馋嘴猫当皇帝 (5人评价)


《馋嘴猫当皇帝》简介

 

西部某城七岁的二年级学生毛蛋,昵称馋嘴猫,好吃懒做,喜欢上网玩游戏,厌恶学习。面对娇生惯养、刁钻难缠的毛蛋,其父母也拿他无可奈何。正在为此烦恼不已的毛蛋父母,无意中从电视上得知西部欢乐园,从国外新引进一项高科技产品,以此推出一款“XY神屋”娱乐新项目,只要进入“XY神屋”,不论有何心愿,均能心想事成。为了使毛蛋“改邪归正”,毛蛋父母将其送往西部欢乐园。

毛蛋进入“XY神屋”后,提出了自己的心愿,就是不爱读书,特想吃好、穿好、玩好。当得知当皇帝就能实现这一夙愿时,不仅心甘情愿改名换姓,而且还迫不及待地要求立即送他去当皇帝。

“XY神屋”果然神通广大,名不虚传,眨眼之间,毛蛋就穿越时空,风驰电掣般地飞进了风雨飘摇的南宋末代王朝之中,摇身一变,赫然成为了宋端宗之弟、卫王殿下赵昺。时过不久,端宗驾崩,赵昺继位。由此上演了一幕幕幽默滑稽、啼笑皆非、气吞山河、感天动地的人间悲喜剧。

 

(附注:本剧本是12集儿童穿越古装网络剧,每集时长10分钟。)

 

 

人物小传

毛蛋:男,7岁,昵称馋嘴猫,小学二年级学生。

毛蛋爸:35岁,某公司副总经理。

毛蛋妈:33岁,省级某重点中学英语教师。

韩晶:女,26岁,西部欢乐园企划部主任。

赵昺:男,7岁,宋度宗赵祺最小的儿子,宋端宗赵昰的异母弟弟,被其兄晋封为卫王,天下兵马副元帅。

杨太后:32岁,宋度宗赵祺淑妃,宋端宗赵昰之母,被其子晋封为皇太后,临朝听政。

文天祥:男,46岁,南宋右丞相兼枢密使。

陆秀夫:男,43岁,南宋左丞相。

张世杰:男,48岁,南宋少傅兼枢密副使。

贾陈相:男,69岁,南宋权臣,曾在多个宋帝在位时为相,不学无术,贪生怕死,阴险狡诈。

张弘范:男,42岁,元朝蒙汉南征军兵马都元帅,身材高大,英俊超群,长须拂胸,风采翩翩,善骑射,精舞槊,出口成章,能诗善文。



十二集儿童穿越剧

馋嘴猫当皇帝

 

 

第一集

(黑屏,推出片名:馋嘴猫当皇帝)

(片名淡出,在欢快、轻松、幽默的片首曲中,连续推出精彩纷呈的片花,与此同步,打出制片、导演、主演、编剧、监制等主创人员名单。)

(以下各集皆同)

(片首曲《长泪空悲叹》)

毛蛋,毛蛋,

爸妈的心肝,

嘴馋身懒,

读书最烦,

新衣爱穿,

好吃耍玩。

 

毛蛋,毛蛋,

七岁男子汉,

小手握国权,

嫩肩扛江山,

家国破眼前,

长泪空悲叹。

 

1、西部某城,外景,清晨

(旭日东升,彤云满天。)

(高楼林立,色彩缤纷。)

2、福贵小区,外景,清晨

(金碧辉煌的高大门楼两旁,一左一右,站立着两个保安,手执红绿小旗,动作标准规范,指挥行人和各色高级轿车有序出入。)

(小区里有假山喷泉,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游湖彩船,还有健身广场,打蓝球、羽毛球,踢足球、毽子,耍剑跳舞者,无所不有;除此之外,一幢幢新颖别致的居民楼,掩映在绿树婆娑之中。)

3、毛蛋卧室,内景,清晨

(毛蛋蒙被酣睡)

(床头放有一张书桌,桌上有一台没有关闭的平板电脑,暂停的屏幕画面,是孙悟空挥棒激战群妖,另有一部金黄色的手机,一个摊开的作业本,一只露出厚厚的凌乱书本的书包。)

手机(女人声音骤然响起):

乖蛋蛋,

莫贪床,

闻机起舞,

发奋图强,

成绩优异,

人人赞扬!

