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达华:我不会退休 拍戏对我而言就是享受


任达华(新京报记者郭延冰 摄)任达华(新京报记者郭延冰 摄)

  遇袭事件过去近两个月,前晚任达华正式复工,来京为其主演的新片《小Q》做宣传。再次见到他,依然没有成群结队的助理在旁,也没有意外发生后为提高戒备而出现的保镖,他也不想过多谈论遇袭的话题。就像他一直以来的为人,不卖惨、不煽情。被问到“大家都觉得你是个大好人,就没缺点吗?”他笑着说,“缺点就是太爱电影了(大笑)。”

  谈伤情影响

  很多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尽管右手还戴着护具,但任达华依旧谈笑风生,他透露“这段时间暂时还不能拍戏,因为手还在康复中,大概需要小半年。”并感谢了大家对他的关心。“休养期间,我一直都在想着拍戏,琦琦(任达华妻子)天天骂我,女儿跟我发的最多的信息是‘Daddy,relax’。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们给我发这些信息反而让我觉得很甜,更有了工作的动力。”任达华说经过这次事件,对陪伴有了不同的理解。“以前就是发微信、打视频,知道我在哪里就行了,现在觉得最重要的是面对面地陪伴。”

  对于此前袭击事件的歹徒,任达华选择了不予追究。面对媒体和外界,他和妻子都表示不要大肆报道,主办方请求作出赔偿时,他也拒绝了。任达华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也没有想过为什么会去做这样的选择,“很多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新京报:这么快就复工,看你这个劲头,感觉依旧不会减产?

  任达华:不会。我的字典里永远没有退休两个字。拍戏对我而言就是享受。

  新京报:这件事发生后有没有很郁闷?

  任达华:没想过,也没有抱怨,还是觉得这个世界都是美好的。

  谈新片角色

  没遇到过难度那么大的表演

  角色档案

  李宝庭

  特技:做甜点

  身份:甜品师

  宠物:导盲犬小Q

人像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人像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演员档案

  任达华

  特技:演戏

  身份:演员

  宠物:狗

  影片《小Q》改编自小说《再见了,可鲁》,讲述了一条拉布拉多导盲犬小Q的动人故事。因主演任达华在7月出席活动时被人刺伤,原定于7月底上映的《小Q》推迟到9月20日,目前任达华伤势已大体痊愈,他继续为这部自己珍视的电影奔走宣传,行程在断断续续进行,他右手不能出汗,需要定期回香港找医生换药,也不能做太大的动作,但采访中一讲起拍摄《小Q》的经历,他的眼中都充满了温暖和柔情。

  1

  动物戏 “心都拍碎了”

  任达华从来不缺努力,也不承认自己疲惫,哪怕一年拍17部电影依旧轻描淡写一句话,“年轻,怕什么累。”这次拍摄《小Q》,他坦言对自己的意义太大了,一是他从没拍过这类角色,也没遇到过难度那么大的表演。

  以前,他的表演可以通过表情、对白沟通凸显戏剧张力,但和动物对戏,就完全失去了这些演技的依靠。直到今天戏拍完了,他都还在思考,以后一定要让自己拥有一种表演能力,即使是和一花一草都能对戏,用心去感受那些不会说话的生物的内心,让一切显得真实感人。

  电影共有9条导盲犬参与了拍摄,80%的戏份则是一条叫布丁的导盲犬。任达华直言《小Q》是他从影四十年来最特殊的一部电影。其中有一场戏NG了48次,打破了自己的纪录。为了培养和狗的感情,他亲自将狗狗带回家中一同生活,学会如何牵引导盲犬,喂食和照顾它们。而当彼此建立信任和感情后却又面临杀青和分开,“我最后拍结局的时候没有哭,但是中间有一场戏是我要去国外做手术要和小Q离别,它追着我跑了好久,那个时候因为剧情设定我看不到,表面上没有流泪,但我的内心,早已崩塌了。”

  [特写]

