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犬妙探 (12人评价)


灵犬妙探.jpg

【故事简介】

一心想要成为名侦探的男人,却在一场车祸之后,发现自己附身在一只柴犬身上,他就是大二学生凌肖。就在他狗生如梦,恍恍惚惚度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听觉、嗅觉比以前灵敏了,可以将周围感知的细节无限放大,推理能力大增。他与大学里心仪的对象方瑜组成灵犬妙探组合,接连破获了几桩扑朔迷离的案子。就在他已经适应成为狗侦探,并陪伴在喜欢的人身旁的时候,一桩血腥的狼人杀事件挟带着触目惊心的变故席卷而来……


【作品亮点】

1、谋杀启事+无限循环的鬼教室+月夜狼人杀+离奇坠楼事件,四个扑朔迷离的案件串联交织,多重反转,烧脑悬疑;

2、一场意外的车祸让屌丝侦探附身柴犬,拥有犬类的灵敏嗅觉和听觉,推理能力大增,情节逆转,喜感十足,具备商业化噱头;

3、幕后真凶出人意料,为尼采“超人哲学”的信徒,拥有天才加狂人的头脑,立意较高,深度直达人性;

4、浓浓的青春校园风,人物活泼,性格有趣,基于年轻观众群体定位,走青春探案、偶像励志的路线,规避审查局限。


【人物介绍】

凌肖——22岁,校园侦探,外号“凌狗”,双子座,浪花侦探社社长,口头禅“我是要成为名侦探的男人”;身高一米七八,留着复古的中分头,被别人讥讽为“行走的八十年代”;思维如电、善变,非细节控,容易漏掉案件疑点、闹乌龙;因为小时候被大型犬欺凌过,对狗狗避而远之,心仪的对象方瑜却是猫狗控;后在平安夜告白方瑜失败,黯然之际遭遇车祸,醒来时发现自己附身在一只叫洛基的柴犬身上,因此有了犬类的灵敏嗅觉、听觉,推理能力大增。

方瑜——20岁,外号“瑜美人”,射手座,长发、丹凤眼,推理能力惊人,拥有古典美女的美貌,父母离异,性格孤傲;大一入学就被凌肖锁定为社花,妄图拉入侦探社失败,后成为校舞蹈团一员;偷偷在寝室里养猫,取名王茉莉,未来的目标是养八只猫两条狗,王茉莉失踪以后,收养了到处流浪的洛基(其实是凌肖);大学期间她拒绝谈恋爱,原因不明。

楚梦凡——22岁,外号“梦遗”,双鱼座,凌肖死党、副社长,当凌肖自诩“我是要成为名侦探的男人”,他总会贱贱地问一句“谁是名侦探”,这成为两人的接头暗语;吃货一枚,凌肖遭遇车祸以后,一个人难以支撑侦探社,把侦探社改头换面成美食社,被凌肖知道以后严惩。

沈欣如——20岁,外号“沈抖抖”,白羊座,短发矮胖,憨态可掬,方瑜室友、铁血闺蜜,一有压力就梦游;中毒一般疯狂刷抖音、看日漫,极为花痴,尤其是看到英俊帅气的学长,根本控制不了自己;萌宠社一员,但对养宠物毫无心得,因社长比较像流川枫,成为踊跃分子。


【正文】

1医院走廊 夜 内

黑底中,字幕:人是一根系在动物和超人之间的绳子。也就是深渊上方的绳索。——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画面淡入。

伴随着急救推车滚轮的转动声,医护人员忙乱地将一名重伤者推向手术室。慢镜头下,他血肉模糊的手臂从推车上垂落下来,殷红的血珠沿着手掌一滴接着一滴淌落。

一只半岁大的柴犬在后面追赶着推车,一边跑一边吠,被一个壮硕的男护士拦阻。它灵敏地躲过男护士的擒抱,一路追到手术室门口。

大门砰的一声关上,手术室门前的指示灯亮起。柴犬的表情愣了一下,呜咽一声,楚楚可怜地蹲在门口等候。它的颈部项圈上挂着一块狗牌,上面镌刻着两个字:洛基。

画面切,手术指示灯熄灭,大门缓慢推开。男护士正给洛基的项圈系尼龙绳,洛基看到手术室里医护人员正给之前的重伤者盖白布单——他已经伤重不治。洛基倏地站起身,在男护士意外的呼喝声中,径直冲了进去。男护士被它拉倒在地,狼狈不堪。

