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词大会》冠军彭敏:万里风云路正长


彭敏彭敏

  原标题:《中国诗词大会》冠军彭敏:故人珍重加餐饭,万里风云路正长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澎湃新闻记者 范佳来

  金色灯光倾斜而下,当“总冠军”三个字出现在舞台上方,彭敏终于赢得了想要的胜利。

  2月9日,被称为“三季老将”的彭敏摘得《中国诗词大会》第五季冠军。在此之前,他曾两次获得亚军,分别惜败给16岁少女武亦姝和快递小哥雷海为。彭敏从不掩饰他在舞台上的情绪,面对少有才华的武亦姝,他直言“羡慕嫉妒恨”;输给雷海为后,他当场痛哭,之后陷入消沉:有近一年的时间不想出去和朋友聚会聊天,即使去了也是坐在一边沉默发呆:最难的时候,他依靠游戏麻痹自己,每天打8个钟头,一直打到系统不允许继续为止。

  他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小学食堂里的一名师傅,母亲是个裁缝。他的第一本诗词启蒙读物,是定价六块八的一本盗版《唐诗三百首》。年少时期,他如饥似渴地遨游各种书籍的海洋:诗词、童话、武侠小说、世界名著……孩子的精力无处发泄,找到诗词这么一个突破口,当然会喜欢得不亦乐乎,从此与诗词相伴一生。考入北大后,他攻读现当代文学专业,并在毕业后加入《诗刊》杂志社工作,成为编辑部副主任。

  此次夺冠,彭敏直言自己“了却一个心病,可以继续追求人生的下一个目标。”谈到疫情期间宅家做什么,他放不下的不只有书,还有曾经拯救过他的王者荣耀。“如果要用诗词来形容我在疫情中的感受,那就是蒲松龄的两句诗:故人珍重加餐饭,万里风云路正长。”

  “诗词是古人心灵的活化石”

  澎湃新闻:最近疫情爆发期间,在家做些什么,平时都在看哪些书?

  彭敏:看书,看电影,打游戏。最近这两年看历史类的书比较多,算是给自己补课。在从小学开始的漫长的阅读生涯中,我读诗词、现代诗、小说比较多,都属于文学作品的范畴,而社科历史类的书看得很少,导致自己比较感性,能够玩弄的语词很多,但思考的深度不够,对世界人生的认知也停留在天真的文青层面。这两年补了不少课,读了很多历史类书籍后,在审视世界人生时多了很多有意思的角度。我尤其喜欢西方人研究中国历史的那种书,比如《天国之秋》《叫魂》,他们的角度和我们很不一样,往往会让人耳目一新。

  中华民族在和病毒斗争这条路上经验尚不丰富,未来一定要未雨绸缪,防患未然。诗词是古人心灵的活化石,面对疫情,那些意气风发的强音催我们坚挺奋进,那些忧愁苦闷的低音也让我们深味人生无常,万象纷纭,艰难时世对人的考验从古到今就没有断过。如果要用诗词来形容我在疫情中的感受,那就是蒲松龄的两句诗:故人珍重加餐饭,万里风云路正长。

  “我好像可以稍微休息休息了”

  澎湃新闻:请你谈谈这次夺冠后的感受,参加第五季时,自己的心态和之前几季有了哪些变化?

  彭敏:夺冠后的感受是:积累的几年的阴霾一扫而光,觉得未来好像又值得期待了。在了却这个心病之后,我可以继续去追求人生下一个目标了。另外,在比赛结束后的一个月里,我过得很堕落,学习得很少,看《庆余年》《琅琊榜》,没日没夜地打游戏。我是一个很容易焦虑的人,在大多数时间里,总想着发奋发奋再发奋,总试图不断推着自己往前走,但在这一个月里,我觉得我好像可以稍微休息休息了。

