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之宅 (136人评价)


《僵尸之宅》电影剧本


【故事简介】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游戏宅男,他在咖啡馆里向女神表白,外面的世界却发生了僵尸疫情。他拼尽全力保护女神,最终带着她回到家里,结果发现自己的室友也变成了僵尸。就这样,宅男、女神、僵尸开始了一段啼笑皆非的同居生活。


【正文】

1内景 咖啡馆——下午

黑底中,传来尸群低沉的叫声,由远至近,伴随着拖沓纷杂的脚步声。

画面切,镜头从咖啡馆天花板处摇下,掠过落地窗前目瞪口呆的两个人——莫小天、周小滢。

特写镜头里,一道暗红的血线沿着莫小天受伤的手臂逶迤流淌,在指尖汇聚成一串串血珠,坠地之后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莫小天深吸一口气,将左手衣袖拉下,掩盖受伤的事实。他抬起头,发现周小滢正在注视他,两人相对无言。

画外音是一只僵尸高亢的吼叫声,如同《功夫》里的狮吼功,震惊百里。

透过落地窗,慢镜头下,僵尸们在这个声音的号召下,径直冲了过来,浩浩荡荡,如奔流的江水一发不可收拾。

 

2同上

面对奔涌而来的尸群,周小滢蹙起眉头,看着莫小天。

周小滢: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莫小天:我……

周小滢:你不是说要保护我?

莫小天:嗯。

莫小天点了点头,他的视线转向咖啡馆大门,门还敞开着,没有关上。

他一个箭步向前冲去。

 

3同上

就在莫小天向咖啡馆大门冲去的那一瞬间,画面定格。

我(画外音):跑这么快干嘛,见色忘友的人就是这样啦——

镜头摇向定格在画面里的莫小天,画面风格由紧张转为无厘头。

我(画外音):这货叫莫小天,从外表不难推测出他的职业,178公分的身高,体重不到120斤,瘦得像堆柴,脸色苍白,一副营养不良、睡眠不足的样子,皱皱的白衬衫搭配黑框眼镜,头发再凌乱也不打理——绝逼是一个程序猿。

镜头摇向他身后的周小滢。

我(画外音):这位美女,哎,叫周小滢。按照莫小天的标准,周小滢是360°无死角纯天然的美女,因为她高高瘦瘦留长发,我质疑过他,毕竟男人留长发也有高高瘦瘦。他反驳,高高瘦瘦留长发后面还得加后缀,比如加学霸那是王力宏的老婆,加嫩模那是周杰伦的老婆。

镜头又快速摇到莫小天这边。

我(画外音):我问他,那周周呢——周周就是周小滢,是他女神的昵称。

 

4内景 莫小天家

画面闪回,我和莫小天正坐在电脑前,光着膀子,穿着短裤衩,背靠背激情洋溢地打LOL。

画外音是游戏连绵不绝的砍杀声。

莫小天:高高瘦瘦留长发,加文艺小清新。

我正背对着莫小天,一通砍杀之后,收拾完战局,转过身去,面对着陷入回忆、一脸痴相的莫小天,重重叹了一口气。

我:那么她怎么个文艺小清新呢?

莫小天:她老是戴着iPod耳机,一边走一边听歌。

我:然后呢?

莫小天:有时候她手上会拿一杯抹茶拿铁,走过的时候,芳香四溢。

我:你就不怕她是绿茶——婊?

莫小天显然只听进前面两个字,他大言不惭地说。

莫小天:所以第一次打招呼,我叫她绿茶妹妹。

我:然后呢?

莫小天拧巴着嘴,别扭地说了一句。

莫小天:有半个月她看到我就绕着走。

我:你真的喜欢她啊?

