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天使(第二十七集-上) (219人评价)


ANGEL天使第二十七集剧本

 


S:27-1

景:杂景

时:黄昏

人:安琦、朗儿、司机、环境人物

  △片头结束

 一△靳公馆建筑黄昏景

  △门口

  △司机将安琦、朗儿的行李搬上车

  △靳娴望着朗儿,抱住他,神情依依不舍

 二△靳捷商行建筑黄昏景

  △靳韬办公室

  △靳韬坐在办公桌前郁闷不乐,凝视着安琦的位置出神

  △画面剪辑安琦工作的身影

 三△靳公馆建筑黄昏景

  △安琦、朗儿上车

  △靳家汽车离开

  △靳娴失落,难过目送

 四△靳捷商行建筑黄昏景

  △靳韬走出办公室,走到安琦座位处,手指划过桌面,无意中打开抽屉

  △抽屉里留着做了记号写着「朗」字的纸条

  △靳韬拿起纸条,凝视

 五△车站前

  △靳家汽车抵达车站

  △司机下车,开后座车门

  △安琦、朗儿下车

  △司机将车上行李提下,交给安琦

  △安琦接过行李,向司机道谢,和朗儿走进车站

 


S:27-2

景:杂景

时:黄昏

人:乐樵、书沅

  △乐和医院黄昏景

  △乐和医院@院长室

  △乐樵坐在办公桌前闷闷不乐,拨打电话

  △书沅公寓

  △电话铃声

  △书沅赶至客厅,接起

乐樵OS:书沅……

  △书沅听见乐樵声音,赌气

书沅:没这人。

  △书沅立刻挂断电话,自己生闷气

  △乐和医院@院长室

  △乐樵无奈,放下话筒

乐樵:从来也没这么跟我红过脸,看样子这次是真生气了。

  △乐樵心情烦躁,无法静下心,离开院长室

 


S:27-3

景:街景

时:黄昏

人:靳娴、裁缝师傅、车夫

  △街景

  △靳娴心情郁闷不乐,坐着黄包车在街上穿越,途中经过裁缝店铺

  △裁缝师傅拿着衣服走出店铺,正巧看见靳娴

裁缝:靳小姐!

  △靳娴听见

靳娴:停车。

  △车夫停下

裁缝:靳小姐,您家小少爷的衣服都做好几天了,一直不见您过来拿,我还想着您事忙,这不正巧,刚准备给您送去。

  △靳娴这才想起

靳娴:哎呀,这几天为了朗儿要离开的事郁闷,倒把这事给忘了。

  △靳娴接过衣服,惋惜

靳娴:要是早点想起来,今天还能给朗儿多带几件衣服。

裁缝:呦,您家小少爷已经回家乡了?那也不要紧,就快过年了,您和三少爷回家乡祭祖的时候再给他带去,不过孩子长得快,到时候再给他改改就是。

  △靳娴疑惑

靳娴:师傅,你怎么会认为朗儿是我们家的孩子呢?

裁缝:瞧您说的,您家两位少爷打小就在我这量衣服,这形容样貌从小看到大,是不是您家里的孩子我还看不出来吗?

  △靳娴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张熟悉的稚嫩脸孔,恍然大悟,吩咐车夫

靳娴:怪不得我说像谁呢?(对车夫)不去福江饭店了,快,快回靳公馆,快!

  △车夫调转方向,离开

 


S:27-4

景:靳公馆@客厅

时:黄昏

人:靳娴、德婶

  △靳公馆建筑黄昏景

  △德婶正在客厅打扫

  △靳娴开门,匆忙跑进

德婶:小姐不是说今晚有督军夫人的应酬,所以要去福江饭店,怎么又折回来了?是不是忘了什么?

  △靳娴来不及回答,直接上楼

  △德婶不以为意,继续打扫

  △时间稍后

  △靳娴拿着照片,急忙下楼

靳娴:找到了,找到了,德婶,怪不得我说朗儿像谁呢!妳看,像吧?

