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境封锁 (32人评价)


【故事简介】

未来某年,非洲南部,某政局动荡的国家,其核电站发生核燃料泄露事故,导致生物大量变异,从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到附近的居民都成为嗜血怪物。政府无奈求助联合国维和部队,建立隔离区管制,同时针对生物变异展开医学研究以求突破。不料有国际研究专家受困于隔离区,于是派遣维和精英进行绝地营救,其中还牵涉到一段刻骨铭心的真挚爱情。


【正文】

1沙漠 日 外

黑底中,字幕:非洲南部,某国核电站发生核燃料泄露事故,导致生物大量

变异。政府无奈求助联合国维和部队,建立隔离区。

画面切,广袤的沙漠,太阳滚烫得就像一块烙铁,缓缓西坠,将地平线涂上

一层血色。

夜幕降临,惨淡的星光下,一座漆黑死城的全景。画外音是野兽般的嚎叫,

镜头从街角慢慢往回拉,沿途有废弃的车辆,倾颓的路灯,无人的花店,超市和咖啡馆。

 

2隔离区 夜 外

画面叠,一双穿着黑色皮鞋的脚踩着急促的脚步,走在狼藉的街道上,镜头上摇,那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偷偷闯进了隔离区。他戴着镀金眼镜,透过镜片的折射,他的眼神亢奋地四下张望,却又被怪物的嚎叫吓得瑟瑟发抖。

赵梦然(旁白):这里曾经被称为日落之城,拥有南半球最美的沙漠和晚霞。由于触不及防的核电站泄漏危机,这里的生物都遭受严重辐射,变异成嗜血怪物。这里是被黄沙和铁丝网包围的区域,已经被维和部队接管,成为名副其实的隔离区。这里危机四伏,隐匿在黑暗中的致命生物始终在窥视隔离区以外的世界。

科学家看到一只体形硕大的非洲凤蝶栖息在一辆吉普车的车顶,它慵懒地扇动了两下翅膀,发出扑扑的声响。科学家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好奇地俯下身观察,用双手丈量它的尺寸。蓦地,凤蝶露出嗜血的獠牙,嘶的一声,扑到科学家脸上,像一只食肉动物啃噬着他的脸。

科学家惊惧地大叫着,伸手扯落凤蝶,手指一碰到金色的蝶翼就烫得直冒烟。他扭头挣扎,脸上血肉模糊,径直撞到一盏路灯上。

伴随着咔嚓一声,镀金眼镜的镜片摔碎了。科学家痛苦地倒地,凤蝶嘶嘶叫着,向他的颈部发出致命一击。

 

3核电站 日 外

画面切英文报纸版面核电站上空直升机喷洒冷却剂、核电力安全部门发言人致歉、政府首脑宣告疏散平民、宠物猫变身血淋淋的怪物猛扑主人。

画面切新闻影像大街上一片混乱,有一个人在奔跑,镜头拉近,竟是一个披头散发的食人魔,径直扑到一辆车里,拼命撕咬着受害者,尖锐的牙齿倏忽之间咬断颈动脉,鲜血像泼墨一样飞溅到车窗上。旁边不远处,一个倒在地上不久前被攻击的伤者突然剧烈扭动起来,毛发脱落,遍体漆黑,然后肢体开始膨胀,长出触角和爪牙,最后变成怪物向镜头猛扑过来。人们绝望地呼喊,痛苦地呻吟,只要被咬过伤口暴露在放射性物质的空气中也会变异,越来越多的怪物,拥挤在铁丝网前,最后被军队的机枪扫射逼退,画面逐渐扭曲,直到被鲜血淹没。

 