莫小天:我觉得我已经爱上她了。

 

5同上

画面切,我一脸受不了的表情,就跟踩到狗尾巴一样,忙不迭地往后闪避,手上的鼠标几乎要砸过去了。

画面定格。

我(画外音):当时的我听到这句话,额……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文森,在这个故事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是一个静静的叙述者——别问我跟静静是什么关系——僵尸也是有思维活动的,不信你看这部电影——

画面切《温暖的尸体》,男主人公在大街上一边缓慢地行走,一边自言自语。

 

6外景 大街——上午

画面闪回,我变为僵尸的造型,在空荡荡的大街上踽踽独行。

我(画外音):因为一场突发的疫情,我变成了僵尸。我不能说话,也不会思考,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吃人。当然,吃人对于一个僵尸来说是家常便饭,一天24小时,分秒必争,僵尸是没有打卡上下班的概念的,所以一直在觅食,或者在觅食的路上。

 

7外景 牛排店——中午

我呆呆地站在牛排店门前,透过落地窗,望眼欲穿。

我(画外音):如果僵尸能开口说话,而且这家不错的西冷牛排店还开着,我一定会要一份五成熟的肉。

 

8外景 大街——下午

画外音,啃噬生肉的声音。

我吃得满嘴血污地抬起头,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

我(画外音):有时,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对着一坨生肉,吃着吃着突然停下来,我会打一个意味深长的嗝,让自己的肠道顺畅一些。

 

9外景 大街——傍晚

我站在大街中央,残阳映照,满目疮痍,到处都是发臭的尸体、被丢弃的车辆,垃圾也很长时间没人清扫,因为断电,大厦和商场里都是黑漆漆的。

我抬头望天,默不作声。

我(画外音):有时,我就这样抬起头,斜45度角望着天空,不似矫情胜似矫情地陷入回忆。过去的一幕幕像电影,在脑海里清晰地闪现,比如我是莫小天的室友,我们从大学就是室友,一起睡了四年,没曾想毕业了还能睡在一起。

 

10内景 莫小天家

画面切,因为受不了莫小天的大言不惭,我放下手里的鼠标,拿起晾衣架,而莫小天则操起了一把直尺。

我(画外音):我们之间没有“感谢室友不杀之恩”这类屁话,要的是真刀真枪,当然我手上这个MSI魔河鼠标是不可能扔过去的,我改用的是寝室内斗神器——晾衣架。

画外音,风萧萧兮的声音,两人都摆出了决战紫禁城之巅的架势。

我:直娘贼,看招!

莫小天:等等,我们不是叶孤城大战西门吹雪吗,怎么变成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了?

我:西门吹雪,今天我们就战个痛!

莫小天:变得还真快,我是真的很喜欢她,不是说爱是喜欢的比较级吗,我觉得自己已经到了那个级别。

我:呃……

我一阵反胃,捂着嘴冲进洗手间。

画外音,是我夸张的呕吐声和马桶的冲水声。

 

11同上

画面切,我一脸大汗、喘着粗气、颤颤巍巍地从洗手间走出来,扭头看到莫小天在用我的鼠标打开周小滢的空间,偷窥人家的自拍照。

我的表情十分厌恶。

我(画外音):当然,拜莫小天所赐,我和周周也互加为好友,那货就老是登我的QQ偷窥人家妹纸的空间,猥琐痴汉——

我:要舔屏回自己电脑舔去。

画面闪回,我拿着晾衣架和莫小天对峙,画面定格。

我(画外音):对于多数人来说,爱是一个动词,不管是挂在嘴边,真心实意或者口是心非地说着我爱你,还是用行动来证明。但对于莫小天来说,爱是一个敏感词,就算说出来也会像电视节目被[哔]的一声消音。所以,我刚才听到的其实是——

无厘头的画风里,莫小天的敏感词被消音后呈现。

莫小天:我是真的很[哔]她,不是说[哔]是[哔]的比较级吗,我觉得自己已经到了那个级别。

我(画外音):所以我才去洗手间冷静的。

 

12内景 莫小天家——夜晚

画面闪回,莫小天头上绑了根绳子,仿佛挑灯夜战、发愤图强的学子,对着电脑,拼命打游戏。

我(画外音):莫小天跟我一样是个死宅,胸无大志,自闭到死,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只会暗恋,不会采取行动。他喜欢的邻家小妹都戴上文胸了,他还不好意思开口跟人家打招呼,——不对,这句话其实是有问题的,因为“主谓宾”里的主语其实是我,是我不好意思开口跟人家打招呼,可是我为什么要提到邻家小妹的文胸呢?对,因为在这句话之前我提到“胸无大志”,所以就牵引到了这段记忆。

