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剑白云天 (16人评价)


【故事简介】

1273年,吕文焕力竭降元,襄阳沦陷,南宋告急。

一个滂沱雨夜,一家神秘的福建土楼客栈,八个心怀鬼胎的住客,他们之中既有云游四方的剑侠、南宋宫廷的妃子、蒙古第一武士、牡丹坊女刺客,也有告老还乡的公公、脾气暴躁的天竺僧人、铸剑山庄的少庄主、大理寺的辎衣捕头。八个人接二连三的死于非命,诡异的是他们的死亡顺序是按照先天八卦的逆反顺序,而且凶手杀人的手法依照八卦各爻的寓意,例如:坤代表地,就有人落地坠亡;艮代表山,就有人被山泥活埋;震代表雷,就有人遭雷击毙命。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客栈里除了凶手,每个活着的人都可能成为新的凶手。在人性争斗的修罗场,为了活下去,他们不仅要破解八卦杀人之谜,还要完成个人的顿悟和救赎。

当暴雨导致山体滑坡,侵入客栈的山泥荡涤了人性的阴暗面,迎来了光明而惨烈的结局,真相揭开帷幕,并牵扯出了一个大理覆灭、忠良之后血腥复仇的故事。凶手竟是大理最后一位相国收养的义子,其义父抗元失败,壮烈殉国,被元帝忽必烈称为忠臣。

凶手誓要为义父、为大理报仇,诛杀他遴选的贼僧、蒙古武士、同流合污的江湖人士、南宋宦官及妃子,甚至是大理世子。但复仇即是执念,他最终幡然悔悟,用一场大火和自己的牺牲换来了救赎。


【一句话故事】

襄阳沦陷,段宇焱护送南宋抗元将军遗孤途经福建土楼,破解八卦杀人之谜,牵扯出大理覆灭、忠良之后血腥复仇的故事。

 

【人物小传】

段宇焱:乾字号房客,大理总管段实之子,自元灭大理之后,对云南实行近二十年的军事管制,段宇焱不满其父俯首称臣,效忠元帝,于是改名无梦,意蕴“无欲无求无梦”,与段氏割裂,仗剑去国,云游四方。

 

垣衣:兑字号房客,曾在南宋宫廷里做妃子,被贾似道一派的奸人所害,流落民间,饱受颠沛之苦,后被襄阳守将范天顺收为义女,传授岳家枪法。

 

老白:白云客栈老板,大理最后一位相国高泰祥收养的义子,其义父抗元失败,壮烈殉国,被元帝忽必烈称为忠臣。老白誓要光复大理,诛杀他选定引诱而来的逆臣、元军武士、同流合污的江湖人士、南宋宦官及妃子,甚至是大理世子。

 

罗刹:离字号房客,天竺僧人,性格暴躁,携带伽蓝心经入住白云客栈,伽蓝心经是天竺的武学经典,据说藏于云南姚安境内的龙华寺,被罗刹得知后夜行潜入,盗取了心经。被客栈里的人知道以后成为众矢之的,人人都眼馋他手里的经书。

 

南笙:巽字号房客,牡丹坊女刺客,她肚子里怀了孩子,孩子的生父是刑部侍郎韩进。

 

【作品亮点】

将悬疑推理、八卦五行、禅武思想、家国情仇融入武侠背景的故事里,利用福建客家土楼“天圆地方”的结构,布局依照先天八卦顺序的连环杀人案件,使故事更具有后现代新武侠的气质。

 

【正文】

1、竹林  夜  外(人物:无梦 秦萧)

字幕:福建永定县

大雨滂沱,电闪雷鸣,无梦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牵着黑马在泥泞的山路上跋涉。一不留神,马蹄陷进了烂泥里,拔不出来。

无梦用力拖拽黑马,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黑马惊吓得坐了下来,泥浆溅起,无梦被溅得满脸都是,狼狈地用衣袖擦脸。

黑马寸步难行,无梦摇了摇头,索性将整匹马扛在肩上,带出了泥泞之地。就在这时,一个手撑竹柄油纸伞的白衣剑客从另一条山路走了过来,看到这一幕,对他拱了拱手。

秦萧:在下秦萧,福州人氏,可需要帮忙?

