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骑汉风 (32人评价)


投笔从戎的班超做司马率领东汉军队大败匈奴骑兵,一战成名。

  西域伊吾城内,瞽目老人对班超献上先前汉人留下的宝剑并表达了西域人对大汉朝的拥戴。


 皇帝诏见班超。面对汉帝及全朝大臣,班超主张派汉朝使节重新联络并团结西域各国抗击匈奴,恢复西域的安定繁荣。经过与郭恂,李邑激烈的辩论,班超的谏议被汉帝采纳。汉帝派以班超为首的三十六人出使西域,担当重振汉风,繁荣西域的大任。

  班超骑着钦赐的黄膘马,带着使团吏士们,怀着建功立业,衣锦还乡的愿望西出玉门关,踏上征程。



途中,使团成员中的郭询嫉妒班超的才干和文韬,田虑质疑班超的武略。徐干因歧视王猛的出身而与其发生争斗。而合恭只一心为自己的儿子搏取军功。于阗出生的少年宁西不顾凶险执意跟随使团返回西域。

在与匈奴流窜骑兵的遭遇战中,救下了被劫掠的疏勒女人阿氏。班超不顾郭询的反对,执意护送她回家乡。



大漠的另一端,大月氏被匈奴单于冒攻打,头人要将作为人质的冒的长子罕胡处死。罕胡逃脱并对冒怀恨。罕胡请求前往打击汉使,冒拒绝,派出另一个儿子带精兵截击汉使。

 罕胡因生母的死对冒死心生怨恨。



 班超率汉使团来到鄯善国,受到了国王广的欢迎和善待。

 班超发现广的态度有变,他机智地从侍者的口中得到匈奴骑兵赶到的消息。

 班超当机立断,带领使团吏士包围匈奴营地,火烧并全歼匈奴骑兵。

 就在广等着二虎相争的结果时,班超送去了匈奴的人头。广既惊惧又敬佩,义无反顾地依附汉朝。

 班超并不居功的磊落行为感动了从事郭恂。



 罕胡以响箭为号令训练部属忠于服从自己。



  汉朝使团到达于阗国时发现已有匈奴骑兵在城中安营。

 国王光德同时宴请匈奴巫师和汉朝使团,意图利用匈奴巫兵压制汉使。酒宴上双方动武。吏士田虑等打败了对手,灭匈奴人锐气。宁西赢得了于阗少女的好感。

  巫师无法打击汉使,便用巫术威胁成为傀儡的光德带着部分百姓向西逃跑。城中百姓向汉使团求救。



  班超带汉使为解救百姓穿越死亡山谷,徐干因追赶匈奴失踪。王猛不计前嫌将徐干救回。

  班超带着汉使打败匈奴骑兵并在野狼群中救出百姓,巫师胁迫光德逃跑。吏士合恭为救于阗少年而死,班超誓言定要率众衣锦还乡。



  阿氏认出了通向疏勒国的秘径。班超决定前往,郭恂反对孤军深入,吏士田虑拥护班超。

  汉使临城下,疏勒国王匈奴人兜提拒绝汉使入城并密谋在城外毒杀汉使。心向大汉的王储阿忠和都尉黎弇站出揭露。

  兜提阴谋被揭穿,要杀死阿忠,黎弇。田虑飞身跃上城头击杀兜提,徐干等人射杀兜提随从。

  阿忠即位国王,欢迎汉使入城。

 

  罕胡发令射杀自己的宝马和爱妻,部属有所犹豫的被斩杀。



  班超再次挥师于阗国,传书要求重修友好。巫师施毒计,要以班超的黄膘马祭神,密谋借杀马祭神之机全歼汉使。班超将计就计。

双方在城下摆开阵势。巫师要杀黄膘马之机杀害班超。双方大战,汉使大显神威。班超抽剑砍掉巫师的脑袋,汉使斩杀匈奴骑兵。除掉了危害于阗国百姓的祸害,于阗国与汉朝重归于好。

 

  汉使吏士旁观于阗人劳动场面引发乡愁,憧憬衣锦还乡。

  郭恂与班超谈论即将奉旨而来,胆小畏战的钦差李邑。



  罕胡以响箭射杀单于冒的宝马,再以响箭射向单于冒,随从皆随之杀死冒。罕胡自立为匈奴单于。

  罕胡率匈奴骑兵疯狂地扑向了疏勒国。



  李邑带来皇帝圣旨,下诏班超回汉。班超决定遵旨前先往疏勒国。郭恂拥护,李邑拒绝。吏士们表达了拥戴班超及对李邑的不满。

大敌当前,奉旨回汉或保护西域抗击匈奴,班超深陷两难。为留住汉使,警醒百姓不再归顺匈奴,黎弇不惜自杀。喊出依汉如依天之语。

深受感动的班超决心留在西域与匈奴决战。田虑等三十余汉使吏士视死如归,跟随班超对匈奴死战。

宁西带着于阗一百壮士赶来助战。

  班超率三十骑当道设伏兵,重创匈奴骑兵。

  班超率使团吏士疏勒城死守,为保卫疏勒城及百姓,汉使大部战死。 奄奄一息的徐干对死去的王猛说出了为时已晚的道歉。

  死去武士的长枪顶着帽盔立在城头上。激励着西域人与汉使并肩抗敌。

最后关头班超率剩将宜勇再度出击,罕胡败逃。



编剧:鹏举青云

手机号:13898500718

邮箱:flyfighter117@163.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