4隔离区 日 外

赵梦然(旁白):每当我射出一颗子弹,我的心里就会多一份煎熬。我们的

身后是一些被成功营救出来没有发生变异的幸存者,而我们枪杀的都是他们的亲人朋友,他们悲戚地痛哭,泪水几乎流成了河,他们用怨恨地眼神看我们,当我们是杀人犯。

画面闪回,一群头戴防毒面具的军人垂头丧气地穿过平民哀怨的视线。其中一个人持枪的手在发抖,他呼吸急促,脸部一阵痉挛,最后扯掉脸上的面具,弯下腰呕吐不止,眼角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他就是赵梦然。

 

5超市 夜 内

画面切回现在死寂的街角,弥漫着恐怖的气息,危机四伏。

一队训练有素的军人,手持各式各样的武器,潜伏在街边的一个漆黑的超市里,总共有六个人。他们头戴天蓝色钢盔,上有联合国英文缩写“UN”,臂章缀有“地球与橄榄枝”图案。

其中一个队员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狙击步枪的瞄准器,趴在落地窗的阴影里,夜幕中仿佛有东西一闪而过,他皱了一下眉头,但没有说什么。他是这一群人里面的狙击手,年轻而有朝气的脸上,目光冷峻。
旁边不远处一个队员在埋头给自己包扎伤口,地上是已经用过的脏兮兮的纱布,他忍着剧痛,把脸憋得通红,却没有发出声音。他猛地抬起头,往外面看了一眼,同样也是一张年轻的脸孔,而且我们已经见过面了,他是赵梦然。

其他人也都不发一言地隐蔽在各处,保持着射击的姿势,好像超市外面随时都有敌人发动猛攻。其中一个年纪三十岁左右,留着零乱的胡渣,一脸沧桑的老兵瞟了一眼他受伤的同伴,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担忧,他咬了咬嘴唇,眉心上布满阴云。

赵梦然右肩的伤口支离破碎,虽然受伤时已经包扎过一遍,但因为手忙脚乱显然不能过关,伤口又开始渗出血来。于是,他重新给自己包扎,用云南白药外敷止血,并且给自己静脉注射了一针,以防止伤口感染。

赵梦然(旁白):我被咬了,虽然已经做了紧急处理,但伤口面积太大了,空气里残留着放射性物质,暴露时间过长,已经不能保证不会恶化了。尽管大家没有说什么,但彼此心知肚明,我是潜在的危险因素,如果变异的话大家都会死,现在被怪物团团围住,弹药所剩无几,而她又生死未卜,我们还要设法营救,我不能待在这里连累我的同伴。我要冲出去,引开那些怪物,这样他们就可以转移,去救她。

 

6超市 夜 内

镜头正对着赵梦然的脸,他呼吸一阵急一阵缓,表情很压抑,手又开始发抖

了。他突然向镜头猛扑过来,像发狂的兽类,杀气旺盛,一脸视死如归。
镜头被一道白光映亮。画外音是此起彼伏的枪声和高喊。随后,归入一片沉

寂。画面转为黑底。

片名字幕——全境封锁


7隔离区 日 外

字幕:执行任务的第一天 下午三点
烈日当空,无风,远处金黄色的沙漠延绵不绝。

戒严区高高的铁丝网下,停满军方的装甲车和救护车。身着防化服的士兵们

一动不动的列队站着,防毒面具底下的眼睛有一丝惊恐不安。视线的正前方,弥漫着血腥气,地上尸横遍野,狼藉一片。身后是平民悲痛欲绝的哭泣声,甚至有人扔石头,咒骂军方的残忍。

其中一块石头砸在赵梦然的脸上。他颓然地跪在地上,不是因为那块愤怒的石头,而是实在无法忍受这个现实,他第一次执行任务就杀人。他的手抖个不停,防毒面具让他窒息,他猛地把它脱掉,然后剧烈地呕吐起来,几乎把内脏和所有的恐惧吐出来了才罢休。
赵梦然(旁白):我从小就喜欢这里,就像美国德克萨斯的小城,阳光充沛,自然野性。如果没有发生眼前的核泄漏和变异危机该有多好,这里不应该有杀戮和流血。幸存者们发出绝望的哭泣,他们这辈子都会有阴影,失去亲人朋友的痛苦是无法弥补的。事实上,伤痛跟核辐射一样会使人变异,内心扭曲,如同无底黑洞,并且可以传染,使绝望的力量无限扩大,影响日久。

