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世 第十五集 (2人评价)


第十五集    
   第二天一早,孙警官刚到队里就被杨队叫到办公室,走进后门也不关,直接把一份报纸拍在桌面上,拍完后道:你小子不错啊,上头条了,自己看看吧,昨天的晚报。
    孙警官自以为是昨天早晨自己护送小朋友过马路的稿件见报了,拿起一看,完全是两回事,标题竟然是《一场不该有的拥堵》。文章下有照片,照片中有他的尊容,至于内容是什么,他初看了一眼,看后悬着的心有所缓缓劲,因为当事记者并不知道当时在拍片,以为拥堵是由于少男少女追星造成的,当时把一名正在执勤的交警当成了明星,误以为该明星前来体验生活,结果一涌而上,造成交通拥堵。当然这一切杨队是清楚的,他知道当天是孙警官的休息日,他不可能出现在那个地方。
   杨队:说说怎么回事?昨天怎么出现在那个地方?
   孙警官:我说你不要责怪我。  
   杨队:责怪你怎么了,责怪你还是轻的,快说。
   孙警官: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说,反正都一个样。
   杨队见对方倔,一时拿不住,摇头道:好,我不责怪你,你跟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孙警官见对方让步,也退了一步,想了想,道:我那女朋友打算拍部宣传片,主题是关于警民鱼水情,其中一段是,一名交警不惜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带领一帮小朋友外出郊游的感人故事,故事中设置了一组穿越马路的镜头,结果在拍这组镜头时出现了一点小问题,我被别人误当成了明星,接下来就不用说了,报纸上全有。
  杨队耐着性子叫对方说完,而后冷冷地看了一眼对方,道:编吧,继续往下编,我倒要看看,最后你是怎么感天动地的,是人家给你钱你不要,还是你给人家钱人家嫌太多,一定要硬塞回给你。
   孙警官:杨队,你可不能这么说,这么说我就成了奸诈之人了,被人写成段子会刷屏的。
   杨队:你怕被刷屏?你求之不得吧?我怀疑拍宣传片是假,想想上头条才是正,只不过弄巧成拙,成了负面报道,你老实说,是不是这样?
    孙警官:杨队,不满你说,你当队长是屈才了,你应该去当影帝,因为你太有才了,什么破事到你嘴里都能成为经典,我算服你了,真的。
   杨队:真什么真,别转移话题,你还没回答我呢,我问你,是不是那女的想让你上头条,想出这么一个馊主意?
   孙警官:杨队,你说话能不能不挖坑啊?
   杨队:我挖坑了吗?
  孙警官:好好,就算你没挖坑,但至少你是答应过我的。
   杨队:我答应过你什么了?
   孙警官:你答应过,不管出了什么问题,不责怪我,就在两分钟前。
   杨队:是,我是答应过你,所以我现在不责怪你,我改为批评你,教育你,而不是责怪你,我做错了吗?
   孙警官:好好,你的批评教育我接受,现在我的工作在等我,你让我走好吗? 
   杨队: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限你两天之内,把不低于两千字的深刻检讨交上来,不然我要追查你。
   孙警官:杨队,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把深刻检查交上来,你就不追查我了?
   杨队知道自己掉坑里了,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正犹豫着,只听对方道:一言为定。说完,转身走开。
 
   离开队长办公室,孙警官立即掏出手机,拨通了韩姑娘的电话,电话里问道:昨天那段视频你发到电视台了没?
   韩姑娘:还没有,后期还要再制作一下。
   孙警官:你现在听我的,千万不要发,发了我就惨了。
   韩姑娘:为什么?花了那么大精力,不发说不过去呀。
   孙警官:反正这次你要听我的,哦,对了,你去找一下昨天的 晚报,晚报上有,看了你就知道了。说完,要挂,挂前,听对方满腹牢骚,只好再道:今晚下班,我们到哪家快餐店吃点,到时我再向你解释,现在我要工作了,挂了。说完,挂了电话。
 