无梦放下黑马,喘着粗气:不必。

两条山路在前方并成一条路,无梦、秦萧并肩同行,保持沉默。无梦低头,看到秦萧脚蹬一双黑缎布靴,靴子上沾满了山泥。

秦萧:同是天涯沦落人,满身泥垢君莫笑。

无梦:我没笑。

秦萧:我只是即兴念了首诗。

无梦:在下段无梦,大理人氏。

秦萧:幸会。

秦萧:往这走,前面就是白云客栈。

无梦:正好也是我的去处。

秦萧:我带路。

秦萧走到前头,无梦看到他背后的一柄宝剑,虽未出鞘,却泛出火红色的光芒,忍不住赞叹。

无梦:好剑!

秦萧:这是家父传给我的火雷剑。

无梦:秦公子家可是铸剑世家?

秦萧:正是,段兄如何知道?

无梦:我见你宝剑未出鞘,却隐隐泛出火红色剑光,当是以玄铁铸就,炼剑之时加入了精金、秘银以及一些稀有矿石,使得剑身通体赤红,似有烈焰环绕。能达到如此鬼斧神工之技艺,必是铸剑名门无疑。

秦萧:段兄果然是识剑之人。

无梦:秦公子的长相亦是剑眉星目,鬓若刀裁,显然是受家人的影响,尤其是令尊吧?

秦萧点头:段兄还是识面之人。

无梦:你一个家境殷实的公子,出门不骑马,也不坐轿子,手撑油纸伞,背负家传宝剑,在疾风骤雨中踏泥而行,你是想在江湖中闯荡,借以磨炼自己,早日成为你父亲一样的盖世英雄。

秦萧:没错,仗剑天涯,不负此生,段兄通过识剑、识面、识人,已深知我心,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今晚白云客栈我们痛饮一场如何?

无梦:好!

夜幕中,渐渐显现出一个圆形建筑,它外围是厚实的土墙,墙面开有窗洞,隐隐透出灯火,远远观之如一座坚不可摧的城堡。

秦萧:我们到了,听说客栈老板喜欢结识江湖人士,他有一个英雄榜,只要榜上留名的就可以免费住宿,这便是我来此的原因,想看看英雄榜上有没有我的名字,哈哈,人心总是虚荣的。

无梦:谁说不是呢。

秦萧:我们两个初来乍到,一会儿互相多捧着点。

无梦:好啊。

秦萧:对了,段兄,你也是慕名来的吗?

无梦:我来寻一个朋友。

 

(闪回)2、襄阳城门外  日  外(人物:阿术 吕文焕 宋军尸骸 蒙古铁骑)

浓烟散去,残破的城墙下,宋军尸横遍地。

一杆斜插在地的宋军旌旗燃烧殆尽,一匹受伤的战马嘶鸣着,躺在血红色的泥泞中。

蒙古铁骑虎视眈眈,正对着襄阳城门,蒙帅阿术催马来到军阵前,当看到城门缓慢打开,吕文焕披头散发、步履蹒跚地走出,他的嘴角泛起得意的笑容。

字幕:1273年,二月二十四日,因弹尽粮绝,守城无望,襄阳守将吕文焕打开城门投降。

 

(闪回)3、山坡  日  外(人物:无梦 垣衣 女婴 蒙古骑兵 蒙古士兵)

城外光秃秃的山坡上,无梦俯视蒙古铁骑涌入襄阳城,表情不屑地吃着手里的青稞饼。他胯下的黑色骏马不安地踏着马蹄,打着响鼻。无梦伸手安抚,将青稞饼分给它吃。

三个蒙古骑兵策马而来,无梦握紧手中长剑,胯下一阵晃动,他忙拉住缰绳。转眼之间,三个蒙古骑兵已经拉开硬弓,近距离对准他。无梦只能弃剑下马,从腰带里摸出一块通行令牌,抬手递出。

蒙古骑兵甲:你不是宋人?

无梦摇了摇头,三人调转马头离开,边走边议论。

蒙古骑兵乙:这人来头不小,拿的是金令牌,要不要问清楚?

