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点神探 (47人评价)


概念海报.jpg

【剧情简介】

    屌丝青年赵梦然在一次车祸之后,拥有了上帝般的全知视角,可以看到任何人的行踪,不受时空限制。他心仪的女孩白瑞希一直在追查二十年前杀害她家人的凶手,为此不惜致自己于危险境地。为了保护白瑞希,同时也为了将凶手绳之于法,赵梦然开始使用自己的能力破案,期间他帮助好友林央寻回了初恋,还为刑警队破获了一件大案。赵梦然万万没有想到二十年前白家灭门惨案的凶手居然是他……


【正文】




25城市上空 日 外

赵梦然的主观视角画面淡入。

赵梦然的眼前被一团白光包围。画外音是他急促的喘息声。

白光由强变弱,他渐渐可以看清眼前的画面——他发现自己正飘浮在空中,耳边有微风拂过。有一只白头鹰从他面前啸叫着飞过,飞向远方的金色如盘的太阳。他呆呆地看着,伸张四肢,竭力控制身体的平衡,如同漂流在海上。

他俯瞰着已经缩小如同玩具般的城市,目瞪口呆。

赵梦然:我就这么挂了?

 

26城市上空 日 外

画面切,主观视角变为客观视角,我们可以看到赵梦然飘浮在云端之上,他的身影渺小,如同云朵里的一只蚂蚁。他惊奇地发现镜头的视角改变了。

赵梦然(惊呼):怎么视角也变了?刚才是第一人称,现在变成第三人称了!

镜头拉近,赵梦然搔了搔头,这个动作,让他头朝下,失去了平衡。他手忙脚乱地划动着,费了很大劲才让自己稳定下来。由于身体微微倾斜,这使得他穿过一片片洁白的云朵,缓缓向下飘落。他适应了这种加速度。

赵梦然:感觉好像身上装了一个喷气发动机,可以自由飞翔。

说着,他就身体力行,改变了下坠方向,平行着掠过城市的天际。他也发现了奇异之处——当他飞到写字楼外面,伸出手,可以穿越玻璃幕墙。他一脸惊喜,迎头扎了进去。

 

27写字楼格子间 日 内

赵梦然来到写字楼的格子间,改为步行,他发现里面办公的人根本看不到他。

赵梦然:喂!

赵梦然大叫一声,那些人还是无动于衷。

赵梦然:我现在跟鬼也没什么分别了。

他兴致勃勃地在格子间溜达,看程序员狂敲键盘,一脸同情。

赵梦然:好歹不用上班了。

他走到办公室,看老总训斥员工,他在后面双手叉腰训斥老总。

他还鬼鬼祟祟地跟踪一个穿黑丝的性感女白领到女更衣间,准备往里偷看。就在这时,他的耳边响起救护车的呼啸声。

 

28大街 日 外

赵梦然被声音直接拉到了车祸现场,那个肇事司机正在被交警问讯。

肇事司机:当时我油门踩得太快了。

赵梦然:你以为是演电影啊,油门往死里踩,人渣——

正说着,赵梦然看到受伤的自己被医护人员抬上救护车。

赵梦然:咦,没有裹尸袋,白被单也没有盖在我的头上,难道我没有死,只是失去了意识?

就在这时,医护人员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她就是白瑞希。

赵梦然:怎么是她?

白瑞希没有像其他医护人员一样穿着制服,但从她认真的表情、娴熟的急救技巧——帮赵梦然戴上氧气罩、打针,可以判断她也是医护人员。

白瑞希:注意他的颈椎,还有他的左腿,应该是骨折了,要上夹板。

白瑞希一边说着,一边上了救护车,她的右肩一直挎着包包,她疲惫地把包包放下,伸了伸胳膊。一个女医护人员对她竖起大拇指。

女医护人员:实在想不到你居然会在现场。

白瑞希:这里是我每天上班的路。

赵梦然:原来是你救了我,女神,谢谢你!

白瑞希低头看了一眼担架上的赵梦然,对他做了一个掐脖子的动作。

女医护人员:怎么了?

白瑞希:这个人就是我说的跟踪狂。

女医护人员:什么?

白瑞希:恶有恶报。

赵梦然:额。

女医护人员:需要报警吗?

