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综网综统一标准 访谈脱口秀严禁讨论明星隐私


网综《偶像练习生》海报网综《偶像练习生》海报

  (原标题:94条细则公布,台综网综统一标准 访谈及脱口秀严禁讨论明星生活隐私)

  (记者:师文静)怎么保证带有危险性的真人秀综艺参演嘉宾的安全?怎么规范一些综艺暗地里打擦边球炒作低俗话题?选秀综艺一直备受诟病的“真金白银”式粉丝应援怎么规范?

  近日,在广电总局网络司指导下,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联合各大视频网站发布了《网络综艺节目内容审核标准细则》(以下简称《细则》)。《细则》对访谈脱口秀、偶像养成、情感交友等各类网络综艺节目类型,从主创人员选用、出镜人员言行举止,到造型舞美布设、文字语言使用、节目制作包装等不同维度提出了94条具有较强实操性的标准。

  《细则》对抵制个别综艺节目泛娱乐化、低俗媚俗等问题给出了详细的标准和规范,有了这套标准,网络内容制作者就有了一个硬性边界与“红线”。详细阅读《细则》会发现,它涉及了近年来网综经常出现的一些问题。

  三类网综审核细则多

  不能以流量艺人炒作话题

  从当下综艺的发展来看,电视台综艺已远不能与网综的多样性、灵活性相比,网络综艺的主题、样式已非常丰富。但这种迅猛发展中,曾出现过泥沙俱下的情况,比如,在2017年就有《姐姐好饿》《黑白星球》《hello,女神》等网综集体下架的情况,也出现了诸多打擦边球、疯狂试探规范边界的节目,有的被部分下架,有的则整改后重新上架,如《吐槽大会》等。

  从视频网站自审自查,到备案登记制度开始落实前置性审查,这两年,网综等网生内容已逐步正规化。《细则》的出台进一步提供了详细的审核标准,对网综的约束其实已等同于目前各大卫视综艺执行的标准,台网标准统一化。

  《细则》的通用细则部分共30条,对主创及出镜人员选用问题,出镜人员言行举止问题,造型(服装和化妆)、道具、舞美等布设问题,文字语言使用问题,节目制作包装问题等进行了详细的规范。

  除了不能扰乱社会秩序、出现低俗和恶搞不文明行为等硬杠杠外,《细则》强调:出现选用有因丑闻劣迹、违法犯罪等行为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艺人的;选手为博眼球编造故事煽情作秀或夸大实情渲染悲切情绪,为博出位相互攀比、恶意竞争的;出镜人员相互之间过度调侃和挖苦、吹捧、调情,或使用性暗示和性挑逗动作、语言的;非节目内容必需,大量使用网络语言的;以流量艺人、制作经费炒作话题,进行过度营销和夸大宣传的等多种问题的网综都不会被审核通过。

  《细则》的分类细则部分则针对访谈及脱口秀类节目、选秀及偶像养成类节目、情感交友类节目、少儿亲子类节目、生活体验类节目、专业竞技类节目、游戏比赛类节目、有角色扮演的故事推理演绎类节目和游戏改编类节目共九大类节目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分别论述。

  梳理可以发现,其中审核细则条目最多的前三类节目是访谈及脱口秀类节目、少儿亲子类节目和选秀及偶像养成类节目,都多达十几条。这也是网综中最流行、最受关注,同时也是最具有话题性和争议性的三类节目。

  明星个人婚恋等

  不能成为主要内容

  这几年《奇葩说》《吐槽大会》等网络脱口秀节目风生水起,观众多,影响力大。作为与价值观输出、价值观导向息息相关的综艺类型,这些节目是在早期的“跑偏”中慢慢变成当下的节目样态。正因为访谈及脱口秀类节目议题与价值导向更容易跑偏,《细则》做了详细的规定。

  访谈及脱口秀类节目严禁出现的问题有:以讨论明星个人婚恋、生育、纠纷、绯闻等生活隐私,或展示奢侈生活、豪华婚礼、子女天价教育等为话题和主要内容的,等等。

  其中不得出现以讨论明星个人婚恋、生育等生活隐私或展示子女天价教育等为话题和主要内容这项规定,可能会影响到多个节目,可谓对访谈及脱口秀节目提出了更加严格的要求。其实,明星个人婚恋、生活等话题一直都是《吐槽大会》等吐槽类、访谈类综艺的噱头和卖点。