(被窝里,倏然伸出一条细胳膊小手,扬起对着桌上卖劲催叫的手机一巴掌。)

毛蛋(烦恼地):叫唤啥呀?你能不能有点眼色呀?今天是礼拜六,知道不?我的铁公鸡!

(毛蛋妈推门进来,关闭电脑,将目光定格在摊开的作业本上。)

(作业本的特写镜头:几个歪歪扭扭的字——我的心愿)

毛蛋妈(瞥一眼缩回胳膊,蒙被又睡的毛蛋,复述刚才手机里的话)乖蛋蛋,莫贪床,闻机……

毛蛋(蒙裹着被子,在床上摇晃):妈,出去,快出去,别烦我,今天是礼拜六呀!

毛蛋妈(急步过去,扯拉被子):蛋蛋,乖,听话,往日不是双休日,也没见你早起过呀!你看你,昨晚光顾上网玩游戏,数学、英语的作业一点儿也没做,老师布置的作文,只写了一个标题。

毛蛋(蒙裹着被子,不停地挣扎):妈,别动我,你讨厌,尽逼我早起,学习,学习,再学习,光知道学习,老傻冒一个!

毛蛋妈(脸色骤变,握拳在鼓起的被子上捣了一下):毛蛋,你太过分,太不象话了,真是给脸不要脸!作业不做,难道早餐也不吃吗?

毛蛋(蒙裹着被子蓦地一停):老妈,今早上做的啥好吃的呀?

毛蛋妈(抿嘴一笑):馋嘴猫!妈妈今天做的早餐,可不同往日,炖花生牛奶,葱花煎鸡蛋,还有金银花卷。

毛蛋(失望地):老一套,不稀罕!

毛蛋妈(无奈地):馋嘴猫!想吃啥?肯德基?娃哈哈AD钙奶?还是火腿肠?康师傅牛肉面?

毛蛋(气乎乎地):再别说了,都老掉牙啦!

毛蛋妈(忍住气,恳求地):馋嘴猫,你到底想吃啥?快起床好好给妈说,妈给你弄去。

毛蛋(倏然从被窝里钻出一只手,猛搡他妈一把):快走开,别烦我,我要睡觉。就你那水平,能弄出啥新名堂呀?

毛蛋妈(眼飘泪花,张口结舌):你、你这个馋嘴猫,简直太放肆了!

(毛蛋爸冲进屋来,一把提起鼓鼓囊囊包裹着毛蛋的被子,扔在床下。)

毛蛋爸(冷笑地):地上凉快得很,你想躺多久就躺多久吧!

毛蛋妈(瞪了丈夫一眼,躬身去抱被子缠裹的毛蛋):你疯了,把蛋蛋撂到地上,会受凉生病的!

毛蛋爸(一把抓住妻子):这个毛蛋,就让你给惯坏了。别管他,我就叫他受点罪!

(毛蛋缠裹着被子,从地上站起来,向床边走去,准备上床再睡。)

(毛蛋爸上前一把夺下被子,扔到床上。)

毛蛋(穿着一条小裤衩,赤条条站在地上,气恨恨地瞪着他爸):Dad,你想干吗?

毛蛋爸(摔手给他一个耳光):老子今天想教育教育你!

毛蛋(捂着脸颊,大哭大叫):爸,你打我!好呀,打得好!(直往他爸身上扑)继续打,往死里打!我知道,我是爸妈你们的独生子,是老毛家的独苗苗,打死了倒痛快,老毛家就断子绝孙,没了香火啦!

(毛蛋爸不觉一愣,扬起的巴掌倏然放下,扭转身,撒腿就向屋外跑。)

(毛蛋不依不饶,紧追不舍。)

毛蛋妈(上前抱住毛蛋,往床边拖):哟,我的小无赖,得饶人处且饶人呀!你老爸都偃旗息鼓,败阵而逃了,你还猛追狠打,要置他于死地不成吗?