白瑞希:到医院再说吧。

赵梦然:我可以解释的。

赵梦然赶紧爬上车。镜头摇到救护车外面,车门关上,救护车呼啸着向医院驶去。

 

29医院走廊 日 内

众人推着急救推车,沿着医院走廊往前疾走。赵梦然跪在推车上,向白瑞希解释。白瑞希既看不到,也听不到,兀自推车。

赵梦然:我向你保证,跟踪你只是想多看你一眼,我没有企图心的——当然,还是存在一点,就是想认识你,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正说着,白瑞希旁边的女医护人员对她说道。

女医护人员:小白,这一路上辛苦你了,你先去休息吧。

赵梦然:原来你叫小白。

白瑞希:我还好啦。

女医护人员:前两天你不是感冒了,还请了病假。

赵梦然:噢,原来不是为了躲避我。

白瑞希:好吧,那我去休息一下,这个坏蛋就拜托你们了。

女医护人员(狡黠地):放心,待会在手术台上,一定好好收拾他。

赵梦然:喂,不要啊,你们可是白衣天使,(思忖)虽然在《寂静岭》里你们都是危险的存在,但也不用角色扮演啊。

白瑞希转身向休息室走去,赵梦然从推车上跳下,跟她并肩前行,不经意间,两人的手触碰到一起。

 

30白瑞希幼年时的家 日 内

一道白光闪过,奇异的事情又发生了——赵梦然看到自己穿过一条五彩斑斓的光的隧道,之后,他就置身在一处黑暗中。

赵梦然:什么情况?

他在黑暗中左右扫视,画外音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紧张的呼吸声,他循着声音,低下头,看到那个小女孩就蹲在他身下——确切地说,是和他的身体重合在一起(赵梦然只是意识形态,如同灵魂,没有实体)。

赵梦然:吓死宝宝了,你是谁?

小女孩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她神情惊惧,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前方。赵梦然顺着她的视线往前看,黑暗中有一道光的细缝,他又四下打量,才知道自己置身在一个大衣柜里。

赵梦然:靠,我居然跟一个小孩子在玩躲猫猫。

 

31白瑞希幼年时的家 日 内

赵梦然无聊地从大衣柜里钻出来,迎面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正弯腰喘着粗气。这是一间九十年代装修风格的房间,红木家具、水泥地、铺着凉席的木板床和纱帐,地上还散落着那时候小孩子玩的玩具。

赵梦然:你的孩子在大衣柜里——

镜头摇到那个背影的脚下,在一片血泊中,倒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人。那个背影高举着一个带血的榔头,赵梦然大惊失色。他看到那个奄奄一息的人醒了过来,满脸的血污,他的头朝向房间门口,双手无力地伸出,一点点往前爬。他是白瑞希的父亲白卓宇。

那个背影跨出一步,一脚重重地踩在白卓宇的后背。

赵梦然:喂,你干什么!

赵梦然大喝一声,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他眼睁睁地看着榔头落下,砸在白卓宇头上,血花四溅。那个背影毫不手软,又结结实实砸了七八下,嘴里发出哼哼的用力声,直到白卓宇不再动弹。慢镜头下,整个房间升起一团血雾。

赵梦然早已闭上眼睛,他对这种凶杀案的场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手捂着嘴,强忍住作呕的冲动。

他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睛,看到那个背影已经转过身——他阴鸷的脸上溅满了死者的血,眼神如同鹰隼般凶恶。由于是一半逆光,他身体还有一部分笼罩在黑暗中,显得鬼气森森。他的名字叫邓军,是杀害白瑞希一家人的凶手。

 

32白瑞希幼年时的家 日 内

邓军扬了扬右手,把榔头上沾着的血渍洒在水泥地上。他冷冷地扫视房间,目光最后定格在大衣柜上。

赵梦然冲上去,伸开双臂,拦住邓军的去路。

赵梦然:喂,难道你连小孩也不放过?

邓军不为所动地穿过赵梦然的身体,将榔头搁在大衣柜上,然后慢慢地举起,他准备用榔头砸大衣柜。

赵梦然:不要!

 

33医院休息室 日 内

赵梦然的意识再一次穿越,由一道白光坠入五彩斑斓的光的隧道,之后来到另一间房间,赵梦然几乎脱口而出——

赵梦然:小白!