  在通用细则中第7条规定的网综中不应出现“出镜人员相互之间过度调侃和挖苦、吹捧、调情,或使用性暗示和性挑逗动作、语言”同样适用于访谈及脱口秀节目,嘉宾之间的调侃、挖苦或吹捧一直是《吐槽大会》《奇葩说》等这类网综的节目策略。《细则》发布后,将会对此类节目产生一定影响。

  偶像养成节目

  禁“花钱买投票”环节

  选秀及偶像养成类节目也是重点审查和规范的节目类型。《细则》强调出现宣扬或炒作嘉宾、选手、节目参与人员低俗、庸俗、消极、颓废的观点与态度的;节目中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刻意引导、鼓励网民采取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为选手投票、助力的;推荐、宣传选手或节目参与人员时,忽略其内在专业素养而渲染其外在条件的;存在物化、消费女性等问题的;有未成年人参与选秀类节目的等网综影响审核或不符合标准。这些标准可谓条条击中要害。

  近年来扎堆出现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等选秀和偶像养成类节目,爆红的同时也暴露了诸多问题。

  偶像男团、女团的出道与养成本身就是物化、消费年轻女性和男性的节目,而偶像成名的背后则是粉丝“真金白银”式的应援,粉丝们不仅搭上好几个月的时间,还要舍得掏腰包花钱投票、拉票。这些节目中公开设置粉丝应援、粉丝送礼物、粉丝花钱充会员等环节更是备受观众诟病。

  某档节目播出时,有的粉头为应援偶像公开募捐,私底下则侵吞款项的新闻曾备受关注。粉丝的应援集资金额往往高达几百万元,背后容易产生各类经济问题。

  《细则》对选秀及偶像养成类节目的严格约束,将对偶像养成综艺生态中的混乱进行遏制。

  严格荧屏规范

  保障少儿安全

  《细则》对少儿亲子类节目的规范多达15条,可见对此类节目的重视。

  《细则》规定少儿亲子类节目不能出现的问题有:在节目内容设置、宣传推广、现场提问等环节,存在窥探或侵犯少儿隐私问题的;少儿着装暴露或模仿某些成年人装扮,不利于其身心健康成长的;将少儿交友进行成人化演绎与炒作的;未成年人节目宣扬童星效应或者包装、炒作明星子女的;对于成年人未落实对未成年人的监护义务问题,只展现而不加引导的,等等。

  其实,这两年在屏幕上已很少见到明星亲子类综艺节目,曾经火爆一时的《爸爸去哪儿》《妈妈是超人》等也已不见踪影,而几经挣扎后的亲子节目《一起出发吧》则最终选择在海外上线。

  不少亲子类节目确实很难保障未成年人的隐私,而儿童的成人化塑造也是节目的一些噱头,有的节目甚至在保护儿童隐私上传递了一些极其错误和带有误导性的信息,如让素人小女孩与成年男明星组“忘年恋CP”,玩成人恋爱游戏等,这些问题在一些节目播出时就曾引发轩然大波。《细则》对亲子类节目的严肃规范,其实很有必要。

  对网综提出

  严格的“安全”规范

  《细则》中的安全规范有很多条,比如对亲子类节目少儿参与的具有潜在危险性的活动做了安全规范,不允许出现对不适宜少儿参与的极限运动(徒手攀岩、蹦极、低空跳伞等),或少儿参与的具有潜在危险性的活动(街舞、轮滑、滑板、独轮车、潜水、平衡车等)未做醒目安全提示的情况。

  《细则》对其他类型综艺节目也做了严格的安全规范,第15条、第81条和第82条也规定网络综艺中不得出现“布设存在安全隐患的”“在无现场专业人员指导和陪同的情况下,挑战具有潜在危险性活动的”和“对于专业程度较高的竞技活动,在竞技环节设置中没有安全指导和安全提示的”等情况。

  这不禁让人想到,某些综艺节目中工作人员发生的受伤、意外死亡等情况,而艺人高以翔在节目录制过程中因心源性猝死意外离世等悲剧事件也曾引发大众对综艺节目安全性的讨论。

  综艺节目的安全生产值得一再强调,一再呼吁,《细则》规范或能避免类似悲剧再现。

(责编:明侦探)


注:本文转载自新浪娱乐,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