蒙古骑兵丙:别自找麻烦了。

蒙古骑兵甲:去城里领元帅的封赏吧。

无梦收回令牌,拾起长剑,剑身上满是泥渍,他用衣袖擦拭了半天,直到黑马回头,不耐烦地打了个响鼻。

他翻身上马,看到襄阳城方向奔出一骑白马,引得一群蒙古骑兵追逐。马上有一白衣女子手持银枪,拼命驱赶白马,她的后背负着一襁褓中的女婴,女婴的啼哭声尖锐而凄厉。

一个蒙古骑兵拉开硬弓,一箭破空而出,白衣女子银枪一抖,反手击落。之后,有更多的箭射来,白衣女子左右闪避,枪头戳地,将一块硬土铲起反击身后,一个蒙古骑兵面门被击中,惨叫落马。

无梦一声赞叹,但马上又露出不解的表情。

白衣女子竟驱马奔向一列军阵,眼见就要冲入军阵,蒙古士兵大惊,挥舞马刀,嘴里发出喊杀声。白衣女子表情一怔,忙调转马头,向山坡方向疾驰。

(切换画面)白衣女子被蒙古骑兵包围在山坡上,面对十二张紧绷的硬弓,白衣女子表情无畏。

(特写)白衣女子的瞳孔暗淡无光,原来她双目失明。

伴随一声马嘶,蒙古骑兵回头,他们看到一匹胆小的黑马,缩头缩尾地后退,马鞍上没有人。一个青色的影子闪过,剑光精准地划过十二根弓弦。当弓弦绷断,十二个蒙古骑兵纷纷坠马,血溅当场。

白衣女子喘着粗气,环顾四周,她身后的女婴已经停止哭泣,好奇地睁着眼睛。无梦从黑马后面走出。

当长剑入鞘的时候,一朵白云平缓地飘过长空。

片名出——倚剑白云天

 

4、山坡  日  外(人物:无梦 垣衣 女婴 蒙古骑兵)

无梦打量白衣女子,脚步不自觉地往前迈近。

无梦:在下段无梦。

白衣女子挺枪而立:别过来,我的枪不长眼睛。

无梦:你使的是岳家枪?

白衣女子的回答是当胸一枪。

无梦退避:你的枪不长眼睛,可你的心里长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襁褓中的婴儿)她可是右领卫将军范天顺的遗孤?

白衣女子露出惊异的表情。

无梦:襄阳守将里唯有范将军会使岳家枪,你手上这柄银枪的枪头刻了一个范字,这是范将军的枪。此枪既然在你的手上,说明他已经战死。

白衣女子:将军是自缢身亡,他才不会像那个贪生怕死的吕文焕一样打开城门投降。

(画外音)女婴发出哎的一声。

白衣女子回头,耳听女婴的动静,伸手摸到包袱里,拿出一只皮袋,拔下尖嘴塞子,喂女婴喝奶。女婴把皮袋一推,哇哇大哭。

无梦:她看起来不饿,你并非她的生母,关系倒是亲密。(打量白衣女子的装扮)你虽装扮如婢女,但身上带着一份贵族之气,而且枪法精纯,显然是将门之女。范将军不会带女儿出征,你应是他收养的义女。

白衣女子收回皮袋,打马前行。无梦俯身检视蒙古骑兵的尸体,他伸出手,从其中一个骑兵颈项摘下一样东西。

(切换画面)女婴在白衣女子后背兀自哭着,无梦追上,手摇着一串挂坠,上面坠着十二颗狼牙。狼牙与狼牙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女婴的哭声骤停。

无梦:喜欢吗?

无梦递出挂坠,白衣女子枪头挑起,面对无声的警告,无梦咧嘴一笑,将挂坠放入襁褓之中。

无梦:希望她从小就明白,她的先父所面对的敌人是一个与狼为伍的民族,而她的国家大部分人都像羊一样怯懦。

白衣女子用力挥鞭,白马长嘶一声,撒开四蹄,飞奔而去。

 

5、溪涧  日  外(人物:无梦 垣衣 女婴)

阳光斑驳,一条清澈的溪涧,流水潺潺。白衣女子洗净脸庞,将乌黑的长发盘成一个男式发髻,用一根白玉簪插着,比男人还要潇洒俊逸。女婴在草地上睡着了,她换下来的尿布在一旁晾晒。

蓦地,白衣女子回头,无梦跃下马,轻拍了一下马臀。

无梦:吃草去。

黑马踱步到白马边,两马依偎在一起,低头吃草。

白衣女子:你为何还跟着?

