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电话亭 (113人评价)


【剧情简介】

推理小说家关书恒遭人绑架,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装有定时炸弹的电话亭里。一个危险的男人给他打来电话,说他只有90分钟时间,必须推理出杀死男演员谢安辰的真凶,否则他和大街上路过的无辜行人都会殒命。更让关书恒绝望的是,他的女朋友也遭到绑架,被囚禁在一个隐秘的地方,身上绑着遥控炸药,可随时引爆。在有限的时间、封闭的空间里,关书恒就这样被那个男人控制着,开始了一场步步惊心的推理游戏。


【正文】

1外景 酒店走廊——夜晚

画面淡入。

氛围诡异的酒店走廊。电压不稳的白炽灯发出嗡嗡声响。

伴随着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一个穿黑色风衣、戴黑色圆帽的高个子男人持枪入画,他的装扮就像侦探电影里的男主人公。

镜头跟随高个子男人的背影向前推进,突然他停下了脚步。

 

2外景 房间

画面出现不稳定的倾斜,白炽灯闪烁不停。

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被血红色的光影包裹,如同地狱的入口。

高个子男人举起手枪,侧身弯腰,保持高度戒备的姿势,走向房间。

 

3内景 房间

砰地一声,房间的大门被猛地撞开,高个子男人冲了进来。

房间里漆黑一片,高个子男人深吸一口气,缓慢向前移动。他的身影与黑暗融为一体,手里的枪四处游弋,寻找猎物。

当他走过一面落地镜的时候,镜子里现出一个满脸是血、眼神怨毒的白衣女人的身影。他没有注意到,而是径直往前走。

走过没有关闭的落地窗,外面传来闪电划过天际的声音,伴随着时断时续的闪光,冷风吹了进来,掀起大片窗纱。

高个子男人去关落地窗,镜头从他肩膀前扫过,在他身旁不远处的窗帘里,站着那个白衣女人,她就这样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就在这时,一具黑影闪电般从他眼前掠过,他转过身去,枪口快速移动,但黑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走向黑影消失的地方,啪的一声,从天花板上射下一道惨白的光柱,一个乳白色的人形模特暴露在他眼前。

他猝不及防地开了一枪,子弹穿过人形模特的胸口,弹壳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惊愕地往后退去,镜头掠过他的肩膀,定格在人形模特的身上,中枪的部位居然汨汨地渗出鲜血来。

 

4同上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头顶上再次传来声响,啪啪啪,从天花板上射下更多光柱,最后他看到自己眼前站满了人形模特,它们身上都是弹孔和血迹。

高个子男人穿过人形模特的阵列,伴随着电闪雷鸣,冷风呼啸,画面再次出现不稳定的倾斜。他停下了脚步,视线的前方,隐约躺着一个白衣女人,她胸前插着一柄匕首,四肢扭曲,满地鲜血。

就在这时,一双漆黑的手从他身后慢慢伸过来,如同毒蛇亮出了恶毒的尖牙,一瞬间扼住了他的咽喉。

高个子男人被勒得透不过气来,他拼命挣扎,反手将枪口穿过腋下,试图向偷袭他的人开枪。

砰砰砰——枪声响过,短暂的停滞,出人意料的那个偷袭者无动于衷,径直把高个子男人压在地上。

他的手劲越来越大,双手就像铁钳般合拢。

高个子男人的喉咙里发出咯咯咯的快要断气的声音。

咯咯咯——

画面淡出。

 

5外景 空旷的大街——深夜

黑底中,传来袋子在地面拖行的声音。

画面切,街道上昏黄灯光的映衬下,一个黑漆的密封袋在地面上缓慢拖拽。袋子外部的轮廓表明里面装着一个人。

镜头摇到吃力地拖着袋子的那个男人的双脚,他穿着一双耐克的运动鞋,画外音是他粗重又略显兴奋的喘息声。

 

6外景 电话亭

俯拍镜头下,一个黑衣男人的背影,拖动着沉重的密封袋,向着一个老旧的IC插卡电话亭走去。

街灯将电话亭的红色外漆映成暗红色,在夜色中显得十分突兀。

 

