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风华》红颜自古难善详,邓家佳先抑后扬凭实力控场


正在湖南卫视热播的《大明风华》越看越有味道了,和很多性别偏科的古装剧不同,该剧的人物比例非常协调,既有朱家三代的男人戏,大开大合的王权博弈,也有婉约细腻的女人戏,作为故事主线的靖难遗孤姐妹花,还有太子妃、胡尚仪以及一众宫女或女眷,都有传神的演绎。




其中由邓家佳饰演的胡善祥最是让人难忘。名为善祥,可是她像很多历史上的知名红颜一样,人生不善也不详,而是布满了大起大落,就像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无论是向上冲还是向下跌,都是犹悬半空,手心里捏着两把汗。




胡善详幼时就成了靖难之役的遗孤,入宫之后想要继续幸存,就得步步为营,心里本来就揣着仇恨,又耳濡目染宫里的尔虞我诈,不甘心像别的宫女一样在孤冷残生,所以,她决心逆天改命,掌把自己的人生,凭着过人的智谋和意志,在等级森严的宫中不断进击,从宫女做到尚仪局副署,再设法得到王爷的举荐,成为选秀女,接过象征长孙妃身份的玉如意,可谓是一步一个台阶。了解过历史背景的朋友都知道,她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胡皇后,风光一时,后来无过被废,奋斗半生,到头来,终于还是为了孙皇后做了嫁衣。




蛰伏、逆袭、黑化、姐妹情,《大明风华》把胡善祥的人生改编得更具戏剧冲突,也大提高了表演的难度,邓佳家在扮像上就非常符合大家对胡皇后的想象,温婉的面容中透着坚毅的性格,明媚的眼神中流动着丰富的情感,在被选成太孙妃,披金挂银,地位尊贵,一举一动都雍容得体,观众却依然能够到她内心的戒备、不安和敏感。




看邓家佳对胡善祥的刻画,最大的感受是就精细,特别是通过一些前后呼应的细节,演出了皇后梦背后的心声泪痕。从一开始相亲被太监欺负时的惶弱无助,到后来升官后回去报复时的快意恩仇;从被胡尚仪不断赏耳光时顺从与不甘的纠结,到选妃成功后受之跪拜时,得偿所愿与不知所措的交织;从在宫中面前已经有了宠辱不惊的威仪,到一见汉王朱高煦却不自由主的声音打怯。这些不同状态的鲜明对比,凸显出一个迫切做出改变,却又不得不受制于命运的人物形象,也诠释了什么是一入宫门深似海,最是无情帝王家。




在一些精彩的桥段里,我们还能看到演员的爆发力,邓家佳的特点是拥有坚韧的控制力,可以把情绪和气围压制得很低,然后再让情绪喷薄而出,在《大明风华》里面,她也是一直发挥控场的作用。




胡善祥心机缜密,早在宫女阶段,她就显露出很强的变色龙特质,一直在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的企图,直到抓住机会求助汉王举荐成为太孙妃,成为太孙妃,她开始释放出真实的自,毒杀心眉这一场戏,白天有意纵容对方,眼神中已是暗藏杀机,晚上则把画风一转,先哭着说自己,再一翻脸,吓唬对方犯了大罪,把对方吓得身心俱溃,她却突然笑着,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说开玩笑,这一连串的情绪变化,把七情六欲拧成了麻花,特别是最后推开门时回归冷淡的表情,似乎在叹息心眉的命运,又似乎在回味自己的手段,令人不寒而栗。




虽然一度为上位不择手段,做过很多错事,可是她并非简单的黑化,而是有身不由己的悲情成分,例如朱棣可是在前线吉凶未卜,她在家庭议事中提出让朱瞻基回来继位,事实证明她的策略是正确的,她只是说了旁人不敢说的话。而后在危机中她曾试着与汉王"各为其主",只是可惜没能彻底剪断干洗,帮汉王逃走的关防,给日后被埋了祸根。




凭借胡善祥这一形象,邓家佳也完成了个人表演上的一次突破,皇后这类角色需要消耗巨大能量的角色,她做的格外出色,在复杂人格和复杂微妙的精神世界中游刃有余,不管是低调隐忍,还是强烈的戏剧冲突,亦或是神经质式的擅变,都有扎实到位的表现,与当年甜美活泼的唐悠悠已是判若两人。




其实近几年来,邓家佳一直没有停下突破的脚步,电影《全民目击》中叛逆却孝顺的富家女,网剧《无证之罪》中与哥哥相依为命,把自己逼上绝境的朱慧如,都曾在平静之中迸出惊人的爆发力,相信这一次通过《大明风华》突破了皇后角色之后,她必能再接再厉,继续为观众奉献出更多更好的精彩表演。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