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大师犀利哥之 《奈若何》 (2人评价)


“人生三字经”系列第一部

奈若何

(黑色幽默电影)

河南省漯河市交通路实验高中 魏松根 
邮 编 462000 
E---mail: wsg112@sina.com

个人网页:agen11288.bokee.com

手机:13949878712                                    

剧情提要:

主人公项子羽是一名普通中学的语文老师,他积极上进有责任感,“路过不错过”是他的座右铭。但耳闻目睹社会中的一些不良习惯,他常常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痛苦:城市里交通无序;社会上一些人我行我素;当然,作为一名教师,他更为学生们不求上进,漠视生命而痛苦。他眼睁睁地看到学生们考场集体交白卷而无可奈何,他痛苦地看到学生在他面前坠楼而伤心欲绝,他大病一场……

后来,他来到西藏,渴望灵魂在那里得到升腾;他又来到云南远征军血战的地方,寻找“团长”的足迹,渴望重新“找回自己”。但是,就在他的心理得到释放之时,命运再次给他开了一个玩笑,归来时,他和驴友夜晚露宿河滩,遭遇大水,他“失踪”了;幸运的是他被人救起,为了报答恩人,他把钱悄悄地留在恩人家里,当他回到城市,却发现他的信用卡“失效”了,他爱人的电话也打不通了,更艰难的是他的身份证也丢失了,他的身份受到怀疑,于是,他放下尊严,以乞讨为生开始了艰难的回归之路。

当他历尽艰辛,流浪三个月回到故乡,他的家庭正面临着危机,他的妻子正被她的同事热烈地追求着……..

                          

1.北方小城/ 黎明/ 外

黑入:淡淡薄雾,北方小城街道高楼平房;一条河把小城一分为二,河面,河堤,临河小区;五点钟,手机铃声,一个窗口的灯亮。

镜头航拍掠过。部分字幕。

 

2.项子羽家忠 / 卧房 / 黎明 / 内

项子羽一边起床一边嘟囔:“满腔热血把书学会,当了教师吃苦受罪。 学生告状回回都对, 工资不高还要交费。 从早到晚比牛还累,   一时一刻不敢离位, 下班不休还要开会。 迎接检查让人崩溃,  抛家舍业愧对长辈。  囊中羞涩见 人惭愧。 百姓还说我们受贿, 青春年华如此狼狈......”

妻子白静茹翻了一个身:“好了好了,别嘟囔你的校园民谣了,烦不烦?”

项子羽赔罪似的:“对不起,sory,打扰老婆领导大人休息了,您请….您请….继续睡觉!”

白静茹:“你贫不贫呢?一大早就吆喝!”

项子羽已经穿好衣服,转身开门:“再也不了,老婆大人!您请,请睡觉!”

白静茹翻过身面向他:“就这样走了?”

项子羽连忙回身,亲了她一下,“公主殿下,愿意为你效劳!”

白静茹揽住他的脖子:“你呀,油瓶打了就剩下一个嘴儿了,不过,我喜欢!”

白静茹深情地吻了他一下。

 

项子羽关好卧室门,来到女儿房间,给女儿盖盖被子。女儿甜蜜地睡着。轻掩房门,迅速行动,洗脸,刷牙……

 

3.街道上 / 黎明 / 外

项子羽骑着自行车,路灯朦胧地照着。三两个学生骑车从他身前一掠而过。

滚动字幕。

路过一个网吧,几个学生模样的青年刚从网吧出来,睡眼朦胧。项子羽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自己的学生,继续前行。

滚动字幕。

 

4.校门口 / 黎明 /外

六点钟。学生纷纷来到学校。有的步行而来,有的骑车而来;有的是父母骑着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送来,有的是父母开车送来;有的是打的而来……

这是一个二流高中,学生也多是二流三流学生。项子羽是这个学校的语文教师,二(17)班班主任。

一路上不断有学生打招呼,项子羽也和他们他招呼,和同事和领导打招呼。

 

5.教学楼二(17)班 / 清晨 / 内

这个学校在高二分了文理科,又分了快中慢班,二(17)班是慢班,这个班内的学生科学的称呼是“学困生”,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差生”。此刻,他们在老师面前装模作样地摇头晃脑地读着书。