7内景 电话亭

黑衣男人将密封袋拖进电话亭。

画外音,远处传来警笛的呼啸声。黑衣男人微一侧脸,他阴沉的表情暴露在暗红色的灯光下,他的名字叫叶涵。

叶涵眉心深锁,警惕地向外望出,警笛的呼啸声渐行渐远,在确认警车驶远以后,他拉开了密封袋的拉链。

密封袋里有一个昏迷的男人,穿着浅灰色的居家连帽卫衣和棉质长裤,戴着一副镀金眼镜,胡须拉碴,头发凌乱,显得有些不修边幅,他的名字叫关书恒。

 

8同上

叶涵将一包C4炸药摆在他面前,上面的引线共有三条,分别是红白蓝三种颜色。

镜头摇到C4炸药上面的计时器,04:00:00的红色数字正开始倒计时,滴滴滴的声音隐约可以听见。

叶涵:游戏开始了。

画面淡出。

黑底出片名——推理电话亭。

 

9外景 电话亭

大城市上空,日出的延时镜头——太阳耀眼地升起,流云快速移动,光影爬上摩天大楼的玻璃幕墙。

 

10内景 电话亭

画面切,关书恒惊恐地叫了一声,猛地睁开眼睛,他的呼吸急促而颤抖。

关书恒已经冻得四肢麻痹了,他艰难地撑起身体,向后退,背靠着电话亭内壁,不安地四下张望。

 

11关书恒——主观镜头

他的视线逐渐清晰,在从虚焦到聚焦的镜头里,他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封闭的电话亭里,内部的装修显得有些年头了,油漆剥落,墙壁上满是刮痕。

他移动视线,看到电话亭的玻璃门上贴了各种琳琅满目的小广告,招聘的、找人的、找宠物的都有。

他低下头,看到自己身上穿着居家的单薄衣服,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地面上散落着一叠照片和一份报纸,再往前有一个跳着红色数字的包裹,发出滴滴滴的微弱声音。

他把脸转向靠近大街的一侧,透过电话亭模糊的玻璃(由于内外温差,玻璃上挂着一层水雾),他看到大街上空无一人,路灯已经熄灭,光线暗淡。

 

12内景 电话亭

关书恒冷得瑟瑟发抖,倒吸冷气,他开始伸展四肢,摩擦手臂和掌心,让自己尽快恢复行动能力和体温。

镜头摇到电话亭门前,那里挂着一串铁链,已经将电话亭反锁。他注意到了这点,表情有些茫然,摘下眼镜,按摩着眼眶,努力让自己回忆。

他叹了一口气,敲了敲头,实在想不出什么来。

他把手伸向那个发出滴滴声的包裹,就在这时,铃声大作,电话响了。

铃铃铃——镜头迅疾地推向挂在墙壁上的电话。

关书恒被铃声吓了一跳,他仰起头,呆呆地望着电话。

他眯缝起眼睛,视线又扫了一下四周,这次他看到天花板上装着一个显眼的摄像头,正对着自己。

铃声依旧响着,关书恒戴上眼镜,呻吟了一声,咬着牙,勉强从地上撑起。他斜倚着墙壁,手悬在半空,表情显得犹豫不决。

就在这时,铃声中断了。

关书恒讶异地看着,隔了两秒,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他赶紧接起电话。

叶涵(画外音):嘿,你终于醒了。

关书恒:你是谁?

叶涵:你应该问这是真的吗,很少有人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待在电话亭里,除了那些流浪汉和醉鬼。

关书恒: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关在电话亭里?

叶涵:我可以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至于第一个问题,需要你自己去找出答案。

关书恒: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叶涵:看来是有点宿醉。

关书恒:放我出去,否则我就报警了。

叶涵:呵呵。

 

13同上

关书恒紧咬着牙齿,愤怒地敲了一下墙壁,他的拳头已经冻得通红。

叶涵:介于你现在被关在电话亭里,而且距离你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摆着一个C4炸药,我可以告诉你它的威力,你看到街对面的那些房子了吗,它可以把它们夷为平地,嘭——所以,注意你的语气。

镜头摇向电话亭外面,街对面都是高层住宅。

关书恒:你到底想干什么?

叶涵:我想和你玩一个——嗯,现在就剩下90分钟了,时间有些仓促,如果你早点醒就好了。

关书恒:什么?

