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剧》两个舞台剧演员隔空吵架为啥这么好看


  全球疫情影响之下,因影剧院关闭停工停产的演员们已经体验了长达数月的居家自我隔离生活。而在疫情期间,英国广播公司(BBC)推出了由西蒙·埃文斯执导,麦克·辛、大卫·田纳特主演的六集迷你剧《舞台剧》(Staged),豆瓣评分9.2。

  这部剧几乎没有吸引人的故事情节,更多的只是因为不能违反英国的2米社交距离政策,全程在家拍摄时演员对着镜头“自拍式”的小屏幕表演,且他们在剧中用的都是真实名字,但为何它的评分一直居高不下?这部剧中又有哪些令戏剧人秒懂,以及让圈外人印象深刻的梗?

  这是一部怎样的作品?

  《舞台剧》所表现的故事情节设计极为简单,讲述的是西蒙·埃文斯作为伦敦西区舞台剧《六个寻找作者的剧中人》的导演,受疫情影响,剧目还未开始排练便被迫宣布停演,但导演西蒙·埃文斯(也是本剧导演)并不想浪费疫情中的时间,便主动说服两位主演通过网络视频的方式继续排练,以便在剧院恢复开放时,剧目先人一步上演。

  《舞台剧》中的故事,大部分时间表现的是演员各自居家隔离期间真实的生活状态。即便如此,演员阵容也依然十分强大,主演是由另一部BBC参与制作的迷你剧《好兆头》中成功演绎了“天使恶魔CP”的麦克·辛和大卫·田纳特担任,客串的演员中不仅请来了英国国宝级演员朱迪·丹奇,还搬来了“神盾局局长”塞缪尔·杰克逊,以及曾获奥利弗奖最佳音乐剧男主角的艾德里安·莱斯特,对于每集只有15分钟小短剧来说,这已让观众感到惊喜连连。

《舞台剧》剧集截图。导演与两个主演《舞台剧》剧集截图。导演与两个主演

塞缪尔·杰克逊客串塞缪尔·杰克逊客串

  由于是隔离时期,《舞台剧》剧集的拍摄均运用自拍和Zoom(视频会议软件)连线录屏的方式来完成,全程在家拍摄,以确保制作的安全可靠。在专业人士的远程指导下,演员们用手机或摄影机固定视角拍摄,有一种纪录片或新闻片的既视感,就连演员们的妻子也用的是现实生活中的真人真名。

  整个剧情走向呈现的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都围绕着舞台、排练。两位主演在整个线上排练的过程中,表现得极为幼稚且自我,大部分时间在互相吐槽隔离日常,在各类鸡毛蒜皮的突发事件与互相挖苦、攀比甚至“争番位”中度过。导演则生性软弱且怕事,左右为难,因此排练进度几乎停滞不前。直到第六集,在剧中客串出演的英国国宝级演员朱迪·丹奇的出面调停下,二人才达成共识,打算“明天就开始排练”,至此整个剧集已行将结束。

朱迪·丹奇客串朱迪·丹奇客串

  按照常理,缺乏技术手段的支持与场景调度,本该是剧集的一大缺憾,但导演西蒙则将这些弱点变成了剧作构成的重要组成部分。剧中演员时而走出视频画外,但剧情依然在观众不可见之处延续,通过声音和演员的动作、叙述,观众仍然清楚,视频外正在发生的一切。除了主演们自我隔离生活与讨论舞台剧的编排状态以外,镜头也穿插了此时英国人迹罕见的街道、超市的物资严重匮乏、正在运行中的卫生纸生产车间等隔离期间现实社会极度萧条的外部景象。

  据外媒报道,《舞台剧》的概念是由西蒙·埃文斯和他的合作伙伴编剧菲恩·格林共同设计的。他们发现自己像同时代的许多人一样,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范围蔓延时,工作被迫停止,整个行业停摆后都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整个社会笼罩在一片“沮丧”之中。因此西蒙另辟蹊径,想用个人创意来解决技术上无法在舞台演出的缺失,用幽默与调侃化解大家在这一时期的恐慌和悲观情绪。

  戏剧人会秒懂的梗

  《舞台剧》中排练的《六个寻找作者的剧中人》首演于1921年,由意大利戏剧家路易吉·皮兰德娄(Luigi Pirandello)创作的三幕喜剧,该戏结构采用戏中戏的形式,由六个自称是被作者废弃的剧中人闯进排练场,要求赋予他们舞台生命,他们不由分说追述自己的经历。《六个寻找作者的剧中人》诞生的年代正是意大利政治形势急剧变化的时代,在资产阶级中造成一种普遍的失望情绪,整体构架基本上与现在全球性的隔离背景相呼应。同样以戏中戏形式表现的迷你剧《舞台剧》,其中的人物关系也与前者相类似。

