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艳女孩 (16人评价)


故事梗概:

12岁的小女孩田蕊,天真,活泼,时尚,阳光,自小跟父生活在一起,沾染上了抽烟喝酒的恶习。

一天,已是金城先锋路小学六年级学生的田蕊,刚下课,就被班主任帅老师叫往办公室,追查有关她抽烟喝酒的问题。田蕊拒不承认,帅老师拿出烟酒引诱之时,校长“大奶”打来电话,叫走了帅老师。田蕊遵从师命,留在办公室中。原来,田蕊给自己起了一个超酷的网名,叫香烟女孩,不想叫恶作剧的同学们和网友们,炒作成了“香艳女孩”,一时网上蹿红,名气飙升,招惹得班主任帅老师和网络警察,几乎同时瞄上了她。

田蕊在帅老师办公室里,经不住烟酒的诱惑,不仅偷偷喝了酒,抽起了烟,而且还见缝插针,打开电脑,上起了网。可是,一不小心,撞翻了酒瓶,惊慌之中,嘴中叼的烟卷,脱落掉到泼满酒液的桌面上,顿时引发大火,迫不得已,只好掩门而逃。

田蕊仓皇离校,流浪街头。深夜误入失盗的商店,醉酒不醒,被天明赶来的女店主扭送派出所。男胖警对田蕊严加训斥体罚后,将其送往少管所。途中,田蕊机智逃脱。

为解烟瘾和酒瘾,田蕊跟随众垃圾客,前往荒僻野地,哄抢了公安和工商部门正要销毁的假烟假酒。不料,田蕊喝了抢来的假酒,却中毒倒卧路旁,恰被开车路过的一对中年夫妇救起,收为养女。但田蕊抽烟喝酒的恶习难改,颇令养父母头痛,决定将其送走时,早已引起误解的田蕊,半路略施小计,逃之夭夭。

街头流浪的田蕊,意外结识了老钳。当她发现老钳是“三只手”后,就毅然离开。然而,老钳伙同另一个惯偷猫头鹰,跟踪而至,将她绑架拐卖到了偏远的山村,给一个好吃懒做的老光棍当媳妇。田蕊巧妙周旋,历经艰险,终于逢凶化吉,安全逃离魔窟。

田蕊逃至新城,却被来自上海的大老板秃头男意外奸污。不明真相的田蕊,街头流浪时,竟然莫名其妙地呕吐起来。前往诊所一查,居然有孕在身了。几个月后,田蕊生下了一个智障的男婴。

田蕊含辛茹苦,靠捡拾饮料瓶子卖钱来拉养智障儿。在街头,田蕊母子意外结识了年轻的男性民工石头。石头在帮助田蕊母子的同时,还向田蕊求爱。田蕊最后接受了石头,并领着智障儿,和石头去民政局登记,准备结婚。但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半路上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婚姻登记处的一个圆脸女工作人员,打110报警,叫来了警察,将田蕊和石头抓进了派出所……

主要人物小传:

田蕊:12岁,是身居金城的一个单亲家庭里的女孩,自幼随父生活,沾染上了抽烟喝酒的恶习,身材高大、壮实,给人以早熟、成年的感觉,正在就读先锋路小学六年级。

帅老师:男,30岁,身材修长,西装革履,小学六年级班主任,学生私下称他“帅哥”。

校长:女,35岁,一身蓝色西装,胸很大,学生私下叫她“大奶”。

羊二:男,30岁,混迹街头的二流子,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金发:男,25岁,社会不良青年。

