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西战事》第30集 (36人评价)


第三十集 三打土楼

 

第一场   日,土楼三楼的一个房间里,内

苏林峰用手按住木板墙左右晃晃又上下推推,

 

李德安:都是木板墙,哪有钱,

 

苏林峰:你仔细看这几块木板有什么不同,

 

李德安贴近墙板仔细看,

 

李德安:粗看没什么不同,细看上面好像有不明显的手印,

 

苏林峰:对,而且这几块木板比较松动,好像经常有人动过,

 

苏林峰用两只手同时按住一块墙板向上使劲一推,这块墙板就被取了出来,木墙板后面立刻出现了一个黑暗的夹壁墙,他又连续取下了两块木墙板刚好可过一个人,夹壁墙间出现了一个向下的木梯,苏林峰立即走了下去,

 

第二场   日,一条上山的小路,外

罗木根一个人在崎岖的山路上走着,

 

路两边不断有野鸡和小动物跑走,

 

他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拿在手上就走进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

 

第三场   日,一个暗室的铁门,内

苏林峰顺着木梯向下走着到了一间暗室的铁门前被挡住,

 

苏林峰:李连长,从楼梯下来这里发现一个铁门,快找一把铁锤来,

 

苏林峰高兴地抬头向上喊着,

 

第四场   日,土楼三楼的一个房间里,内

李德安:你们快去找铁锤,

 

战士AB:找铁锤,是,

 

两个红军战士立刻跑出房间门,

 

李德安走进夹壁墙,

 

第五场   日,一条山涧溪流,外

罗木根用木棍探着水走进一条山涧溪流,

 

他不小心滑倒在水里,

 

水中的娃娃鱼和棘胸山蛙不停的乱窜着,

 

他的膝盖处被石头划破流出血来,

 

他站在水里从上衣撕下一条布把伤口扎好,

 

他捧起溪水喝了几口又向前走去,

 

第六场   日,一个暗室的铁门,内

李德安从楼梯上走下来,

 

李德安:原来秘密藏在这里呀,华仰侨太鬼了!我打过不少土楼,从来没见过有这么个秘密的机关,

 

苏林峰:是的,从上面的普通房间里怎么也不会想到还有暗道机关藏在土楼的夹壁围墙里,

 

李德安用手使劲扭了几下大铜锁,

 

苏林峰:铁门上这把大锁得费点力了,

 

李德安:没事儿,一锤子买卖,

 

红军战士A:铁锤来了,

 

李德安接过铁锤对准大铜锁用力一砸,“哐”的一声铜锁被砸掉了,

 

苏林峰推开铁门里面是一个暗室,他第一个走了进去,

 

第七场   日,一条怪石嶙峋的山路,外

罗木根手持木棍一跛一跛的在一条怪石嶙峋的狭窄小路上走着,

 

他吹着口哨给自己壮胆,

 

第八场   日,暗室里,内

暗室里有光线是从外土墙上的几个方孔透进来的,

 

一个上了锁的铁柜子,旁边摆着八箱银元,

 

李德安:这个土豪劣绅打得太值了,这里有八箱银元呢,

 

苏林峰:铁柜里一定还有,把铁锤给我,

 

第九场   日,一块巨大的怪石,外

罗木根向一块巨大的怪石走去,

 

画外:站住,干什么的?

 

罗木根吓了一跳立刻站住,

 

罗木根:别开枪别开枪,我是来找姑丈的,

 

画外:找姑丈做什么事?

 

罗木根:种田,

 

画外:种什么田?

 

罗木根:木薯田,

 

画外:怎么不种水田?

 

罗木根:姑丈不喜欢外家的侄儿,

 

第十场   日,大怪石后面,外

在大怪石后面躲藏着两个大刀会童子军的哨兵,

 

哨兵A:回答的暗语没错有姑田两个字,

 

哨兵B:放他过来吧,

 

第十一场   日,暗室里,内

李德安把手上的铁锤交给苏林峰,

 

苏林峰又是一锤砸开了锁,

 

柜子里放着一堆金条和三大本房产地契,

 

李德安:嘿,还真有不少金条,快搬吧,

 

苏林峰:我们点清楚再搬,

 

李德安:好我数数,一共是三十二根金条,三大本房产地契和地上的八箱银元,真是不少啊,

 

苏林峰:赶快派人来搬走,

 

李德安:好,绝不给华仰侨留下一块大洋,

 

第十二场   日,大怪石旁边的小路上,外

哨兵A走出来站到大怪石旁边的小路上,

 

罗木根:罗三哥,我是罗木根啊,

 

哨兵A:过来吧,原来是堂弟啊,你怎么跑来了?

 

罗木根:红军打进来了,红军打进来了,

 

哨兵A:红军在哪红军在哪?