赵梦然眼前出现的是白瑞希,她在休息室里,穿着护士服,长发披肩,盘腿坐在床上。床分上下铺,她在下铺。

赵梦然:这变化也太快了吧,都赶得上电影剪辑了。

 

34医院休息室 日 内

白瑞希正神情专注地在画板上画一张人物素描,赵梦然凑上去看,忍不住赞叹。

赵梦然:画得栩栩如生——咦,为什么这个人这么眼熟?

画面闪回,用榔头杀人的邓军如同魔鬼一般站在血雾弥漫的房间中央。

赵梦然:原来是他。

白瑞希最后一笔勾勒出邓军的形象,正是他凝视大衣柜的表情,目露凶光。白瑞希在画上写了一行字:凶手,1997年2月16日。

赵梦然:那是二十年前了,难道……难道那个小女孩是小白?

 

35密室 夜 内

赵梦然正喃喃自语着,白光乍现,他第三次跌入光的隧道,神情显得极不情愿,而且不耐烦。

赵梦然:到底有完没完,能不能让我好好理一下思路——

他想破口大骂,化解心中烦闷,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赶紧噤声。赵梦然的眼前赫然出现一张血淋淋的银白色餐桌,上面似乎刚刚宰杀过动物,或者是人。

赵梦然:这里难道刚刚杀过人?

 

36密室 夜 内

赵梦然在密室里警惕地四下搜索,呼吸显得低沉而颤抖。直到他看到餐桌下面的粉色包包,他的呼吸骤然停止,整个人站立不稳,跪倒在地上。

赵梦然的双手撑在地上,看着那个似曾相识的包包,他的手也颤抖了。

赵梦然:这不可能是她的……

他低下头,钻到餐桌底下找寻,桌脚边有一串带血的纯银手链,上面缀着星星的挂饰。赵梦然拼命摇头,竭力甩掉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念头。

赵梦然:不可能,她不可能有事,这只是她遗失在这里的东西!

他抬起头,眼睛死死地盯着密室墙角的一个锈迹斑斑的冰箱,站起身,向冰箱走了过去。他一次一次尝试,想要打开冰箱门,但他的手只是虚无地穿过冰箱门。最后,他深吸一口气,搓了搓手,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

赵梦然:好,就把头伸进去,就看一遍。

 

37密室 夜 内

赵梦然慢慢地把头伸进冰箱,他突然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后仰,跌倒在地。

画面里闪过一个恐怖的场景:被肢解的白瑞希,她的手和脚被尼龙绳捆绑在一起,一个黑漆的背影将它们放进冰箱的下层,而冰箱的上层她的头已经完全冰冻了。在一片凛然的寒气中,死去的白瑞希双眼紧闭,神情安详,脸色惨白如纸,嘴唇却红似鲜血,头发、眉宇上挂着细碎的冰屑。

赵梦然痛苦地在地上挣扎,嘶吼着,这是他一生中所见过的最惨烈的场景。

赵梦然:是谁,是谁这么残忍,要这么做?一定是他,那个凶手,小白要找到那个凶手,然后他就加害于她。

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抱胸,因为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他全身冰冷,颤巍巍地向后退却。

赵梦然:过去,现在,那么这个场景就是未来某一天将要发生的?

突然,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异样,镜头摇到他的脚边,他身后多了一个人。

赵梦然惊恐地回过头去。

 

38病房 日 内

赵梦然蓦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穿着病号服,躺在一张病床上,左腿打了石膏和绷带,难堪地悬挂着。他的颈部套着固定器,额头上肿了一大块,脸颊有多处擦伤。

赵梦然(画外音):我算是醒来了吗?头好痛……我去,终于回到现实了,跟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似的。

虽然头部不能活动,但赵梦然的眼珠子一直滴溜溜地转动,好奇地打量四周。

偌大的病房里,除了他以外,还有两个做过外科手术正在住院观察的病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大汉,正坐在床上一边吃苹果,一边抠脚丫子,他的头上绑着厚厚的绑带;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躺在床上,双手高举着手机,正目不转睛地看视频,看着看着,手机啪的一声像盖章一样掉在他的脸上。

赵梦然病床的位置靠窗,抠脚大汉居中,啪脸少年靠门。

赵梦然:嗨,你们好。

两人对他的打招呼视而不见。赵梦然自讨没趣,又受不了抠脚大汉那股脚臭味,捏着鼻子,把脸略微地转向一侧。

赵梦然(画外音):刚才我那个算是灵魂出窍,还是意识穿越?感觉也没什么区别。我怎么才能再一次做到呢?

