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弦恋人 (18人评价)


海报.jpg

【故事简介】

    一个跨越维度、超越生死的爱情故事,来自五维空间的飞行员误打误撞地来到了地球,附身在一个叫叶维伦的死去男子的身体里。为了修复维度裂缝,阻止第四维生物侵入地球,他成为了一个默默无闻的卫士。原本以为不会与三维世界产生交集,直到认识了一个内心同样孤独的女人沈星仪,牵绊住了他想要离开的心,而叶维伦与沈星仪还有一段青涩纯真的过往。


【正文】

1吴问办公室 日 内

画面淡入。

镜头从办公室门前摇入,门牌上面的字清晰可见——总制片人办公室。

伴随着随性拨动的琴弦声,一个男人的手映入画面。镜头上摇,赵恩铭正兀自陶醉地弹着一把小吉他。正值夏日,他上身穿浅蓝色短袖衬衫,下身穿牛仔七分裤配小白鞋,看起来就像在海边驻唱的歌手,神情闲散地弹着一段尤克里里的和弦。

画面切,一份报纸重重地摔在赵恩铭面前的茶几上,他抬起头,对着怒气冲冲的吴问咧嘴一笑。

吴问:赵恩铭,你还有心情弹吉他,那些影评人的唾沫星子快把公司淹了!

赵恩铭:我看看,我靠——

镜头摇向影评版面,关于赵恩铭执导的电影《不二杀手》的口诛笔伐占据了两个大标题——”新锐导演赵恩铭凭借《不二杀手》又烂出了新高度“、“大家别犯二去看了”。

赵恩铭:这怎么还又——我记得这个影评人,毒番茄奖的评委之一,还在网上给我颁了一个什么——“中国的艾德伍德”的头衔,这人还真逗。

吴问:都说你是中国的烂片之王了,还这么淡定?

赵恩铭:当然不淡定了,但我也没办法,笔杆子在人家手上。

吴问:这个报社和我们还有一点渊源,现在舆论一边倒,人家也不好意思给我们注水了,除了影评人给你唱四面楚歌,下面还附带了网友们的毒舌评论。

赵恩铭(念):年年入围毒番茄奖的赵恩铭为什么还在电影圈混?——我在电影圈混关他鸟事,这个奖我有去拿过吗?就算他邀请我,我自持身份也不一定会去。珍爱生命,远离烂片,远离赵恩铭——我顶你个肺!说我拍得烂,有本事别跟在我屁股后面写评论,自己去拍一部。

 

2吴问办公室 日 内

听了赵恩铭的辩驳,吴问挥了挥手,撩了撩被汗水浸湿的衣领,拿起茶几上微凉的功夫茶,仰头一饮而尽。赵恩铭见状,忙哈着腰,为吴问把茶沏满。

赵恩铭:吴总,天气热,再喝一杯解解渴。

吴问:不用了,恩铭,你坐下。

赵恩铭:好。

吴问:恩铭啊,你在公司拍了多长时间电影?

赵恩铭:做副导演拍了三年,做导演拍了五年。

吴问:八年了,这么快,你可是我一员爱将啊。

赵恩铭:那都是吴总您赏识。

吴问:最近公司里是不是有人说我吴问,说我什么来着?

赵恩铭:呵呵,说您——”什么都不问只问钱“,这绝对是别有用心,我已经叫千惠去查这个人了,查到了绝不姑息。

吴问:查到了教育一下就行了,我提这件事,只是想跟你说,制片人和导演一样不好做,都要顾及到声誉。如果你的名声烂大街了,就不会有投资人敢找你拍电影,对不对?

赵恩铭:对,吴总,您说得太对了!

