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魂公寓 (7人评价)


【故事简介】

七名身份迥异的房客入住一栋别墅以后,在睡梦中竟发现自己与其他人交换身体,他们如同拥有了超验知觉,可以窥视到过去,与虚构的小说人物进行交流,并利用心灵制动关联他人的行为和记忆。他们在现实中争斗不休,一步步跌入集体潜意识的深渊,最后异化成了七种人格的怪物——妄想、抑郁、狂躁、分裂、自恋、窥视、变态,每一种人格都映射出人性的原罪。当真相揭示的那一刻,他们将面对来自荣格学派的狂热心理学家的裁决。

 

【故事大纲】

刚刚与妻子办理完离婚手续,关书恒就要开始搬家了。在他面前摆着两个难题,一是他输掉了离婚官司,净身出户,身无分文;二是出版社敦促他在一个月内完成恐怖小说《1/7人格》的创作,否则将以违约索要赔偿金。

就在关书恒焦头烂额的时候,他看到了租房网站上署名Chris的男人发布的信息。Chris本人在国外,他有一栋装修豪华的排屋,在环境清幽的市郊,家具摆设大多是祖父辈传下来的老物件。由于长时间没有人居住,免不了积灰,并受到蛛网虫蛀的侵扰。Chris可以低价出租,免除押金水电,只要有人帮忙打扫房间,看门护院。

关书恒在线上与Chris沟通,两人视频的时候,他看不到Chris,对方似乎有意遮蔽自己的脸。在得知关书恒是恐怖小说家,手头拮据,Chris答应房租延后一个月缴付。搬家的那一天,关书恒才知道除了他以外,还有另外六名房客,分别是音乐教师黎倩、外国语学院大四学生何斌和他的日本女友夏目雅子、设计师叶子岑、摄影师刘皓文和游戏宅男邓辉。

所有人都在同一天搬到公寓里,因为搬家导致场面混乱,大门、楼梯、走道被各种行李物件挤得水泄不通。眼看着阴云密布要下大雨了,所有人的心情都显得十分焦躁,邓辉对雅子行为不端被何斌逮到,两人争吵起来。何斌在盛怒之下将邓辉摁倒在地,双手死死掐住他的脖子,在雅子的劝慰之下,何斌才松开手,转身离去。门外大雨如注,他一个人站在雨中,竭力恢复冷静。

关书恒意识到何斌有狂躁症倾向,这正是他小说其中一个人格的表现。通过观察,每个人都成了他的创作素材,他发现黎倩长期失眠,是抑郁人格,她有自杀倾向,并且逐渐走向极端,加上她身上音乐家的气质,令关书恒深深着迷。于是,他在小说里将黎倩的形象进行再创作,一个叫付佳莹的楚楚可怜的妄想症患者诞生了,为了治疗付佳莹,他创作出一个叫纪成希的心理医生,是自己形象的投影,两人在虚构的世界里互生情愫。而在现实中,黎倩对他在内的所有人都保持距离,将自己禁闭在房间里,拉着时断时续的大提琴,宣泄低沉的情绪。

就在大家都在猜测黎倩的过去,一些怪异的事情发生了。雅子在浴室里洗澡的时候,看到了自己死去多年的孪生姐姐,随后她被怨灵缠身;叶子岑不止一次裸身梦游,而且在梦游的时候一直照镜子;刘皓文的照片冲洗时老是出问题,先是脸部扭曲,接着洗出了鬼影;邓辉对一款游戏极度痴迷,不吃不睡彻夜玩游戏,当大家受不了他歇斯底里的叫声,打开他的房间,却看到他对着漆黑的电脑屏幕狂敲键盘。

再之后,情况越来越严重,关书恒已经分不清虚构与现实,他当着众人的面和付佳莹、纪成希聊天,在别人看来他是和空气聊天。前妻刘思妍来找他,他却根本不认识对方。黎倩试图用大提琴的琴弦自杀,被众人救了下来。何斌和邓辉在睡梦中发现交换了身体,邓辉想要强暴雅子,遭到对方拼死反抗,手臂上挨了一刀。雅子向众人讲述了姐姐麻子被老师强暴而跳轨自杀的过去。