镜头摇向莫小天身后,我头上也绑了根绳子,对着电脑,拼命打游戏。

我(画外音):僵尸就是这样,经常会把一些记忆混淆,虽然以形补形,老是吃人家大脑应该变聪明一点,但我们不会思考,所以就脑残了。

 

13同上

画面切,我和莫小天一起看周小滢的空间,两人看照片看得出神。

我(画外音):不过,当我第一次看到周小滢的照片,那种心动的感觉还是记忆犹新的。她确实是一个美女,360°无死角纯天然,高高瘦瘦留长发,很有文艺女孩的气质。通常美女的自拍都是大头贴,各种卖萌卖肉装清纯,角度也取得很刁,美拍软件物尽其用,但周小滢不同,至少她想法多多,出人意料。

画面叠周小滢的创意摄影。

我(画外音):她会利用近大远小的原理,用手托举远处的小太阳,亲亲地一吻,用这种方式迎接新的一天。她会在路灯下拍自己斜斜的影子,用一种朦胧的意境,营造不一样的美。她也会让别人来拍自己,做出各种鬼马的动作,比如学隔壁老王家的泰迪狗思考人生。

画面切,看着这些照片,两人傻傻地一边笑一边摇头。

我(画外音):照片里,看到她经常去的地方,比如书吧、咖啡吧、电影院,她还是一个旅游控,去的国家不少,韩国、泰国、越南、柬埔寨,也证明她是一个眼见开阔的女孩。

 

14外景 小区门口——早晨

画面闪回,莫小天与周小滢在小区门口相遇,两人相似一笑。

我(画外音):另外,她是一个做事用心、专注的女孩,这一点从她每天上班的小细节就可以看出来,她从来不迟到,作息很有规律。

画面切,两人在相遇之前,都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画面叠08:15、08:18。

我(画外音):周一到周五的早晨,她总会在八点十五分到八点十八分这个区间出现在小区门口,莫小天通常会厚颜无耻地利用她出现的地方作为参照物,对应出自己迟不迟到,如同平面直角坐标系一样准确。

画面切直角坐标系草图,蛋糕店、小区门口、便利店在X轴上,Y轴上有早到、准时、迟到三种对应的结果。

 

15外景 便利店门口

莫小天看到从便利店打包了早餐走出来的周小滢,他咧着嘴,向她打招呼。

目送周小滢走远以后,莫小天的表情瞬间转变,心急火燎地向前跑去,结果和一个遛狗的路人撞到一起。

画面切,莫小天被狗狂追,狗高高跃起,把他扑倒在地。

画外音,狗吠交织着莫小天的惨叫声。

 

16外景 小区门口

画面闪回,慢镜头下,莫小天和周小滢相遇。

我(画外音):莫小天是一个乐天派,他相信天塌下来总会有高个子顶着,所以每天总是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但是,他每次看到周小滢就跟变成僵尸一样,眼神呆滞,动作迟缓——

画面切,莫小天变成了一个动作迟缓的僵尸,慢吞吞地和周小滢说话。

我(画外音):他平均需要3.2秒钟才能挤出第一个字——早,然后再经过2.1秒钟的酝酿,挤出第二个字——安,这时候女孩早就从他身边走过了。

画面切,变回人形的莫小天对周小滢说话,画外音是蚊子的嗡嗡声。

我(画外音):后来,他变聪明了,就说一个早字,女孩还是毫无反应地从他身边走过。原因是他的声音跟蚊子一个音量,嘴巴还不动,别人还以为他站在大街上指挥交通呢。

 

17同上

画面切,莫小天对着周小滢说完话,点了一下头。

我(画外音):再后来,我叫他说完字以后再点个头,人家女孩就有反应了,停下脚步,好奇地打量他。结果,他紧张地开始向人家问路了。

莫小天表情紧张,支支吾吾。

莫小天:请……请问,公公……公交车站怎么走?