男胖警:39岁,说话粗俗,态度蛮横,神气凛人,凶狠无能。

养父:46岁,百万富翁,心善乐助人,对妻言听计从。

养母:43岁,百万富婆,头脑灵活,工于心计。

女老板:40岁,经营着四季香食楼,贪婪、自私、吝啬、凶狠、无情。

老钳:男,28岁,身材瘦长,职业小偷。

猫头鹰:男,26岁,身材矮胖,以收废铁为掩护,从事盗窃勾当。

罗子:男,34岁,好吃懒做的山村老光棍。

罗婆子:57岁,罗子老母,老谋深算,阴险狡诈。

秃头男:48岁,身体肥胖,油光发亮的胖脑袋,已谢顶,事业有成,生活富足,但道德败坏。

白发女医生:43岁,新城街头“平民诊所”老板,待人冷若冰霜,唯利是图。

中年男医生:40岁,新城医院外科主治医师。

妇科女医生:38岁,新城医院妇科主治医师。

马尾巴:女,22岁,新城医院挂号窗口收费员。

神医王:男,45岁,童颜鹤发,一副仙道气派,新城木塔巷个体诊所老板,曾经是卫生兵,退伍后自开诊所行医,并邀人撰文,奉上评选费,一同寄往国外C城,遂成“国际名人”。

神医王妻:42岁,妇科医生,性格活泼。

神医王儿媳:27岁,护士,市卫校毕业,结婚多年未育。

石头:男,28岁,城郊农民,身材矮胖,憨厚老实,多年之前,妻子跟人私奔,一气之下,进城打工。


香艳女孩

 

 

(画面淡入)

(推出一系列精彩片花,从中打入出品、策划、制片、编剧、主演、导演等主创人员名单,等。)

[黑屏,画面淡入:一个手执烟卷的女孩背影,由小渐大,摇晃着向镜头走来,烟雾飘绕中,幻化出四个红色大字——香艳女孩,(片名)定格数秒,淡出。]

 

 

1,先锋路小学。日。外。

(一座临路的现代化豪化高级都市学校)

 

 

2,六年级教室。日。内。

(帅老师正在上课,下课铃声响起。)

帅老师(合上书本):下课了。

学生们(起立):老师再见。

帅老师(鞠躬):同学们再见。

帅老师(伸手一指低头正在书桌里翻弄东西的女生,严厉地):田蕊,跟我去办公室一趟。

(田蕊身后一个女同学,偷偷拽拽田蕊衣服。)

女同学(小声地):香艳女孩,小心帅哥吃了你!

田蕊(将头一扬,无所畏惧地):我一没偷,二没抢,三没杀人放火,怕啥呀?

 

 

3,校门口。日。外。

(一辆警车驶进)

 

 

4,帅老师办公室门口。日。外。

(帅老师开门,走进。)

(田蕊跟进,顺手关门。)

 

 

5,校长室门前。日。外。

(警车停下,车门打开,走下一男一女两个手拿黑色公文包的30岁左右的警察。)

校长(迎出):两位警察同志,有事吗?

男女警察(掏出证件一亮):我们是网络警察。

(1)

 

 

6,帅老师办公室。日。内。

(帅老师坐在桌前软椅上,田蕊站立帅老师面前。)

帅老师:我听学生们私下议论,你抽烟喝酒快十年了,现在就老老实实告诉我,有这回事吗?

田蕊:没有。

帅老师:真的没有吗?我还听说,你以此为荣,给自己别出心裁,起了一个特别超酷的网名,叫什么来着?

 

 

7,校长室。日。内。

(男女警察和校长分坐两个沙发上)

男警(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嘴叼烟卷的网拍美少女萌照,送到校长面前):这个网名叫“香艳女孩”的女学生,能让我们见见吗?

校长(吃惊地):香艳女孩?这会不会是六年级的田蕊呀?她违法了吗?

女警(也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A4打印纸送到校长眼前):这是一份有关香艳女孩网络视频聊天的截图复印件。

 

(复印件特写)

识色高手(画外音):香艳女孩,几时一肚(睹)你的方(芳)容呀?

多多益善(画外音):性干(感)的妹纸(子),你愿做老哥哥的小情人吗?

异域饕餮客(画外音):香艳美人,当代貂婵,色味来袭,夜夜难眠,若饱口福,死而无憾!