 

哨兵B:快站住,是你把红军带进山的,

 

罗木根:别怕别怕你听我说,红军打进了姑田,包围了华司令家的大土楼,我是一个人跑来报告的,

 

哨兵B:哦,吓了我一大跳,我还以为红军打上山来了,你小子话也说不清楚,

 

哨兵A:李二哥,你在这守着我带堂弟去报告司令,

 

哨兵B:好,快去快回,我刚才让罗木根给吓到了,

 

第十三场   日,华家大土楼的天井场地上,外

李德安乐呵呵地捧着一包金条站在天井地上,

 

李德安:三排长,带上你们排到三楼暗室里去把八箱银元搬下来装车,

 

三排长:是,三排跟我走,

 

李德安:指导员,指导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一连指导员手拿一个本子从马车边走过来,

 

一连指导员:什么事,看把你高兴的,

 

李德安:金条,三十二根金条,我这辈子第一次看见这么多黄金,还有八箱子银元都交给你保管吧,

 

指导员:好我先登记清楚,妈妈的这些土豪劣绅真是富可敌国呀,

 

苏林峰:李连长,指导员,这里交给你们了我有其他任务要先走一步,我看粮食太多一下子也装不完,先把这些已经装好的钱粮赶快派人运走吧。估计华仰侨再过一个多小时就会赶来,你们要做好战斗准备,

 

指导员:是啊,二十几车才装了不到五分之一,

 

李德安:一排长,你们排把装好的粮食先护送到营部去,行动要快,

 

一排长:是,

 

李德安:苏队长,今天多亏你帮了我大忙。回燕城后我一定请你喝贡酒,

 

苏林峰:说定了,到时候可别都把几个津贴费买烟抽了,

 

苏林峰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走了,

 

李德安:那我现在就戒烟,

 

第十四场   日,华仰侨的老营盘山洞里,内

华仰侨、林处长和华府老管家坐在山洞里喝茶,

 

华仰侨右手放下茶杯开始抚摸着左手里的蟾蜍石雕,

 

林处长:华兄,我看你手上总拿着这个蟾蜍石雕,它到底是个什么宝贝,

 

华仰侨:是用湖南洞口县稀有的墨晶石雕刻的,

 

林处长:墨晶石是什么,不如福州寿山的田黄石贵吧,

 

华仰侨不屑一顾地仰起头看着山洞顶,

 

管家:林处长有所不知,这是我家老太爷当年开山立万时留下的信物,有了它就能号令闽西群雄指挥千军万马,小小田黄石能值几何,

 

林处长:省政府已经正式委任华兄当闽西大刀会童子军司令了,当然能指挥地方民团武装罗,

 

管家:政府的委任状不过就是一张漂亮的纸罢了,要是没有这个黑蟾蜍谁会听你的,

 

华仰侨眼睛轻蔑地看着林处长,

 

林处长:这么说我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啦,

 

华仰侨:哪里哪里,

 

林处长:我能上手看看吗,

 

管家:这尊蟾蜍大仙除了我家少爷,谁也没资格摸它,

 

哨兵A画外:报告,

 

哨兵A带着罗木根走进山洞里,

 

哨兵A:报告华司令,罗木根有重要情报,

 

华仰侨手上托着蟾蜍石雕眼睛看着罗木根,

 

华仰侨:罗木根,你都看见了什么,

 

罗木根:报告司令,我看见红军包围了司令家的土楼,而且还抢了东西,

 

华仰侨:都抢了什么?

 

罗木根:我只看见他们抢了很多稻谷,

 

华仰侨:还有什么?

 

罗木根:他们把司令的三个婆娘关起来了,

 

华仰侨:什么,三个婆娘都关了那三婆娘关在哪儿?

 

罗木根:好像单独关在她的房间里,

 

华仰侨:红军把她怎么啦?

 

罗木根:红军进进出出的不知道把三太太怎么啦,

 

华仰侨:浑蛋,红军有多少人?

 

罗木根:我数过了不到一百人,他们的头是个连长,

 

华仰侨:你真的看清楚了?不会像上次在蟒蛇崖吧,

 

罗木根:不不不,我向蟾蜍大仙发誓看清楚了,我不想再挨打了,

 

华仰侨:嗯,你小子总算长记性了,

 

管家:少爷,红军人不多家里的事要紧,

 

华仰侨:罗老三你去传我的命令,集合队伍下山,

 

哨兵A:得令,

 

林处长:慢,华司令应该再考虑一下,

 

华仰侨:还考虑什么,我山上有四百多童子军,现在又多了你带来的一百条快枪和两挺机关枪,而且山下还有一千多个大刀会的带刀弟子,红军才区区一百人不到,这正是消灭他们的好机会,

 

林处长:这会不会是红军的诡计,

 

华仰侨:诡计个屁,我的探子刚才用飞鸽传书说红军是分兵两路来的,一路去了洪田,一路来攻打姑田,他们的大部队还在守护燕城,没有更多的兵来攻打我姑田,

 

林处长:别急别急,再派人去侦察清楚也来得及,

 

华仰侨:你当然不急可我不能不急,土楼是我的家,那里有我的母亲我的财产,还有

 

华仰侨抬眼瞄了一下林处长,

 

林处长也在看着华仰侨然后把脸转开,

 

华仰侨:还有我的婆娘和小孩,我总不能赔了这个又赔那个吧,

 

林处长:我,我可是为你好,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华仰侨:你说什么,

 

一个卫兵跑过来:报告华司令,大天师回来了,

 

华仰侨:来得正好,

 

巫师气喘嘘嘘地跑到华仰侨身边,

 

巫师:报告司令,情况我已经探明了,红军确实只有不到一百人,他们正在抢运土楼里的粮食,而且还把司令的三个夫人都单独关了起来,夫人们都又哭又闹的,像是,像是

 

华仰侨:像是什么,你说什么,

 

巫师:红军到三夫人的房间里去的次数最多,要是再不下山,三位夫人的身子可就

 

华仰侨:别说了,都跟我下山,

 

第十五场   日,姑田城门,外

一排长带领红军赶着马车拉着粮食走出了姑田城门,

 

第十六场   日,一家成衣铺子,外

苏林峰走进街面一家成衣铺子里,

 

苏林峰:老板买一套花衣裤,

 

店老板:给谁穿,

 

苏林峰:我妹妹,

 

店老板:大概有多高,

 

苏林峰:四尺三寸左右,

 

店老板:这套你看怎么样,

 

苏林峰:行就这套了,多少钱?

