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战事》第23集 (6人评价)


46集连续剧《闽西战事》第23集

 

关键词:不忘初心,红军战斗,青春爱情,民间传奇,地方特产,名胜古迹

 

第一场   日,燕城西门外洋顶山土堡,外

洋顶山上敌人的两个连环土堡里两挺轻机枪密集地射击着,

 

进攻洋顶山的红军被敌人火力压制在山脚下,

 

字幕:消灭燕城外围敌人支撑点洋顶山战斗打响了

 

第二场   日,燕城西门城墙上,外

燕城西门城墙上一门山炮和一门迫击炮在瞄准,

 

一个敌军官手拿望远镜看着洋顶山方向,

 

敌军官:目标,进攻洋顶的山红军,距离850米,榴弹,一发装填,

 

敌士兵A:山炮一发装填好,

 

敌士兵B:迫击炮一发装填好,

 

敌军官:放,

 

两声炮响,

 

第三场   日,燕城西门外洋顶山土堡,外

洋顶山上土堡里的机枪连续射击着,

 

炮弹落在洋顶山半山腰上炸起一个个泥土烟柱,

 

被炸断的树木一棵棵倒下,

 

泥土烟尘被风吹散后露出了炸弹坑,

 

几个红军战士跳进炮弹坑里向山上的敌人射击,

 

第四场   日,洋顶山的坡地上,外

一群红军向山上冲击,

 

空中飞来的炮弹刺耳声,

 

王进前:快卧倒,

 

红军快速卧倒在地面上,

 

两发炮弹在地面爆炸,

 

一名红军战士被炸死,

 

落下的泥土盖在了卧倒在地的红军战士身上,

 

第五场   日,南塔,外

燕江边高耸的南塔,

 

字幕:燕城外南塔

 

第六场   日,南塔山品字形地堡,外

敌人从南塔上和三个品字形的地堡里向外不断射击着,

 

字幕:消灭燕城外围敌人支撑点南塔山战斗打响了,

 

 

第七场   日,北塔,外

燕江边高耸的北塔,

 

字幕:燕城外北塔

 

明朝诗歌:《南北双塔》(待谱曲)音乐起,

南北摩云双玉简,晨昏对日两金戈。

  香烟缥缈藤萝上,经卷封藏猿狖窠。

  轮影平明侵碧汉,铎声清夜响鸣珂。

  平原遥望应千尺,青鸟回翔不敢过。

 

北塔山下粟裕和红军战士们扛着一块块长木板,抬着一条条小木船快步向前走去,

 

粟裕:同志们,我们要搭好浮桥跨过燕江打下燕城支援瑞金,加油干啊,

 

红军战士们:冲啊!

 

红军战士们扛着木板和木船向燕江边跑去,

 

第八场   日,燕江水面,外

敌人打来的几发炮弹落在了燕江中炸起了很高的水柱,

 

红军在燕江边铺设浮桥,

 

第九场   日,南塔山树林里,外

画外:激烈的枪声,

 

红九团一营的进攻受挫一群红军退到了树林里,

 

一连长跑到一营长面前,

 

一连长:报告营长,敌人火力太强我们连进攻了几次都不成功,

 

一营长:暂停进攻,三个连长过来碰头,通讯员,

 

通讯员:到,

 

一营长:快向团长报告情况,

 

通讯员:是,

 

通讯员跑步离开,三个连长跑到一营长面前,

 

第十场   日,洋顶山下一条土坎,外

王进前和苏林峰趴在一条土坎后,

 

一位红军排长向连长王进前焦急地报告,

 

红军排长:报告连长,敌人土堡的火力太强我排进攻受挫,已经牺牲3人受伤5人,怎么办?

 

王进前问身边的苏林峰,

 

王进前:苏林峰,你熟悉这里的地形,有什么好办法吗?