 

39病房 日 内

赵梦然捏着鼻子呼吸,从嘴里吐出大口浊气。他看到床头柜上搁着自己的衣服,还有手机,忙伸出手去。

就在这时,白瑞希走了进来,声音冰冷地制止。

白瑞希:你脖子上还套着颈椎固定器呢,这么做,很容易造成二次伤害。

赵梦然:什么二次伤害?

白瑞希歪着脖子,以身示范。

白瑞希:就像这样,咯答一声。

赵梦然:嗝屁啦?

白瑞希:嗯。

赵梦然(收回手):那我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

白瑞希走到他的病床前,拿起挂在床尾的巡检表,在上面刷刷刷地写字。

白瑞希:你叫赵梦然?

赵梦然:对啊。

白瑞希:一听名字就很猥琐。

赵梦然:我晕,可以帮我拿一下手机吗?

白瑞希:不可以。

赵梦然:哦。

白瑞希:因为我们的恩怨还没了结,跟——踪——狂。

赵梦然:你可以听我解释。

白瑞希:不用解释,事实胜于雄辩,现在我要给你打针。

赵梦然:打哪里?

白瑞希:脱裤子。

赵梦然:啊?

镜头摇向病房门口,来探病的林央正好走进来,看到这一幕,幸灾乐祸地说道。

林央:哇塞,男女授受不亲,阿然,你今天赚到了。

画外音是赵梦然的惨叫声。

林央:得了便宜还卖乖,有长进。

 

40病房 日 内

赵梦然揉着屁股,直吸冷气,林央翘着二郎腿,坐在床边笑他。赵梦然忍无可忍,咆哮了一句,结果拉到了颈椎,痛得他直咧嘴。

赵梦然:笑什么笑——啊哟,痛死爹了!

林央:悠着点,别落下病根,一辈子歪脖子,哈哈哈。

赵梦然:坑货,乌鸦嘴。

林央:我哪里坑了,情人节这么普天同庆的日子,还专程跑到医院来探望你,唉,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赵梦然:我这一住院,还不美了你了,滚床单的地方随你挑,啪啪啪——(瞟了一眼仍在看视频的啪脸少年)反正你的日子比我爽一万倍。

林央:人比人气死人,放宽心,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那个刚才——狠狠给你打针的女护士就挺养眼的。

赵梦然:她就是我在公交车上的心动女生。

林央:真的吗,哇塞,那你的人生可是跨越了一大步啊!

赵梦然:嗯,到月球的距离近了不少,而且,我发现自己——

林央:你发现自己怎么了?

赵梦然:我……

赵梦然(画外音):还是暂时不要告诉他我有了奇怪的能力。

林央(上下打量他):到底怎么了,神神秘秘的,难道出了车祸脑筋秀逗了?

赵梦然:你才秀逗了呢,我现在觉得自己在观念上有些改变了,生命其实是很脆弱的,应该活在当下,一万年太久——

林央:只争朝夕,这句话可是我的名言。

赵梦然:明明是伟大领袖毛主席说的。

 

41病房 日 内

两人正高谈阔论,一旁的抠脚大汉不满地咳嗽了一声,示意他们说话声音小一点,赵梦然赶紧压低声音。

赵梦然:总之,我会比以前更积极主动。

林央:要主动,就赶紧追那个小护士,她叫什么名字?

赵梦然:她叫小白。

林央(模仿蜡笔小新的声音):小白,小白,那你就是蜡笔小新了,果然是猥琐男。

赵梦然:滚,回去滚你的床单。

林央:我再多坐一会儿。

赵梦然:病人是需要休息的。

林央:公司的假请了吗?

赵梦然:我自己会请。

林央:你那个喜怒无常的老板会批?

赵梦然:我都已经是伤残人士了,他还想奴役我,不可能这么没人性。

林央:也对,需要我传授你《撩妹宝典》吗?