风流倜傥君(画外音):香艳女孩,名如其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男警(指着复印件):以此我们认为,这个香艳女孩,有涉嫌网上出卖色情的违法犯罪行为,我们要对她立案调查。希望校长能够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

(校长拿起话筒,拨号。)

 

 

8,帅老师办公室。日。内。

田蕊:人的嘴是圆的,舌头是扁的,人家想说啥,我管不着。

(帅老师从柜中取出一瓶酒,一盒烟,展示地放在桌上的电脑旁。)

(田蕊瞪圆的两眼里,放出光来,嘴唇不由自主地蠕动着。)

田蕊(画外音):哇噻,帅哥真会享受,抽的是精装大中华,喝的是国宾茅台酒呀!

帅老师(瞥了一眼田蕊,大笑):此地无银三百两!瞧你那一副烟酒鬼的德行!

帅老师(手机响,接电话):校长,您好!是现在吗?您请稍候,我马上过来。

帅老师(对田蕊):你等着!我的话还没给你说完呐!(开门走出时,顺手拉关上了门。)

(2)

 

 

9,楼道里。日。内。

(帅老师急匆匆走在楼道里)

(一个胖墩墩的大头男生,手拿摊开的数学书追将上来,挡在面前。)

胖男生:帅老师,这道数学题,您在课堂上讲了,我还是没搞懂,再给我讲一下,成不成呀?

帅老师(厌烦地):你怎么这么笨呀?人家们都能听懂,就你听不懂?去去去,我这会还有急事呐!(一把拨开胖男生,夺路而走。)

胖男生(瞟着帅老师的背影):什么帅哥呀?应该叫“坏哥”才好哩!

 

 

10,帅老师办公室。日。内。

(田蕊瞅着桌上的烟酒,嘴唇翕动着,忍不住伸手去摸烟酒,忽然停手,轻步走到门边,侧耳听听门外没有动静,就急步折回,拧开酒瓶盖,抱起酒瓶,美美喝了一口,放下,又拿起烟盒,取出一支烟,放在嘴里点上,美美吸着,坐在电脑前。)

田蕊(画外音):近水楼台先得月呀,管他呢,我打开QQ,查看一下,有没好友给“香烟女孩”留言啊?

 

 

11,楼梯口。日。外。

(帅老师匆匆下楼梯)

(几个上楼梯的学生向帅老师打招呼)

学生(异口同声地):帅老师好!

帅老师(随便一点头):同学们好!

 

 

12,帅老师办公室。日。内。

(田蕊刚打开QQ页面,不慎撞翻忘了盖盖的酒瓶,酒液泼满了桌面。)

(惊慌之中,嘴中所含的烟棒掉落桌上,眨眼之间,腾然火起。)

(她急忙闪身躲开,慌忙抓起一把高粱小笤帚扑打,没想到桌上的火没有扑灭,反而引燃了笤帚。)

(眼见火势凶猛,无法扑救,只好拉开门来,溜出房去,为了掩人耳目,还随手带上门锁后,狂奔逃去。)

 

 

13,校长室。日。内。

(男女警察拿着田蕊抽烟的萌照,正给坐在他们身旁的帅老师观看。)

男女警察:帅老师,你看仔细啦,是不是你班的学生呀?

帅老师(连连点头):是、是、是,没错,就是我班的学生,她叫田蕊,刚被我……

(一个男生上气不接下气地冲进房来)

(3)

男生(先朝校长鞠了一个躬):校长好!(又对帅老师鞠了一个躬)报告帅老师,快去看呀,你的房子着火啦!

(帅老师霍地起身,一言不发,撒腿向门外奔去。)

 

 

14,金城街头。日。外。

(田蕊拼命奔跑,不远处,有几辆消防车冲出,警笛嘶鸣,呼啸而过。)

(田蕊身后,隐隐约约之中,一座建筑物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田蕊(画外音):我的天呐,今个这祸闯大啦!往哪跑呀?家里绝对不能去,学校和警察很快就会找到家里去的。老爸的一顿饱打不用说,警察逮住非送进班房子不可,到那时候呀,你吃不了就兜着走吧!