 

店老板:纸币一百,

 

苏林峰给了一张纸币,拿上衣服离开了店铺,

 

第十七场   日,罗木根家里,内

苏林峰走进罗木根家里,

 

罗木花:苏大哥你来了,我好想你,

 

苏林峰:来,小木花,这是哥哥给你买的,穿上试试看,

 

苏林峰把买来的衣服递给罗木花,她高兴地拿着衣服跑进里屋,

 

罗叔叔:苏先生来了,快请坐我给你泡茶,

 

苏林峰:不用,我马上有事要去办,

 

罗叔叔:我可过意不去,

 

苏林峰:那我就麻烦罗叔帮我做件事,

 

罗叔叔:什么事?

 

苏林峰:中午悄悄帮我煮60人的饭菜,千万不要引起外人的怀疑,煮好后用挑水的木桶装好,到时候我会来挑走的。这两块银元你拿着去买东西,

 

罗叔叔:饭菜我会煮好的钱我不能再要,你昨天已经给的够多了

 

苏林峰:那些钱是给阿姨治病用的。这两块钱你一定要拿着,

 

罗木花穿上新衣服高兴地从里屋走出来

 

罗木花:苏大哥,你看怎么样?

 

罗阿姨也从里屋走了出来,淡黄色的脸上带着微笑,

 

苏林峰:好,我们的小木花穿上新衣服还真漂亮呢,

 

罗阿姨:人要衣装,马要鞍配。木花能有这个样子,真要谢谢苏先生了。木花,快谢谢苏先生,

 

罗木花:谢谢苏大哥,

 

罗阿姨和罗木花给苏林峰鞠了个躬,

 

苏林峰:快别这样。我们现在就像一家人了,不用客气,

 

苏林峰连忙扶起罗阿姨,

 

苏林峰:您身体不好要多休息,吃过药了吗?

 

罗阿姨:昨晚吃过你开的药方我感觉好些了,身上也有了点力气,

 

罗木花:早上的药刚炖好,我去端,

 

罗木花离开,

 

苏林峰:我要走了。罗叔叔,煮饭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罗叔叔:放心吧我保证不误事,

 

苏林峰:好,我增了,

 

苏林峰离开了罗木根家,

 

房前的大苦楝树上喜鹊叫喳喳,

 

第十八场   日,姑田东门外的树林,外

华仰侨带着几百个童子军站在树林里,

 

林处长表情冷漠的站在华仰侨身边,

 

华仰侨左手握着蟾蜍石雕右手提着转轮手枪向前走到前面架在土坎上的两挺轻机枪后,

 

华仰侨:两架机枪都给我打,我今天倒要看看用大把金条换来的机枪有多大用处,

 

两挺轻机枪立即开始射击,

 

华仰侨回身走到林处长面前,

 

华仰侨:林处长,这两架机枪不会让我赔了夫人又折兵吧,

 

林处长:只要你不把它当吹火筒就行,

 

华仰侨举枪朝天上连打三枪,

 

华仰侨:喝过神水的天兵们,刀枪不入给我冲啊,

 

巫师带头乱跳乱喊着,

 

巫师:刀枪不入,刀枪不入,

 

大刀会童子军向姑田东门冲去,

 

画外:机枪响声和喊声:刀枪不入,刀枪不入......

 

第十九场   日,姑田东门城墙上,外

城墙上连长李德安正在指挥红军反击华仰侨团匪的进攻,

 

敌人机枪子弹打在城墙头上,李德安赶紧伏下身体,

 

李德安:好厉害,华仰侨的大刀今天怎么换上机关枪了,

 

一排长从城墙走道上跑过来,

 

一排长:报告连长,运粮食的车队已经被营长派人接走了,营长命令我们从西门撤退,

 

李德安:知道了,一排长带上你的人赶快去守住西门,我再打一下就撤,

 

一排长:是,

 

第二十场   日,姑田东门外田野上,外

疯狂喊声:刀枪不入,刀枪不入......

 

几百个大刀会童子军神魂颠倒不停地向前跑着跳着越来越近了,

 

第二十一场   日,姑田东门城墙上,外

战士A:连长,敌人又冲过来了,

 

李德安:全连注意瞄准了再打,听我口令二排瞄准,

 

城墙上红军瞄准敌人,

 

李德安:放!

 

整齐的排子枪声,

 

李德安:三排瞄准,

 

城墙上红军瞄准敌人,

 

李德安:放!

 

整齐的排子枪声,

 

李德安:二排,放!

 

整齐的排子枪声,

 

李德安:机关枪压制敌人机枪,

 

城墙上红军轻机枪猛烈射击,

 

第二十二场   日,姑田东门外田野上,外

大刀会童子军转身在逃跑,

 

田野上丢下了一片尸体,

 

第二十三场   日,姑田东门外的树林,外

林处长(冷笑):哼,这哪是打仗嘛,

 

华仰侨:这不是打仗是什么,

 

林处长:这是跳大神,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

 

华仰侨:你打过仗吗,你们国军两千多人加大炮还不是守不住燕城,我们大刀会童子军可是百战百胜的,

 

林处长:我不和你打嘴巴仗,

 

第二十四场   日,姑田东门城墙上,外

战士A:报告连长,敌人向后逃跑了,

 

李德安:二排三排交替掩护向西门外撤退,快,

 

红军战士们尽量压低身体悄悄地撤离了城墙,

 

第二十五场   日,姑田东门外的树林,外

华仰侨:大天师,你的神水是怎么搞的,每次遇到红军就不灵了,

 

巫师:我也不清楚,红军都是妖猴孙大圣,连太上老君也怕他三分,

 

华仰侨:把你的神水都给兄弟们喝光喝少了法力不够,这次一定要把红军打垮,

 

巫师:得令,

 

巫师又装神弄鬼地跳起了傩伎舞,

 

林处长只是轻蔑地站在一边冷笑,

 

华仰侨:大家多喝些神水保证刀枪不入,谁先攻进东门赏稻米三石,

 

巫师:天兵们刀枪不入冲啊,

 

大刀会童子军:刀枪不入,刀枪不入......