慢镜头下,指挥官的一声令下,赵梦然颤抖着摁了扳机,子弹像蚂蝗一样无情的飞射,变异的受害者纷纷倒地,血流成河。
    

8沙漠 日 外

画面切,沙漠再次迎来晚霞和日落。残阳如血,大地无声,死亡的气息浓重。  

铁丝网下堆积一片的子弹空壳。硝烟余味尚存。幸存者正分批被遣散到后方。探照灯的强光来回扫射。执勤的士兵十步一岗,装甲车层层叠叠,重兵把守。淡蓝的天空充斥着直升机螺旋桨盘旋的声响,无线对讲机和密电码的噪音。

 

9兵营 夜 外

字幕:隔离区以东十公里 维和部队驻扎地 晚上七点

在一辆风尘仆仆的装甲车里,自动步枪随意搁在车厢里。三个疲惫不堪的特种士兵,嘴里叼着烟,面无表情的聊天,喝着可口可乐。一个是赵梦然,一个是狙击手廖一凡,另一个是老兵左伟。

赵梦然在一旁发呆,廖一凡和左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聊到执行任务和枪杀变异怪物,两个人就忍不住叹气,负疚的感觉油然而生。
廖一凡:我说Laughing,当了这么多年兵,你有没有像今天这样怕过。
左伟(狠狠抽了一口烟):他娘的,心里都留下阴影了,晚上做噩梦会不会把尿吓出来。真对不起那些幸存的人,一个个哭爹喊娘的,看我们就像杀人犯。
赵梦然感到一阵寒意,忍不住开始发抖,将自己蜷缩起来。
廖一凡:你看阿然还呆着呢。
左伟:放心好了,睡一觉就缓过来了,年轻人,身体这么壮实,总能扛过来的,部队里训练你们这批新兵,多少魔鬼训练,对你们还不是小菜一碟。
廖一凡我说的是他的内心,你知道当时倒在我们面前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吗?
左伟:都是平头老百姓啊,虽然变异了,老恶心了,都面目全非。
廖一凡:你知道他老爸是谁吗,(压低声音)他很小的时候就跟他老爸在这里待过,认识不少当地的人。
左伟:那开枪就有点——喂,阿然,你有没有认出谁来?
赵梦然将自己蜷缩得更紧了,埋着头,不发一言。
廖一凡(推了左伟一把):别刺激他了,想问啥赶明儿吧。
左伟:对,让他一个人静一会儿,我们先回宿舍。
廖一凡(对赵梦然):阿然,我们走了啊,你也早点休息,明天六点还要出勤,执行戒严任务,别让自己太难过了。

左伟:走吧。

廖一凡:别催,Laughing。

左伟:干嘛老是叫我Laughing?

廖一凡:因为你单名一个伟字,老伟,老伟,听起来不是Laughing吗?

左伟:耳朵真瞎。

 

10兵营 夜 外

廖一凡和左伟拎着步枪,身影疲惫地消失在夜幕中。

赵梦然突然用拳头狠狠砸自己的头,像一头困兽在车厢里嘶吼冲撞。情绪平

静以后,赵梦然从军衣口袋里掏出一串挂件,上面有一个心形的坠饰,看起来有点旧,但很清晰的雕刻着一个丘比特天使微笑着射箭的模样。

画外音是年幼的白瑞希对他说道。

白瑞希(画外音):这个天使挂件送给你,是我爸爸从美国的德克萨斯州带过来的,我好喜欢那个地方,听说还有西部牛仔和狩猎。你看丘比特一直在笑,是不是觉得心情也会好起来,它会带给你好运气,你要好好收藏哦。想念家乡的时候它是最好的慰藉,你看着它也可以想到我是吧,呵呵。

