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战事》第12集 (12人评价)


剧情推介:

一域无人写过的战争史,一页古镇土楼的传奇篇,一段刻骨铭心的真情爱,一批鲜为人知的养生方,一幅地方风俗的生活照,一首难以忘怀的抒情歌,一幅闽西名胜的山水画,一本记录轶闻的陋室铭,一部您心中有影视无的46集连续剧《闽西战事》写就剧本。该剧是以红军时期战斗在闽西山区由政委方方、团长吴胜领导的独立红九团和由寻淮洲任军团长粟裕任参谋长的中央红军第七军团在第五次反围剿中游击在闽西连城县至永安县燕城一带攻城拔寨的真实战斗历史为背景,再现红军艰苦卓绝可歌可泣战斗历程的精创纪实连续剧。剧情紧紧围绕主副两条线而展开:主线从闽西独立红九团首次攻打燕城开始,血战燕城智取连城,三打大土楼三战蟒蛇崖,贡堡战斗为保护明朝“会清桥”舍身扑灭大火,夺取小陶镇战斗在戏园子里迫使三百敌人缴枪投降,把缴获的五万个银元两万斤食盐和几十万斤粮食送到瑞金,直到红七军团奉命与独立红九团会师闽西小陶镇,公开打出“北上抗日先遣队”旗帜于1934年7月15日率先从闽西小陶镇开始东线长征后结束。副线则紧紧围绕主线而展开,刻画出了主要人物苏林峰及其一家祖孙三代人在底层社会环境里奋力抗争,俊男苏林峰乡间贡席竞渡比赛初露锋芒参加红军后大智大勇,美女邓思林农村对歌脱颖而出担任红军情报员无私奉献,爷爷苏一方用草药为红军治病拒交秘方被保安团长李聚财冤狱,姨奶奶贡献神药阴枣支援红军被敌人逼迫葬身火海,女友吴飞云参加红军手握炸弹引爆敌群,全家真诚奉献、英勇战斗、青春无悔的革命历程血肉相连。剧本首次深入挖掘出了神药阴枣、茅头红贡酒、六阴粉和九阴茶等一批民间养生药方,具体演译出了闽西土楼里钱粮巨万妻妾矛盾的奇闻轶事、贡堡古镇御赐“大儒里”廊桥古宅的厚重文化、桃源洞百米高一线天甲天下的奇观景致、百丈崖峻峭陡壁后的藏银密洞、贡川山乡梹榈竹林中的对歌美女、燕江射垛峰下沙溪水面贡席竞渡的夺魁武侠、深山密林中温泉热西偏僻峡谷里的爱情吊脚楼等诸多烩炙人口的现实场景。全剧故事题材丰富,连续出彩感人,剧情跌宕起伏,战斗惊险意外,人物个性突出,情感爱憎纠葛,场景集中明确,生动具体地再现了几位真实红军将领当年的战斗足迹和浓缩了当年历史背景下偏僻山乡里百姓的日常生活,把曾经烽火燎原的闽西革命老区展现在今人面前。不忘初心,革命前辈的路是这样走过来的,我们将继续走向未来,未来还将继续......


46集连续剧《闽西战事》

第十二集

 

第一场   夜,阴枣作坊青枣和小枣的房间里,内

灰暗的月光透进屋里隐约可见挂在墙上的一个挂钟,  

 

挂钟敲响了九声,时针指着九点正,  

 

青枣放下吊帐坐在床沿上,双脚从绣花拖鞋里抽出后就钻进了帐子,  

 

青枣上床后解开了睡袍头枕着双臂仰面躺着,  

 

小枣身穿睡袍钻进蚊帐,俯身在青枣胸前,  

 

小枣双手支颐趴在床上反勾着二条小腿,  

 

青枣:小枣,你在想什么,  

 

小枣:我在想我死去的妈妈,我家里穷爸爸整天就知道喝酒,弟弟没钱读书我要挣钱供他上学。青枣姐,你在想什么?  

 

青枣:我在想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小枣,你说姐姐好看吗,  

 

小枣:好看,真好看,就像刚开的玫瑰花,我要是有姐姐这样美就好了。青枣姐,你要是离开这里,真的会带我走吗?  

 

青枣:这还用问,  

 

小枣:那你会取我作老婆吗?我是说,将来在阴曹地府里,  

 

青枣:呸呸呸,又说不吉利的话了近来你总是这样,  

 

小枣(口气坚决):我要你回答,  

 

青枣:会,我一定娶你作老婆,  

 

小枣:谢谢姐姐,我太高兴了,  

 

青枣:只要你高兴就行,不用等到将来我现在就娶你为妻,你同意吗?  