周小滢无语地看着他,伸手指向一边。

 

18内景 莫小天家

我和莫小天背靠背打游戏,当我回过头去,画风转为无厘头,看到莫小天就像华英雄,头发染白,吓了一跳。

我(画外音):莫小天就是这种注定孤独终老的人,华英雄好歹还有儿有女,他连繁衍的机会都没有。从大学到现在,看着一个个暗恋对象从少女变少妇,后来又变成僵尸,人家对他的印象只停留在敢问路在何方,实在令人唏嘘。

画面切,我和恢复正常装扮的莫小天一起看周小滢的照片。

我(画外音):所以,在舔着屏看完周小滢的照片以后,我做出了一个十分够义气的决定——

我郑重地拍了拍莫小天的肩膀,向他宣布。

我:莫小天,这个夏天我一定要让你告别处男之身。

莫小天看着我,点了点头,一脸的感动。

镜头抬升到天花板,画外音是激烈的殴打声。

我(画外音):哎呀呀……

画面转为黑底。

我(画外音):有多少爱是以朋友的名义,莫小天就是其中一个,他对周小滢的感情如同吸血僵尸,永远见不得光。

 

19外景 大街——下午

画面淡入。

画外音是啃噬生肉的声音。

我(画外音):有一次,我听到一个被我吃掉脑子的男生他的iPod耳机里在播放一首熟悉的歌曲——

我满脸血污地抬起头,手上拿着一个iPod,从耳机里传出轻微的歌声。我笨拙地戴上耳机,开始听歌。

画外音是周杰伦的《世界末日》,歌词是“天灰灰,会不会,让我忘了你是谁”。

我僵硬地站起身,随手一挥,将耳机挥落。耳机落在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身上。

我:不知道为什么,吃那个男生的脑子的时候,我觉得心里很苦涩,所以没有动他的身体的其他部分。他的iPod我本来很想带走,但一个听歌的僵尸被人看到实在太奇怪了,所以我只是把歌听完就走了。

镜头向上抬升,我独自一人在街上徘徊。

我:失恋的情歌实在太容易让人触景生情,尽管我的脑子早已空白一片。我能想到的是那一天我使出浑身解数帮莫小天约女神看电影,结果人家还是放了他鸽子。那一天是僵尸疫情爆发的日子。

 

20内景 影院VIP厅——下午

我和莫小天惬意地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等待周小滢到来。

我:霸气地包下整个影厅看电影,这才能震慑女神——你在干嘛呢?

莫小天双手合十,正在虔诚地祭拜他的钱包。

莫小天:向钱包里阵亡的三军将士默哀。

我:滚一边去。

莫小天把钱包塞进他的黑色双肩背包里。

莫小天:而且我请了一天假,一天的工资也泡汤了。

我:那你把包场的钱退了吧。

莫小天:可以吗?

我:然后从今往后,她都会对你视而不见,当你是空气。

莫小天:那我还是硬撑吧。

我:别怂。

我用力拍了拍莫小天的肩膀,给他鼓劲,结果他直接从沙发上滑了下去。

莫小天:我去,这沙发是德芙做的吗,这么丝滑!

我朝天翻了翻白眼,一脸崩溃。

 

21同上

画面切,偌大的影厅里,只有我和莫小天,两人焦躁不安地等待着。莫小天抱着爆米花桶,仰头往嘴里倾倒爆米花。我把一杯可乐一饮而尽,打了一个绵长的嗝。

我(画外音):时间在躁动中过去了半个小时,我只能用躁动这个词来形容莫小天的坐立不安。他平均10.5秒往进出门望一眼,然后调整一次坐姿,我怕他这样会得颈椎病,于是怂恿他打电话,美女是要虔诚等待的,但适当的催也是必要的,因为人总有惰性,或者干脆她就忘了。

莫小天紧张地拿起手机,望着漆黑的屏幕,犹豫不决。我拍案而起,怒道。

我:赶紧给我打电话,要不然把你手机扔出去!

莫小天拼了命地护住自己的手机,像一个笨拙的海军陆战队员翻路障,从这一排沙发翻到前面一排沙发。

我:大哥,压坏了要赔的,芝华士的。

莫小天:你先出去,我一个人在这里打电话比较有安全感。

我愤愤地走出VIP厅。

 