赵梦然眼神惆怅地看着天使挂件,喃喃自语。
赵梦然:小白,如果你是今天那些变异的怪物中的一个,我还是会开枪,因为我不希望看到你失去人性,残酷嗜血的样子,被其他战友打死,还不如让我来;如果你是幸存者,那你会不会恨我,夹在这么多人中间开枪射击,很多人都是你的亲人吧,但我别无选择,怪物们会越过铁丝网,更多的人会遭殃。小白,我好想你,给你写了好多信却没有回音,你是不是也已经搬走了,如果是那样也好,至少你还健康活着。请你一定要活着,让我找到你。

赵梦然挺起胸膛,恢复斗志。

赵梦然:那么,我现在就要重整旗鼓了,不能让你看我像个懦夫,呕吐个没

完。我会战斗到底的,直到任务结束。晚安。

画面淡出。
    

11隔离区 日 外

画面淡入。

字幕:执行任务的第二天 上午九点
铅灰色的天空,乌云笼罩。远处的沙漠黯然失色,枯死的仙人掌植物的近景。

铁丝网下,血迹斑斑,被焚烧后焦黑的尸体。头戴防毒面具的士兵,十步一岗,装甲车上的机枪枪口无情的对着前方,后面林立着高射炮筒。直升机的螺旋桨声不曾停歇。
左伟:他娘的防化服,一点都不透气,闷死老子了。
防毒面具里,赵梦然眼神不安,他俯下身,指着脚下的黄沙说道。
赵梦然:廖一凡,好像有动静。
廖一凡(伸手插进沙土里试探):地底下有震动,叫其他人小心。
赵梦然:嗯。

赵梦然把手一挥,众人知道有状况,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脚下。画外音是赵梦然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和心跳。

 

12隔离区 日 外

铁丝网下,连绵百米的黄沙突然翻涌起来。站岗的士兵惊恐地往后退,枪口没有焦点地瞄准脚下。
伴随着众人的惊吓和沙子涌动的声音,从地底下传来沉闷的非人类的嚎叫,
黄沙像炸了锅一样飞溅,数不清的怪物从地底同时钻了出来,它们的爪牙好像变得更加锋利,挖了一个晚上的地洞,眼球充血,透露出饥渴和越来越凶残的样子。 

反应不过来的士兵被迅速扑到,赵梦然和廖一凡带头开枪,火力交织,现场一片混乱。众人一边撤退,一边扫射,怪物前赴后继,源源不断。
装甲车群接到命令,急忙开进,阻挡怪物如潮水般的攻势。
廖一凡(低头换弹匣):他娘的,跟捅了马蜂窝似的,没完没了。(甩了甩顶住枪托的手臂)手都震麻了。
左伟(冲过来帮他抵挡怪物):小伙子,麻利一点,它们这是发起总攻了,赶紧换子弹啊,我这边也快断货了。
廖一凡:来了来了,没子弹你不会肉搏啊。
左伟(吐了一口唾沫):挡不住啊,这么多涌过来,不小心碰着了擦破皮还有变异的危险。
廖一凡:就你这老兵油子多嘴,(指了指不远处的赵梦然)你看人家阿然,战术刀挥起来就跟切菜一样。
左伟(咋舌地看了一眼):年轻就是好啊,昨天像霜打的茄子,今天就生龙活虎了。

 