现在是“全民教育”时代,每个家长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即使这个二流学校,每个年级也有二十个班,每班多达七、八十人。

现在是早读时间,项子羽在过道上巡视着,希望有学生向他询问问题,和往常一样,现在的学生失去了“问”的兴趣,所以依旧没有人问问题。

于是,王老师来到讲台,开始抄写“每周成语积累”:入木三分,一挥而就,焚琴煮鹤,秀色可餐……

有学生依旧读书,有学生拿起笔记开始抄写,有的学生东张西望,有的学生交头接耳,一个叫王梦的学生开始打瞌睡,终于他忍不住周公召唤,酣然入梦…..

项子羽抄完二十个成语,巡视的过来。有的学生傻乎乎地看着。

项子羽:看什么,你们过目不忘啊?抄下来,查一查词典,上课提问!

学生们懒洋洋地拿起笔和笔记本…..黄军超见王老师向这里走来,连忙推了推王梦,王梦依旧迷迷糊糊地睡着,王老师走了过来…..

项子羽:打他两下!

黄军超用力拍打王梦的肩膀,王梦醒来,看到项子羽,连忙站起来。

项子羽:出来!

   

6.教师休息室 /  清晨 / 内

教师办公室此刻空无一人。王老师和王梦一前一后来到这里。项子羽来到办公桌前,坐下。

项子羽:怎么回事?

王梦:什么怎么回事?

项子羽:一大早就打瞌睡!

王梦:老师,是这么回事,昨天数学作业……

项子羽:再编(再编一个谎话)!

王梦:老师,那个,昨天晚上语文,不对……

项子羽:再编!

王梦:昨天晚上那个电视,有一个电视剧你肯定没看过……

项子羽:再编!

王梦:昨天晚上父母不在家,我没有……

项子羽:父母没有在家,你就上了一夜网是不是?

王梦:老师,你厉害!你太有才了!

项子羽:正经点!3000字检查!深刻点!

王梦:老师,1000字?1500字怎样?

项子羽:(扬手)想找抽吧!是吧,小心我一巴掌把你踢出去!

王梦(举手,做投降状):3000,我深刻!

王梦逃也似的离去。

 

同事兼好友孟凡进来。

孟凡:王老师,又在过堂!

项子羽:没办法,碰上这个班,碰上能够这样一群学生!

孟凡:走走走,出去吃饭!学生要管,工作要做,早饭要吃!走了!

 

7.小吃店铺 / 日 / 内

北方早点,无非包子油馍糊辣汤豆腐脑之类,一个破电视摆在那里,播放着新闻。

项子羽和孟凡找地方坐下,要了早点。一则新闻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电视新闻播报:《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工作小组办公室日前举行新闻发布会,提出就社会关注度高、影响教育改革发展全局的20个重大问题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比较引人注目的一条是关于“高中取消文理分科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引发社会广泛热议。

孟凡:进步!进步!

项子羽:怎么了?

孟凡:重大问题开始征询了,这不是进步吗?

项子羽:依我看还是折腾,大综合又不是没有搞过,结果还不是又回到旧路。高考制度不改革,其他纯属扬汤止沸。

孟凡:也是。就我们的学生,不分文理科更是没门!理科对他们来说就像听天书一样……哎!你那有一套改革方案,写成论文了没有?投给报社了没有?

项子羽:投了!投了恐怕也是白投!我们小人物一个,没有话语权。

孟凡:不一定,说不准报社采用了呢?

项子羽:报社采用了,教育部也不一定采用啊?我们都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位卑不敢忘忧国,迂腐透顶了!

孟凡:迂腐是因为你太聪明了。看到了想到了办不到,所以痛苦。

   

8.街道上 /  晴/ 外

项子羽和孟凡走在街上,正是上班时候。

车行道上,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比翼齐飞”;出租车私家车大货车“争渡争渡”;人行道上不断有自行车电动车逆行。

孟凡:独特一景啊,我们市独特一景,古人所谓“落霞与孤鹜齐飞,长天共秋水一色。”今儿也算见到另一景了。

项子羽:无序呀,无序,依法治理嚷嚷了多少年了,还是无序,什么时候见到真正的“和谐”呢。

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骑着电动车逆行而来,车速很快,一个骑车中年妇女躲避不及被撞上。车轮被撞坏,中年妇女倒地。群众很快围拢过来。

黄毛:怎么,怎么,还想讹人咋地?