叶涵:我们一起玩一个90分钟的推理游戏。

关书恒:我为什么要和你玩这个游戏?

叶涵:好吧,好奇心害死猫,让我先回答你这个问题,时间——这关乎你性命的时间,你自己把控,随时可以打断我的话——

关书恒:你到底是谁?

叶涵:对,就是像这样打断,我觉得我应该先回答你是谁。

关书恒:我……

 

14同上

在叶涵的陈述过程中,关书恒的表情由愤怒向惊异、焦虑转变。

叶涵:关书恒,30岁,新锐推理小说家,作品多次荣登年度畅销小说榜,评论界对你的评价很高,称你为中国的东野圭吾——哇塞,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你写的故事均改编自当下正在侦破的案件,比如半年前在文山别墅的密室杀人案,你赶在警方侦破之前就锁定了真凶。小说出版的时候,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就好像刮起了一阵强势的推理龙卷风,有媒体报道的标题直接就给了神探驾到四个字。大家都说你不用前往凶案现场,光凭自己的想象力就破解了谜案。简直太神奇了,很多人都把你当成偶像,你的真爱粉一定没少干预你的私生活吧?

画面切,光线暧昧的酒吧里,关书恒和三个高挑性感的女郎在交谈。

关书恒:你够了。

叶涵:哈哈,看来我没有猜错,你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吧,你们一定如胶似漆,感情很好。

画面切,关书恒和女友在家中争吵,女友愤恨地摔门离开。

关书恒:你一直在监视我。

叶涵:也不算是监视,只能说是引起我的注意。事业的如火如荼、爱情的一帆风顺,评论界把你比作冉冉升起的新星,你心里一定飘飘然,自我感觉良好吧?

关书恒:我不需要你分析我的内心。

叶涵:你看,事业、爱情双丰收,春风得意的人就会逐渐显现出傲慢自大的一面,你可以目空一切,因为你有这样的资本,你可以称自己是当之无愧的推理天才。

关书恒:我的才能也不需要你的评判。

叶涵:但是你别无选择——

关书恒:我有的选择,因为我的时间足够。

叶涵:哦。

关书恒:你把我关在大街的电话亭里,虽然这种老式插卡电话亭已经无人问津了,但只要我大喊大叫就会吸引路人的注意,我会告诉他们这里有炸弹,他们会报警,警察在五分钟之内就会赶到,把我救出来。

叶涵:你可以大喊大叫试试,这样我会迫不及待地按下我手里的遥控器,知道我的遥控器控制的是谁身上的炸药引爆吗?

 

15同上

关书恒露出惊恐的表情。

叶涵:你那个很漂亮的女朋友,她叫舒莹对吗?

关书恒:混蛋!你这个混蛋!

叶涵:注意你的语气哦,我会拿不稳我手里的遥控器的。

关书恒:你……请你放了她,我一个人的命就够了。

叶涵:不够,告诉你吧,我的存在是为了检验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天才,我的试金石是你、你的女朋友,还有街上走来走去的几十条人命。

关书恒:疯子……

叶涵:现在,让我告诉你你的处境,在今天的凌晨四点钟,我潜入你的家里,把你绑架以后装在一个密封袋里,然后拖行到这个电话亭,把你反锁在里面。你醒来的时候,应该看到了,这里的电话是我和你沟通的唯一桥梁,你头顶的摄像头是我监控你的眼睛,地上除了一个威力巨大的C4炸药,还散落着一沓照片和一份报纸,照片里我插了一张我趁你女朋友昏迷以后……

关书恒:你——

叶涵:开个玩笑。

 

16同上

关书恒丢掉电话,趴在地上,翻找出女友舒莹的照片。

照片里,她被反绑在一张椅子上,头发凌乱,脸颊处有一处擦伤,嘴巴被胶带封住,陷入昏迷,她身上赫然捆着一个黑色炸药包。

关书恒一脸紧张地抓起电话。

关书恒:求你放了她。

叶涵:我已经说了,如果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你和你女朋友,还有大街上这些路人甲都会平安无事。

关书恒:你想让我做什么?