 

2护士长办公室 日 内

洛基郁郁寡欢地趴在地上,眼睛注视着门外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医生和病人。它的身旁摆着一个快餐盒,里面大鱼大肉,它却不看一眼。

一个胖胖的女护士端着铝制饭盒走到门前,边吃边打量洛基,对年过半百、戴着老花眼镜的护士长喊道。

胖护士:护士长,护士长,您看,它还是不吃东西,已经三天了。

护士长:主人不在了,它在绝食。

胖护士:那怎么办,它会不会饿死啊?

护士长:人死不能复生,这个道理我们听得明白,但是狗不一定明白,想办法给它找一个宠物心理医生吧。

画外音传来洛基的叹气声,护士长和胖护士面面相觑。

胖护士:护士长,它叹气了,您听到了吗?

护士长:我又不耳聋,当然听到了。

胖护士:它听得懂我们在说什么。

护士长:看来是一条聪明的狗狗。

胖护士:把它抓过来的老张就说它很聪明,它是追着救护车来的医院,听说它的主人是在工地里不小心从楼上坠下来——

画外音传来洛基的吠叫声,胖护士嘟哝道。

胖护士:难道我说错了吗?

护士长:别提狗狗的伤心事了。

胖护士:我觉得有点蹊跷,老张他们说它主人坠楼,它也叫个不停,好像在伸冤似的,它主人的死是不是另有隐情啊?

护士长:21床的推针你是不是忘了?

胖护士:对哦,我忘了。

护士长:忙你的吧。

胖护士走后,护士长回过头,发下洛基已经不见了。她推了推镜框,一脸的疑惑。

画面淡出。

 

3公交车站 日 外

画面淡入。

洛基步态缓慢地走到公交车站,面对呼啸而过的车辆和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它疲惫地趴倒在站台上。

一个穿橘红色羽绒服的小女孩坐在椅子上,歪着头,好奇地打量洛基。她伸出手,想要摸洛基的脑袋,被一旁的妈妈拉开。

妈妈:妞妞,妈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外面的狗狗很脏的,别碰。

妞妞:妈妈,它好像饿了。

妈妈:公交车来了。

伴随着公交车的停靠声,妈妈站起身,拉着妞妞往上车门走。妞妞从羽绒服口袋里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撕开包装纸,放在洛基面前。洛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有吃。

妈妈:这是你最后一颗糖哦。

妞妞(咧嘴笑):它会吃的。

妞妞和妈妈上车以后,公交车关上门,缓缓驶出站台。画外音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凌肖和楚梦凡挎着包包,大呼小叫地喊司机停车。

凌肖:师傅,等一等。

楚梦凡:等一等。

凌肖(对楚梦凡):你能不能跑快一点?

楚梦凡:刚吃了一大碗叉烧饭。

凌肖:师傅,八戒让你等等。

 

4公交车站 日 外

公交车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凌肖和楚梦凡非但没有赶上车,还被尾气熏得咳嗽不止。凌肖甩了甩中分头,不无抱怨地说。

凌肖:咳咳,现在可好,要晚半小时回学校。

楚梦凡:大太阳,晒一晒多舒服。

凌肖:没你这么怡然自得。

楚梦凡:那就打车啊。

凌肖:钱多啊,打回去至少一百二。

楚梦凡:是你说出来给社团拉业务的,现在业务没拉到,白跑一趟。

凌肖:所以更应该节省经费啊。

楚梦凡:偌大一个侦探社,虽然只有你一个社长,我一个副社长,但是帮雇主找找走失的宠物,还是绰绰有余的——凌肖,你看,(指着洛基)那是不是走失的宠物。

凌肖:小心它咬你。

楚梦凡:只有你才会被狗咬,凌狗。

凌肖:滚!

