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堆里的菜鸟村官01 (17人评价)


故事梗概


一村一社会、一业一江湖!

 

她为钱嫁入穷山村,丈夫却是个植物人,一直想着拿到婆家承诺的钱离开;他为爱来到穷山村任村官,恋人却成了他人妇,发誓要有所建树争回一口气。

留村不多的青壮年各自忙于生计,每天接触木然的空巢老人、迷茫的留守儿童,他设计出经营山村的方案,却没人相信这个天天忙着考公务员的外地人。为他描绘的美好前景所动,她婆婆要沉淀手上那点钱。她决定跟网恋情人孕育拿钱走人,计划遭他破坏,几近崩溃,发誓要他不得好死。恋人遭母亲算计成了他人妇,他几近崩溃。缠斗到乏味的两人酒后有了孩子,开始正视现实,她静等孩子生出来拿钱走人,他咬牙实施自已的山村经营方案。

按绿色食品标准种出了产品却滞销,他不惜使奸耍滑,好歹建立一块抢占县城市场的滩头阵地,经苦心经营,曙光乍现。她早产生出对龙凤胎,却被婆家人抓住把柄要毁约,理亏的他使横耍赖要帮她拿到期望的钱。双方妥协,婆家用本属于她的钱收购他的山庄以期长期拴住她、把他赶走,他不舍却必须放弃,她把网恋情人召上门来经理。村民认定他为了孩子也会尽心尽力,土地和人力纷纷投靠过来。他看明白她和孩子都不可能接纳自已,默默继续自已的方案,管控她的经营方向不偏离正轨太远、推行并监督绿色生产标准严格执行、以声誉鹊起的生产基地换取财团垫资,全面推进旧村整体改造,绿水青山一步步兑现成金山银山,村民终于如他所愿享有财产性收入。

穷山沟即将蜕变成美丽乡村,财团怦然心动。收购要约遭拒,财团发起攻击。两个孩子的身世被财团刻意炒得纷纷扬扬,令她网恋情人无法容忍而黯然离开,她追上门去遭拒而黯然离开。为免旧账重提,山庄群被迫答应转让。松散盟友被瓦解,矛盾的他把她接回村来拿山庄群变现的钱。财团得寸进尺,山庄群转让被迫中止。愿望落空再次落空的她归罪于他,愤怒的他对帮凶给予惩戒以示警告。他为实现村民财产性收入的资金平台在财团攻势面前不堪一击,但他拒绝投降,却只能且战且退。旧账再次被重提,他被立案调查。仓促间他把自已的战略、战术告诉她,希望她能能帮自已完成全部计划。毫无信心的她带着他最后的救急资金逃离山村,又不忍植物人丈夫葬礼太过凄凉而折回。财团清点战果时,她打开他的锦囊,依计发起雷霆反击!

乡愁跟资金对决中,她大获全胜!

回来的他收拾好残局,履行承诺替村里几个光棍办了个风风光光的集体婚礼,收拾行囊默默离开这爱过、恨过的小山村……


第1集:大学出来一菜鸟

 

1.  王世锋家,日,外

 

蒋岳福在“老蒋水果店”帮顾客甲削菠萝。

 

“王老五粉面馆”招牌上方一条红布白字宣传横幅,上书“灵活就业条条路、养猪发家又致富!”。

 

“曹氏便民商店”,曹万祥躺在冰柜边的椅子上瞌睡。

 

对面围墙上较陈旧的标语,上书“生孩不读书、不如养头猪!”

 

王世锋背着个大包、双手各推着个推箱、挎着个电脑包,走到粉面馆前,停步,把背上的大包放下来,抹把汗,抬头看看招牌上方的横幅。

 

王世锋:我靠!

 

蒋岳福抬头看看王世锋。

 

蒋岳福:王老五回来了?

 

王世锋(过来拱拱手):哎呦!恕小婿眼拙,给岳父大人请安咯!

 

蒋岳福:去去去!

 

顾客甲:蒋老板,这是你女婿?

 

蒋岳福:这是个死光棍,一辈子讨不到老婆的。

 

顾客甲(拿钱给蒋岳福):呵呵。

 

蒋岳福(把菠萝给顾客甲,找钱):放假了?

 

王世锋(扳个香蕉剥皮吃):毕业了。

 

顾客甲(离开):生意好哈。

 

蒋岳福:毕业了?在哪工作?

 

王世锋:还没找到工作。

 

蒋岳福:唔,现在工作不好找。

 

蒋岳福从冰柜里拿块西瓜给王世锋。

 

王世锋把香蕉皮准确扔进装果皮的大竹篓里,接过西瓜吃。

 

王世锋:工作好找,满意的工作才难找。这不,都挂到我家门口来了呢!党和政府,这是要叫我去养猪?

 

蒋岳福:前几天就业局的人过来挂起的。听说,有个大学生,毕业两年都没找到工作,跳楼了。

 

王世锋:我靠!哦,我们大学一毕业,就排队跳楼呐?