4、毛蛋家客厅,内景,白天

(毛蛋爸坐在长沙发上,闷闷不乐,抽烟喝酒,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酒瓶、酒杯、烟缸、烟盒、打火机、电视遥控器,在茶几不远的墙边条桌上,摆放着一台大屏幕彩电。)

(毛蛋妈走来,坐在丈夫身边。)

毛蛋妈(叹气地):唉,现在这是啥世道呀?儿子都不怕老子了,还把老子收拾住啦!

(毛蛋爸不理妻子,仍旧独自喝酒抽烟。)

毛蛋妈(瞥一眼丈夫,劝解地):行啦,别再生气了,是我的错,是我把毛蛋惯坏了,可话说回来,你也有错嘛,你敢肯定,你没惯过他吗?

(毛蛋爸还不吭声,抽一口烟,又要端杯喝酒,被妻子伸手挡住了。)

毛蛋妈(执拗地):好啦,烟酒沾多了,会伤身体的。(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看看电视,,解解闷吧!

电视画面:一个气质优雅、俊美大方的女主播,身穿一袭红裙,轻盈飘到一座造型奇特、展翅欲飞、头长双角、闪闪发光的蓝屋面前——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主持人红云,今天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西部欢乐园投入巨资,从国外引进了一项世界领先的高科技新产品,XY神屋,也就是心愿神屋。你如果有什么心愿,只要进入XY神屋,就会心想事成,美梦成真……

毛蛋爸(将烟摁灭在烟缸里,挺直身子,掏出手机拨号):喂,您好,是西部欢乐园吗?

5、西部欢乐园企划部,内景,白天

(几张办公桌,桌上有电脑、电话、打印机等办公设备,整洁清静;韩晶和几个剪发头、身穿黑西装、打着红领带的女工作人员正在忙碌。)

(韩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

韩晶(抓起话筒,微笑地):您好,这里是西部欢乐园企划部,我是韩晶,有事请讲!

6、毛蛋家客厅,西部欢乐园企划部,内景,白天

(毛蛋爸与韩晶打电话的两个画面场景,集中通过一个拼接画面整体推出。)

毛蛋爸(激动地)我刚看了电视,对你们的XY神屋,对对对,就是心愿神屋,特感兴趣,我想请你们给我当老子……

韩晶(吃惊地):您贵姓?哟,毛先生,我冒昧地问一句,您没有老子,是吗?哟,Sorry,我是说,您父亲去世了吗?

(画面淡出,深情、感伤、怀念的片尾曲随之响起,与此同步,推出演职员表等。)

(以下各集皆同)

(片尾曲《悠悠岁月》)

悠悠岁月,

如光闪过,

花开花落,

不知是谁?

悄悄偷走,

年少的我!

 

悠悠岁月,

曼舞轻歌,

眼前飘落,

耳边飞过,

美丽年华,

已成传说!

 

第二集

(上接第一集第6场)

1、毛蛋家客厅,西部欢乐园企划部,内景,白天

(毛蛋爸与韩晶打电话的两个画面场景,集中通过一个拼接画面整体推出。)

毛蛋爸(连忙改口):Sorry!Sorry!韩经理!什么?您不是经理,是主任。那好,我就叫您韩主任。是这样的,不是请你们给我当老子,是我一时激动讲错了话,是请你们给我家馋嘴猫当一回老子呐!

韩晶(“噗哧”一乐):毛先生,真有意思,您家馋嘴猫不抓老鼠,您是想请我们帮帮您,对吗?

毛蛋爸(抓耳搔腮地):No,No!韩主任,您又误会了。我家馋嘴猫,是我们的独生子毛蛋,他好吃懒做,是我们两口子的小皇帝,可难伺候啦,我想请你们当一回老子,帮我们教育教育他。

韩晶(格格直笑):毛先生,原来是这样呀,好的,没问题,请您将馋嘴猫送过来,我们就帮您实现心愿!

2、毛蛋卧室,内景,白天

(毛蛋已穿好衣裳,坐在电脑前,正在大呼小叫地玩守城游戏;被子、枕头胡乱堆放在床上。)

(毛蛋爸妈推门相跟着走到桌前)

(毛蛋爸故意咳嗽两声)

(毛蛋装着没听见)

(毛蛋妈也跟着故意咳嗽两声)

(毛蛋还是装着没听见)

毛蛋爸(将手搭在毛蛋肩膀上,亲热地):馋嘴猫,想吃什么?给老爸说,老爸开车带你去吃,吃饱喝足了,还带你去一个你从没去过的好地方,可好玩啦!