吴问:你回去好好反思一下,怎么面对那些影评人和观众的刁难,《不二杀手》的路演宣传已经结束了,全部的投资成本也收回来了,但你还是要持续在网上和粉丝们互动,这样票房的后劲就能保证了。有时也可以制造一些热点嘛,比如你跟女主角那次吃饭,不是被八卦记者拍到了,照片我们都买下来了,就看你怎么炒作。

赵恩铭:那我得回去好好想想。

吴问:热点一来,加上这些影评的煽动,观众就有兴趣进影院了,是人都有好奇心,想看一下这电影有多烂——当然我们自己对这部电影是满意的。

 

3吴问办公室 日 内

画外音传来清脆的敲门声,吴问和赵恩铭都抬起头来,看向虚掩着的门,导演助理韩千惠正在敲门。赵恩铭趁机擦了一把脸上的汗。

吴问:进来。

韩千惠梳着短发,戴黑框眼镜,发胖的身材走起路来略微喘气,她手拿着一份A4纸打印的故事梗概,先向吴问打了声招呼。

韩千惠:吴总好。

吴问:千惠,有什么事吗?

韩千惠:噢,是这样的,导演,有一个自称是您粉丝的女生来找您,她写了一个剧本,想向您投稿。

赵恩铭:她人在哪里?

韩千惠:我带她去您办公室了。

赵恩铭:怎么什么人都带去我办公室?

吴问:恩铭,有粉丝专门给你写了一个剧本送来,这是好事啊,说明你在大家心目中还是能拍出好电影来的。

赵恩铭:是的,(对韩千惠)就只有一份故事梗概吗?

韩千惠:对,她就带了故事梗概。

赵恩铭:开什么玩笑,我每天至少读三个剧本全文,其中百分之九十五我都扔垃圾桶里了,她就给我送来两页这个?

吴问:你可以先看看嘛。

赵恩铭:那吴总我先出去了,不打扰您了。

吴问:回去好好想想。

赵恩铭:我明白。

 

4公司走廊 日 内

走出吴问办公室,赵恩铭狂扯着衬衫领口,甩了甩头发,大口地喘着气,对韩千惠嚷嚷道。

赵恩铭:你再不进来,我就快憋死在里面了,说什么我的名声烂大街了,就不会有投资人找我拍电影——还不是他干预我的拍摄,连剪辑权都被他收了,为了吸引眼球,请了一个不会演戏的脱星,还想拉我跟她传绯闻,奶奶的!什么都不问只问钱,这句话就是我在背后议论他,怎么了?说明我不浮夸,不为了钱拍电影,跟他划清界限。那些影评人,刀笔吏——

韩千惠:导演,您别生气了,内心强大,微笑面对。

赵恩铭:接下来我就拍一部叫好叫座的电影,来有力地回击他们。

韩千惠:正好这里有个现成的。

赵恩铭(扫了一眼剧本名):《我的第五位男友》?这片名挺玛丽苏的。

韩千惠:是《我的第五维男友》。

镜头摇向赵恩铭手上的故事梗概,白纸黑字印着——《我的第五维男友》剧情梗概。赵恩铭眉头一蹙,不屑地说。

赵恩铭:我只听说过三维、四维,哪有什么五维,莫名其妙的名字,还跟男朋友联系到一起,观众怎么可能买账?

韩千惠:貌似是一部科幻片。

赵恩铭:科幻片?

韩千惠:对啊,五维的字面意思就是比三维、四维高一个维度,听名字就很科幻,导演,那个女粉丝就在办公室里等着您,可以跟她聊聊。

赵恩铭:不必了,就带了两页故事梗概,还想我见她?

韩千惠:那我让她先回去等消息。

赵恩铭:等一下,故事梗概我刚看了个开头,让我看下去,总得找个理由退她稿,免得她粉转黑,在网上抨击我。

 

5赵恩铭办公室 日 内

画面切,赵恩铭推开门,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门牌上面的字清晰可见——导演办公室。

迎面看到一个女人站在窗台边,沐浴着夏日的阳光。她长发披肩,素颜,但肌肤雪白,穿着一条其貌不扬的裙子,背影清瘦,邻家女孩的气质,光脚穿凉鞋,笑起来的时候很温柔,很乖巧。

看到赵恩铭进来的时候,她有些慌乱,似乎刚一直在冥想着什么,忙回过神来,对赵恩铭礼貌地微笑。

赵恩铭的反应比之前急切,仓促地伸出手,想要与女人握手。在对方还在迟疑的时候,他又中途放弃,把手里的故事梗概搁在茶几上,改为给对方倒水。

赵恩铭:让你久等了,我是赵恩铭,(对韩千惠)千惠,茶叶呢?

