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战事》第29集 (6人评价)


第二十九集 二打土楼

第一场   日,红九团团部,内

苏林峰和钟志强站在团部门口,

 

苏林峰和钟志强:报告,

 

吴团长高兴地迎上前来,

 

吴团长:你们辛苦了,快坐下讲讲,

 

吴团长把苏和钟请到椅子上坐下,

 

方政委端来两杯水给苏和钟,

 

方政委:一路上打仗了吧,

 

钟志强:在蟒蛇崖打了一仗,消灭敌人68人,活捉1人,缴获步枪68支,运输队无一人伤亡,

 

吴团长:这可是个不小的战果呀,苏林峰有什么补充吗,

 

苏林峰:运输队把五万银元和其他物资全都交给了红七军团特务营,

 

方政委:听说你还抓了个小俘虏,经过教育后给放了,

 

苏林峰:是的,他也是个苦孩子才14岁。被抓到时,还吓得尿了一裤子,

 

方政委:你做得对,这是我们瓦解敌人的重要手段。你刚参加红军就能这么做,我给你打满分!

 

苏林峰:谢谢方政委,这次任务能够顺利完成,主要还是钟指导员指挥得好,

 

钟志强:不不不,主要还是苏队长熟悉情况,调虎离山计用得好,

 

方政委:好,团里给你们俩都记上一功,

 

吴团长:钟志强,你再把这次路上遇到的敌人情况重点汇报一下,

 

钟志强:是,这次运输队刚走到洪田的蟒蛇崖就遭遇了华仰侨带领的大刀会童子军的埋伏。敌人十分嚣张,首先向我们发动了进攻,妄图抢走运输队的物资。好在我们事先设下了调虎离山的计谋才没有受到损失,

 

苏林峰:只可惜逃跑了童子军的司令华仰侨和他们所谓的大天师。这两个家伙太坏了,打仗前给童子军喝鸦片雄黄酒,搞得童子军神魂颠倒,迎着子弹冲根本不怕死,所以敌人基本上都是在冲锋时被打死的,

 

吴团长:这个闽西大恶霸太歹毒了,早就应该好好杀一下他的嚣张气焰了,

 

方政委:对。我们从燕城到中央苏区的交通要道必须经过洪田、小陶和姑田这几个地方,而那里长期被华仰侨盘踞着,如果不消灭华仰侨的大刀会童子军,不拔掉他的土围子,不把受骗的农民群众争取过来,我们就不可能建立巩固的农村根据地,就会与中央苏区隔断。所以,现在是出手打击华仰侨的时候了,

 

吴团长:我同意。我们团在去年解放连城时,因为实力不足才没有消灭华仰侨,现在可不能再养虎为患了,我们这次攻打姑田的战斗,就叫打土围子吧。你们二人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带领别动队先出发到姑田侦察情况,大部队随后就出发,

 

苏、钟两人:是,

 

二人起立向首长敬礼后离开了,

 

第二场   日,华仰侨的内厅,内

华仰侨生气地坐在桌子边,

 

巫师低头站立在旁边,

 

华仰侨打了一个哈欠,

 

华仰侨:你的神水怎么不灵了,去年打连城死了一百多童子军,前天打红军运输队六十几个手下人全都死光光,你是不是把太上老君的神水喝光了给大刀会童子军喝的是尿水,

 

巫师:不是不是,还有一个罗木根就活着回来了,死去的那些童子军肯定是在打仗前吃了血肠粉条染上了晦气才丢了性命的, 还有,

 

华仰侨:还有什么,

 

华仰侨再打一个哈欠,

 

巫师显得有些胆怯,

 

巫师:还有,还有你和我也活着嘛,

 

华仰侨:你他妈的也想老子死呀,

 

巫师:有太上老君作证,我对华司令忠心耿耿,

 

华仰侨又打一个哈欠,

 

华仰侨:反正神水不灵了,

 

画外:(华仰侨的三婆娘声音)谁说不灵呀,

 

第三场   日,豆腐西施美食店里,内

邓思林上穿粉色素花上衣,腰间围一块精制的围裙,下穿青灰布宽脚裤,脚上穿着有绊扣的绣花布鞋露出两片没穿袜子的素白脚背来样子格外诱人,今天生意挺好她正忙着招待客人,苏林峰来到店铺前她也没看见,

 

苏林峰:思林姐,忙着啊,

 

邓思林:哎呀林峰弟弟来了我都没看到快请进,小妹,今天客人多你们多招呼着,我和弟弟说句话,

 

邓思林对店里的小工交待了一下,就把苏林峰带进了里面的单间,

 

第四场   日,华仰侨的内厅,内

娇滴滴的三婆娘打扮得十分妖冶,手端一个盖碗从门口走进来,

 

三婆娘:灵,我用了就很灵,

 

三婆娘与巫师飞了个媚眼,

 

三婆娘:老爷,你是让红军给气的,来把这碗人参汤喝了,别气坏了身体,

 

华仰侨端起盖碗没喝就放下,

 

华仰侨:拿来,

 

巫师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葫芦送到华仰侨手里,

 

华仰侨接过小葫芦就连喝了两口,

 

他刚要把小葫芦放进口袋里却被三婆娘拿过去喝了一口就抓在手上不放,

 

华仰侨端起桌子上的盖碗喝起了参汤,

 

三婆娘用一双媚眼瞟着巫师,巫师看一眼三婆娘就赶紧低下头,

 

华仰侨惬意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三婆娘走到巫师身边悄悄掐了一下巫师的手臂巫师的身体抖动了一下,

 

三婆娘又媚笑着走到华仰侨的背后揉搓着华的肩膀,

 

一个童子军卫兵走到华仰侨身边耳语,

 

第五场   日,豆腐西施美食店里,内

邓思林:想吃点什么?

 

苏林峰:当然是烫嘴豆腐了,

 

邓思林:好,现成的我这就去端来,

 

苏林峰: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对姐姐说,

 

邓思林:好的,

 

邓思林很快就端进来两碗烫嘴豆腐,顺手又把门给带上,

 

邓思林:说吧,有什么事?

 

苏林峰:前天我在安沙和王进前说了话,他现在是红军的营长了,

 

邓思林:知道了,就这些?