毛蛋(肩膀一扭,躲开老爸的手,两眼直盯着电脑,冷冷地):黄鼠狼给鸡拜年,又没安好心!

毛蛋妈(不满地):毛蛋,你怎么这样说爸爸呀?爸爸说的是真话,还不快些关掉电脑,洗脸刷牙后,跟我们出去?

毛蛋(坐着没动)你骗谁?你以为我是小傻冒呀?谁不知道,你跟我爸都是一个鼻孔眼里出气的呀?

毛蛋妈(发急地):毛蛋,你就信爸妈这一回!要是爸妈骗了你,你就不再认爸妈,成不成?

毛蛋(略一思索,猛一点头):成,就信你们一回!我看你们能有啥花招呀?

3、福贵小区,外景,白天

(一辆白色小轿车,在绿树掩映中急驶。)

(白色小轿车驶出绿树遮挡的车道,来到小区健身广场边,减速前行。从玻璃窗外,可以看到毛蛋爸驾驶车辆,毛蛋和他妈妈坐在车后的双人座上。)

4、白色小轿车内,白天

毛蛋(盯着他爸的背影):老爸,你带我们上哪儿去?

毛蛋爸:美食城。

毛蛋:吃啥?

毛蛋爸:你想吃啥?

毛蛋(摇头):不知道!

毛蛋爸:你肚子饿不饿?

毛蛋(不耐烦地):废话!肚子不饿,我能跟你们出来吗?

毛蛋爸:那就随便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我就领你去那个好地方玩玩呗。

毛蛋(愤愤不平地):骗子!要随便吃,我就在家里随便好啦,何必要坐车跑这么远的路呀?

毛蛋妈(赶紧拍拍儿子的肩膀,劝解地):好啦,馋嘴猫,你老爸开玩笑哩,你还当真呀?

5、白色小轿车内,白天

(轿车在美食城里穿梭,从玻璃窗内,可以看见路旁琳琅满目的饮食店铺和熙熙攘攘的行人。)

毛蛋爸(一边开车,一边扫视着窗外店铺):兰州牛肉面吃不吃?

(毛蛋沉默不语)

毛蛋爸:北京烤鸭能行吧?

(毛蛋重重“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毛蛋爸(长叹一口气):要不,就来两斤狗不理包子,怎么样啊?

毛蛋(摇头大叫):老爸,你脑残呀!狗不理包子,连狗都不理,你让我吃吗?我不吃!

毛蛋爸(苦笑地):馋嘴猫,你究竟想吃什么?快说呀,你这样叫我开着车,在大街上瞎转悠,也不是个办法嘛!

毛蛋妈(朝车外张望着):我们的馋嘴猫,还没想好,再转转看吧!

毛蛋(沉思地):不转了,干脆带我去那个好地方玩吧,说不定,那儿就有好吃的东西等着我呢!

6、西部欢乐园门前,白天

(西欧童话城堡似的门楼雄伟壮观,高耸云天,门楣上“西部欢乐园”五个金字熠熠生辉;从门外,隐约可见翠绿的草坪、五颜六色的花木,以及形形色色的娱乐游戏设施;门前车来人往,非常热闹。)

(一辆白色小轿车,缓缓驶到门前不远处的一个停车位上站住,毛蛋爸妈开门下车,毛蛋却坐在车上,噘着嘴,纹丝不动。)

毛蛋妈(不解地):馋嘴猫,你又是啥情况呀?

毛蛋(气愤地):你们都是大骗子!这个破地方,我都来过好几回了,有啥好吃的?有啥好玩的?有啥稀罕的?

毛蛋爸(尴尬一笑):馋嘴猫,你先别生气,听老爸给你说……

毛蛋(双手捂耳):我不听骗子瞎说,你不是我老爸!