无梦蹲在溪涧边洗脸:你南下,我也南下,我们是一路的。

白衣女子:我们不是一路。

无梦:哦?

白衣女子:你姓段,大理段氏早已是蒙古朝廷的一条狗。

无梦:没错,我父王便是大理总管。

白衣女子:总管之子,在过去因呼你为大理世子,你不在皇宫里养尊处优,跑来襄阳做什么,来看我们宋人的笑话吗?

无梦:我们在二十一年前就亡国了,现在大理还在蒙古人的军事管制下,你觉得我们有资格取笑你们吗?

白衣女子表情微变。

无梦:我原名段宇焱,无梦是我自己改的,意蕴“无欲无求无梦”。

白衣女子:无欲无求应该去做和尚。

无梦:李白曾说过,大丈夫必有四方之志。

白衣女子:何为四方之志?

无梦:仗剑去国,云游四方。

白衣女子:你为何与你的皇族割裂?

无梦:如你所说,不想像我父王一样,成为元帝的一条看门狗,帮人家在云南看家护院。

白衣女子:你去过临安吗?

无梦:去过,你们宋人的都城,如此繁华,如此艳绝,我去过西子湖畔,最喜欢那句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白衣女子:那是一首讽刺诗。

无梦:哦,(看晾晒在草地上的尿布)你不会在溪里浣洗这个?

白衣女子:正是。

无梦忙用袖子擦脸:我说怎么有股尿骚味。

白衣女子:你来之前我就洗好了。

无梦:你是范将军的义女,我没猜错吧,你叫什么名字?

垣衣:垣衣。

无梦:城垣的垣?(垣衣点头)你是临安皇宫里的一个妃子?

无梦瞪大眼睛,他看到溪涧被上游而来的血水染红。

垣衣:怎么了?

无梦:蒙古人南下了。

 

6、白云客栈  夜  内(人物:无梦 秦萧 老白 朱葛明 南笙 罗刹 巴图)

无梦随秦萧穿过土楼的外墙,迎面看到一栋两层酒楼,那是楼内楼,屋檐下挂着一排排红灯笼,在风雨中飘摇。

无梦将黑马拴在酒楼门外的柱子上,雨水沿着屋顶的瓦片落下,他怕马淋湿,给它披上蓑衣,戴上斗笠。

秦萧:段兄果然是爱马之人。

无梦:有时候,我都怀疑它是我主子。

黑马欢快地嘶鸣一声。

秦萧:有趣,有趣。

(画外音)传来粗暴的吼声。

巴图:是我的马回来了吗,你们两个汉人,有没有看到我的马?

出现在无梦、秦萧面前的是一个喝得面红耳赤的蒙古武士,他身材魁梧,浓眉大眼,个子比秦萧高出半个头。

秦萧:没看到。

蒙古武士:你们汉人眼力就是差,射箭没有我们准,马也没有我们的野性,所以整个国家不堪一击。

秦萧:那你呢,现在是一推就倒吧。

蒙古武士:你说什么?

无梦:别理他,我们进去。

蒙古武士拦住无梦、秦萧:在蒙古第一武士面前,竟如此轻蔑。

秦萧:你想怎样?

蒙古武士:我要跟你比武。

秦萧:比武,跟你比醉拳吗?

蒙古武士怒火中烧,揪住秦萧衣领,将他往地上一摔,秦萧双手撑地,一个筋斗,挺立而起。

蒙古武士:我要把你摔得满地找牙。

秦萧:在我们汉人的地盘上,别嚣张。

无梦:说得好,虽然我不是汉人。

蒙古武士怒吼着,向秦萧扑来,两人缠斗在一起。酒楼里的人闻声出来,分别是一个身手敏捷的捕快,一个美艳动人的少妇,一个凶相毕露的天竺僧人。三人各怀心思。

捕快一面劝架,一面偷瞄少妇: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居然在我铁手神捕朱葛明面前打架,信不信我把你们都抓起来。