 

苏林峰:不。王营长要我带话给你,说他很想你,

 

邓思林:哪里想我,

 

苏林峰:我也是这样问他的。王营长指着心口说,是心里十分地想你呢,

 

邓思林:这还差不多。他还说了什么?

 

苏林峰:他说姐姐太漂亮了,他的心里总不放心,

 

邓思林:不放心,那就回来看我呀,

 

她害羞的低下头,

 

邓思林:不不不,我是说没什么好不放心的,

 

苏林峰:他说想回来看你,可眼下红军还有重要任务,他说完成任务后一定回来,

 

邓思林:说的好听,

 

她眼睛湿润了,

 

苏林峰:是真的,他让我带回来一件贵重礼物,

 

苏林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布包递给邓思林,

 

邓思林:这是什么,

 

苏林峰:你打开看看,

 

第六场   日,华仰侨的内厅,内

华仰侨睁开眼睛坐直身体拿开三婆娘的手,

 

华仰侨:你先回屋里等着我,

 

三婆娘兴奋地走出了房间,

 

华仰侨:你们先把省里来的保安处长带到前堂议事厅等候我休息一下就来,

 

巫师:得令,

 

巫师和童子军卫兵走出门去,

 

第七场   日,豆腐西施美食店里,内

邓思林打开红布包原来是一把崭新的小手枪,

 

邓思林:哇!是一把手枪,真漂亮,

 

邓思林一阵惊喜把手枪放在脸上贴着,

 

邓思林:这是什么枪,管用吗?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小巧的手枪呢,

 

邓思林仔细把玩着手枪,那双黑黑的长睫毛大眼睛透出了几分不常见的英武气质,

 

苏林峰:管用,近距离防身打敌人当然管用,只是在战场上就不如驳壳枪。王营长把它送给你一是当个信物,二是担心有人欺负你时可以用得上,

 

邓思林:那我要它干啥?面对两三个坏小子,我空手就能对付得了,他太瞧不起我了,

 

苏林峰:姐姐要是不喜欢,那我还给王营长,

 

邓思林:别别别,我喜欢还不行吗,

 

邓思林认真地把小手枪包好放进了围裙后面的口袋里,

 

邓思林:你再看见他就对他说,放心吧我邓思林认定他这个红军了,

 

苏林峰:这话还是姐姐见了王营长自己跟他说吧,

 

邓思林:说就说,怕什么,

 

邓思林忽然发现苏林峰在看着自己的脸,就不好意思的忙用手擦了一下脸,

 

邓思林:弟弟看姐姐脸上有灰是不,

 

苏林峰:不是。我想问姐姐是不是想参加红军,

 

邓思林:方政委和吴团长同意啦?

 

第八场   日,三婆娘的房间里,内

华仰侨推门走进来后把门关上就走到床边,

 

三婆娘已经身穿粉色肚兜和花短裤躺在床上,

 

三婆娘:你不是说神水不灵吗,

 

华仰侨:对付红军不灵,对付你这骚婆娘还行,

 

华仰侨猴急地脱着上衣,

 

三婆娘赶紧帮他脱裤子,

 

第九场   日,豆腐西施美食店里,内

苏林峰:方政委说,如果让姐姐当不穿军装的红军姐姐愿意吗?

 

邓思林:不穿军装,算什么红军

 

苏林峰:我就是不穿军装的红军呀,

 

邓思林::如果能和弟弟一样那我也愿意。只要能为我爹和我死去的母亲报仇就行,

 

苏林峰:姐姐真的愿意?

 

邓思林:你还不相信姐姐吗?我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苏林峰:那好,我就告诉姐姐,吴团长和方政委都十分欢迎姐姐参加不穿军装的红军,王营长也希望姐姐参加。从今天起,你就是和我一样的红军战士了,

 

邓思林:是真的吗那我太高兴了,谢谢你我的好弟弟,

 

邓思林情不自禁地在苏林峰的脸上亲了一下,

 

苏林峰:是真的,让我也拥抱一下姐姐吧,

 

邓思林:好,

 

他俩拥抱了一下,

 

邓思林:快吃快吃,豆腐凉了就不好吃了,

 

苏林峰:好我吃,姐姐请坐我还有话说,

 

邓思林:别急,边吃边说,

 

苏林峰:我现在要说的事情非常重要,姐姐一定要保密可以吗?

 

第十场   日,华家大土楼的前堂议事厅,内

一个身穿上校军服腰扎手枪肩挂军用皮包的人(身上字幕:国民党福建省保安处林处长),在巫师的陪同下从门外走进议事厅里来,

 

巫师:林处长快请坐,一路辛苦了,

 

巫师和林处长坐在一对茶几边的椅子上坐下,

 

巫师:上茶,

 

林处长:李军师,你们华司令

 

巫师:华司令这几天与红军激战非常辛苦,我已经派人去请了您请抽香烟,

 

巫师拿起桌子上的一包香烟请林处长抽并帮他点上火,

 

第十一场   日,三婆娘的房间里,内

华仰侨站在地上穿衣服,

 

三婆娘闭着眼睛躺在床铺上半露着,

 

三婆娘:你急着去办什么事呀,人家才刚刚有点那个,

 

华仰侨:省里来了个重要人物要谈一件重要的事儿,

 

三婆娘:和我有什么关系,

 

华仰侨:如果我们谈不拢就与你有关系了,只要你那个点儿,事成之后我赏你一根金条,

 

三婆娘睁开眼睛用手肘撑起上半身,

 

三婆娘:说话算数,

 

华仰侨:我几时骗过你,

 

三婆娘:哼,要那个时才找我,

 

她躺平身子,

 

华仰侨:你少哆嗦,

 

华仰侨走出门去,

 

第十二场   日,豆腐西施美食店里,内

邓思林:可以我保证,

 

苏林峰:第一,姐姐参加红军的事情要保密对谁也不能说,就是对邓老伯也不说能做到吗?

 

邓思林:对我爹也不能说,为什么?

 

苏林峰:为了你的安全也为你爹安全,还为了我们大家的安全,这是红军的纪律能做到吗?

 

邓思林:能我保证,

 

苏林峰:第二,今后要帮红军做的所有事情只和我一人联系,对其他人都不能说可以做到吗?

 

邓思林:能,

 

苏林峰:第三,今后你要多留心来这里吃饭的所有人说的话,凡是有关红军的话和有关白军的事情,都要用心记住再悄悄地告诉我,能做到吗?