13隔离区 日 外

赵梦然的步枪不知道扔在哪里,右手持一把雪亮的军用匕首,干净利落地击

倒一个怪物,然后敏捷地躲避另一个怪物的飞扑,左手摸到腰间,掏出一把精悍的手枪,头也不回地转身开枪爆头,动作一气喝成。
廖一凡:拉风!
正说着,廖一凡被一头变异的黑狗扑倒,他大叫不妙,但手里的步枪已经飞出老远,战术刀正压在身体下面,伸手怎么也够不到。眼看黑狗翻起上颚将倒钩一样的犬齿露出来,几乎快要扑到他的眼前,突然寒光一闪,黑狗哀嚎一声倒地,头颅被劈成两半,血涂了一地。
画面切,赵梦然凌厉的眼神。廖一凡惊愕地看着他,胸口起伏不定。赵梦然转身开枪,又放到一个怪物,然后拽起廖一凡。
廖一凡:阿然,是什么让你的小宇宙又燃烧了?
赵梦然:先管好你自己吧。

 

14隔离区 日 外

更多的怪物涌过来。其中还有如同一座小山的巨型怪,模样像变异的公牛,

怒吼着撞翻了一辆装甲车。
最后,只能使用坦克和高射炮火力压制。怪物有的被歼灭,有的受伤以后被

打死,但更多的是退了回去。
左伟:它们很有打算是吧,打不过就逃,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廖一凡:至少白天不敢出来了。
左伟:是啊,跟我们一样有头脑,真是可喜可贺。
廖一凡:它们曾经是跟我们一样的人,平民百姓,无辜的人。
廖一凡:该死的核辐射,现在我们要考虑持久战了。
左伟:而且还要考虑值夜班。

 

15隔离区 夜 外

字幕:执行任务的第二天 晚上十点

远处铁丝网下的地洞正被混凝土浇筑填埋,负责警戒的士兵轮换了新的一批。一张张防毒面具下静默的面容的推拉镜头。

画外音是怪物们的低吼。隐约的,可以看到怪物扭曲的身影层层叠叠地浮现在铁丝网上。

 

16兵营 夜 外
军用帐篷里灯火通明,人头攒动。

缓缓开过一辆军用卡车,上面的士兵一脸肃穆,两排相对而坐,他们遵照《生化手册》上的步骤,口服碘化钾,穿上防化服,戴好防毒面具,开赴戒严区。

镜头从擦身而过的近景,变为远景,军用卡车逐渐被黑暗的夜幕吞噬。

 

20指挥部帐篷 夜 内
头顶悬挂着的灯泡灯暗淡无光。周围角落堆满了军用物资。正中间的桌子上

有一张破旧的地图,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军官正伏案看的出神。他是赵梦然的父亲赵承佑。
镜头摇向赵承佑伟岸的肩膀,他的军衔是少将。赵承佑眼神坚毅,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这个人作战经验丰富,沉稳老练,他是维和部队应对这次危机的指挥官。这时候,勤务兵一路小跑进帐篷,向他敬礼。

勤务兵:报告首长,隔离区的混凝土灌注工程已经完成。

赵承佑:很好,今天晚上又要通宵,你去食堂帐篷给我整几个小菜,(语气

变得平易近人)然后把那个小子叫过来。
勤务兵(领会地微笑):是。

 

21指挥部帐篷 夜 内
赵梦然没喊报告径直走进来。赵承佑依旧埋头看地图,头也不抬地说。

赵承佑:你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报告也不喊就直接进来了。
赵梦然(愣了一下):唔,我忘了,要不要再来一次。
赵承佑:免了,这两天执行任务辛不辛苦?
赵梦然(高声说道):报告首长,不辛苦,为非洲人民服务。
赵承佑作势要打他,赵梦然狡黠地躲开,然后站一旁冲着他坏笑。
赵承佑:臭小子,越来越没规矩了啊,居然敢开你老子的玩笑。
赵梦然:哪有啊,这不是回答首长的问题吗?
赵承佑:哼,关你禁闭也绰绰有余。
赵梦然:爸,你叫我来不会只是训话这么无趣吧?
赵承佑咳嗽了一声,调整语气,声音带着严肃的关切。

