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天使(第三十三集-下) (65人评价)


S:33-6

景:靳公馆@明琦房间

时:夜

人:靳韬、明琦、朗儿

  △明琦梳洗完毕,准备就寝

  △敲门声

  △明琦开门

  △靳韬抱着朗儿站在房门外,朗儿沉沉的睡着

  △明琦讶异

明琦:你怎么……

  △靳韬将朗儿抱进房中,小心的将他安置在床上

明琦:你怎么把朗儿抱过来了?

靳韬:我只是想让妳安心,放心,没有人会把朗儿从妳身边带走,没有人会让妳失去他。

明琦:那也可以明天再让他回来,这么晚了,怎么好去打扰娴姊休息。

靳韬:没见我回来,姊是不可能睡,所以不算打扰,更何况,小时候乐樵比我还常打扰,她应该习惯了,这点妳可以多多向乐樵学习。

  △明琦忍不住笑

明琦:娴姊照顾你和乐樵已经够辛苦了,你还擅自作主替她加一个我。

靳韬:我想在姊的心里,早就把妳当成家人了,妳大可多麻烦她一些,刚才她听了我想朗儿抱走的理由,其实她很自责,没早些发现妳心里的顾忌,反而让妳这段时间这么辛苦,不过,她还是希望妳白天的时候能和朗儿多多相处,毕竟他是真的疼爱这个孩子。

明琦:我会的。

靳韬:现在妳终于可以安心休息,不打扰妳了,照顾好自己。

  △靳韬走出房门

  △明琦喊住靳韬

明琦:靳韬。

  △靳韬回头

靳韬:还有事吗?

明琦:谢谢你。

  △靳韬笑,走回房间

  △明琦关门

  △一阵小型爆炸后夹杂人群尖叫的声音先IN


S:33-7

景:靳公馆@客厅

时:日

人:靳娴、德婶、俞探长

  △靳公馆建筑日景

  △德婶领着俞探长急忙走进客厅

德婶:小姐,俞探长来了。

  △靳娴看见俞探长,惊喜

靳娴:俞探长,今天怎么有空来?是不是上次拜托你的事已经有消息了,可以让我和他见面了?

俞探:很抱歉,这事有变量了,必须告诉妳一个不好的消息。

  △靳娴看俞探长的神情不对劲

靳娴:怎么了?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的神情不太对劲,今天看起来特别紧张?

俞探:向嵘逃了。

  △靳娴吃惊

靳娴:逃了?怎么会?他自从被逮捕之后,一个人孤立无援,牢里又是层层戒备,他怎么还能逃了?

俞探:别忘了,他还有个心腹在逃。

靳娴:向阳?

俞探:自从向嵘被逮捕之后,这段日子以来犯事的人特别多,原本巡捕房里防着是不是有人想报私仇,故意用这种方式把人送进牢里,到底还是疏于防范,向嵘让人打伤,伤势不轻,只得将他送医,奇怪的是,向嵘竟然完全不还手,就在送医院的路上,突然出了爆炸意外,街上的人一阵混乱,向嵘被他的同伙趁乱救走了,也许向嵘让人打伤的意外,就是他的同伙安排的。

靳娴:果然还是节外生枝了。

俞探:我来是要知会你们,这些日子多加小心,向嵘逃了之后,首要目标就是靳家和龙爷,只是龙帮人多势众,他不会白白送死,相较之下,靳家的处境就显得危险多了,在他逃窜的这段期间,靳家上上下下最好都提高警觉。

靳娴:我明白,谢谢你。

  △靳娴叹气,神色忧心


S:33-8

景:杂景

时:夜

人:乐樵、靳娴

  △靳公馆建筑夜景

  △靳娴房间

  △靳娴在房间里踱步,心神不宁,越想越不放心,离开房间

  △乐樵房间

  △乐樵在房间里看书

  △敲门声

  △乐樵起身开门

  △靳娴站在门外

乐樵:娴姊。

靳娴:乐樵,还没睡吧。

乐樵:还没,娴姊有事吗?

靳娴:如果没什么要紧事要忙的话,娴姊想跟你交代几句话。

乐樵:娴姊进屋里来说吧。

  △靳娴进房

乐樵:娴姊先坐,我去替妳倒杯茶。

靳娴:别忙了,娴姊问你,你的项链呢?没弄丢吧?就是那条你从小就带着的樵字项链,你还是一直随身戴着的吗?

乐樵:一直都戴着,只是刚才洗澡,所以拿下来了。

  △乐樵从桌上拿起项链,交给靳娴

  △靳娴看着项链,凝视,回忆

  △乐樵疑惑看着靳娴

  △靳娴回神,将项链慎重的替乐樵戴上

靳娴:你这孩子,从小做事就特别随性,老是把家里交代的话当作耳边风,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过,这次你一定要记着娴姊的话,不许你再漫不经心,听好,从今天开始,这条项链不管如何你一定要随身带着,任何时候都不许取下来。

乐樵:为什么?