 

 

15,金城街头。日。外。

(田蕊一边扭头往后看,一边慌慌张张朝前跑着。)

(一辆黄色轿车朝田蕊急驰而来。)

(田蕊毫无察觉,继续朝前狂奔。)

(轿车戛然而止)

(田蕊突受惊吓,一头栽倒车前。)

(车门打开,一个20多岁的光头胖男,一面破口大骂,一面挤出车门,摇晃着肥胖的身子,赶将上来,挥拳向她揍来。)

(田蕊就地一滚,躲过胖男的老拳,迅速翻身爬起,撒腿就跑。)

 

 

16,金城街头。日。外。

(羊二敞胸露乳,趾高气扬,摇头晃脑,“哼哼叽叽”地游逛着。)

羊二(嘻皮笑脸,油腔滑调地):

 

天上彩云飘哇,

一个仙女来,

不找高富帅,

专撵羊二来,

呀呼嗨呀呼嗨……

 

(田蕊东张西望,惊慌万状,狂奔而来,不慎一头撞在羊二的怀中。)

(羊二被撞得一个趔趄,定睛一看身着校服、戴着红领巾的田蕊,不怀好意地咧嘴大笑。)

羊二(一把扯住,就要亲嘴):老天爷啊,您还真的给我羊二送来了一个天仙女呐!

(田蕊挣扎几下,没能挣脱,就急中生智,在羊二的手上狠咬一口。)

羊二(疼极松手):唉哟,天仙女还咬人呐!

(田蕊趁机撒腿就跑)

(羊二咬牙切齿,骂骂咧咧,撒腿直追。)

(4)

 

 

17,金城街头。日。外。

(一个头戴草帽的小贩,挑一担核桃,正在低头行走。)

(田蕊急奔而来,顾不上喊叫躲让,就从小贩身边一闪跑过。)

(羊二猛扑上来,一头撞翻小贩,筐翻核桃滚撒一地,羊二一脚踩上核桃,核桃一滚,身不由己,重重摔落在地,龇牙咧嘴爬起,又踩上核桃,脚下“哧溜”一滑,再次重重摔倒在地上。)

 

 

18,金城街头。日。外。

(田蕊拼命狂奔)

(田蕊继续拼命朝前狂奔,蓦地,一脚踩踏在一个没有井盖的下水井口上,“噗嗵”一声,掉入下水井去。)

 

 

19,臭水沟。日。外。

(一口粗大的排污水泥管中,正在“汩汩”流淌着黑乎乎的脏水。)

(田蕊浑身污垢地缓缓爬出排污水管来)

 

 

20,黄河边。日。外。

(清亮亮的河水里,银光闪闪,浪花飞溅。)

(田蕊脱下脏衣服,一边搓揉漂洗着,一边在河水里游动玩耍。)

 

 

21,金城街头。日。外。

(红红百货店门前台阶上,一个身穿迷彩服、头戴鸭舌帽的中年男人,一只手里夹着点燃的烟棒儿,一只手里握着已取掉盖子的啤酒瓶,正坐着休息。)

(田蕊慢腾腾走来,站在几步远的地方,痴呆呆地瞅着中年男人惬意地抽烟喝酒。)

(田蕊哈欠连连,泪眼朦胧之中,倏然出现了幻觉:中年男人变成了爸爸,自己坐在了爸爸的大腿上。)

 

爸爸(先抽半口烟,然后把烟屁股塞进田蕊的嘴里):蕊蕊,我的小烟女,看到了吧?老爸只抽一小口,留着让你抽大口呐,你说老爸好不好啊?

田蕊(美美吸了一大口,徐徐将烟吐出,然后振臂高呼):老爸好人!老爸万岁!