 

苏林峰:可以从后山爬上去,那里是死角敌人的火力打不到,

 

王进前:好,你带路,

 

王进前命令身边的二个战士,

 

王进前:你们两个带上炸药包跟他去,一定要把土堡炸掉,

 

两个红军战士:是,

 

第十一场  日,南塔山树林里,外

一营长和三个连长蹲在树林里的地上,

 

一营长:去年我们乘敌不备夺取过南塔,今非昔比,敌人修筑了地堡和战壕,还派了一个加强连的兵力驻守,

 

二连长:营长,敌人很嚣张,让我们二连上吧,

 

一营长:不急,

 

一营长用地上的几个石头摆起了龙门阵,

 

一营长:山顶上有七层楼高的南塔,南塔的周围还有三个地堡相连接,这样就构成了密集的立体交叉火力,易守难攻,

 

三连长:能否白天佯攻不让敌人休息,今天晚上利用黑夜掩护再进行多点强攻,

 

一营长:可以试试,我先上报团长再决定,

 

吴团长和方政委来到树林里,

 

吴团长:赵营长,你们刚才说的我都听到了。就按你们刚才研究的战法执行,

 

方政委:可以组织集体投弹炸地堡,威力更大,

 

一营长:是。现在我命令,从现在起三连担任白天佯攻,

 

三连长:是,

 

一营长:天黑以后,一连顺着燕江右岸边从左侧绕到南塔山后面,切断南塔山敌人的退路夹击敌人,

 

一连长:明白,

 

一营长:二连从正面攻击,要组织多个投弹能手集中投掷手榴弹,利用爆炸烟雾快速冲进敌人的战壕炸掉地堡,

 

二连长:坚决完成任务,

 

方政委:三连在晚上还要开展对敌人喊话,加强政治攻势,从心理上瓦解敌人,

 

一营长:开始执行,

 

三个连长:是,

 

第十二场   日,洋顶山一条雨水冲沟,外

苏林峰带着两个红军战士来到一条雨水冲出的小沟前,

 

苏林峰:从这条水沟爬上去就是山顶,敌人的碉堡就在上面,

 

两个红军战士都把炸药包背在背上,

 

他们沿着雨水冲出的斜坡上的小水沟艰难地向山上爬去,

 

一段约四米高的垂直陡立的水沟壁挡在了面前,

 

一个红军战士向上爬了不到三米就滑了下来,

 

另一个红军战士向上爬去,眼看要到山顶时他手抓的一根小灌木被连根拔出,

 

红军战士突然掉了下来,

 

苏林峰眼疾手快用双手顶住了掉下来战士的双脚,

 

苏林峰双手挺举着上面的战士把他送上了山顶,

 

苏林峰又把第二个战士推举上了山顶,

 

山顶上的两个战士俯身伸下手来要拉苏林峰,

 

苏林峰伸手向上还差一段距离够不到,

 

苏林峰向上看了一会儿,又用手指戳戳水沟壁的泥土,

 

他从背后抽出一支竹箫使劲插入水沟壁的土中,竹箫插入了一半,他又用手掌狠击了两下夯实,

 

他又抽出一支竹箫握在右手,左手抓住钉在水沟壁上的竹箫引体向上,

 

右手再把竹箫插入更高处的水沟壁土中又引体向上,

 

左手再从背后抽出一支竹箫插入水沟壁土中引体向上,

 

右手的竹箫在松动,左手的竹箫也在松动,泥土在掉落,

 

苏林峰赶紧抬起左脚踩在了第一支竹箫上,

 

他终于接近了山顶被两个红军战士拉了上去,

 

第十三场   日,敌人两个土堡的后侧,外

苏林峰爬到山顶看到前面两个土堡正在向山下连续射击,

 

连接两个土堡的战壕里,敌人都趴在壕沟边上全力向山下打枪,

 

两名红军战士带着炸药包从敌人后面迅速向两个土堡爬去,

 

第十四场   日,敌人土堡里,内

机枪射手面朝射击口凶恶地连续打完一匣子弹,

 

机枪手:快给我弹匣,

 

三个士兵手拿空弹匣在急忙向弹匣里压子弹,

 

