崎岖恩爱路 (6人评价)


   剧情简介:某山区,黄婉倩是出众的美女。她放弃考大学机会跟邻村青年林文秀恋爱,并偷尝禁果怀孕。为保名声,双方父母让他们结婚。可林文秀不到法定结婚年龄,他父亲让他在外打工的哥哥林文锦把身份证寄回来给他们登了记。

林文秀对婚姻无责任心,他外出打工跟发廊小姐马菲厮混在一起。黄婉倩母女生活遇到困难,林文锦回村帮助了她,让黄婉倩产生了对他的好感,她拿出结婚证说和林文锦是合法夫妻。离奇的事难住了林文锦,不过他逐渐对黄婉倩有了感情,他们住在了一起。

马菲得知这个消息,就让林文秀回来假借与哥哥争夺妻女为名,敲诈了哥哥的十万元钱。林文秀把钱交给马菲后,马菲却把林文秀蹬了,林文秀一气之下在马菲眼前自杀,并错过最佳抢救时间成了植物人。村里人以为林文秀为情自杀,林文锦忍受不了压力,离开黄婉倩回城打工。

不久,林文锦得知真相,他找到马菲交给法律严惩,他要堂堂正正回来与黄婉倩团圆,这遭到亲友和全村人的反对。林文锦和黄婉倩顶住了压力,他们恩爱地生活在一起,并逐渐得到全村人的认可。他们创办的工厂发展了,就出资为村里修路,村里人把这条路命名为恩爱路。

 

剧本亮点:

1.    剧本故事情节发展有“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戏剧效果,能吸引观众。

2.    剧本对婚姻不负责任的行为进行了鞭笞,告诉人们只有对婚姻负责,才能获得真爱,才能有幸福,这能引起绝大多数观众的共鸣。

3.    剧本符合低成本拍摄的要求。

 

正文:

1.日,山区。

群山环峙,山峦叠翠。在崇山峻岭的山坳中,是一块块平整的水稻田,间或座落着三三两两的农家屋舍。

画外音:故事发生在某个山区,群山环绕着一个个山村,这里不光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生活和谐,还尽出美女,黄婉倩就是出众的一个。

一农户家,眉眼俊俏,姿态娉婷的黄婉倩出门,其父黄卫东叫道:“婉倩,等等我。”

黄婉倩转身等父亲追上来。

黄卫东问:“你们老师要我去干什么?”

黄婉倩:“我也不知道。”

 

2.日,学校。

老师办公室里,老师说:“黄婉倩是成绩一直比较好的学生,考上大学本科很有希望。但最近不够稳定,马上就要高考了,请家长来督促一下,抓紧最后时机帮她冲刺,争取考出好成绩。”

黄卫东:“老师,我们是庄户人家,啥也不懂,你说咋办就咋办。可,这孩子,我能帮她什么呢?”

老师:“我们发现黄婉倩最近的情绪不够稳定,做家长的最了解自己的子女了,希望你们能帮她集中精力冲刺高考,这点很重要。”

黄卫东问黄婉倩:“婉倩,老师的意思你懂了吗?”

黄婉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3.晚,山村。

画外音:黄婉倩的心思并不在高考上,她爱上了邻村青年林文秀。

崎岖的小路上,黄婉倩挽着林文秀的胳膊走着,她问:“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林文秀情绪低落,说:“你能考上大学,我没希望,我担心我们以后很难走到一起。”

黄婉倩:“那不一定,只要我们想在一起就能在一起。”

 

4.日,县城中学。

通往教学楼的大道上拉着标语:热烈欢迎同学们来我校参加高考!欢迎你考场信步大展雄风,祝贺你蟾宫折桂喜圆梦想。

路两旁各插着一排彩旗。在离教学楼不远处拉着一条布线,隔开了送考的家长和送考老师。家长们有的在三三俩俩议论着什么,有的焦急地望着教室的方向,各种表情神态都有。

教室里,考生们在答着题。林文秀在绞尽脑汁,冥思苦想。

黄婉倩却一脸轻松,她把答好的考卷顺好,收拾东西,她看了一眼林文秀,然后上前把考卷放到讲台上。

监考老师:“同学,还没到缴卷的时间。”引得全体考生都望着她。

黄婉倩满不在乎,拿起自己的包走出教室。

 