关书恒、黎倩等人也发现自己的身体在睡梦中交换了,而且还能看到对方的过去。于是,关书恒知道了黎倩的秘密,原来在高中时代黎倩心仪的男生因为抑郁症自杀,她没有及时挽救他的生命,活在了愧疚的阴影之中。黎倩也知道了关书恒的秘密,他和刘思妍的离婚另有隐情。两人同是受伤的人,内心孤寂,因这诡异莫名的交换,逐渐靠近。

其他人则完全不同,何斌和邓辉都已经失去理智,像野兽般愤怒地撕咬;叶子岑的病态自恋和刘皓文的偷窥他人的癖好导致两人反目;雅子被姐姐的鬼魂上身,就像一个精神分裂者,性格突变,她开始勾引何斌以外的其他男性。关书恒笔下的人物开始反噬他和黎倩在内的原型,所有人都被人格的幻影煎熬,如同坠入道德审判的深渊。

最后,七种变态人格开始上演你死我活的争斗,公寓里变得暗无天日,充满着猎杀的气氛。在躲避化身为女杀手的雅子的追杀时,关书恒发现一扇连通地下室的暗门,在光怪陆离的地下室里,一台台电脑屏幕上显示他们正在被监控。原来Chris一直在他们身边,他的身份不只是房东这么简单,他是荣格心理学派的狂热分子,试图通过催眠和暗示,向世人展现集体潜意识的奥秘。如果他的目的达成了,关书恒等人都会成为他的傀儡……

 

【一句话故事】

搬家以后,七名房客在睡梦中交换身体,窥视了彼此的秘密,争斗一触即发,他们一步步跌入集体潜意识的深渊。

 

【作品亮点】

1、惊悚悬疑+群戏迸裂,在每个人物身上都埋设了人性的定时炸弹,只需往前一步,窥探到隐藏在过去的秘密,冲突一触即发;

2、不再脸谱化地描写人格分裂,作家、音乐教师、设计师、摄影师、大学生男女、游戏玩家,每一种人格都有摧枯拉朽的破坏力和表情的施展空间;

3、引入荣格心理学派的“集体潜意识”概念,以往的同类电影,例如《催眠大师》是一对一的催眠,但在《移魂公寓》里是一对七,集体催眠,虚幻与现实交织的视觉盛宴;

4、超验知觉——透视、预知、心灵制动,听起来很科幻的名词,其实与共时性现象有关,在《移魂公寓》里七名房客的怪异行为可以用超验知觉来解释,噱头十足;

5、人物反噬,主角笔下的小说人物侵入现实,如阴魂般徘徊在各个场景里,使剧情变得更为扑朔迷离;

6、开放性结尾,反派人间蒸发,主角获救,但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就像《盗梦空间》的陀螺结局让人浮想联翩。

 

【人物介绍】

关书恒——作家,35岁,擅长写恐怖小说,幻想人格

黎倩——音乐教师,30岁,长期失眠,抑郁人格

何斌——外国语学院大四学生,22岁,狂躁人格

夏目雅子——何斌女友,21岁,日本人,分裂人格

叶子岑——服装设计师,28岁,自恋人格

刘皓文——人像摄影师,30岁,窥视人格

邓辉——游戏宅男,32岁,变态人格

刘思妍——关书恒前妻,34岁,影视公司品牌总监

付佳莹——关书恒小说人物,25岁,患有妄想症,有自杀倾向

纪成希——关书恒小说人物,34岁,心理医生,付佳莹是他的病人

Chris——房东,真实名字不详,年龄不详,从未谋面,十分神秘

 

 

【正文】

1天台 夜 外

黑底中,字幕: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T.S.艾略特

画面淡入。

绵绵细雨中,一个白衣长裙的瘦弱女子站在大厦天台上,她浑身湿透,表情淡漠,雨水顺着她惨白的脸颊往下淌落,她的名字叫付佳莹。

付佳莹脱掉鞋子,爬上天台边缘。镜头掠过灯火阑珊的城市天际线。从四面八方吹来的风掀起她的裙摆,她的身体如同花蕾般绽放。她闭上眼睛,张开双臂,在风中危险地倾向虚空。

画外音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穿白衬衫戴金丝眼镜的男子冲上天台,他的名字叫纪成希。

画面被一团奇异的白光映亮。

纪成希:佳莹,往回跑!