楚梦凡:它好像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

凌肖:我小时候被狗霸凌的事,你敢说出去,我一脚把你踢出侦探社。

楚梦凡:谁稀罕啊。

凌肖:你说什么,楚梦凡,梦遗!

楚梦凡:这个外号可以构成诽谤。

凌肖:诽谤?我诽谤你怎么了,我可是社长。

楚梦凡:总共只有两个人的社团,算什么社长,我不服!

凌肖:那就来打一架啊,正好没处发泄。

楚梦凡:我靠,今天我不忍了。

 

5公交车站 日 外

两人把挎包往地上一扔,摩拳擦掌,当着其他乘客的面,准备拉开架子,大干一场。画外音传来狗吠声,凌肖吓得一哆嗦,楚梦凡趁机扑上前,把凌肖摁在椅子上,勒住脖子,动弹不得。

混乱中,洛基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头也不回地离开,凌肖抗议道。

凌肖:我的气场都被这条狗破坏了,不要让它走。

楚梦凡:别找借口了,今天我要谋朝篡位。

凌肖:智商都不在线上,你还谋朝篡位?

楚梦凡:那你倒是用你的智商打我啊,然后拍照发朋友圈。

正说着,两人的挎包里同时响起手机微信的提示声,而且络绎不绝,响个不停,凌肖狠狠瞪了楚梦凡一眼。

凌肖:发什么愣,看一下群里,大家在讨论什么这么热烈。

楚梦凡松开手,捡起挎包拿手机,凌肖捂着脖子,喘着粗气,他绕到楚梦凡身后,想要偷袭。楚梦凡惊喜地说道。

楚梦凡:这次大发了,居然有人在女生宿舍楼下的公告栏贴杀人启事,现在整个江大都炸开锅了。

凌肖:什么启事?

楚梦凡:杀人启事。

凌肖:大学生活得有多无聊,才会想出干这种事,难怪阿加莎·克里斯蒂会说,平静的生活下隐藏着许多罪恶。

一边说着,凌肖伸出双手,准备掐住楚梦凡的脖子。楚梦凡点了下手机屏幕,将群聊的照片放大,吐槽道。

楚梦凡:字好丑,歪歪扭扭的,写的是——今晚11点大吉大利吃鸡,狙杀方瑜!

凌肖:什么?!

 

6公交车站 日 外

楚梦凡回过头,看到凌肖双手悬空,作势要掐他,忙起身躲避。凌肖表情惊愕,显然已经无心下手。

楚梦凡:我说狙杀方瑜,方瑜,方瑜——不会是那个把你拒绝了五十几次的学妹吧?

凌肖飞身扑到,夺过楚梦凡的手机,仔细看放大的照片。特写镜头下,照片里是一张贴在公告栏的手绘海报,除了象征性的骷髅头、一大滩血迹和子弹壳,还沾血书写杀人启事。内容是“今晚11点大吉大利吃鸡,狙杀方瑜”。

凌肖出神地看着照片,楚梦凡在他面前挥挥手。

楚梦凡:喂,凌狗,看照片分析出什么来了吗?怎么不说话,我都看得出来,这么丑的字肯定是反手写的,为的是不让别人辨认出笔迹。还有这滩触目惊心的血迹,我用我的辣条和你打赌,肯定是颜料。

凌肖:然后呢,你知道是谁要狙杀方瑜吗?

楚梦凡:就凭这张照片,我怎么可能知道,难道你知道?

凌肖:至少我已经有三个怀疑对象了。

楚梦凡:哪三个?

凌肖:我可是要成为名侦探的男人。

楚梦凡(坏笑):谁是名侦探?

凌肖:赶紧打个车。

楚梦凡:不心疼经费了?