靳娴:你也知道了,向嵘已经被他的同伙救走,在外逃窜,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正在计划什么事,打算放手一搏,不知道他的计划会不会连累到你,假如有一天,向嵘要对你不利,而你又无法自保时,你就把这条项链交给他,然后告诉他,不许他伤你性命,他看到项链之后,就会想起自己还欠着乐家一个大恩情,要他不许伤你半分,记住了吗?

  △乐樵望着靳娴

靳娴:到底记住了没?

  △靳娴神情肃穆,坚定不容质疑

乐樵:记住了。

靳娴:乐樵,将来不管遇见了什么事,一定要先保住自己。

乐樵:知道了。


S:33-9

景:杂景

时:日

人:明琦、乐樵、朗儿

  △朗儿坐在床上,准备就寝

  △明琦替朗儿洗好脚

明琦:好了,可以睡觉了,妈妈要把水端去倒掉,自己先躺好。

朗儿:好。

  △敲门声

  △明琦开门

  △乐樵站在门外

明琦:乐樵?

乐樵:朗儿睡了吗?

明琦:正准备让他睡。

  △乐樵对着明琦身后朗儿说

乐樵:朗儿,过来乐樵叔叔这里一下。

朗儿:好。

  △朗儿下床,走向乐樵

  △乐樵将樵字项链取下,戴在朗儿身上

明琦:乐樵,你这是……

乐樵:娴姊说,向嵘要是看到这条项链就会想起自己还欠着乐家一个恩情,所以我想把项链给朗儿当护身符。

明琦:这项练是你父母留给你的,怎么能给别人。

乐樵:朗儿怎么会是别人,在这个家里我是最不可能成为目标的人,孩子完全没有自保能力,先照顾他要紧。

  △乐樵交代朗儿

乐樵:朗儿,万一你再遇见之前抓你的坏人,就把项链交给他,明白吗?

  △朗儿望着明琦

  △明琦点头

朗儿:明白。

乐樵:好孩子。

明琦:乐樵,谢谢你。

乐樵:现在还有什么是比保住朗儿性命更重要。


S:33-10

景:杂景

时:日

人:明琦、靳娴、向阳、朗儿

  △靳公馆建筑日景

  △围墙外

  △向阳观察四周,接近靳家围墙,趁着四下无人,翻墙进靳公馆

  △围墙内

  △向阳躲藏在树丛里,等待时机

  △庭院里

  △朗儿正在认真练习网球

  △明琦坐在一旁椅子上看着他

  △靳娴端着点心走出

靳娴:朗儿,该休息了,来吃点心。

朗儿:不要,我还要练习,这样才能像爸爸一样厉害。

  △靳娴笑,在明琦身边坐下

靳娴:怪道人家都说孩子随父母,这孩子不服输的个性,活脱脱就是靳韬的翻版,以后可有妳辛苦的时候了。

明琦:我倒觉得像他很好,让人信赖。

靳娴:妳和靳韬……最近不错?

明琦:虽然嘴上不说,可是我能感觉到,他对我很好。

靳娴:我这个弟弟,从小除了商行生意上的事,其余的都不上心,个性难免无趣,妳要多包容他一些。

  △明琦一脸疑惑

靳娴:怎么了?

明琦:可是我觉得他好像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靳娴听见,明白

靳娴:明琦,娴姊问妳一个问题,妳认真想一想,从朗儿出生到现在,看着他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淘气,妳都没有疑问,妳的性子向来沈静,这孩子的鬼灵精究竟是从谁身上来的?

  △明琦被说中,情不自禁点头

  △靳娴笑

靳娴:傻孩子,妳和靳韬的孩子,不是随妳,另一半自然是随他呀。

  △朗儿失手没接住球

  △球滚进树丛里

  △朗儿跑进树丛里捡球

明琦:我一直以为他是个很稳重的人,可是有时候又觉得……他没那么严肃……

靳娴:妳想想,在还没把乐樵接回来这个家之前,他可是这个家的小少爷,谁不宠着他?在乐樵来到这个家之前,他可是家里专惹麻烦的小霸王,唉,也怪我,自从接回乐樵以后,就要求他必须立刻长大,变成一个有担当的哥哥,慢慢认识他,也许就明白为什么老天爷把妳的缘分系在他身上,明琦,虽然靳韬让我先暂停你们的婚事,可我还是想说,一家人还是该在一起,别分隔两地的。

  △朗儿大叫

朗儿:妈妈!

  △明琦、靳娴望向声音的方向,赫然发现

  △向阳挟持住朗儿

靳娴:向阳!

向阳:听着刚才的话,看来我们错过了一场好戏,当初没好好利用这个靳家的小少爷实在损失,靳小姐还有靳家的三少奶奶,安静的跟我走一趟吧,妳们应该知道,现在我要捏死这个小鬼太容易了。

靳娴:你别乱来,放了朗儿,我跟你去见向嵘。

向阳:这不行,谁会傻的放弃手上更多的筹码,三少奶奶,在走之前,得麻烦妳先写几个字了。

  △明琦捡起地上的石头,在地上写字

  △向阳看见朗儿身上的项链,取下

  △靳娴看见项链,吃惊

靳娴:项链!