付佳莹悚然睁开眼睛,转身跳下,纪成希挽住她的手臂,两人飞快地撤离天台。镜头摇向他们身后,白光追赶着他们,所过之处,地面迸裂塌陷,碎石失重般飘了起来。

 

2走廊 夜 内

画面切,纪成希和付佳莹沿着楼梯往下跑,走廊上光线昏暗,一具具白色的影子站在门口,五官模糊不清,用漆黑如煤渣的眼窝窥视他们。

纪成希:电梯在走廊尽头。

纪成希拉着付佳莹穿过走廊。白光接踵而至,影子们躲避不及,被白光吞噬,发出凄厉的惨叫。付佳莹惊惧万分,捂住耳朵,她光着脚,一不小心崴到了脚,跪倒在地。

眼看白光贴到了付佳莹的后背,纪成希将她拦腰抱了起来,付佳莹意外地看着他。

纪成希:我不会放弃你的。

两人冲到电梯口,纪成希喘着粗气按向下按钮,付佳莹在他怀里挣扎着说。

付佳莹:把我放下吧。

纪成希点头放下付佳莹,白光近在咫尺,电梯门还没打开,显示仍在上升。两人绝望地对视一眼。

付佳莹:为什么会这样?

纪成希:显然他对我们不满意。

当白光将两人包围,他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画外音传来键盘的敲击声,激烈如鼓点。

画面淡出。

 

3关书恒家 日 内

伴随着敲击声,画面切,在暗无天日的房间里,关书恒对着电脑屏幕删减文字,正删到艾略特的诗《荒原》: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掺合在一起,又让春雨/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

特写镜头下,他的小说名映入画面——1/7人格。作者:关书恒。镜头摇过一片狼藉的桌面,吃剩的杯面、火腿肠、啤酒罐、纸巾、塞满烟蒂的烟灰缸、烟盒、打火机,最后定格在一份离婚协议书上,上面有他妻子的签名——刘思妍。属于他的签名栏,目前还空着。

键盘的敲击声骤停,关书恒呼出一口浊气,拿起烟盒抖了抖,发现里面已经没烟了,他懊丧地把烟盒揉成一团,往后一扔。

他吃力地站起身,微微拉起窗帘,窗外的日光斜射进来,他眯缝起困倦的眼睛,胡子拉碴,头发油腻。他光着脚,在地板上走动,捡起地上的黑色夹克。

镜头摇向墙角,那里有一幅相框,是他和妻子的结婚照,被任意地搁置在地上。他从衣兜里掏出一包压瘪的利群,里面还剩最后一根烟。他嘴里叼着烟,把夹克往相框上一扔,盖住照片。

画外音是手机铃声,他四下找寻手机,最后在离婚协议书下面找到了手机,接起电话。

关书恒:喂,(干笑)太阳都西斜了当然醒了,有什么事吗,我的责编大人?

责编(画外音):老关,你的小说进度怎么样了?

关书恒:我还以为什么事呢,(看一眼电脑屏幕)正在按部就班地写,老李,你也不要老是催我,都合作这么久了。

责编(画外音):就是因为合作这么久,才知道你的尿性,这次总编说了,最迟本月三十号,你如果交不出稿,就要赔付违约金,十万块。

关书恒:别啊,你也知道最近我在打离婚官司——

责编(画外音):以后还是少喝点酒。

关书恒:这和喝酒有什么关系,你也相信她说的?

责编(画外音):家暴可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尤其是你这样有一定读者群的名人,现在网络上针对你的谩骂——

关书恒:你还是信了,也对,毕竟她公司和你们出版社有业务往来,她又是什么牛逼总监。

责编(画外音):老关,听我的吧,这段时间你就尽量保持低调,专心写作,离婚官司打还是要打的——

关书恒:如果输了,我就净身出户了,身无分文。

责编(画外音):你以为你能赢吗?

