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天使(第八集-下) (101人评价)


S:8-12 景:杂景

时:日 人:/

  △上海日景画面

  △字幕显示「六年后」


S:8-13 景:靳家杂景

时:日 人:靳韬、乐樵、靳娴、德婶

  △清晨

  △靳公馆建筑画面

  △德婶房间

  △柜子上摆着德叔的照片

  △饭厅

  △德婶端着三份早餐,将早餐放在餐桌上

  △靳韬、乐樵房间

  △靳韬(32岁)、乐樵(26岁)早已醒来,洗漱、换衣

  △靳韬打开抽屉,拿出手表戴上

  △镜头带出抽屉角落放着折叠整齐的白色手帕,手帕面上绣有乐理符号(第五集,5-15,乐樵丢给Angel的白色绣有乐理符号的手帕)

  △走廊

  △乐樵着装整齐,准备出门,经过靳韬房前,意味深长望着靳韬房间隔壁后离开,下楼

  △饭厅

  △桌上三份早餐,一份已经空了

  △乐樵匆匆喝了桌上牛奶,拿了三明治,离开,出门

  △德婶走出,看桌上早餐

  △靳娴(43岁)下楼

德婶:小姐早。

靳娴:早,靳韬和乐樵呢?

德婶:都出门了。

  △靳娴看桌上早餐已经空了两份,失落

靳娴:唉,这俩孩子变了,已经变得让我越来越看不懂、猜不透了。

德婶:小姐想多了,不管是三少爷还是乐樵少爷,我看着都还是一样。

靳娴:以前当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总盼着这俩孩子能快些长大,盼着他们各自成家,然后接手家里的事业,我这担子也就轻松多了,接着盼着靳韬、乐樵的孩子陆续出生,一个比一个淘气捣蛋,整天热热闹闹,都快把家里吵翻了,多幸福呀。

德婶:只可惜三少奶奶过世得太早,否则现在已经是小姐盼望的那样了。

靳娴:如今乐樵是完成学业回国接手医院了,结果这两个人现在天天早出晚归,一天见不上几面,以前再怎么着,一家人也能坐在一起好好吃顿饭、说几句话,(感叹)现在倒好,靳韬和乐樵像是在比赛,看谁少在家似的,家里冷冷清清。

  △靳娴无奈,坐在餐桌前,一个人吃早餐


S:8-14 景:顾明瑊墓地

时:日 人:靳韬、俞探长

  △幽静的郊外风景,天空飘着毛毛雨

  △靳韬站在一处西式墓座前,任由雨丝飘落自己身上

  △黑色墓碑上显示着顾明瑊的名字和照片

  △靳韬回忆

  △六年前,车祸之后

  △靳韬站在顾明瑊的墓前,形容忧伤憔悴,不修边幅

  △俞探长走近

俞探:听说你一直没回家,这几天一直守在这里?

靳韬:三个月,太短暂了。

俞探:靳娴很担心你,让我来劝你几句。

靳韬:我没事,只是想再多看她一些。

俞探:逝者已逝,活着的依旧得继续承担下去,家里、商行、医院的大小事,靳娴还能替你再顶一时,终究撑不了一辈子,你不只是明瑊的丈夫,还有其他的责任必须承担。

靳韬:我明白,您放心,我会让我自己振作起来,唯有好好活着,躲在暗处的敌人才会再次出手,露出行踪,在找到害死明瑊凶手之前,我不会倒下,俞探长,您今天来,除了替姊传话的私事,想必也有巡捕房的公事。

俞探:案发现场我去看过了,根据现场的车胎痕迹证明,就如同你的推测一样,车子先是在一旁躲着,等到你们出现以后,再一路直冲,完全没有减速迹象,完全可以肯定,这场车祸不是意外,肇事者不是因为惊慌害怕才逃跑,车祸的动机就是要置你们于死地。

靳韬:正确来说,这场车祸是想置我于死地,和之前袭击我的是同一帮人,就是冲着我来的,明瑊完全是被我连累,如果不是因为我,她不会这么年轻就无辜失去性命,我欠她太多,巡捕房查到可疑案犯了吗?