 

邓思林:这不就成包打听了吗?

 

苏林峰:是有些像,但我们是为了红军和老百姓不是为了好玩,能做到吗?

 

邓思林:能,姐姐的记性好着呢,从三岁起我就能记事了,还有什么?

 

苏林峰:现在就先说这些了,以后我会经常来看姐姐的,

 

邓思林:有你这个好弟弟经常来看姐姐,我就不会寂寞了,

 

苏林峰:姐姐做的煨豆腐真好吃,

 

邓思林:那就再吃两碗,

 

苏林峰:已经吃饱了,我还有事要去做,

 

邓思林:是去见飞云妹妹吧,我真羡慕你们一对金童玉女,

 

苏林峰:不是,飞云已经回洪田去了,

 

邓思林:哦,那你忙去吧,

 

苏林峰:好我走了,

 

邓思林看着苏林峰离去的背影,

 

邓思林:常来啊,

 

第十三场   日,华家大土楼的前堂议事厅,内

茶几边坐着巫师和穿着上校军服的林处长,

 

林处长猛吸两口香烟然后朝上吐出一个大烟圈,

 

林处长:好烟,

 

佣人摆上茶盖碗,

 

巫师:路上炎热,请喝茶,

 

林处长喝茶,

 

林处长:嗯,好茶好茶,这是什么茶喝了真爽快,

 

巫师:这是五金茶,

 

林处长:五金茶?比福州的茉莉花茶好喝,

 

巫师:就是贡川的贡茶,现在改叫五金茶了,

 

林处长:哦,这贡茶嘛早有所闻早有所闻,

 

巫师:林处长此来一路上好走吧,

 

林处长:你们华司令怎么还不来,是不是不想要了,

 

第十四场   日,土楼的天井里,外

土楼天井里摆着一堆步枪和几箱子弹,旁边地上架着二挺轻机枪,

 

几个荷枪实弹的国军士兵在看守着,

 

第十五场   日,华家大土楼的前堂议事厅,内

巫师:想要想要,

 

林处长:为了这批枪支弹药,我可是冒死前来呀,

 

巫师:难道林处长也碰上了红军,

 

林处长:你们不是说红军都被打跑了吗,

 

巫师难堪支吾,

 

巫师:这,这可能是少量赤匪吧,所以华司令才找你买枪嘛,

 

华仰侨拱着手从门外走进来,

 

华仰侨:久等了久等了,省里来的大处长一路上辛苦了,

 

巫师和林处长站起来,

 

巫师: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省保安处的林处长,这位是闽西大刀会童子军的华司令,

 

林处长拱拱手脸上露出不屑地一笑,

 

林处长:华、华司令,

 

华仰侨:请坐请坐,东西都带来了吧,

 

林处长:一百支全新的快枪,还有两挺机枪,

 

华仰侨:好好好,照单全收,

 

林处长:好当然好,可是省主席那里,

 

华仰侨:有数有数,林处长开个价吧,

 

林处长:三千大洋外加十根金条,

 

华仰侨:这么多,不是说好只要三千大洋吗,

 

林处长:那是一百支步枪的价格,现在我又多给你带来了两挺轻机枪,一路上冒着生命危险好不容易才到达你这个鬼地方,嫌贵我可以带回去,别人想要还要不到呢,

 

华仰侨:鬼地方?那你就把东西都带回去吧,

 

巫师:华司令,林处长一路上鞍马劳累,我们先请客人吃饭休息,事情好商量事情好商量,

 

华仰侨:好,天色已晚请客人先吃饭,

 

第十六场   日,华家餐厅里,内

烛光照亮一桌丰盛的晚餐,

 

三婆娘在烛光摇曳里显得更加娇艳诱人,

 

林处长军装在身装模作样地坐在三婆娘身边,

 

他的两只眼睛不时地在三婆娘身上瞄着,

 

三婆娘夹了一块鸡肉送进林处长嘴里,

 

三婆娘:林处长,你领子上的两条金线和三颗星星都是黄金做的吧很值钱吗,

 

三婆娘有意用胸部挨着林处长的肩并伸手去摸他的领章,

 

林处长:不是金的是铜的,

 

三婆娘:那有什么用,

 

巫师:有用有用,林处长是个上校,

 

三婆娘:林处长只会上笑呀,为什么不会下笑呢,

 

巫师:林处长是上校,不是上笑,

 

三婆娘:我知道,有的男人只会用上笑哄女人,没关系我保证会让林处长上也笑下也笑就是了,

 

华仰侨一手拿一只卤猪脚在啃一手端起酒杯,

 

华仰侨:林处长干杯,

 

林处长刚端起杯,

 

华仰侨不碰杯就一口喝下又自顾自的去啃卤猪脚,

 

华仰侨:满、满上,我再敬林处长一杯,

 

三婆娘赶紧倒满酒杯,

 

华仰侨:林处长,我是个粗人你多包涵,

 

华仰侨端起酒杯又一口喝干,

 

华仰侨:再满、满

 

华仰侨话没说完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三婆娘推了推华仰侨,

 

三婆娘:老爷老爷,林处长等你敬酒呢,他醉了我陪你喝,

 

三婆娘端起酒杯与林处长碰杯干了,

 

林处长:三夫人好酒量,

 

三婆娘:哈哈哈三夫人,到底是城里人会说话,夫人叫的多好听呀,来林处长我陪你唱个双杯,

 

林处长与三婆娘喝双杯酒时眼睛死死盯着她,她却喝一杯看一眼巫师,巫师两眼却看着林处长,

 

巫师:我再敬林处长一杯,祝林处长春风得意,

 

林处长:不喝了不喝了我醉了,我要休息了,

 

三婆娘:林处长醉了,我扶他去休息,军师留下陪司令吧,

 

巫师:那就有劳三夫人了,

 

林处长乘机搂着三婆娘的肩膀离开了,

 

第十七场   日,燕城西门,外

朝阳照在燕江水面,一群燕子在江面上下翻飞,

 

苏林峰和钟志强带着身穿便衣的别动队员出西门向前快步走去,

 

第十八场   日,红九团团部,外

一营长赵群和教导员张清辉全副武装站在团部门口,

 

一营长和教导员:报告,

 

吴团长:你们来了,有任务给你们,

 

一营长:什么任务?