  第四季我没有来。参加第五季,倒是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因为缺席的那一年让我发现,其实缺席的痛苦并不比折戟的痛苦更少。折戟的痛苦是努力了但失败了,而缺席的痛苦却是失败到从此不敢再努力,不敢再去承担风险。只要我再次出现在了诗词大会的舞台上,我就已经赢了那个不敢出现的自己。人生有很多必修课程,这几年,我对于挫折课和机遇课感受很深。很多时候机遇来临时,我们可能茫无知觉,直到失去后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而且机遇女神和你擦肩而过时,绝不只是留给你一个曼妙的背影,她往往还会把你的心丢在烂泥里狠狠踩上一脚又一脚。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敢于直面机遇女神和她的孪生姐妹——风险女巫。只有敢于承担风险和痛苦,我们才能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机遇和可能。人生挫折在所难免,低谷里的艰难跋涉是追梦路上需要时刻面对的。只有你曾被狠狠击垮过,那些人生中的美好时刻才会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澎湃新闻:你曾因为第三季落败给雷海为,消沉过一段时间,你是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的?

  彭敏:我去看了《奇葩说》,看见颜如晶得了三次亚军,然后去看了《脱口秀大会》,看见王建国、思文连续两届蝉联亚军和季军,至于李宗伟、王皓,就更不用说了,这么多我喜欢的人儿也不可能十全十美,我也不过是茫茫人世不能尽如人意的其中一个罢了。我们努力过了,并且也被一些人看到了,这虽然还不够,但也是人生一个阶段吧。毕竟人虽然是由过去建构起来的动物,但却注定属于未来。

  澎湃新闻:你和第四届中国诗词大会的冠军陈更是好朋友,能谈谈她在比赛中给了你哪些帮助吗?

  彭敏:比赛期间我微信咨询过她好几次,她都倾囊相授。题型的变化、新题型的答题技巧种种,其中对我启发最大的,是决赛前一天她让我不要把决赛当成决赛来打。很多时候对于结果的过分关注,会捆住我们的手脚。不把决赛当成生命中的严重时刻,反而能释放出更多的活力和运气。

  “我想去参加《奇葩说》”

  澎湃新闻:你是如何产生对诗词的兴趣的?你曾经参加许多电视文化类的节目,如何协调参加节目和自我学习的时间?

  彭敏:我父亲是小学食堂里的一名大师傅,我母亲是个裁缝。我也很奇怪我怎么就对诗词、对看书这件事突然上了瘾。可能因为有父亲工作的学校这个大环境在,平时接触的也都是各科老师,所以潜移默化对书籍有好感吧。

  我第一本诗词启蒙读物,是定价六块八的一本盗版《唐诗三百首》,可能是十岁十一岁的样子撒泼打滚让我爸掏钱从镇上小书店买来的。倒也不是对诗词情有独钟,那段时间就是如饥似渴地在读各种书籍,诗词、童话、武侠小说、世界名著……而诗词相比于其他文类的好处,是我也可以拿起笔来尝试创作。小孩子浑身的精力没处发泄,结果找到了诗词这么一个突破口,当然会喜欢得不亦乐乎了。

  参加节目和自我学习不矛盾,而是相辅相成。录制节目花不了几天时间,而为节目所作的准备功课,虽然很费时间,却让人受益匪浅。小时候读诗词背诗词比较随性,不够系统,为了参加节目,促使自己系统性地梳理了一遍经典诗词和重要的文史知识,对我的提升不亚于当时考研那一年。而且在我看来,学习不能仅限于书本。很多人生课题,不是看书能够解决甚至触及的。参加节目让我看到了我原本的经验之外那广大的世界、丰富的人性,那些我从未设想过的可能。这种学习和读万卷书同样重要。

  澎湃新闻:对未来的生活有哪些计划和安排?

  彭敏:多看书,多写作,希望如今那些因诗词大会而记住我的人,将来也能因我的作品而记住我。另外,我嚷嚷了好几年的一件事,今年也还想再试一下,就是我想去参加《奇葩说》。这个节目百看不厌,它的很多说话和思考问题的方式,都已经融入了我的整个生活。节目里那些优秀的选手,也是我很想近距离接触接触的。我从小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大学期间说话能力更是蜕化到无限趋近于0。工作后发现说话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能力,经过这几年到处讲座和讲课的锻炼,我的说话能力已有了不少提高。如果能去《奇葩说》被那些牙尖嘴利的奇葩们教训教训,也许我的说话能力还能再打通一次“任督二脉”。

  责任编辑:梁佳 校对:刘威

(责编:哈哈大王)


注:本文转载自新浪娱乐,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