 

蒋岳福:县里开了个会,再三强调,要确保你们这些应届大学毕业生,没一个跳楼。

 

王世锋:要跳我早跳了,起码帮家里省下学费钱嘛。败家子!

 

便民商店,曹万祥醒来,探头看看,从冰柜里拿罐啤酒,慢慢走过来。

 

曹万祥:王老五回来了?

 

王世锋扔掉西瓜皮,接过啤酒,撕开大喝一口。

 

王世锋:回来了、回来了。小岳父,我小老婆呢?

 

曹万祥:在你大老婆诊所上班。

 

王世锋(指指对面围墙上的标语):我靠。早知道迟早都是养猪的命,就不上大学了。拿学费和伙食费,直接去养猪。搞不好,我现在都成养猪专业户、勤劳致富带头人了呢。

 

蒋岳福(跟曹万祥相视而笑):还是养猪好呐!

 

王世锋:嘁!不和两个岳父鬼扯了。告诉我大小老婆,我回来了。

 

王世锋回到自家门口,背上大包,推着两个推箱往家门走。

 

王世锋:爸、妈,养猪的回来了……

 

2.  王世锋家,日,内

 

一楼粉面馆。

 

操作间里,王礼仁旺火爆炒。

 

正厅里没有客人。

 

王世锋和丁秀春在一张餐台边剥蒜,边上一个电饭锅。

 

另一张餐台上几盘菜、三副碗筷、两个酒杯。

 

王礼仁从操作间端盘菜出来,放在已经有几盘菜的餐台上。

 

王礼仁:吃饭、吃饭。

 

丁秀春:洗手、吃饭。

 

王世锋:洗什么手?大蒜不是杀菌的么?

 

丁秀春从冰柜里拿两支啤酒打开,过来给父子俩一人一支。

 

丁秀春:只要是在县城,都可以考虑。

 

王世锋:愿意要我的那个破学校,连县重点都不是。专业倒是对口,教历史。

 

王礼仁:教书好,工作轻松、收入稳定、社会地位也高。

 

王世锋:教书有这么多好处?但我还真不想去教书育人。

 

丁秀春拿碗起身去盛饭。

 

王礼仁:你能教书就不错了!不敢奢望你育人。

 

王世锋:好好好,就说教书。您说了三大好处,首先,工作轻松是不?教书轻松么?我那些老师……

 

王世锋突然顿住。

 

王礼仁:你那些老师,怎么了?

 

王世锋:你们是我爸妈,不怕丢人。我那些老师,哪个轻松过?我读这么多年书,大学远了点,不说了。中小学时,我们家,哪年、哪月没个老师来家访?他们轻松么?

 

王礼仁:或许你运气好,碰不上你这样的好学生!

 

丁秀春装饭回来坐下,夹菜吃、笑。

 

王世锋:妈,别笑!严肃点,说正事呢。

 

丁秀春:说正事、说正事。你们说、你们说。

 

王世锋:第二个好处,收入稳定。当然稳定!怎么不稳定?我上学时,那些尊敬的老师,就没一个饿死,现在也都还活得好好的。

 

丁秀春:你小学一年级的班主任、那个崔老师,还记得不?不在了。

 

王世锋:崔老师?去年还到他家蹭过饭呢,怎么就走了?

 

丁秀春:快八十了,走了也正常。

 

王世锋:英年早逝,默哀一分钟。咦?不是饿死的吧?

 

王礼仁:提及师长,要有敬重之心!

 

王世锋:知道了、知道了!敬重、敬重。还继续不?

 

王礼仁:说。

 

王世锋: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天呐!我整整读了十六年书?竟然还坚持下来了?

 

王礼仁:你整整玩了十六年。

 

王世锋:是哦!我花了你们多少钱?中小学我还未成年,不算数。就说大学四年,学费加伙食费,至少十二万。愿意收留我的那个学校,月薪不足两千五。不吃不喝,每年三万。四年赚回大学开支,那时我二十六了。县城买套百来平方的房子。呃,妈,现在县城房价多少?

 

丁秀春:够你再读三次大学。

 

王世锋:三一零三、三二得六……

 

王礼仁:你算哪个的账?

 

王世锋:你们供我上学的呐。不管哪样,都要帮你们收回成本呐。对面围墙上还有呢,“生孩不读书,不如养头猪”!就算是养头猪,不赚钱,也不能亏了饲料本,是不?

 

丁秀春:鬼扯,天下哪有养孩子都算饭米钱的父母?

 

王世锋:哦,你们放弃收回成本?好好好。接下来,算算我该怎么活。拿这份工资,不吃不喝十二年,在县城买套房子。那时我三十四了。这房子还是毛坯房,装修,装修要多少钱?

 

王礼仁:不算账,你会死呐?

 

王世锋求援的目光投向丁秀春。

 

丁秀春:看我干吗?

 

王世锋:不算账、不算账。第三个好处是……第三个好处是什么?