(特写)少妇满头银针,像是一个致命的蛇蝎美人。

少妇假意头晕,靠在天竺僧人怀里,伸手去他的袈裟里摸东西,天竺僧人怒目圆睁,她忙缩手。

天竺僧人冷哼一声,返身走进酒楼。少妇不满朱葛明一直看她,走到无梦身旁,无梦闻到她身上的芳香,忍不住闻了闻。

无梦:好香。

少妇羞涩地离开,客栈老板慌里慌张跑了出来:两位英雄别打了,别打了!你们都武功高强,动起手来无异于拆房掀瓦,(双膝一跪)我老白求求你们高抬贵手……

朱葛明:你们看到了没有,人家老板都给你们跪下来了。

秦萧见状,率先收手,巴图不依不饶,将其抱摔在地,勒住了咽喉。眼看秦萧垂危,无梦身影一闪,掌击巴图后脑勺。巴图眼白一翻,晕了过去。

朱葛明:好快的身手,敢问英雄高姓大名?

无梦:朱大人过奖了,在下并非英雄,只是一个云游四方的人。

朱葛明:那也是一位游侠,失敬失敬。

秦萧挣扎而起,介绍无梦:这位就是大理赫赫有名的段无梦段大侠。

无梦:我赫赫有名吗?

秦萧对他眨眨眼:谢谢了。

老白:您就是段大侠,快请进。

无梦:老板,你知道我?

老白:当然知道了,简直是如雷贯耳,您的大名高居我的英雄榜第六位。

秦萧:那我呢,我是火雷剑秦萧?

老白:火雷剑不是秦远吗,他排名第十九。

秦萧:差这么远啊,我是他儿子。

老白:原来是秦公子,虎父无犬子啊,可以帮我个忙吗,一起将巴图老爷抬到楼上他的房间,他住在坤字号。

秦萧表情愕然,一旁的无梦忍俊不禁地对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7、酒楼  夜  内(人物:无梦 秦萧 朱葛明)

无梦仰起头,看挂在墙上的英雄榜,共列出五十人的名字,其中第六位果然是他。

(特写)无梦手上拿着刻有“乾字号”三个字的钥匙牌。

无梦:还真有我的名字,(往上看)第五位罗刹。

朱葛明:就是刚才那个凶巴巴的天竺和尚。

无梦:听说少林很多武功都是从天竺来的。

朱葛明:都是鬼话,我一看他的行迹就猜出他是来中原偷师的。

无梦:哦,但他比我们厉害。

朱葛明:没错,我排在第九,也不知道老白是怎么排的,我的轻功在江湖上是数一数二的,我的霹雳铁手曾驰名五岳,居然排在一个叫张君宝的后面,这个人我闻所未闻。

无梦:第四位百里魁星,怎么叫这个名字?

朱葛明:百里是他的复姓,魁星是他老戴着魁星的面具,大家都没见过他的真面目,有人说他原是一个书生,科举落榜就痴迷于武学,没成想是个练武奇才。他是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轻功如果他排第一,我只能排第二。

无梦:那你一定很想抓住他。

朱葛明一脸无奈:抓不住他的,这人绝顶聪明,而且善使诡计,我在大理寺的不少同行都折在他手里。

无梦:空海大师排在第三位,他的武功已入化境。

朱葛明:第三位就化境了,那第一、第二位呢,不就成神了,第一位终南山的火龙真人,这个毋庸置疑,听说只要拜他为师,就能开宗立派。第二位菩提女,我觉得老白的评判标准肯定不是武功。

无梦:那就是修行。

朱葛明:听说菩提女在姚安的龙华寺出家,在云南境内。

无梦:我知道,但不知道菩提女是何许人。

就在这时,秦萧满面春风地从土楼走来。

无梦:秦公子,看你满面春风,有何喜事?

秦萧:老白说我有父亲之勇,给了我一个替补的排名,第五十一位,上英雄榜,晚上我可以免费住在这里。

无梦:恭喜。

秦萧:喜什么啊,沾了老子的光,喝酒去吧。

无梦:朱大人,要一起吗?

朱葛明伸了个懒腰:赶了一天路,筋疲力尽,先回去睡了,你们喝吧。

朱葛明转身离去,无梦一脸困惑:他不是轻功第二吗?