  回想有一场戏,任达华说自己“心都拍碎了”,那场戏是他要把小Q赶出家门,从楼梯上拽着它往下走,“我真的很不忍心重重地提它或是推它,所以整个过程中我要确保它不能受到伤害,结果这段戏就是我摔了几跤,但拍下来我觉得很酣畅淋漓,因为你真的不能想到,狗狗真的太会演戏了,它们的反应你要接得住,这是一个挑战。”

  2

  盲人戏 “真的失明很无助”

  除了演对手戏的是动物,要去扮演一个盲人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挑战。《小Q》中,李宝庭本是一个知名的甜品师傅,因为失明坠入人生低谷,他对什么事情都不耐烦,孤僻失落,这样的性格特点和为人温和谦逊,一直乐观开朗的任达华相差甚远。

  为了更真实地演绎一个盲人,他依旧遵循了之前爱观察的表演方式,去盲人学校了解盲人的内心世界。“我记得当时找了很多盲人聊天,听他们说话,会静静地在一旁观察他们,分阶段地去看,每一个阶段他们反应都不一样。”但观察了一段时间,任达华并不满足,他觉得自己没有学到很多东西,他认为单纯模仿比较浮于表面,“我没有盲的体会,要展现出让你信服的真实感只有我真正投入到了那个真实情境中才可以。”

  于是,任达华在朋友的帮助下,找了一个密闭空间,他蒙着眼睛去感受。他的朋友告诉他屋子里有25个东西,要在4分钟内数出来这些物件,猜出来这些东西是什么。接着,任达华经历了人生最黑暗的4分钟,他跌跌撞撞,什么都看不见,没有方向感,记忆也一片空白,他体会到心中的慌张和无助,在这一刻似乎才摸索到了表演的精髓。

  [特写]

  此外,任达华坚持一定要戴盲人专用的隐形眼镜,尽管戴眼镜拍戏的整个过程中眼睛极度不舒服,长时间使用还会让眼睛变形,很多人劝他,以他的演技就算不用道具辅助,也能够演出失明的感觉。“确实我听到太多人的劝说,也有很多办法可以让失明这件事变得很真实,但如果不是我自己去戴,我始终体会不到那种真正失明的无助,始终接近不了专业演员该展现的那种真实。”

  戏 里 戏 外

  活着的时候要多给狗狗一些爱

  新京报:李宝庭的生活不能没有小Q,但这只小狗总会死,对结局你怎么看?

  任达华:每只狗狗的生命大概只有十年到十五年,它们不可能永远陪着我们,总会分别,李宝庭经历过黑暗,幸亏最后迎来了光明,虽然和小Q分离了,但他必须继续往前走。这个结局或许是想告诉人们必须要包容生死的事,狗狗还在的时候就多给它们一些爱。

  新京报:你曾说喜欢《岁月神偷》的人一定会喜欢这部电影,你自己怎么看待这种温暖类型的电影?

  任达华:我特别喜欢拍这些感情丰富的戏,我的喜剧就拍得很少,可以说我不大懂拍喜剧,以前市场有需求的角色大多都是动作片、警匪片,我演过很多警察、黑帮,但像李宝庭这种角色从来没有。其实像《小Q》这类小制作、偏文艺的类型电影很多老板不愿意去投,它不属于市场主流的需要,但是它充满感情,观众需要,我们需要,这样的电影是关于记忆的,是能够放在图书馆里珍藏的记忆。

  新京报:据悉你演《小Q》基本上没什么片酬,很多人说给你一份片酬你往往做了10份片酬的工作,不觉得亏吗?

  任达华:片酬也有一点点,但我们的费用也蛮低的,不高(大笑)。亏本这种事情我不会去计算,虽然你需要花很多时间、很多精力,比如说带狗狗回家跟它好好培养感情,每天喂它吃饭,再比如你的戏服不能洗,因为上面必须保持让狗狗熟悉的味道。

  新京报: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去写一个《小Q》的结局,你会怎么编?

  任达华:人是必须要经过分离的,无论是亲人还是你珍视的东西,但好在永远有个好片段、好回忆在我脑海里,虽然说狗狗走了,你或许还可以再去找一条代替以前的(狗狗),但是那种感觉回不去了,但这样的事实也必须要接受。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