 

丁秀春:社会地位高。

 

王世锋:高,当然高!咦?不是说职业无贵贱么?教师职业,凭什么社会地位就高?

 

丁秀春:哎哎哎,锋,陈萍什么意思?

 

王世锋:现在是我们自己家里商量,关她什么事?

 

丁秀春:她不同意,你说什么都没用。

 

王礼仁:对头。陈萍家里,肯定不会同意自家女婿是个打工仔。

 

王世锋:爸,您这思想落伍了。世界五百强的高管,都是打工仔。不论年薪多少,他们过日子靠的都是工资收入;那些股东才是老板,这些老板,拿的才是财产性收入……

 

王礼仁:你想干吗?

 

王世锋(放下筷子,猛拍胸脯):那还用说?看一看、瞧一瞧,你们这个儿子,啧啧,何等的青年才俊?要么发大财、要么当大官!

 

丁秀春(盯着王世锋笑):锋呐,在你发大财、当大官之前,陈萍叫你干吗?

 

3.  冷饮屋,日,内

 

王世锋和陈萍在角落的小台相向而坐,桌上一叠求职简历,两人面前各一份冰淇淋,王世锋还有一大杯啤酒。

 

陈萍:大学生村官。

 

王世锋(被啤酒呛住):咳咳咳,大学生村官?

 

陈萍:大学生村官。

 

王世锋:这是要闹哪样?给个解释。

 

陈萍:我们什么时候需要解释?

 

王世锋(移移椅子):来来来,政委,我请示您。首先,请您告诉我,这大学生村官,是个什么鬼?

 

陈萍:规范的叫法,是村委主任助理,或者是村支书助理。

 

王世锋:助理?在城管队叫协管、进公安局叫协警,大学生村官叫什么?协干?还是协村?

 

陈萍:叫……这很重要么?

 

王世锋:子曰过。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

 

陈萍:助理!就叫助理!

 

王世锋:唔,助理。协管听城管指挥管摊;协警听警察命令管车还管人。这助理,要闹哪样?

 

陈萍:这就简单了,引导村民脱贫致富奔小康。

 

王世锋:嘿嘿,政委!您准备安排我到哪个小康村、富裕村镀金?

 

陈萍:想多了!农村建设指望不上你!当村官期间,至少给我考上省级公务员。

 

王世锋:我的政委,现在村官资历,考公务员已经没分加了。

 

陈萍:是没分加了,但有生活补助!

 

王世锋(拍拍桌上的求职简历):我可以边打工边考试,混个“三饱一倒”,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

 

陈萍(翻求职简历):你一个学历史的,连挖坟掘墓的边缘专业技能都没有,去打什么工?你见过哪个公司、哪个老板,要用历史知识来赚钱的?

 

王世锋:也不一定!风水轮流转、皇帝轮流坐;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现在开始看重历史文化底蕴了。您看那些公司老总、地方领导,不也天天跳起、吼起,要切实践行“历史文化搭台、区域经济唱戏”么?

 

陈萍:鬼扯!那叫历史应用学。

 

王世锋:历史应用学,又要闹哪样?

 

陈萍:讲故事!要不,你进村后也来个惊天发现?就说发现屈原老先生的遗骸,从汩罗江冲到我们宣风市来了。然后,申请一大笔资金,建设一个屈子文化经济开发区什么的?

 

王世锋:鬼扯!这和争潘金莲的故乡、嫦娥奔月起飞基地好有一比呢。我丢不起这人!

 

陈萍:怪我、都怪我!是我害了你呐!害得你和所有学历史的人一样,养成了讲死理的臭毛病。

 

王世锋:哎,当初,是您自作主张替我报历史系的!早说过,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您要帮我解决工作;讨不到老婆,您就要嫁给我!不准反悔!

 

陈萍:就你那成绩,师大除了历史专业,还有别的专业录取你?

 

王世锋:师大上不了,我报别的院校!实在不行,我上二本,专业任选,就业易如反掌。

 

陈萍(拿份求职简历撕纸条玩):不和我同一个学校、不在我眼皮子底下,你敢保证不再犯错?

 

王世锋(瞪着陈萍撕纸条的手):我犯什么错了?我犯什么错了?

 

陈萍(屈指而数):你犯的错还少么?初中打群架、高中谈恋爱、大学四年,除了抽烟喝酒……大学四年,我都不知道你在干吗?

 

王世锋:有你这政委盯着,我还能干吗?这四年,我什么都没做成,光和你吵架了!

 

陈萍:少啰嗦,我就告诉你一声,不是来和你商量的!

 

王世锋:凭什么?为什么我的命运,就得由你安排?

 

陈萍:因为你是我的。

 

王世锋:我靠!