   刘薇这段时间一直失眠,感觉精神低落,有些抑郁,原因她很清楚,为了排除抑郁,她决定去找自己的老同学。
   老同学是名心理咨询师,在市三医院坐诊,按约好的时间,刘薇走进对方的诊室,坐下后,两人稍稍寒暄几句后,便进入主题。
   刘薇:这女人,到了更年期,精神状态就一天不如一天,加上近来事多,又失眠了,真担心得了抑郁症,到你这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良方。
   老同学对她知根知底,笑了笑,道:良方没有,良言倒有几句。
   刘薇:你千万不要给我来几幅鸡汤,那玩意对我没用。
   老同学:没试过,怎么知道没用。
   刘薇:还用得着试吗,我又不是情窦初开的少女,那玩意只针对她们,对饱经风霜的我不会有疗效。
   老同学:你离饱经风霜还有些距离,顶多经历了点风雨。
   刘薇:就算是吧,反正少给我来鸡汤。
   老同学:那好,良言就不说了,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说的抑郁来自何方,工作,家庭还是个人情感,不同的根源会有不同的解决方案。
   刘薇听后轻轻笑了笑,道:像我这种年龄的女人还配谈个人感情?我都说过了,人到中年,进入更年期了,什么都淡薄了,包括你说的什么个人情感。  
   老同学:说漏嘴了吧,你看我跳了三个方面,而你却单单强调情感这一个方面,通常情况下,一个人越强调什么,就说明他越缺乏什么,比如一个无聊的人,碰见你,开口第一句话很可能就是,这段时间我很忙,你,你不打自招了。说完,笑了几声。
   刘薇见对方说的如此轻松,紧绷的内心也松弛下来,手指了指对方道:你真鬼。
   老同学:说吧,情感方面包括很多,夫妻生活不和谐,双方情感交流出现障碍,要不就是有第三者介入,等等,需要我引导一下吗?
   刘薇:你别误导就谢天谢地了,什么第三者都出现了,吓不吓人。  
   老同学:有时误导也是必要的,所谓心理咨询,说白了就是设法让你打开心扉,把心里的苦水一并道出,道完了,心结也就算解开了,我的工作就是帮人打开心结,仅此而已,没有别人想的那般高深莫测。
   刘薇:没那么简单吧?
   老同学:真就那么简单。
   刘薇: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简单,那你不怕别人跟你抢饭碗?
   老同学:这你就多虑了,干我们这行,毕竟还是有个深入浅出的过程,只有深入了,你才能浅薄的出,哎,怎么把话题扯到我身上了,看样子我的修行还不够,有待提高,好了,现在打住,说你的。
   刘薇听后,轻轻叹息的声,想了想,道:说我的,我又能说什么呢?
   老同学:情感,你最缺乏的。
   刘薇内心再次悲叹了声,低头沉默了片刻,慢慢抬头,道:就算是吧,28年前,我们进入同一所大学,23年前,我们跨出校门,进入同一家医院,说的不好听点,我是官宦世家,他不是,他来自底层市民家庭,门第让我们无法走到一起,其实我心里有他。说完,停了停,而后问了句:这话能说吗?
   老同学:你觉得说出来心里痛快就可以。
   刘薇:那好,我说。说完,再次停了停,而后继续道:娶我的那个男人和我门第相当,他也是名医者,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他,也许我们能走到今天,一直生活到现在,仅仅是因为门当户对,他有不俗的外表,但内心在我看来却是阴暗,甚至狭隘,狭隘到怀疑一切,包括孩子是不是他亲生的。说完,又一次停下,停下后,继续道:除了怀疑,他缺乏勇气去面对,我让他去做亲子鉴定,他逃避了,他没有勇气…。再一次停住,停住后,道:没有勇气去面对现实的人,往往会很暴力,这种暴力自然也包括冷暴力,冷暴力其实更难让人承受,我很难承受,但我所扮演的社会角色又必须让我承受,我很无助,有时我真想摆脱一切,不再为所扮演的角色所累,但不可能,因为你是母亲,同时你也是女儿,你会被孝道绑架,今天的角色你必须扮演下去,而且必须一场比一场精彩。说完,哀叹道:我真的演累了…
 