机枪手:他妈的快点,红军就要冲上来了,

 

一个士兵递上一个弹匣,

 

机枪手装上子弹匣又连续射击着,

 

第十五场   日,洋顶山下一条土坎,外

连续的机枪子弹打的土坎尘土飞扬,

 

王进前和红军战士们都被打得抬不起头来,

 

第十六场   日,敌人两个土堡的后侧,外

两个红军战士爬到土堡边的死角处放上炸药包点燃了导火索,

 

两声巨响后两个土堡都被炸毁了,

 

第十七场   日,洋顶山下一条土坎,外

两声巨响后敌人的机枪射击声停止了,

 

王进前立即跳出土坎拔出盒子枪一挥,

 

王进前:同志们,冲啊!

 

战士们一齐向山上猛冲,

 

第十八场   日,洋顶山战壕里,外

敌人打来的炮弹落在冲锋红军的身边爆炸,

 

几个红军战士被炸倒下,

 

更多的红军冲上了山顶跳进敌人的战壕里,

 

红军高喊:缴枪不杀!

 

洋顶山战壕里剩下的十几个残敌举手投降,

 

第十九场   日,洋顶山土堡,外

苏林峰冲到被炸毁的土堡射击口前用双手去拔露在泥土外的机枪管被烫到了手,

 

他赶紧脱下上衣包住了机枪管使劲拔出了一挺轻机枪,

 

一名红军战士把红旗插在了炸毁的土堡上,

 

两名炸土堡的红军战士站在苏林峰身边他们相互拥抱在一起,

 

苏林峰右手高举那挺轻机枪庆祝胜利,

 

空中响起了炮弹划破空气的尖利叫声,

 

第二十场   日,洋顶山战壕里,外

王进前站在战壕里,

 

王进前:敌人打炮了,快进战壕,

 

第二十一场   日,洋顶山土堡,外

站在苏林峰身边的两个红军战士大喊:卧倒,

 

苏林峰被两名红军战士按倒在地,红军扑在他身上,

 

几发炮弹在山顶上爆炸,

 

硝烟散开后红旗依然屹立飘扬,

 

插红旗的红军战士壮烈牺牲,

 

苏林峰抱着身边头部受重伤的红军战士大声喊,

 

苏林峰:同志同志你醒醒,你不能死啊,

 

身边一名腿上受伤的红军战士爬过来拍了拍苏林峰的手,

 

红军战士:他牺牲了,

 

苏林峰满脸泪水抬头向天,

 

苏林峰:不——,

 

第二十二场   日,燕城西门城墙上,外

燕城西门城墙上一门山炮和一门迫击炮在瞄准,

 

一个敌军官手拿望远镜看着洋顶山方向,

 

敌军官:目标,洋顶山战壕,

 

第二十三场   日,洋顶山战壕里,外

王进前和粟裕参谋长从战壕里走过来,

 

王进前:参谋长,是一个叫苏林峰的赤卫队长带爆破手从后山爬上去才炸掉了敌人的土堡,他还缴获轻机枪一挺,我要为他请功,

 

粟裕:很好,打下洋顶山就可以直接观察燕城里的敌人情况了,部队有伤亡多少,

 

王进前:牺牲9人,受伤11人,

 

粟裕:战果如何,

 

王进前:打死敌人15人,抓获16人,缴获轻机枪两挺,

 

粟裕:不错,打仗一定要动脑筋,最大限度减少战士伤亡,

 

王进前:是。参谋长,再向上走很危险,刚才敌人打炮牺牲了两个战士,

 

粟裕:要告诉战士们注意提防敌人的火炮,

 

粟裕从身后警卫员手上拿过望远镜站在战壕内向燕城方向观察着,

 

第二十四场   日,燕城西门城墙上,外

敌炮兵重复:洋顶山战壕,

 

敌军官:距离900米,榴弹,三发放,

 

敌士兵A:三发放,

 

敌士兵B:三发放,

 

第二十五场   日,洋顶山战壕里,外

粟裕站在战壕边用望远镜观察,

 

空气中响起了尖利的撕裂声,

 

一排炮弹落在粟裕身后几十米处,

 

王进前:参谋长,危险!