韩千惠:我去拿。

韩千惠转身,咚咚咚地跑出去拿茶叶。赵恩铭拿着空空的茶杯,甩了甩汗湿的头发,一边开空调,一边抱歉地对女人说。

赵恩铭:千惠,就是太笨拙了,空调都忘记给你开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正帮着往茶壶里注水,她动作娴熟,似乎对助理的工作很有经验。赵恩铭呆呆地看着她,她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把滑落下来的刘海捋到耳后。

沈星仪:我叫沈星仪。

赵恩铭:你的故事梗概我看了,挺有意思的。

沈星仪:谢谢,导演。

赵恩铭:不客气,不客气。

赵恩铭大大咧咧地回答,反倒让场面更加尴尬,就在两人相对无言的时候,伴随着咚咚咚的脚步声,韩千惠扭动着粗壮的腰肢,气喘吁吁地跑进来。

韩千惠:茶叶……茶叶拿来了。

赵恩铭:那还不赶紧烧水、泡茶,(对沈星仪)星仪,我们坐下来聊。

沈星仪:好。

 

6赵恩铭办公室 日 内

赵恩铭和沈星仪在茶几旁边坐了下来。赵恩铭搓了搓手,对沈星仪哈哈一笑,但一时间又组织不出更好的语言,抬起头,对韩千惠板起脸。

赵恩铭:千惠,我真的要叫你千蠢了,我们在聊剧本的时候,麻烦把门关起来,要是被别人听到了,就泄露剧情了。

韩千惠:哦。

韩千惠哦了一声,这时候,茶壶里的水正好开了,突突突的冒着热气,她手里攥着一包茶叶,来回转动身体,不知道先完成哪一件事,赵恩铭瞪了她一眼,站起身。

赵恩铭:我来关门。

韩千惠(嘴里嘟哝):叫我千肥就算了,还叫我千蠢。

沈星仪听了,忍俊不禁,赵恩铭关上门,看到沈星仪掩着嘴笑,心情也松弛下来,拿起她的故事梗概,清清嗓子说道。

赵恩铭:星仪啊,你的剧本完成了吗?

沈星仪:已经完成了初稿。

赵恩铭:那就好,(拿出中华烟)聊剧本的时候,我习惯抽着烟。

沈星仪:导演,您抽吧。

赵恩铭(点烟):其实看故事梗概我有点意犹未尽,不对,是太粗糙了,缺乏细节的描写,故事也讲得不清不楚。

沈星仪:嗯,导演,那我把这个故事再从头至尾详细地跟您讲一遍。

赵恩铭:那敢情好——我的意思是,你愿意那最好了,我可以了解地更深入一点,毕竟我还没有读到剧本全文。

沈星仪:导演,我可以把剧本卖给您,价格方面都好说。

赵恩铭:这个,我们下一步再说,先听你的故事吧。

韩千惠(插嘴):因为剧本采购、拍摄立项是制片人的事。

赵恩铭:韩千惠,泡好你的茶,我都要叫你千嘴了。

韩千惠:哦。

韩千惠闷闷不乐地转身泡茶,镜头掠过她宽阔的肩膀,摇到窗外,夏日的浅蓝天空映现。

赵恩铭(画外音):老实说,这个片名我还是挺抗拒的,还以为是《我的野蛮女友》的兄弟篇。

沈星仪(画外音):片名可以改成《超弦恋人》。

赵恩铭(画外音):这个听起来倒还不错,有科幻,有爱情,还有鬼。

韩千惠(画外音):啊?