秦萧低头看到无梦手里的钥匙牌,眉头一挑:老白太偏心了,让你住天字第一号。

无梦:每个房间的布置都一样,乾字号是我自己要求住的,老白跟我说兑字号住了一个盲眼女侠,可能是我找的朋友,所以我住在她隔壁。

秦萧:她在吗?

无梦淡然一笑:一早就出去了,还没回来,我等她。

 

8、酒楼  夜  内(人物:无梦 秦萧)

秦萧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吐出一口浊气:那个蒙古人嚣张跋扈,如果不是老白劝阻,我徒手就能把他胳膊拧断,太自不量力了。

无梦:也不知道他为何来此,他一个蒙古人深入敌腹,胆子够大的。

秦萧:我发现这家客栈的人都不简单,除了我们以外,连那个老白都手黑,我们把蒙古人抬进房间以后,他说要帮人家收拾东西,叫我先出去。

无梦:然后你就在门口偷看了?

秦萧:我觉得可疑,结果还真让我看到他在偷人家的黄金,(用手比划)这么大一箱里面都是,金灿灿的。

无梦:巴图是蒙古武士,他一定是在战场上立了功,黄金是他的封赏,被老白盯上了。

秦萧:有道理,朱葛明显然是带着一桩案子来的,还有那个女的,叫南笙。刚才我瞥到她假意头晕,投入天竺僧人的怀里,她在偷东西,但没有得手。

无梦:英雄榜上她也有排名,第三十二位。

秦萧:我在老白那里打听了一下,她是牡丹坊的刺客,曾行刺过朝廷要员,不知她所偷何物。

无梦:秦萧、南笙倒是一对。

秦萧:别乱点鸳鸯谱啊,在家中我已有指腹为婚的人了。

无梦:我说的是一对乐器,想哪去了。朱葛明很可能在追缉百里魁星,当我问他你一定很想抓住他,他嘴上说抓不住,表情带着无奈,但眼神里的光是狂热的。毕竟抓住了百里魁星,就等于他在英雄榜上的排名升至第四位。

秦萧: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是第六位?

无梦:我也无解。

秦萧:你武功真的很厉害吗?

无梦:这个要问我的对手。

秦萧:我可以成为你的对手吗?

无梦:今晚你只能是我酒桌上的对手。

秦萧:你都没喝几杯。

无梦:所以我酒量不如你。

秦萧哈哈大笑,又饮了一杯,脸色微醺,酒壶里没酒了。

秦萧:老白,没酒了,老白,(老白没有回应)人呢,哪忙去了?

无梦:吃点菜吧,其实我来福建,路上碰到一连串怪事。

秦萧:说来听听。

 

(闪回)9、破庙  夜  内(人物:无梦 死囚 官兵)

阴雨绵绵,雷声隆隆,无梦牵着黑马,躲进一座破庙。庙里蛛网暗结,火光摇曳,两个押解死囚的官兵正在烤火取暖,死囚戴着枷锁,蜷缩在泥塑佛像的坐台下。佛像已被破坏,只留下半身。

官兵甲:来者何人?

无梦:在下段无梦,打马路过,来福建寻一位朋友。

官兵乙:朋友?你的朋友可是他?

无梦:不是。

官兵乙:他是一个死囚,定于秋后问斩,我们一路押解他前往泉州。

无梦:山高水长,辛苦两位官爷了。

官兵甲:你若在此留宿,需各给我们一两银子。

无梦:为何?

官兵乙:我们留宿在此,可保你一夜平安,如此便需要一些慰劳。

死囚:他们这一路花天酒地,把盘缠都用完了,你已是第一十二位需要他们眷顾的过夜人。

官兵甲:插什么嘴,皮痒痒了是吧,让爷给你松松。

死囚:他们连佛像都不放过,把佛身里的金银铜铁都掏出来,净干天打雷劈的事。

官兵乙将一段烧着的树枝投向死囚,火星四溅:要不是你走得慢,我们早到泉州了。

无梦瞥了一眼死囚血淋淋的赤足:你们应给他一双鞋。

官兵甲:鞋?那你再加一两银子。

无梦:可以。

无梦伸手入怀,拿出一个钱袋,往地上一掷。两个官兵耳听碎银清脆的落地声,争先恐后去抢夺。

官兵甲:给我。

官兵乙:一人一半。

无梦回头,死囚趁两个官兵不注意,拾起树枝,用枝头撬锁。无梦视若无睹,将黑马拴在一根柱子上。

死囚撬开枷锁,滚到官兵甲身后,抽出他的长刀,一通猛砍。官兵甲吓得把钱袋一扔,抱头乱窜。官兵乙在一旁拔刀招架,死囚怒吼一声,将他的刀砍落。

死囚:狗官,我要你们的命!