 

他不由分说拉起粟裕沿着战壕就跑,

 

又一排炮弹正好落在了粟裕刚才站立的战壕里,

 

第二十六场   日,洋顶山一片树林里,外

粟裕和王进前跑进树林里,

 

粟裕转回身来微笑着一边看一边拍打身上的泥土灰,

 

王进前:好险啊,

 

粟裕:敌人想打死我粟裕的炮弹还没有造出来呢,

 

粟裕又用望远镜看着燕城方向,

 

粟裕:王进前,火炮真是金不换啊!等你攻进燕城去别的都不要管,一定先把火炮给我扛来,

 

王进前:是,

 

第二十七场   日,红七军团攻城指挥部里,内

几个参谋人员有的在收发电报,有的趴在桌子上标地图,

 

寻淮洲和乐少华站在电话桌子边,刘英坐在桌子边写字,

 

寻淮洲:乐政委,你休息一下吧,

 

乐少华:我不困,你已经三天没睡觉了,你睡吧,

 

寻淮洲:那好你指挥,我先打个盹,

 

寻淮洲坐下趴在桌子上就睡,

 

电话铃声响起,乐少华拿起电话听筒,刘英放下钢笔抬起头看乐少华,

 

乐少华:一团长请讲,北门有几百个的敌人冲出来了,情况紧急,我这就带警卫连去支援,

 

寻淮洲:政委留下指挥,我带警卫连去,

 

乐少华:还是我去,

 

寻淮洲已经跑出门外了,

 

第二十八场   夜,南塔山的三个地堡,外

黑夜里南塔山的宝塔上和三个品字形的地堡里机枪向外射击的火舌很明显,

 

第二十九场   夜,燕江河滩右岸边,外

红九团一连长带领红军利用夜暗沿着燕江右岸边趟着深水向前移动,

 

第三十场   夜,南塔山一条土坎,外

黑暗中二连长和二十名投弹能手每人扛一箱手榴弹冲到一条土坎边,

 

二连长:投,

 

手榴弹一齐飞向敌人地堡,

 

第三十一场   夜,南塔山的三个地堡,外

敌人三个品字形的地堡里机枪向外射击的火舌很明显,

 

二十个手榴弹同时爆炸烟灰和泥土暂时掩盖了敌人机枪的火舌,

 

二连长:冲上去,

 

前面的投弹手扛起手榴弹箱和后面端着步枪的红军都快速冲向前去,

 

第三十二场   夜,南塔山一条土坎,外

敌人发射的照明弹短暂地把南塔山照亮,

 

三个品字形地堡里的机枪又向外猛烈射击起来,

 

正在冲锋的红军两个投弹手中弹倒下,,

 

二连长:卧倒,

 

投弹手们都趴在一条土坎后,

 

机枪子弹打在土坎上,

 

第三十三场   夜,河边树林,外

一连长和红军从燕江边悄悄上岸迅速跑进山上的树林里,

 

第三十四场   夜,南塔山一条战壕,外

枪声隔着山头声音不大,

 

十几个敌人坐在一条战壕里打瞌睡,

 

敌班长推醒一个士兵,

 

敌班长:小赖子,轮到你站岗了,打起精神来,

 

小赖子:班长放心吧,红军都在山那边到不了这儿,

 

敌班长坐下睡觉,小赖子伸个懒腰后靠在战壕边柱着步枪又睡着了,

 

一连长和红军突然从树林里冲出来,

 

红军跳进敌人战壕, 一连长用驳壳枪顶住小赖子,

 

一连长:不许动,举起手来!

