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锣鼓声 (4人评价)


微电影剧本《夜半锣鼓声》


编剧:昌言


故事梗概:


    剧团排练厅里,每到深夜就传来锣鼓声,一阵接着一阵。剧团不景气,排练厅早就没用了。这就怪了,不是演员排练,难道有鬼?


    1.剧团排练厅,日,由外到内


    (旁白)最近,剧团排练厅里,每到深夜就传来锣鼓声,一阵接着一阵。刚开始,街坊还以为剧团半夜排练,可一打听,剧团不景气,排练厅早就没用了。这就怪了,不是演员排练,难道有鬼?


    2.剧团团长办公室,日,内


    电话铃响,剧团团长涂刚接听电话:喂,哪位?……我是,涂刚……县里,紧急通知?要赶紧排练几台大戏,配合当前的新农村建设宣传,送戏下乡?这真是十年难逢初一春啊!

    涂刚放下电话,连忙组织演员排练,可演员们全都谈鬼色变,说什么也不肯答应。

    涂刚[又好气又好笑地]说:看来事情不弄个水落石出,这戏是排不成了。


    3.排练厅隔壁房间,夜,内


    涂刚带着团里几个胆大的小伙子,拿上手电筒,偷偷地守在排练厅隔壁的房间里。

    涂刚悄声对大家说:单等排练厅里锣鼓一响,就冲进去,拿一个正着。

    说来也怪,他们从上半夜守到后半夜,排练厅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眼看天快亮了,涂刚决定:走,回家睡觉去。


    4.剧团办公楼门口,夜,外


    他们刚走出剧团办公楼的门口,楼上排练厅里的锣鼓声,便像示威似的一通接一通地响了起来。

    涂刚迅速转身,带着大家蹑手蹑脚地向排练厅走去。


    5.剧团排练厅,夜,由外到内


    他们走到门口,涂刚猛地一脚,踹开了排练厅破旧的大门,锣鼓声戛然而止,大厅里一下静得怕人。

    由于长时间没有使用,排练厅里一股霉味扑面而来,涂刚皱了皱鼻子,站在门口用手电向里面扫视了一圈。只见锣鼓依然摆在大厅的一角,此刻,还在微微地颤动。一些道具、戏服和装杂物的箱子横七竖八地摆在地上。

    涂刚壮着胆子走进去,破地板在脚下“吱吱”作响。另外几个人紧紧地跟在他后面,生怕落了单。突然,一个人惊恐地怪叫一声,涂刚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五彩戏服的无头女鬼,挥着长长的水袖,张牙舞爪地向他们扑来。涂刚一群人吓得撒腿就跑。


    6.文化局,局长办公室,日,内


    (旁白)涂刚一刻也不敢耽误,天一亮就跑去文化局,向局长李一龙汇报。这李一龙和涂刚是同门师兄弟,他戏唱得不咋样,功夫却在戏外,十几年下来,硬是一步步爬到了文化局局长的宝座。

    涂刚:李局长,最近,剧团排练厅里,每到深夜就传来锣鼓声,一阵接着一阵。演员们全都谈鬼色变,说什么也不肯排练。

    听了涂刚的汇报,李一龙大发雷霆:什么有鬼!我看是你们不想排戏,找借口!好!我这就向公安局报案,如果让我查出是你们在捣鬼,我可饶不了你![说完,他拿起电话报警。]

    不一会儿,公安局治安科李科长带着几名干警赶了过来。


    7.剧团排练厅,日,由外到内


    涂刚只好硬着头皮,带着干警们上楼察看现场,一走进排练厅,他哑然失笑,刚才让他们落荒而逃的,竟是挂在衣架上随风飘荡的一件旧戏服。干警们走到放锣鼓的地方仔细察看了一番,发现四周结满了蛛网,唯独锣鼓和旁边的一口大箱子上干干净净的,显然有人用过。他们打开那口箱子,看到里面有几套白色的戏装。

    涂刚大吃一惊,脸色苍白地告诉干警们:这是剧团以前的当家花旦方子舒装衣物的箱子。十年前的一个夜晚,方子舒独自在排练厅排练。第二天一早,剧团的人看到她倒在台下,满地鲜血,一根锈迹斑斑的大铁钉,深深地扎进她的脑后,人早已气绝身亡。经公安局反复勘查,断定是她一不小心踩翻了腐朽的地板,从台上掉下来,后脑扎到铁钉意外身亡。

    涂刚惊恐地说:难道是她阴魂不散?