关书恒(苦笑):哼。

 

4关书恒家 夜 内

窗外夜幕降临,房间里的光线再次转暗。

手机又响了,关书恒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妻子刘思妍,他忙收回视线,似乎不愿意正视,伸手按下拒绝接听。

不一会儿,刘思妍发来信息——明天开庭,上午九点,别迟到。还有你可以找房子了。

他托着腮,思忖片刻,将妻子的手机号码、微信号删除,并摘下了右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收进抽屉里。

画面切,关书恒一边喝罐装啤酒,一边查看租房网站的信息。网页上显示的市区整租房押一付三,月租三千到五千,关书恒看得瞠目结舌。网页往下拉,房租逐渐便宜,出现一些一千五到两千的房子,关书恒有些心动,他给房东打电话,电话接通,他忙不迭地问。

关书恒:喂,请问有房子吗,就是这个一千五的,可以再便宜一点吗?不可以,那好吧,押一付一总可以商量吧,什么,你不是房东?中介还要收中介费,多少?一个月的房租。谢谢,再见。

关书恒窘迫地挂掉电话。画面切,他拿着笔算账,找不到白纸,就把离婚协议书翻个面,在背面写数字,并罗列了抽烟、喝酒、吃饭等的日常支出。

当困意袭来,他打着哈欠,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镜头定格在协议书背面一行潦草的字迹——剩余金额947元。

画面淡出。

 

5法院门口 日 外

画面淡入。

关书恒疲惫地沿着台阶往下走,逆光下,他伸了个懒腰,扯开衣领,索性一屁股坐在台阶上,伸展着双腿。

画外音传来高跟鞋鞋跟叩击大理石地面的声响。关书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斜睨着从身后走来的刘思妍。

刘思妍正和自己的女律师边走边谈,看到关书恒,停下脚步。关书恒收回视线,仰头说道。

关书恒:今天真是打官司的好日子啊。

刘思妍:没错,恭喜你输掉了离婚官司。

关书恒:你也赢得不算光彩啊。

女律师:你说什么?

刘思妍(劝阻):别和他计较——关先生,根据法庭的裁决,房子归我了,你什么时候搬出去?

女律师:严格来说,他今天就得搬出去。

刘思妍:不急,搬家还是慢慢来好了,我不喜欢逼人家。

关书恒:最多给我三天,我就搬了。

刘思妍:你借到钱了?

 

6关书恒家 夜 内

画面闪回,关书恒看网页,看着看着,他厌烦地站起身,开始给朋友打电话借钱。

关书恒:喂,阿亮,在哪个酒吧撩妹呢,我没时间来,赶稿子,对了,你手头上应该宽裕吧,毕竟你是大老板——什么,别人已经找你借钱了,小半年都没还,太没人性了,如果是我,早就还了。

伴随着嘟的一声,电话被挂断,关书恒搔搔头,开始拨另一个号码。

关书恒:喂,老白,能向你借钱吗?

又是嘟的一声,关书恒懊恼地踢翻了椅子。

 

7法院门口 日 外

刘思妍轻蔑地看着关书恒。

刘思妍:人设已经倒了,还有人借你钱?

关书恒拍拍屁股站起身,走近刘思妍,凑到她耳畔说道。

关书恒:我知道是你做了手脚。

女律师:关书恒,你这种态度分明是在藐视法院。

关书恒:别说得这么严重,我对裁决没有异议,两个争斗不休的人终于可以在法律的名义下握手言和了。

刘思妍:清醒的时候,还觉得你说话挺中肯的。

关书恒:呵呵。

刘思妍:那我先走了,三天后,我来拿钥匙。

关书恒:对了,婚戒你还要吗?那可是我订婚的时候买的。

刘思妍:你要收回去?

关书恒:正好一对,卖起来价钱应该也不低。

女律师:什么人啊。

刘思妍淡淡一笑,从手袋里拿出用透明纸封装起来的婚戒,交给关书恒。

刘思妍:完璧归赵。

关书恒:谢谢。

 

8关书恒家 日 内

画面叠,刘思妍的婚戒摆在桌子上,关书恒嘴里叼着烟,在烟雾缭绕之中,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他不经意地看了婚戒一眼,微微发怔,将婚戒收进抽屉,和自己的摆在一起。

他的手机铃声响了,来电显示李编辑。他叹了一口气,将手机按静音。

窗外夕阳西斜,橘红色的晚霞装点着天空。关书恒瞪着眼睛,点开58同城的一个租房信息,标题是——市郊环境清幽排屋1400元出租房东本人免押金水电。配图是排屋的实景照片,房间宽敞,窗明几净,并且装修得十分豪华气派。关书恒一脸纳闷。

关书恒:一千四出租排屋,这个房东是不是脑筋秀逗了?