赵承佑:那还不是想看看你在连队里适不适应,表现不好就趁早滚蛋。
赵梦然(大笑):表现优异,众所周知,请首长放心。

勤务兵笑嘻嘻地走进来,将三个小菜摆在一个矮矮的木箱上,他怀里还有一

瓶二锅头,像宝贝一样藏着捂着,赵梦然眼尖,迅雷不及掩耳地夺了过去。
赵梦然:我先品鉴一下这酒有没有造假。
赵承佑(怒道):急什么,酒瘾比你老子还大,明天你还要执勤呢。
赵梦然:不是调夜勤了吗,大白天都可以睡。
赵承佑(对勤务兵):有心了啊,明天我把酒钱给你,你先回去休息吧。
勤务兵:别,首长,这酒是食堂老张给的,他说虽是在同一个部队你们父子

也难得见面,应该好好喝一杯。
赵承佑:噢,那还是谢谢你。

勤务兵(对赵梦然竖起大拇指):阿然,大家都夸你,说你今天的表现简直

是神兵天降,真乃虎父无犬子。

赵梦然:哈哈,我也谢谢你。


22指挥部帐篷 夜 内
勤务兵走以后,父子两人碰杯喝酒,一瓶二锅头很快见底。赵梦然埋头吃菜。
赵承佑(假装不满):别一个劲地吃,跟你老子说会儿话,听说你今天表现

不错?
赵梦然:嗯,不过心里不痛快。
赵承佑:你在这里长大,对这里的人有感情,不是这么容易可以下得了手。

看到那些幸存的人,哭爹喊娘的,有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有的还跟我并肩作战过,他娘的,你妈还在的话,肯定哭死了(脸上现出一丝落寞)。
赵梦然:但我也不能看着战友出事。
赵承佑:唉,是啊,我们是军人,执行命令也是天职嘛,你能挺过来吧?
赵梦然眼睛无神,继续埋头吃菜,赵承佑担忧地看着他。

赵承佑:你还在想她,我说的对不对?
赵梦然:我不知道。
赵承佑:你是我儿子,你瞒不了我,哼哼。
赵梦然表情漠然,不予回答。
赵承佑:她可能已经死了,不知道倒在谁的枪口下,或者还在那个地方,但

神志不清,只知道吃人肉。

赵梦然啪的一声放下筷子,眼神阴郁地看着赵承佑。

赵梦然:爸,我吃饱了,先回去了。
赵承佑:好,对了,执夜勤很危险,其实我可以把你调回白班。
赵梦然(微笑):我可不想别人说我是官二代。

赵承佑:哈哈。

赵梦然:我走了啊,您多保重身体,不要太晚休息。

赵承佑:嗯嗯。
赵承佑点了点头,看着赵梦然走出帐篷,叹了一口气,脸上有深深的焦虑。

 

23指挥部帐篷 夜 外

帐篷外,夜深人静,昏暗的灯光投射出来,我们只看到一个父亲伏案继续

工作的身影,他心里还有对他的儿子深切的关爱。

赵承佑(画外音):分开这么多年,音信全无,还想着那个丫头,也只有你这个傻小子做得到,整个世界也真是疯了,希望她还健康的活着吧。

 

24士兵帐篷 日 内

字幕:执行任务的第五天 早上八点

赵梦然、廖一凡和左伟都在睡觉。左伟的鼾声如雷,赵梦然被吵醒,他睡眼

惺忪地扔过去一个枕头,正中左伟的脸,鼾声丝毫没有减弱,嘹亮得像军号。赵梦然无语,搔搔头,只能起床去洗漱。

 

24洗漱池 日 外
赵梦然拿着脸盆、毛巾和牙刷走到洗漱池,伸了一个懒腰。环顾四周,都是

军绿色的帐篷,一模一样。

迎面跑过一队持枪的新兵,青涩而稚气的脸,喊着口号操练。赵梦然看了他们一眼,脸上满是怀旧的表情,点着头,拧开水龙头。
水房一排排的水龙头,水声哗哗,士兵们埋头洗漱的纵深镜头。