   何亚莉的下属也是她的闺蜜,拉来一位大客户,一对退休的老干部,老干部准备用自己大笔积蓄给自己孙子投一份保险理财产品,李玲对这款产品不够了解,一时无法说清,只好把自己的师傅何亚莉请出来,请她与自己一起上门解释。
    何亚莉曾经是名护士,沟通解释能力自然比一般人强,解释到最后阶段,四人围坐在客厅内
    何亚莉:爷爷,奶奶,你们可以绝对放心,我们公司推出的这款保险理财产品,不管从保障,还是从返还,都是最佳最快的,同时我们还兼顾产品的长期受益,做到投保时间越长,递增收益越高,现在银行利率那么低,选择这款产品绝对是物有所值的。
   两位老人有点被说动,面面相觑了下,相靓后,老爷子道:那就这么定了,我们以孙子为受益人,每年投保10万,投十年,一共100万,到时给他留学用,如果不留学,就给他创业用。
   老奶奶听了不同意了,道:如果不出国留学,这笔钱就留给他娶老婆,让他早点成家,我还想四世同堂呢,老爷子,是不是?
   何亚莉李玲听了都笑了,笑后李玲道:留学娶老婆可以两不误呀,说不定你们孙子还会替你们带回一位漂亮的洋媳妇。
   老爷子:这是他的事,我们干涉不了。
   老奶奶:洋媳妇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我们中国媳妇。
   何亚莉:洋媳妇可以为你们生个洋娃娃,到时不要一抱就放不下来。
   老奶奶:是是。说完,问:何经理,你能不能帮我算一下,等到我孙子成家娶老婆,我们给他投的这份保险能有多大收益?
   何亚莉:好的,我给你算算。说完,掏出手机,进入计算器,而后问道:奶奶,你孙子今年几岁?
   奶奶:我孙子今年十岁,上小学三年级。
   何亚莉:好,我替你算算,十岁,三年级,如果大学毕业后留学,那要13年,13年的收益,我给你算算,哦,出来了,收益是68万,也就是连本带利一共168万。
   奶奶:如果娶媳妇呢?
   何亚莉:好,我给你算算,等到娶媳妇,也就是再往后推五年吧,如果前期不动,哦,出来了,收益是98万,奶奶,也就是说,如果你等到孙子娶媳妇,那这笔钱就基本上翻翻了。
   老爷子:再往后推五年就可以翻翻了?这么快?
   何亚莉:是的,利滚利嘛,越往后越快。
   老奶奶:那好,那好,如果不急用,我们再往后推几年。
   老爷子:你想五世同堂啊?
   老奶奶:那当然。
   大家都笑了。
 
   从老干部家出来,何亚莉和李玲边走边聊
   李玲:你这边法院判了,他那边怎么样?
   何亚莉:你说罗炳天?
   李玲:是,他那边有没有相应动作?
   提到这事,何亚莉有些不快,道:那匹悍马不是那么轻易好对付。
   李玲:怎么了?不是说那女人从不过问罗的私生活?
   何亚莉:不过问不代表她会主动让位。说完,轻叹一声,道:以前不过问,是因为罗总跟她有过协议,现在这女人反悔了,其实我想过了,反悔无外乎想让自己多分点,说白了,多要点分手费,分手费是问题吗?罗炳天缺什么都不会缺钱,关键是看她有没有这本事拿。
   李玲:你可不能太掉以轻心,有些老女人很有手法的。
   何亚莉:再有手法也逃不过人老珠黄,对付这种老女人,我想我还不至于没招吧。
   李玲:刚才你说这女人是匹悍马,既然是匹悍马,那发起泼来…你想过没有?
  何亚莉:你想的太多了,不瞒你说,我倒想她发泼,她发泼我求之不得,我要的就是这个。  
   李玲:为什么?  
   何亚莉:只有发泼,才能露出尾巴,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她不露原形,不显山露水,跟我玩阴招,明刀明枪,她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李玲:我觉得你还是小心点,不要小看她。