5.日,山村公路。

一辆大巴行驶着。车内坐着到县城参加高考后返乡的考生们。林文秀一脸愁容,黄婉倩却神情愉悦,她看着外面的景色,轻轻地哼起小曲来。

 

6.日,林家。

林文秀的父亲林家驹手里拿着农具,说:“文秀,快起来跟我到田里除草去。”

林文秀躺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说:“累死我了,我浑身酸痛。”

林家驹:“你现在高中毕业了,要是不能上大学的话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在家务农,要么像你哥哥去城里打工。我总不能一辈子养着你,你要靠你自己的双手自食其力。”

林文秀不耐烦地:“知道了,知道了。”

 

7.日,山村。

邮递员在乡村崎岖不平的小路上骑着车,他来到黄婉倩家门口,停下把一封信递给黄卫东。

 

8.晚,黄家。

黄卫东和妻子卢桂凤阴沉着脸坐着。

门外传来黄婉倩和其他姑娘欢快的笑声,黄婉倩同其他姑娘打招呼后进屋。

黄卫东没好气地:“一个大姑娘家,整体就知道在外面疯。”

黄婉倩一脸懵懂问:“爸爸,怎么啦?”

黄卫东指指桌上:“你自己看看你的高考成绩。”

黄婉倩拿起高考通知书看着,没有吱声。

黄卫东:“离录取线就差了三分,你当初要是肯多用把劲就不会是这结果。我早就劝你,读书要用心,读书要用心,你总当耳边风。”

黄婉倩低头不语。

黄卫东越说越气:“你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你怎么给你妹妹树个好的榜样?要是她也跟你一样,这让我活着还有什么奔头!”

卢桂凤站起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别说了。婉倩一个女孩子书读的再多能有啥用,只要嫁个好人家,照样吃香的喝辣的。”

黄卫东更加气愤:“去去去,你懂什么!婉倩走到这步,都是你宠坏的。”

 

9.夜,山村。

清朗的月圆之夜。月光如流水般洒向大地,让山色树影显得格外柔和,格外静谧。

林文秀和黄婉倩并排走在村外的路上。

林文秀:“你为了能和我在一起,故意把高考考砸了,这让我很感动。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黄婉倩挽起林文秀的胳膊,深情地说:“只要你能真心爱我,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

俩人走到一片树林前,林文秀拉着黄婉倩的手进了树林,一把抱住黄婉倩吻起来。黄婉倩呼吸急促起来,回吻着他,俩人深吻着······情到浓处时,林文秀用手去摸黄婉倩的胸,黄婉倩连忙推开他。林文秀怔了一下,黄婉倩乘机跑出小树林。

林文秀在后边追她,黄婉倩边跑边笑。俩人跑过一座小桥,河边上有两三个草垛。当黄婉倩跑到一个草垛旁时,林文秀追上来抓住她,两人倒在草垛旁。

两人仰面躺在洒满稻草的草地上,林文秀:“婉倩,我真的很爱你。”

黄婉倩:“不许你欺负我。”

林文秀一翻身把黄婉倩压在身下,吻向她的嘴。黄婉倩也抱住他,两人深情地吻着,翻滚着······

林文秀控制不住,抬起身来欲解黄婉倩的衣服。黄婉倩连忙阻止:“不要,不要。”

林文秀用嘴吻住她的嘴,继续解她的衣服。

黄婉倩慌忙用手推拒着他,渐渐地她不再反抗了······

 

10.晨,黄家。

屋后山坡上,散养着约几百只黄花鸡,鸡群簇拥在一起,咕咕叽叽的在觅食,有的公鸡在打鸣。

黄卫东在给鸡喂食,他不停地忙碌着。

屋里,黄婉倩刚起床。她穿着睡衣,走到洗漱间,挤牙膏漱口。在她吐水时忽然引起一阵呕心呕吐,她下意识的用手摸摸自己的肚子。

 

11.晚,村外小树林。

黄婉倩告诉林文秀:“我已两个多月三号没来了,最近老是吐酸水,可能是怀孕了。”

林文秀听后立刻慌了:“真的假的,这可怎么办?”