关书恒往下看房东署名——Chris。备注信息是——本人常年居住在国外,有一栋装修豪华的排屋,在环境清幽的市郊,家具摆设大多是祖父辈传下来的老物件。由于长时间没有人住,灰尘、蜘蛛网是免不了的。排屋可以低价出租,价格好商量,押金水电网费等等都免,只要有人帮忙打扫房间,看门护院。

关书恒:说得煞有其事,怎么没有电话号码,只有QQ?

关书恒摇了摇头,开始添加QQ好友,申请马上就通过了,关书恒不由地一阵惊奇。就在他在对话框输入”房东你好“准备问候对方的时候,Chris向他发来视频聊天的请求。

关书恒:视频聊天,你可是在国外,网络不卡吗?

说着,关书恒接受了聊天请求。他还摆弄了一下摄像头,尽量让自己的脸在视频窗口里显得清晰端正。直到他看到对方的窗口只映出一面白墙,疑惑地打字——人呢?

Chris回复——我在。

关书恒:好吧。

关书恒无奈地打字——我可以来看房子吗?

Chris回复——我本人不在国内怎么看房子,你心仪的话就搬来住吧。

关书恒犹豫地打字——我叫关书恒,职业是写小说。

Chris快速回复——我是您的铁杆书迷,您所有的小说我都看过,每每被您的恐怖故事惊吓得睡不着觉,当然我本身就是爱好刺激的人。关先生,我相信总有一天您会成为中国的斯蒂芬·金。

 

8关书恒家 夜 内

窗外夜色暗沉,关书恒脸泛喜色,兴奋地搓了搓手,发出一个感谢的表情。

视频窗口里的画面出现一段时间的卡顿。之后,Chris开始打字——我认为您的处女作《血色蜜月》最经典出彩,您一定很爱您的妻子。

Chris的评价让关书恒五味杂陈,他敲打着键盘——难道后来的作品没有出彩的吗?

画面再一次卡顿,Chris回复——没有。

关书恒苦笑着打字——让你失望了。

Chris回复——只是暂时的。

关书恒打字——希望有机会我们能见一面,我很想住进你的排屋,但是现在手头上有点拮据,因为我借一个朋友一笔钱,他经济困顿。之后,他故意停顿,将脸部从视频窗口移开,等待Chris回复。

Chris忙回复——房租延后一个月缴付如何?

关书恒惊喜地发送了一个OK的表情,并对着视频窗口拱手答谢。

Chris回复——关先生,作为您的铁杆书迷,我有义务提供一个舒适的创作环境给您,或许在创作上还能给您一些启发。

关书恒在键盘上敲打——我很期待。

画面转为黑底,片名出——移魂公寓。

 

9公寓 日 外

画面淡入。

排屋门前的车道上停满了搬家的车辆,人们将行李、家具从车上搬下来,一件件搬进门。由于人多拥挤,导致现场混乱,喧闹不断。镜头摇向敞开的实木大门,猩红色的烤漆显得十分惹眼。

关书恒拖着行李箱、挎着黑色背包,眼神惊异地看着这一切。他没办法进门,频频为搬家的人让道,向将来的邻居挥手、打招呼。

关书恒: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住呢,看来是太天真了,可是也没必要安排在同一天搬家吧。

镜头摇过一对大学生模样的情侣,其中的女孩子用日语对男朋友说话。她的名字叫夏目雅子,戴着时尚的淡紫色宽檐帽,长发披肩、容颜姣好。她仰起头,望着阴霾的天空。

雅子:好像要下雨了。

雅子的男朋友叫何斌,卷发、戴着黑框眼镜。两人身上穿着外国语学校的网球服,看起来朝气蓬勃。雅子挽着何斌的手臂,楚楚动人地说。

雅子:何斌君,让搬家师傅们动作快一点。

何斌:好的,(提高声音对搬家工)快一点,马上下雨了。

何斌的话,让现场更混乱不堪。一个脸色黝黑、长相不起眼的男人眼睛直直地盯着雅子,他的名字叫邓辉。从他身旁走过一个扛沙发椅的搬家工,碰碰他的胳膊问道。

搬家工:你是哪个搬家公司的?