 

他们歪歪扭扭的一路喊叫着继续向东门跑跳而去,

 

第二十六场   日,姑田东门口,外

大刀会童子军神魂颠倒的一路跑跳着冲进姑田东门来,

 

第二十七场   日,姑田东门外的树林,外

巫师:华司令快看,冲进去了神兵冲进去了,太上老君显灵了太上老君显灵了,刀枪不入刀枪不入,哈哈哈......

 

巫师发疯似地狂笑着跟在团匪后面跳着跑向前去,

 

华仰侨:林处长,这才叫真正的打仗,哈哈哈......

 

他把蟾蜍石雕往裤子口袋里一放手枪往腰间皮套一插背起双手仰天大笑着向前走去,

 

第二十八场   日,姑田西门口,外

李德安带领红军撤退到西门口,

 

一排的红军战士们守卫在西门口周围,

 

一排长:连长,你们先撤我带一排断后,

 

李德安:好,一排最后撤,

 

第二十九场   日,华家大土楼天井,外

华仰侨带着几个卫兵走进了华家土楼天井,

 

林上校跟在他们身后,

 

华仰侨:来人来人,家里的人都死光了吗,

 

佣人们赶紧跑过来,

 

管家:少爷,下人们都在,

 

华仰侨:婆娘们呢,我的婆娘们都躲到哪里去舒服了,还不快给老子滚出来,

 

佣人A:红军刚刚才走,太太们都被关在柴草房里,

 

华仰侨:那还不赶快放出来,你们都站着不动干什么快去烧饭呀,

 

管家跑到一间房门前打开门,

 

三个婆娘哭天喊地的干嚎声从房间里传出来:唉呀,我们不想活了,不想活了,

 

三个婆娘嘴里叫喊着走出房门向华仰侨走来,

 

三婆娘:老爷呀,你怎么才回来,留下我们三个婆娘被红军欺负哇,

 

三婆娘嘴上喊着眼睛却向林处长和巫师瞟着,

 

大婆娘:老爷,你怎么丢下婆婆和我不管呀,

 

二婆娘:老爷呀老爷,你怎么不管你的亲生儿女们啊,

 

华仰侨:都别哭了,红军怎么欺负你们啦,

 

华仰侨冷着脸从大婆娘、二婆娘看到三婆娘面前停下,

 

华仰侨:该不是你们自己喜欢被欺负吧,

 

二婆娘:红军把我关在柴房里只是不给吃的,

 

三婆娘:其实红军也没对我怎么样,问东问西的可我什么都没说,

 

三婆娘说着又用眼睛悄悄地瞟了一眼林处长,

 

林处长与她四目一对眼又赶紧装作没看见,

 

三婆娘瘪瘪嘴巴向一边扭过头,

 

大婆娘:红军把我关在柴房里就是问钱财藏在哪里,

 

华仰侨:你们怎么说的?

 

三个婆娘们:我们什么都不说,

 

第三十场   日,一个山沟里,外

太阳下山了,李德安带着一连来到一条有溪水的山沟里,

 

李德安:队伍停下埋锅做饭,炊事班长把你们背的咸肉和咸菜都用上,煮一大锅香喷喷的咸肉菜饭,让同志们打个牙祭,吃饱了才有力气再回去打土豪嘛,

 

红军战士们:好,

 

炊事班长笑着说,

 

炊事班长:连长,你把金条和银元全都上交了,现在把咸肉也都吃光,明天吃什么,

 

李德安:这好办,今天晚上我就带你们去找华仰侨要呗,

 

炊事班长:要什么,

 

李德安:你没看见他家土楼里养着几十头大肥猪吗,你好久没杀猪了吧,

 

炊事班长:连长,你知道我参加红军前就是个杀猪匠,真是好久没杀猪了,

 

战士A:连长,华仰侨不同意怎么办啊,

 

李德安:用不着他同意,你们自己动手宰啊。难道还想华仰侨把猪杀好了送给你们吃?做梦吧你,

 

战士们:好,今晚就去宰肥猪罗,

 

战士们发出一阵高兴地欢呼声后,

 

第三十一场   日,华家大土楼天井,外

管家惊慌地跑过来,

 

管家:少爷不好了,不好了,

 

华仰侨:什么不好了?

