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业开启自救:复工不拍大场面 积压剧红利难说


种种困境让这个行业过往的积弊都浮现了出来,但在困境中也不乏影视新势力带来的机遇。

图片来源:横店影视城官方微博图片来源:横店影视城官方微博

  记者 | 刘燕秋

  横店复工模式难复制

  “我们复工的话可能要到2月底了,返回横店的离组员工还要隔离一段时间,反正已经停这么久,也不差这两天了。”在横店影视城拍摄的《清落》制片人陈益韬告诉界面文娱。复工消息总算让他舒了一口气。

  疫情“重灾区”影视行业正酝酿着复工计划。2月10日,横店影视文化产业集聚区管理办公室下发关于复工的指导意见,规定复工需经审批备案,复工时间原则上不得早于2月12日24时。此前,受疫情影响,横店影视城发出剧组停拍通知,《大江大河2》《有翡》《传家》等各大剧组纷纷停工。1月31日,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下发了《关于新冠疫情期间停止影视剧拍摄工作的通知》,至此影视行业全面停工。

  《清落》剧组去年11月下旬开机,刚拍了三分之一,1月27日,剧组就在疫情影响下停工。制片人陈益韬一度为此心焦,停工之后,他在微博上感叹,“只恨我刚有点钱可以投入到拍摄,又遇到一天亏五十万。”

  “很多小的影视公司是扛不住的,只要有复工的消息传来,对影视界总是一个好消息。”慈文传媒创始人马中骏告诉界面文娱。慈文传媒在筹备之中的项目有5、6个,开机之前正好赶上了新冠肺炎爆发,目前横店的项目正在恢复筹备。“如果后续再有个别外来人员进入的话,还要等待通知,等到外来人员也可以复工时就可以开拍了。”

  时间意味着金钱。陈益韬的另一重身份是影视公司华晨美创的创始人,对于很多类似的中小影视公司来说,尽早复工无疑能缓解资金压力,但人们也担心疫情尚未结束前复工是否会带来风险。

  “要求停工的时候,剧组中有大概20%的人员离组,80%的人待在横店隔离,离组的人返工要先隔离14天。”陈益韬告诉界面文娱,复工需要符合一定的条件,比如剧组是否有足够口罩,还要考虑剧组的人数、有多少人员来自外地等。

图片来源:横店影视城官方微博图片来源:横店影视城官方微博

  根据横店影视城的《复工指导意见》,复工将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复工从2月13日开始,影视企业(剧组)员工春节期间均在本地的,未到过疫情严重地区、未与疫情严重地区人员接触过的,以及防控措施到位的重点影视企业(剧组),经审核通过后优先予以复工。第二阶段复工时间根据疫情防控形势确定。第三阶段复工时间定在疫情防控措施解除后,恢复正常拍摄。横店影视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永清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目前横店影视城内有31个剧组,开机的有20部,正在筹备的有11部,总人数大约在五千人,经初步估计能够在一周内顺利复工的最多只有一两个。

  在马中骏看来,第一批复工的剧组一直待在横店,隔离14天之后,在没有外来人员的基础上进行部分剧组的复工,这种做法还是比较谨慎。陈益韬也认为,现在的小规模复工基本上可以做到充分隔离,“复工之后我们也不会拍大场面,还得再观望观望。”

  剧组复工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行业窘境,但横店之外的剧组什么时候能复工还没有消息。一家影视公司告诉界面文娱,公司1月份在福建开拍的剧集在2月份停拍了,预计要到3、4月份才能复工。由于之前拍摄的剧集和网络电影数量较多,这些项目的发行时间已经准备提前。一位影视公司的艺人经纪也对界面文娱透露,公司签约的演员都还在家中休息,那些在暂停拍摄剧组的演员也还没有复工安排。

  暂时来说,横店模式很难复制到其他区域。马中骏觉得,横店影视城相对封闭,可以在一个区域里设置进出限制,但对于那些在城市里面筹备的剧组来说,复工还是有难度。“现在还是要看疫情的进展,如果疑似病例几乎出尽,那拐点也就快到了。”

  行业洗牌,市场信心受挫,积压剧红利?