 

吴团长:打土围子,

 

方政委:消灭闽西华仰侨的大刀会童子军,

 

一营长:好哇,去年打连城让华仰侨跑掉了,

 

教导员:这回保证消灭他,

 

吴团长:别动队已经出发了,你们营到姑田山去等待,苏林峰会来和你们联系,

 

一营长:什么时候出发,

 

吴团长:现在就出发,

 

一营长和教导员:是

 

第十九八峰来到苦楝树下的棵大苦楝子树下的人家,场   日,大土楼二楼的一个房间门,外

三婆娘挽着林处长从二楼的一个房间门里走出来,

 

二人走上三楼来到另一个房间门前,

 

三婆娘敲了几下门,

 

第二十场   日,华仰侨的书房里,内

华仰侨、巫师和华府管家三人站在房间里等候,

 

三婆娘和林处长从门口走进来,林处长摸一下领章又扯了扯上衣下摆,

 

华仰侨拱手道歉,

 

华仰侨:对不起对不起,我昨晚上喝得烂醉多有怠慢多有怠慢,军师和我的三婆娘安排林处长休息的还好吧,

 

三婆娘迷笑的看着林处长,

 

林处长略显尴尬,

 

林处长:还好还好,

 

华仰侨:那就好,快请坐,

 

各人都坐下,

 

三婆娘走到华仰侨身边面对林处长站着,

 

华仰侨:我大刀会童子军与红军作战损失太大,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还请林处长多多帮忙,

 

林处长:这个嘛我心里有数,

 

三婆娘:是呀是呀林处长,不看僧面看佛面,你都看我没衣服穿了,

 

林处长:好,既然华司令是个爽快人,我林某也就赔本赚吆呵,一口价7根金条一百大洋,

 

华仰侨:成交,立刻付款,

 

华仰侨把一串钥匙交到管家手里,管家离开书房,

 

三婆娘:林处长请抽烟,

 

三婆娘头挨头地帮林处长点烟,

 

林处长使劲吸两口然后向上吐出一个大烟圈,再吐出一束浓烟穿过烟圈里,

 

画外:房顶上传来一阵鸽子的叫声,

 

华仰侨:飞鸽传书,

 

巫师:我去看看,

 

巫师起身走出房门,

 

林处长:有什么急事吗?

 

华仰侨:不急,管家很快就会把钱拿来的,

 

三婆娘:林处长,再抽一支烟,

 

三婆娘又头挨头地帮林处长点烟,

 

林处长又无聊地玩起了吐烟圈,

 

管家端着一盘金条和银元走进来放到林处长面前,

 

华仰侨:请林处长笑纳,

 

林处长拿起一根金条掂量,

 

林处长:好说,

 

巫师走进来递给华仰侨一张纸条,

 

三婆娘走到林处长身边拿起一根金条掂量,

 

林处长从她手上拿回金条放进皮包里,

 

华仰侨:三婆娘你先出去,我们还有男人的事要商量,

 

三婆娘不情愿地离开了,

 

华仰侨:林处长,现在正有红军大部队向姑田包围过来,你看怎么应付,

 

林处长:你是司令你作主,

 

林处长忙着把金条和银元装进皮包里,

 

华仰侨:机枪怎么用?

 

林处长:危难时刻我和我的士兵留下来帮你,

 

华仰侨:够朋友,大天师你有什么好办法,

 

巫师:红军来势凶猛,应当暂时避其锋锐,三十六计走为上,

 

华仰侨:对,空城计,

 

林处长:去哪?

 

华仰侨:去山里,我父亲留下的老营盘,

 

第二十一场   日,姑田镇东门,外

一条马路直通城门,城门上写着“姑田东门”二字,

 

苏林峰带着王小楼和李燕江两个别动队员扮成买山货的小贩在路上向前走着,

 

王小楼:队长,前面就是姑田镇的东门了,

 

李燕江:城门口好像没有人把守,

 

苏林峰:大胆走,随机应变,

 

王、李:是,

 

苏林峰三人走进姑田镇东门果然没有大刀会童子军的人在把守,

 

第二十二场   日,一棵大苦楝树和破旧房子,外

一棵大苦楝树上传来叽叽喳喳的喜鹊叫声两只大喜鹊正在归巢,

 

苏林峰:前面那棵大苦楝子树下的人家可能就是罗木根家,我们先去问问情况,

 

三人来到苦楝树下人家的院子门外,

 

苏林峰:你们二人就在树下休息,注意观察情况,

 

王、李二人点头,

 

苏林峰走去敲院子门,

 

苏林峰:屋里有人吗?

 

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画外:是谁呀?

 

苏林峰:我们是路过的,想讨口水喝,

 

画外:来了,

 

一个中年男人打开了门,

 

苏林峰:请问,这是罗木根的家吗?

 

中年人:你找他干什么?

 

中年人上下打量着苏林峰,眼睛里有些畏惧,

 

苏林峰:我找罗木根,我是他的朋友,

 

中年人:朋友?他一个小孩哪些来的朋友,你搞错了吧,

 

罗木根:苏大哥,我好想你!

 

罗木根从一个放柴草的破房子里跑过来,

 

罗木根:爹,他就是我说的苏大哥,

 

罗叔叔:原来是,快请进,

 

罗木根和罗叔叔赶紧把苏林峰让进门里,

 

罗叔叔关上院子门,

 

第二十三场   日,,一间前后两进的破旧房子里,内

罗叔叔:你就是给罗木根三个银元的红军,

 

苏林峰:我是红军,

 

苏林峰高兴地拥抱住罗木根,

 

苏林峰:罗木根,我也想你呀,

 

罗木根:哎哟,

 

苏林峰:怎么啦?是哥哥力气大把你弄疼了吧,

 

罗木根:不是,是被华仰侨打的,

 

苏林峰:他为什么打你,他怎么知道你被俘虏了?