天空的浅蓝背景,片名出——超弦恋人。

 

7研究所 夜 外

画面切,夜幕降临,月明星稀,镜头从天空摇下,摇向黑夜中的研究所,门口的牌匾印着——中国柔性电子技术研究所。黑漆漆的街道,空无一人,隐约的,从画外传来狗吠声,打破黑夜的宁静。

镜头穿过研究所的铁门,来到一株灌木前,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里面灯火通明。一阵夜风吹来,白色窗帘轻轻地拂动起来。

 

8研究员办公室 夜 内

坐在电脑前的沈星仪捋了捋被风吹起来的头发,她穿着研究员的白色大褂,垂在胸前的工作牌上贴着她的一寸照片、姓名、职务和编号——沈星仪,助理研究员,编号:2049。

伴随着微信的提示声,一个署名叫袁天野的人给她发信息——星仪,今晚出来吗,我请你看电影。

沈星仪一阵紧张,摇了摇头,就在她准备回复的时候,啪的一声,研究所的灯光全部熄灭,黑暗随即将她包围。沈星仪倒吸一口冷气,站起身。

沈星仪:怎么停电了?

借着手机屏幕的光芒,沈星仪惴惴不安地向配电房走去。

 

9研究所走廊 夜 内

幽深的走廊,两边的玻璃墙反射着手机惨淡的光芒。沈星仪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单调地回响着。

透过玻璃墙,隐约可以看到陈列在橱窗里的柔性电子产品——覆盖在假人身上的电子皮肤,闪着绿莹莹的光芒;呈S形弯曲的显示屏布满了雪花点,并且发出沙沙的声响;有机发光二极管的曲面发出一闪一闪诡异的紫光。

沈星仪看得胆战心惊,忙低下头,用余光瞟走廊的尽头,配电房的方向黑灯瞎火。蓦地,从配电房里传来砰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掉落在地上。

沈星仪:什么人在配电房?

沈星仪怯弱地询问了一声,没有得到回答。她咽了一口唾沫,表情显得更紧张了。她转过身去,面对身后同样也是黑洞洞的走廊,举步维艰。最后,她还是下定决心,攥紧拳头,调整好气息,小心翼翼地向配电房走去。

 

10配电房 夜 外

配电房的门开着,里面漆黑一片,如同恐怖的洞穴。沈星仪贴在门口的墙壁上,一点点地将头移向门内。

就在她的视线触及到配电房的内景的时候,她看到里面直挺挺地站着一具黑影,对她嘿嘿一笑,笑声邪魅。

沈星仪:啊——

沈星仪发出惊心动魄的叫声,她的声音在幽长的走廊上回荡着,传到了研究所外面,并激起不远处的狗吠声。

 

11研究员办公室 夜 内

画面切,沈星仪泪水连连地靠在一个穿白色吊带裙的女人身上。女人穿着粉色高跟鞋,露出修长白皙的大腿,她一边安抚沈星仪,一边对站在身旁一脸坏笑的高个子男人怒目而视。她的名字叫钟晓雯,是沈星仪的铁血闺蜜。

钟晓雯:丁一楠,你是男人吗,扮鬼吓女人,而且吓的还是我闺蜜!

丁一楠:大家都说星仪不经吓,没想到这么不经吓。

沈星仪(抽泣):我最怕鬼了。

钟晓雯:对啊,星仪怕鬼,你还扮鬼吓她,你有没有把我钟晓雯放在眼里?

丁一楠:晓雯,我跟星仪在同一个研究所,你看她一天到晚就守着个电脑,敲打着键盘,生活多索然无味啊,我是看不下去,想让她振奋起来。

钟晓雯:这是振奋吗?

丁一楠:她都啊啊啊叫起来了,肺活量都是以前的N倍。

钟晓雯:那她吓晕了怎么办,难道你想给她做人工呼吸?

丁一楠:我可以吗?

钟晓雯:你可以吗,你这么振振有词,当然可以!