叶涵:耶,这是我们对话以来最有营养的一句问话,看来我们的对话正在走入正轨,我喜欢这样的提问——

关书恒:不要再废话了。

叶涵:说得好!我要你帮我推理一起杀人事件,受害者就在我提供给你的照片、报纸里,我不会直言相告他是谁,至于真凶是谁,就看你在这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空间里,是不是真的有这个才能推理出来了。

关书恒:这个受害者跟你有关吗?

叶涵:既然是游戏,当然要有需要遵守的游戏规则,比如这种带有明显剧透的问题,你不能提,否则你知道结果的。还有,接下来你不能告诉路人这里有炸弹,你不能走出电话亭,当然你也走不了——除了这个电话亭已经被我反锁了,我还在你身上植入了一块感应芯片,知道这块芯片的作用吗?

 

17同上

关书恒惊恐地检查自己的手臂、颈部、脚踝,他还扯开衣领,看身上是否有外科手术的切口和缝线。

叶涵:不用找了,我不会傻到让你找到芯片的位置的。

关书恒:你——

叶涵:接受这个要命的现实吧,芯片感应的是你和炸弹的距离,如果超过75公分,它就会发出滴滴滴的声响,警告你赶紧回来,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时间超过10秒钟,它就会爆炸。

关书恒恐惧地向后退去,整个身体紧贴在电话亭的墙壁上。

C4炸弹马上发出滴滴声。

叶涵:感应效果不错吧?

关书恒向前跨了一步,警报声骤然停止,他眼巴巴地看着脚边的C4炸弹,抓狂地搔了搔头。

叶涵:距离是我根据电话亭的尺寸设定好的,聪明吧?

关书恒:疯子。

叶涵:你也不能耍花样向路人求救报警,因为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你不能——嗯,现在就想到这些,等我想到了再加。

关书恒:文山别墅发生凶案的那一天,其实我正好住在那里。

叶涵:什么?

 

18外景 电话亭

透过电话亭布满水雾的玻璃,可以看到关书恒屈服地低下头。另一边叶涵的声音则显得十分兴奋。

叶涵:什么,你住在文山别墅。

关书恒:所以我去过案发现场,比警察早一步,查找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我在取证的时候还弄坏了一处凶手留下的脚印——

叶涵:什么,哈哈,你还干扰了警方破案,难怪他们没你快。

 

19内景 电话亭

关书恒皱起眉头,为自己辩驳,语气有点激动。

关书恒: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我就想尽早收集到证据,因为有很多无关紧要的人闯到现场,围观、拍照,我必须要在现场被破坏前收集证据。警方赶到以后,我也提供了证据,但没有得到他们的足够重视。后来我比对了每个嫌疑人的鞋子,找到了真凶,他们也通过指纹采集、监控回放的方式,找到了凶手,只不过比我慢了几个小时。

叶涵:哈哈,原来真相是这样的,太出人意料了。

关书恒:作为一个侦探,如果他不能前往凶案现场,收集第一手的犯罪资料,而只是通过想象力,或者所谓的直觉、主观臆测,是不可能破案的。

叶涵:但是你也只能在电话亭里破案了,门已经被反锁了。

 

20外景 电话亭

镜头切,电话亭的大门被铁链紧紧锁着。

关书恒:唉……

叶涵:看到你的传说被自己说破了,真是一件乐事。

关书恒:我只是实话实说。

叶涵:这种实话真不应该从你们这些人身上说出来。

关书恒的表情带着一丝苦笑,他摇了摇头。

关书恒:你可以把我打压得体无完肤,因为我只是一个写故事的,我手里的笔不会化腐朽为神奇。

叶涵:但是你必须做到,否则——

 

21内景 电话亭

砰砰砰,一个手里拿着一叠广告纸的中年女人敲了敲电话亭门框上的玻璃,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关书恒。

关书恒:对不起,我在打电话。

关书恒一边说,一边下意识地用身体挡住C4炸药。

女人白了他一眼,在玻璃上麻利地贴上小广告,然后转身走掉。

关书恒望着电话亭外面,舒了一口气。

叶涵:还好你反应快。

    关书恒:就算是被她看到了,她也会视而不见地继续贴小广告吧。

叶涵:这就是你们这些小说家所谓的幽默吗?

