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忌日 (90人评价)


                哥哥的忌日

                   惊恐悬疑

                                                                                                  编剧:墨香

主要人物:

宫丽丽:警校女学生,死者宫洪亮的妹妹,宫洪亮死后一直托梦给她说自己死的冤,为了查清真相和男友在哥哥的忌日再去酒店查探。

赵刚:宫丽丽的同学男朋友。

宫洪亮:宫丽丽的哥哥,有神经衰弱症,因听信七月十五中元节去玉龙喀什河捡玉石的传说,神秘诡异的死在了酒店客房。

唐晓丽:玉龙酒店女服务员。

黄秋生:和唐晓丽是情人关系,因靠贩卖药材发家感觉挣钱太慢做起来赌石买卖可是一直输,后来结识了唐晓丽从她嘴里探听到玉石行家买卖玉石的经验,才稍微一点起色。

程疯子:一个神神叨叨的三十多岁的男子,据说他有阴阳眼自己能看见鬼,他每年的是七月十五都会来昆仑山玉龙喀什河前烧香烧纸祭奠那些因为开采玉石而丧生的人们,据说宫洪亮死的那天晚上他还给他烧纸钱,还和宫洪亮的鬼魂对话。

葛警官 :昆仑山刑事案件侦察队队长。四十多岁有办案经验,昆仑山虽然已经禁採玉石多年,可还是有想做发财梦的人进山盗採玉石,不慎从山崖上跌落下来摔死摔伤时有发生,所以他也整天忙着奔波于此。

 

故事简介:

巍巍昆仑山传说是熙王母娘娘的道场,自古就充满着神秘和诡异,但是,这里却是盛产玉石的地方,传说玉石是王母娘娘赐给世人的财富,有缘人才会拿到。

一望无际的草原,一条通往昆仑山脉的公路上,一辆有些破旧的轿车在奔驰着。

开车的是一个二十多岁,脸色煞白,看上去有些神经质的男子,忽然前面出现一个漂亮的美女冲他招手,眼看就要撞到她了他忙刹车,可是那个女子却又不见。

 他叫宫洪亮,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症,他冷静的楞了一下神,今天是七月十五,是鬼节不会真的遇到鬼了吧,想到这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他知道神经衰弱又犯了出现了幻觉,于是掏出来手机,给他在警校上学的妹妹微信。

在农历七月十五的晚上,警校的女学生宫丽丽,因为上课玩手机被教官抓住,被罚在操场跑步,累的筋疲力尽的她从外面回到宿舍,她走近宿舍惊奇地发现宿舍没有人,里面一片黑,没有道理啊,她的舍友都不在吗,她诧异的走进去刚要开灯,忽然一个打火机发出蓝色的光,在光的照射下一只黑手在晃动,吓得她大叫着就往外跑,她刚跑出门外,屋里的灯亮了,男朋友带着黑色手套捧着蛋糕,向她祝福生日快乐,她这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阳历的二十岁生日,其他舍友也拍着手庆祝,她正要感动的想冲上前去,忽然宿舍的灯灭了,接着她的手机随着彩铃的响起发出蓝色的亮光。宿舍里所有的人都惊恐不已,宫丽丽拿出手机接了一个电话,忽然大叫着哭起来。胆小的女生都吓的跑了出去。然而其他宿舍的灯却是亮的。

 宫丽丽的男朋友赵刚走过来壮着胆子问怎么回事,宫丽丽哭着说她的哥哥宫洪亮死了。原来宫丽丽的哥哥宫洪亮去了昆仑山的玉龙喀什河捡玉石,晚上在附近的一家酒店住宿,忽然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因为他叫了晚餐,送饭的服务员叫门叫不开,就找了服务员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发现客人已经死了就报了警。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在酒店的外面烧纸,他嘴里嘟哝着叫着死者的名字。

公安来的是刑侦刑侦队长姓葛,葛队和几个负责人勘察了现场,法医发现死者有服用大量治疗精神疾病的药。因为死者有神经衰弱症,现场法医判定死者是服用一种有毒的治疗精神疾病的药过量中毒致死。死者死亡的时间是晚上在自己的房间,门是从里面锁死的。酒店的摄像头也没有发现可疑人员进入他的房间。死者一直是呆在房间的晚饭都没有吃。根据现场摄像头和死者服用大量的神经衰弱药物致死的事实警察断定是自杀。报案的是酒店餐厅负责送饭的服务员,他是给他送饭叫门叫不开,才让负责客房住宿的服务员用备用开钥匙开了门。他们还了解到死者是刚住进这家店的,根本就和店里其他客人不熟悉,也不可能发生矛盾。负责刑侦的队长葛队看了一遍酒店的监控录像,也没有发现可疑人员。虽然酒店的监控室由于没有保安一直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法医断定是死因是服用过量的治疗精神药中毒,他也没有过多的怀疑。技术人员用技术解开了宫洪亮的手机密码,他们发现他通话最频繁的是妹妹,于是他们就给宫丽丽打了电话。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葛队接了一个电话就匆匆收队了。