 

罗木根:他不知道。但是,挨打是规矩,只要打了败仗,他都要拿手下的人来出气,说是杀鸡给猴子看,

 

苏林峰:让我瞧瞧你的伤,

 

苏林峰掀起罗木根的破衣服一看,整个背上都被皮鞭抽得稀烂红肿,

 

苏林峰:很痛吧,我给你撒点金创药,这样好得快,

 

罗木根:再痛我也不怕,华仰侨打我时,我咬紧牙关就是不哭,

 

苏林峰:好样的,

 

罗叔叔:这些坏蛋,就是会欺负我们穷人。对一个才十四岁的孩子也往死里打,

 

苏林峰掏出疗伤药粉给罗木根的背上撒了些,

 

苏林峰:怎么样,

 

罗木根:刚才还火辣辣的疼,现在感觉有些清凉好多了,

 

苏林峰:这瓶药给你,再搽几次就会好的,

 

罗木根:谢谢苏大哥

 

苏林峰:对了,我刚才进来时你为什么躲着?

 

罗木根:我以为是华仰侨派人来抓我进山的,

 

苏林峰:抓你进山干什么?

 

第二十四场   日,一条山路上,外

太阳已经吻着山顶,

 

一营长赵群和教导员张清辉带着红军队伍在山路上走着,

 

教导员:营长,太阳快下山了,天黑前能赶到姑田山吧,

 

一营长:放心吧,一定能赶到,

 

第二十五场   日,一间前后两进的破旧房子里,内

罗木根:华仰侨在燕城的内线传出消息说,红军要来攻打姑田,所以华仰侨带着童子军都躲进山里了。我身上有伤走不动,所以我躲避着不跟他们去,

 

苏林峰: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罗木根:下午刚走。都钻进老林子了,你们是找不到的,

 

罗木根:那你能不能带我到镇子里转一转,熟悉一下地形?

 

罗叔叔:我带你们去吧,

 

罗木根:我熟悉情况,还是我带苏大哥去,

 

罗木根十二岁的妹妹从屋子里间走出来她一身衣服褴褛,

 

罗木花:天快黑了,让我带苏大哥去吧,

 

苏林峰:你带我去?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苏林峰看着这个骨瘦如柴有一双特别大的黑眼睛的小女孩,便伸手摸摸她的黄头发又帮她整了整破衣服,情不自禁的鼻子发酸眼含泪水,

 

罗木花:我叫罗木花,十二岁了,我经常晚上出门,

 

罗叔叔:快回里屋去,小姑娘家的凑什么热闹,

 

罗叔叔见女儿衣不蔽体赶紧把她推进里间,

 

罗叔叔:唉,家里穷她妈妈身体又不好,这么大的女孩了连件像样的衣服也买不起,

 

苏林峰:大叔,阿姨得的什么病,我能看看吗?

 

罗叔叔:你会看病?

 

苏林峰:我爷爷是中医,我跟着学了一点,

 

罗叔叔:那请到里间来

 

苏林峰跟着罗叔叔走进了里间,

 

第二十六场   日,旧房子里间,内

里屋很暗,床上躺着一位面黄肌瘦的中年妇女,罗木花站在床边,

 

苏林峰走到床前仔细地看病人的眼睛、舌苔、脸色,用手背摸摸额头试了一下体温,

 

他又给病人把起了脉,

 

苏林峰:阿姨得的是黄胆病,现在刚开始还好治,如果拖久了就不好治了,

 

第二十七场   日,,一间前后两进的破旧房子里,内

苏林峰和罗叔叔、罗木根和罗木花从里间走回到外间,

 

罗叔叔:要吃什么药?

 

苏林峰掏出五个银元,

 

苏林峰:罗叔叔,这五块银元你拿着给阿姨买水鸭母做药引,再到山上去多挖些野黄花菜根来做药,

 

罗叔叔:这好办,山野里黄花菜根多得很,

 

苏林峰:每天用半只水鸭子,放三两鲜黄花菜根,加两斤井水文火炖出一斤药汤来,分早晚各服一半,

并把鸭子肉吃了,

 

罗叔叔:知道了,

 

苏林峰:按这个药方,连吃15天左右病就会慢慢好的,还要多喝些大米稀饭不要吃辣椒,另外明天就去给罗木花妹妹买一身衣服,不能让她总躲在家里要让她出门去上学,

 

苏林峰用手帮罗木花理了理蓬乱的黄头发,

 

罗叔叔:谢谢谢谢,苏先生交待的我都记住了一定照办,唉都怪我这没用的男人啊,

 

罗叔叔愧疚地抱着脑袋蹲到地上哭了起来,

 

第二十八场   日,旧房子里间,内

躺在床上的罗阿姨也在流着眼泪,

 

罗木花高兴地跑进里间来,

 

罗木花:妈妈妈妈别哭了你的病有钱治了,我也要有新衣服穿了,

 

罗阿姨:谢谢红军,谢谢苏先生,

 

第二十九场   夜,一间前后两进的破旧房子里,内

屋子里的光线变暗了,

 

苏林峰:罗叔叔这不怪你,要怪就怪这黑暗的社会,怪华仰侨这样的地主恶霸

 

罗木根点亮一个小油灯,

 

罗木根:苏大哥,外面天黑了我们该走了,

 

苏林峰:好,我走吧,

 

罗叔叔:吃了饭再走吧,我买米去,

 

苏林峰:不用了,你快去买东西给阿姨和小妹吃吧,

 

罗木花:苏大哥,你还会来我们家吗?

 

罗木花望着苏林峰有些依依不舍,

 

苏林峰:会的,我会想你的,

 

苏林峰用脸在小姑娘的脸上贴了一下,

 

罗木花:我也会想你,

 

苏林峰:再见,小木花,

 

罗木花:再见苏大哥,

 

第三十场   夜,罗家祠堂,外 / 内

天黑了,罗木根带着苏林峰、王小楼、李燕江走到一座大祠堂前,

 

罗木根:这是我们罗家祠堂,

 

苏林峰:带我们进去看看,

 

他们推开门走进祠堂里面黑洞洞的,

 

苏林峰:这里平时有人吗?

 

罗木根:这里平时没人来。只有开罗家祠堂大会时才会来很多人,

 

苏林峰:这里倒是个好地方。走,到别处看看

 

第三十一场   夜,月光下的华家大土楼,外

四个人在月光下走到了一座有三丈多高的巨大土围子前,

 

罗木根:那就是华仰侨家的大土楼,

 

苏林峰:过去看看,

 

第三十二场   夜,姑田山上的树林,外

天黑了,红军到达姑田山的一片树林里,

 

一营长:队伍停止前进,就地宿营生火做饭,

 

红军部队散开到树林里扎营,

 

一营长:通讯班长,

 

通讯班长:到,

 

一营长:你带一个人到姑田方向路口去接别动队长苏林峰,

 

通讯班长:是

 

第三十三场   夜,华家土楼外大门,外

苏林峰走近土楼,土楼的大门紧闭着外墙很厚非常坚固,

 

四个人围绕土楼走着,

 

王小楼:这个华仰侨把土楼盖的这么大,不知平时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李燕江:这个大恶霸,一定要打掉他的土围子,

 

苏林峰:里面有多少人住?