22内景 影院大堂

我穿过影院空旷的大堂,向洗手间走去。迎面走过来一对男女,我突然停下脚步。

我(画外音):在生意冷清的电影院,如果有一个熟人与你擦肩而过,那一定很容易认出来。

镜头定格在周小滢身上。

我(画外音):我认出了周小滢,她身边还跟着一个高帅富,西装革履的。

我忙调过头去,假装在一台自动取票机的按钮上输数字。周小滢和男友林浩聪有说有笑地从我身旁走过。

周小滢:真的很好看吗,那我们去看。

这时候,周小滢的手机响了,她停下脚步,接起电话,压低声音说。

周小滢:我已经到影院了,不过今天我男朋友也放假,我要陪他一起看电影,所以……对不起,真的很抱歉,那个包场……你还没有过来,那就好,要不然我真过意不去……我们下次再约,拜拜。

 

23内景 影院VIP厅

我一路奔回VIP厅,画外音是周杰伦的《世界末日》。莫小天正用手机放这首歌,他一脸落寞地靠在沙发上。

我:在影院里放歌,你让这里的杜比全景声音响情何以堪。

莫小天:只有你会这么想,有烟吗,给我一根。

我:影院里禁止吸烟,除非你想被自动灭火器湿身。

莫小天:我是不是太后知后觉了,连她有男朋友这件事,还是今天才知道。

我:你一向后知后觉。

莫小天:包场能取消吗?

我:你又没放电影,当然可以。

莫小天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什么,整个人一跃而起。

莫小天:钱也可以退吧,你不是和影院经理很熟吗?

我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

我:三个人人家才算五十块,你不要得寸进尺好不好,被你吃进肚子的爆米花套餐都不值这个价。

 

24外景 咖啡馆

我和莫小天走到电影院楼下,镜头摇向一家咖啡馆,里面除了一个在柜台无所事事地玩手机的店员,空无一人。

我:电影看不成,咖啡喝一杯再走。

莫小天:你请客。

我:我走了。

莫小天:不喝咖啡吗?

我:回去自己手冲。

莫小天:又是不加牛奶的黑咖啡?

我:不加。

莫小天:那我还是在这里喝吧。

我:再见。

我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朝天挥了挥手。

我(画外音):如果不是因为那一刻,想要在莫小天面前装逼格,留下来或许我就不会变僵尸了。哎,好好的人,装什么逼格,把自己逼死了。

 

25内景 咖啡馆

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斜斜地洒落进来。莫小天闷闷不乐地托着腮,看着落地窗外的街景发呆。有三辆警车呼啸着疾驶而过,让莫小天颇为意外。

一个看起来很潮的男店员端来了咖啡,他浓眉大眼,头发染成金色,手上戴着红白黄三种圈环,白色T恤套咖啡色马甲,下身是肥大的灯笼裤。他的名字叫张小硕。

张小硕:帅哥,你的美式咖啡,请慢用。

莫小天被咖啡的热气蒸腾得节节后退,连镜片都花了。

莫小天:这水温有一百度吧?

张小硕:顶多六十度。

莫小天用手抹了抹镜片。

莫小天:那也够烫的,你看还在沸腾。

张小硕:凉一下就可以喝了。

 

26同上

张小硕走以后,莫小天用舌头舔了一下杯沿,烫得他表情扭曲,手忙脚乱地给舌头扇风,但还是无济于事。

莫小天:烫死了,烫死了……

情急之下,莫小天扭过头,把舌头贴到落地窗的玻璃上降温。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咖啡馆外面发生的一幕——周小滢和林浩聪争吵着从电影院走出来。

莫小天赶紧把舌头缩回来,抹了抹嘴。他不经意地回过头,吓了一跳,张小硕就在他旁边,透过落地窗,往外看热闹。

张小硕:他确实长得高大帅气,穿着阿玛尼的西装,看人的目光总是抬得很高,高高在上的,言行举止是经过修饰的,所以不太自然。

莫小天:这你都看得出来?

张小硕:男人也是有直觉的。

莫小天:高人啊。

张小硕:我不姓高,叫我张小硕就行了。

莫小天:莫小天。

张小硕:幸会。

莫小天:幸会。

张小硕:我对那个男的特别反感,觉得他惺惺作态。

莫小天:你说我是去劝架呢,还是帮着吵?

张小硕:你要帮谁?

莫小天:那个女孩是我的暗恋对象。

张小硕:还帮什么,直接揍那狗日的阿玛尼!