 

红军: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小赖子:喂喂喂快放手,都是自己人

 

敌班长:混蛋!你们保安团吃了老虎胆啦,连中央军也敢抓,

 

红军A用刺刀压住敌班长脖子,

 

红军A:老实点,再乱叫就宰了你,我们是红军,

 

敌班长:啊?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红军A:我们红军是神兵,从天上降下来的,

 

一连长:把他们都绑起来,

 

第三十五场   夜,南塔山的三个地堡,外

地堡里的机枪还在向外猛烈射击,

 

第三十六场   夜,南塔山一条土坎,外

二连长趴在土坎后眼睛看着战士们,

 

投弹手A:连长,手榴弹爆炸只有几秒钟的浓烟,怎么办?

 

二连长:现在投弹手分成两组,前面九人为第一组,后面九人为第二组,交替投弹明确没有?

 

投弹手们:明确,

 

二连长:听我口令,第一组预备,目标右侧第一个地堡,投!

 

第一组九个投弹手突然跃起身同时投出手榴弹,

 

二连长:卧倒,

 

九个手榴弹在右侧第一个地堡前爆炸,

 

二连长:第二组投!

 

第二组九个投弹手又同时投出手榴弹,

 

二连长:卧倒,

 

一声巨响,

 

二连长:第一组投!

 

又是一声巨响,

 

第三十七场   夜,南塔山的三个地堡,外

第一个地堡被炸坏机枪停止了射击,

 

第三十八场   夜,南塔山一条土坎,外

二连长:目标第二个地堡,第二组投!

 

一声巨响,

 

二连长:第一组投!

 

一声巨响,

 

二连长:第二组投!

 

一声巨响,

 

第三十九场   夜,南塔山的三个地堡,外

第二个地堡被炸坏机枪停止了射击,

 

第四十场   夜,南塔山一条土坎,外

二连长:向前冲!

 

投弹手们一起向前冲去,

 

第四十一场   夜,南塔山的三个地堡,外

第三个地堡里的机枪在射击,

 

第四十二场   夜,山地上,外

二连长:卧倒,

 

冲在前面的三名战士中弹牺牲,

 

后面的投弹手们边跑边投出一颗手榴弹就立刻卧倒,

 

二连长:目标最后一个地堡,第一组投!

 

一声巨响,

 

二连长:第二组投!

 

一声巨响,

 

二连长:再投!

 

一声巨响,

 

二连长:再投!

 

一声巨响,

 

第四十三场   夜,南塔山的三个地堡,外

第三个地堡被炸坏机枪停止了射击,

 

二连长:同志们,跟我冲啊!

 

他第一个猛地跳离地面带领战士们冲向前去,

 

第四十四场   夜,第三个地堡的门洞,外

几个敌人从战壕跑进了第三个地堡的门洞,

 

二连长带领红军冲到了敌人第三个地堡的门洞边,

 

地堡里向外打了两枪,

 

二连长紧靠在门洞边,

 

一连长带领红军冲进战壕,他跑到二连长身边,

 

一连长:二连长怎么样,

 

二连长:这是敌人指挥部,敌人连长跑进去了,你去消灭山上的敌人

 

一连长:都被你们炸的差不多了,剩下这个交给我吧,

 

二连长:你有什么好办法,

 

一连长:地堡里的人听着,放下武器走出来红军优待俘虏,

 

地堡里又向外打了几枪,

 

一连长:敌人顽固不化,我冲进去,

 

二连长:慢点,看我的

 

二连长把三个手榴弹绑成一束拉出三个拉环再向门洞里一丢,

 

二连长:快跑,

 

两人赶紧跑到战壕拐角处,

 

一声巨响后地堡被炸毁了,

 

第四十五场   夜,南塔门口,外

一部分敌人跑进了南塔门里,

 

南塔上盲目地向外打了一阵枪后停止了射击,

 

整个南塔山平静了下来,

 

第四十六场   南塔山红军阵地,内

三连的红军战士对塔上的敌人进行集体喊话:南塔里面的弟兄们,你们的连长已经被迫炸死了,赶快放下武器投降,红军保证优待俘虏,

 

第四十七场   夜,南塔门口,外

南塔的门口向外打了两个机枪点射,

 