毛蛋妈(赶紧劝解):馋嘴猫,爸妈真的没骗你呀!你说的没错,这个地方,你是来过好几回,可有一个地方,你没来过嘛!

毛蛋(两眼紧闭,摇头晃脑):骗子,骗子,胡说八道,不听,不听,送我回家!

(毛蛋爸掏出手机,准备拨号。)

毛蛋妈(不解地):你给谁打电话呀?

毛蛋爸(烦躁地):就你话多!

毛蛋(突然睁开眼,放下手,掏出手机,激动地):好哇,你想打电话给110,让警察来抓我,想得美!我也有手机,我也打110,叫警察来抓你们两个大骗子!

(毛蛋爸妈惊慌地扑向后车门)

毛蛋爸:馋嘴猫,别打,别打啦!(朝妻子瞪眼)你跟我挤啥挤?

毛蛋妈:馋嘴猫,打不得,打不得呀!(也朝丈夫瞪眼)你也跟我挤啥挤嘛?

(毛蛋见爸妈发疯般地一起向自己扑来,惊恐地放声大喊。)

毛蛋:救命!抢劫!绑架!

(门口几个保安,一起向白色小轿车急奔而来。)

一个瘦保安(边跑边向周围游人急忙挥手):大家快散开,不要挡路!

另一个胖保安(边跑边拿对讲机报告):部长,门口发生紧急情况,有一小孩遭不明身份人员抢劫绑架,请求火速增援、报警!

几个保安(奔至白色轿车跟前,齐声怒喝):不许动!

(门口又有一群保安,手持狼牙棒、电警棍,急奔而出。)

(画外警笛声,由小渐大响起。)

毛蛋爸妈(扭头瞅着步步逼近的成群保安,不约而同地):朋友们,不要乱来,误会,误会呀!

毛蛋(站在车上,手舞足蹈地):保安叔叔们,千万别信呀,他们是骗子,要抢劫绑架我!

(几辆警车警灯闪烁,警笛嘶鸣地冲将过来,车辆尚未停稳,就车门大开,纷纷跳下一个个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警察,一字散开,成扇形状,朝着白色小轿车,围抄过来。)

(毛蛋爸妈惊慌万状,东张西望。)

警察(高声命令):双手抱头,就地蹲下!

 

第三集

(上接第二集第6场)

1、西部欢乐园门前,白天

(毛蛋爸妈双手抱头,就地蹲下。)

(两个保安趁机上前,一脚将毛蛋爸妈踢翻在地。)

(一群保安蜂涌上前,七手八脚将毛蛋爸妈摁倒在地。)

毛蛋爸妈(被人摁在地上,动弹不得,只好高声喊冤):冤枉,冤枉啊!我们没有抢劫,也没有绑架,是这个小孩的父母呀!

一个保安(大声喝斥着):老实点,小孩都指认你们是骗子,要抢劫绑架他,还有必要演戏狡辩吗?

毛蛋爸妈(高声地):馋嘴猫,不要胡闹,快救你老爸老妈呀!

毛蛋(扳着面孔,视而不见):你们不是我爸妈,是骗子,就是要抢劫、绑架我这个小孩!

一个警察(上前掏出手铐,严厉地):你们都放开,让他们起来,戴上铐子,押走!

毛蛋爸(发急地扭头向人群中张望):我要见韩主任,快叫韩晶!

韩晶(分开人群,跑步上前):我来了,谁要见我?

(毛蛋爸妈从地上爬起来)

毛蛋爸(盯着韩晶):您是企划部的韩晶韩主任吗?

韩晶(打量着毛蛋爸):听你口音很熟。哟,想起来了,您是毛先生,对吧?车上的小孩,是您家馋嘴猫,对吧?

毛蛋爸(激动地)对对对,我给您先前打过电话,是送我家馋嘴猫过来,没想到,事情竟闹成这样!

韩晶(对拿手铐的警察):同志,由于我们工作失误,给你们添麻烦了,确实对不起,刚才你们也看到了,这完全是一场误会嘛!(又对车上的毛蛋招手)馋嘴猫,快下来,向你爸妈道歉,向所有在场的人道歉!

毛蛋(脖子一拧,瞪眼地):你是谁?我凭啥要听你的?