中年妇女倒在地上气得指了指他,想骂没有骂出来。

群众甲:你这是怎么说话?是人话吗?

黄毛:不是人话是鬼话呀,鬼话你们敢听吗?

项子羽孟凡也围了过来,查看女子伤势,还好,没有大碍,只不过车辆撞坏了。

项子羽:你逆行撞人,还这么横呀?打110,让警察来教训教训它?

黄毛:你是谁呀?碍着你什么事?狗管闲事!

群众乙:错了还不赶快认错,还在这里撒皮狡赖!

黄毛:我错了吗?是她不小心…..

孟凡:警察来了,你还是给警察说吧!

一辆警车闪着警灯驶来。

 

9.校园里 / 日 / 内

二人回到学校分开,项子羽准备到班巡视一番。刚进入教学楼,一阵铃声,学生们蜂拥而出,下课了。项子羽摇摇头,转身准备到办公室 。

“王老师,”听到身后有人叫,连忙转身,是班中学习委员李静。

项子羽:什么事,李静?

李静:老师,学文科真的一点出路都没有吗?

项子羽:谁说的?老师不就是学文科的吗?

李静:何老师说的,刚才她说以后不分文理科了,正在征询意见呢?当文科生最没出息,文科学生都是数理化一窍不通,无奈之下才被迫报文科的,以后到社会没有一点出路。

项子羽:那一定是气话,是不是班中谁有捣乱了。

李静:没有呀,你知道,数学都听不懂,很多同学都在睡觉,没人捣乱,她是下课才说的。

项子羽:同学们反映怎样?

李静:没有啥反映,早都麻木了。我们这点成绩,怎么考都一样。

项子羽:不能这样说,你还是很有希望的!

李静:谢谢老师,我会努力的。

项子羽:现在只是征询意见,还不一定,第三节上课时我再给同学们解释解释?

李静:那----我过去了,老师。

项子羽:好的,安心学习

    

     10.办公室 / 日 / 内

     项子羽走进办公室,办公室内,几个老师也在谈论着文理要不要分科的事儿。

     同事甲:依我看,不分好,现在学生太功利,一分了科,理科生不听文科课,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那一次我上课谈论起《兵临城下》,反映斯大林格勒战役的影片,学生竟然不知道历史上还有这场战役。

     同事乙:你提的还是外国的呢?有一次我问我班那里理科生“谁知道文天祥是那个朝代的人?有的回答清朝,有的回答明朝,还有一个回答秦朝,只有两个学生知道是南宋,那感觉如同一片沙漠看到一两颗胡杨,稀罕!

     孟凡:不分科吧,学生负担本来就大,不分科还不把我们那些学生累死难为死无聊死最后读书死,还是王老师说得好,高考制度不改革,一切都是折腾!

     大家的目光注视着项子羽。

     项子羽正在看学生作业,指着孟凡:“你出卖我!”

     孟凡:“谈不上出卖,回来想想,你说的还的确有道理,我说这话是我说的吧,好像埋没了你的真知灼见。”

     项子羽:“开玩笑吗?谎言与誓言的区别在于:一个是听的人当真了,一个是说的人当真了。同理:玩笑和指责的区别在于:一个是听的人当真了,一个是说的人当真了。”

     孟凡:“现在人说话都讲究雷人,什么“我要占领天涯”啦, “ 穿国服刺激经济增长”啦,“严防敌对势力对农民工进行渗透了”啦,猛一听就像回到了六七十年代,刚才你一声“你出卖了我”,我吓得打了一个冷战。”

     项子羽:“今天大休,晚上我给你压惊,大伙同去同去,我请客,你出钱!”

     同事们一起附和,说道:“好好,不管你们谁出钱,我们是吃定了。”

     项子羽看表,一边站起:“说定了,有课的跟我上课,没课的预定座位!”