 

27外景 咖啡馆

莫小天拎着一把折叠椅从咖啡馆里冲出来,因为情绪太过激动,没留神脚下的台阶,结果脚底踩空,险些摔倒,踉踉跄跄地走到周小滢面前。他手里作为武器的折叠椅也哗啦一声掉在地上。

后面跟着的张小硕看到这一幕,一脸窘迫地转过身去。

张小硕:尼玛,都跪了,还以为是劝架呢.

周小滢吃惊地看着莫小天。

周小滢:莫小天,你不是说没来吗?

莫小天:我……我帮你教训他!

周小滢:你不用管。

莫小天:我是路见不平。

周小滢:他是我男朋友林浩聪。

莫小天:哦。

周小滢:你先走吧。

林浩聪:这傻缺是谁啊?

莫小天:你他妈才是傻缺呢,你全家都是傻缺!

林浩聪:有种再说一句?

莫小天:说就说——

莫小天挺胸上前,结果被林浩聪狠狠踢了一脚,正中胸口,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周小滢气愤地拉住林浩聪的手臂。

周小滢:林浩聪,你干嘛踢得这么重?

林浩聪:还说要保护你,简直不堪一击。

周小滢:你有必要对我的朋友撒气吗?

林浩聪凑近周小滢,用尖刻的声音说。

林浩聪:你确定——他只想和你做朋友?

周小滢:你……

 

28同上

莫小天胸口挨了一脚,呼吸困难,上气不接下气,但他还是勉强从地上挣起来,对着林浩聪怒目而视。

莫小天:有种再来啊。

林浩聪: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莫小天:我要跟你单挑!

林浩聪:看我弄不死你。

林浩聪上前就是一拳,被莫小天格挡住。他改用侧踢,将莫小天绊倒在地。莫小天的脸颊磕到了地面,顿时肿了起来。

周小滢:莫小天,你打不过他的。

莫小天咬紧牙关,强忍疼痛,从地上爬起来。

莫小天:我就是打不死的小强。

林浩聪:原来是蟑螂。

莫小天:你怕脏啊?

莫小天的话,让林浩聪一阵诧异,镜头摇向他身上的西装,衣袖处沾了一些灰,他不忘把灰尘拍掉。

莫小天见状,嘴角浮现一丝笑容,他坏坏地看着林浩聪,然后往手掌上吐了吐唾沫,林浩聪一愣,开始脱西装。

林浩聪:等一下。

一边说着,西装已经脱到袖口,他的手肘正好卡在袖口处,趁此机会,莫小天猛扑过去,将林浩聪压倒在地。张小硕也跑过来“落井下石”,用餐盘狠狠地砸林浩聪的脑门。

林浩聪:这根本不是单挑!

张小硕:群殴你又怎么滴了。

莫小天对着林浩聪俊秀的脸庞抡起拳头,恐吓道。

莫小天:砂锅那么大的拳头看到没有?

 

29同上

周小滢上前推了一把莫小天,没有推动他,于是用手里的包包砸了他的后背一下。

周小滢:莫小天,住手,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

莫小天的后背挨了一下,他的表情有瞬间的失落,但很快就嬉皮笑脸地放开了林浩聪。张小硕想再打林浩聪几下,被莫小天拽住。

周小滢紧张地察看林浩聪的伤势,莫小天尴尬地调过头去。

周小滢:你怎么样了?

林浩聪:我好着呢,以后别跟这些没素养的人在一起了。

莫小天:打架的人都没素养,彼此彼此。

张小硕抡起手里的餐盘,一脸的凶恶。

张小硕:你小子,废什么话呢,是不是想我把你搓成团,然后以圆润的方式从我们的面前滚粗。

林浩聪慌忙捡起西装,识趣地后退,问周小滢。

林浩聪:你要不要走,不走我先走了——

周小滢还没回答,林浩聪就急不可耐地跑走了。莫小天和张小硕在一旁看得眼睛都直了,异口同声道。

莫小天、张小硕:真是个怂人。

莫小天转回视线,看到周小滢低头转身,抹着眼睛,慌乱地收拾表情。

莫小天:要不要喝杯咖啡?

