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煤影帝 (6人评价)


微电影剧本《挖煤影帝》


编剧:昌言


故事梗概:


    一个在外貌和命运方面跟其他矿工没有什么大的区别的韩三明,竟意外获得了智利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


    1.山西汾阳,煤矿作业面,内


    一个矿工,三十几岁,身高1.60米左右,皮肤黝黑,佩戴矿灯、安全帽、自救器,正挥汗如雨地在煤矿作业。突然,调度室传来喊声:三明,韩三明,电话,你的电话,快。

    韩三明疾步奔到调度室,来不及擦汗,接过话筒就喊:喂,哪位?

    贾樟柯(旁白):我,是我。

    韩三明:哦,表哥,你回来了?

    贾樟柯(旁白):没呢,还在智利国际电影节上,好消息,好消息啊!《三峡好人》获奖了,你获得最佳男主角奖。

    韩三明似信非信地说:哥,别逗了,拿我开涮是吧?

    贾樟柯(旁白):不,是真的,回见。

    影帝的桂冠就这样突如其来地戴到了韩三明的头上,他茫然,他兴奋。然而,放下电话,却自言自语地说:影帝拿了也没用,我还是要挖煤。


    2.韩三明家,夜,内


    韩三明躺在床上,想起几年前,与贾樟柯一起喝酒聊天、讲故事的情景。

    韩三明:给你讲个真实的故事。快过年的时候,那个矿友没有钱回家,无奈之下就把自己的老婆卖给了当地人,拿着卖媳妇的钱回了家。过完年,他回到矿上,又跟老婆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然后两人逃离到别的地方继续打工。

    

    韩三明翻来覆去,又想起了《三峡好人》拍摄现场,贾樟柯为韩三明说戏的情景。

    贾樟柯:这个戏就是根据你讲的那个卖老婆回家过年的矿工的故事改编的,你饰演的这个角色几乎没有任何难度,因为那是你深入骨髓的生活体验,你太熟悉了。

    贾樟柯:你冷静地行走时,骨子里却有着不可遏制的激情,如同静静流淌的长江水。


    韩三明看到墙上自己发黄的初中毕业证,回想起了自己平淡无奇的人生经历。

    (旁白)韩三明18岁初中毕业,出人头地无望,只好跟着老乡到煤矿出苦力。

    (18年经历闪现)在至今的18年时间里,他基本没有走出过当初的小煤窑,不是拉车,就是装卸,煤矿上所有的脏活累活他都干过,一天下来也只能挣到四五十元。就是这四五十元也并不是每天都能拿到手,因为是小煤窑,一个月只能工作八九天也是常有的事情。


    韩三明听到隔壁房间老母亲的咳嗽声,又想起了老母亲站在街上,一直等着自己回来的镜头。

    还有,他的大哥在煤矿出了事,脚被砸坏,在医院里躺着的镜头。

    还有自己遭遇过的透水、矿井坍塌等有惊无险的镜头。

    (旁白)这让韩三明格外珍惜老母亲的每句叮咛,他晚上下班回家晚了,他娘就会不睡觉,站在街上,一直等着他。


    3.韩三明家,日,内


    贾樟柯找到韩三明,说:三明,:我计划拍摄一部《站台》,是我心目中最为重要的电影之一,片子里有一个矿工的角色,你挺合适的,你来演吧。

    韩三明一下子紧张起来,不相信自己地说:我能演电影?我以前以为,演员都是像周润发那样的。

    韩三明的老母亲高兴地劝儿子,说:拍戏比挖煤安全,你在外面拍戏,我能睡着觉。


    4.《站台》拍摄现场,日,内


    韩三明饰演一个每天挣十块钱,与煤窑签订生死合同的矿工。

    剧中的他:我不识字,表哥,念给我听。

    剧中的表哥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着:听好了,就两句,一句是“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另一句是“如遇不测,煤矿赔偿500元给其直系家属”。想清楚了再签,这份合同一签,就等于把自己的脑袋别到了裤腰带上了。

    开始演的时候,韩三明有些紧张,但一次、两次、三次,渐渐地,他就很投入了,很快进入状态,十分本色地表演了一次。


    5.村上,日,外


    记者询问村民:听说,你们村出了个影帝,知不知道啊?

    村民:影帝,谁呀?


    6.矿上,日,外


    记者询问矿工:听说,你们矿出了个影帝,知不知道啊?

    矿工:影帝?没听说过。


    7.煤矿休息室,日,内


    记者:韩三明,你都是大名鼎鼎的影帝了,怎么村上、矿上的人都还不知道啊?

    韩三明:嗨,我自己的处境我自己清醒,即使成了影帝,也没必要主动告诉别人。无论是村上的人,还是矿上的人,他们根本不在乎什么影帝、影后的。在所有人看来,当影帝是虚的,填饱肚子,才是真的。

    记者:那你真正关心的事情是什么?

    韩三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才是我真正关心的事情。

    记者:矿工充满危险,拍电影也很辛苦,跟其他工友比起来,你感觉怎么样?

    韩三明:我觉得自己能够当一名业余演员,跟其他工友比起来已经很幸运了,所以每次演戏都万般珍惜,全力以赴。[很知足地]像我这样在煤矿里干了18年重体力活的人,拍电影对我来说,无疑意味着享受。这也是我喜欢拍电影的重要原因之一。[很自豪地]其实,谁都知道,拍电影也很辛苦,风餐露宿,有时甚至通宵达旦,只是这些苦放到我这里,都算不得苦了。


    韩三明想起了一次在《毕业短片》拍摄现场的情景。

    一个电影学院的学生请韩三明在自己的毕业短片里当配角,演一个带着媳妇去看病的民工。可是拍摄没几天,学生导演说:剧组的机器坏了,要耽搁十天半月。

    韩三明竟然做了一个旁人难以置信的决定,说:我先回煤窑干活,等剧组的机器修好了再来。[他进一步解释]说:回矿上再挣俩钱,闲着不行呀。


    记者:你知道颁奖现场致你的颁奖词?(模仿颁奖嘉宾的声音)韩三明凭借自己内敛、饱满的本色表演,给了观众和评委们极大的心灵震撼和感动,更创造了当今中国电影圈的多项惟一:惟一一个在为如何养家糊口而奔波的影帝;惟一一个干着最苦最累的活,偶尔拍个电影当副业的影帝;惟一一个不愿将影帝的头衔告诉别人的影帝。


    记者问他:你是否还能重新回到寂寞中去,是否还能保持当初的生活态度?

    韩三明豪迈气概地说:我已经那样生活了36年,再过36年又如何呢?

    过一会儿,他又评价自己说:我只是偶尔客串拍电影就很满足了,我最拿手的并不是演戏,而是挖煤。


    8.评论家周士君家,日,内


……



编剧:昌言

手机号:17343004669

邮箱:18710112731@163.com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石佛营东里炫特区4-7-402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