 
   自从上次宠物店老板让楼汉夫替狗狗割双眼皮,从那以后,楼汉夫在业界的名声就传开了,不少人慕名而来,来者不光有为狗狗割双眼皮的,打瘦脸针的,还有不少要给狗狗做牙套的,隆鼻去斑的,以致不少要让他上门服务,替狗狗安胎的。楼汉夫忙得焦头烂额,没办法,为了生计,他只能疲于奔命。
   这天,临近傍晚,以为忙空的他刚走出宠物店,手机就响了,电话是一名客户打来的,要他到家里去一趟,因为她家的狗妈妈快生了,情绪有些不稳定。
   楼汉夫驾车赶到,一进屋,主人就把情况向他介绍,道:小芭比从中午到现在一直很躁动,给它东西吃,它也不要,水倒喝了不少,喝完后频频排尿,楼医生,你看小芭比是不是快生了?
   楼汉夫:让我先看看。说完,让主人领他去见小芭比。
   见到后,蹲下身子,抚摸了一下小狗的下腹,摸完后,问: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主人:王老板说,就在这个月的二十七八号。
   楼汉夫:可能要推迟,小狗的预产期一般是在58到65天,像它这样,我判断可能会推迟到下个月初,这样吧,我给你,哦不,我给它开点安胎的中成药,服用后应该就不会躁动了。
   主人:你说的安胎药,药店有吗?
   楼汉夫:应该会有,不过你要注意下牌子,最好是天立牌,因为根据其他客户反应,这种牌子的安胎药效果比较好。
   主人:我知道了,谢谢楼大夫。
   楼汉夫:不用谢,你就按我说的做,吃完药让它早点休息,最好这段时间不要让他吹空调,防止着凉,这个时候着凉就不好了。说完,再次蹲下,抚摸了一下小狗,抚摸后站起,道:就这样吧,我走了。
   主人:那谢谢你了,楼大夫。说完,抱起小狗,让小狗跟对方再见。说完再见,突然想起什么,道:对了,楼医生,你出诊的费用怎么付?
   楼汉夫:你不用付给我,到时你付给王老板,我会到他那去结。
   主人:我还是直接付给你吧,付给他,谁知道他会不会克扣,到时候我给他两百,他跟你说,他只收了50,他这种人干的出来的。
   楼汉夫:这…算了,你也不用给他,这次就算我跟芭比有缘分,义务出诊吧。说完,主动跟小芭比招了招手,然后转身走开。
 