  疫情之下,受到冲击最大的还是电影行业。

  自1月24日起,上海电影旗下直营影院“SFC上影影城” 已全部暂停营业,联和院线旗下加盟影院已基本全部暂停营业。2月7日,横店影视也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影院已于1月24日起全部暂停营业。

  在影视金融服务从业者刘蕾看来,这次疫情会加速影院和院线行业的洗牌。“很多中小影院现金流已经断了。给影院和院线做过融资的诸多金融机构发现,这些公司经营非常困难,所以也在考虑贷款展期和后续的资产管理问题。”

  相较于头部公司,中小企业的处境将更为艰难。根据北京师范大学文化创新与传播研究院最近的调查,在2136家大中小微北京文化企业之中,78.9%的受访企业处于完全停工状态。开复工率和企业体量关联度较大,近九成微型及初创企业完全停工。超四成受访企业认为本次疫情的影响非常严重,事关企业生存。三成表示会导致企业生存困难,在很长时间内无法恢复。

图片来源:首都文化智库图片来源:首都文化智库

  在陈益韬眼中,在中国,影视公司创业简直就是地狱模式。除了头部百分之一的公司,下面的公司基本上都是农民工的待遇,制片公司的利润是所有环节中最薄的,却扛着最大的风险。

  不过,他相信这次可以顺利度过困境。他曾算过一笔账,停工15天要损失850万,这当中包括剧组员工的路费报销、滞留在横店员工住宿、吃饭等生活保障费用以及增设B组的费用。幸运的是,情况正在好转。“包括横店影视集团在内的所有乙方都给我们免掉了疫情期间的费用,出品方优酷也询问了我们的预估损失,先支付了中期款。各方都帮我们分担了一点,损失就可控了。”

  陈益韬预估,目前的损失在100万之内,“这部剧还是会有利润,只是少赚一点”。最近,他还代表剧组买了6500个口罩捐到口罩告急的河南信阳。

  一场影视行业的自救已经开启。2月1日,横店影视城宣布,为尽量减少各剧组和演员的损失,承诺在停拍期间,下属所有拍摄基地、摄影棚费用全免,剧组在旗下各酒店的费用减半,并向在横店的演员公会前景群演和普通群演每人提供一个月的300元租房补贴和200元生活补贴。与此同时,北京电影协会、贵州电影放映行业协会、福建省电影家协会等机构也发布声明,呼吁物业减免电影院房屋租金。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陈益韬一样幸运。不能开工的中小影视公司首先面临的就是资金压力。特别是在目前的形势之下,平台的回款账期越来越长,制作方的垫资压力就越来越大。

  在刘蕾看来,很多的影视公司本身就资金吃紧,现在能开机的已经算是资质不错的公司了,一旦中途停拍一两个月,如果放在行业资金充足的时候,可能还会撑得下去,但在目前的状况下就会面临生存危机。“给平台做定制剧的情况还好一点,纯做版权剧的没有金主支持,还是比较困难,有可能头部公司也会受影响。”

  剧荒或许会在今年三、四季度来袭。“前段时间开机的大都是头部剧,视频平台由于在线上播出还可以调节,但很多电视台已经把档期预留出来了,目前的情况会比较考验电视台的排播能力。”刘蕾判断。不过,在她看来,疫情对剧集行业也有利好,特别是对于华策和欢瑞世纪这种库存量较高的公司。

  但在马中骏看来,积压剧迎来红利期的说法依据性不强,“卖不动的项目还是卖不动”。“电视台、视频平台都还是要播品质好的剧,这样才会有收视率、流量和广告。从理论上说是会带来剧荒,但一线卫视也就这么五家,今年播出的项目一般在去年会有储备和规划。三家视频平台大量播出的都是自制的项目,渴求的也还是一线的项目。”

  马中骏透露,限古令的影响还在持续,只要政策不放开,部分古装剧还是会受到影响。目前,慈文传媒没有积压剧临近排播。

  受到疫情冲击的还有综艺领域。据中信证券传媒研究,2020年正月初一至初六,综艺有效播放量下跌29.62%,这主要是由于疫情影响下电视综艺《快乐大本营》《王牌对王牌》等暂停上线。

  刘蕾认为,综艺领域影响最大的其实是市场信心。综艺的商业模式是先找到冠名商,一方面,电视台和视频平台前期已经和广告商签订了合同,钱已经支付了,在疫情影响下,这部分金额需要跟广告商重新核算,而从更长远的角度看,疫情会影响到未来的市场信心。“这次疫情其实对快消、汽车一类的实体行业冲击很大,当这些行业自己的现金流受到影响,也可能会砍掉一部分广告投放预算。“

  疫情让寒冬中的影视行业雪上加霜,马中骏希望政府能针对影视行业再出台一些利好政策。一方面,他希望对题材的限制不那么严控,这样可以增加行业的可容性和活跃度,此外,在他看来,很多企业收不到应收账款已经是行业的老大难问题,出台针对影视行业的扶困政策将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

