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中人》主演赵达:给我上场机会就要技惊四座


在《局中人》中在《局中人》中

  谍战剧《局中人》正在热播,演员赵达的亮相让弹幕上好不热闹,“他是《清平乐》里的八王爷”,“应该是《我是余欢水》里的吕夫蒙”,“好像《大江大河》里的寻建祥”……没错,这些角色都是赵达演的。赵达说,“从小老师教我,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无论是那些年“北漂”开出租,还是渐渐获得配角的机会,他每天都坚持对着镜子,演给自己看。

  “北漂”的养分

  “我的户口在上海安福路288号,那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赵达说。赵达是沈阳人,但从口音里丝毫听不出东北的味道,“乡音是最难改的,但我要做的是一个演员,而不是一个东北演员。”

  赵达的父母都是大学老师,爱好文艺,所以小学那会儿他就是班上的文艺骨干,学校大会上跳过霹雳舞,也指挥过全校大合唱,当着全校师生面在小品里反串女角……于是,15岁的赵达就去了家对面的辽宁艺术学校。毕业时被学校保送到了上海戏剧学院,大学毕业又被上海话剧中心作为人才引进。留在上海的那一年,是2002年。

  因为老师们都说,赵达在表演上有天赋,应该从话剧舞台去影视圈闯一闯,他就只身从上海跑到了北京,开启了十几年的“北漂”生涯。他大部分时间没有戏可以演,父母收入也不高,他就租住在便宜的回迁房里,白天出去打工维持生计,“我开过出租,帮医院送过血包,在酒吧里卖过酒拿点提成……那会儿没有快递,不然我肯定也会是一名快递小哥。”赵达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他们都印在了脑海里,白天赵达会记住他们的表情神态,晚上回家对着镜子练习。“现在我还保持这个习惯,前段时间我和爸妈一起散步,看到一个路人和一个乞丐,我在车上就一个人对着手机演了起来,一会演路人,一会演乞丐,不知道的人看了,会以为我魔怔了。”

  “北漂”没戏拍的时候,同学们从各个剧组回来聚餐,也会叫上赵达,“我去听听他们说剧组里的事情,我又没有戏演,再不听听真的要脱节了。”赵达说。饭局上,赵达也大方地告诉同学们,自己还在为了生计而打工,“我没有自卑,我一直告诉自己,机会来了,我会争取比他们演得都好。”

  “替补”的光芒

  在2016年和正午阳光的孔笙合作《鬼吹灯》之前,孔笙在片场看过赵达演戏。所以,孔笙决定让他去试一试《鬼吹灯》里的主角“王胖子”。“包括我,一共三个人竞争这个角色。”赵达说,“接到我被选上的电话时,我从椅子上滚落到地上,哭了好久好久,才收拾情绪给爸妈打电话。”电话是爸爸接的,赵达说完这个好消息,电话那头就没有了声音,过了5分钟,妈妈才在电话里告诉赵达,爸爸蹲在床边一直哭,他们知道儿子坚持的不容易。

  为等了十几年的主角,赵达迅速增肥20斤,终于像个“王胖子”了。可是杀青第二天,他因为要接着拍摄《卧底》,又必须在10天内减肥20斤,每天跑20公里,只喝水不吃饭,经常跑着跑着就晕过去了。《鬼吹灯》之后的这些年,《大江大河》《我是余欢水》《重生》……赵达和正午阳光合作了十几部剧,不过大都还是配角,可他依然每一次出演都当作主演来准备。他也曾争取过,比如拍《大江大河》前,赵达和孔笙说想演雷东宝,孔笙也实在,“以你现在的名气,还不能给你演,就算杨烁不演,替补也不是你。”赵达说,“我想要成名,不是因为我想当明星,因为我想演到更多更好的角色。”

  这一次,在《局中人》里,赵达终于成了反一号,在剧中他要和潘粤明、张一山饰演的两兄弟斗智斗勇。有一次,张一山和赵达拍完一场对手戏,“太过瘾了,和达哥合作,才叫演戏。”戏正在播,好不好的,观众自有评论。

  演戏之外,赵达和社会有些“格格不入”,他不会用手机订机票,不会网上购物,也还没有结婚。他最大的爱好是足球,喜欢拿足球比喻演戏,“不要给我上场的机会,上场就一定要技惊四座。”本报记者 吴翔

(责编:珞小嬜)


注:本文转载自新民晚报,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