  △向阳将项链丢在现场

向阳:少啰唆,靳小姐、三少奶奶,走吧。


S:33-11

景:靳公馆@庭院

时:日

人:靳韬、乐樵、书沅、德婶

  △靳韬、乐樵看着地上明琦写的字,忧心忡忡

  △庭院地上被写着「不许声张,后果自负」

  △书沅、德婶站在一旁

书沅:今天本来和Angel约好来家里陪她说话,可是时间到了,却找不着她,也没见到娴姊和朗儿,所以我和德婶把家里找了个遍,结果就在地上发现Angel写的这些字,还有这个。

  △书沅将项链交给靳韬

  △靳韬将项链交还给乐樵

乐樵:这是我给朗儿的,原本是给他当护身符,看来他们都被向嵘带走了。

书沅:现在该怎么办?

靳韬:冷静,现在还不需要太担心,既然被当作人质,他们就会再和我联系,在我还没自投罗网以前,他们应该暂时不会有事,等消息。


S:33-12

景:西郊@小木屋

时:黄昏

人:明琦、靳娴、向阳、朗儿

  △向阳将明琦、靳娴、朗儿绑在一起后,将布条塞进明琦、朗儿的口中,走到靳娴面前时

靳娴:向嵘在哪里?

向阳:安静点。

靳娴:向嵘究竟在哪里?他会做这么多错事,不就是为了想替他的妻子报仇吗?他不是想知道他的妻子在哪里吗?你去告诉他,如果想知道他妻子过世前交代的话,如果不想后悔终身,他必须单独和我见一面。

  △向阳半信半疑,将布条塞进靳娴口中

 

S:33-13

景:西郊@山崖上

时:黄昏

人:向嵘、向阳

  △西郊黄昏景

  △向嵘站在崖边,远望着山崖下

  △山崖下有河景,河景附近隐约可见一间房子

  △向阳走来

向阳:老爷。

向嵘:人都带来了?

向阳:带来了,老爷身上有伤,别久站。

向嵘:没事,为了接下来的事,挨几下子值得。

  △向嵘闷痛

  △向阳扶着向嵘坐下

向嵘:看看,这里的风景是不是挺好的?有山,有水,虽然位置紧挨着城里,却少有人迹,非常安静,安静得就像是个世外桃源,如果能在这里生活,实在惬意。

  △向嵘看着山崖下的房子,回忆

向嵘:曾经我和那间房子的主人接触过几次,想买下那块地,重新再盖一间屋子,等我和茵儿的孩子出生后,一家三口就住在这里,少有人打扰,等孩子长大了,也能送他进城里上学,多好,只是后来一切都变了,那里最后却成了茵儿和孩子的葬身之处。

向阳:我打听过,那间房子在命案发生后,就被传言是个不祥之地,原来的主人嫌晦气,就草草把它卖了,搬离上海,也没人知道新主人是谁,门窗长年一直锁着。

向嵘:所以在这里了结一切恩怨再适合不过,明天做好所有的准备后,就去给靳韬带消息。

向阳:是。

  △向阳想起

向阳:老爷,关于二十几年前的那桩往事,靳娴好像有话想说。

向嵘:有什么好说的,人都死了,现在再说什么都只是借口。

向阳:她说老爷不见她会后悔终生。

向嵘:我终生已经到此为止,让她安静。

向阳:是。


S:33-14

景:西郊@小木屋

时:夜

人:明琦、靳娴、向阳、朗儿

  △向阳走回屋子,面对靳娴

向阳:老爷不想见妳。

  △靳娴激动,有话要说

  △向阳不理会,看守三人

  △小木屋夜景

  △靳娴口不能言,心急如焚

  △山崖上夜景

  △向嵘回忆往事,独自伤痛

  △玻璃窗破裂声先IN


S:33-15

景:靳公馆@客厅

时:日

人:靳韬、乐樵、书沅、德婶

  △靳韬、乐樵看纸条上的字

  △信上写着「三点,西郊」

  △靳韬看现在时间,两点三十分

靳韬:故意现在才送来消息,就是不让我们有时间和巡捕房消耗,没时间了,德婶,我们出门之后,立刻通知巡捕房。

德婶:是。

  △靳韬、乐樵、书沅离开


S:33-16

景:巡捕房

时:日

人:俞探长、环境人物

  △巡捕房电话铃声响起

  △探员接电话,看门口

  △俞探长刚搜寻结束走进

探员:等等,(对俞探长)电话里的人说要找你,是靳家的人。

俞探:靳家?

  △俞探长接电话

俞探:德婶,(稍后)妳说什么?好,我知道了。

  △俞探长挂上电话之后,发布命令

俞探:向嵘绑架了靳家的人质,现在人在西郊,马上出动。

探员们:是。

  △第三十三集结束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