 

小枣:我同意,噢,轻点,  

 

青枣把小枣夹在两条腿中间,两人兴奋地在床上卷起了麻花条,发出了轻轻地嘻笑声,

 

第二场    夜,月亮下的森林,外

月亮在浓浓的乌云中穿行,

 

山上的森林里发出了山风的呼啸声,

 

画外:大雕枭的凄唳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第三场    夜,阴枣作坊青枣和小枣的房间里,内

屋里很黑暗,墙上的挂钟“咚、咚”的响了两下,停了一会儿又“咚、咚”的响了两下,  

 

床上睡着的青枣右侧躺着,她左手搂住小枣左腿搭在小枣的双腿上,  

 

小枣醒着,她苗条孱弱的身体在黑暗中静静地仰面躺着,  

 

她消瘦的脸颊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棱角分明,只有那双无神的弯月眼还在不时地眨动一下,  

 

她想翻个身却被青枣半压着自己的身体不好动, 

 

小枣:唉——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伸手轻轻拿开青枣放在自己胸脯上的手,  

 

她坐起身子,用双手慢慢移开青枣架在自己腿上的一条腿,  

 

她为青枣盖好了薄被子,  

 

她自己再披上睡袍慢慢地下地后系紧腰带,赤着脚走出了房间门,  

 

第四场   夜,二楼走廊栏杆,外

小枣站在走廊上,她头顶屋檐上吊着一个“阴”字白纸灯笼,  

 

她双手扶着栏杆仰望着天空,  

 

C形残月慢慢地移进了浓云里,  

 

第五场   夜,阴枣作坊厨房门外,外

在厨房门外的墙基处有几只大老鼠在来回跑动,  

 

画外:大雕枭的凄唳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第六场   夜,二楼走廊栏杆,外

小枣大大的眼睛无神地凝视着头顶上挂的“阴”字白纸灯笼,  

 

一阵风吹来屋檐下挂着的白纸灯笼明显地摇晃起来, 

 

她在癔想中仿佛看见了山上摇曳的树林,

 

她又仿佛看见了大樟树上的大雕枭猴面鹰 ,

 

小枣打了个寒战,忙用双手抱住了双肩,  

 

她突然看见一个很大的阴影从屋顶上向下飞去,  

 

阴影飞到厨房前的地上又立刻腾空而起,  

 

阴影又飞快地向小枣扑面飞来,  

 

小枣看见了一张暗红色像猴子脸一样的猴面鹰(大雕枭),它的嘴上还叼着一只大老鼠,  

 

猴面鹰掠过了小枣的头顶上方,  

 

小枣:啊

 

她叫了一声后双腿就慢慢软下倒在了走廊的木地板上,  

 

画外:大雕枭的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第七场   日,月亮下的森林,外

朝阳照着茂密的森林,

 

山上的森林里发出了画眉鸟的叫声,

 

第八场   日,二楼走廊栏杆前的地板,外

晨曦照在躺在走廊木地板上的小枣身上,  

 

画外: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 

 

第九场   日,阴枣作坊青枣和小枣的房间里,内

晨曦中青枣身穿睡袍平躺在床上的蚊帐里,  

 

青枣朦胧地向右侧翻身左手不经意地去摸小枣没有摸到人,  

 

她睁开了眼睛不见小枣,  

 

她连忙爬起身撩开蚊帐小枣不在屋子里,  

 

她发现小枣和衣躺在门口外的地板上,

 

她赶紧跳下床赤着脚向门口跑去,  

 

第十场   日,二楼走廊栏杆前的地板,外

青枣跑到小枣身边把手指放在小枣的鼻孔处,  

 

青枣(惊恐):小枣,小枣,你怎么睡在地板上?你醒醒快醒醒别吓我,

 

她抬头看看四周静悄悄的,   

 

青枣:大枣姐,小枣昏过去了,快来人呀帮帮我,  

 

大枣、冬枣急忙来到了走廊上,其他房间的姑娘们也到了,

 

冬枣用手去摸小枣的额头,  

 

冬枣:呀,她额头这么烫,是发高烧了,  

 

大枣用拇指按压住小枣的仁中穴,  

 

小枣闭着眼摇了摇头,

 

大枣:快把她抬到床上去,

 

第十一场   日,阴枣作坊青枣和小枣的房间里,内

冬枣抢先把蚊帐收好打成结,  

 

大枣和青枣把小枣抬到了床上,  

 

青枣拿起床上的薄被子给小枣盖上,  

 

隔壁几间屋子里的姑娘们也都跑了进来围在小枣睡的床边,  

 

七嘴八舌:小枣怎么啦?怎么会这样?看她瘦的,真可怜,  

 

冬枣:小枣的脸色这么黄,好像是病得不轻,  

 

青枣:不知道为什么,她这几天总是说没力气,  

 

大枣:冬枣,快去喊阴枣妈,再端杯茶水来,  

 

冬枣:我这就去,  

 

冬枣快步跑出了房间门,  

 

青枣:小枣,小枣,快醒醒,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死了我可怎么办呀,

 

青枣哭出了声音,

 

大枣:青枣你胡说什么呀,你是想咒她死是吗?  

 

青枣:不,呜…呜…呜…  

 

青枣还是哭出了声音,  

 

阴枣妈急匆匆的从门外冲了进来,  

 

阴枣妈:怎么啦怎么啦,小枣怎么啦?  

 

大枣:小枣像是生病了,整个身子都烫手,  

 

阴枣妈用手背试了试小枣额头上的温度,  

 

阴枣妈:呀,真是这么烫手,快去端盆水来,  

 

青枣:我去,  

 

青枣急急地跑出了门,  

 

冬枣双手端着一杯茶水快步走进了门,  

 

躺在床上的小枣睁开了无神的眼睛,  

 

小枣:水,水,我口渴,  

 

冬枣:水来了水来了,我加了点冰糖,  

 

阴枣妈:我来喂,  

 

阴枣妈坐到床头上,左手搂起小枣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再接过茶杯,  

 

阴枣妈用嘴吹了吹杯口的热气又用嘴偿了一小口,  

 

阴枣妈:小枣,喝口水,  

 

小枣闭着眼睛喝了几口水就摇摇头,  

 

冬枣接回阴枣妈手上的水杯,  

 

阴枣妈把小枣放到枕头上,  

 

青枣端来一盆冒着热气的温泉水,  

 

青枣:我来给小枣擦洗身子降体温吧,   

 

阴枣妈:好,你们其他各屋的姑娘都去干自己的事儿吧,这里有青枣和我照顾就行了,  

 

大枣、冬枣和姑娘们都静静地退了出去,  

 

阴枣妈帮着青枣开始为小枣擦洗身子降体温,  

 

黑枣妈急急地走进门里来,  

 

黑枣妈:阴枣姐,小枣怎么啦? 