关书恒看到玻璃上沾满了水雾,随手用衣袖擦了擦,他还打量了一眼电话亭外面的街道和街对面的住宅楼。

关书恒:一根弦如果长时间绷着,它总会有断掉的时候。

叶涵:说得有道理,我也不能一直逼你,把你逼疯了那我就没得玩了。

 

22同上

关书恒一面接听叶涵的电话,一面查看照片和报纸上的所有内容。

照片除了一张是舒莹被绑架的,其余是一些老照片,有黑白的宝宝满月时拍的照片,也有彩色的小学生合影照片,画面都有些模糊。

那份报纸是2016年12月13日的《都市晚报》,在娱乐版面有当红明星的采访报道,标题是“星话题——银幕英雄谢安辰专访”。

关书恒:你可以把我放出来,然后我们面对面,玩个痛快。

叶涵:我的取向一直是女生哦,比如你女朋友这种类型。

关书恒:闭嘴。

叶涵:你们为什么吵架?

关书恒:这与案情有关吗?

叶涵:没有关系,但我想知道,帮你的粉丝问的。

关书恒:她觉得我心里没有她。

叶涵:永远不要跟女朋友讲逻辑、讲道理。

关书恒:那跟你呢?

叶涵:跟我?我会当做是一种消遣。

关书恒:好吧。

关书恒将娱乐版谢安辰的采访正对着监视摄像头。

关书恒:是不是他,谢安辰,这个大明星?

叶涵:怎么怀疑他?

关书恒:你就说是不是他。

叶涵:是他,恭喜你,答对了。

关书恒:他真的死了吗?

叶涵: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猜出他是受害者的,观众的好奇心必须首先满足。

 

23同上

关书恒拿起宝宝满月的黑白照片,对着摄像头翻到背面,上面用钢笔字写明了日期:1986年1月4日。

关书恒:这个宝宝是1985年12月生的,到今年是32岁。

叶涵:然后呢?

关书恒:谢安辰的采访里,虽然没有直说他今年几岁,但有提到他在2020年,这个数字听起来很浪漫的年份,他会向自己所爱的人求婚,退居幕后,将家庭摆在第一位,那年他36岁。我反推了一下,谢安辰和那个宝宝的年龄正好对上。

叶涵:嗯,你对数字这么敏感,其实应该去教数学,哈哈。

关书恒:我敏感的不只是数字,还有这些照片,你一定认识谢安辰,但跟他的关系一定很复杂,否则不会用几十条人命来胁迫我破案。

叶涵:那我应该怎么胁迫你?

关书恒:花钱雇我就行了。

叶涵:幽默感,——看来你找回一点破解案情的状态了。

关书恒仰着脸,眼睛直视着摄像头。

关书恒:你真的不愿意说出你和谢安辰的关系吗?

叶涵:我情愿现在按下我手里的遥控器。

关书恒:别——

叶涵:那么,就争分夺秒的推理吧,你的时间正在不断流失,你不会想模仿好莱坞电影里的最后一分钟营救吧?

关书恒:没有人会用一张电影票的价钱消费自己的余生的。

叶涵:那可未必。

 

24同上

关书恒听了叶涵的回答,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

叶涵:现在发呆无异于自杀。

关书恒:我只是在自己的逻辑迷宫里寻找出口。

叶涵:你没有在照片或者报纸里看到新的线索吗?

关书恒:没有线索,只是一些无用的八卦新闻。

叶涵:凶手是不会在大街上大声疾呼我是凶手的,他如果杀了人一定会竭力掩饰,制造自己不在场的证据,事先想好话术应对警察的盘问,甚至是栽赃嫁祸——

关书恒:看不出来你也是悬疑剧发烧友。

叶涵:《犯罪心理》都已经追到第十二季了。

关书恒:杀明星的犯罪心理到底是什么心理?

叶涵:我还等着你给出答案。

关书恒:所以,你也不知道凶手是谁。

叶涵:你倒是提醒我,如果你把凶手推理出来,我还可以胁迫你去杀掉他。

关书恒:这么说,你和谢安辰的关系不一般,不会是经纪人吧?

叶涵:你可以发挥你的想象力。

关书恒:财务纠纷,或者发生了第三者插足之类的狗血剧情?

叶涵:需要我提醒你,你女朋友在我手上吗?

关书恒:你应该考虑一种可能。

叶涵:哦?