 

陈萍:先应聘。培训开始之前,去找工作。培训的时候还没找到合意的工作,就给我滚回来,老老实实接受培训。

 

4.  卫浴公司办公室,日,内

 

卫浴公司老板坐在大班台后的老板椅上,大班台上一份王世锋的求职简历。

 

王世锋坐在大班台前的转椅上。

 

卫浴公司老板:对对对,我看了你的简历,知道你是学历史的!公司急需你这种历史学专业人才!为什么我们的马桶盖没鬼子的卖得好?就因为没大力弘扬中华民族马桶盖历史文化嘛。

 

王世锋:呃?马桶盖历史文化?我还真不了解。

 

卫浴公司老板:历史文化价值有待挖掘嘛!你看那几个生肖首,拍卖价都上亿元呢。后来,还不都挖掘出来了?还不就几个冲厕开关么?来来来,你给我好好说说,我们公司的坐便器,该怎么利用历史知识扩大销路?

 

王世锋:呃……

 

卫浴公司老板:你学历史的嘛,挖掘挖掘?好好挖挖!

 

王世锋:就算挖掘,也不是脑门一拍就有的呐!这是系统工程。

 

卫浴公司老板:搞那么复杂干吗?就和那些编剧一样,胡编乱造就好!比如说,哪个朝代、哪个皇帝用的坐便器,就和我们公司生产的一模一样?

 

王世锋:唔,就说贵公司的坐便器,是依据哪朝哪代皇家御用马桶历史文化,结合现代高科技、纳米技术开发出来的4G,不,应该是5G产品,对痔疮、梅毒、牛皮癣都有辅助疗效,有病治病、无病养生……

 

卫浴公司老板:对嘛!很好!你被录用了。

 

王世锋:我靠!

 

5.  路边面摊,日,外

 

小巷里,几张小台,坐满吃面的顾客,边上几位顾客或站或蹲吃面,还有几位顾客站着等候。

 

王世锋坐在一张小台边,低头看铺在台面上报纸里的招聘信息,碗里的面所剩无几,碗边一个空矿泉水瓶,桌上一个茶壶。

 

顾客乙、顾客丙站在王世锋身边,不耐烦地不时冷哼一声。

 

面摊老板忙碌着,不时用嫌弃的眼光瞄一眼王世锋。

 

王世锋(掏出手机打电话):您好、您好,请问贵公司招聘的创意策划师,还有别的特殊要求不?唔唔,好好好,我马上过去。

 

王世锋挂断电话、把手机揣兜里,三两口吃完面,喝完汤,掏出把零钞,数出五张块票。

 

王世锋:老板,结账。

 

面摊老板拿着垃圾桶和抹布过来,抓起钱塞进围裙兜里,收拾台面。

 

面摊老板:叫什么叫?吃碗五块钱的光头面,占起位子看半天广告、打半天电话。

 

王世锋:抱歉、抱歉!我、倒点开水行不?

 

顾客丙把一瓶矿泉水塞给王世锋,坐在王世锋腾出的空位上,另移张小凳给顾客丙坐。

 

顾客丙:这瓶水给你,赶紧走、赶紧走。老板,两碗牛肉面、两瓶冰啤酒、两个卤肘子……

 

王世锋接过矿泉水,稍一想,转身就走。

 

顾客乙(一把拉住王世锋,看他的衣服):小兄弟,你这衣服哪买的?

 

王世锋:怎么了?

 

顾客乙:这衣服仿得好,和正品一模一样。

 

王世锋:什么仿得好?这就是正品,六百多块钱呢。

 

面摊老板:正品、正品。穿六百多块的T恤,跑到我这小摊来,吃碗五块钱的光头面,还一坐就看个把小时广告!

 

王世锋:嘿嘿,您的面煮得好嘛,应该细细品味!

 

王世锋转身离开。

 

顾客乙:也不能这么说,搞不好,还是个独自闯荡的名门大少呢。

 

面摊老板:唉,也不是特意针对他。现在,满大街都是找工作的大学生。我这小摊,就这么几个座位,当然希望他们吃完就把座位让出来。抱歉、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6.  省城街头,日,外

 

一辆公共汽车过来停下,王世锋和众多乘客挤上去。

 

公共汽车关门、开走。

 

公共汽车内满满当当的乘客,王世锋紧贴在门玻璃上扭曲、变形的脸。

 

王世锋(OS):我靠!谁踩我脚了?

 

7.  陈萍家,夜,内

 

电视机里播放着肥皂剧。

 

穿着睡裙的陈萍仰在沙发上,不住地做深呼吸。

 

盛小琳从卧室捧着个纸盒出来,坐到陈萍身边。

 

陈萍(抬手一拍脑门):哎呦,我爸什么时候才回来呐?

 

盛小琳:啊?不管他。萍儿,听妈说完,先到商务局做临时工……

 

陈萍:妈,您放心!我不会呆在家里吃闲饭。

 

盛小琳:不是这意思、不是这意思!你不知道呢!从去年开始,好多人拿相片过来。呶,你看、你看,都一大盒子了。这个,你看看,你爸好朋友的独生子,你看,耳垂又肥又大。老话说,耳垂比肩、洪福齐天……

 

陈萍:妈,刘玄德你认识不?