 

阴枣妈:小枣发高烧了,烧得还不轻,  

 

黑枣妈:能治吗?你快想想别的办法,  

 

阴枣妈:黑枣妹妹,还是要辛苦你一趟,你赶快骑马去贡川把苏老爷子请来,  

 

黑枣妈:行,我这就去,  

 

第十二场   日,阴枣作坊马厩,外

黑枣妈从马厩里牵出一匹马,  

 

她牵着马走出了阴枣作坊外院的大门,  

 

画外:一阵急促远去的马蹄声,  

 

第十三场   日,阴枣作坊青枣和小枣的房间里,内

小枣依然躺在床上,     

 

青枣不停地为小枣更换额头上的湿毛巾,  

 

房间里的挂钟响了十二下,  

 

阴枣妈抬头看了看时间是中午十二点正,  

 

阴枣妈:青枣,你去院子外面看看,苏老爷子应该快要到了,  

 

青枣:好,我去,  

 

第十四场   日,一条山路上,外

黑枣妈和苏一方骑着马急驰而来,  

 

第十五场   日,阴枣作坊马厩,外

黑枣妈和苏一方各牵一匹马走向马厩,  

 

黑枣妈:你先进去救小枣要紧,把缰绳给我,  

 

苏一方把缰绳交给黑枣妈,  

 

青枣:苏老爷子,阴枣妈在楼上等您,  

 

苏一方:小枣怎样,  

 

青枣:高烧的厉害,  

 

苏一方:快进去吧,  

 

第十六场   日,阴枣作坊青枣和小枣的房间里,内

苏一方和青枣快步走进门来,  

 

阴枣妈:老爷子来了,快看看小枣,  

 

青枣赶紧为老爷子搬过来一张凳子放在小枣的床头边, 

 

小枣额头上敷着块湿毛巾,双眼紧闭呼吸急促脸色烧红,  

 

苏一方坐下拿开毛巾先用手背试了试小枣额头的温度再盖上毛巾,  

 

他把脉枕放在小枣的右手腕下,  

 

他拿出一方白丝帕盖在小枣的右手腕上,  

 

他静静地为小枣脉,  

 

墙壁上的挂钟发出了滴哒滴哒的走动声,  

 

苏一方的眉头锁紧起来,  

 

青枣:小枣的病有危险吗?   

 

苏一方站起来走到床的另一边,  

 

青枣赶紧搬起凳子跟在后面把凳子放在苏一方的屁股下,  

 

苏一方又为小枣的左手把着脉,  

 

他的眉头依然紧锁,  

 

良久,他终于抬起了脉的手指,  

 

他拿上手帕和脉枕站起身,  

 

苏一方:青枣,先给她多喝些水,额头上要用冷水毛巾不停地敷着,我去开药方,  

 

青枣:是,  

 

苏一方转身向门外走去,  

 

阴枣妈紧跟其后走出屋门,  

 

大枣、冬枣和其他姑娘们走进门来,

 

姑娘们:小枣好些了吗,小枣你要挺住,姐姐们都爱你,

 

第十七场   日,诊所屋子里,内

苏一方在前,阴枣妈在后从门外走进诊所屋子里,  

 

阴枣妈反身关好门,  

 

阴枣妈:你说话呀,小枣的病到底怎么样?  

 

苏一方:还说什么,病得很重,  

 

阴枣妈:有什么不好说的,这里没别人,  

 

苏一方:想听实话?  

 

阴枣妈:我可不想听假话,  

 

苏一方:她得了罕见的重症黄热病,身子太弱了,  

 

马素梅:怎么会这样?  

 

苏一方:这可是个好姑娘啊。可惜了!  

阴枣妈:还能有救吗?   

 

苏一方:很难,关键在你,  

 

阴枣妈:只要有救就行,我不怕花钱,  

 

苏一方:不是钱的问题。你要是真想救这个可怜的姑娘,就让她还阳吧,  

 

阴枣妈:要让小枣还阳?  

 

苏一方:对,只有让小枣还阳才可能有救,光吃素食她体质太弱可不行,  

 

阴枣妈:阴枣女不准还阳的规矩是宫里定下的,谁也不能坏了规矩,  

 

苏一方:我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我是个中医,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  

 

阴枣妈:如果我不同意她还阳呢,  

 

苏一方:那她只有死,  

 

阴枣妈:真没别的办法?  

 

苏一方:没有。她现在的病就和前年死去的秋枣姑娘一样,当时你也不同意秋枣还阳,  

 

阴枣妈:那她再也不能制做阴枣了吗?我可是花了大价钱来培养她的,  

 

苏一方:小枣命都保不住还想再让她为你去赚钱,这跟谋财害命有什么不一样,  

 

阴枣妈:你说我是谋财害命?  