 

罗木根:华家的人不过二十几个。加上佣人和亲兵护卫,总共有六十多人。这个土楼分上下三层,共有三百六十多间屋子,可住好几百人呢,

 

苏林峰:华家都有些什么人?

 

罗木根:老太爷前年死了,只有老太太在。里面有华仰侨的三房妻妾和四个小孩。还有两个妹妹与妹夫带着孩子们也住在里面。对了,他还有一个弟弟叫华仰骄,在军队里当官很少回家,

 

苏林峰:华仰侨平时都住在土楼里吗?

 

罗木根:他平时都住在土楼里。不过,自从最近在蟒蛇崖被红军打败后,他怕红军追来攻打他家的土楼,就带着几百人躲进深山老营盘里去了,

 

苏林峰: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罗木根:我经常被他派来做佣工就住在里面,

 

苏林峰:说说里面的情况,

 

罗木根:他家的卫兵都住在一楼西面的几间房子里。一楼的东边是给客人和佣人住的。二楼的西面是他两个妹妹家住。东面是老太太和三房妻妾住。三楼不住人是库房,听说里面还有很多黄金和银元,平时不准任何人上去,

 

苏林峰:钥匙在谁手上,

 

罗木根:钥匙都在老管家和华仰侨手上,只有他们两人才能上去,

 

苏林峰:土楼里住一百多人,每天吃什么,粮食和水从哪里来?

 

罗木根:这可不用担心。土围子里有两口水井,粮食多得几年也吃不完,土楼里的仓鼠都能长到一斤多重。有一次派我晚上守粮仓,一个晚上我就抓了二十多只,晒成老鼠干以后就是我们家几个月的荤菜呢,

 

王小楼:打下这个土围子,我和你一起去抓老鼠,

 

罗木根:土楼里养的鸡鸭成群大肥猪有十多头,他家里每天有七八个人负责烧饭,荤菜素菜要烧十几样,

 

李燕江:吃得这么好,

 

罗木根下意识地紧了紧裤腰带,

 

苏林峰:罗木根肚子饿了吧,这里没吃的我们走吧,你回家后别告诉任何人我们来过,

 

罗木根:知道,

 

苏林峰他们离开土楼往回走去,

 

第三十四场   夜,姑田山红军营地,外

一个茅草蓬里挂了一盏马厩灯,里面坐着一营长、教导员和钟志强,

 

通讯班长:报告营长,苏林峰来了,

 

苏林峰、王小楼和李燕江三人走进来,

 

一营长:三位辛苦了先喝口水,

 

一营长递过水杯,苏林峰接过来就喝,

 

教导员:还没吃饭吧?

 

苏林峰:嗯,肚子早就提抗议了,

 

一营长:通讯员,快叫伙房煮三大碗米粉来,要多放点咸肉和酒糟干菜,

 

苏林峰:这太奢侈了吧,谢谢营长,

 

一营长:你不能白吃,快说姑田的情况怎么样?

 

苏林峰:营长、教导员,那我把了解的情况报告一下,

 

教导员:坐下说,

 

大家围坐在一起,

 

苏林峰:我们到了姑田后,发现华仰侨已经不在姑田,他打听到红军要来进攻姑田,就在今天下午带着几百人躲到深山老林里去了,

 

钟志强:如果华仰侨长期躲在山上不下来怎么办?那我们不是白来了一趟?

 

教导员:那倒不至于。按照团里的部署,我们那就打他的土围子。用永安话说就是跑得了田鼠,跑不了窝。他不在我们正好端了他的老窝土围子,

 

一营长:教导员说得对,抓不到田鼠,我们就挖它的窝。田鼠窝里可是有很多粮食的,

 

苏林峰:我们这次侦察了解到华仰侨可是个大土豪,他的土围子里富得流油,而且民愤极大。所以我同意一定要打,

 

教导员:你们详细讲讲他家里的情况,

 

苏林峰:根据我们放走的那个小童子兵说,土楼里有两口水井,粮食多的几年也吃不完。就连老鼠长得都比外面的大,

 

王小楼:他家的土楼在姑田算是首屈一指的,有三百多间屋子,

 

一营长:乖乖,住下我们一个营还有得多,

 

李燕江:可不是嘛。这么多房子,只住了几十个人,大部分都空着,

 

教导员:古人说:粮田万倾,日食斗米;广厦千仞,夜卧八尺。但这些大土豪们还是巧取豪夺为富不仁。他们残酷地剥削压迫农民,早该消灭他们了,

 

一营长:对,明天就去打这个大土豪,

 

教导员:不过,要是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好了,既打了土豪又消灭了华仰侨,

 

苏林峰:我有个建议,叫‘引蛇出洞’,不知行不行?

 

一营长:讲讲看,

 

苏林峰:我想,明天先出动一个连的人,再加上我们别动队,一共有150多人。先到姑田打土豪,端了华仰侨的老窝,吸引他下山来报复,

 

一营长:你怎么让他下山?

 

苏林峰:我派小童子兵罗木根去向他报告实情,让他知道我们人很少,而且还抄了他的家,用激将法激他下山来报复我们,

 

教导员:然后呢,

 

苏林峰:我们就假装人少打不过,先撤出一个连队。而我们别动队却悄悄留在姑田镇里,我已经看好了一个藏龙卧虎之地,

 

一营长:什么地方?