周小滢:一杯卡布奇诺。

一边回答,周小滢拔腿就进了咖啡馆。张小硕拍了拍莫小天的肩膀,佩服地说。

张小硕:机会来了。

 

30内景 咖啡馆

周小滢进了咖啡馆以后,就闷不吭声地坐在最角落的位置。莫小天一脸担忧地望着她,问身旁的张小硕。

莫小天:一个女孩子不开心,除了喝卡布奇诺,还可以点什么?

张小硕在柜台后面,一边低头玩消消乐,一边回答。

张小硕:提拉米苏蛋糕咯。

莫小天:真的假的?

张小硕:你可以试试嘛,也不差二十几块钱。

莫小天捂住嘴角,倒抽一口冷气。

张小硕:你牙痛啊?

莫小天:怎么会,就是感到有点冷,拔凉拔凉的。

张小硕听了他的话,抬起头,望了一眼天花板,画面切,中央空调的红丝带根本连飘都没飘起来过。

张小硕:决定了没,让一个美女在那里形单影只地等着,像话吗?

莫小天:一杯温热的卡布奇诺,加一块提拉米苏蛋糕。

张小硕:什么叫温热的?

莫小天:就是咖啡冲好以后,先凉一下,再端出来。

张小硕:哦。

张小硕点了一下头,转身去忙碌。

 

31同上

当莫小天向周小滢走去的那一刻,咖啡馆里在播放披头士乐队的老歌《Hey June》,画面转为甜蜜温馨。

这时候,周小滢也抬起了头,慢镜头下,她呆呆地望着莫小天,两个人四目相对。

莫小天的身影越走越近,周小滢的呼吸变得愈加急促。

镜头忽然摇向莫小天身后,一只僵尸冲了进来,他三十出头,戴眼镜、打着领带,从外表看原本是一个斯文儒雅的商务人士。此时,他发疯一样嚎叫着,满嘴的血污,扑向浑然不觉的莫小天。

莫小天被僵尸扑倒在地,他的惨叫和僵尸的嚎叫混杂在一起。

画面切,周小滢挺身而出,抡起自己坐的靠背椅砸了过去。木块木屑飞溅,那个僵尸像个麻袋一样摔了出去,在地上拖出五六米的血线。

莫小天惊魂未定地从地上爬起来,望着直喘粗气的周小滢。

莫小天:什么情况?

周小滢:我也不知道。

莫小天:你力气还真大。

周小滢:他是不是被疯狗咬了?

莫小天:有这可能。

特写镜头里,僵尸一动不动地躺着,脸朝下,他的后脑勺已经被豁开了一个大口子,污浊的血伴着白花花的脑浆流出。

 

32外景 咖啡馆

画面切,外面传来一阵骚动,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逛街的人群在四下逃窜,好像有什么东西追逐他们。

一辆失控的本田追尾一辆宝马,这次本田居然安然无恙,宝马的车尾灯碎了一地。

 

33内景 咖啡馆

莫小天和周小滢呆呆地望着落地窗。张小硕端着蛋糕冲了出来,惊呼。

张小硕:德系车被日系车撞坏了,这是什么世道啊,屌丝逆袭吗?咦,这边怎么躺着个人,还满身是血的。

莫小天:想不开的宝马车主。

张小硕:开什么玩笑。

莫小天:我也希望只是个玩笑。

突然,周小滢扯着嗓子发出一声尖叫。

周小滢:莫小天,危险!

等莫小天回过神来已经晚了,那个僵尸悄无声息地立了起来,张开血淋淋的牙齿,像饿虎扑食一般扑向他。

莫小天半蹲着,视线一直注视落地窗,根本来不及躲避,本能地后仰倒地,左手肘部在咖啡桌的一角重重地磕了一下。

画外音,伴随着嗖的一声,慢镜头下,一块蛋糕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直接落在僵尸头上,砸开了花。

僵尸的速度慢了下来,而莫小天也趁机一个侧滚,躲过了致命的一扑。

僵尸扑空以后,挺立起身体,迈出僵硬的步伐,他的骨骼发出诡异的咯咯的声响,再接再厉扑向莫小天。

莫小天已经吓呆了。


编剧:柴晓春

手机号:13567482373

邮箱:631396063@qq.com

联系地址:浙江宁波


评论


评分:

柴晓春:

评论:《浪漫僵尸屋》于2017年3月,根据本人在起点中文网连载小说《僵尸爱情故事》改编。
10月24日 0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