  积弊和机遇

  面对可能出现的剧荒,陈益韬希望国家能出台相关政策鼓励影视公司多立项。他也不认同现在行业内“去库存”的说法,在他看来,库存剧大都是卖不掉的剧。“让品质差的公司活下来那不是危害影视行业嘛,资本催生了大量不专业的人涌入影视制作的各个环节,行业本来就产能过剩。”

  影视寒冬、疫情之下影视公司的危机……种种困境也让行业过往的积弊都浮现了出来。

  陈益韬经历了影视行业从人傻钱多转为萧条暗淡的周期。在成立华晨美创之前,他做的是IP生意,卖过《芸汐传》《恶魔少爷别吻我》等爆款IP,当影视行业进入寒冬期,他突然发现卖IP不赚钱了。之前的生意不好做了,他就拿出储备的优质IP进行改编,成立公司自己拍摄。两年多时间里,他从成本较低的甜宠剧切入,凭借买卖IP积累下的对项目和市场的判断力,《奈何boss要娶我》《一夜新娘》两个项目都算得上细分领域的爆款。

  “过去热钱太多,大家对利润率追求太高,这对于行业反而是一种伤害。一些单集投资两百万的剧卖到一千万,这本身就不正常,这些公司一旦有一部剧被套牢就会陷入困境。”虽然三大平台联合发布了限薪令,但在陈益韬看来,目前划定的5000万片酬底线还是过高,影视生产制作其他环节赚到的钱还不到演员薪资的零头。

图片来源:《囧妈》官方剧照图片来源:《囧妈》官方剧照

  但在危机之中也不乏影视新势力带来的机遇。春节档影片集体撤档催生了《囧妈》和字节跳动之间的合作,给视频平台主导的网络院线的发展提供了契机。此后,甄子丹主演的院线新片《肥龙过江》也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首映,和《囧妈》的免费模式不同,后者旨在推广电影的付费超前点映模式。

  因疫情而推动的电影超前点映模式有可能在国内常态化吗?在马中骏看来,因《囧妈》网络首播而引发的争论几年前就在好莱坞出现了,但他相信,新媒体播放是一个趋势,未来相当多电影可以选择在网络首播,从而和院线放映形成“两条腿”走路的态势。

  “字节跳动用《囧妈》来吸引人们关注它的长视频业务,这是一个偶然事件,但《肥龙过江》的付费点播反倒是能代表未来趋势。奈飞开创了网络平台的收费模式,国内视频网站收费模式的普及是早晚的事情。”

  《肥龙过江》这样的腰部影片之外,马中骏觉得,头部影片也可以在网络院线上映。未来去电影院可能更多是看一些视觉、听觉冲击力较强的影片,《囧妈》这样适合家庭观看的影片既可以在院线看,也可以在网上看,不会受到太大影响,而且随着5G的普及,视频更流畅,屏幕越大,视听效果也会更好。“奈飞投资的《爱尔兰人》主要播放渠道就是在网络。导演、演员的分量这些其实不是决定因素,如果点击量不输院线,电影为什么不能在网络院线播出呢?现在主要影响因素还是收视习惯。”

图片来源:中信证券传媒研究图片来源:中信证券传媒研究

  全民宅在家也给了人们更多在视频网站消磨的闲暇。根据中信证券传媒研究,从全平台情况来看,2020年正月初一至初六,剧集有效播放量上涨11.71%。爱奇艺和芒果TV在剧集方面分别上涨36%和101%,从整体电影有效播放量来看,爱奇艺破4亿,腾讯视频破2亿,西瓜视频凭借《囧妈》达到4300万。

  而随着上游内容生产还未大规模复工,未来一段时间各大平台对于内容版权的争夺将会加剧。在最近英国广播公司BBC举办的Showcase 2020上,BBC Studios宣布与优酷达成英剧内容合作协议,多部口碑英剧将在之后几个月陆续在优酷上线。协议内容包括延长《神探夏洛克》全四季的授权,以及总计超过80个小时的电视剧内容,包括《好兆头》、《桑迪顿》、最新一季的《神秘博士》等。

  在突然爆发的疫情之下,行业格局会发生微妙变化,但更多普通从业者能做的只是静待行业回温。编剧赵珣曾操刀过网剧《最好的我们》,她告诉界面文娱,影院会怎样、积压的片子会怎样、资金链会怎样、后续项目的档期、人员安排会怎样,这些肯定很多人都预估到了,但这些判断现在都是基于逻辑得来,只要疫情拐点还没来,就没有人能给出明确的答案。

  “那就先干好手上的活儿等待吧。”赵珣说。

(责编:珞小嬜)


注:本文转载自界面新闻,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