 

盛小琳:刘玄德?你同学还是你朋友?

 

陈萍:史料记载,此公双耳垂肩,但六十刚出头,就死翘翘了。

 

盛小琳:史料记载?哦,你说刘备呐?

 

陈萍:唔,他不是我同学、更不是我朋友,我和他不熟。

 

盛小琳:别捣乱!看看这个,好秀气呢……

 

陈萍:唔唔,一看就是个伪娘。

 

盛小琳:这个这个,他爸在省政协……

 

陈萍:咦?妈,他爸在省政协,您拿他相片给我看什么?有他爸相片么?

 

盛小琳:拿他爸相片干吗?

 

陈萍:您不是要我做他后妈么?

 

盛小琳:啐!正经点行不?

 

陈萍:我蛮正经呐。

 

盛小琳:这个,他叫史振林,刚调来团市委当副书记,全市最有前途的年轻干部。

 

陈萍:我瞧瞧,唔,不错不错。可惜了!妈,太晚了!

 

盛小琳:才十二点多呢,晚什么晚?

 

陈萍:不是说时间。是您介绍得太晚了。

 

盛小琳:为什么?

 

陈萍(一把搂紧盛小琳,装哭):妈,都怪我,都怪我年轻不懂事!大学这四年,我刮了四次宫。医生说,不能再刮了。再刮,将来不能生孩子了。妈,我好惨呐……

 

盛小琳:啊?王世锋的?

 

陈萍(把笑出的泪水都抹在盛小琳睡裙上):妈,别怪他,是我愿意的!是我对不起您,您原谅我好不……

 

8.  小旅馆,夜,内

 

四人间,一铺床空着,另三铺床上房客甲、房客乙、房客丙坐在床上玩手机。

 

天花板上快速旋转的吊扇。

 

王世锋穿着条短裤、踢着拖鞋、端着脸盆、脖子上搭着条毛巾进来,头发还未干透。

 

放下脸盆、挂好毛巾,手机响起,王世锋拿起看看,倒在床上接电话。

 

分屏

 

陈萍和王世锋打电话。

 

陈萍穿着睡裙盘腿坐在床上。

 

陈萍:哪样?

 

王世锋:还好,好几个公司争着、抢着要聘我呢。

 

陈萍:唔唔唔,都是些什么好职位?

 

王世锋:卫浴公司的营销经理、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物流集团的仓储主管……

 

陈萍:停停停!哄自己开心很好玩是不?马上给我滚回来!

 

王世锋:政委,就按您的吩咐,不也还有几天么?

 

陈萍:我警告你王世锋,耽误培训,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世锋:知道了。

 

分屏结束

 

王世锋挂断电话,扔在一边,躺在床上,长叹一声。

 

房客甲:小兄弟,您是军人?

 

王世锋:鬼扯。

 

房客甲:您刚才,不是和政委通话么?

 

王世锋:呃?那是我自己的政委。

 

房客丙:啊?失敬、失敬!都有自己的政委了?那您肯定是首长!请问首长贵庚呐?

 

王世锋:嘁。

 

房客乙:现在的骗子,越来越离谱了。这么年轻就敢装首长,还到这三十块一晚的小旅馆来过夜。

 

手机响起,王世锋抓起手机接电话。

 

王世锋:喂,您好、您好,我是、我是。好好好、好好好,明天准时到您办公室。

 

王世锋挂断电话,得意地哼小曲,从背包中翻出一堆零钞,细细整理。

 

房客乙:中国还真是骗子太多、傻子都不够用了。

 

房客甲:呵呵。

 

王世锋(把钱装好,一把扯过毛巾毯,蒙头睡觉):我靠!

 

9.  建筑工地,日,外

 

各种运行的设备。

 

忙碌的工人。

 

成堆的建筑材料。

 

板房,门口牌子“大宇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天鹅湖畔项目工程部”。

 

王世锋过来,走向板房门。

 

10. 项目部,日,内

 

大腹便便的老八躺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两条腿搁在办公桌上轻轻晃。

 

温秘书在一边的电脑里玩游戏。

 

王世锋(推门进来):您好!电话约好过来应聘的。

 

温秘书(起身从饮水机中倒杯水放在茶几上):您好,坐。

 

温秘书回身继续玩游戏。

 

王世锋(手捧求职简历,看看老八和温秘书):这是我的简历。

 

老八(睁开眼瞧瞧又闭上,马上双眼圆睁,起身):老大?

 

王世锋:您是?

 

老八(过来拍拍王世锋的肩):老大,是我呐,老八。

 

王世锋:老八?

 

老八:黑桃八呐。

 

王世锋:哎呦,这么些年不见,你小子成公司老总了?

 

老八:什么老总?不是没考上高中么?没办法,只好出来混。混到现在,也就一小包工头。

 

王世锋:自家兄弟,少来这套。听说,你公司都准备上市了呢。

 

老八:也就扯个蛋!哄人家玩的。老实说,是个变相广告。

 

王世锋:自家兄弟不说假话,我看你公司广告过来应聘的。

 

老八:啊?你不是大学毕业了么?