凌肖:英雄救美还管哪门子经费。

楚梦凡:哟西。

镜头摇向天空,蓝天白云的背景下,片名出——灵犬妙探。

 

7女生宿舍楼 日 外

字幕:第一章 谋杀启事

画面叠,被夕阳染红的天空。镜头下摇,公告栏前拉起了警戒线,有一排五大三粗的保安守卫。凌肖和楚梦凡挤入围观的人群中,眼巴巴地看着那张海报,却不能伸手触及。

特写镜头下,凌肖的挎包鼓鼓的,隐约可以看到从里面露出废旧海报的一角。

楚梦凡:有保安在,我们根本不可能靠近公告栏。

凌肖:可恶!

楚梦凡(拍了拍他的挎包):喂,你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干嘛撕宣传部、组织部、外联部的海报?

凌肖:说话小声一点,这不是明摆着吗,我要用这些海报和公告栏的那张海报做比对。

楚梦凡:你怀疑杀手是社团里的人。

凌肖:确切地说,是这三个负责对外宣传、有人手自制海报的社团,你知道,我们学校每个社团都只有一个人负责做海报。

楚梦凡:范围缩小到三个人了!

凌肖:我一看那张海报,就知道是学生作品了,幼稚得要死。

楚梦凡:我们侦探社还没这样的人才呢。

凌肖:等挣到经费,我去网上给你找一堆PS大神。

楚梦凡:猴年马月,你直接找保安解释一下不就行了,就能做你的海报比对。

凌肖:所以我说你的智商还没上线,跟保安说了,当众把海报取下来,不是告诉那个杀手,我们已经快锁定你了,他还不遁走。

楚梦凡:他一定在围观的人群中间吗?

凌肖:但凡是这种丧心病狂的罪犯,都是极度自恋的,他就想欣赏自己的犯罪成果。

楚梦凡:就像猫咪玩弄猎物一样,看受害者有多痛苦,他就有——

凌肖:找到那货,非把他碎尸万段。

楚梦凡:快看,方瑜出来了!

 

8女生宿舍楼 日 外

凌肖蓦地抬起头,在一片喧哗声中,方瑜走出宿舍楼,沿着洒满夕阳金辉的台阶往下走。她穿藏青色单排扣羊毛大衣,搭配UGG雪地靴,长发及腰,皮肤呈小麦色,丹凤眼,拥有古典美女的美貌。两侧的保安就像侍卫一般,诚惶诚恐地围绕着她。

凌肖忍不住叹了口气,看得有些出神。直到人群骚动,他被楚梦凡用胳膊肘撞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凌肖:干嘛撞我?

楚梦凡:怕你魂飞九天。

凌肖:咒我呢,趁现在挤到公告栏。

镜头摇向宿舍楼,尾随方瑜出来的还有三个女生,胖墩墩的沈欣如跟方瑜关系密切,她加快脚步,跑上前挽住方瑜的胳膊,两人相视一笑,并肩前行。穿着银灰色裘皮大衣的叶蔷薇白了她们一眼,表情不满。周莹做和事佬,讨好似地对她笑了笑。

人群中有两个男生一边高举手机拍照,一边大声议论。

男生甲:同寝室的三个也出来了,看来是去保安室问话。

男生乙:保安室安全吗?

男生甲:除非是铜墙铁壁,人家可是用狙的。

男生乙:国内校园哪有枪击事件,用气弹枪打打好了。

男生甲:气弹枪改装得好的话,一样可以打死人。

两人突然感觉周围光线暗了下来,气氛肃杀,原来是保安队长李海峰听到了他们限制级的对话,带队将他们团团围了起来。李海峰四十上下,络腮胡,眼神老辣,挺着啤酒肚。

男生甲:我……我们只是聊几句。

男生乙:没错。

李海峰:带走。

 

9女生宿舍楼 日 外

两个说错话的男生被带走以后,凌肖和楚梦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对近在咫尺的海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转过身,低下头,窃窃私语。

凌肖:捕风捉影,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就是他们了,那个杀手肯定在偷着乐。

楚梦凡:要不我拍几张细节图,你帮我望风?