    李科长哈哈大笑:俗话说得好,人死如灯灭。我活了大半辈子,死人见了不少,活鬼还没见过一个。今晚,咱俩就守在这里看个究竟。


    8.剧团排练厅,夜,内


    当晚,天还没黑,涂刚和李科长各穿一套戏服,涂上厚厚的油彩,偷偷潜入排练厅,像人偶一样静静地坐在角落里。

    天渐渐黑了,月亮升了起来,惨白的月光从破旧的窗帘缝里漏了进来,排练厅里的情形依稀可见。突然,大厅的一角传来“吱扭”一声,涂刚和李科长看到那口箱子竟然自动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色戏服的身影轻盈地从箱子里飘出来,径直走到排练厅的中央,一边快速地旋转,一边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唱着。

    涂刚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浑身像筛糠一样,摇得屁股下的破椅子“吱吱”直响。那个白色的影子听到动静,东张西望了一番,朝他们这里飘过来。

    白色的影子和李科长同时大叫一声:啊![一块儿倒在地上。]

    涂刚半天才回过神来,打开手电,扶起李科长。

    他们俩仔细一瞧,一个小男孩穿着戏服倒在地上,涂刚对李科长说:看来他是被你一脸油彩的怪模样吓晕了过去。

    

    9.排练厅楼下办公室,夜,内


    涂刚和李科长连忙将小男孩抱到排练厅楼下的办公室里,在灯光下仔细一看,原来他是那个长期在剧团门口行乞的小乞丐。小乞丐一醒过来,就坦白了。他说:晚上街上太冷,就趁人不注意,偷偷地顺着墙角的水泥管爬到排练厅,钻进那口大箱子里,用戏服当被子,暖和地睡大觉。

    正当涂刚想盘问锣鼓是不是他敲的时候,排练厅里的锣鼓声又响了起来,一阵接一阵。

    李科长难以置信地说:真是邪了,到底是啥东西,难道真的有鬼?


    10.涂刚和李科长(寝食难安,口舌生疮)分镜头


    (旁白)几天来,涂刚和李科长被这神秘的锣鼓声折腾得寝食难安,眼看送戏下乡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涂刚急得是口舌生疮。县领导听说这事后,也急了,给公安局下了最后通牒,限期破案。


    11.排练厅,由日到夜,内


    (旁白)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涂刚和李科长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白天,涂刚吩咐剧团的电工把排练厅年久失修的电路修通了。

    傍晚,涂刚和李科长钻进排练厅里鼓捣了半天,然后锁上排练厅的大门,李科长对涂刚说:走,回家睡大觉去了。


    12.剧团会议室,日,内


    第二天一大早,涂刚叫电工把他家的宽屏彩电搬到剧团会议室来,然后通知所有的演员来开会。同时,他还专程把李一龙以及分管文化工作的副县长也请了过来。不到半小时,所有人都到齐了,涂刚提着一台摄像机,和李科长进来了。

    涂刚把摄像机接好,一摁按钮,电视屏幕上出现了这样的画面昏黄的灯光下,排练厅里的锣鼓静静地立在那里。突然,画面一闪,排练厅里的开场锣鼓响了起来,涂刚和方子舒穿着戏服,脸上涂着油彩,踏着鼓点走了出来。

    有人惊恐地说:这不是当年涂刚与方子舒排演《双揭榜》的片断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到死去十年的方子舒重又出现,大伙儿跑得比兔子还快,顷刻间,会议室里只剩下涂刚和几位脸色苍白的领导。

    涂刚嗫嚅着说:当年方子舒就是因为排练厅太过破旧而送命的,看来是她的阴魂不散,想给我们提醒点什么。  

    在座的领导一个个大眼瞪小眼,沉默不语,特别是李一龙面如死灰,浑身发抖。

    (旁白)他们都知道剧团的排练厅修建于上个世纪50年代,经过50多年的风吹雨打,早已破败不堪,摇摇欲坠。涂刚曾多次打报告要钱维修,可领导们都推说没钱。

    副县长首先打破沉默,他心有余悸地看着涂刚说:要多少钱?

    涂刚说:大概10万!

    副县长虎着脸,瞪着李一龙说:难道你们文化局这点小钱都拿不出,你现在就给我去办,如果耽搁了排戏,我拿你是问![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13.由文化局到剧团,日,外


    涂刚如愿以偿地从文化局拿到了10万元支票。当他兴高采烈地回到剧团时,却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议论声)十年前,方子舒在排练厅里不是意外身亡,而是被人谋害的,凶手已经被逮捕,他就是李一龙。

    原来,涂刚、李一龙和方子舒是一起进剧团的,关系很好。涂刚和李一龙都爱上了方子舒,可方子舒心里只有涂刚。


    14.排练厅,夜,内

    字幕:十年前


……



编剧:昌言

手机号:17343004669

邮箱:18710112731@163.com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石佛营东里炫特区4-7-402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