 

王世锋:是呐,毕业就失业嘛,兄弟我紧跟社会潮流。

 

老八:真的?老大,你过来帮我。

 

王世锋:我能帮你什么?

 

老八:温秘书,怎么不上茶?

 

温秘书:已经倒了水,在那。

 

老八:这是我老大!泡壶好茶过来。

 

温秘书(起身泡茶):对不起、对不起……

 

王世锋:有水就够了。

 

老八:老大,陈萍老爸不是副市长了么?你是他没过门的女婿,你说能帮我什么?

 

王世锋:老八,当初,我们兄弟和陈萍可是势不两立的。

 

老八:自家兄弟也来这套?那时不懂事,闹着好玩。你们是欢喜冤家!我们回宣风市去开个公司?我出钱、你搞好和你老丈人的关系。赚到钱,我们兄弟二一添作五,不怕生意做不大。

 

王世锋:我还想你关照呢!

 

温秘书:您请用茶。

 

王世锋(抬抬屁股):谢谢、谢谢!

 

老八(按住王世锋):老大,你以前不这样呐。抱着金碗讨饭的事,你也做得出来?

 

温秘书斟两杯茶,回电脑前继续玩游戏。

 

王世锋:人到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兄弟我要大难临头了,你要帮我找条活路。

 

老八:怎么了?

 

王世锋:你知道陈萍给我安排条什么路?

 

老八:什么路?

 

王世锋:大学生村官。

 

老八:我靠!温秘书,你不是做过大学生村官么?来来来,给我老大介绍介绍,大学生村官是个什么鬼。

 

温秘书:嘿嘿!你们聊、你们聊!

 

11. 自助餐厅,日,内

 

王世锋狼吞虎咽。

 

陈萍支着下巴看他的吃相,微笑。

 

邻座食客侧目、发笑。

 

吃完碗里的饭菜,打个嗝,王世锋抽张面巾纸擦擦嘴,长舒一口气。

 

陈萍:吃饱了?

 

王世锋:自助餐嘛,不吃白不吃。

 

陈萍:良禽择木而栖,请问先生准备登哪个高枝?

 

王世锋: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先生先死、先死先生。

 

陈萍:好好好,不是先生。阁下,请问阁下拟往何处高就?

 

王世锋:哎呦,别动。

 

陈萍:怎么了?

 

王世锋: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大小姐不是您爸妈亲生的。

 

陈萍:啐。找死呐?

 

王世锋:话说历朝历代皇帝老子,网络天下美女于一统。龙心大悦之余,也赏赐一两个秀女给宠臣亲信。照理,官家小姐应该个个秀外慧中才是。

 

王世锋拿个不锈钢盘子照陈萍。

 

王世锋:您拿这个照照,进了动物园,老虎、狮子都吓得屁滚尿流呢!

 

陈萍(抢过盘子拍在桌子上):真不想活了?汇报汇报,找到个什么好职位?

 

王世锋(黯然):还记得老八么?

 

陈萍:老八?哪个老八?

 

王世锋:黑桃八。

 

陈萍:哈,你那个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狐朋狗友?

 

王世锋:少鬼扯,人家现在是公司老总了。

 

陈萍:咦?这小子出息了?做什么生意?

 

王世锋:房地产。

 

陈萍:哦,还真应了那句话,读完大学出来搬砖的时候,你没考上大学的兄弟,已经成了包工头。

 

王世锋:严肃点。

 

陈萍:唔,严肃。

 

王世锋:您说,我这么优秀的青年才俊,怎么就没伯乐发现呢?

 

陈萍:有呐,谁说没有?

 

王世锋:在哪?

 

陈萍(指指自己鼻尖):仔细瞧瞧。

 

王世锋:啊?您?政委,叫我这等优秀人才去做村官,就相当于让千里马拉大车、拿导弹打蚊子!有您这样的伯乐么?

 

陈萍:说好的,今天是最后一天!再找不到工作,就给我老老实实去培训、做村官。

 

王世锋:不是还有一下午么?看我的。老板,您这招洗碗工不?不要工钱,包吃包住就好……

 

邻座一位食客呛得饭粒喷射。

 

12. 酒店房间,夜,内

 

王世锋跟着陈萍进来,关上门打量房间内的配置。

 

王世锋:哎呦呦、哎呦呦呦……

 

陈萍:够了么?

 

王世锋:这一夜,多少钱?

 

陈萍:又不要你花钱。

 

王世锋:当然知道不要我花钱,我也没钱。这房间,你爸的长租套房?