爸爸(嚯嚯笑着,自己呡了一口酒,握着酒瓶,将瓶口对着田蕊的小嘴):蕊蕊,我的小酒仙,老爸给你喂酒喽!

田蕊(含住酒瓶口,美美喝了一大嘴):老爸,您要多多挣钱,给蕊蕊买好烟、买好酒呀!

 

(5)

(田蕊使劲用手揉擦着两只泪眼,不住地打着哈欠,身不由己地走向中年男人。)

田蕊(恳求地):叔叔,能给我一根烟抽吗?

中年男人(打量着,叹口气,拿出一支烟,送过来):你个女学生娃,为啥要抽烟嘛?抽烟对身体不好呀!

田蕊(一把抓过烟来,夹进耳根里,然后两眼盯着大半瓶啤酒):好叔叔,谢谢您能给我烟抽,我还想喝酒,能让我喝口酒吗?

中年男人(两眼忽地冒出了泪花,一把抓起酒瓶,送将过来):可怜的女娃,你咋成这样了嘛?听叔叔一句劝,以后要少抽烟喝酒啊!

田蕊(一把抓过酒瓶,朝中年男人一鞠躬):谢谢您,好心的叔叔!好人一生平安!(转身撒腿就跑)

 

 

22,金城街头。日。外。

(田蕊跑到路边一棵大槐树的荫凉下,靠着槐树坐下来,把酒瓶放在地上,先取下耳根里夹的香烟,塞进嘴里,掏出打火机,正要点火,忽地冒出一双脏兮兮的浓毛大手,从她嘴边和手中,抢走了香烟和打火机。)

(田蕊抬头一看,眼前站着一个披头散发、满脸污垢、衣服褴褛、五大三粗的男乞丐。)

田蕊(伸手去抢):老叫花子,你为啥要抢我的烟和打火机呀?

男乞丐(一脚将田蕊踢翻):滚你妈的蛋!(一把抓起地上放的多半瓶啤酒,“咕嘟嘟”一口喝干,将空酒瓶子往田蕊身边一扔,嘴里叼上烟棒儿,拿打火机点上,扬长而去。)

田蕊(两眼泪花闪闪,朝着男乞丐离去的背影):呸!呸!呸!

 

 

23,金城街头。日。外。

(田蕊一边慢步走着,一边捡拾地上的烟头。)

(田蕊不停地打着哈欠,不住地用手揉擦泪水涟涟的双眼。)

 

 

24,金城街头。日。外。

(田蕊坐在路边的道牙上,脚旁铺着一张烂报纸,报纸上放着一堆长短不一、颜色各异的烟头,她逐一剥开烟头,取下烟丝,准备自己卷烟棒儿抽。

眼看还剩两三个烟头了,忽然一股风吹来,将报纸连同一小堆烟丝,吹刮而去。)

 

 

25,金城街头。日。外。

(一个光下巴的中年男子,提着一扎已喝完啤酒的空瓶子,走到一只圆形垃圾桶旁放下,转身离去了。)

(田蕊急忙赶到垃圾桶旁,抓起一个酒瓶摇摇,瞅瞅,举起酒瓶,嘴对瓶口,仰脖倾倒,等了半天,只淌下了几滴酒水,伸长舌头,舔干瓶口,才将酒瓶扔到

(6)

一边,然后又满怀希望地抓起了另一个空酒瓶……)

 

 

26,环球网吧。夜。外。

(田蕊正在门前徘徊)

(一个染着金黄色头发的小伙子凑将上来,色迷迷地打量着田蕊。)

“金发”:小妹妹,想上网吗?

田蕊(瞥一眼“金发”):嗯。可我没钱呀!

“金发”(一拍胸脯):走,钱算个多大的事儿嘛?有哥呐!

 

 

27,环球网吧。夜。内。

(网吧入口收银台,一个女网管坐在电脑前。)

“金发”(往柜台上甩出一张百元大钞):包夜。

网管:几个人?