韩晶(微笑地):我是你的新朋友,是我请你爸妈送你过来玩的呀!

毛蛋(高兴地):原来你这儿还真有好吃还玩的地方呀!看你这个情况,我的老爸老妈,还真的没有骗我呀!(猛伸右手,做OK状,“耶”欢叫一声,跳下车来。)

(韩晶迎着毛蛋跑去,拉着毛蛋的手,来到毛蛋爸妈面前站定,鞠躬道歉。)

韩晶:对不起,让二位受惊了!

毛蛋:Sorry,老爸老妈,馋嘴猫向你们认错啦!

(毛蛋爸妈尴尬而又不好意思地笑了)

(韩晶又拉毛蛋向全场人毕恭毕敬鞠躬,异口同声地连说三个“Sorry”。)

2、XY神屋,外景,白天

(在碧绿的草坪上,五颜六色的花木点缀其间,彩蝶翩跹,小鸟飞鸣,一座造型奇特、展翅欲飞、头上长角、闪闪发光的蓝屋,凌空挺立。)

(韩晶手拉毛蛋,缓缓向XY神屋走去;韩晶的女助理、毛蛋的爸妈随后相跟。)

毛蛋(仰望神屋,喜形于色,赞不绝口):哇噻,真是酷呆啦!

韩晶(笑对毛蛋):馋嘴猫,你有什么心愿,就对XY神屋讲,它会满足你的要求。

毛蛋(躬身而立,两眼微闭,双手合十,念念有词):神屋大侠,我不想读书,只想吃好玩好……

女助理(撇嘴一笑):真是个吃货,莫不是猪八戒转世的吧?

毛蛋爸妈(难为情地笑笑):要不他怎么叫馋嘴猫呐?

毛蛋(一拍胸脯,自豪地):我就是猪八戒转世的!猪八戒多威风啊?那可是玉皇大帝的天蓬元帅呀,指挥着成千上万的天兵天将!

韩晶(回头瞪了女助理一眼):你怎么说话呀?我们的馋嘴猫,不是吃货,是小小美食家!

毛蛋(瞥了一眼XY神屋,对韩晶):韩阿姨,我把心愿都给神屋讲了,人家是耳聋没听见,还是不喜欢我呀?

韩晶(笑盈盈地):人家没耳聋,早听见啦,欢迎你进屋做客呐!(轻轻推毛蛋)快去呀!

毛蛋(向韩晶等人挥手):Bye,那我去啦!

(毛蛋走向一个金灿灿的半月形大门,忽然热烈、温馨、优美、欢快的音乐响起。)

(与此同时,一个洪钟般的男音向他说道:尊贵的小客人,欢迎您光临XY神屋,金色的大门,现在已经为您敞开,请进吧!)

(洪钟般的男音刚落,金色的大门无声开启。)

(毛蛋昂首挺胸,大步流星走将进去。)

(随后,金色大门又无声关闭了。)

3、XY神屋,内景,夜

(蔚蓝的天空,繁星闪烁;一轮金黄的圆月,晶莹发亮;祥光瑞气,缥缈荡漾;玉石仙洞里,火树银花;一棵伞状古松,钻出石壁,直伸洞顶,遮阳挡雨;洞口玉台上,有一白须仙翁扶琴奏乐,身旁还有一只丹顶仙鹤,默然而立。)

毛蛋(小心翼翼上前,向仙翁打招呼):白胡子老爷爷,您一个人住在这儿吗?

仙翁(微笑地):是也。娃娃,你来此地,是让小仙帮你找一个如花似玉的乖媳妇吗?

毛蛋(捂脸摇头,忸怩着身子):白胡子老爷爷,您羞死我啦!人家才七岁嘛,离找媳妇还早得很哩!

仙翁(哈哈大笑):娃娃,你可知道月老儿吗?

毛蛋(沉思地):白胡子老爷爷,我想起来了,爸妈给我讲过,您就是给天下有情男女穿针引线的大媒人吧?

仙翁(高兴得胡须直颤):是也,是也,小娃娃你说的没错。

毛蛋(失望地):一听您这个情况,看来我的事儿您帮不了,那我就回去啦!(转身欲走)

仙翁(劝解地):娃娃,且慢,你还没有向小仙讲明你有何事,怎能轻易离去?此事传扬出去,岂不叫人嗤笑小仙是猪八戒的脊背——无能之辈吗?