赵梦然:做人,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

林央:切,我走了。

赵梦然:再见,不送。

林央走的时候,他的表情有些许的落寞,赵梦然看到了,想说什么,但他已经大步流星地走出病房,将门带上。

赵梦然:这男人来例假了吗,怪怪的。不管他,先打电话请假。

 

42病房 日 内

画面切,米娅包着一个笔记本电脑和一叠资料,站在赵梦然的病床前。赵梦然一脸崩溃地看着她。

米娅:张总让我捎带一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赵梦然:还是让我死了吧。

 

43病房 夜 内

401病房的三个人正在吃医院食堂的盒饭。赵梦然味同嚼蜡的表情告诉我们,他有多抗拒吃食堂里的饭。

赵梦然:难吃,难吃,这饭简直是喂猪的。

宋晓龙(抠脚大汉):你才被喂呢。

赵梦然:我就是抒发一下。

宋晓龙:不喜欢吃可以叫外卖。

赵梦然:好有道理。

说着,赵梦然就划开手机,找外卖APP。宋晓龙哼了一声,转过头,对着啪脸少年,他没有用耳塞,直接开功放看视频。

宋晓龙:小子,手机声音开太大了。

郑浩南(啪脸少年):管谁叫小子呢,叫我郑浩南,大叔。

宋晓龙:哼,你叫陈浩南,也得听我的,声音小一点。

郑浩南:小一点就听不到了。

宋晓龙:听不到可以不看。

郑浩南:瞎鸡巴逻辑。

宋晓龙:再说一遍!

赵梦然:这里简直是战场。

 

44大型商场 夜 内

赵梦然的想象画面三人在一家大型商场相遇,拔枪对峙。慢镜头下,硝烟弥漫,纸屑纷飞,周围无辜的人奔跑着躲避。赵梦然敏捷地躲到一根柱子后面,换上弹匣,开枪射击。他看到宋晓龙拿起一个火箭筒,目瞪口呆。

赵梦然:喂,我们拍的是《枪火》,不是《终结者》。

宋晓龙:生活就应该劲爆一点。

赵梦然:我靠,这是你的台词吗?

两人正说着,郑浩南端着一个C4炸药走了过去,他手里还拿着遥控器。

赵梦然、宋晓龙(异口同声):你要干嘛?

郑浩南:让这个世界安静下来。

赵梦然、宋晓龙:这他妈是你的台词吗?

说话间,郑浩南按下了遥控器。轰的一声,火花四溅。

画面转为黑底。

 

45病房 夜 内

白瑞希急匆匆地推门进来,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宋晓龙爬到郑浩南床上,两人扭打在一起,宋晓龙掐着郑浩南的脖子,郑浩南则用剪刀脚对付他;赵梦然左手抱着一桶爆米花,右手拿着一串烤鸡翅,正在坐山观虎斗。

赵梦然:浩南,剪刀脚用力啊。

白瑞希:你们三个在干什么,这里是病房,不是古惑仔打架的地方!

赵梦然看到白瑞希就像老鼠见了猫,将爆米花桶连同烤鸡翅串扔到床下,然后被单遮面装睡。

白瑞希:宋晓龙,放手!

宋晓龙:好的,大姐大。

宋晓龙乖乖地放开郑浩南,爬回自己的床上。

白瑞希:谁是你们大姐大,玉女都要被你们气成河东狮了!

郑浩南:反正不关我事。

白瑞希:不关你事那关谁事?

郑浩南(指着赵梦然):他。

白瑞希:跟踪狂?

赵梦然(扯开被单):我我我冤枉啊。

郑浩南:就是他!

白瑞希:到底什么情况?

郑浩南:他一直唧唧歪歪说医院食堂的饭很难吃,我听不下去,就把手机声音开大了。

宋晓龙(指着郑浩南):没错,然后我就说他声音太大了。

郑浩南:一言不合我们就吵了起来,但源头还是他。

赵梦然:不关我事啊。

白瑞希:原来是这样,(撸起袖子)赵梦然,打针的时间又到了。

赵梦然:没这么快吧……

画面转为黑底。

 

46城市上空 夜 外

赵梦然的主观视角赵梦然大叫一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飘浮在空中,这次他是在城市的夜空中御风飞行,视线下方是如同光带般穿梭的车流和带着拖影的人群。时间的流逝仿佛慢门摄影,变得异常缓慢。

赵梦然:我去,她这一针把我打穿越了?等等,为什么感觉有点不同,时间好像变慢了,下面的车流——

正说着,赵梦然突然感觉一阵拉扯,身体猛地后退。

 

47病房 夜 内

赵梦然再次睁开眼睛,他回到了自己的病床上,四仰八叉地躺着,看到白瑞希和他面对面,一脸担忧。

白瑞希:你没事吧?

