、耳熟能详的故事。中国歌剧舞剧院这一次在具体的表达、呈现上赋予了这样一个传统题材以新的精神、新的气质。我们知道,而对于一个已深入人心的人物的重新演绎,是对演员不小的挑战。毋攀从作曲家徐沛东先生丰富的音乐里找人物色彩和行动方向,深入剖析这个性格两面、内心复杂焦灼的富家公子王景隆。最终,我们在舞台看到了一个被诠释得细致入微且丰沛饱满的人物,观众在演后评价:“毋攀的人物从第一场开始,就是一点一滴在发展变化着的,连眼神这样的细节都充满了感染力,非常打动人心!”


04.jpeg


情迷歌剧 让歌剧走进百姓家


       提到歌剧,很多人会想到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可毋攀觉得,在舞台上塑造好中国人,用歌剧讲好中国故事,观众一定会喜欢。虽说每场歌剧观众不过两千,但剧场里带给大家的共鸣和感动,一定会让高雅艺术如星火般传播。歌剧,难,可是过瘾!《名优之死》里刘振生对小凤仙说:“吃酸的齁嗓子,吃甜的糊嗓子,吃辣的激嗓子,咱们唱戏的只能吃一样——那就是苦啊!”字字扎心。而歌剧演员所要面对的苦甚至更多。常常有人说歌剧演员是神一样的存在,不能不动情,不能太动情,演戏的同时还有一个自己在考虑音乐、调度、技术、与对手的交流···。毋攀说:身边有高山仰止的大师,循循善诱的前辈,才华横溢的青年艺术家。大家坚守在这方略显清贫的净土,就是本着对舞台的敬畏和对歌剧事业深沉的爱。在浮躁的当下,他们对歌剧艺术的执着追求让人动容:“在出演歌剧的时候不像自己在舞台上独唱那样轻松,排一部歌剧很辛苦,历练自己的综合舞台表演、演唱能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歌剧排练要经过很长的周期,歌者要熟悉整部歌剧的乐谱及台词,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所以歌剧演员真的很不容易,要耐得住寂寞!”


       近些年来,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开始注重追求精神世界的享受,中国歌剧艺术也开始走进千家万户,歌剧让毋攀有机会演绎不同的角色,体味不同的人生。他即便是日常在单位的歌剧排练,都会提前到一个小时,开声和熟悉今天要排的唱段和台词。他的刻苦和扎实的功底都会让他有不俗的表现,天道酬勤,在艺术的道路上只有不断求索,不断历练,才能收获人生的精彩。


       对于目前正处歌唱技巧和音乐造诣的黄金期的毋攀而言,短短一年的工作小结已印证他的不凡。想来在未来的日子里,这位擅于挖掘自己的声音且艺术态度严谨的青年歌唱家,定会以自己对艺术不懈的追求,在舞台上塑造出一个又一个令人信服的角色。


注:本文转载自中国网音乐,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