丁一楠:晓雯,我错了,星仪,我向你道歉。

丁一楠后怕地摆摆手,一边撤退,一边低头向沈星仪道歉。钟晓雯不客气地用高跟鞋长达九公分的鞋跟踩踏他的脚趾头,受此酷刑,丁一楠只能咬着嘴唇,悲苦地忍受。

钟晓雯:你叫啊,我让你也振奋振奋,怎么不叫?

沈星仪:晓雯,好了,我没事了,你就放过学长吧。

钟晓雯:还是学长呢,这种人怎么能从清华园毕业,早应该自挂东南枝了。

沈星仪:好像是你没有毕业吧?

钟晓雯:我那是肄业,进军游戏主播圈了。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一旁的丁一楠得到解脱,忙蹲下身,按摩脚趾,他的表情分分钟能挤出眼泪来。

 

12研究员办公室 夜 内

沈星仪关掉电脑,收拾桌面,准备下班,坐在桌子上的钟晓雯摇了摇头。

钟晓雯:大热天还穿白大褂,你不怕中暑啊?

沈星仪:研究所的规定啊,开着空调没关系,走了。

一边说着,沈星仪麻溜地拍了钟晓雯的屁股一下,催促她站起身。钟晓雯斜眼瞪着她。

钟晓雯:别乱拍,女女授受不亲——我看丁一楠就没穿。

说着,丁一楠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手拿着一根大脚板棒冰,向钟晓雯献殷勤。钟晓雯一扭头,对他视而不见。

钟晓雯:自己拿去敷脚吧。

丁一楠:我还是用来敷自己受伤的幼小心灵吧。

钟晓雯:星仪,你就是太乖了,领导不在,你不穿白大褂也没事。

沈星仪:我现在就脱。

钟晓雯: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再老油条一点,(手指丁一楠)就像他,没什么本事,光嘴巴油腻都可以负责一个项目。

丁一楠:咳咳,我负责的项目可是超感柔性电子皮肤,是站在科技和人文十字路口上的伟大产品。

钟晓雯:滚远点——星仪,你在研究所里实习一年,又做了三年助理,每个人的话你都听,交给你的事都做,包括端茶倒水、打扫厕所,你说你跟打杂有什么区别?如果你傲娇一点,不听话一点,领导早就注意你了,会给你机会。

镜头摇向丁一楠,他厚着脸皮,一边啃大脚板,一边秀出自己的工号牌,上面印着——丁一楠,研究员,编号:2018。

沈星仪:给我机会卷铺盖走人啊,晓雯,我真的不行啦,做助理也挺好的,没有压力。反正我也没有什么野心,不想一步一步往上爬,太累了,我现在这样挺好的。

钟晓雯:你真的是太乖了,学校里老是被别人欺负,连丁一楠这样的怂蛋都能欺负你。

丁一楠听了以后,被大脚板呛到了,忙拍拍胸口。沈星仪则无奈地摇摇头,滑开手机屏幕,钟晓雯瞟到了袁天野的信息,豁然而起。

钟晓雯:你怎么还跟这个渣男有联系?!

 

13研究员办公室 夜 内

钟晓雯夺过沈星仪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信息,义愤填膺地说道。

钟晓雯:沈星仪,你是不是有病啊?那个渣男把你伤得这么深,分手以后跟狗皮膏药一样贴着你,向你索要分手费,你忘了吗?

沈星仪:他其实也很惨的。

钟晓雯:有什么惨的,一个十八线的演员,自打从娘胎里出来就在吃软饭,到处抱制片人、导演的大腿,自己甘愿被潜,还向你们这些无知少女兜售可怜。他是看穿了你们的心思,就跟那些脑残的粉丝心理一样,可以无底线地加以利用。等你身上没有利用价值了,他就把你甩了。

沈星仪(举手):打断一下,我先纠正两点,我沈星仪名牌大学毕业,今年28,所以不是无知少女,还有是我提出分手的。

沈星仪的话,把丁一楠逗笑了,钟晓雯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钟晓雯:对,是你提的分手,你就应该理直气壮,因为他不仅渣,吃软饭,还脚踩N条船。

丁一楠:都可以组成一支太平洋舰队了。

钟晓雯:你跟他分开,他凭什么把你从公寓里赶出来,自己雀占鸠巢?