关书恒:也许我可能并不在乎她的生死。

叶涵:不可能。

关书恒:为什么?

叶涵:因为你的女朋友对你很重要。

 

25外景 大学校园

画面闪回,逆光的校园一角,穿着学生服、一脸青涩的关书恒拿着一束满天星站在舒莹面前。

关书恒:你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舒莹盯着满天星花束,表情扭捏,还带着一点嫌弃。

舒莹:好没创意,别人表白都是又跳舞又唱歌的。

关书恒:你以为是歌舞青春啊。

舒莹:一点也不浪漫。

关书恒大受打击地垂下头,手里的花束正要放下,突然,一双白皙的手伸了过来,将它接住。

关书恒抬起头,看到舒莹调皮地对他吐吐舌头。

舒莹:不过,这次我接受。

关书恒:你这家伙……

舒莹:但我只能做你一天的女朋友。

关书恒的表情由惊喜转变为惊愕,张着嘴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关书恒:啊?

舒莹:如果我真的是你最重要的人,那你每天都要花心思,想着怎么深情告白,逗我开心,让我觉得很幸福。

 

26同上

关书恒搔了搔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舒莹看着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舒莹:反应这么慢,真看不出来是写推理小说的人。

关书恒:我只是在你面前显得迟钝而已。

舒莹:也就是说,你在别的女生面前很会耍聪明了。

关书恒:当然不是。

舒莹:再装。

关书恒:我发誓,我只对你一个人好。

舒莹:那你每天都得发誓了。

关书恒:好啊。

舒莹:还好啊?那我要离你远一点。

关书恒:为什么?

舒莹:每天发誓的人,被雷劈的概率会比普通人高很多啊,我走了。

关书恒:别走啊。

在两个人的对话之中,镜头缓慢向后移动,画面转为模糊,最后是关书恒抱住舒莹,两个人甜蜜地相拥在一起。

 

27内景 电话亭

关书恒:就算我已经有了怀疑对象,我也不可能和他当面对峙,让他伏法认罪。

叶涵:那个怀疑对象是谁?

关书恒:采访里提到他刚刚进了一个剧组,是一部重金打造的网络独播剧,名字叫《恶梦侦探》。

叶涵:你怀疑凶手是剧组里的人。

关书恒:剧组里似乎存在一些勾心斗角,还有传言说有人寄了一颗子弹给谢安辰,是真的子弹哦,这是死亡威胁了。记者在采访谢安辰时特别问了这个问题,问他有没有受到人身攻击,他的回答是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会正面化解这些矛盾。

叶涵:剧组内斗,那不是很正常的现象吗,明星不摆架子、耍大牌那就不叫明星了。

关书恒:问题是谢安辰死了,如果真有这些事,那么那些当事人都是怀疑对象。

叶涵:你怀疑的够广的,据我说知,那部网络剧请了十几个明星,都赶上贺岁大片了,戏都没有杀青,就上了好几次头条。

关书恒:我需要关于这个剧组更多的资料。

关书恒牵着电话线,他的腿脚已经不麻木了,在电话亭里焦躁地来回踱步、转身。

叶涵:你只有两个解决办法,一是摒弃你拙劣的推理才能,发挥你作为推理小说家的想象力,不管是直觉还是主观臆测,告诉我凶手是谁,我可以去验证,但是你可能等不到那个结果了;二是向路人提问,寻求场外援助,前提是不能让他们知道这里有一个炸弹,假如知道了,嘭——

关书恒:我无能为力。

叶涵:你是想让我提前按下遥控按钮吗?

关书恒:请你不要逼我了。

叶涵:情绪一下子又变得那么消极了。

关书恒:我已经说过作为一个侦探,必须要尽快到达凶案现场,找到对推理有用的线索和证据——

叶涵:你可不是一般人。

关书恒:我就是一般人。

叶涵:那你只有死了。

叶涵的话,让关书恒顿时语塞,他呆呆地站了几秒钟,方寸已经乱了。

关书恒:我……我真的不能承受这样的压力。

叶涵:有压力才有动力。

关书恒:我说了不要逼我了!

叶涵:别忘了,你女朋友在我手里。

关书恒:疯子,你这个疯子!