 

苏一方:对,  

 

他生气地坐到桌子前的椅子上,  

 

阴枣妈:你……

 

她气得一下子就扑倒在床铺上大声哭起来,  

 

第十八场   日,厨房里,内

黑枣妈从厨房的后门口抱了一抱柴火走进来,  

 

她放下柴火,坐在了炉灶口前一张小竹凳子上,伸手向炉灶里添了几根柴火,   

 

第十九场    日,诊所屋子里,内

苏一方:我早已多次劝你关掉阴枣作坊的,   

 

阴枣妈趴在床上哭诉,  

 

阴枣妈:我怨冤枉呀。二十多年前,是你救了我的命,但是你也害了我,让我不再是阴女之身,让我还了阳,让我成了两个男人的女人,让我今生都不得安宁,  

 

苏一方:唉…… 

 

他愧疚地站起身来走到阴枣妈身边用手安抚她,  

 

苏一方:素梅,你说得对,你让我愧疚啊。是我害了你的一生,我苏一方对不起你,  

 

苏一方流下了眼泪,  

 

阴枣妈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  

 

苏一方连忙用手抹去泪水,  

 

阴枣妈:你知道吗,一个阴女的内心有多痛苦,这是你们男人永远不会知道的, 

 

苏一方:那就更应该让姑娘们都还阳,  

 

阴枣妈:都还阳,那她们今后怎么生活,小枣的家人又怎么生活,  

 

苏一方:用我的新药方同样可以制作阴枣,姑娘们也就不用再当阴女了,  

 

阴枣妈:那我得去问问姑娘们,  

 

苏一方:去问吧,阴枣作坊是你的,  

 

阴枣妈站起身用手绢擦干眼泪,  

 

阴枣妈:好吧,我去问小枣,还不还阳就由她自己决定吧,  

 

阴枣妈不打招呼脚步显得很沉重地走出了苏一方的诊所门,  

 

第二十场   日,阴枣作坊第一进四合院子,外

阴枣妈走到内院大门前,那只守在门口的大公獒高兴地迎上来摇晃着尾巴撒欢,  

 

阴枣妈不高兴地一跺脚,  

 

阴枣妈:滚开,你这不懂事的畜牲,  

 

大公獒委屈的“呜、呜、呜”地趴在了地上把头放在两只前腿间,  

 

阴枣妈心里又过意不去地蹲下来摸了摸它的头,

 

阴枣妈站起身子走进内院里反身关上了院子的门,  

 

第二十一场   日,厨房间里,内

黑枣妈坐在炉灶口前烧火,   

 

阴枣妈走进厨房里来, 

 

黑枣妈看见阴枣妈走进来便站起身,  

 

黑枣妈:阴枣姐,小枣姑娘的病到底怎样?  

 

阴枣妈打开一个锅盖,装了一碗六阴粥的米汤,再从一个装糖的小瓦罐里拿了几小块冰糖放进碗里,

 

阴枣妈:小枣病得太重了,现在还很难说。你这几天单独给她做些清淡的食物吃吧,  

 

黑枣妈:知道了,我会送到她屋里去的,这可是个好姑娘啊,  

 

阴枣妈:是啊,她就像你年轻时候的样子,我也很喜欢她,  

 

阴枣妈端起米汤走出了厨房门,  

 

第二十二场   日,阴枣作坊青枣和小枣的房间里,内

小枣躺在床上头上敷着湿毛巾,  

 

青枣坐在床沿上,左手端水杯右手拿汤匙正在给小枣喂水喝,  

 

阴枣妈手上端着一碗米汤走了进来,  

 

阴枣妈:青枣,小枣好些了吗?  

 

青枣站起身子,把手上的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青枣:不见好,还在发烧。喂她喝了不少水后热度好像降了一点,  

 

阴枣妈:知道了。你去吃饭吧,这里有我来照顾,  

 

青枣:是。小枣,阴枣妈来了,我先离开一会儿,

 

青枣转身离去,屋里只剩小枣和阴枣妈,

 

小枣微微睁开无神的眼睛,用手肘撑起点身子,还想挣扎着坐起来,但又无力地躺下了,  

 

阴枣妈:快躺着别动,  

 

小枣:阴枣妈,您请坐,小、小枣失礼了,  

 

阴枣妈把米汤碗放在桌子上,走近床边扶起小枣把枕头垫在小枣的背后,  

 

阴枣妈:这样行吗,  

 

小枣:躺久了,我浑身痛。这样靠着好些,谢谢阴枣妈,  

 

阴枣妈:谢什么。我把你当自己的亲闺女,照顾你是做母亲的责任。我喂你吃点东西吧,  

 

小枣无力地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

 

小枣:不想吃,  

 

阴枣妈从桌子上端起米汤碗坐到了床沿上,

 

阴枣妈:这哪行啊,不吃东西,病怎么会好。乖,听话,  

 

小枣勉强张嘴吃了几口就摇摇头,  

 

阴枣妈:你真是妈的乖闺女。来,再吃几口,  

 

小枣又吃了几口,还是摇了摇头,

 

小枣:实在吃不下了,  

 

阴枣妈:那好,休息一下再吃吧,  

 

阴枣妈把碗放下,拿起一条毛巾帮小枣轻轻擦干额头和脖子上的虚汗和嘴角上的粥水,  

 

小枣感动地流下了眼泪,  

 

小枣:谢谢阴枣妈。我感觉好多了,  

 

阴枣妈:你看你,叫你别说谢谢,你又说了。哪有闺女跟妈客气的呀,   

 

小枣:阴枣妈来屋里,是有话要说吧,  

 

阴枣妈:嗯,有几句心里话想和你说,  

 

小枣:什么事,  

 

阴枣妈:你昨天夜里到底是怎么啦?  