  △靳娴边说,边将手中照片交给德婶

  △照片中是靳韬九岁、乐樵三岁时的照片

德婶:这不是咱们家两位少爷小时候的照片吗?

靳娴:是啊,妳还记不记得,我和妳之前讨论过,总觉得朗儿像谁,就是想不起来,直到刚才听见裁缝铺师傅的话,我这才恍然大悟,妳仔细看看,像哪一个?

  △德婶看照片,笑

德婶:小姐,我这老眼昏花的,怎么瞧得出来,不过要说朗儿像咱们家两位少爷中的哪一个,要是依着孩子这开朗的性情,自然是比较像乐少爷小时候,淘气的很。

靳娴:我可不这么想。

  △靳娴手指点着照片

靳娴:妳再仔细看看,像不像?

  △德婶仔细看,吃惊

德婶:哎呀!怎么会!

靳娴:像吧?

德婶:是呀!

靳娴:不行,这事有蹊跷,我得去跟靳韬确认才行。

德婶:小姐是要和三少爷确认什么事?

靳娴:胡涂呀,妳仔细想想,安琦长得和明瑊一模一样,现在又发现朗儿的这件巧合,这不是很奇怪吗?

德婶:难道小姐也怀疑三少奶奶根本没死?可是之前发生那盗墓贼的事,三少爷不是已经确认过,墓中的骨骸就是三少奶奶,这才死心的吗?

靳娴:说不定是靳韬遗漏了什么细节没注意到,否则这世上哪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德婶,这事我实在越想越不对劲,不能让安琦就这么走了,至少得仔细问个明白。

  △靳娴着急忙慌出门

 


S:27-5

景:巡捕房

时:黄昏

人:乐樵、俞探长、环境人物

  △巡捕房建筑黄昏景

  △乐樵走进巡捕房,寻找

  △俞探长从外走进,看见乐樵,讶异

俞探:乐樵,你怎么来了?是靳娴让你过来的吗?

乐樵:不是,是我自己心里有些问题,实在找不着适合的人给答案,所以才想来向您请教,娴姊不知道我来巡补房。

俞探:什么事?听起来好像挺严重的。

乐樵:我想知道当初乐家究竟是怎么败的?

  △俞探长愣住

俞探:怎么突然想问这个?

乐樵:不是突然,当初乐家败的时候我只有两、三岁,很多事情根本就毫无印象,都是长大后从旁人嘴里听说的,您是靳、乐两家的熟人,对当年的细节一定知道不少,我相信您能给我做公正的答案。

俞探:你是不是听到什么话,才让你想追查当初乐家家道中落的原因?

  △乐樵沉默,不愿承认

俞探:非得打听不可吗?

  △乐樵点头

俞探:看来这个问题对你非常困扰,在这不方便多说,找个地方,我把我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你,至于要不要相信,你自己决定。

 


S:27-6

景:茶摊

时:黄昏

人:乐樵、俞探长、环境人物

  △街上黄昏景

  △茶摊

  △小二送来茶水

  △俞探长倒了杯茶给乐樵,看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俞探: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疑惑的?

乐樵:有段时间了。

俞探:看来,应该是一段不短的时间,我知道早几年,你的姊姊和姊夫为了争回「乐和医院」,没在外头少放谣言,你听见了,心里有所动摇,这也在所难免。

乐樵:不只姊姊、姊夫,还有向嵘。

俞探:向嵘?他说了什么?

  △乐樵回想,神情为难

  △俞探长观察乐樵神情,心知肚明

俞探:算了,不问也知道,他和靳家都闹成这样了,自然没什么好话,当初老爷和夫人成亲多年,虽然夫妻感情恩爱,却一直都没有子嗣,所以才兴起了念头,回乡让族人帮忙寻觅,想收养个孩子,将来好继承香火,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种结局。

乐樵:这些日子,娴姊和德婶对向嵘的事情很避忌,我得知的讯息很片面断续,俞探长,为什么向嵘会这么恨娴姊?难道当初娴姊果真为了靳韬出卖他的信任,才导致他的妻儿惨死吗?