宫丽丽想着几个小时前还和自己微信聊天的哥哥转眼就不明不白的死了,她哭的伤心欲绝。可她怎么也不相信哥哥是自杀的,因为哥哥没有一点要自杀的理由和倾向。

  宫丽丽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梦到哥哥向她诉苦,说自己是被人杀害的,要她替自己报仇昭雪。

宫丽丽在男友赵刚的陪同下来到昆仑山管辖的公安局处理哥哥的后事,刑事科的小刘接待了她们,向他们介绍了案情,并和他们一起看了酒店的录像。同样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痕迹。

宫丽丽拿着公安开的死亡证明火化了哥哥的尸体,送回老家安葬。从此以后宫丽丽时常做恶梦,梦到哥哥出现在自己眼前,说自己是被人害死的死不瞑目。要妹妹替他找出真凶。

一座新墓碑前,宫丽丽和男友站在那里,宫丽丽手捧着鲜花,眼中含泪,她不相信哥哥是自杀的,他相信哥哥一定是被人杀害的,他发誓一定要找出杀害哥哥的凶手,替哥哥洗清冤屈。

昆仑山据说是西王母娘娘的道场,玉石是西王母赐给世人的财富,有缘人才能拿到。所以有些人无人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弄到玉石,有的甚至因此倾家荡产,有些人却是很轻松的就能捡到。还有些人因此丧命,葛队就是整天为了处理这些因盗採玉石摔伤摔死的事件而忙碌着。

玉龙喀什河更是恐怖而诡异,关于它的许多神秘而又恐怖的传说也是让人胆怯。

  昆仑山的玉龙喀什河是雪山融化形成,冬季干枯,夏季水流较大,秋季水流平缓所以只有秋季才是最好的玉石采集时期。人们通常把农历的七月叫鬼月,七月十五中元节,又称鬼节。传说七月十五这一天,王母娘娘就会派出小鬼,把玉石撒到玉龙喀什河里面,期待有缘人来拿。所以,每年的七月十五这一天是玉龙喀什河捡玉石最灵验的一天。宫丽丽的哥哥宫洪亮就是听了这个传说才去了玉龙喀什河捡玉石的。没想到却因此丢了性命。

宫丽丽在网上查找了所有有关昆仑山和玉龙喀什河的记载和传说,她是一名警察,不相信世上有鬼,可是,看了这些资料不觉感到浑身发冷胆战心惊。为了查明哥哥的死因,她决定第二年的中元节哥哥的忌日这天去那家酒店查找哥哥死亡的真相,她希望哥哥在天之灵保佑自己能找出真凶。

宫 丽丽和男友赵刚开着车向玉龙喀什河方向驶去,她们行驶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这里道路宽广车辆很少,所以车开的很快。车开到了一百三十迈,为的是要在天黑前赶到哥哥曾经住过的玉龙酒店。

车子正飞快的往前奔驰着,忽然一匹野狼从路上穿过,赵刚顾不得刹车直接把野狼撞飞。赵刚和宫丽丽都惊出了一身冷汗。赵刚把车停在了路道旁,他心有余悸的喘着气,

这好像不是什么好兆头,也许预示着她们此次前去会凶多吉少。可是,宫丽丽坚信哥哥是冤死的,她一定要替哥哥找出真凶,并祈祷希望哥哥的在天之灵保佑她们。在哥哥的忌日能替哥哥鸣冤。

  赵刚虽然心有余悸,可是为了自己的心上人,他也豁出去了。于是他又继续开车上路。宫丽丽早就在网上预订了房间,就是她哥哥曾住过的那间房。玉龙酒店因为离玉龙喀什河近,因此在这里住店的差不多都是为了捡玉石来的,还有就是准备收毛料的。七月十五虽然刚进入秋季,天气初凉咋暖,河水有些少还不至于枯干,来捡玉石的大多都是想碰运气的,所以人不是太多,可也已经有收玉石的贩子了。在一楼的大厅里就有许多收玉石的贩子,四十多岁的黄秋生就是买卖玉石毛料的赌石爱好者,他是靠买卖药材发的家,想挣更多的钱所以就玩起了赌石。

宫丽丽他们来到酒店,酒店外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看上去有些疯疯癫癫的人在烧纸,

听他嘴喊着说兄弟啊,去年的今天你去了那边。今天是你的忌日,我给你烧些纸钱。

宫丽丽听了心里发麻为了哥哥的死因她由不得多想冲上前去想问个明白。程疯子说自己能看见鬼,他已经和她哥哥成为了好朋友。还说她哥哥的鬼魂一直在这里不肯走。宫丽丽问他是谁害死她哥哥的,他却说不知道,问她哥哥,她哥哥自己也糊涂了。程疯子还笑宫洪亮是个糊涂鬼。