     同事甲:真的假的?弄得像真的一样?

     项子羽一边一边说:真的!你们跟定孟老师,别让他的魂丢了!

     孟凡:放心吧,我的魂丢不了,钱也损失不了,要不……大家对分子?

     同事甲:还是假的呀!没劲儿!

    

     11.二(17)班教室 / 日 / 内

     语文课贾丽代表分发者学生的活页作业,学生们嘻嘻哈哈地互相看着评语,打斗着。上课铃响了,站在门口的项子羽走了进来,班长马超连忙把手放在唇边示意大家安静。

     项子羽举步登上讲台,站定,说:这一次作业“我最崇拜的人”,写的很是成功,反映出我们同学高远的理想和丰富的阅读面。例如有的同学崇拜我们伟大的领袖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有的崇拜林肯华盛顿,有的崇拜战将刘伯承林彪,有的崇拜巴顿朱可夫等等,“男儿不立风云志,空负天生八尺躯”,周安生,说你呢,你安生了没有?……

     课堂上那个叫周安生的男生正挤眉弄眼地和一名女生说话。听到叫他的名字,他立即安生了一会儿。

     项子羽不想打断思路,继续说:“有的学生崇拜歌星周杰伦刘若英,有的人崇拜NBA球星科比纳什,有的人崇拜一代豪富比尔.盖茨巴菲特……等等不一而足,当然这都无可厚非,因为他们都是凭借个人的力量登上顶峰的,凭借着实力称雄,老师也崇拜他们。李若羲何明礼你们再说什么?站起来!……

那两个叫李若羲何明礼的男生女生站了起来。

项子羽继续说:当然,也有同学崇拜的对象值得思考,如有的同学崇拜希特勒!……..

同学们相互望望,寻找可疑者……

巩大鹏站起来,抗议地说:“老师,我崇拜希特勒,这有什么不对,我认为他比谁都厉害?二战时他的闪击战把整个欧洲都打趴下了,他征服了欧洲……

项子羽:既然你公开挑战,那我告诉你的是,我不怀疑希特勒在某些方面包括在军事方面有一定的才能,也不否认你所说的“厉害”,因为这已经成为一种历史。我要告诉你的,他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那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场“梦魇”,……

板书:梦魇

项子羽:你知道什么是“梦魇”吗?

巩大鹏:不知道。

项子羽:噩梦。“梦魇”的意思就是“噩梦”。

巩大鹏:我不管那是什么意思,反正我崇拜他!

项子羽:如果一个凶手杀害了你的亲友,邻居,同学,老师……你还崇拜他吗?

巩大鹏:老师,你不要说的那样恐怖好不好?

项子羽:你不能身历其境就胡乱崇拜好不好?当然,同学们,崇拜谁,是每个人的自由,但是有自由不等于无原则,我们的原则应该是对于历史对于人民的态度,反对人民,阻碍历史前进的,不管他有多大的才能,都是历史的罪人。像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波兰人苏联人上千万,即使本国同胞也不放过,1939年9月1日,他签署了在德国境内清除伤病员和残疾人的指令,一年之内10万德国人被杀戮,你说恐怖不恐怖。

同学们:太恐怖了

项子羽:向你们推荐:周末回家看看各地电视台正在热播的《我的团长我的团》,你们一定会受启发的。

同学们一听看电视,立即回答:“好!”

项子羽示意同学:“电视要看,学过的课文要复习,下周要段考了,拜托大家用点心,不要再考个大鸭蛋,无脸见爹娘啊!”

 

12.家属院 /  傍晚 / 外

项子羽汽车回到家,存好自行车。往家走,一个声音传到耳朵,扭头看时,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正在用脚踢着“请爱护花草”之类的铁牌子。

项子羽:小朋友,干什吗呢?

小男孩: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项子羽:那是公物哎!老师没有告诉你要爱护公物吗?

小男孩:我就踢! 你管着吗?你又不是我老师?

项子羽:小孩子,虽然我不是你的老师,但我是你的叔叔,要听大人的话!

小男孩:你又不是我爸爸,我不要你管,你走你走!

项子羽:小孩子,做的不对还不要别人管,我看来只有找警察管你了?