第四十八场   夜,南塔山红军阵地,外

一营长:三连长准备炸南塔,

 

三连长:是,爆破班把三个炸药包绑在一起,让敌人上天,

 

方方政委和吴胜团长走到阵地上,

 

方政委:等一等,

 

一营长:报告吴团长方政委,剩下的敌人都躲进了南塔,一营准备派人把它炸掉,请指示,

 

方政委:不行!南塔是古建筑,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把它毁掉,

 

吴团长:政委说的对,让三连继续对塔上的敌人喊话,劝他们赶快缴枪投降,红军保证不杀一个俘虏。否则一个小时后我们将炸毁南塔,

 

一营长:是,三连继续喊话一小时,

 

方政委:天快亮了,我和团长要到别的阵地去看看,

 

吴团长:天亮前一定要结束战斗,

 

一营长:是,

 

三连集体喊话:南塔的弟兄们,我们红九团团长和政委向你们保证,只要放下武器缴枪投降,红军保证你们生命安全,给你们一个小时的考虑时间,一小时后再不投降就炸掉南塔,不要再执迷不悟,

 

第四十九场   夜,红九团指挥部帐蓬里,内

一营教导员张清辉和组织干事王植坐在弹药箱上,面前站着俘虏刘福有,

 

一营教导员:你叫什么名字,在那边是什么职务,

 

刘福有:长官,我叫刘福有,在国军中是个小班长。不过,我从来没有向红军打过一枪,报告完毕,

 

一营教导员:别怕,别怕。来,先抽支烟坐下慢慢说,

 

刘福有双手连忙接过香烟,

 

教导员递给刘福有一支三炮台香烟,自己闻了闻却没舍得抽,把香烟放进了口袋,然后再掏出一个布荷包,从里面捏了一撮手切的毛烟丝出来,用一小张白纸卷成了一个喇叭形的烟卷,点上火抽了起来,

 

王干事递给刘福有一碗水,刘福有赶紧把香烟放在了耳朵上,双手接过茶碗,

 

王干事:刘福有,先喝点茶水。听口音你好像是上杭才溪人吧,

 

第五十场   夜,南塔里,内

顽固的敌军排长手拿驳壳枪不断地威胁士兵们,

 

敌排长:你们当兵拿了军饷就是国军的人,不准投降,谁也不准投降,小心你们的头,想也别想,

 

第五十一场   夜,红九团指挥部帐蓬里,内

刘福有:报告长官,我是上杭才溪乡刘家村人,

 

王干事:我也是才溪人,我们还是老乡呢。你是什么时候当兵的?

 

刘福有:七年前,我家欠了地主的债没法还,正好有军队到乡里招兵,地主就把我卖了20块大洋抵债,我就出来当兵了,

 

王干事:哦,原来是这样,

 

刘福有:不过我当兵就是为了躲债,从来不干坏事。先前与红军交火,我都是朝天开的枪,我可以对天发誓,

 

王干事:你也是穷苦人嘛,

 

刘福有:长官老乡,家乡现在不知怎样了,七年都不敢回家,我真想回去看望老母亲啊,

 

刘福有用手擦拭流出的眼泪,

 

王干事:现在的才溪乡与过去大不一样了,那里成立了苏维埃政府,也就是为我们穷人办事的政府,

 

刘福有:还有为穷人办事的政府?

 

王干事:有,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你们刘家村家家都分了水田,欠地主的债由苏维埃政府作主,都一笔勾销了,

 

刘福有:太好了太好了,谢谢长官,

 

王干事:我们红军官兵平等,不兴叫长官,可以叫首长,叫同志。这是张教导员,与你们的营长级别一样。你就叫我王老乡吧,

 

刘福有:是,长官老乡,

 

教导员和王干事两相视一笑,

 

王干事:生活变好了,大家都拥护红军苏维埃,我们全乡每一百个劳动力就有八十个人自愿参加了红军,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刘福有很仔细地听着,

 