俞探:这事说来话长,向嵘和靳家的渊源还得从娴小姐出生之前说起,当时老爷、夫人在族人的帮忙下,收养了向嵘,一开始,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挺不错的,老爷、夫人有心栽培向嵘成材,向嵘本身聪明,读书学商从来没让老爷、夫人失望过,对老爷和夫人也一向尊敬有加,加上对后来出生的娴小姐也是呵护备至,等到他们慢慢长大之后,老爷甚至兴起了将娴小姐许配给他的念头,靳韬就是在这时候出生的。

乐樵:这么说来,一家人关系挺好的,为什么后来向嵘会这么恨娴姊,非得不惜一切代价借着靳韬来打击娴姊?

俞探:在靳韬出生后,老爷开始考虑着是不是让向嵘恢复本家名姓,排除他和娴小姐的兄妹名份,不过老爷没有贸然这么做,因为他也担心向嵘不明白他的深意,就怕对他的用心误会,所以没有马上进行,不过后来这事反而是向嵘主动提起,是他自己想恢复本家名姓。

乐樵:为什么?

俞探:一来是顾及本家香火传承,二来靳家已有靳韬这个儿子,他的责任自然解除,向嵘恢复本家名姓之后,老爷想让他成为靳家女婿的念头更深了,只是缘分这事就是奇怪,你越想它将来怎么着,它偏不照你的心意走,向嵘后来爱上了别人,娴小姐宽容,不但成全了他们,老爷也帮着他成家立业,当时也算是少年得志,只是后来向嵘到风月场所谈生意,发生意外,他失手杀死龙爷的儿子,亲生儿子丧命,龙爷哪能罢休,你看着这次,都过了二十几年龙爷还记恨,何况当时的盛怒。

乐樵:当时靳家没试着替他打通关节吗?

俞探:怎么没有,但大家都顾忌龙爷的势力,非得严办不可,甚至传出向嵘一旦被抓,龙爷已经安排人进监狱,就为了对向嵘制造出什么意外事件,向嵘被迫必须逃亡,临走之前托付娴小姐照顾即将临盆的妻子,同时,老爷也得防着龙爷迁怒,天天担惊受怕,所以干脆让娴小姐带着当时才五、六岁的靳韬回家乡避避风头。

乐樵:当时娴姊没想过带着向嵘的妻儿一起离开吗?

俞探:想过,娴小姐真想过要带向嵘的妻儿一起离开,可惜迟了一步,龙爷为了逼出向嵘,已经派人找到向嵘妻子的藏身之处,没想到还意外闹出人命,所以向嵘认定,是老爷、娴小姐为了靳韬这个亲生儿子、亲弟弟,才背叛他的托付,一直怀着怨恨逃离上海,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乐樵:原来如此。

俞探:说穿了,就是向嵘太过偏执,但凡他对娴小姐还存有一丝相信,哪怕在有这个复仇计划的时候先向娴小姐要一句解释,又何至于闹成现在这样没有退路,当年娴小姐确实打算带着他的妻儿一起回乡,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等娴小姐赶到时,已经救不了他的妻子,你想想,娴小姐当时才十七岁,能怎么办,只有做出选择。

乐樵:那靳家和乐家之间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我看了当初医院的买卖文件,价钱确实不合理,为什么会这样?

  △俞探长怀疑

俞探:你已经看过医院的买卖文件,可是却没有从娴小姐那边知道原因?这么说文件是你瞒着娴小姐偷看的?

乐樵:俞探长,我信你的话。

俞探:乐樵,事情到这节骨眼,可千万别连你也一起犯傻,娴小姐为了你和靳韬已经牺牲了自己的终身,要是连你也怀疑靳家对乐家的情义,那你就太不该了。

乐樵:俞探长,请你告诉真相究竟是什么?