镜头回转,赵梦然洗漱完毕,神清气爽地转过身。就在这时,他和一个护士擦肩而过,画面短暂定格。
赵梦然往前走了三步,突然停下来,愣了一愣,马上转身,去追那个护士,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也许出现了。
赵梦然:小白,是你吗?
迎面走来两个莫名其妙的士兵,挡住他的视线。赵梦然推开他们,继续追,但明显已经望尘莫及。
赵梦然:小白,小白,等一等好吗?
赵梦然停下脚步,他的眼前空无一人。
画面闪回,小时候两个人玩耍的身影,欢快的笑声萦绕耳边。

赵梦然(画外音):小白,我知道是你,那不是梦,虽然只看到侧脸,但我无比确定那是你。

 

25兵营 日 外

字幕:执行任务的第五天 下午四点

死寂的起伏的沙丘。阳光无力的照射。没有虫鸣鸟叫,所有的事物仿佛都失去了活力。

起风了,一排排军绿色帐篷的上空黄沙飞扬,军旗在风中招展,呼呼有声。

 

26士兵帐篷 日 内
帐篷里,廖一凡、左伟和另外两名维和士兵在斗地主。赵梦然闷不作声地走

进来。廖一凡潇洒地扔出一对牌,嚷嚷道。

廖一凡:炸弹,看你们还有什么话说。阿然,刚才你去哪了,三缺一你不在,只好叫外援了。

赵梦然坐在床边,整理装备,擦枪。

赵梦然:没去哪,在营区里来回晃。
廖一凡(又扔出一对牌):炸弹二号,今天手气好几位爷要当心了。我说你

还晃个什么劲啊,B连的老李那张大嘴巴都跟我报告了,说你一整天在野战医院蹲点,跟狗仔队一样,身上又没什么病,是不是看上哪个小护士了?
赵梦然无语。镜头摇向左伟,他嘴里叼着烟,狠狠地压上一对牌。

左伟:我这个更猛,核弹头,看炸不死你。
廖一凡:好你个左伟,居然敢跟我玩黄雀在后。
左伟:那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啊,大家都没辙了吧,最后是一组连牌,叫你

们大眼瞪小眼。

 

27士兵帐篷 日 内

廖一凡三人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左伟将手里的拍出完,就在这时,帐篷外传来集结号,执行夜勤任务的士兵马上就要出发了。
众人扔掉扑克牌,站起身。廖一凡一脸不服输地对左伟说。
廖一凡:这次栽了是因为战术上轻敌了,下次不会让你奸计得逞的。
左伟(拿装备):好啊,明天再见分晓。
廖一凡瞪了他一眼,扭头看赵梦然已经整装待发,忙道。

廖一凡:阿然,你还没说呢,是不是看上哪个小护士了,女医生也行啊,我帮你参谋参谋,全连的人都知道我廖一凡眼力最好。
赵梦然:受不了你,这么喜欢扯去扯铃好了。
左伟:对啊,阿然还是亲力亲为比较好,连里谁不知道他廖一凡是朋友妻一定要欺的那种。
廖一凡:我是那种欺男霸女的人吗?

左伟:难道不是吗?

廖一凡(上海腔调):喂,老同志,别诋毁人啊,小心我告你诽谤!

左伟:上周五,晚上九点半,军官俱乐部,你闯进去干嘛?

廖一凡:我,我就去喝一杯,有什么问题吗?

左伟:喝酒没什么问题,问题是喝完酒你干了什么?

廖一凡:我有干什么,不就回连队了吗,一觉睡到天亮。

左伟:你是在我们帐篷里睡的吗?阿然,你看到他回来了吗?

赵梦然耸耸肩,另外两个士兵都一脸讥笑地看热闹。

廖一凡:有什么好笑的,部队都吹集结号了,赶紧回去收拾装备。

左伟(对赵梦然):阿然,我跟你说啊,你可得提防着他,他那天晚上跟嘎嘎的老婆睡了。

赵梦然三人(异口同声):什么?