掏出手机,假装拨打号码,大声说:警察吗?这里有一个孩子毁坏公物,你们过来把他抓起来吧

小男孩扭头就跑。

“别跑!站住!”项子羽大声恐吓,那小男孩一溜烟地跑远了,摇摇头,自言自语:“小孩子……”

 

13.项子羽家中 / 傍晚 / 内

项子羽打开家门,说:我回来了!

妻子正在厨房,女儿正在看电视,没有人答应。

项子羽走进女儿身边,抚摸着她的头:乖女儿,为何不搭理爸爸?

女儿:你没见我正在集中精力看《喜洋洋和灰太狼》吗?

项子羽拍拍她:好,上课就这样!集中精力。

 

项子羽来到厨房,妻子正在白静茹正在做饭,项子羽抱住她:“妹妹,早就回来了?”

白静茹:“王校长回了呢?”

项子羽不好意思地松开手:见笑见笑,哪里话?来来来,老婆大人,你歇着,让我来!

白静茹:歇着吧,老公!

 

项子羽来到客厅,女儿项雨柔还在津津有味地看着动画片《喜洋洋和灰太狼》。

项子羽做到女儿身边:“你最喜欢那一个?”

女儿:什么?

项子羽:喜洋洋,美洋洋,懒洋洋还是慢洋洋……?

女儿:我喜欢灰太狼

项子羽:喂,喂,那可是一个反面角色啊?你怎么能喜欢一个坏蛋?

女儿:他不坏!

项子羽:告诉我你喜欢他的十个理由?

女儿:他聪明,能干,爱发明,有毅力,还有爱劳动,爱老婆……

项子羽:爱老婆,这也是理由啊?

“咋不是理由了?”白静茹出来,“灰太狼从不花心,从一而终,任劳任怨,想办法哄老婆开心……

项子羽:别……别再说了,儿童不宜,儿童不宜……

女儿:什么就儿童不宜了?哼!我啥都知道!

 

手机铃响。项子羽连忙打开手机接听:马总,有何指示?

手机里边传来马总的声音:王教授,快点过来,醉仙阁!

项子羽:马总,都谁呀?

马总声音:有李市长,赵书记,孟乡长,周董,杨行,都是老同学了,招呼你几次了,你都没来,今天再不来,哥们儿都不给你玩了!十分钟,给你十分钟,醉仙阁!

“好好,我立即前往!”关掉手机,抱歉地对妻子女儿说,“几个老同学,一块聚聚!”

白静茹:去吧,你早该应酬应酬了,亏得人家还想着你!别喝多了!

项子羽穿好衣服出门。回头对雨柔说:“坏蛋就是坏蛋,列举一万个理由,还是坏蛋,不能再喜欢灰太狼了。”

白静茹声音:行了,别给孩子较劲儿了,那是动画片……别忘了你答应明天带小柔去公园玩的!

楼道中,项子羽应答道:知道了!

 

14醉仙阁 / 晚 / 内

包间内,几个老同学正在谈笑着,见项子羽来了,也不客气。平时开玩笑惯了,普通的教师呼为“教授”,项子羽虽然听着不舒服,也无可奈何。这年头,“教授”被讥讽为“叫兽”。当然,李“市长”,原职是一名乡长,被抬高呼为“市长”,“孟乡长”是市区街道办事处主任,升格呼为“乡长”,倒是“周董”“马总”这些下了海的老同学,倒是名副其实,有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虽然还不成规模,毕竟腰缠万贯了。

杨行是工商银行一个分理部的主任,照例上升一格,项子羽一落座,他就问:换车了吗?

“买了,还是高级的。”项子羽回答道。

马总:啥车?我们咋不知道?

项子羽:自行的。

马总:贫吧,还是你那老三样儿,“嘴贫”,“死缠”,那一样是什么……对了“硬打”,我们班就数你贫了。

项子羽:可不是吗,你们不是大款,就是高管,我们不敢比,在座之中打眼一看就数我最贫。

李市长:一样一样,我们公职人员,和他们比不起。

马总:你不是知道杨行家吗?今天晚上埋伏好了,打劫!