这时酒店的服务员唐晓丽走出来招待了她们问他们是不是有预定房间,他们说是。宫丽丽向她打听程疯子的事,唐晓丽说他疯疯颠颠说的话不能信。

因为提前有预定,服务员就直接把他们领到预订的房间了。

宫丽丽走进自己预定的房间她仔细的打量着哥哥曾住过的这个房间,这是很普通的两人间客房,放着两张床,床头柜,电视,没有什么两样的。这就是哥哥住过的房间,哥哥就是在这里死去的,今天是哥哥的忌日,她祈祷哥哥在天之灵保佑她帮哥哥洗刷冤屈,宫丽丽在心里祈祷着。

赵刚洗了澡躺在床上就睡了,他开了大半天的车也累了。宫丽丽躺在床上却睡不着,她考虑着哥哥的案子应该从何查起。赵刚睡醒一觉了,房间里还亮着灯,宫丽丽还没有睡,赵刚翻身看了一眼宫丽丽忽然有了冲动,他从自己的床上下来上了宫丽丽的床,可是宫丽丽满脑子考虑哥哥的案子,她的脑子向过电影似的回忆着去年这个时候发生的事情,想从中找出突破口。赵刚忙活一阵子,见宫丽丽不配合,就扫兴的回到自己床上去了。

     宫洪亮真的不是自杀而是被人害死的,去年的七月十五,宫洪亮开车来到玉龙喀什河附近时天还不算黑,反正酒店的房间自己早就在网上预订了不如去河边碰碰运气,所以他就开着车沿着河边缓慢的走着,忽然他看见前面有一块石头在夕阳的余晖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他高兴的停下车向前观看,他仔细的看着这块石头,原来是一块裸玉,应该有个四五百克重的样子他高兴坏了。想到自己就要发财了,可以买房换车娶老婆,他的心里就美滋滋的。

 宫洪亮来到酒店,他背着背包,向大厅走去,此时天色已晚,也没有人注意到他。可是,由于他高兴过度精神紧张,自己的神经衰弱症又犯了,在客厅的柜台前,给服务员要了一杯水。宫洪亮说自己有神经衰弱症,想要杯水吃药,他把自己的背包拿下来打开拿药,包里的玉石漏了出来,这个服务员名字叫唐晓丽在这里干了有三四年了。她经常看到有赌石的一下子挣到几万几百万几千万,也有赌输全部财产一下子输光的。看惯了输赢场的她对金钱也有了一种渴望,于是,她就跟一个贩卖药材发了家的赌石者黄秋生好上了,这个贩卖药材发家的黄秋生,四十多岁,人已经中年,开始做赌石生意时也是输的血疼,好歹自己家底殷实,经过自己不断的刻苦学习研究,摸索有了一些经验才慢慢好起来。可是也没有发过大财。于是他就想找一个在这里混的熟的人,套出其他赌石经验丰富的人的方法,一来二去就和这个女服务员勾搭上了。宫洪亮打开背包拿药,女服务员一眼就看出这块玉石价格不菲,她有失眠症就给黄秋生要了许多治神经衰的药,因一时财迷心窍就在他水杯里下了许多。虽然柜台处也有摄像头,可是摄像头是从宫洪亮的背面射过去的,从摄像里只能看到宫洪亮办住宿手续,要了杯水喝其它什么都看不到,服务员带着他到自己的房间是服务员在前面走他紧跟在后面的,没有问题。

  宫丽丽在天快亮的时候终于想到,如果哥哥是遇害的这么多的摄像头总能拍的到,应该先从摄像查起,如果录像带没有问题那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想明白了她就睡着了。第二天,宫丽丽和赵刚来到监控室,自从酒店出事,酒店的监控室也有保安负责了。他们向保安说明了情况,关于宫洪亮的死,公安早就调查过了,有关录像更是要严格保存,他们请示了葛队才允许宫丽丽观看。宫丽丽和赵刚看了一遍视频也没有发现问题,可是宫丽丽不死心,毕竟自己是公安学校的学生,如果连自己哥哥的案子都破不了,自己肯定是个不称职的公安。她坚定的一遍又一遍的看,她忽然发现在哥哥住的房间门前的视频有一段时间少了十秒钟。这说明有人做过手脚剪过这盘带子,于是她就报了警。最后警察从少了十秒钟时间的录像带查起。查到了女服务员唐晓丽的身上唐晓丽本来就心虚,有时还会做梦梦到宫洪亮整天心惊胆战的,扛不住警察的攻心术,就交代了事情的经过。案子告破宫丽丽替哥哥洗刷了冤屈。



编剧:墨香

手机号:18505441589

邮箱:2097591405@qq.com

联系地址:山东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