凌肖: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

楚梦凡:时间不早了,再不拍你的女神就只能坐以待毙了,你看——

楚梦凡给凌肖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上面显示六点整,夕阳的余晖荡然无存,夜幕降临,沿宿舍楼两侧的路灯一盏接着一盏亮了起来。

凌肖: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这些人都消失?

楚梦凡:别异想天开了。

凌肖:有了。

楚梦凡:啊?

画面切,凌肖和楚梦凡神情紧张地躲在花坛后面,楚梦凡望风,凌肖拉了拉手里的弹弓,试了试韧劲。

楚梦凡:这样可以吗,就跟小孩子玩一样,太粗粝了。

凌肖:牛顿就是一个苹果砸在头上,发现了万有引力。

楚梦凡:你一弹弓,能让所有人消失?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没准就是一个恶作剧,或者某个像你一样的痴汉,追求方瑜无果,意图报复。

凌肖:一边去。

楚梦凡:那我去了。

凌肖:别,你史诗级的演技才是成功的关键。

楚梦凡:这话我爱听。

凌肖:准备——

话音刚落,凌肖朝着女生宿舍二楼的窗户打了一弹弓,伴随着玻璃的碎裂声,众人发出一声惊吓。楚梦凡惊慌失措地跳起来,吼了一嗓子。

楚梦凡:杀手试枪了!

吼完以后,他浮夸地一阵晕眩,仰头倒地。众人反应过来,陷入混乱,尖叫着四散逃跑。女生宿舍楼下,转眼间没了人影。凌肖得意洋洋地站起身,踹了楚梦凡一脚。

凌肖:起来了,还在梦遗呢。

楚梦凡:Cut都不喊,就叫我起来,我可是专业的。

凌肖受不了地摇摇头,一边掏出挎包里厚厚的一沓海报,一边跑向公告栏。昏暗的光线下,凌肖眯缝着眼睛,弯下腰,脸贴着公告栏,快速比对。

凌肖:笔锋差异太大了,颜料味又重,掩盖了那个人的味道,可恶——纸张好像也不一样,快过来给我点光。

一束光粗暴地打到凌肖脸上,凌肖掩着眼睛,抱怨道。

凌肖:干嘛要用手电……筒?!

镜头摇向光束后面,一张黝黑的脸,挺着肚子,眼神犀利,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那是保安队长李海峰。

李海峰:终于等到你,还好没放弃。

 

10保安室 夜 内

凌肖和楚梦凡被关在两个审讯室里,接受隔离审讯。李海峰嘴里叼着烟,拿着保温杯喝茶,不慎茶水溅出,洒在了凌肖的裤裆上,厚着脸皮戏谑道。

李海峰:啊哟,都尿裤子了,在我这里不要害怕。

他身后一个做笔录的保安听了,嘿嘿直笑。凌肖不满地抬起头,瞪了他们一眼。李海峰吞云吐雾地说。

李海峰:你同伴已经招了。

凌肖:招什么?

李海峰:招你们恶作剧,贴海报恐吓女同学。

凌肖:那我也招了。

李海峰:嗯,识时务者为俊杰。

凌肖:我招的是你们刑讯逼供,无中生有,而且你们也不是公安机关,没有这个权力审我们。

李海峰:可是你已经人赃并获了。

画面切,楚梦凡几度哽咽地诉说自己的不白之冤。

楚梦凡:我真的冤枉啊,是凌肖那个坑货唆使我做的,当然不是贴海报,我们是比对海报,想找出幕后黑手,我们是校侦探社的——浪花刀坊侦探社,听过吗?(审讯保安摇了摇头)都怪凌肖领导无方,如果我做社长,肯定花大力气宣传,什么拉人头、发传单、扫二维码、朋友圈群发群聊都用上——

审讯保安:喂,我们在审讯呢,怎么说到朋友圈了?

楚梦凡:抱歉,你晚饭吃了吗?

画面切,李海峰搬了把椅子,和凌肖面对面坐着,饶有兴趣地打量他。

李海峰:我记得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我也留中分,一板一眼地学郭富城的腔调唱——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现在又流行了?