 

小枣:昨天夜里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阴枣妈:那你昨晚怎么会睡在楼地板上?  

 

小枣:我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睡不着觉躺在床上心里堵得慌喘不过气来,就起身来到走廊上呆了一会儿,突然就感到浑身发冷,又看见一只大鬼魅向我扑面飞来,随后我就不省人事了,  

 

阴枣妈:那鬼魅长的什么样?  

 

小枣:红红的脸像人脸又像猴子脸,我也说不太清楚,   

 

阴枣妈:这么怪,你怕吗?  

 

小枣:怕非常怕,看见它我就像灵魂出了窍,恐怖极了,  

 

阴枣妈:你是昨晚上才有这种感觉的吗?  

 

小枣:不,有好长一段时间了,  

 

阴枣妈:那你怎么不早说呢?  

 

小枣:我怕阴枣妈担心,  

 

阴枣妈:你生病了就该早些告诉我,早说了也不至于受这么大的苦啊,  

 

小枣:我想挺几天就过去了,我们做阴女的都是这样的,  

 

阴枣妈感动地流下了眼泪,她把脸贴着小枣的脸,紧紧搂住了小枣,  

 

阴枣妈:小枣,让你受苦了,我,我想让你还阳,  

 

小枣受惊地瞪大眼睛双手扶住阴枣妈的脸看着阴枣妈,  

 

小枣:还阳?   

 

阴枣妈:对,你同意还阳吗,  

 

小枣: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做过违犯家规的事啊,  

 

阴枣妈:你是个好姑娘,我只是为了让你能够活下去,  

 

小枣:不,我的病很快就会好的,我还要赚钱养活妈妈和弟弟,  

 

阴枣妈:我不会害你的,让你还阳真的是为了你,只是还阳以后你就不再是阴女了,  

 

小枣:不,我不还阳,  

 

阴枣妈:别的我就不说了,只是有一个家规你终身都必须牢牢记住,出了阴枣作坊你就不能再回来,也不准说出自己的身份,更不准说出制作阴枣的方法,你自己也不准再做阴枣,  

 

小枣:不不,我不离开阴枣作坊,  

 

阴枣妈:如有违背家规你立刻就会遭到报应的,千万要记住,  

 

小枣:不不不,求求你留下我,  

 

阴枣妈:自从我建起这座阴宅大院后,二十多年来没有让一位阴女还阳过。她们生是阴宅的人,死是阴宅的鬼,我今天为了你就要破例了,  

 

阴枣妈用手抹去眼泪,

 

小枣:阴枣妈,那还不如让我死了吧,  

 

阴枣妈:小枣,我的闺女,

 

阴枣妈和小枣相拥着抱头痛哭起来,  

 

小枣:不不不我不要还阳,我生是阴宅的人死是阴宅的鬼,  

 

阴枣妈:那你也会像前年的秋枣那样,只有死路一条了, 

 

小枣停止了哭泣慢慢用头上的毛巾擦去泪水,

小枣:阴枣妈,我才十六岁我还不想死,既然阎王爷选择了我,这就是天意呀,  

 

阴枣妈:我也舍不得你呀,  

 

小枣:阴枣妈,我死后有三个请求,您能答应我吗?  

 

阴枣妈掏出手绢先为小枣擦去泪水,再为自己擦了擦眼泪,  

 

阴枣妈:说吧,别说是三个要求就是再多,只要当妈的能做到就一定会答应你的,  

 

小枣:那我就先谢谢阴枣妈了。我死后,请您把我这个月刚领的工钱寄回家去,  

 

阴枣妈:一定办到,我还要多给你加上三个月的工钱一同寄去,  

 

小枣:谢谢,我死后请把我跟春枣姐和秋枣姐埋在一起,我要和她们作个伴。这几年来,她们在地下一定是很寂寞的,  

 

阴枣妈:行,  

 

小枣:另外,在我的坟头上也要像以前死去的姐姐们一样,只写下“阴女小枣”四个字就行了,  

 

阴枣妈:我一定照办,还有吗?  

 

小枣:阴枣妈,听说后山的天宝岩上有佛光,我在临死前想看看,行吗?  

 

阴枣妈:行,我明天一早就带你去看佛光,  

 

黑枣妈端着一碗新煮的红枣银耳汤走进门来,   

 

黑枣妈:这是怎么啦?母女俩哭的跟泪人儿似的,  

 

阴枣妈又用毛巾先为小枣擦去眼泪,再为自己擦了擦眼睛,  

 

阴枣妈:别哭了再哭身子就更弱了,你再好好想想吧。我有事先走了,让黑枣妈再陪陪你吧,

 

阴枣妈起身走向门口用手绢不停地擦拭着眼泪,  

 

黑枣妈:来,小枣别哭了,把这碗营养汤喝了,你的病一定会好的,  

 

第二十三场   夜,诊所屋子里,内

屋子里点亮了一盏马灯,  

 

苏一方和阴枣妈坐在床沿上,  

 

阴枣妈:我已经对小枣说了,让她还阳,  

 

苏一方:她答应啦,  

 

阴枣妈:没有。小小年纪的,把后事都交待好了。唉,真是苦命的女孩懂事儿多啊!  