俞探:我很惭愧。

靳韬:我不会放过他,不管要用多少时间,就算刨地三尺,我也会把他挖出来,让他为明瑊的生命付出代价。

  △靳韬面色哀戚,望着墓碑上顾明瑊的照片

  △靳韬回忆

  △靳韬与Angel在宿舍里的相处画面

  △新婚之夜,靳韬与Angel缠绵悱恻的画面

靳韬:(后悔)六年了……明瑊,对不起,是我害了妳,倘若时光倒流,也许我当初不应该和妳成亲,如果当初我们没有成亲,妳也不会成为有心人的目标,遭此横祸,没有这场横祸,现在妳还能快乐平安的活着,甚至……已经「美梦成真」,灿烂的笑着,享受着属于妳的幸福,绽放生命的光彩……


S:8-15 景:缱乐舞厅@走廊

时:日 人:安琦、向阳

  △走廊宁静无声

  △向阳走在前方,约三十几岁的男子

  △画面只显示一双女人的脚步被动跟随


S:8-16 景:缱乐舞厅@向嵘办公室

时:日 人:安琦、向阳、背影

  △办公室里灯光昏暗

  △背影背对着门口,坐在椅子上

  △一道屏风挡住背影与外处隔绝,办公桌旁有一面穿衣镜,能让背影看到身后视线,办公桌前有椅子

  △敲门声

  △背影冷笑

背影:(冷淡)进来。

  △穿衣镜画面呈现向阳开门进入,女人的脚步跟随进入

向阳:(恭敬)老爷,人带来了。

  △镜头特写穿衣镜里安琦(24岁)和顾明瑊一模一样长相的面容


S:8-17 景:杂景

时:日 人:向嵘、路人AB、环境人物

△字幕显示「几天前」

  △上海白天日景

  △背影站在高处,俯瞰「靳捷商行」

背影OS:靳捷商行,曾经是我人生中的骄傲,是将我从绝望底层拯救出来的恩人,给过我对未来的希望,给过我人生中最光明璀璨的时刻,最后,却在我必须远走他乡时,彻底让我绝望。

△背影回忆

  △二十六年前

  △偏僻小木屋,群众围观,路人交头接耳

路A:唉~年纪轻轻的,死得真惨。

路B:可不是。

路A:刚才趁着巡捕没注意,我偷跑过去看,全看见了,身上都是血,差点没把我吓个半死,听屋主说,还是个下个月就要生了的孕妇。

路B:孕妇!那孩子呢?

路A:没听说,这母亲都这样了,孩子还能活吗?肯定是两条命都没了。

路B:一尸两命啊。

路A:也不知道是得罪怎么样的人,下这么狠的手,心够歹毒的。

路B:你少说几句,让人听见了,给自己惹麻烦。

路A:怎么了?

路B:我才听说,出事前,有人路过看见三个男人在这附近出入,这附近很少来人,忽然来了三个鬼鬼祟祟的大男人,十有八九和他们有关,还有人认出来,其中一个叫周振,是龙帮的。

路A:告诉巡捕房了吗?

路B:龙帮的事啊,哪敢说,不要命了吗?

路A:究竟是有多大的仇恨,对一个女人也下得了手,真狠。

路B:一个年轻女人能有什么本事,肯定被人给连累了。

  △时序回复

背影:曾经,我以为妳是唯一可以信任的人,才会在险境之中,将比我性命最重要的家人托付给妳,但妳却不守信诺,选择出卖我,将茵儿置于死地,让我什么希望都不可能再有了,一切都是为了靳韬,为了这个对妳来说,唯一有共同血缘的亲人。

  △镜头转到背影的正面

  △向嵘(50岁),眼神凌厉阴狠,居高临下看着「靳捷商行」

向嵘:两条人命,靳娴,这是妳欠我的,现在上天既然让我有本事再回到上海,就别怪我从靳韬身上讨回来。


S:8-18 景:杭州顾家

时:夜 人:靳韬、顾父、顾母

  △杭州顾家庭院夜景

  △顾母坐在庭院里,拿着明瑊照片,思念女儿,叹气

  △靳韬走来,看见,走向顾母

靳韬:岳母。

顾母:靳韬,怎么还没睡?

靳韬:睡不着,所以出来走走,也想多看看明瑊曾经生活过地方。

  △靳韬看顾母手上明瑊的照片

靳韬:岳母思念女儿了?