“金发”(生气地):你长眼睛出气的?没看见站着两个人吗?

网管(瞥了一眼田蕊):身份证呢?

(“金发”拿出一个身份证,朝网管一亮。)

网管(接过,又朝田蕊一努嘴):还有她的呢?

“金发”(两眼几眨):她是我妹子,没有身份证。

网管(低头登记):未成年人不能进网吧!

“金发”(两眼一翻,气恨恨地):你们也太死心眼儿了吧?我带亲妹子上网吧玩玩,有啥不成的?算啦,把钱和身份证给我,老子离了张屠子,难道还能连毛吃吗?

网管(抬头想了想,把手向里两摆):去吧,去吧,下不为例啊!

 

 

28,网吧包箱。夜。内。

(“金发”与田蕊同坐在一条沙发上,同玩一台电脑。)

(“金发”和田蕊嘴里都叼着一根香烟,电脑旁的桌子上,摆放着两瓶已去掉盖子的啤酒。)

(“金发”紧靠着田蕊,并将左胳膊搭在田蕊的右肩膀上,左手垂放在田蕊的胸脯上,有意无意地抓捏着。)

田蕊(用手推开“金发”):大哥哥,你没长骨头吗?

(“金发”又将左手放在田蕊的大腿上,慢慢地滑向内侧。)

田蕊(在“金发”的手上打了一巴掌):大哥哥,你的手能不能规矩些呀?

(“金发”敲几下键盘,屏幕上闪出了一对男女亲嘴的画面。)

田蕊(赶紧扭脸避开):大哥哥,你是坏人,不学好,我不跟你玩啦!(忽地站起)

“金发”(一把扯住,凶相毕露):小美女,想撤,没那么容易!

田蕊(一把推开):你想干啥?我喊人啦?

“金发”(惊慌地连连摆手):别别别,别喊,我不拦你,你走,你快走!

 

(7)


29,金城街头。夜。外。

(华灯齐明,空无一人。)

(田蕊形单影只,不住地打着哈欠,两眼流着泪水,信步游逛。)

 

 

30,金城街头。夜。外。

(“兰兰百货”的灯箱熠熠生辉)

(灯箱下的铝合金卷闸门扭曲变形,只拉起了半人多高,双扇玻璃门大开着,店里亮着灯光。)

(田蕊泪水涟涟,哈欠不断,摇摇摆摆走到门前,朝里张望着。)

田蕊(用手揉擦了一下朦胧的泪眼):有人吗?

(田蕊等了一会儿,见没人应声,才小心翼翼走了进去。)

 

 

31,兰兰百货。夜。内。

(店里空无一人,货架上的货物被翻得乱七八糟,货架下零散的方便面、火腿肠、各种香烟等物品丢得到处都是。)

(田蕊拾起地上的一包方便面,一把撕开塑料包装,狼吞虎咽吃将起来。)

(田蕊抓起货架上的一瓶酒,打开瓶盖,美美地喝了几口。)

(田蕊又拿过一盒烟,取出一根,叼在嘴里,点着,美美抽吸着,坐在地上歇息……)

 

 

32,兰兰百货。夜。内。

(田蕊卧倒在地上,昏睡着,身边吐得一片狼藉。)

(一只浑身污垢的白色流浪狗,蹲坐在田蕊身旁,正在舔食田蕊嘴角和胸脯衣裳上以及地上的秽物。)

 

 

33,兰兰百货。日。内。

(田蕊和白狗醉卧在地,昏然大睡。)

(一个身着华丽衣服的少妇,走进店来,气急败坏,狠狠踢一脚白狗,白狗倏然惊醒,“汪”的哀嚎一声,夺路而逃。)

(少妇又几脚踢在田蕊的屁股上,田蕊疼极,翻身坐起。)

田蕊(两手揉擦着迷糊的双眼,惊恐地):阿姨,你打我干啥?

少妇(怒目圆睁):女贼娃子,老娘不光打你,还要送你去坐班房子!