 

苏林峰:就是镇里的罗家大祠堂。那里地形隐蔽可藏一二百人,而且进可攻退可守,

 

一营长:你想来个里应外合,

 

苏林峰:等华仰侨的队伍回到姑田镇里以后,红军大部队立即包围敌人,乘他立足未稳我们里外夹攻,打他个措手不及,

 

一营长、教导员和钟志强:聚而歼之,

 

一营长高兴地一拍石林峰的肩膀,

 

一营长:好就这么定了,这个引蛇出洞里应外合的连环计用得好,等打胜这一仗我请你喝贡酒,

 

苏林峰:哎哟,赵营长我都快饿昏了,哪经得住你打呀,

 

炊事班长:来了、来了,热腾腾的咸肉干菜米粉条来了,

 

老炊事班长用一块木板托着三大碗米粉条笑着进来,

 

炊事班长:这可是正宗的闽西风味儿,

 

苏林峰:谢谢老班长。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苏林峰三人端起碗就大口吃了起来,

 

炊事班长:人是铁,饭是钢。慢慢吃,不够我再煮,

 

第三十五场   夜,罗家祠堂里,内

黑夜里,苏林峰和钟志强带着别动队悄悄地躲藏进了罗家大祠堂里,

 

苏林峰把祠堂院子大门关上,

 

钟志强:同志们,大家就在祠堂里休息,一定要保持安静不能被外人发现,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安静地睡觉,如果有情况,我会叫醒大家的,

 

苏林峰:指导员说的对。我们别动队执行的是特殊任务,随时可能都有恶仗要打。所以现在要抓紧时间休息,

 

队员们纷纷坐下靠在墙上或躺在地上开始休息了,

 

苏林峰和钟志强靠墙坐着,

 

苏林峰:指导员,我们分工一下。这里就交给你负责,要确保隐蔽安全绝不能暴露。天亮后,我带两个人再去外面摸情况,顺便买些吃的来,

 

钟志强:好的,你们也要注意安全,

 

苏林峰:知道,我们也抓紧睡一会儿吧,

 

两人都闭上眼睛,

 

第三十六场   日,罗家祠堂里,内

天刚亮远处传来了一阵枪声,但是很快就停止了,

 

苏林峰警觉地走到祠堂院子门边听外面的动静,

 

哨兵从架在围墙上的竹梯子上爬下来,

 

哨兵:队长,我看见有很多老百姓都向打枪的方向跑去了,

 

苏林峰:知道了,你继续警戒,

 

哨兵:是,

 

哨兵又爬上竹梯子,

 

钟志强和几个队员也走到院子里,

 

钟志强:什么情况?

 

苏林峰:可能是一连在行动了,王小楼、李燕江你们跟我走,

 

钟志强:注意安全,

 

苏林峰轻轻拉开院子门栓探头向外看了看就一招手走出门去了,

 

王小楼和李燕江也快速走出门去,

 

钟志强把院子门关好,

 

第三十七场   日,罗木根家院子里,外

苏林峰一行三人又来到罗木根家,刚好碰上罗木根从外面挑水回来,

 

罗木根:苏大哥,华仰侨家的土楼可热闹了,

 

苏林峰:快说,

 

罗木根:天刚亮我去挑水,不知从哪里来了好多红军,一下子就把华家的土楼包围了,

 

苏林峰:接着说,

 

罗木根:刚开始,土楼里的人嘴还很硬,说死也不开门还开枪抵抗红军,

 

苏林峰:后来呢,

 

罗木根:一个红军当官的说再不开门,就用炸药把土楼炸开,吓得里面的人直喊饶命饶命,马上就把大门打开了,现在红军正在里面搬东西呢,

 

苏林峰:罗木根,你帮我办一件事好吗?

 

罗木根:说吧,我一定办,

 

苏林峰:你赶快进山一趟,去找华仰侨,

 

罗木根:找他干什么,

 

苏林峰:去报告说有一百多红军在他家的土楼抢东西,

 

罗木根:我不去,红军把他家的东西都抢光我才高兴呢,

 

罗木根:听话,快去吧,

 

罗木根:不,我已经向你发过誓,不和红军作对的,

 

苏林峰:你这不是和红军作对,是在帮助红军,

 

罗木根:我不明白,

 

苏林峰:以后你会明白的。现在听大哥的话,

 

罗木根:那好,我这就去,

 

苏林峰:快去快回,路上注意安全,

 

罗木根:知道了,

 

罗木根跑走了,

 

苏林峰:你们身上有钱吗?

 

王不楼:有,

 

苏林峰:好,你们到街上去多买些米粿给战友们吃,我去土楼看看情况。对了,买这么多吃的,千万别引起外人的注意,

 

李燕江:放心吧队长,我们有办法,

 

第三十八场   日,华家土楼天井里,外

苏林峰走进了华家大土楼,

 

天井的一边角落里地上坐着被缴了枪的童子军卫兵们,

 

在天井的场地上几十名红军战士正在有序的从一楼粮食仓库里扛出一袋袋的大米装上马车,

 

第三十九场   日,土楼一楼的房间里,内

一楼的一个房间里关着华仰侨的三个妻妾,

 

一连长和几个红军战士站在房间里审问,

 

一连长李德安:快说,你们家的钱藏在哪里?要是再不说,我就把你们都绑起来,

 

华仰侨大婆娘:老总,我们家没有钱了,所有的钱都买了粮食,你们不是在扛嘛,

 

二婆娘:是啊是啊,我们家没钱,

 

三婆娘:好兄弟,别把粮食都扛光了,也给我们女人留点吃的呀,

 

李德安:胡说,没钱?你看看你们穿的、戴的,这不是钱是什么,

 

三婆娘:长官,我们真的没钱。你要看我们穿的戴的呀,那你就看好了,我们给你看,

 

狡猾的三婆娘卖起了风骚来,她一边脱衣服一边就往一连长身上靠,

 

三婆娘:长官你看,你看清楚点啊,看我们身上哪里最有钱,那里最值钱,

 

看见三婆娘脱掉了外衣露出了粉红色的绣花绸子胸肚兜和白白的颈脖锁骨和肩膀来,羞得一连长李德安直往后退,

 

李德安:退后退后,快把衣服穿好,

 

华仰侨的大婆娘和二婆娘一见三婆娘的方法有效,也立即学样脱衣解带的耍起花招来,

 

苏林峰:住手,你们这些臭不要脸的东西,要脱就都给我脱个精光把裤子也都脱了,来人把这三个女人脱光衣服拉到街上去游街示众,

 

“是”几个红军战士立刻走到三个女人身边,还没等战士们动手三个泼皮女人就赶紧把衣服穿好了,

 

李德安:苏队长,你来得太好了,

 