刘福有:这几年来,我也经常听说红军为老百姓办事,但是不敢相信。我们当官的都说红军是红毛土匪共产共妻,抓了俘虏就枪毙,所以我不敢回家,

 

教导员:那你看我们是不是在乱杀俘虏,

 

第五十二场   夜,南塔里,内

敌排长:红军就是一群红毛土匪,他们抓住俘虏就会枪毙,

 

士兵邓老幺:排长,我听说红军优待俘虏,

 

敌排长:优待个屁,都是骗人的鬼话,去年我在黄埔军校的一个同学被抓后就被枪毙了,

 

第五十三场   夜,红九团指挥部帐蓬里,内

刘福有:不是不是,你们对我很好,说话也和气。你这么大的官还给我香烟抽,自己却抽毛烟,在国军里是决不可能的。只有当兵的孝敬长官,哪有当官的把士兵当人看呀,

 

教导员:我们不但不杀俘虏,还保证给予优待。想参加红军的,我们欢迎。想回家种地的,我们还发给每人三块银元作路费,

 

刘福有:今天我算是看见真红军了,你们过去可能也和我一样,是穷人,

 

王干事:对。我们在家里都是种地的农民,是穷人,

 

刘福有:你们说吧长官,哦不,是教导员和王老乡,现在要我干什么,我刘福有绝不二话,

 

教导员:我们需要你劝南塔里的弟兄们投降不要再抵抗了。现在的情况你都看见了,国军一个加强连基本上都被我们红军消灭了,

 

刘福有:是的,

 

教导员:剩下的几个再抵抗有什么用?红军讲人道,不想让里面的弟兄都被炸死,如果里面的人继续顽抗,我们一小时后就坚决炸掉南塔,你可以把这些都告诉他们,

 

刘福有:这都是实话。教导员,像我这样的,红军要不要?

 

教导员:要,当然要。只要你愿意,我们非常欢迎,

 

刘福有:好,我现在就自愿参加红军。我去喊话,劝他们也投降,

 

刘福有说完把头上的帽子一把扯下来甩在地上还使劲踩了一脚,

 

王干事:来,把红军的帽子戴上,

 

王干事把自己的红军八角帽正正地戴在了刘福有的头上,

 

第五十四场   夜,南塔山红军阵地,外

刘福有头戴红军帽跟着一营教导员和王干事来到了前沿阵地上,

 

刘福有用双手做成喇叭对着南塔大声地喊

 

刘福有:南塔里的兄弟们,我是刘福有,我有话对你们说, 连长已经死了,全连大多数兄弟都缴枪投降了,你们再抵抗就是死路一条,

 

第五十五场   夜,南塔里,内

敌排长:罗连生快开枪打死他,

 

趴在门口的机枪射手罗连生向外打了一个短点射,

 

画外:罗连生,我是你班长刘福有,你听我说,

 

敌排长:别听他的快打,

 

罗连生:排长,他是我班长救过我的命,我想听他怎么说,

 

第五十六场   夜,南塔山红军阵地,外

刘福有:罗连生别打了,你老婆在家要生孩子了,别让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爸爸呀,红军真的优待俘虏,你们看我已经决定参加红军了,

 

刘福有突然站到阵地战壕外暴露出全身,

 

王干事:刘福有快下来,小心黑枪,

 

刘福有不理会继续站着喊,

 

刘福有: 邓老幺,红军就要炸南塔了,你家就你一根独苗苗,邓老爹还要靠你养活呢。你要是死了,他可怎么活呀,

 

第五十七场   夜,南塔里,内

敌排长:刘福有在骗你们,

 

罗连生:他没骗,我看见他戴着红军帽子,

 

敌排长:他是个胆小鬼,

 

罗连生:他不怕死,他一个人站在战壕外,

 

敌排长:你胡说,

 

士兵邓老幺靠在门边偷看,

 

邓老幺:罗连生没胡说,我也看见刘班长戴着红军帽子,

 