邓辉(没好气地):我就住这里的。

这一幕被关书恒尽收眼底,他若有所思地摩挲下巴。就在这时,一个抱着沉甸甸的大提琴盒子的女人从他面前走过,不小心脚步绊了一下,大提琴盒磕到他的脚上。关书恒哀叫一声,抱住自己的脚,原地跳了三圈。

关书恒惨烈的叫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都停下手头的工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其中一个挎着单反相机、留络腮胡的男人,不失时机地拍了一张照片。特写镜头下,关书恒脸部表情扭曲,喜感十足。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刘皓文,站在他身旁、梳着马尾辫的另一个男人叫叶子岑,他五官精细,衣着光鲜,看到照片以后,禁不住对刘皓文竖起大拇指。

叶子岑:抓拍得可以啊,你是搞摄影的?

刘皓文:没错。

叶子岑:住在这里?

刘皓文:住在这里。

叶子岑:叶子岑,服装设计师,请多指教。

刘皓文:刘皓文,也请多指教。

叶子岑:那个人不是关书恒吗,恐怖小说家,他居然也搬来这里,网上都在疯传他打老婆的视频。

刘皓文:对啊,听说已经离婚了。

 

10公寓 日 外

关书恒蹲在地上,揉搓着脚尖,抱大提琴的女人叫黎倩,外表端庄,气质淑静,带着歉意询问道。

黎倩:对不起,我实在太大意了,你的脚趾头有没有问题,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关书恒涨红着脸,抬起头,当看到黎倩弯着腰,面对面看着他,眼神中带着关切。他有些恍惚,眨了眨眼睛。画面切1-2场景,站在天台上的付佳莹跟黎倩长得一模一样。

见关书恒只是呆呆地看着她,没有回答,黎倩又问了一遍。

黎倩:先生,我带你去医院做检查吧?

关书恒:应该不碍事。

黎倩:真的吗?

关书恒:我走给你看。

关书恒站直身体,踢了踢脚,并走了几步。黎倩庆幸地拍了拍胸脯。

黎倩:刚才真是——我不知道怎么就晃神了。

关书恒正视黎倩,特写镜头下,她的眼袋明显,眼睛里布满血丝,容颜憔悴。关书恒心领神会地说。

关书恒:也许在这里你可以睡个好觉。

黎倩:希望吧,看来我的失眠真的不是什么秘密。

关书恒:我叫关书恒,以后会住在这里。

黎倩:我也是,我叫黎倩。

关书恒:你是大提琴演奏家吗?

黎倩:我是音乐教师,拉大提琴是我的业余消遣。

关书恒:厉害。

黎倩:以后说不定会吵到你哦。

关书恒:我想住在你隔壁。

听了关书恒的回答,黎倩捋了捋滑落耳鬓的长发,不失礼貌地笑了笑。

 

11公寓 日 外

镜头摇向邓辉,他还在偷瞄雅子,眼神在对方凹凸有致的曲线上游移,被何斌察觉到,忙掉过头去。何斌咬牙切齿地攥紧拳头,雅子不解地问。

雅子:怎么了?

何斌:雅子,你先进去吧,这里交给我。

雅子:好,何斌君,那我去收拾我们的小屋了。

何斌:嗯。

何斌点了点头,目送着雅子走进排屋。他转身走向邓辉,恶声恶气地警告道。

何斌:别对她有非分之想。

邓辉:你在说什么?

何斌:你自己心知肚明。

邓辉:什么心知肚明,别挡着道,我在搬家。

何斌:你也住在这里?

邓辉:当然。

何斌:哼,早知道就不贪图这里环境清幽搬过来。

邓辉:你也可以不搬啊。

何斌(对搬家工高喊):叫你们动作快点呢,雨已经下下来了!

邓辉(低声):神经病。

 

12客厅 日 内

镜头跟随邓辉穿过大门走进公寓,他捧着台式电脑的机箱,迈着大步。公寓里灯火通明,奢华的水晶吊灯映射出璀璨的光芒,大多数的摆设被遮灰的白布覆盖着,但从轮廓上可以看出是颇有艺术气息的雕像,楼道旁的墙面挂了一排排错落有致的油画,价格不菲。

客厅的沙发是北欧风格,隐约透出贵族的气质。除此之外,还有结合中式风格的红木茶座,日本居家的榻榻米和蒲团,落地窗上悬挂着银制的风铃,发出清脆动听的金属撞击声。

邓辉一脸惊叹地沿着暗红色的地毯走上楼道,他看到一个俏丽的身影在二楼闪过,不由加快脚步。那是雅子的身影。

画面切,当关书恒和黎倩走进公寓的时候,水晶吊灯的灯光忽明忽暗。

黎倩:电压好像不稳定。

关书恒:也可能是某人故意为之。

黎倩:你说什么?