官兵甲对无梦:你看什么热闹,快快把他制住。

无梦:银子给你们了,理应是你们保护我。

 

(闪回)10、破庙  夜  外(人物:无梦 死囚 官兵)

两个官兵走投无路,只能奔出破庙,破庙外雨势加大,电闪雷鸣。死囚挺刀站在庙门前。

官兵甲:你怎么不追来,没胆是吧?

死囚嘿嘿冷笑,就在这时,一个呈圆球状的闪电球飘浮到两个官兵身后。死囚看到闪电球表情微变,忙退到庙里。

无梦:怎么了?

伴随着电光迸射,一声惨叫,无梦疾步冲到庙门前,他看到官兵甲不见了,官兵乙哆哆嗦嗦地指着闪电球。

官兵乙:他……他摸了那个球。

无梦:然后呢?

官兵乙歇斯底里地大叫,往前奔逃,突然脚底一滑,摔了个狗吃屎,满脸的泥浆。一阵风起,闪电球向官兵乙飘了过去。

死囚对无梦:快进来,那是佛火。

无梦:佛火?

死囚:别靠近它,除非你不想活了。

无梦:靠近它会怎样?

死囚:灰飞烟灭。

官兵乙将佛身里盗取的金银铜铁一件件往地上扔:佛爷恕罪,佛爷恕罪,我再也不偷你的东西了。

闪电球径直扑向官兵乙,从他身上穿透而去,消失在雨幕中。官兵乙表情扭曲,蹒跚地向无梦走了几步,化为一堆灰烬。

无梦惊愕地走了过去,他也看到了官兵甲的灰烬,被雨水冲刷流淌一地。那些金银铜铁在雷电的映射下,闪出诡异的光芒。


(闪回)11、破庙  夜  内(人物:无梦 死囚)

无梦浑身湿透,走回破庙,死囚正坐在火堆边翻两个官兵的包袱。

死囚:过来烤火。

无梦脱下长袍,坐在火堆边,火光映亮了他布满疑云的脸庞:那真是佛火?

死囚套上一双靴子:他们偷了佛祖的东西,佛祖能不发火吗?

无梦:不对,那是闪电,只是形状比较特异。

死囚:反正该死的死了就行。

无梦:你杀了何人?

死囚:一个狗官,罪大恶极,是刚才那两个人的上司。

无梦:哦。

死囚:你姓段,你是大理段氏的王爷吗?

无梦:大理早就灭亡了。

死囚:不该灭亡的灭亡了,该灭亡的还在苟延残喘。

无梦:对了,还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来自何门何派?

死囚:你看出我有武功?

无梦:你虽以长刀应敌,但臂力遒劲,显然练过外家拳法。

死囚:我练过一段时间少林拳,其实就是跟一个老和尚切磋,切磋完了,我也略懂一点,然后自己再改良一下。

无梦不由好笑:你的武功是仿少林的。

死囚:我们要不切磋一下?

无梦:你还没介绍自己。

死囚:我姓龙,所以我的拳法叫龙拳。

话音刚落,死囚啸叫一声,拳如雨下,无梦接了几拳,困意袭来,他打了个哈欠,用长袍将死囚双手一裹,点了他的穴道。

无梦:龙兄,对不住,我太累了,先睡下了,明天我还要找我的朋友,穴道一个时辰后解开。

死囚目瞪口呆地看着无梦睡下。



编剧:柴晓春

手机号:13567482373

邮箱:631396063@qq.com

联系地址:浙江宁波


评论


评分:

柴晓春:

评论:新武侠推理电影剧本《倚剑白云天》已入围华语国际编剧节,期待与你合作。
12月01日 1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