 

管家:钱,钱,

 

管家用手指着三楼上说不出话来,

 

华仰侨:我的天呀,

 

华仰侨发疯似的向三楼跑去,

 

管家和三个婆娘紧跟在后面往三楼上爬,

 

林处长用手伸进挂在身上的皮包里,

 

他看了一眼包里的金条后面无表情地跟在几个婆娘的屁股后向楼上走去,

 

大土楼三楼的房间走廊上,

 

画外:(华仰侨大声骂)红军是怎么发现的,这群红军真是土匪强盗,你们都是饭桶没用的东西,林处长就是个灾星一来就破了我华家的钱财,都滚开都滚开这个家我不要了,

 

三个婆娘们画外:(干哭声)老爷你不能走哇,你走了留下我们女人怎么过呀,

 

第三十二场   夜,罗家祠堂里,内

罗家祠堂里没有点灯显得很暗,只能隐约看见别动队员们靠墙坐着休息,

 

远处传来了鸡叫声,

 

苏林峰:指导员,听见鸡叫了吧,

 

钟志强:听见了,可以派人先去通知一营大部队和一连长李德安了,

 

苏林峰:六班长,带上你们班分头去把一营大部队和一连长接来,口令姑田,回令土楼,记住了,

 

六班长:口令姑田回令土楼记住了,六班出发,

 

几个红军悄悄离开了,

 

钟志强:队长我们也该行动了吧,

 

苏林峰:全队集合,

 

别动队在黑暗中迅速站队集合,

 

第三十三场   夜,姑田山一营驻地,外

六班长:报告营长,华仰侨的人马已经全都返回了姑田镇,别动队做好了里应外合的准备,口令姑田回令土楼,请营长指示,

 

一营长:好,通讯员,

 

通讯员:到

 

一营长:立即通知二连、三连和机枪连集合队伍出发,口令是姑田土楼,

 

通讯员:是,口令是姑田土楼,

 

通讯员跑走,

 

教导员:苏林峰设计的引蛇出洞里应外合的连环计,看来就要成功了,

 

一营长:是啊。现在该轮到我们了。我也出一计,叫热汤煮扁肉(当地人把小混饨叫扁肉),

 

教导员:嗯,好计。不过,这个计策的名字还是叫包饺子好,

 

一营长:叫什么都行,反正两样都不能露馅,

 

教导员:对,一露馅呀就糊了,

 

教导员用手做了个和稀泥的动作,两人哈哈哈地都开心的笑出了声,

 

第三十四场   夜,姑田山小路上,外

一营长和教导员带领大部队走在下山的小山路上,天空忽然下起了滂沱大雨,

 

教导员:山区五月天下雨就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这给部队夜间行军带来很大的困难,

 

一营长:部队行军一定要注意安全,

 

教导员站到路边一块高地上,

 

教导员:同志们,下雨路滑要注意安全小心摔跤呀,

 

战士A:教导员,滑倒了不要紧就像坐滑滑梯一样,一滑就是十多米呢,

 

战士B:人多几个滑倒就像坐汽车一样,

 

天黑得像锅底,山路泥泞湿滑行走容易滑倒,一溜出去就是十几米远,

 

“哎呀”一声叫,战士B正说话时一不留神就滑倒了,而且引起了“多米诺骨牌”连锁反应一倒就是一长串人,

 

战士B:哈哈哈我们这是免费坐汽车呀,

 

战士A:这比坐汽车舒服多了,滑溜溜的,

 

行军队伍显得很乱,摔倒的人经常会发出枪碰树干的“叩叩”声,屁股着地的“扑扑”声和惊喊出的“哎呀”声,

 

特别是炊事班的人一滑倒,锅盆铁器碰撞发出的“乒乓哐铛”声更是嘈杂。本来夜行军是必须保持肃静的,但现在已经是不可能了,

 

一营长:部队注意安全放慢前进速度,

 

教导员:同志们,放慢前进脚步防止非战斗减员,用手抓住路边的树枝不要摔倒,

 

第三十五场   夜,罗家祠堂里,外

祠堂外面突然大雨倾盆,

 

苏林峰、钟志强和孔令勇站在队伍前,

 

苏林峰:我们分头行动,我带十个人从土楼围墙上爬进去主要消灭华仰侨,钟志强带二十人夺取东门迎接大部队消灭大刀会童子军,孔令勇带二十人夺取西门迎接一连进城,战斗打响时间以土楼里的枪声响起为信号,

 

钟志强:行,不过你带的人是不是少了点?我看你带20个人比较好,

 

苏林峰:十个够了,爬进土楼的人要是多了反而响动太大容易暴露,

 

钟志强:那你把冲锋枪都带上,在土楼里作战你们人少火力要强,

 

孔令勇:我同意,

 

苏林峰:东门敌人多,指导员把机枪带上,

 

钟志强:好,祝你成功!

 

苏林峰:祝我们都成功,

 

邓士勇:祝我们都成功,

 

三人紧紧握手,

 

苏林峰:开始行动,

 

苏林峰推开祠堂院子大门率先消失在黑暗里,

 

第三十六场   夜,姑田山小路上,外

哗啦啦的雨声、轰隆隆的雷声、呜嗖嗖的风声、悉唰唰的树叶声与森林中各种动物的叫声交织在一起,完全淹没了部队行军中因摔倒发出的响声,红军前进速度变得很慢,

 

一营长:教导员,看来原定一个小时路程的奔袭进攻计划泡汤了,

 

教导员:情况变我们也要变,

 

一营长:对,我们把快速奔袭变成包围渗透,

 

教导员:我同意,

 

画外:站住口令:姑田,回令:土楼,我是李德安,营长在那里,李连长过来吧,

 

李德安走到一营长和教导员面前,

 

李德安:营长教导员,你们可来了,

 

一营长:路上不好走,你们连怎么样,

 

李德安:我们连正在向姑田西门前进,战士们一个个摔得像泥人似的,

 

教导员:要注意安全防止摔伤,

 

一营长:放慢前进速度,战斗命令快速奔袭改成包围渗透,执行吧,

 

李德安:是

 

李德安消失在黑暗中,

 