关书恒:其实这里的房东Chris是我的书迷,我是写恐怖小说的,他十分欢迎我住到这里,希望我能写出——你知道就是特别符合他口味的故事。

黎倩:原来是这样。

关书恒:我觉得我可能会让他失望。

黎倩:他不会制造很多恶作剧吧,我胆子很小的。

关书恒:这个……其实也只是我的猜测。

就在这时,之前和邓辉对话过的搬家工提着电工的工具箱走过来,对黎倩礼貌地说。

搬家工:黎小姐,你的东西都已经搬进来了,这灯一直在闪烁,我帮你们检查一下电路吧。

黎倩:谢谢师傅,我会给你们的服务好评的。

关书恒:确实应该给好评,要不然灯一会儿失灵,一会儿失灵,我们住在这里也会有诸多不便。

黎倩: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创作啊?

关书恒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他看黎倩的眼神有些许温柔。

 

13客厅 日 内

大门外开始挂起大风,密集的雨点洒落下来。刘皓文和叶子岑拎着大包小包,一脸狼狈地冲进来。两人正好挤在门口,动弹不得。

画外音传来雅子惊恐的尖叫声。众人循着声音,抬起头,二楼的地板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何斌粗暴地撞开刘皓文和叶子岑,冲上楼梯。关书恒和黎倩对视一眼,尾随着何斌冲上去。

留下刘皓文和叶子岑面面相觑。刘皓文抹了把脸上的雨点,端起单反,对叶子岑说道。

刘皓文:突发事件。

叶子岑:赶紧上楼围观。

两人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梯。大门外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水晶吊灯兀自闪烁不停。

 

14雅子房间 日 内

画面切,雅子裸露着上身,用一条床单遮住自己的身体,她又羞又怒地看着邓辉。在她身后的床上摆着一堆萌态可掬的玩偶,例如:蜡笔小新、哆啦A梦、小黄人、樱桃小丸子、Hello Kitty。

邓辉站在虚掩的房门外,一脸尴尬地摆着手,他的眼神还在猥琐地上下瞟着雅子。

邓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房间是你的。

雅子(日语):请你出去。

邓辉:你在说什么,是要我关上门吗?

即便这么说着,邓辉却言不由衷地迈步走进房间。雅子又一次发出尖叫,将小黄人径直扔到邓辉脸上。伴随着由远至近的脚步声,邓辉回过头去,看到何斌正怒不可遏地向他冲来。

邓辉:你想干什么,我只是走错房间——

何斌:鬼才信你呢!

何斌挥出一记重拳,邓辉侧身躲过,辩解道。

邓辉:房间门口难道有贴你们的名字吗?

何斌:别为自己争辩,今天你死定了!

说着,何斌将邓辉扑倒在地,双手死死地勒住他的脖子。邓辉被勒得透不过气来,他拼命挣扎,脚后跟猛蹬地板,双手挥舞着,把他的眼镜扯落。雅子急忙穿上衣服,冲过去劝阻何斌。

雅子:何斌君,别生气了,他已经透不过气来了。

邓辉的脸憋成了酱紫色,从他的咽喉深处咯咯咯的绝望声响。何斌不予理会,仍咬着牙,双手如铁钳般合拢。

何斌:我要杀了他!

雅子:别!


编剧:柴晓春

手机号:13567482373

邮箱:631396063@qq.com

联系地址:浙江宁波


评论


评分:

演讯网管理员:

评论:这部片子我觉得相当有意思! 很期待能呈现在荧幕上~~~~
04月11日 18:32

柴晓春:

评论:“集体催眠、超验知觉、人性之斗“,惊悚悬疑+群戏迸裂,在每个人物身上都埋设了人性的定时炸弹,只需往前一步,窥探到隐藏在过去的秘密,冲突一触即发!原创剧本《移魂公寓》期待与您合作,微信号:jay631396063
04月11日 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