赵梦然:干嘛这么看我?

白瑞希:对不起。

赵梦然:对不起什么?

白瑞希:我刚才太用力了,把你打晕了。

赵梦然:哦。

白瑞希:针都折了。

赵梦然:啊?

白瑞希:对不起,针头已经取出来了。

赵梦然:那就好,下次不要这么用力。

白瑞希:那你不准煽动他们打架。

赵梦然:我还敢啊。

宋晓龙(插话):他确实不敢了。

郑浩南:切,打个针都能晕。

赵梦然:浩南哥,我今天刚刚出车祸,体力不支。

郑浩南:不用辩解。

白瑞希:好了啦,以和为贵。(走到病房门口)打打杀杀是你们出院以后的事,我不管,在这个医院里,必须听我的。

宋晓龙:收到。

郑浩南:明白。

赵梦然(忧虑地望着白瑞希):那个——

白瑞希:怎么了?

赵梦然:没什么,我会听你的,谢谢你在上班路上救了我。

白瑞希:你还帮我拦公交车呢。

赵梦然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白瑞希转身走出病房。

 

48病房 夜 内

白瑞希走后,宋晓龙、郑浩南围到赵梦然的床前,饶有兴趣地打量他,赵梦然被他们盯得一阵紧张。

赵梦然:你们想干嘛,以多欺少?

宋晓龙:白瑞希跟你什么关系?

赵梦然:白瑞希?

宋晓龙:对啊,就是白护士,小白。

赵梦然:噢,原来她叫白瑞希。

郑浩南:别装傻啊,刚才白姐姐这么紧张你——

赵梦然:她很紧张我吗?

郑浩南:也不算,就是叫你名字叫不醒你。

宋晓龙:跟踪狂,跟踪狂的叫,你外号还真非主流。

赵梦然:这不是我外号。

郑浩南:你不会是真的跟踪狂吧?

宋晓龙捏了捏拳头,一副要高举正义之剑、审判赵梦然的表情。

赵梦然:当然不是,她叫不醒我,然后呢?

郑浩南:然后,就掌掴(演示)、砸胸口(演示)、捏大腿(演示)。

赵梦然(惊恐):她是医护人员吗?没有——人工呼吸?

宋晓龙:我做的。

赵梦然呃的一声,一阵反胃,赶紧捂住嘴巴。

宋晓龙:这小子还想让美女给他做人工呼吸。

郑浩南:看来他们只是普通关系——(兴奋)那我还是有机会的。

宋晓龙听到了,狠狠敲了他的头一下。

 

49病房 夜 内

稍晚时候,三人冰释前嫌,宋晓龙从自己的行李包里拿出两瓶红星二锅头。

宋晓龙:医院的晚上是很无聊的,来一瓶?

赵梦然:好的呀,我还有爆米花。

郑浩南:烤串吃完啦?

赵梦然:叫个外卖不就行了。

说着,赵梦然在手机上点了几下,叫好外卖。

赵梦然:搞定了。

郑浩南对他竖起拇指,看到宋晓龙豪爽地喝酒,伸出手,也想喝。

宋晓龙:喝你的可口可乐去。

郑浩南:我只喝百事可乐。

赵梦然(对着手机):百事可乐是吧,帮你叫一瓶。

郑浩南:还是然哥有情有义。

宋晓龙:我龙哥就无情无义了,信不信我削你?

郑浩南:你削啊。

赵梦然:你们怎么又掐起来了,待会白护士又要生气了,给我个面子。

宋晓龙:给你面子,行啊,把这瓶二锅头喝掉。

赵梦然:不用这么干脆吧?

宋晓龙:做人就要干脆。

郑浩南:然哥,干了。

赵梦然:你小子起什么哄?