凌肖:我爸说这个是汉奸头。

李海峰:哈哈,不同时代观念也不同。

凌肖:我就觉得这样好打理,懒得做什么发型。

李海峰:继续保持,行走的八十年代,看到你我就想怀旧,哈哈。

凌肖:除了刑讯逼供,我还可以加一条,侮辱人格。

李海峰:凌同学,在我们保安室里澄清自己是你最好的选择,如果进了派出所,你爸可要大义灭亲了。

 

11保安室 夜 内

楚梦凡和审讯保安蹲在墙角,守着正在突突冒热气的电热水壶,两人手上都端着一桶过桥米线方便面。

楚梦凡:把那个金针菇的包装袋撕开,放进米线里,玉米香肠也放进去,特别香。三分钟啊,时间要把握好。

审讯保安点了点头,楚梦凡突然想到什么,忙道。

楚梦凡:榨菜有没有啊?

审讯保安:有。

楚梦凡:来一包,来一包,作为一个标准的吃货,绝不可以将就。

审讯保安:话说我是怎么被你忽悠得吃过桥米线?

楚梦凡:管这个干嘛,水开了,你这边有没有厚度在三公分左右的书?

审讯保安:《冰与火之歌》可以吗?

楚梦凡:拿来,要两本。

画面切,凌肖抱着双手,表情严肃,和李海峰一样翘着二郎腿,时不时地抖几下。李海峰的嘴角浮现狡黠的笑意。

凌肖:就是基于以上的推理,我们才去做海报比对的,哪知道被你们不分青红皂白抓了。

李海峰(对笔录保安):一字一句都记好了,这个我能笑一整年,哈哈哈哈。

凌肖:有什么好笑的,杀手现在还逍遥法外呢。

李海峰:你所谓的杀手,只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好事者。

凌肖:你不相信方瑜会被狙杀?

李海峰:只有你们这些痴情男生才会信,方瑜本人也不信,知道你被抓了,央求我们放人。

凌肖:那你怎么不放人,还在审讯我?

李海峰:看笑话咯。

说完,李海峰和做笔录的保安都哈哈大笑,凌肖羞恼地直搔头,转身走出保安室。

李海峰:喂,就这么走了,砸坏玻璃的事还没找你算账呢。

凌肖:要赔多少钱?

李海峰伸出五根手指,凌肖颓丧地低下了头。

 

12保安室 夜 外

凌肖推着吃过桥米线的楚梦凡,气呼呼地走出保安室。

凌肖:你还有心情吃过桥米线?我们侦探社,今天算是丢脸丢到家了!

楚梦凡:保安室的水本来就深,你不知道那些保安有多油腻,有多猥琐。我吃他一桶米线,也是为了挽回一点我们的颜面。

凌肖:那你怎么不给我带一桶?

凌肖的话,让楚梦凡无言以对,就在这时,保安室里传来女生清亮的嗓音和脚步声。凌肖忙拉着楚梦凡躲到一旁,楚梦凡端着方便面桶,仓皇地说。

楚梦凡:红油洒出来了!

凌肖:闭嘴。

正说着,方瑜宿舍四人走了出来。沈欣如难掩兴奋,高举着手机。

沈欣如:214的四大美女看这里,我们拍一段抖视频。

叶蔷薇:我没心情拍。

沈欣如:叶格格你怎么这样啊?

叶蔷薇没好气地独自往前走,沈欣如正要发飙,方瑜故意戳了她的肋骨一下。

方瑜:沈抖抖,抖起来。

沈欣如:痒死啦,臭女人。

方瑜:我香得很,你和周周先回去吧,今天辛苦了。

沈欣如:那你呢,你一个人不怕啊?

方瑜:我找格格说几句话。

沈欣如:她的脾气就跟茅坑里的石头——

方瑜:我会看着办的,拜拜。

方瑜走后,沈欣如和周莹手挽着手,向宿舍楼方向走去。凌肖和楚梦凡走出来,楚梦凡手指着一片鲜红的胸口。

楚梦凡:我现在像不像被狙击?