第三十七场   夜,雨中的华家大土楼,外

苏林峰带着一队精干的冲锋枪手趁夜深人静冒着大雨悄悄地来到华仰侨家大土楼的外面,

 

苏林峰和李燕江二人把手中的飞虎爪向土楼顶上抛去,

 

飞虎爪准确地抓住了土楼屋顶伸出墙外的屋沿木梁,

 

他二人率先爬了上去,

 

第三十八场   夜,土楼三楼的一间空屋子里,内

苏林峰顺绳索下到空屋子里,

 

他走到屋门边听了听就向屋顶上招了招手,

 

队员们先后无声地顺绳索下到空屋子里,

 

苏林峰(轻声):我带江连根,李燕江带罗先火,王小楼带钟大隆,负责同时突击华仰侨三个婆娘的房间抓捕华仰侨,管理顺带领其他四人负责消灭一楼的敌人,以枪响为信号都清楚了吗?

 

众人(轻声):清楚了,

 

苏林峰:天快亮了,大家分头到自己负责的位置上动作要轻,一旦听到有枪声就立刻消灭敌人,

 

众人(轻声):是,

 

苏林峰轻轻拉开屋门看了看就走了出去,

 

战士们也跟了出去,

 

第三十九场   夜,姑田城墙东门外树林,外

大雨停止了,

 

一营大部队带着满身的泥水到达了姑田城墙外的树林里,

 

第四十场   夜,姑田城墙西门外土坎,外

李德安连长带领一连到达了姑田西门外的一条大土坎处,

 

第四十一场   拂晓,姑田城墙东门内,外

钟志强带领别动队摸到了东门前,迎面正好碰上了童子军十几个人的巡逻队,

 

敌人A:什么人?

 

钟志强抬手一枪打死了叫喊的敌人,

 

机机手端着机枪一阵扫射,红军战士一齐开枪,十几个敌人都被消灭了,

 

钟志强带领战士们打开东门,

 

钟志强:姑田大土楼,同志们冲啊,

 

第四十二场   日,姑田城墙西门内,外

孔令勇带着一队战士刚到西门就听到东门枪声响起,

 

孔令勇:开火,

 

几十名红军一齐开火迅速消灭了西门前的敌人哨兵,

 

孔令勇刚打开城门李德安就带着红军冲进了城门,

 

孔令勇:李连长动作真快,

 

李德安:我们是来杀猪的动作当然快,

 

孔令勇:杀猪?

 

李德安:对,同志快冲啊到华仰侨家土楼杀猪去,晚了就让二连三连把猪都杀光了,

 

红军战士们:冲啊,杀猪呀,

 

孔令勇和李德安带着红军向前跑去,

 

第四十三场   日,土楼二楼房间门口,外

苏林峰和五个红军战士分别站在三间房屋门口的两边,

 

枪声响了,

 

苏林锋一脚踹开房间门,里面床上躺着大婆娘,没有看见华仰侨,

 

李燕江一脚踹开房间门,里面床上躺着二婆娘,也没有看见华仰侨,

 

王小楼一脚踹开房间门,飞快地冲进了屋里,他看见墙边林处长光着上身正在从墙上的枪套里往外拔手枪,

 

王小楼:不许动,缴枪不杀,

 

王小楼眼明手快一把夺下了林处长的手枪,

 

林处长:我缴枪我缴枪,我刚才不是想拿枪的,

 

王小楼:那你拿什么,你是谁?

 

林处长:我,我是省保安处的林处长,我拿我的私人皮挂包,我请求红军优待俘虏,

 

王小楼从木板墙上取下皮挂包掂了掂,

 

王小楼:说得对,红军优待俘虏,这个皮包很重我就帮你拿吧,

 

另一个红军战士用冲锋枪指着床上的三婆娘和站着的林处长,

 

红军战士:你们两个快穿上衣服给我出去,

 

第四十四场   日,土楼一楼房间门外,外

管理顺带着四名别动队战士手持冲锋枪刚冲到了一楼的屋子门外,

 

几个想顽抗的敌人端着步枪刚跑出门,

 

管理顺用冲锋枪一阵扫打死了几个冲出房门的敌人,立刻和四个战士分别冲进了几个房间里,

 

管理顺: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房间里剩下的敌人慌忙喊到:红军爷爷别开枪,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第四十五场   日,土楼天井的场地上,外

一楼的敌人举着手被押到天井的场地上,二楼的三个婆娘和敌人林处长也被押到了场地上,

 

王小楼:队长,抓到敌人的保安处长,他的皮包里有七根金条和秘密文件,

 

苏林峰:抓到华仰侨没有?

 

李燕江:报告,华阳侨不在,

 

苏林峰一把掐住林处长的肩井穴位,

 

苏林峰:快说,华仰侨躲在哪里?

 

林处长:哎哟好痛轻点轻点,他昨晚没在土楼里睡,是住在童子军团部,

 

苏林峰:你敢胡说我掐死你,

 

林处长:哎哟不敢不敢,他的钱财都被搬光了昨天晚上大发雷霆连饭都没吃就气走了,

 

苏林峰:你来这里干什么,

 

苏林峰接过王小楼递上的皮包抽出里面的文件看,

 

文件头上标示“机密”,标题写着:“福建省国民政府收编地方民团武装计划”,

 

林处长两眼紧紧盯着皮包,

 

林处长:我是来收编大刀会童子军的,

 

苏林峰:怎么收编?