俞探:当年,乐家确确实实是因为急着扩展事业,周转不过才家败的,乐家败得太突然,资金缺口太大,眼看整个家产都得赔进去,乐老爷当时只能替你保留「乐和医院」,好让你将来能有个生活保障,又实在信不过乐家的亲戚,只好先把医院转手给靳家,至于为什么不相信乐家的亲戚,这二十几年来你也看到了,我应该不需要再解释了吧?

  △乐樵听了俞探长的话,无奈,自嘲

乐樵:是啊,我已经体会深刻。

俞探:医院的买卖价钱确实不合理,因为当初只是为了走个法律形式而已,想将医院保留给你才是老爷真正的目的,至于你的姊姊,当初她出嫁时,乐家正处风光显赫,该给她的部分可没舍不得给,至于医院,在你留学回国后,娴小姐和靳韬可是原封不动的把它还给你了。

乐樵:娴姊……靳韬……原来是这么回事……

  △乐樵后悔,忽然惊觉

乐樵:糟了!朗儿!我得阻止安琦离开才行,不能让安琦带着朗儿离开!

  △乐樵慌张离开茶摊

俞探:乐樵!

 


S:27-7

景:杂景

时:黄昏

人:靳韬、靳娴

  △靳捷商行建筑景

  △门口

  △靳娴坐着黄包车匆匆赶至

  △安琦座位处

  △靳韬手心握紧纸条,下定决心

靳韬:妳已经在我面前,却让我轻言放弃,谈何容易,我最后还是做不到。

  △靳娴进入商行

  △靳韬正要离开

靳韬:姊。

靳娴:赶着去车站?

靳韬:是。

靳娴:那我话不多说了,快去车站,赶紧把他们带回来。

靳韬:放心,我会。

  △靳韬正欲离开

  △靳娴想起

靳娴:靳韬,等等。

靳韬:什么事?

靳娴:这照片给你。

  △靳娴将照片塞到靳韬手中

  △靳韬着急出门,不以为意,顺手将纸条、照片塞进外套口袋里,急奔离开

 


S:27-8

景:车站门口

时:黄昏

人:靳韬、乐樵、环境人物

  △车站月台黄昏景

  △火车鸣笛,启动离开

  △车站门口黄昏景

  △人来人往的画面

  △靳韬、乐樵同时奔至车站

靳韬:你怎么也来了?

乐樵:没时间解释,先阻止安琦带朗儿离开要紧!

  △靳韬、乐樵冲进车站

 


S:27-9

景:车站站内

时:黄昏

人:靳韬、乐樵、环境人物

  △月台上,停靠一辆火车

  △靳韬和乐樵奔进火车站,闯进月台

乐樵:在哪一节车厢?

  △靳韬急奔,乐樵跟随,赶至其中一节车厢

  △车厢里,预定的两个车票座位空座

乐樵:没人!

靳韬:怎么会!

乐樵:确定是这里吗?

靳韬:车票是我亲自买的,不会记错位置,分头到其它车厢找找。

  △靳韬、乐樵分成两边,沿着火车车厢寻找着安琦的身影

  △靳韬、乐樵搜寻无果,沮丧的步下火车

  △火车鸣笛,行驶离开

靳韬:难不成她根本就不在这趟火车上,而她所谓的家根本就不在广州!

  △靳韬失控大叫

靳韬:安琦!

 


S:27-10

景:车站门口

时:黄昏

人:靳韬、乐樵、环境人物

  △靳韬、乐樵失望走出火车站

  △靳韬神色疑惑,心中起疑

靳韬OS:既然事情都已经落幕了,为什么她还要欺瞒行踪,莫非除了向阳,她还需要躲着谁?为什么非带着朗儿离开不可?她究竟在害怕什么?