 

14公寓 夜 外

沈星仪背着大包小包,左手拖着一个笨重的行李箱,右手抱着一个毛绒熊,表情落魄地走出公寓楼。她回过身,仰头看到原本是自己家的窗户开着,光着上半身的袁天野探出脑袋。

她忙扭头,快步向前走去,镜头下摇,她穿着一双宽大的人字拖,走起来不是很方便。一不小心,行李箱的滚轮轧到了她的脚后跟,她痛得直吸冷气,弯下腰,手上的毛绒熊掉在地上。

袁天野(画外音):星仪,你没事吧?

沈星仪没有回答他,捡起毛绒熊,熊身上都是泥渍,她只能松开行李箱,腾出手来,拍掉熊身上的泥渍。

就在这时,一辆货车驶了过来,沈星仪正好停在道路中央,货车忙避让,车身撞到行李箱,砰的一声,行李箱重重地摔在地上。

货车司机忙摇下车窗,对沈星仪抱歉地挥挥手。沈星仪没说什么,等货车驶远以后,她才发现行李箱的拉杆已经被撞断了。她懊恼地直跺脚,身后又传来袁天野的声音。

袁天野(画外音):星仪,你的行李箱撞坏了吗?

镜头摇向公寓,袁天野身旁多了一个身材婀娜的美女,依偎在他怀里。

袁天野:我下去帮她一下。

美女狠狠地瞪了袁天野一眼,袁天野循循善诱地说。

袁天野:不要生气嘛,星仪是为了我们才主动搬出去的。

沈星仪(扭头喊):我不需要你虚情假意的帮忙!

当沈星仪回过身,她已经泪流满面,她竭力压低自己的抽泣声,肩膀微微颤抖,拽着行李箱的半截拉杆艰难地往前拖行。

画外音传来袁天野关窗的声音,她的身体一顿,脚步停了下来,悲伤的情绪如海浪般涌来。她终于没有抵御住,蹲在一盏光线昏暗的路灯下,抱着自己的毛绒熊,呜呜地痛哭起来。

 

15研究员办公室 夜 内

钟晓雯的话,让沈星仪的脸蒙上一层阴霾,钟晓雯也看出来了,语气变得缓和了一些。

钟晓雯:他还向你伸手要钱,简直是游戏花丛,雁过拔毛。

沈星仪:是借的。

钟晓雯:你十万块的积蓄,到现在还了吗?

沈星仪:他说接到戏,就会还,还写了借条给我,所以我才没有删他的微信。

伴随着手机的铃声,沈星仪低头一看,来电显示是李文哲所长。她和丁一楠对视一眼,丁一楠亮出自己的手机,懊恼地说。

丁一楠:我忘记接他老人家的电话了。

沈星仪(接起电话):喂?所长啊,有什么事吗?——丁一楠已经下班了,他可能手机不在身边吧。

听了沈星仪的解释,丁一楠对她千恩万谢,还抛了一个飞吻,被身后的钟晓雯狠扇了一记后脑勺。

沈星仪(对着电话):您办公桌上手写的稿子,怎么了?——需要有人把它打出来是吧,很急啊,今晚就得发给您,我在——

沈星仪把视线转向钟晓雯,钟晓雯对她狂摇头,她一脸抱歉。

沈星仪(对着电话):我在研究所,您放心,我会一字不差地打出来。

 