毛蛋(回转身来,犹豫地):我的事儿,挺难的,就怕您解决不了呀!

仙翁(一捋长髯,微微一笑):曾几何时,天下男女,都自由恋爱结婚,不再经小仙牵线搭桥,致使小仙无所事事,只能扶琴弹奏,打发光阴。今日既然有你小贵客光临,小仙荣幸之至,自然会竭尽全力,大显神通,遂你心愿!

毛蛋(两眼放光,兴奋地):那好吧,白胡子老爷爷,我现在就告诉您。我不想读书,只想吃好的,穿好的,然后就玩呗!就这个问题,您能帮我吗?

仙翁(乐嗬嗬地):如此微不足道之事,何难之有啊?娃娃,报上名来,小仙遂你心愿便是。

毛蛋(笑嘻嘻地):白胡子老爷爷,您有这等本事,就是高仙大侠呀,还这么谦虚,张口闭口“小仙小仙”的,太了不起啦!

仙翁(严肃地):古语云“谦受益,满招损。”作为仙者,这等本事,纯属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娃娃,闲话少提,谈你正事吧!

毛蛋(慢条斯理地)报告白胡子老爷爷,我姓毛,名蛋,昵称馋嘴猫,今年七岁,小学二年级学生。

仙翁(嗬嗬一笑):馋嘴猫,小仙安排你一个好去处,不光有好吃好喝,而且还有新衣华车;凡事不用你动手,自会有人为你做好;你想去哪儿,只要你一句话,就会有成千上万的人,陪伴你游山玩水!

毛蛋(欢腾雀跃):哇噻,还有这等美事!白胡子老爷爷,您让我去当官吗?

仙翁(笑眯眯地):天下所有的大小官员,都归你管!

毛蛋(惊奇地):白胡子老爷爷,这是啥官呀?太牛啦!

仙翁:皇帝,你知道吗?

毛蛋:是皇帝呀!我知道,就是一国之君,一国之王嘛!

仙翁(频频点头):馋嘴猫,你虽贪吃,还算聪明。小仙就是让你去当皇帝,你喜欢吗?

 

第四集

(上接第三集第3场)

1、XY神屋,内景,夜

毛蛋(高兴地蹦跳起来):喜欢,太喜欢啦!(拿右手“啪”地一亲嘴,轻轻向仙翁扔将过来。)

仙翁(郑重地):馋嘴猫,要当皇帝不难,但还有一事,必须向你讲清。

毛蛋(急切地):白胡子老爷爷,您说,您快说!

仙翁(不慌不忙地):要当皇帝,就得改名换姓,你愿意吗?

毛蛋(连连点头):我愿意,我愿意呀!

仙翁(沉思地):还有一个问题,你的父母愿意吗?

毛蛋(格格直笑):这不是问题,我爸妈,早让我收拾得服服帖帖,再说啦,我能来您这儿,都是爸妈安排的呀!

仙翁(不放心地):馋嘴猫,你准备好了吗?

毛蛋(着急地):白胡子老爷爷,您就别再问这问那了,赶紧送我去当皇帝呀!人家都等不及啦!

(仙翁鼓腮长吹一口仙气,登时,狂风大作,天昏地暗,雷鸣电闪,暴雨倾盆。)

毛蛋(双手抱头,浑身哆嗦,连声哀求):白胡子老爷爷,我害怕呀,我不想当皇帝啦!您快放我回去吧!