(少妇一把扯起田蕊,径直就往店门外走。)

 

 

34,派出所值班室。日。内。

(一个身体肥胖的男警察,坐在一张桌后,桌上摊开摆放着一个记录本,右

手拿着笔,边审问,边记录。)

(8)

(田蕊站在桌前,接受审问。)

男胖警(黑疯着脸,咬牙切齿地上下打量着):叫什么名子?

田蕊(把头一扬):香烟女孩。

男胖警(两眼一瞪):香艳女孩?一听就不是个好货色!不过,听起来像个网名,老实交代,这是你的真实名子?

田蕊(不屑一顾地):信不信由你!

男胖警(摇摇头):锤头大的娃娃,倒还顽固得很。今年多大啦?

田蕊(漫不经心地):12。

男胖警(一指田蕊脖子里的红领巾):就你抽烟喝酒、撬门剜锁、东游西逛、卖弄风情的系列不良勾当,还配戴红领巾呀?(严厉地)说!在哪上学?

田蕊(把嘴一撇):无可奉告!

男胖警(忽地起身,离桌上前,左右开弓,对着田蕊左右腿各踢一脚):立正,站好!(伸出双手在田蕊身上自上而下抓摸起来)我搜查一下你身上藏没藏毒品和手枪?(搜查过田蕊身子,就坐回桌边,指着墙上的标语)香艳女孩,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交代一下你的同案犯,还有谁?

田蕊(辩解地):我没有偷东西,也没有同伙!

男胖警(招手):香艳女孩,过来,在我记的笔录上画押签字!你不老实交代,不要紧,我替你如实写上了,这就送你去少管所,自会有人敲碎你的贼骨头!

(田蕊上前,伸出手来,要取笔录看看后,再签字画押。)

(男胖警一把抢过田蕊的右手来,恶狠狠地戳在印色盒里,不由分说,提起来重重摁压在笔录上。)

 

 

35,黄河大桥。日。外。

(一辆警车,拉响警笛,嘶鸣着在大桥上飞驶。)

 

 

36,警车。日。内。

(在后排双人座上,男胖警和田蕊并肩而坐。)

(田蕊望着波浪翻滚的河面,忽然双手捂嘴,急欲呕吐。)

男胖警(对司机):快停车,让这个酒鬼下车去吐!

(警车戛然而止)

男胖警(急忙打开车门,恶声恶气地催促着):快滚下去吐!要是吐在车上,我让你这个女贼娃子舔干净呐!

 

 

37,黄河大桥。日。外。

(警车停放在路边)

(田蕊跳下车,弯腰捂嘴,奔至路边,做呕吐状。)

(田蕊趁男胖警一时不留意,翻爬上桥栏,跳入大河。)

男胖警(跳下车,赶到桥栏处,望着桥下,摔手跺脚地):啊呀,这个该死的疯女娃,害死我啦!

(汹涌奔腾的河水,浪花飞溅,滚滚向前。)

(9)

(深情、优美、快节奏的男声《香艳女孩》插曲倏然而起:

 

香烟女孩,

天真可爱,

抽烟喝酒,

样样能来,

别说她是坏女孩,

那是她爸的溺爱。

 

每个小孩,

都想学乖,

蹒跚学步,

难免走歪。

你能忍心,

一把推开?

不问不管,

任其变坏?

 

有错的小孩,

需要阳光关怀;

犯错的小孩,

需要爱心相待。)

 

 

 

38,河中绿洲。日。外。

(田蕊钻出水面,爬上绿洲,在一片绿茸茸的草滩上,歪身倒地,躺着晒起了太阳。)

 

 

39,荒山野地。日。外。

(田蕊与一些男女垃圾客,埋伏在草丛中。)

(一个车身上喷写有“公安”、“工商”的车队,开进了一片荒滩停下。)

(一群公安干警和工商干部,分别将一辆辆车上的一箱箱烟酒卸下车来,准备就地销毁。)