16研究员办公室 夜 内

沈星仪挂掉电话,镜头摇向钟晓雯,她怒不可遏地揪着丁一楠的耳朵。

钟晓雯:谁叫你不接所长电话的,害我今晚不能和星仪吃饭了。

丁一楠:痛痛痛,轻一点,我的耳朵已经够招风了,不能和星仪吃饭,可以跟我啊,我还能负责买单呢。

沈星仪:对啊,你们两个情侣约会,我当什么电灯泡,再见,不送。

钟晓雯:沈星仪,你真的没救了。

丁一楠:走吧,女神。

钟晓雯:气死我了,(撞开丁一楠)我走了。

丁一楠:星仪,这边就交给你了。

沈星仪:放心吧,明天给我带早饭就成。

丁一楠:没问题——

丁一楠突然想到什么,回过身,脸色阴郁地说道。

丁一楠:稿子打完了,就赶紧回家吧,我听说离我们这里不远的医学院,昨天晚上不见了一具男尸。你说尸体不在太平间里好好躺着,半夜上哪溜达了?

沈星仪:学长,您吓我一次还不够啊?

丁一楠:我是认真的,你不信就算了。

沈星仪:好好约会。

画面淡出。

 

17研究员办公室 夜 内

画面淡入。

伴随着敲击键盘的声音,沈星仪俨然是一个工作认真负责的打字员,稿子上的字写得龙飞凤舞,她不时眯起眼睛,核对文字,然后扭头面对电脑屏幕,准确地把字打出来。

当最后一个字打完,她歪着头,一边按摩颈部,一边点击保存,将文件拖入微信对话框,发给所长。所长那边接收了文件,但没有回复什么。

沈星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面对空荡荡的办公室,画外音是天花板的白炽灯发出的单调的嗡嗡声。她关掉空调,打开了窗户,呼吸着窗外清新的空气。凉风习习,吹起她乌黑的长发,她望着静默的夜色发呆。

镜头上摇到夜空,星月交辉,她却叹了一口气,一脸苦笑。

沈星仪:为什么星月当空,我却这么寂寞,沈星仪,你不也是一颗星星吗?曾经被爱你的人捧在怀里,现在他们都离你远去了,就像哈勃红移一样。难道相爱的人就不能永远在一起吗?

画外音传来微信提示声,袁天野又发来信息——星仪,你在哪里?我真的很想你,你想我吗?

沈星仪看着手机屏幕,她的眼眶里噙着泪水,她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内心的悲伤,然后努力回了一行字——我在加班。

袁天野马上回复——我来陪你。

沈星仪咬着嘴唇,揉了揉眼眶,她犹豫了一会儿,看了一眼窗外冷寂的灌木,最后坚决地回了两个字——不要。

就在这时,伴随着啪的一声,她视线一片漆黑,研究所的电闸又被人拉掉了。面对着黑暗,沈星仪攥紧了手里的手机,在屏幕光芒的映衬下,她脸色发白,连做了几个深呼吸。

调整好情绪以后,沈星仪把自己的白色双肩包挡在胸前,缓步走出办公室。

 

18研究所走廊 夜 内

走廊上再次回响起沈星仪单调的脚步声。她抱着双肩包,一边用手机照明探路,一边慎重地往前走。

沈星仪:晓雯,学长,是你们吗?

正说着,手机的微信提示声骤然响起,她吓得身体一阵哆嗦,倚靠在玻璃墙边,手机屏幕上依旧是袁天野的信息——我来了。

沈星仪意识到袁天野可能已经来了,触电般直起身,前后张望。

沈星仪:袁天野,你在哪里,快点出来,别装神弄鬼。

她低声叫喊,漆黑的走廊没有传来回答,她不由地生气起来。

沈星仪:袁天野,你能不能放过我?跟你在一起的两年里,我觉得自己就好像被吸进宇宙深处的黑洞里,除了忍受无尽的黑暗和寒冷,整颗心也被你的潮汐力拉扯撕碎。你知道吗,每晚梦见你我都会哭醒,我不想跟你再有什么瓜葛了……

沈星仪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透过玻璃墙,她突然发现不对劲,慌忙用手背擦拭眼睛。视线逐渐清晰,她看到原本陈列在橱窗里的柔性电子产品全部不翼而飞,她惊诧地摇了摇头。

沈星仪:怎么都不见了?!