 

林处长:封华仰侨当连城县保安团团长兼童子军司令,

 

苏林峰:一张空头支票,

 

林处长:不是空头支票,是实实在在的一百支步枪和两挺机关枪,让他们围剿红军,

 

苏林峰:真是狼狈为奸野心勃勃,

 

林处长:皮包里、里面的金条是我的个人财产,放我走吧我愿意送你两根,

 

苏林峰:你个人财产?是你刚用国民党的枪与华仰侨交换的吧,

 

三婆娘:红军说得对,金条都是我家的,

 

林处长:胡说,你这个臭婊子,

 

三婆娘:你才胡说,你这个软茄子,

 

苏林峰:都住口,这些金条红军全都没收了,

 

林处长:我想问红军,这么高的土楼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苏林峰:红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把他押走,

 

一个红军战士把林处长押走了,

 

苏林峰:王小楼,包里的文件很重要,你立刻骑马送给团长政委,

 

王小楼:是,

 

第四十六场   日,山间马路上,外

王小楼骑马奔驰在山间马路上,

 

第四十七场   日,大刀会童子军司令部,内

激烈的枪声,

 

巫师惊慌地跑到华仰侨的卧室里华正在穿衣服,

 

巫师:华司令红军打进东西两个城门了,

 

华仰侨:来的正好,我这次和他们拼了,命令童子军向东门冲,命令大刀会向西门冲,一定要把红军消灭在姑田才解我心头之恨,

 

第四十八场   日,直通东门的一条大路上,外

一营长带领红军刚冲进东门来,

 

一大群身穿“童”字服的童子军在两挺机关枪的掩护下疯狂地蜂拥而上:天神保佑,刀枪不入,天神保佑,刀枪不入,玩命地向前冲,

 

一营长和红军队伍被迫边打边向后撤退,

 

二连长:营长,敌人火力太猛怎么办?

 

一营长:二连长,快撤到城外树林防守,

 

第四十九场   日,姑田城墙东门,外

一大群童子军疯狂地喊着:天神保佑,刀枪不入,天神保佑,刀枪不入,玩命地冲出了东门,

 

第五十场   日,山岗上一片树林,外

一营长带着红军跑进了山岗上的一片树林里,

 

教导员:营长怎么回事?三连和机枪连还没动身二连就撤回来了,

 

一营长:麻痹轻敌了,敌人的战斗力很强,部队立即转入防御,

 

教导员:通讯员,立刻通知三连和重机枪连进行防御,坚决反击敌人,

 

通讯员:是,

 

第五十一场   日,姑田城墙西门,外

长长的一大群身穿“刀”字服的大刀会门徒像疯狗一样口中大叫着“刀枪不入,刀枪不入”的口号,径直冲出城墙西门,向红军一连的阵地上冲去,

 

他们大多拿着一把大刀片,只有一部分人拿着步枪或土铳,

 

第五十二场   日,田野上的一条长土坎,外

李德安和一连红军战士们跑到长土坎后面,

 

李德安:全连防御,

 

红军战士A:连长,敌人冲过来了,

 

红军战士B:连长,敌人黑压压的一大片,快下命令打吧,

 

李德安:大家别怕,敌人乱嚷嚷那是在给他们自己壮胆呢,听我口令用排子枪射击,全连瞄准,

 

第五十三场   日,一片开阔地上,外

红军战士A:敌人距离阵地只有六十米,

 

李德安:预备,放!

 

整齐的一声排子枪响过后冲在最前面的敌人立刻倒下了一片,

 

敌人并没有立即逃跑,因为人太多后面的人踩着前面倒下的人又走了上来,

 

李德安:预备,放!

 

又一声排子枪响,敌人又倒下了一片,

 

后面的敌人还是没有逃跑继续喊着“刀枪不入,刀枪不入”越走越近了,

 

红军战士B:连长,敌人还在玩刀枪不入的把戏,

 

红军战士A:连长,敌人距离三十米来点狠的吧,

 

李德安:准备手榴弹,预备——投!

 

连续的手榴弹爆炸声,

 

刀枪不入的叫声停止了,硝烟吹散后倒下的是一片大刀会的悍匪尸体,

 

李德安:同志们,冲啊!

 

李德安带头冲了上去,

 

红军们:冲啊,缴枪不杀!

 

远处那帮大刀会的乌合之众就像退去的潮水一下子就四散逃进森林里不见了,

 

红军战士A:连长,敌人不见了,

 

红军战士B:连长,敌人都钻进树林了还追不追?

 

李德安:停止追击,包围土楼杀猪去呀,

 

冲啊!一连的战士们跟着连长向土楼跑去,

 

第五十四场   日,一片山坡草地,外

一大群身穿“童”字服的童子军端着步枪跑向前去,

 

华仰侨:神兵们冲啊,消灭红军得道升天,今天谁也不准后退,

 

巫师跳起了鬼舞,童子军们显得更加疯狂,

 

童子军们:天神保佑,刀枪不入,天神保佑,刀枪不入,

 

童子军向山坡上跑去,

 

华仰侨:打快打,机关枪给我打,

 

两挺轻机关枪猛烈射击着,

 

第五十五场   日,山岗上一片树林,外

敌人的机枪打的红军阵地上尘土乱溅,

 

童子军快速地冲到了山坡上与红军拼起了刺刀形成了胶着状态眼看就要冲破红军阵地了,

 

教导员带着红军机枪连的两挺重机枪正好赶到,

 

教导员:重机枪狠狠打,

 

两挺重机枪同时开火,

 

第五十六场   日,一片山坡草地,外

草地上蜂拥而至的童子军被红军的重机枪打倒一波又跑上来一波,

 