  △顾父走来,看见

  △顾母伤感

顾母:是啊,这么多年,做母亲的,没有一天不想她。

靳韬:对不起,是我连累了明瑊,当初如果明瑊不是和我成亲,她也不会卷进那场车祸中。

顾母:傻孩子,这怎么能怪你。

顾父:是啊,靳韬,瑊儿的事,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责怪你的念头,你也别再继续自责,折磨自己。

  △靳韬听见,看见顾父

靳韬:岳父。

顾父:瑊儿过世已经是事实,虽然心痛,活着的人还是该继续往前走,不能永远困在回忆里出不来。

靳韬:是,但太难了。

顾父:我们明白你对瑊儿的情意,这么多年也不曾减过一分一毫,正因如此,我们更要劝你,你还年轻,不能永远在对瑊儿的记忆里神伤,日后要是遇见合适的对象,我们还是支持你为自己考虑的。

靳韬:岳父今天突然说这些话是转告姊的意思?

顾父:是你姊姊的意思,同时也是我们的意思,你有你的责任,人生的路后头还长着,我们实在不愿意看到你为了瑊儿一直内疚过一辈子,答应我们,好好想想日后的事。

  △靳韬沈默,勉强答应

靳韬:是。

顾父:明天就要回上海,路程遥远,还是早点休息,明天才有精神。

靳韬:岳父、岳母也早点休息。

  △靳韬心情沈重,离开

  △顾父感叹

顾父:唉,靳韬这孩子,对我们俩老实在没得说的,这些年,他实在尽心了,是我们的瑊儿没有这个福气啊,我们不能为了瑊儿绑着他一辈子。

  △顾母看着照片

顾母:老爷,关于女儿的事,我们一直瞒着靳韬,是不是该向他透露一些,好让他有些心里准备。

顾父:当初选择先瞒着,就是希望让时间冲淡一切,不希望看靳韬越现越深,但看靳韬的样子,对瑊儿根本还没放下,现在透露,只会害了他们。

顾母:也不可能瞒一辈子,要是让他们意外遇见了,靳韬不知道该有多震撼。

顾父:还是再等等,现在实在不是说这事的最好时机,夫人,我们当初的决定,是不是错了。

顾母:错也已经错了,尽管时间再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选择,不管是对是错,只要是为了瑊儿,为了我的孩子,任何的罪名我都愿意承担。

  △顾母想起往事,伤心落泪

  △顾父拍拍顾母,感伤


S:8-19 景:街景

时:日 人:安琦、向嵘、向阳、环境人物

  △小镇市集,摊贩简单,不繁荣,群众衣着朴素

  △安琦在菜贩前挑选

  △向嵘的座车行驶而来

  △街上群众因为平常罕见汽车,交头接耳议论

  △车里,向嵘坐在后座,向阳开车

向嵘:让你查的事有进展了吗?

向阳:我怕别人去办走漏风声,所以亲自到上海所有的墓园都找了一遍,从碑上的名字来看,没有。

向嵘:墓园里找不着,巡捕房那边呢?总会有些线索,遗体当初得有人领走才能结案,问得怎么样?有回消息吗?就算遗体最后没人领走,让巡捕房埋在乱葬岗,我也要找到她。

向阳:巡捕房那边已经回消息了,昨天才收到回覆,因为赶着出门,所以还没来得及向老爷报告。

向嵘:怎么说的?

向阳:根据巡捕房里旧档案的日期记录,当初命案发生时是一尸两命,是个男婴,遗体在停尸房等了好几天,最终还是没有等到靳家的人出面认领。

向嵘:真够狠绝,人都死了,连让她早日入土为安都不愿意做到。

向阳:当时巡捕房也实在没别的办法,只好让当时还是小探员,和死者相识的俞探长把遗体领走,所以最后究竟被葬在哪里,目前估计只有俞探长能交代清楚,老爷,如果调查的对象换成了俞探长,怕是不好再往下查,就怕咱们在暗处藏不住。

向嵘:以他多年办案的敏锐,只要知道有人在查这件事,我的身份就再也藏不了了,这事牵扯着靳家的恩怨,他不会坐视不管,势必会向靳家通风报信,让靳家提高警觉,现在先对付靳家的计画要紧,这事先缓一缓,等该办的事情都办完了,我会亲自去见他,就算是跪着求他,我也要他告诉我茵儿葬在哪里,准备给靳韬的那张合约送过去了?

向阳:已经送过去了。

向嵘:签了吗?

向阳:签了,没有发现。

向嵘:签了计画就成功一半,总算不枉费我事前持续给「靳捷商行」喂了三年的单子。

向阳:自从派人和「靳捷商行」接触后,咱们按时按点给他送上生意单子,单子的交易货量一次比一次大,收了货之后,货款从不拖延,他们对派去的人已经非常信任,所以没太仔细研究,只当是迫于时间压力,所以才急着签合约,完全没发现被下套,还没发现合约上的条款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何况我是按照老爷的吩咐,趁着这几天靳韬人不在上海的时候赶紧送过去,商行的业务急着立功,又是这么大数目的生意,比我们还急着签约,靳娴也没发现关键,已经顺利签约。

向嵘:靳韬今年还去杭州?