 

苏一方:这小姑娘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不治病啦?  

 

阴枣妈:是啊,为什么?这是你们男人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苏一方:唉,小小年纪可惜呀,  

 

阴枣妈:我的话已经向她说清楚了,一就顺其自然吧。她说还有一个心愿未了,  

 

苏一方:什么心愿?   

 

阴枣妈:上天宝岩去看佛光。我明天一早就带她去,  

 

苏一方:上天宝岩?她不要命啦。难道她还不领你的情,不知道你这是第一次让阴枣姑娘还阳吗?  

 

阴枣妈:知道。我对她也是这样说的。不过,阴女还阳我才是第一个,  

 

阴枣妈含情脉脉地抬眼看着老爷子,脸上显出了少有的羞赧,  

 

阴枣妈:这你是知道的。就是因为你,在二十年前,我就不再是阴女了,  

 

苏一方:是啊,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二十年就过去了。不过,你还是当年那般迷人,让我不离不弃,

 

阴枣妈:我还是那句话,你不能光是为了我而把自己给耽误了,  

 

苏一方:素梅,这是我自愿的,  

 

阴枣妈微笑着点点头,  

 

苏一方:不过,我怕阴枣作坊会出事,你快下决心吧,让姑娘们都还阳,  

 

阴枣妈:怕什么,这阴枣作坊不是什么人都能开的, 我可不舍得半途而废,  

 

苏一方:我担心的正是这个,枪打树顶鸟啊,  

 

阴枣妈: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自认了,  

 

苏一方:马隹素梅,李聚财和土匪都想要你的阴枣作坊,还有那些药商们,树大招风啊,  

 

阴枣妈:我就是舍去性命,也绝不把秘方给他们。当年从清宫里逃命出来,隐姓埋名为的是啥?  

 

苏一方:那都已经过去了,  

 

阴枣妈:当年,为了给光绪皇帝治病是你让我成了阴女的。我这一生都是为了阴枣秘方而活着,如果没有了阴枣作坊,我也就不想活了,  

 

苏一方:唉!天意呀,  

 

画外:大雕枭的叫声:鬼——鬼、鬼、鬼,鬼——鬼、鬼、鬼…… 

 

苏一方站起来走到门前打开门,  

 

苏一方:夜深了,我送你回屋吧,  

 

阴枣妈也站起来走到门前把门关好,她深情地看着苏一方,  

 

阴枣妈:不,我留下陪你,  

 

第二十四场,  日,阴枣作坊内院里,外

清晨的阳光照在院子里,  

 

阴枣妈敲打着木鱼,  

 

阴枣妈:枣姑娘们集合啦,上天宝岩去看佛光罗,  

 

小枣躺在一个竹躺椅上,身上盖着素白被单,由大枣、青枣等四个姑娘抬着来到场地上,  

 

其他的姑娘们手上提着马灯、干粮袋和竹子水筒,一个个都很兴奋地来到阴枣妈身边,  

 

黑枣妈在自己的腰背后插着一把锋利的砍柴刀,肩上扛着一根冲担,

 

阴枣妈:出发,  

 

一对大獒狗欢快地跑出了院子大门,  

 

第二十五场,  日,森林中的小路,外

一对大獒狗跑在众人的前面,  

 

黑枣妈左肩上扛着冲担,右手拿着砍柴刀劈荆斩棘地走在队伍的前头,  

 

阴枣妈走在第二,  

 

小枣坐在竹躺椅上,大枣、青枣等四个姑娘抬着她跟在阴枣妈之后,  

 

冬枣跟在竹躺椅之后,  

 

其余姑娘们跟在后面走着,  

 

第二十六场,  日,南方红豆杉,外

高大的结满红豆的红豆杉树林,  

 

冬枣手指着一片红豆杉树,  

 

冬枣:那是红豆杉吧,真美呀,  

 

众人无声地走着,  

 

冬枣不好意思地放下手向前走,  

 

第二十七场,  日,黑桫椤、金钱松,外

阴枣妈和黑枣妈并排走着,  

 

阴枣妈停下脚步,指着远处的一片树林,  

 

阴枣妈:黑枣妹妹你是本地人,这些珍贵的树种都叫什么名字,  

 

黑枣妈:我也认不全。我只认得那是黑桫椤,那是金钱松,那是香榧树它结出的香榧子可好吃了。还有许多树我也叫不出名了,  

 

阴枣妈:你知道的真不少,我们继续走吧,  

 

第二十八场,  日,山路边的兰花,外

小枣坐在竹躺椅上,用手指着路旁一片绿草丛,  

 

小枣:青枣姐,路边上绿油油的草,都是福建兰吧,  

 

青枣:是的。不过,在天宝岩的山里,还有一种特别素雅的兰花草,  

 

小枣:长得什么样儿?  

 

青枣:大枣姐,我们停一下吧。冬枣,你来接把手,我去拔一株来给小枣看,  

 

冬枣:好的,  

 

青枣把竹杠交给冬枣抬,自己就向草丛跑去,  

 

众人把小枣的竹躺椅放在了路上等,  

 

青枣连根拔起一株翠绿色的青草甩了甩泥土就跑了回来,  

 

她把青草递给小枣,  

 

青枣:你看,这就是那种特别素雅的兰花草,  

 

小枣仔细看着又放在鼻子前深深地闻着喃喃自语着,  

 

小枣:谢谢,真的很素雅,很美,还有淡淡的青草香味儿,  

 

青枣:没错。这种特别素雅,特别美丽,特别香味的兰花草,就像我们阴女似的,  

 

小枣:青枣姐,这叫什么兰?  