(从一辆黑色小轿车里,走下一位干部摸样的中年男人,手拿扩音小喇叭,指手划脚,现场指挥。)

中年干部:假烟假酒分开堆放,分开销毁。

(潜伏多时的田蕊和一群男女垃圾客,轰然上前,哄抢烟酒。)

(田蕊抢得一条“红塔山”香烟和一瓶“五粮液”酒,撒腿就跑。

 

 

 

(10)

40,公路边。日。外。

(一个山豁口,跑出了田蕊,见四处无人,才停下步来,坐在地上,打开酒瓶盖,美美喝了几口,拧上瓶盖。又取出一支香烟点上,衍在嘴里,然后抱起烟酒,喜滋滋地沿着路边往前走。)

(田蕊没走几步,放下烟酒,双手捂腹,翻倒在地,痛苦地呻吟几声,就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一辆黑色高级轿车,戛然停在田蕊的身边。)

 

 

41,医院急诊室门前。日。外。

(一对着装讲究的中年夫妇,坐在门口靠墙的长条木椅上,等待着。)

(一扇白门拉开,从里走出一个戴口罩的中年女医生。)

女医生(解开口罩,对中年夫妇):现在没事了。孩子是急性中毒,幸亏送来及时,不然就危险了。

 

 

42,医院病室。日。内。

(田蕊躺在病床上,正与中年夫妇交谈。)

中年男:孩子,你小小年纪,怎么就抽烟喝酒啦?你知道不?你抽的烟,喝的酒,那都是假烟假酒啊!

田蕊(微笑地):我自小跟我爸过,我爸抽烟,我就抽烟,我爸喝酒,我就喝酒,多少年了,早都习惯了嘛!

中年男(责怪地):你爸怎能这样啊?太不像话啦!

中年女:孩子,你爸哪去啦?怎么不管你?让你一个人乱跑呀?

田蕊(画外音):不能给他俩说实话,还得编个谎。

中年女(催促地):孩子,阿姨问你话呢,你想什么呐?

田蕊(佯装难过地):我爸失踪啦,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呀?

中年女(爱怜地):哟,这个女娃,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呀!

中年男(商量地):孩子,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两口子,结婚多年,还没有一男半女,你也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干脆就给我们做养女。

田蕊(不加思索地):行呀!那我就叫爸喊妈啦!

 

 

43,贵族学校。日。外。

(雕梁画柱、金光闪闪的高大校门,巍然矗立。)

(从校门望去,一座西欧式的豪华高楼大厦,金碧辉煌,典雅超凡,鹤立鸡群。)

(一辆黑色高级轿车,徐徐开来,停放在校门前,车门打开,从车上分别走下了着装鲜亮、身背书包的田蕊和西装革履的田蕊养父。)

田蕊(一边朝养父挥手,一边朝校门跑去):老爸再见!

养父(一脸慈爱,微笑地挥手):孩子,要听老师的话,再不要抽烟喝酒啦!

 

 

(11)

44,养父家(田蕊卧室)。日。内。

(田蕊坐在书桌前,正做家庭作业,忽地烟瘾、酒瘾大发,身不由己,两眼流泪,哈欠连连。)

(田蕊起身走到门旁,轻轻锁上门,急慌慌地从床底下翻出一瓶酒,打开美美喝了几口,然后盖上瓶盖,重新藏在原处。)

(田蕊又从床底下翻出一盒香烟来,急急忙忙取出一支叼在嘴上,拿打火机点上,一边将烟盒藏好,一边美美猛吸着,几口将烟吸完,把烟头摁灭,用纸包裹住,装入口袋。)

(田蕊走到桌边,端起水杯嗽嗽口,接着拿起桌上一个口香糖,揭去包装纸,送进嘴里,边嚼边来到窗前,拉开窗帘,打开了双扇窗户。)

 


编剧:苏前辉

手机号:13519640306

邮箱:sulushen1997@yeah.net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