郑浩南(扭腰):看热闹不嫌腰疼啊——唉哟,肋骨疼了。

赵梦然:你还好吧?

宋晓龙:别理他,瞎折腾,把肋骨摔断了。

郑浩南:你才瞎折腾。

宋晓龙(对赵梦然):干不干?

赵梦然:干就干。

 

50病房 夜 内

被宋晓龙和郑浩南怂恿,赵梦然喝掉了一瓶二锅头,然后整个人晕头转向、仰面朝天地躺下。

宋晓龙:好小子,喝一瓶二锅头,脸都不红。

郑浩南:不是说喝酒脸不红不好吗,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醉倒。

赵梦然:我已经醉倒了。

宋晓龙:你还可以再喝的。

赵梦然:额,我今天刚刚出车祸。

宋晓龙:没见你这么生龙活虎的。

赵梦然:对了,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们。

郑浩南:什么问题?

宋晓龙:先听阿然说。

赵梦然:你们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人的灵魂出窍,或者像穿越剧一样,整个人就穿越到过去?

宋晓龙:这是哪门子问题。

郑浩南:你问的问题好深邃,不过是我的菜。第一个灵魂出窍,除非你死了,或者被别人招魂;第二个穿越,那方法太多了,时空隧道、月光宝盒、超光速飞船——

赵梦然:能不能说点接近生活的,可操作执行的。

郑浩南:然哥,你要搞什么名堂?

宋晓龙:他喝大了。

赵梦然:我只是——告诉你们算了,我被车撞了以后,有一段时间,我的灵魂或者意识离开了身体,我会飞哦。

宋晓龙:烂醉如泥。

赵梦然:我还穿越到了过去。

郑浩南:你的意思是——在你濒临死亡的时候,你穿越了,看到了不同时空的场景。

赵梦然:没错。

郑浩南:你怎么能判断那是真的,而不是幻觉?

赵梦然:我——我看到了一个人,我和她就碰了一下,然后我就看到了她过去、现在、未来的场景,我觉得那是真的,太他妈真实了,连我自己的汗毛都起来了。

宋晓龙:典型的脑震荡,而且还很严重。

郑浩南:我以前看过一本书,说人快死的时候,会看到一些画面,大多都是自己一生的回溯,但也有看到别的画面的,有的光怪陆离,有的很恐怖,有的超现实。而且,意识会离开身体,可以思考、穿越、看到未来。

赵梦然:有点像我的。

郑浩南:只有濒死之时才能看到。

赵梦然:我看得一清二楚。

宋晓龙:那你就是上帝了。

赵梦然:原来我开启了上帝之眼,全知的视角,哈哈哈!

说完这句话,赵梦然就断片了,人事不省。宋晓龙和郑浩南面面相觑。

郑浩南:其实我看的是一本科幻小说。

 

51医院门口 夜 外

赵梦然的主观视角赵梦然睁开眼睛,惊讶地发现自己站在医院门口,有一对男女从他眼前穿过,却浑然不觉。赵梦然追上去,对他们挥手,他们没有任何反应,径直走出了医院大门(注:意识状态的赵梦然,穿的是车祸前出场的衣服)。

赵梦然:原来除了快挂掉的时候,喝断片也可以!对了,我还发现一个规律,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是主观视角,好像只有一双眼睛在东张西望,但再过一会儿,我就变成客观视角了,整个身体都已经穿越了。为什么会这样?

画面闪回,赵梦然第一次醒来时,发现自己飘浮在城市上空,之后他回到车祸现场,看到自己被医护人员抬上救护车。

赵梦然:一开始,我的意识或者灵魂还停留在身体里,我只能通过眼睛看世界。等到完全脱离身体,我就可以自由穿越,想去哪里都可以,如果想要知道某个人的秘密,只要碰一下他就可以。

画面闪回,赵梦然在医院走廊不经意地碰了一下白瑞希,之后他看到了她过去、现在、未来的三个场景。

赵梦然:真的好像拥有了上帝的眼睛。


编剧:柴晓春

手机号:13567482373

邮箱:631396063@qq.com

联系地址:浙江宁波


评论


评分:

柴晓春:

评论:《爱情梦想家》电影剧本入围2017年中国新编剧大赛。
10月24日 0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