 

13网球场 夜 外

叶蔷薇走到灯火通明的网球场,神情专注地看一对男女亲密地打网球。当方瑜走到她身旁,她表情一怔,眼神惊异。

方瑜:很意外我会在这里找到你吧?

叶蔷薇:才不。

方瑜:不意外就不意外咯,今天董学长应该不会来。

叶蔷薇:你怎么知道?

方瑜:他们网球社不是又拿到奖杯了,晚上应该去吃火锅庆祝。

叶蔷薇:你知道得还真不少。

方瑜:唉,早知道你吃醋,就不应该在比赛那天去充当啦啦队员了,我只去了一会,看他们胜券在握就回来了。

叶蔷薇:可你还是艳压了全场。

方瑜:我又不是西施貂蝉。

叶蔷薇:可你是瑜美人啊,大家都这么称呼你。

画面切,凌肖和楚梦凡躲在网球场没有灯的暗处,凌肖注视着方瑜的侧艳,情不自禁地吟道。

凌肖:问君能有几多愁?

楚梦凡(吸了口米线):恰似一碗米线向东流。

凌肖:别吃了!

 

14网球场 夜 外

方瑜审视着叶蔷薇,意味深长地说道。

方瑜:我今天确实是让人犯罪了。

叶蔷薇:哦?

方瑜:那个海报不是你贴的吗?

叶蔷薇:你在怀疑我,刚才在保安室为什么不说,现在找我开撕了?

方瑜:我可撕不过你,只会动动嘴皮,还有我灰色的脑细胞。

叶蔷薇:方瑜,无凭无据,你凭什么怀疑我?

方瑜(转向球场):看他们好像是一对情侣,其实不是,那个女生应该跟你一样喜欢董学长,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所以就找人练网球。

叶蔷薇:你怎么看出来的?

方瑜:细节,你知道什么是推理吗?(叶蔷薇摇头)推理就是把重要的细节无限放大。

画外音传来女生的尖叫声,方瑜和叶蔷薇回过头,看到那个和男生对打的女生崴了脚,坐倒在地上,男生忙给女生按摩脚踝,女生冷漠地拒绝了。

叶蔷薇:你在我身上看到了哪些细节?

方瑜:首先,你在保安室里老是眨眼睛,眼神飘忽,不敢正视我,说谎话的人都是这样的;当李队长问到我们之间有什么争斗的时候,沈欣如说了董学长,你不由自主地抿了一下嘴唇,但你的嘴唇并不干燥,抹了润唇膏;那个海报我看过,虽然竭力模仿男同学的笔锋,下笔很重,但带有明显的掩盖性别迹象,还有那句千篇一律的大吉大利今晚吃鸡;那一滩血迹用的是油画颜料,毕竟你是第一次做海报,会不小心把颜料弄到身上对吧?(凑到叶蔷薇跟前)你身上虽然没有颜料味道,但是却残留着另外一种味道。

画面切,楚梦凡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一旁的凌肖则表情意外。

方瑜:通常情况,油画颜料弄到手上了,水是洗不掉的,但可以用松节油或者酒精清洗。你身上有酒精味,仔细一闻就闻出来了,不要告诉我你偷偷喝了酒,你是滴酒不沾的。

听了方瑜的推理,叶蔷薇紧咬着嘴唇,她的眼眶有泪光闪烁,倔强地掉过头去。方瑜上前拍她的肩膀,被粗暴地推开。

方瑜只能将视线转向网球场上的男女,轻轻地叹了口气。

 

15网球场 夜 外

凌肖表情黯然地往前走,脚步拖沓,楚梦凡跟在他身后,忍不住回头看还在网球场对话的方瑜和叶蔷薇,啧啧赞道。

楚梦凡:想不到方瑜这么轻松就推理出幕后黑手叶蔷薇了,而且还这么冷静地跟对方摊牌,我要对她路转粉了,凌狗,已经跟你报备了啊。(凌肖没有回答)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被她折服了,这个瑜美人不仅美丽,还聪慧过人。你说,我胸口这一滩油渍,能不能用酒精清洗掉?喂——

凌肖:别说了,你烦不烦!