向阳:是,自从她的妻子顾明瑊去世之后,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到杭州,算是替顾明瑊对父母尽孝道。

向嵘:这么有情有义的名声,做给谁看呢,也不嫌矫情,靳娴这几天的心力全都放在接待新的英国使者罗伦斯夫妇这件事情上,现在压根没有多余的心思注意合约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算她有心注意,以前「靳捷商行」都是和英国人做生意居多,不会发现其中的关键,现在已经签约,白纸黑字,就算靳韬回来发现,也来不及了。

  △车子快要接近菜贩

  △向嵘看见菜贩前的安琦,吃惊

向嵘:停车!

  △向嵘座车猛然停住

向阳:老爷!

  △安琦买完菜,迎面走来

向阳:老爷。

向嵘:真像……

  △向阳观察安琦

  △安琦走过座车

向嵘:你也注意到了?

向阳:是。

向嵘:知道像谁了?

向阳:顾明瑊,靳韬的妻子,六年前靳韬结婚时,也算是上海的一件大事,报纸上都登过。

向嵘:也许,她可以有很大的用处。

向阳:老爷是想把她送到靳韬身边,帮助老爷完成复仇计画?

向嵘:想办法带她来见我,

  △向阳迟疑

向嵘:怎么?办不到吗?

向阳:老爷,就算没有她,那张合约已经足以斗垮「靳捷商行」,是否还有必要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把她送到靳韬身边。

向嵘:那张合约只能斗垮「靳捷商行」的财力,而她,却能让靳韬自相矛盾的好棋,本来她就不在我的计画里,日后我也没打算让她掺进我的计划,但既然上天让我看见她,我就不能放过这个能彻底击垮靳韬的机会。

向阳:老爷对她另有打算?

向嵘:就当是看看靳韬的好戏,无论用什么手段,带她来见我,我要让靳韬再一次尝尝和我一样的痛苦,必要时,我会让他亲手造成他这辈子都无法挽回的绝望。

向阳:是。


S:8-20 景:安琦家

时:夜 人:安琦、向阳

  △小镇夜景

  △安琦家外观,一般民居房旁的偏屋,小而温馨

  △安琦穿着围裙,端菜走到餐桌边,放在桌上

  △晚餐的菜式份量简单,餐桌上摆着两副碗筷

安琦:奇怪,都已经这么晚了,平常这个时间,人早就回来喊饿了,今天怎么这么晚了还没进门?

  △安琦脱掉围裙,打算出门

  △敲门声

安琦:回来了……

  △安琦开门

  △向阳站在门外

向阳:安琦小姐。

安琦:(警戒)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向阳:我是谁、我的存在对安琦小姐来说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家老爷想请安琦小姐到上海作客,我今天来,就是来接安琦小姐和我一起到上海走一趟。

安琦:上海?我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你的老爷,没有义务要配合你的命令,更没有必要去见你的老爷,恕我拒绝。

向阳:我家老爷早就料到安琦小姐可能会拒绝,不会好好配合,不愿意这么轻易就答应我的邀请,所以交代我无论用什么方式都要请得动安琦小姐才行。

  △安琦担心,观察四周

向阳:我知道安琦小姐不愿意让我见到妳的家人,我知道自己口才不好,只有口头邀请说服不了安琦小姐妳这样的贵客,所以为了完成老爷交办的事情,我刚才已经让同行的人请妳的家人先到上海,妳再怎么四处观看,妳的家人也不会回来。

  △向阳将手中的球交给安琦

  △安琦震惊

安琦:你……你这是绑架!难道就不怕我报官吗?

向阳:妳不会,比起我们这些不重要的外人,妳家人的性命安全对妳来说不是更要紧?就这么一个,相依为命,安琦小姐想冒险试试吗?

安琦:我只是个普通人,没有特别的过人之处,对你们有什么用处?

向阳:有没有用处这就取决于我家老爷的认定,对我家老爷来说,只要是愿意合作的人,他就会将他视为尊贵的客人,奉为贵宾招待,如果是遇见不愿意合作的人,通常在希望能够顺利合作的情况下,也可以按妳说的方式这样处理,安琦小姐,请吧。

  △安琦不甘心

  △第八集结束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