 

青枣:我从小就喜欢兰花,家里种了好多盆。这种兰花叫什么,我还真的不知道,  

 

小枣:真遗憾。我也喜欢兰花,可我父亲不让种。他说饭都吃不饱,种兰花有什么用,  

 

小枣的眼里含着泪水,  

 

冬枣:有用,有用。那我们就给它起个名儿吧,  

 

青枣:不如就叫素兰吧。这种素兰开的花,虽然没有建兰那么艳丽,但香味儿却更为优雅,  

 

大枣:我看这兰花长得就像小枣妹妹,更有小枣妹妹的气质,  

 

冬枣:好好好,就叫素兰,是我们永安的素兰,  

 

大枣:叫永安素兰真好,我也喜欢,  

 

小枣微笑起来,  

 

小枣:素兰像我,我有这么好吗?现在要是春天就好了,我就能看到素兰开的花了,  

 

画外:大獒狗的叫声,  

 

青枣:我们向前走吧,  

 

她们抬起了小枣坐的竹躺椅,  

 

第二十九场,  日,茂密树林下的一块平地,外

跑在最前头的一只大獒狗叫了几声就冲进了树林里,  

 

黑枣妈:大虎,别乱叫,  

 

跑在后面的一只大獒狗也跟着冲进了树林里,  

 

画外:大獒狗的叫声,  

 

画外:一阵有蹄类动物疯狂地奔跑声,  

 

草丛里的野鸡乱飞起来,  

 

树上的松鼠惊得向树顶上快速奔爬,  

 

黑枣妈:大虎,快回来,  

 

她面对身边的阴枣妈,  

 

黑枣妈:阴枣姐,这里野生动物很多,我们已经到了老虎、金钱豹子和黑熊经常出没的地方了,  

 

阴枣妈:等姑娘们一下吧,小心别出什么事儿,  

 

黑枣妈:好,我们在这休息一下再走,   的”乱 av 大獒叫了几声。要是秋天就好了。

 

阴枣妈回头看着姑娘们大声喊,  

 

阴枣妈:姑娘们,大家快走过来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小枣的竹躺椅放到了平地上,  

 

姑娘们高兴地都走过来拿出布袋里的光饼,就着竹筒里的凉茶水吃着喝着,  

 

青枣用竹筒喂小枣喝了几口水,她又递一块光饼给小枣,小枣摇摇头,  

 

阴枣妈走过来用手摸了摸小枣的额头,  

 

她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块冰糖,  

 

阴枣妈:吃块糖吧,有力气才能上山,  

 

小枣张嘴含进阴枣妈手上的那块冰糖,  

 

第三十场   日,一座空置的旧茅草屋,外

黑枣妈手指着前面一座旧茅草屋,  

 

黑枣妈:阴枣姐,天色晚了,今天晚上就在那个茅草屋里休息吧,  

 

阴枣妈:屋里有人吗?  

 

黑枣妈:没人,是一个空屋子,专门留给上天宝岩看佛光的人住,  

 

阴枣妈:我们离天宝岩还远吗,  

 

黑枣妈:不远了,  

 

阴枣妈:那好姑娘们,今晚我们就住在茅草屋里,  

 

第三十一场   夜,一座空置的旧茅草屋里,内

大枣在空置的茅草屋里点亮了马灯,  

 

姑娘们动手把屋里的一大堆干稻草铺成一排通铺,  

 

黑枣妈抱进来一捆干树枝,  

 

两个姑娘搬进来几块石头在泥土地面搭成了地灶,  

 

黑枣妈在地灶里生起了火,   

 

青枣和冬枣扶小枣躺在稻草上,  

 

阴枣妈给小枣盖上白被单,  

 

姑娘们都和衣躺在通铺上,把身上盖着厚厚的稻草,  

 

那两只大獒狗卧守在草屋的门口,  

 

第三十二场,  夜,黑暗的茅草屋里,内

地灶里的塘火已经快熄灭了,  

 

小枣翻动了一下身体,  

 

青枣:小枣,睡不着吗?  

 

小枣:头晕晕的,刚才好像睡着了一会儿,  

 

青枣:你冷吧,  

 

小枣:嗯很冷,但我心里热,  

 

黑枣妈走过来搂住小枣躺在她身边,  

 

黑枣妈:天就要亮了,再坚持一下,  

 

小枣:黑枣妈,你见过佛光吗,  

 

黑枣妈:没有,  

 

小枣:我刚才好像在梦里看见了,  

 

青枣:佛光什么样,  

 

小枣:很模糊我说不清,好像有人站在一个大大的光环里,  

 

青枣:是吗?   