第五十八场   夜,南塔山红军阵地,外

刘福有:还有王三,你老婆就靠你当兵那五块钱养家呢,你要是死了谁替你养老婆孩子啊,

 

第五十九场   夜,南塔里,内

罗连生:排长,连长已经死了,你就带着大家投降吧。再不投降,红军就要炸南塔啦,

 

敌排长:不行,你们别上红军的当,他们不敢炸,

 

王三:红军会炸的。排长,刘福有是最听你话的班长,他不会骗你的,

 

敌排长用驳壳枪指着王三,

 

敌排长:住口。他今天被红军抓住了,是被枪顶着才这样说的,你不许胡说快给老子开枪。不然,小心你的脑袋,

 

邓老幺气愤地把步枪往地上一丢,王三也把步枪丢在地上,

 

邓老幺:排长,刘福有刚才说他是自愿加入红军的,王三没有胡说,

 

敌排长:混蛋,你们找死呀,

 

罗连生跪在地上哀求着,

 

罗连生:排长求求你,我老婆要生孩子了,你就让我们投降吧,

 

王三也赶紧跪下:是呀排长,我也求你了,

 

邓老幺也哭着跪了下来,

 

邓老幺:排长我也求求你了,我家就我一根独苗,要是我死了我那70岁的老爹就没人管了呀,

 

一个年纪最小兵也哭着跪下,

 

小兵:排长大人,我娘还在家里生着重病,我也给你跪下了,

 

塔里的十几个士兵也跟着边哭边跪下求情:排长,我们都求求你了,

 

敌排长恶狠狠地手挥驳壳枪骂着,

 

敌排长:你们这帮孬种都给老子站起来谁也不许哭,再哭我就枪毙了你,

 

敌排长伸手抓住邓老幺胸前的衣领把他向上拖起来,

 

邓老幺:开枪吧,反正都是死,

 

邓老幺说着突然跃起身就去抢夺敌排长的枪,他把敌排长的枪口推举向上,

 

一声枪响,

 

第六十场  拂晓,南塔山红军阵地,外

刘福有站在战壕外,

 

红军站在战壕里看着南塔,

 

塔里传出了一片哭泣声,

 

突然从塔里传出了两声枪响,

 

第六十一场   拂晓,南塔里,内

邓老幺双手与敌排长双手都在争夺高举的驳壳枪,

 

敌排长:邓老幺你敢发动兵变,

 

邓老幺:兵变就兵变,弟兄们快动手呀,

 

罗连生突然从排长身后把其高举在头上的驳壳枪夺过来并果断一枪打死了敌排长,

 

邓老幺:弟兄们赶快投降红军吧,再不投降就没命啦!

 

士兵们:快投降,快投降,

 

第六十二场   日,南塔门口,外

邓老幺手举用白衬衣扎成的白旗从门口里面走出来,

 

罗连生双手举着卸下机枪弹匣的轻机枪跟出来,

 

王三双手高举步枪后面跟着一个又一个双手举枪的投降士兵走出南塔门口,

 

第六十三场   日,  日,南塔山红军阵地,外

红九团吴团长和方政委高兴地来到一营阵地上,

 

一营长、教导员、王干事等高兴地迎上前去,

 

一营长:报告吴团长方政委,南塔山守敌一个加强连,全部都被歼灭。打死敌人72人,俘虏56人,缴获步枪90支,轻机枪3挺,重机枪1挺,子弹二十箱,

 

吴团长:好哇,你们这次可是发了点小财了。一营抓紧时间吃饭休息,由二营接替你们防守阵地,

 

一营长:是,

 

方政委:王干事,立刻向指挥部报告,独立红九团已经占领南塔山,

 

王干事:是,

 

第六十四场   日,南塔,外

朝阳照耀着雄伟的南塔,

 

“中国工农红军福建省军区独立九团”的军旗高高飘扬在南塔上,

 

本集结束。



编剧:叶英平

手机号:15306922895

邮箱:15306922895@163.com

联系地址:厦门市文屏路35号7楼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