 

19研究所走廊 夜 内

沈星仪将视线转向两具像假人一样一动不动站立的黑影,他们身材一胖一瘦。蓦地,那具瘦高个的黑影身体颤动了一下,伴随着一声叹息,黑影无奈地伸出手,抓了抓自己的裆部。

窃贼甲:坚持不住了,好痒。

窃贼乙:Fuck!

沈星仪:你们是什么人?

沈星仪走到门前,将手机的光芒照向两具黑影,两人原形毕露,忙用手挡脸,神情狼狈。那个破口大骂的矮胖黑影摸到脸上戴着的口罩,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完全暴露,扭头对同伴喊了一声。

窃贼乙:有什么好怕的,她看不到我们的长相。

窃贼甲:对哦。

两人对视一眼,猖狂地哈哈大笑。沈星仪见他们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沈星仪(画外音):糟糕,研究所里进贼了,更糟糕的是,被我一个人撞到了,我该怎么办?

窃贼乙:笑什么笑,叫你少去那些按摩店。

窃贼甲:显然不是小姐的问题。

窃贼乙:那是什么问题?

窃贼甲:半个月没洗澡了。

窃贼乙:我靠,关键时候痒起来打死都得忍着,这是道上的规矩。

窃贼甲:这是你的规矩吧,老陈。

窃贼乙:别叫我名字,研究所里坐着一个活人你都没发现,就把电路给切断了,你有没有脑子?

窃贼甲:是我没脑子还是你没脑子,监控是你看的。

窃贼乙:你想当着别人的面怼我是吧?

趁着两个窃贼面对面争吵起来,沈星仪脚步后撤,准备溜走。但被眼尖的窃贼甲瞟到了,他冷笑一声,对沈星仪说道。

窃贼甲:美女,这个时候你最好别犯傻,我们都是有备而来的。

 

20研究所走廊 夜 内

两个窃贼的眼睛齐刷刷地转向沈星仪,在她惨白的脸上落地生根,窃贼甲甚至把手伸进了携行袋,在里面抓着什么。沈星仪强自镇定地回了一句。

沈星仪:我没有犯傻。

窃贼甲:你明明往后撤了,别忘了你的手机是个发光体,你的身体一动,光影就动了。

沈星仪听了,忙把手机的照明关掉,在黑暗中,窃贼乙用胳膊肘碰了碰窃贼甲,嘿嘿笑道。

窃贼乙:反应比你快多了。

窃贼甲:能在这里上班的都是佼佼者,但我反应也不比她差,尤其是抓漏网之鱼。

窃贼乙: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手里攥着一张纸条)正好我们也搞不明白这张清单上的东西,什么电子皮肤、弯曲屏幕、有机发光二极管,产品种类这么多,五花八门的,也不标注在哪个实验室。

窃贼甲:你帮我们逐一都找出来,装到这个携行袋里,我们保证会以礼相待。

窃贼乙:你确定不会见色起意?

沈星仪(惊吓):什么?

窃贼甲:美女,你别害怕,他是吓唬你呢,我们只求财,等干完这票,我们就去国外嗨皮去了。

窃贼甲:到时候手上都是大把的美钞,当然了,如果你愿意跟我们去国外玩,嘿嘿,我们也欢迎。

沈星仪:我不去,你们拿到东西就走吧,我保证不报警。

窃贼乙:还有好几样东西没找到。

窃贼甲:帮帮我们咯,要不然——

说话间,窃贼甲从携行袋里掏出一把银白色的手枪,沈星仪一看到枪,吓得捂住眼睛。

沈星仪:你们别伤害我,我帮你们找。


编剧:柴晓春

手机号:13567482373

邮箱:631396063@qq.com

联系地址:浙江宁波


评论


评分:

柴晓春:

评论:“一场跨越维度,超越生死的爱情故事”,原创剧本《超弦恋人》期待与你合作,微信号:jay631396063
03月03日 0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