 

黑枣妈:我听村里老人说过,佛光就是这样的,  

 

第三十三场,  黎明,茅草屋的小窗子,内

黎明的微光从小窗子透了进来,  

 

画外:鸟叫声和山麂“哦、哦、哦哦”的叫声,  

 

阴枣妈:姑娘们起来吧,趁早上山才能看见佛光,  

 

第三十四场,  日,天宝岩山顶,外

雾蒙蒙的山顶,  

 

一缕晨曦穿破了远处的云雾线,  

 

朝阳光芒四射,  

 

山顶上越来越浓的云雾,

 

第三十五场,  日,山顶的一小块平地上,外

众人到达了天宝岩山顶的一小块平地上,  

 

地面长满了矮灌木和小草小花,  

 

周围没有大树遮挡,  

 

小枣坐在竹躺椅上,身上裹着白被单,她两手紧紧地抱住双肩,  

 

阴枣妈:小枣,你冷吧,  

 

小枣:我能坚持,  

 

阴枣妈:好闺女,再坚持一下太阳出来就好了,姑娘们都围过来,让小枣暖和些,  

 

众人都围在小枣的身边,  

 

第三十六场,  日,天空的云彩,外

众人围在小枣身边,面朝西方天空的云彩大家都坐在了地面的石头地上等候着,  

 

两只大獒趴在地上,  

 

太阳慢慢地在升高,  

 

大片的云朵不断漂过姑娘们的头顶,  

 

小枣:黑枣妈,天宝岩山顶上您来过几次?  

 

黑枣妈: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反正每年都会上来几次,  

 

小枣:那您怎么没见过佛光,  

 

黑枣妈:可能是我没这个福气吧,  

 

小枣:佛光一定很美吧,  

 

阴枣妈:听说真是美极了,罕见得很,多数人一辈子也没见过,  

 

大枣:太阳都这么高了,佛光怎么还不出现?  

 

冬枣:大枣姐,真的有佛光吗?黑枣妈来过多少次了,也没见到过呀,  

 

青枣:真有的。我们村就有人看见过,只是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出现,  

 

太阳继续在升高,  

 

天空已经很亮了只是雾蒙蒙的,  

 

阴枣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姑娘们都收回了巴望的眼光转头看着小枣,  

 

小枣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珠,  

 

小枣:阴枣妈,姐姐们,我们下山吧,佛光不会出现了,  

 

阴枣妈:小枣,再等等看,  

 

姑娘们:是啊,小枣妹妹再等等,再等等,  

 

小枣:今天我能登上天宝岩心里就很满足了,看不到佛光,这就是我的命吧,  

 

小枣一阵咳嗽不止,她用双手紧紧捂住了嘴,一股殷红的鲜血从她的指缝里慢慢地渗透了出来,  

 

青枣:怎么啦,小枣?  

 

青枣赶紧帮小枣拍着背,  

 

冬枣:呀,小枣你咯血了快擦擦,   

 

冬枣掏出自己的荷花手绢帮小枣擦着嘴巴,  

 

阴枣妈:小枣小枣,没事吧?  

 

小枣缓过气来,  

 

小枣:我没事儿,让我再看一看天空的云彩吧,  

 

眼前漂过来一大片云雾,整个天空一下子变得灰蒙蒙的,  

 

大枣眼含着泪水,轻轻地哼起了《阴女吟》:

清凉凉的山泉滴水哟,涓涓细流淌入我小小荷塘,

卷窝窝的小荷尖叶哟,引来蜻蜓围绕我上下徜徉,  

 

姑娘们齐唱:

蜗牛牛的舔腻丝滑哟,爱抚停留在荷花结蒂之央,

思欲欲的莲花骨朵哟,采花蜜蜂进出出终日繁忙,

开张张的珍珠蚌壳哟,小手伸缩在壳中颤抖摇晃,

殷红红的滴血杜鹃哟,时光如箭穿过姑娘的心房,

城门门的大火热浪哟,水塘池鱼之殃是阴女之殇。  

 

在西方不远处的一大片青灰色云朵上,出现了一个圆形的七彩光环,  

 

阴枣妈:小枣快看呀,佛光就要出现了,  

 

第三十七场,  日,佛光,外

众人围在小枣身边面朝西方的天空仰望着,  

 

在西方不远处的一大片青灰色云朵上,出现了一个圆形的七彩光环,  

 

姑娘们:快看快看,好美呀。啊,真是美极了,  

 

小枣:姐姐们,快扶我站起来,  

 

半躺在竹躺椅上的小枣,用双手支撑了几下身体想站起来,但她还是无力地躺着,  

 

小枣:青枣姐,大枣姐,快帮帮我呀我要站起来,  

 

青枣和大枣扶助小枣站在竹躺椅上,小枣比别人都高出了半个身子,  

 

小枣用双手尽力伸向眼前的光环,身子向前探着好像要飞过去,  

 

小枣:我终于看见佛光了和梦里的一样,  

 

青枣:佛影,佛影,光环里出现佛影啦,  

 

阴枣妈:这才是佛光,这才是佛光,

 

黑枣妈:我今天终于看见佛光了,  

 

姑娘们都泪流满面地喊着:佛光—— 

 

那一大块云朵上的光环中出现了一尊高大的身影,青灰的人形,七彩的金轮,  

 

姑娘们:佛光——

 

兴奋的喊声在山谷里回荡,  

 

小枣慢慢垂下了双手,像是朝觐礼毕;她低下了头,像是正在祈祷;她跪下了膝,像是最后膜拜;她突然像割断的草一样倒在了竹躺椅上,  

 

姑娘们:小枣—— 

 

本集结束。



编剧:叶英平

手机号:15306922895

邮箱:15306922895@163.com

联系地址:厦门市集美区北站高铁阳光花园545号楼1301室


评论


评分:

叶英平:

评论:真实的天宝岩美丽风光,催人泪下的人物情感写照。
12月04日 2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