(毛蛋正在声嘶力竭呼喊,忽然,一个浪头打来,将他卷入滔滔波浪之中。)

2、硇洲岛,外景,白天

(岛上榕树成片,野草茂盛,一匹匹尚未卸去鞍鞯鞬鐙的战马,正在荒滩野地里低头吃草;在一片空旷的沙滩上,矗立着几座简易的行宫和一排排茅草军屋;离此不远的高台上,建造了一个瞭望塔楼,楼顶上插着一面上写“宋”字的大旗,塔楼上有两个手持红缨长矛的士兵,默然静立,举目远望;行宫军屋周围,不时有一队队腰挂钢刀、手持大刀长矛的巡逻兵匆匆走过;临海荒滩上,有些人挥斧拉锯,修造战船,也有些人架火抡锤,赶制兵器,还有些人抱柴挑水,埋锅造饭;不远处的茫茫海边,一条条庞大战船,桅樯高耸,旌旗飘扬,依次而泊,绵延数里;一群群海鸥,时而海面盘旋,时而海边沙滩上追逐玩耍。)

(以此为背景,推出字幕及其男声解说:景炎三年(公元1278年)四月)

3、硇洲岛杨太后行宫,内景,白天

(宫内陈设简陋,几把木椅,三条木床,床的四周,垂挂着金色帐幕,现在都已挽挂而起,一条木床上被褥叠起,摆放床头,另外两条木床上,各睡着一个男孩,身盖锦被,年为十岁的男孩,就是当今皇上赵昰,身兼天下兵马大元帅,另一年为七岁的男孩,就是卫王赵昺,身兼天下兵马副元帅,两人都双眉紧闭,昏迷不醒。两床中间,端坐着杨太后,面带倦容,忧心忡忡。每条床边,有两名宫女伫立,随时等候使唤。)

一太监(推门而入,小心翼翼躬身上前禀报):启禀太后,老臣贾大人、少傅兼枢密副使张大人、右丞相兼枢密使文大人、左丞相陆大人,宫门候着,请求觐见太后、陛下和殿下!

杨太后(赶紧用手整理了一下服饰仪容):快请各位大人进殿!

太监(躬身退去):奴婢这就去请!

(不一会儿,贾陈相、张世杰、文天祥、陆秀夫个个头戴官帽,身穿官服,手持笏板,从宫门里鱼贯而入,走到离杨太后几步开外的地方,纷纷跪倒便拜。)

贾、张、文、陆(异口同声地):臣拜见太后、陛下和殿下!

杨太后(赶忙起身,回了一个万福礼):哀家见过各位大人,免礼平身!(复坐)

贾、张、文、陆(齐呼):谢太后!(依次站起,手持笏板,并排站立。)

贾陈相(扫视一眼两条木床,关切地):太后,陛下和殿下病情如何?是否请太医诊过?有无大碍?

杨太后(把头一低,哽咽地):陛下和殿下,一直昏迷不醒,令哀家忧心如焚,坐卧不宁!

贾、张、文、陆四位大臣,情不自禁,热泪盈眶,拾衣抹泪。)

4、硇洲岛杨太后行宫,内景,夜

(烛光摇曳,冷冷清清;两条木床上,赵昰和赵昺仍旧昏昏沉睡;杨太后坐在床边,不住地打盹;六个宫女,伫立左右,哈欠连连,不时忙用手来遮掩。)

(画外偶有单调乏味的打更声或战马寂寞烦躁的嘶鸣声响起)

(忽然,赵昺长长呻吟一声,慢慢睁开眼来。)

杨太后(倏然清醒,惊喜地):昺儿,你可醒啦!

六个宫女(纷纷跪倒床前,叩头便拜):奴婢拜见殿下!

宫外一个太监(闻声躬身上前):启禀太后,殿下苏醒,是乃天下头等喜事,奴婢可否禀告贾、张、文、陆四位大人一声?

杨太后(欢喜地一挥手):理当如此,快快有请四位大人!

(六个宫女赶忙起身上前伺候;太监领命躬身匆匆离去。)

赵昺(打量着杨太后):您是谁?我怎么从没见过呀?

杨太后(眼飘泪花):昺儿,哀家是你母后呀!

赵昺(扭头瞅着一个宫女):乖姐姐,您是饼儿吗?怎么起了这样一个名字,太不吉利啦!您知道吗?饼儿是给人吃的嘛!

“饼儿”(“噗嗵”跪倒,惊慌地):启禀殿下,奴婢不敢!

赵昺(疑惑地):你们真是麻烦,什么“碘虾”、“爱加”、“卢比”、“母猴”的,我一句




































编剧:苏前辉

手机号:13519640306

邮箱:sulushen1997@yeah.net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