苏林峰:李连长,到这边来,

 

苏林峰把李德安拉到一边悄悄说了点什么,李德安连连点头,

 

李德安:你们都老实点,再敢跟我耍花招,我就绑你们到街上去游街,听到没有,

 

三个婆娘:听到了,不要游街,不要游街,

 

李德安:大婆娘在这呆着,你们两个婆娘带我到你们自己的卧室去,

 

大、二、三婆娘相互猜疑地看了对方几眼后就走出了房门,

 

第四十场   日,土楼二楼三婆娘的房间,外

李德安、苏林峰和两个红军战士押着二、三婆娘走到她们卧室外的走廊上,

 

三婆娘:长官,这是我的房间,

 

李德安:进去呆着,

 

三婆娘:长官不进来吗,

 

李德安:少废话老实点,

 

李德安对身边的红军A,

 

李德安:你守着,任何人都不准人进出,

 

红军A:是,

 

三婆娘:长官,二婆娘哪点比我漂亮,

 

二婆娘:长官就是喜欢我怎么样,你这个骚货,

 

三婆娘:你这个黄脸婆,

 

李德安:不准吵,再吵拉你们去游街。你的房间在哪,

 

二婆娘:前面那间就是,

 

第四十一场   日,土楼二楼二婆娘的房间里,内

李德安跟二婆娘走进屋里,二婆娘主动慢慢地脱衣服,

 

李德安:住手你想干什么,

 

二婆娘:长官,你到我房间不是要我,

 

李德安:胡说,我们是红军不是土匪,你再乱来我拉你去游街,

 

二婆娘:别别别,我不敢乱来,

 

李德安:你有什么要说的,

 

二婆娘:长官我说实话,老爷最喜欢三婆娘,管家里事的是大婆娘,我只是能为老爷生孩子的工具,

 

李德安:家里的钱都藏在哪里,

 

二婆娘拉出桌子的抽屉,

 

二婆娘:我的钱都在这里,

 

她把抽屉放在桌子上,

 

李德安:别装样,我是说华仰侨把钱都藏在哪里了,

 

二婆娘:我真的不知道,大婆娘和三婆娘应该知道,

 

李德安:你老实在这呆着我去找大婆娘对质,你要是说假话我饶不了你,

 

李德安与苏林峰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离开了房间,

 

第四十二场   日,大婆娘的房间里,内

李德安和苏林峰再次走进关大婆娘的房间里,

 

李德安:说吧,你不说就在这里一直呆一下去等着游街示众,

 

李德安说完转身就走,

 

大婆娘:我说我说。长官,我说了就能放我吗?

 

李德安:那要看你说的是不是实话,

 

大婆娘:我说实话,我男人平时最宠老三,她一定知道钱放在哪里,我只知道钱放在三楼,具体在哪一间,我确实不知道,钥匙只有一把平时都在我家老爷手里,我、我可以出去了吗?

 

李德安:不行,我去核对了再说。你要是说慌就游街去罢,

 

第四十三场   日,土楼二楼三婆娘的房间里,内

李德安和苏林峰又来到关着三婆娘的房间里,

 

李德安:大婆娘和二婆娘都说钱放在三楼,只有你知道放在哪一间里,快说在哪一间?

 

三婆娘:长官,老大是正房,平时管钱管物都归她,我只是个妾老爷是不会把重要事情告诉我的。现在老爷和管家都不在,只有大婆娘知道钱放在哪里,

 

李德安:你还敢耍赖?来人,把她衣服脱了拉到街上去示众,

 

苏林峰和红军战士:是,

 

苏林峰走上前去就要脱三婆娘的外衣,

 

三婆娘:我说我说,这两个坏婆娘平时就欺负我今天还欺负我。好吧,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李德安:快说,

 

三婆娘:就在前天,从省城来了个保安处的林处长,带来了两部架子枪(轻机枪)和100支快枪,要我家老爷拿10根金条和三百银元换,我家老爷不同意就让我陪林处长那个,

 

三婆娘故意停下看着李德安和苏林峰,

 

李德安:接着说,

 

三婆娘:那个以后昨天上午就在老爷的书房里,林处长最后答应用7根金条和一百银元换枪,老爷就让管家到隔壁去拿,我听见管家打开隔壁房门的锁,但过了好长时间才拿来了金条和银元,

 

苏林峰:有多长时间?

 

三婆娘:多长时间我也说不准。我只记得给林上校点了两根香烟后管家才把金条和银元拿来了,

 

李德安:书房哪?

 

三婆娘:老爷的书房就在三楼东侧第一间,

 

苏林峰:钥匙呢?

 

三婆娘:钥匙在老爷手上,

 

李德安:你老实在这呆着,要是说谎我就抓你去游街,

 

三婆娘:我说的句句是实话,但钱到底在哪里,我们女人确实都不知道,求求你了别抓我去游街行吗?

 

三婆娘吓的跪在地上哀求着

 

李德安:看住她,

 

门口卫兵:是,

 

第四十四场   日,土楼三楼的一个房间里,内

苏林峰和李德安带着几个战士走进三楼的一个房间里,

 

李德安:大家仔细搜,

 

红军战士和苏林峰在房间里到处看着,房间里只有一个橱柜里面放着杂物,

 

战士A:报告连长,什么也没有,

 

李德安:这个房间好像什么也没有。三婆娘说管家是过了有抽两支香烟的时间,才把金条拿出来的,时间这么长,会不会是在别的房间?

 

苏林峰:三婆娘说她听到管家进了隔壁的房间语气很肯定

 

李德安:也可能是在欺骗我们,

 

苏林峰:从她说话的表情上,我看不像在撒谎,

 

李德安:那为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

 

苏林峰:是啊,有点奇怪

 

苏林峰一边说,一边走到橱柜一侧把柜子移开,橱柜后面也是木板墙,别的什么也没有,

 

李德安:这个狡猾的三婆娘她在骗我们,走再去审问她,

 

苏林峰:等等,可能在这里面,

 

苏林峰用手按住木板墙,

 

李德安:都是木板墙,钱在哪里呢?

 

本集结束。



编剧:叶英平

手机号:15306922895

邮箱:15306922895@163.com

联系地址:厦门市文屏路35号7楼


评论


评分:

刘毅:

评论:妙趣横生。
06月06日 1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