杨行:我们那点钱还不够马总塞牙,你干脆把马总的一颗牙掰了,明天拿它贷款,肯定能贷个十万二十万。

项子羽:这点子都不错,如果马总的是金牙,这就是“金点子”,说不定那一天我都用上。

孟乡长:马总,你的宝来早该换成把宝马了,把你的宝来捐出不就得了,让“叫兽”也迈入四驱时代。

马总:我早就说了,把他的清高卖给我,车子票子都有了,可人家不想。

项子羽:见笑见笑,我哪里有什么清高?只是一点爱好。

 

马总和项子羽是同学,马总的老婆赵菲和项子羽爱人白静茹是同事。所以分外亲近,马总曾劝说项子羽跟着他干生意,项子羽一直没有答应。

孟乡长:来来来,先把迟到的酒补上。

众人:这是正理。

周董:马总马班长说了,你再不来,以后把你开除出骨灰级。

项子羽站起来,端酒说:这个,那个啥,啥也不说了,感情有没有,就在杯里头!

说完一饮而尽。

孟乡长鼓掌:豪气,不减当年!骨灰级保留着,一会儿把你当年那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豪情使出来,把他们统统打倒!

项子羽:不行了不行了,都是过过嘴瘾。不过,那时候美帝国主义都不放在眼里,现在怎样呢?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这些撮尔小国,也公然掠夺我南沙群岛。当年的豪情哪里去了?

李市长:书生意气,教授还是那样愤世嫉俗,书生意气!

马总:他是“叫兽”呀,他不叫谁叫,下面请时事评论员李市长点评南沙时事,热烈欢迎,大家热烈欢迎!

大家附和着鼓掌。

李市长装模作样地喝水,润喉清桑:这个问题吗,啊……(比较正经地)我方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主要基于国际国内形势,国际上,列强虎视眈眈,想要遏制我们强大,所以他们合纵对我们打压;国内我们还真落后,要发展经济,壮大国力,要处理好与周边的关系,东有钓鱼岛之争,南有南沙西沙之争,还有与印度的边界问题,东突问题,朝核问题等等,因此决定我们不可能四面出击,我们只能学习毛主席的八字方针:“有理,有利,有力,有节。”

马总:鼓掌!

大家鼓掌。

李市长举杯,说道:来来,生逢盛世,一醉方休!

大家:喝酒喝酒!

 

15. 项子羽家中 /  清晨 / 内

项子羽昏昏沉沉地睡着,女儿项雨柔用一个羽毛不断地撩拨着他的眼睛,在他耳旁大喊:“起床了,起床了,小懒虫!”

项子羽睁开眼睛,问:“几点了,你妈妈呢?”

女儿:妈妈加班去了,昨天我们不是说好“奥运向前冲”的吗?

项子羽:奥运早就闭幕了,还冲什么冲?

女儿撅着嘴:你说话不算话,说好了要“奥运向前冲”的。

项子羽起身,坐起,说:“谁说爸爸说话不算话,爸爸何时说话不算话,走,“奥运向前冲”,奥运闭幕了,奥运精神不能闭幕!

女儿挥着手,跳着叫着:“奥运向前冲”啦,“奥运向前冲”!

 

16. 中国银行某分理处/  日 / 内

白静茹在某银行上班,今天她值班。

郝明,一个离异男同事,总是有事没事在她们身边转悠。

郝明:白姐,下班有空请你喝茶!

白静茹:没空。

女同事赵菲:泡小姑娘去吧,别再我们眼前乱愰?

郝明:赵姐,要不一同去?

赵菲:人家是有妇之夫,别找不正经!

郝明:不就是喝杯茶吗?

赵菲:恐怕喝茶的人可不样想?

郝明:要不你请我?

赵菲:滚,恶心!

 

17.公园 /  晴 / 外

去年,湖南卫视的“奥运向前冲”风靡全国,这座城市的公园也建有类似项目。

项子羽和女儿快乐地奔跑着,跳跃着……

 

18.小吃摊位 / 晴 / 外

项子羽和女儿吃着阳春面。

女儿:爸爸,好久没去河滩看我们的柳树了。

项子羽:好好,今天你是领导,爸爸听你的!