  《舞台剧》中一次二人视频连线,大卫连续向麦克打了两声招呼,正在凝神望向窗外鸟群的麦克回应说“我担心我正在处于希区柯克的电影中。”此处指的其实是1963年希区柯克的惊悚片《群鸟》,讲述了一个小镇陷入鸟灾的故事。

希区柯克《群鸟》希区柯克《群鸟》

  在前两集中,大卫不断地跟导演西蒙强调麦克演过《哈姆雷特》,实际上,现实中两个人虽然都演过《哈姆雷特》,但大卫演出的次数更多且更知名,因此他用这部戏剧想方设法来恭维对方,显然是一种自卖自夸的挖苦方式。演绎这段时,麦克还表示自己曾与著名导演蒂姆·伯顿合作过,但并没有见过其人。实际上的确如此,麦克曾在蒂姆·伯顿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里为剧中“白兔先生”配过音,没有见过面,显然有种自嘲的意味在其中。

  第三集中,为表现自己劝说塞缪尔退出的不容易,大卫还引用了莎翁名剧《亨利五世》的经典台词,随即引来麦克的反问“你演过亨利五世吗?”在得到否定答案后,麦克炫耀自己曾在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出演过,大卫随即说道,“我和他们演过《理查二世》”,各自都在为演过什么莎剧,以及在什么剧团演出而相互攀比。

  “争番位”是两个人贯穿了整个六集的小插曲。他们用各种幼稚理由说服对方该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最前面。而与这剧情对应的是,该剧每集出演员字幕时,二人的名字都会有前后互换,而最后说服二人停止这一幼稚言行的,是英国国宝级演员朱迪·丹奇。

六集人名字幕的“番位之争”六集人名字幕的“番位之争”

  而说到朱迪·丹奇,这位英国的“女爵爷”则贡献了整个剧集最后的高潮部分。朱迪原本是导演为了调和大卫和麦克之间矛盾,劝说二人继续排练舞台剧而搬来的救兵。不曾想老太太上线之后,先在后辈面前把自己夸赞一番。一边感慨自己太红,片约不断,一边还把自己的“黑历史”吐槽一番。她感慨如今依然片约不断,比如,“演个女王”“演个间谍”“演个猫”。前两个角色分别指的是朱迪出演过的电影《维多利亚与阿卜杜勒》《007:大破天幕杀机》,而点睛之笔则是最后出现的电影《猫》。由于前两部作品都非常成功,因此《猫》的出现,实质是对于自己出演过烂片的调侃。

  拍摄最麻烦的是“孩子要上网课”

  导演西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他为《舞台剧》这部作品工作了近三个月。原计划西蒙应该在奇切斯特节日剧院(Chichester Festival Theatre)开始排练英国剧作家汤姆·斯托帕德的作品《真相》(The Real Thing),但该剧在三月宣布取消之后,导演看似随意地建议他,可以通过Zoom或Skype处理一些基本的排练,这一建议却给了西蒙很好的启发。

  谈到《舞台剧》对于自己最大的挑战,西蒙认为是与麦克·辛和大卫·田纳特的家人一起工作。两位明星近段时间都迎来了自己的孩子。去年九月,麦克和他的妻子安娜第一次成为父母;一个月后,大卫和乔治娅的第五个孩子也降生了。西蒙表示,“大卫拍摄位置往往取决于孩子们在家上网课的地点,或者能在房间里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来进行两个小时的拍摄。对麦克来说,问题要严重得多,约好的时间必须进行拍摄,因为那是婴儿正在睡熟的时候。我能做的就是随时待命。” 

 拍摄幕后花絮拍摄幕后花絮

  虽然《舞台剧》的情节是虚构的,但演员们扮演的是他们自己,包括两位主演的妻子乔治娅·田纳特和安娜·伦德伯格用的都是真实姓名。“这些方式都是对现实生活中的她们一种轻微的模仿,她们也很擅长把自己带入剧情,告诉我这些角色会走向何方。”西蒙说。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舞台剧》的创作源起于疫情,但西蒙却设法以某种方式将这些信息消除在观众的脑海当中。整个系列中没有任何人提及“新冠”或“病毒”这样的词,西蒙表示,“对此我们非常谨慎。很明显,我们并没有忽视这一人类历史上最悲情的时刻。但这是在隔离背景下,平日性格迥异的两个人不得已被迫必须每天呆在一起而发生的故事,我们只想把更多的幽默和快乐分享给观众。”

  新京报记者 刘臻

(责编:小万)


注:本文转载自新京报,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