   由于得到两张赠票,所以孙警官和韩姑娘选了家靠近影院的快餐厅用餐,打好饭菜,两人坐下,坐下后,孙警官问道:昨天的晚报看了没?
   韩姑娘:看了。
   孙警官:看到那篇报道了没?头条,照片中有我的那条。
   韩姑娘:看了,怎么了?
   孙警官:看了应该明白,为什么我不让你发了吧?
   韩姑娘:不让我发什么?
   孙警官:那段视频,你拍的。
   韩国娘:我满脑子看电影,把这事忘了,哎,到底为什么?我没想明白。
   孙警官:你,你们女人,真笨。说完,停了停,道:算了,不说了。
   韩姑娘:说呀,怎么说了一半又不说了?
   孙警官:怎么说呢,你想想,你把稿子往电视台或者报社一投,万一采用了,昨天早上你们幼儿园门口为什么会造成交通拥堵不就有原因的吗,现在见报的只是说,由于那帮少男少女误把我当成了明星,以为我在体验生活,造成拥堵,当然这也是其中一部分原因,但其实真正的原因…算了不说了。
   韩国娘听后很不以为然,“哼”了声,道:你还说我们女人笨,其实你的脑子才太简单。
   孙警官:怎么讲?
   韩姑娘:你想想,写这篇报道的记者会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我敢肯定,他肯定知道,他只是选择性报道了那事的表面事实,至于事实背后的事实,他有意无意地回避了。
   孙警官:你是说他知道我们在摆拍?只是他不说?
   韩姑娘:对,是这个意思。
   孙警官: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韩姑娘:很简单啊,他希望我们去投稿,如果他把我们在摆拍的事捅出去,那我们还怎么投稿?
   孙警官:你说的也太高深了吧,神剧看多了吧,神剧里全是这种桥段,什么一个眼神,就说明谁是叛徒,潜伏的特工又是何许人也,我觉得有点太不可信。
   韩姑娘:你说的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除此之外,我觉得还有一种可能。
   孙警官:什么可能?
   韩姑娘:这种可能你喜欢听,就是他不想得罪你,他怕你去追查他,查到后给他小鞋穿。
   孙警官:我给他小鞋穿?你把我当他领导了?
   韩姑娘:你不是他领导,但哪天他一不小心,开车违章落在你手里,你说会是一种什么结果?
   孙警官想了下,道:大不了跟上次一样,一不小心逮到一个特级教师,那次错现在还在发酵。
   韩姑娘:对,这事你还没跟我说呢。
   孙警官:饶了我,我真不想说。说完,催促对方快点,电影快开场了。
 
  在餐厅另一角,顾佳怡和她的男友汤岌也在用餐,他俩在此用餐不是因为有场电影在等他们,而是因为这里距离湿地公园近,两人打算晚餐后到野外仰望天空,感受江风吹面的感觉。
   孙佳顾:今天我接到卫生局来的电话,电话里告诉我,这次到白求恩故乡进修实习,不组团去,要我们自己拿上护照签证,分头自己去。
   汤岌:为什么?
   顾佳怡:因为安排的大学不在同一个地方,东海岸西海岸内地都有。
   汤岌:那你被安排在哪一所大学?
   顾佳怡:我被安排在麦吉尔大学皇家医学院。
   汤岌:麦吉尔大学好像是在蒙特利尔?
   顾佳怡:是的。说完,抱怨道:第一次出国就要到那么远的地方,而且是一个人,你说我这英语水平能不能找到那地方?
   汤岌:能的,我相信你。
   顾佳怡:凭什么相信我?
   汤岌:因为我出国留学时也是一个人去的,而且英语也不咋地,应该还不如你。
   顾佳怡:你怎么知道不如我?
   汤岌:你不是说你的英语过六级了吗?
   顾佳怡:那是考试成绩,真的让我置身于那种环境,我可能一句都听不懂。
   汤岌:总有那么个过程,不用怕,我也是这么过来的。说完,停了停,道: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吗,趁去之前,我帮你强化强化。
   顾佳怡:你公司刚起步,那么忙,有时间帮我吗?  
   汤岌:怎么没时间,比如现在,现在就可以。
   郭佳怡:算了,太碎片,没用的。说完,突然想起点什么,问道:哎,那次你不是说,有投资方来找你,你们谈的怎么样?有结果吗?
   汤岌:谈事谈了,结果没有。
   顾佳怡:怎么会没有结果?
   汤岌:对方提出的条件太苛刻,按他们的投资方案,我们会丧失绝大部分经营管理权,我没有接受。
   顾佳怡:那公司运营的流动资金会成问题吗 ? 
   汤岌:我找过银行,银行愿意放贷,如果有了银行贷款,流动资金应该不是问题。
   顾佳怡:那好,那我就放心了。
   餐厅另一角,孙警官和韩姑娘用完餐,站起,离开餐厅。
 