 

28外景 电话亭

砰砰砰,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的脸贴在玻璃上,他视力不好,一边眯缝着眼睛往里张望,一边敲着门框。

关书恒:大爷,我在——

老乞丐冲着关书恒晃了晃手里的铝制饭盒,饭盒里的硬币发出哗哗哗的声响。

关书恒装作没看见地转过身去,老乞丐见状,依旧锲而不舍地摇晃手里的饭盒,哗哗哗的声响不绝于耳。

关书恒厌烦地皱起眉头。

叶涵:你还真是一个冷漠的路人。

关书恒:可以不要打断我的推理思路吗?

叶涵:哦,那我先挂了。

关书恒:别——

 

29内景 电话亭

电话另一头传来嘟嘟嘟的声响,叶涵已经挂断了电话。关书恒无奈地抬起头,瞅了一眼监控摄像头。

老乞丐:小兄弟,请你发发善心——

关书恒:发什么善心啊!

关书恒情绪激动,用力一拳砸在玻璃门框上,砰地一声,玻璃被他砸出一圈清晰的裂缝,上面还带着血迹。

 

30外景 电话亭

老乞丐直愣愣地站在原地,一脸错愕地看着他。

老乞丐:妈了个巴子,神经病!大白天见到活鬼了!

关书恒:你骂我干什么?

老乞丐:我就骂你,有钱了不起。

关书恒:我没有钱。

老乞丐:没有钱还装什么大爷,牛气哄哄的。

关书恒:我跟你说别骂了啊。

老乞丐:老子就骂你了,没钱还瞎比比。

关书恒:喂——

老乞丐看到电话亭的门被铁链反锁,知道关书恒不能冲出来,骂人的底气更足了,叉开腿,对着他叫嚣。

老乞丐:你丫有本事出来啊。

关书恒:嗨,神经病还真多,有本事你在这里等着——

 

31内景 电话亭

他瞟了一眼地上的C4炸药,想跟老乞丐继续吵下去,然后两个人同归于尽。但也觉得自己太可笑了,摇了摇头。

老乞丐:没本事出来吧?

关书恒:我没本事。

老乞丐:丫的,肯定是做了什么坏事,被别人关在里面。

关书恒:对啊。

老乞丐:自己慢慢待着吧。

关书恒:没错,喂——

老乞丐骂完了,觉得还不够解气,撩开裤子,对着电话亭就尿了一泡,关书恒只能趴在玻璃上干瞪眼。

关书恒:大爷,您现在爽了吧?

老乞丐:拜拜。

老乞丐提了提裤子,端起铝制饭盒,摇晃着里面的硬币,大摇大摆地转身走开。

 

32同上

关书恒喘着粗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透过那道沾着血迹的裂缝往外看,大街上已经有熙攘的人群在走动,还有车水马龙的声音。

有路人从街对面匆匆走过,往电话亭方向扫了一眼,和关书恒视线相交,但马上掉过头去。

关书恒叹了口气,贴着电话亭的内壁,缓慢地坐了下来。他又看了一眼C4炸药的计时器,上面的时间跳到了01:13:24,他的表情显得焦躁而绝望。

关书恒拿起舒莹的照片,他的右手指关节血迹斑斑,但他不为所动。

铃铃铃,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他愤恨地抬起头,把照片放进上衣口袋。

 

33同上

关书恒伛偻着腰,重新调整了一下呼吸,接起电话。

叶涵:喂,大作家和老乞丐吵完架了?

关书恒没有回答。

叶涵:喂,怎么不回答,喂,喂?

关书恒依旧没有回答。

叶涵:你不回答,我又要挂电话了。

关书恒:你不是很想知道是谁杀死了谢安辰吗?

叶涵:没错。

关书恒:那么,最好不要挂电话。

叶涵:那你告诉我谁是凶手啊。

关书恒:凶手就在剧组里。

叶涵:哈哈,你是想把整个剧组绳之以法吗?

关书恒:剧组就下榻在阳光假日酒店,和这里就隔了两条街,只要你把我放出来,我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锁定真凶……


编剧:柴晓春

手机号:13567482373

邮箱:631396063@qq.com

联系地址:浙江宁波


评论


评分:

柴晓春:

评论:《推理电话亭》目前为第二稿,入围第二十一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创投大赛,期待与慧眼识英的影视公司合作!
04月29日 0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