 

陈萍:再说一遍。

 

王世锋:好话不说二遍。培训一个月呢,这也太奢侈了。干脆,我住您家去,您把房钱给我。

 

陈萍:好好好,现在就去退房。

 

王世锋:算了,还是在这将就吧。去您家?还不知道未来丈母娘,会拿什么高精尖武器把我打出来呢。

 

陈萍:也就今晚,明天到党校住集体宿舍。

 

王世锋:啊?大学四年都没住集体宿舍,毕业了还住集体宿舍?

 

陈萍:你有房子么?好了、好了,睡觉。

 

王世锋:嘿嘿,一起睡?不怕警察叔叔来查房?

 

陈萍:这房间不便宜。

 

王世锋:对对对,总统套间嘛!看哪个小警察敢来查房!

 

陈萍:鬼扯什么呢?你一个人睡,太不划算。

 

王世锋:就喜欢你这会过日子的老婆。

 

陈萍:哪个是你老婆?

 

13. 原始森林,日,外

 

起伏群山、莽莽林海。

 

14. 林间古道,日,外

 

虎啸猿啼、蛇横虫纵。

 

盘本柏、盘本隆、邓铁运、邓铁林、盘日林、赵良林、胡安成、冯学富、冯学义、冯学信、胡安阳、盘承钧、盘承波、胡世保等身着古代囚服、戴着枷、用一根绳子捆成一串的男人。

 

黄细女、彭芳、詹慧玲、周云莉、赵良玉、李耀宝、盘承燕、于文娜、盘红英、徐俊香等身着古代民服的女人。

 

男女个个心惊胆战、踉跄前行。

 

王世锋等身着古代官衣随行羁押。

 

王世锋:他娘的,老子倒了八辈子血霉,领到这苦差事?这些贼配军,一点油水都没有。

 

雷耀文:这些贼配军,命还真硬,快过岭了都还不死。看来,兄弟们还真要陪他们到南海了。

 

王世锋:跟上、跟上!

 

雷耀文:列位都别生怨气!兄弟们吃的就是这碗饭。有钱的、没钱的都服事过。有钱的,能关照的尽量关照;没钱的,不找麻烦也不为难他。岭南岭北,就以前面的黄蘗山区分。看到了么?好好看看,翻过这座山,就是岭南境界了。

 

王世锋:都好好看看哈!轻云缭绕、飞禽走兽,好个安身立命、稍息永眠福地呢。诸位中有通文墨的么?吟首诗?填阙词?抓紧哈,过了这黄蘗山,就没机会咯……

 

雷耀文:好好看看哈。到了岭南,瘴气弥漫、虫蛇出没、虎豹横行,十人过去九不回呦……

 

王世锋:少鬼扯!列位放心!岭南风和日丽,不敢说丰衣足食,温饱绝对不愁。

 

雷耀文:都别想不开!兄弟们千八百里地带你们过来,如数交割,还是很重要的。

 

彭芳:啊……

 

雷耀文(抽刀):怎么了?

 

彭芳(指点):死、死人!

 

对面山坡上,几棵大树上绑着的尸体,其中一具已经干透。

 

雷耀文:少见多怪。都看看、都看看哈!那些都是蛮子土匪绑架后没人赎的肉票!放心,你们有官爷押送,没人敢绑你们的票……

 

王世锋:都跟上!别看了、别怕。

 

邓铁运(小声):听讲,到了岭南,再也回不来了?

 

盘本柏(小声):回什么回?到哪不都是为了活命?

 

赵良林(小声):听讲,蛮多官差为了省事,会找个地方结果我们这些人?

 

盘本柏(小声):鬼扯!不管哪样,他们都要交差的。

 

雷耀文:都看好哈,路陡沟深,万一哪位掉下去,骨头渣滓都没办法捞上来。

 

王世锋:一两个还好,你们这些绳子拴在一起的,要更加担心,一个掉下去,就是一串呢。

 

赵良林(小声):听听、听听,他们准备动手了。

 

差役甲(过来抽赵良林一鞭):说什么?跟上。

 

盘本柏:咳咳咳……

 

詹慧玲(靠过来小声):怎么了?

 

盘本柏(小声):他们可能不准备送我们到地方。

 

詹慧玲(小声):怎么办?

 

盘本柏(小声):见机行事,和他们通个气。

 

詹慧玲(小声):要得。

 

詹慧玲慢下来,凑近周云莉。

 

詹慧玲(小声):都通个气,看他们怎么办。

 

周云莉(慢下来,和走过的女人们小声):机灵点,看他们男人怎么办。

 

雷耀文:列位赶紧哈,天黑前必须赶到下个驿站,不然,都要喂老虎。

 

王世锋:不急、不急!只要不拖沓,天黑前赶得到。跟上、都跟上。

 

差役乙:跟得起的跟上,跟不起的听天由命!

 

差役丙:少鬼扯!都别听他们的,一起走……

 

差役乙(等众差役):哈哈哈……

 

邓铁运(小声):怎么办?