女儿:谢谢爸爸!

 

19.河堤公园 /  晴 / 外

项子羽骑车带女儿来到河堤,这里经过美化,已经变成开放式的公园。河堤离项子羽家很近,他们经常在这里散步,游玩。

女儿下了自行车冲向沙滩,玩起了沙子,项子羽来到沙滩旁边的一棵柳树下,柳树亭亭玉立枝叶茂盛,项子羽在树旁石头上坐下。

 

穿插回忆:

两年前,河堤公园刚刚建成,很多树都是刚刚栽上,而一些顽童就开始爬上爬下,这棵长相奇特,又在沙滩旁边的柳树成为孩童们玩耍的目标。有一天,这棵柳树被连根拔起,丢在路旁。项子羽和女儿走来,用手把土一捧一捧挖出,坚硬的地方用树枝一点点撬开,终于把树坑重新挖好,给柳树重新填土,和女儿一起用捡来的塑料袋盛水浇灌。最后两人满身泥土,相视而笑。以后又常来看他,不许顽童攀爬,所以女儿称他为“我们的树”。

“路过不错过。”这是项子羽的座右铭。

 

项雨柔正在一个小伙伴在沙滩耐心的堆积着城堡。沙滩上有许多孩子,堆积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展开着他们的绮思妙想,这时候,他们是最快乐的。

 

20. 河堤公园 /  晴 / 外

项子羽站了起来,四处走走。

竹林,一个两男孩努力地想要折断着一棵竹子。

项子羽:小朋友,爱护公物,不要毁坏!

小男孩看着了他一眼,停止了动作,一松手,那竹子一下子反弹碰到小男孩脸部,他哇哇地哭叫着跑开了:“奶奶,奶奶……”

不一会儿,一个老太太追了过来,冲这项子羽喊道:“不要走!谁欺负我孙子?”

项子羽站在原地,并没有离开。

老太太认定了他:你干吗欺负我孙子?

项子羽:没有人欺负你孙子,他要折断竹子,我批评了他一句。

“我孙子折竹子关你什么事?这是你家的竹子?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来,孙子,我给你折,看他咋样?……”老太太说着,拉着孙子折竹子。

项子羽:你孙子不是耗子,我也不是那只狗,老人家,要做文明人,不要毁坏我们大家的树木。

老太太一下子折断一根竹子,递给孙子:拿着,他管不着!

那孩子拿着竹竿跑了,老太太气哼哼地看了他一眼,走了。

项子羽无可奈何。项雨柔不知什么时候跑了过了。

项雨柔:爸爸,奶奶这是怎么了?

项子羽:没什么,溺爱,就是有些溺爱。

 

21.项子羽家中 / 傍晚 / 内

项子羽和女儿回到家中,妻子回来,正在做晚饭。

项子羽打开电视。

《都市频道》正在播放社会新闻:

中年男子:我是卖报的,刚刚有很多人买了报,我还没有算帐……

中年妇女:这张钱是我在路边拾的,他就说是他的,你怎么证明这10元钱是你的…..

中年男子:我不能证明,我也我无法证明,但是你也不能找人打我啊?

中年女子:你不让我走,我就找人打你!

警察对女子进行教育:如果我从你口袋里那一张钱,你能证明那钱是你的吗?不能吧,你又没有在钱上写上你的姓名,当然,人民币上也不能胡写乱画是不是,也不能说某个号码就是我的…….

主持人:捡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这是基本的常识了。为何现代人连最基本的常识也忘记了…….

 

妻子白静茹做好晚饭,走了过来,评论到:“这女人真丢分,为了10元钱,至于吗…….开饭了,关电视!

女儿跑过去关电视:吃饭了,吃饭了,今天我饿了!

项子羽:别关了,一会儿“团剧”就要开始了。

妻子一边盛饭,一边说:你终于也成为一团“粉丝”,不可思议!

项子羽来到饭桌,坐下说:我可不是盲目崇拜,我只是让精神受一次洗礼。



编剧:魏松根

手机号:13949878712

邮箱:918016360@qq.com

联系地址:河南省漯河交通路473号漯河实验高中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