廖一凡:我是喝得醉醺醺的,钻错了帐篷,我们什么都没做。

左伟:什么都没做,为什么第二天还被大家看到你裸奔着回来?

廖一凡:我……

赵梦然三人钦佩地看着廖一凡,默默鼓掌。

廖一凡:鼓什么掌?

赵梦然:嘎嘎那晚回来了吗?

左伟:他命大,嘎嘎去参谋部了,一宿都没回来,不过听说了这件事以后,闹着要找他算账呢——用牛仔的方式。

赵梦然(对廖一凡):破坏中美友谊的罪名可大可小,你还是RUN吧。

廖一凡:我跑什么跑。

廖一凡懊丧地将自己头上戴着的贝雷帽扔在地上,抱着头蹲了下来。

 

28士兵帐篷 日 外

赵梦然隔岸观火,笑着走出帐篷。镜头跟拍他的背影,他寂寞地低下头,一言不发,任凭风沙撞击他的侧脸。
赵梦然:小白,是老天的安排让我见到了你一面,可惜我来不及抓住你,让你停下来看看我。有点后悔啊,但心里装满了希望,我们还会再见,这一点我深信不已,我会一直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

 

29隔离区 夜 外

字幕:执行任务的第九天 晚上十一点
肃杀的狂风肆虐。铁丝网在风中发出金属咯吱摇晃变形的嘶鸣。
夜勤的士兵迎着风沙,像雕像一样昂首挺立。夜视镜表面布满黄色的颗粒,

枪身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黄沙,轻微抖动一下防化服,就抖出很多沙来。

廖一凡警觉地看着夜空,对身边的左伟说道。

廖一凡:Laughing,天上有东西在飞。

左伟:怎么可能,核泄漏这么严重,都赶上日本福岛了,还有鸟?

赵梦然用手势跟其他士兵打招呼。

赵梦然:大家小心一点,可能有情况。
廖一凡:好大啊,这不可能是鸟。
左伟(急了):到底是什么啊,你眼睛亮,看出什么来没?
廖一凡(大惊):快趴下,有东西扑过来了!

 

30隔离区 夜 外
众人纷纷趴在地上,俯下身的一瞬间,像翼龙一样庞大的变异怪物从空中直

扑下来。它们的叫声接近鸟类,但异常凶猛,咆哮着飞过铁丝网,攻击站岗的士兵。怪物的翅膀裹挟着疾风,飞沙走石之间,很多人被刮倒在地。有人不幸被叼走,半空中就被分尸吃掉。
赵梦然从地上爬起来,带头向空中扫射。又有一个人被怪物锋利的爪子叼走,他冷静地连开三枪,枪枪命中要害,怪物惨叫一声,连同到嘴的猎物一起坠落。     

赵梦然(高喊):大家自由射击,不管怎样都不能让怪物飞到后方!
廖一凡像牛仔一样狂野地欢呼。

廖一凡:打猎开始了。

就在这时,廖一凡回过头,跟一个金色头发的美国军官对上了眼,他立马矮

了半截,退缩到赵梦然背后。那个人就是嘎嘎。赵梦然会意地对廖一凡说。

赵梦然:今晚如果能捱下来,找时间跟他把问题解决了。

廖一凡:我当然能捱下来,他就不好说了。

赵梦然(无奈地笑):真有你的。



编剧:柴晓春

手机号:13567482373

邮箱:631396063@qq.com

联系地址:浙江宁波


评论


评分:

柴晓春:

评论:《战狼2》、《红海行动》、《湄公河行动》等战地题材的影视剧拍一部火一部,但我们也应该认识到军事题材单一,应混搭更多元素以吸引胃口日益刁钻的观众,《全境封锁》又名《生化战场》横空出世,热切期待与您合作!微信:jay631396063
05月02日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