 

盘本柏(凑近走过的詹慧玲,小声):歇脚。

 

詹慧玲(小声):晓得了。端公,实在走不起了,歇下脚嘛。

 

周云莉(等妇人):实在走不起了,歇下脚嘛。

 

差役丁(扬鞭抽打):快走。

 

盘本柏:端公,给我们喝口水嘛。

 

盘承钧一头摔倒在地。

 

黄细女:钧崽……

 

彭芳:承钧……

 

雷耀文(上来踢一脚盘承钧屁股):起来。

 

黄细女:端公,求求你们了,他实在不行了,给他开开枷嘛!求求你们了……

 

雷耀文(再踢一脚盘承钧屁股):起来。

 

王世锋(上来踢一脚盘承钧屁股):起来。

 

雷耀文:没死吧?

 

王世锋:饱死鬼做不成,总不能给他做渴死鬼!开锁、落枷。

 

差役丁(给盘承钧开锁,把他往涧泉边拖):装什么死?喝嘛、喝嘛,喝死你去。

 

邓铁运(等男人):端公,给我们也松松嘛。

 

差役戊(抽刀):找死呐?散开!

 

差役甲(等众差役抽刀):散开!不准过来……

 

盘本柏向众人使个眼色,用枷撞向差役甲头部。

 

差役甲倒地。

 

戴枷的男人跟官兵激烈搏杀。

 

未戴枷的女人、老人加入战斗。

 

黄细女扑向王世锋,掐他脖子。

 

王世锋抽刀。

 

彭芳捡起石头,砸向王世锋脑袋。

 

王世锋倒地、挥刀捅进彭芳腹部。

 

彭芳倒地,圆睁的双眼死死盯着王世锋。

 

官差被逐一打杀、多名落枷峒先民被打杀。

 

王世锋血流满面,迎着彭芳圆睁的双眼,双脚蹬地后退。

 

王世锋:我不想的、我不想的……

 

15. 酒店房间,夜,内

 

王世锋和陈萍共枕在床。

 

王世锋:我不想的、我不想的……

 

陈萍:醒醒、醒醒!怎么了?

 

王世锋:做恶梦了。

 

陈萍:怎么和孩子一样?来,抱抱。梦见什么了?

 

王世锋:我要去的落枷峒,我杀人了,我也被别人打死了。

 

陈萍:不是吧?老爸说,落枷峒村民纯朴、善良。

 

王世锋:我梦见他们祖宗了。

 

陈萍:鬼扯!

 

王世锋:真的,我查过资料,那是个有千年历史的小山村,先祖来自何方不得而知。反正,都不是什么良民。

 

陈萍:乖,睡哈、睡哈,离天亮还早呢!

 

王世锋:这些犯官、罪民暴力抗法,打杀官兵后抱头鼠窜。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逃了多远,反正,就在现在的地方停下来喘气、砸开枷锁,那破山沟,后来就叫落枷峒……

 

陈萍:唔唔唔,睡觉、睡觉。

 

王世锋:什么睡觉?睡是着了、觉是醒了。

 

陈萍:睡、睡着!不准再做恶梦,连美梦都不准……

 

16. 烧烤摊,夜,外

 

王世锋跟同年们吃宵夜。

 

李迎芳:今天才公布去向呢,你就这么清楚了?

 

王世锋:楚庆县城,我都去过两趟了呢。

 

曹丽芬:哦,你小子上面有人。

 

李迎芳(等同年):哦。

 

雷耀文:楚庆县怎么样?

 

王世锋:不是说“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么?我们六个都要进村呢,到时自己都看得明白。

 

吕亚萍:担心什么?哎,世锋,这么早就知道去向?你那贵人,把你安排在哪个富裕村镀金?

 

王世锋:落枷峒。

 

雷耀文:城中村么?这个村主要经济来源是什么?

 

王世锋:务工。

 

李迎芳:嘁!既然早就给你安排好了,就不可能让你去贫困村。

 

曹丽芬:到贫困村最好,随便做点成绩出来,都闪闪发光呢。

 

冯艳艳:有道理。如果考上公务员,当村官时的大小成绩,都是沉甸甸的砝码。

 

王世锋:最来火的是,这破山村,竟然连个贫困村都不是。

 

吕亚萍(等同年):啊?

 

吕亚萍:想那么多干吗?不管哪个,帮一两家贫困户脱贫,一点问题没有。大不了,有劳动力的,帮他们找个公益性工作岗位;没劳动力的,帮他们争取到低保。

 

王世锋:就是。从我个人来说,帮一两家贫困户脱贫简单得很。大不了,我出去打工,把工钱都给他们!对口扶贫,简单。

 

吕亚萍(等同年):哈哈。好主意。

 

王世锋:来来来,干一杯。为挺进楚庆县的大学生村官,干杯!

 

王世锋(等同年):干杯!

 

推出片名:女人堆里的菜鸟村官。

 

推出演职员表。

 

(第1集完)

 



编剧:后院四丫头

手机号:18073503485

邮箱:3403520097@qq.com

联系地址:广东省清远市


评论


评分:

芸芸蚁生:

评论:
05月15日 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