凌肖双膝跪地,举头望天,用力摇撼着一棵树,叶子缤纷落下,楚梦凡一脸惊愕地看着他。

楚梦凡:你哪根筋搭错了?

凌肖:为什么我就不能发现那些细节?我可是要成为名侦探的男人啊。

楚梦凡:谁是名侦探,现在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凌肖:我还是退位让贤吧。

楚梦凡:两个人的侦探社,人家还不乐意接盘呢。

凌肖:你说什么?

楚梦凡:我是实话实说。

凌肖:我他妈就是个非细节控,粗枝大叶!(一片片叶子落在他脸上)

楚梦凡:拉倒吧,有没有一点公德心啊,这么摧残一棵小树苗,(回头看了一眼)走吧,回宿舍哀嚎去。

凌肖:我不回去,就让我在这里面树思过吧。

楚梦凡:行,方瑜过来了,你面给她看。

凌肖:不要。

凌肖垂着头,三步并作两步往前走。楚梦凡忍俊不禁地跟在后面。

画面淡出。

 

16男生宿舍 日 内

画面淡入。

401宿舍里,火锅里的红汤翻滚着,楚梦凡拿着勺子,像个大厨煞有介事地撒了香菜,尝了尝味道。凌肖仰面睡在上铺,一只脚垂在外面。楚梦凡正想用勺子敲他脚,一想不合适,改用人字拖,啪啪有声地敲了两下。

凌肖:思过期间,别来烦我。

楚梦凡:真想思过啊,上思过崖去,别躺在这里影响我食欲。

凌肖:重口味的料少放,把宿管引过来,火锅又要没收了。

楚梦凡:我就放了香菜,宿管又不是狗鼻子。

凌肖:别跟我提狗,(楚梦凡耸了耸肩)你说社团纳新的时候,我怎么没有发现方瑜有推理天赋呢?

楚梦凡:那个时候,你脑子里除了欺男霸女还有别的想法吗?

 

17社团活动中心 日 内

画面闪回,人满为患的社团活动中心一楼,放眼望去都是大一新生。每个社团都摆出了摊位,立起了招兵买马的易拉宝。只有凌肖和楚梦凡坐镇的侦探社,门可罗雀,两人无聊得哈欠连连。一个戴重度近视眼镜、学霸模样的男生,腼腆地走过来报名。

学霸:学学学长好,我要报报报名侦探社。

凌肖:自我介绍一下。

学霸:我叫柯柯柯男。

凌肖:你叫柯柯柯男,四个字?

学霸:不是,是柯男。

凌肖:这个名字跟我们侦探社倒是很配。

楚梦凡:是个人才,一看就很机灵。

学霸:谢谢谢学长,

凌肖:你把这段绕口令一字不差地念一遍,就算报名成功了。

学霸:什什什么?

凌肖:同学,我相信我我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一个侦探不仅要很聪明,口齿也要很清晰,要不然怎么怼怼怼得过嫌疑人啊。

在凌肖和楚梦凡没心没肺的笑闹声中,学霸愤然离开,转身去了对面的微积分社,在被对面同样也是戴着重度近视眼镜的学长接纳以后,学霸对凌肖轻蔑地竖起中指。

凌肖:我靠,居然敢挑衅我们社团!

楚梦凡:放着我来。

楚梦凡拍案而起,一看对方人多势众,怂了,乖乖地坐下来,拿起凌肖的绕口令言不由衷地念起来。

楚梦凡:坡上立着一只鹅,坡下就是一条河。宽宽的河,肥肥的鹅,鹅要过河,河要渡鹅,不知是鹅过河,还是河渡鹅——他们没有过来吧?



编剧:柴晓春

手机号:13567482373

邮箱:631396063@qq.com

联系地址:宁波七塔寺


评论


评分:

柴晓春:

评论:青春探案,偶像励志,四个扑朔迷离的案件串联交织,烧脑悬疑,多重反转,对标作品:《一条狗的使命》、《名侦探柯南》。
06月04日 0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