苏林峰和李德安带着红军别动队和一连的战士冲到了童子军的背后,

 

两名红军战士手上端着两挺轻机枪猛烈射击,

 

别动队的冲锋枪一边冲锋一边连续射击,

 

一群红军战士冲向敌人,

 

华仰侨:军师,你带童子军赶快向前冲,

 

巫师:得,得令,华司令你把最后的神水带上,我,我去了,

 

华仰侨接过巫师递过来的大葫芦,

 

巫师:神兵弟子们,今天是得道升天的好日子快跟我上啊,

 

巫师带着一群童子军向前跑去,

 

华仰侨仰起脖子喝葫芦里的药酒,

 

画外:猛烈的枪声,

 

华仰侨被子弹打中倒在地上,

 

一个士兵爬过来把掉在地上的酒葫芦拿给华仰侨,

 

士兵:华司令你受伤了,快喝神水,

 

华仰侨左手捂住流血的腹部,右手接过酒葫芦看了一眼就厌恶地丢开,

 

他从口袋里掏出黑色石雕蟾蜍,几个卫兵一看赶紧跪在他身边,

 

华仰侨:蟾蜍大仙快快显灵救救我吧,

 

卫兵们赶紧叩头,

 

华仰侨用手指着旁边的树林,

 

华仰侨:蟾蜍大仙显灵了,叫机关枪在前面开路,你们几个保护我向树林里跑,

 

卫兵们:是,

 

两个机枪手端着轻机枪在前头边打边冲,十几个童子军卫兵保护着华仰侨跟在机枪后面逃进了密林深处,

 

巫师:太上老君发律令,今日得道就升天,太上老君发律令,今日得道就升天,

 

他一跳一跳地向红军阵地跑去被红军击毙,

 

大刀会童子军在红军的前后夹击下举手投降,

 

第五十七场   日,山岗上一片树林,外

一营长:同志们,敌人被消灭了赶快打扫战场,

 

教导员:注意搜查匪首华仰侨,

 

红军打扫战场查看倒在地上的童子军把丢在地上的枪支弹药捡起来,

 

李德安和苏林峰走到一营长和教导员面前,

 

李德安:报告营长战场打扫完毕,打死大刀会童子军三百二十人,抓到俘虏一百零七人,缴获步枪四百多支,

 

教导员:华仰侨呢?

 

苏林峰:报告营长教导员,没有看见华仰侨的尸体,

 

一营长:教导员,战果还不错,

 

教导员:嗯,虽然跑了华仰侨是个遗憾,但是他的大刀会童子军基本上都被迫消灭了,

 

苏林峰:报告,土楼里还有十多万斤粮食怎么办?

 

李德安:还有几十头肥猪呢,

 

一营长:走,到华仰侨的大土楼去看看,

 

第五十八场   日,燕城红九团团部办公室里,内

吴团长、方政委和王干事站在屋子里说话,

 

王小楼:报告,别动队员王小楼有重要情报,

 

吴团长:快进来王小楼,姑田的情况怎么样,

 

王小楼:华仰侨的土楼已经被打掉,我们抓到敌人的一个上校保安处长,这是缴获的公文包,

 

吴团长接过王小楼双手送上的公文包,

 

吴团长:还挺重的,

 

王小楼:里面有一份重要文件和七根金条,是苏队长派我专程交给团长政委的,

 

吴团长从皮包里拿出文件看,

 

方政委:华仰侨呢?

 

王小楼:华仰侨逃跑了,

 

方政委:这个狡猾的狐狸又一次逃脱了,

 

吴团长:文件送来的很及时啊方政委,苏林峰他们抓到了一条大鱼,

 

吴团长把文件递给方政委,

 

方政委看文件,

 

吴团长倒了一杯水给王小楼,

 

吴团长:你先坐下喝水休息,还有任务交给你,

 

王小楼:是,

 

王小楼坐到靠墙边的椅子上喝水,

 

方政委:吴团长,这份机密文件太重要了,说明敌人兵力不足,正在大力收编地主武装以扩充军队,

 

吴团长:这可能预示敌人要有更大的围剿行动,应该派专人把文件立刻送到红军总部去,

 

方政委:对,交给王干事去办,

 

吴团长:王干事,你把这七根金条拿去交给后勤部,

 

王干事:是,

 

王干事双手接过皮包,

 

王干事:金条还真是重,

 

方政委:这份缴获的重要文件你交给秘密交通站,一定要尽快送到红军总部去,

 

王干事:是,

 

王干事接过文件离开,

 

吴团长:我们也要尽快消灭洪田和西洋的两个土匪武装,防止他们被国民党收编,

 

方政委:立刻通知苏林峰赶到洪田配合二营行动,

 

吴团长:我这就写战斗命令,

 

吴团长走到办公桌前写战斗命令,

 

方政委:王小楼,是谁抓到敌人保安处长的,

 

王小楼:报告政委,是我,

 

方政委:你这次可立了大功,团里给你记大功一次,

 

王小楼:谢谢首长,

 

吴团长把一封信交给王小楼,

 

吴团长:你立刻赶回姑田把这个作战命令交给一营长和苏林峰,

 

王小楼:是,

 

第五十九场   日,山间马路上,外

王小楼骑马奔驰在山间马路上,

 

本集结束。(有意合作者请联系福建电视台编导:刘毅13860671188,叶英平15306922895)



编剧:叶英平、刘毅

手机号:15306922895

邮箱:15306922895@163.com

联系地址:福建电视台综艺部


评论


评分:

刘毅:

评论:故事揪心,易于拍摄得很精彩。
06月07日 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