  △靳韬无意中在外套口袋里摸到纸条、照片,拿出,看着照片,疑惑

靳韬:姊为什么要给我这张照片?

  △靳韬仔细看照片,吃惊,再看纸条上的「朗」字

  △纸条上朗儿的字迹将「朗」字写得有些分开

  △靳韬回忆

  △第七集,S:7-2

  △Angel、靳韬尴尬的并肩坐在单人床上

  △靳韬看见书桌前贴了几张小幅画作

  △靳韬、Angel用笔在画册内页交谈

  △小幅作品里大部分都是月景

靳韬:有许多月景的作品。

Angel:我从小就喜欢月景,所以宿舍里我最喜欢这个房间,因为这是唯一可以看到月景的房间。

  △时序恢复

  △靳韬心里起疑,低声喃喃猜测

靳韬:朗儿……难道孩子名字的意思不是晴朗,不是开朗,而是……(顿悟)美善贤良之月!不可能!安琦怎么可能会……

  △靳韬确认手中的照片,仔细回想Angel、安琦的相似之处

 一△第六集,6-11

  △靳韬翻过中西女塾围墙,Angel从靳韬身后拉扯,靳韬快速反制,与Angel近距离面对面的画面

  △第十集,S:10-10

  △靳韬回到办公室前,正要入内,被安琦抓住手腕,回头,愣住

 二△见后面集数

  △靳韬抱起在窗边睡着的Angel走到床边

  △第二十二集,S:22-21

  △靳韬抱起在窗边睡着的安琦走到床边

 三△见后面集数

  △Angel枕着靳韬手臂的睡颜

  △画面慢慢重迭

  △Angel枕着靳韬手臂的睡颜与第二十三集,S:23-1安琦的睡颜渐渐重迭

 四△第十八集,S:18-1

  △靳韬确定距离无误,躺下,顺势枕在安琦膝上

  △安琦被靳韬的动作震惊,回忆

安琦:你……(猜测)该不会也是没枕头就睡不着吧?

靳韬:(被猜中)啰唆。

  △安琦笑

安琦:跟孩子一样。

  △第二十六集,S:26-16

  △朗儿枕着靳韬睡着

  △时序恢复

靳韬:如果当初猜测无误,为什么墓中会有……

  △靳韬仔细回想Angel、安琦与顾明瑊之间的不同

 一△第十一集,S:11-5

  △安琦将头发撩前

  △靳韬回忆

  △明瑊将头发撩前,发际线里隐约可见一道疤痕

  △靳韬假装无意拨开安琦脖子后发际线的头发

  △安琦头发里不见疤痕

 二△第八集,S:8-7

  △靳家车内后座

  △靳韬沉默,若有所思

  △明瑊主动甜蜜的挽着靳韬的手臂

  △完整场次见后面集数

  △靳韬亲吻Angel,Angel躲闪的画面

  △第二十三集,S:23-9

  △安琦走出办公室,看见靳韬,尴尬,停在门口,不肯再向前一步

 三△第二十三集,S:23-12

  △靳韬走近棺木,望着棺木内,难以置信,回头望着安琦

  △棺木内确实有一副白骨

 四△第二十集,S:20-13

龙峻:靳韬,是朋友劝你一句,有些事,别被自己的回忆局限了,

 五△第六集,S:6-11

  △靳韬在上海中西女塾遇见Angel

  △第七集,S:7-13

  △靳韬在杭州遇见顾明瑊

 六△第八集,S:8-4

  △靳家大门,靳家汽车迎亲归来

  △靳韬下车,牵明瑊

  △明瑊身穿红色旗袍,走进靳公馆

  △第八集,S:8-5

  △Angel穿着红色精致旗袍,像是不胜酒力,微醺迷蒙,娇弱无力,倚靠在床头

  △靳韬走进房间

  △时序恢复

  △靳韬被自己的猜测震撼,怀疑的看向乐樵,忽然跑开

乐樵:靳韬,你要去哪里?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