   楼汉夫离开客户家,驾车返回,途中略感饥肠,发现路边有家快餐厅,门前有处停车场,于是将车泊入其中。
   泊完车,下车,走往餐厅,快到门口,发现有一女子正走出餐厅(男友去洗手间没跟上),并背朝自己,漫步而去。
   由于天色已近黄昏,楼汉夫子觉得对方像某个人,但不能确定,于是快步跟上,跟上后在其背后叫了声:顾佳怡,是你吗?
    对方回头,果然是她。既然是她,那就继续上前。上前后,楼汉夫站在对方面前,问:佳怡,为什么躲着我?那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顾佳怡无法回答,也无法面对,于是只好摇着头,往后退。
    见对方想逃避,楼汉夫本能的跟上一步,并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斥道:你别走,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顾佳怡想挣脱,但没成功,这时男友走出餐厅,见有个男的在纠缠自己女友,于是奔跑过去,一把拉开楼汉夫,而后站在两者之间,将楼汉夫一把推开,推开后,怒斥道:你怎么回事?光天化日下跟个女的撕扯,小心我打110。
   楼汉夫没想到会突然跑出个男的,并把自己的合理举动说成是有意撕扯,于是出于本能应道:110,我正想打,你可以替我打。
   这话让汤岌一时有些发愣,也就在这时,顾佳怡一健步插到两男人之间,分开两人,而后对男友道:算了,这人认错人了。说完,转身朝向楼汉夫,看着对方,但不说话。
     楼汉夫见状,对着顾佳怡问道:这人是你什么人?
   顾佳怡没有回答。这时汤岌将女友拉到身边,面向楼汉夫道:我是她男友,怎么了?
    楼汉夫一听是个佳怡的男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用眼睛上下打量了下对方,而后轻声道:她说的对,我认错人了,我要找的不是她。说完,转身走开,走进那家快餐厅。
   …

   在湿地公园的长椅上,顾佳怡和男友默默的坐着,没有说话,双方之间有了丝间隙,久了,佳怡道:不想问我点什么?我知道你想知道。
   汤岌:我是想知道,但你有你的自由,你可以不说,我尊重你的意愿。
   顾佳怡:你说的自由是不是指,摆脱曾经的羁绊,从此不被对方所牵挂?
   汤岌:不,你误解我了,我的意思是,我只是在乎你的现在,我不会去理会你的过去。
   顾佳怡:你的确误解我了,我没有你想的那种过去。说完,摇头叹道:你看到的那个男人曾经是我的主任,也是我表姐的前夫,他不是个坏人,甚至在我看来人挺不错,但我却害了他,害他的目的是,为了得到一个名额,一个出国进修的名额,因为能帮我得到名额的人…不对,我说错了,没有这个人,我之所以能得到名额,是因为只有我通过六级英语考试,其他人都没能通。
   汤岌:我相信你。
   顾佳怡:我还没说我为什么害他,你相信我什么?
   汤岌:我相信你有你的苦衷,你必须那么做,谁都一样,我不想你自揭伤疤,我们有的是时间,让时间去弥合吧,我们只要做好现在的自己就够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没有必要拿出来折磨自己。
   顾佳怡:你真是这么想的?
   汤岌:是的。
   男友的话让顾佳怡十分感动,她主动把身子往对方身边靠了靠,双方之间的间隙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女人偎依进身旁男人的怀里,偎依后道:我们今晚在一起好吗?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汤岌:不是今晚,是永远。

 
  楼汉夫独自坐在餐厅内,打扫卫生的店员让他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他站起身,走向门外,走到,拉开门,跨出,松开门把,迈步,走下阶梯,离开,消失在夜色中…


编剧:朱尘

手机号:13059702122

邮箱:zch2122@126.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