黄婉倩:“我找你来,就是让你拿个主意,你要赶快想办法。”

林文秀哭丧着脸:“我,我一点精神准备都没有。”

黄婉倩:“当务之急是要把孩子悄悄做掉,否则我俩的名声都完了。你要去找找路子。”

林文秀:“我哪有什么路子?”

黄婉倩急了:“这都是你干的好事,你要是敢不问,我死到你家里去。”

林文秀:“别急,别急,我想想办法。”

 

12.日,黄家。

一商贩把一只只鸡抓进鸡笼,又将一个个鸡笼放到三轮车上。黄卫东和黄婉倩跟着忙碌着。

乘黄卫东和商贩算账时,黄婉倩溜进竹林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喂,林文秀,你到底想拖到什么时候?”

传来林文秀的声音:“别急,我正在想办法。”

黄婉倩:“我能不急吗?又两个月过去了,我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了,你总要给我个说法吧。”

林文秀的声音:“好好,我马上就办。”

 

13.日,镇医院。

妇产科医生在给黄婉倩做检查,卢桂凤阴沉着脸在旁坐着。

医生检查完对卢桂凤说:“已经六个多月了,胎儿发育正常。这时候如果要打胎风险很大,你们要慎重考虑”。

卢桂凤不语,脸色很难看。

 

14.晚,黄家。

黄为东双手背在后面,来回跺脚,说:“这咋办,这咋办?树要皮、人要脸,我黄家人几代门风端正,没出过这种丢人的事,这让我老脸往哪儿放,我怎么见人呀!”

卢桂凤:“现在急也没用,得想个办法。”

黄卫东眼珠转了转,说:“那就赶快把她嫁出去。”

 

15.晚,林文秀家。

黄卫东和卢桂凤来找林家驹及林文秀的妈高秀凤在商议。

林家驹:“文秀这小子做了这种丑事,也是我林家的家风不允许的。既到这步,让两个孩子结婚也是个办法,这可以把乡亲乡邻的嘴给堵上。”

高秀凤:“文秀还小,实足年龄才二十岁,不够结婚年龄,咋办?”

林家驹:“我让文锦把身份证寄回来,先顶替一下,给他们登记去。”

卢桂凤:“谁是文锦?”

林家驹:“文秀有个哥哥叫文锦,比文秀大两岁,现在省城打工。这哥俩长得特像。”

卢桂凤:“这不成了婉倩和文锦结婚了吗?”

林家驹:“先让他们把婚结了,等文秀到了结婚年龄再想办法调过来。”

黄卫东想了想,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16.日,镇婚姻登记所。

林文秀和黄婉倩坐着。工作人员看看身份证,对照着俩人,对林文秀说:“小伙子,你比照片上长得年轻。”

林文秀略显不自然。

工作人员把一张表格递到他们目前,说:“请你们签字。”

两人签字。

工作人员把两本结婚证书给他们,说:“祝贺你们成了合法夫妻,祝你们幸福!”

两人起身接过结婚证,说了声:“谢谢!”

 

17.晚,林家。

门窗上贴了几张大红的双喜。

林家驹对林文秀和黄婉倩说:“你们结过婚了,也该独立生活了。今后你们夫妻俩住隔壁的偏房。我明天把院子砌堵墙隔开,再给你们开个门,你们没事不要到这边来。唉,我林家门风纯正,几代人都没有出过污点,容不得丢人现眼的事!”

林文秀和黄婉倩面面相觑。

 

18.日,林家偏宅。

黄婉倩挺着大肚子在院子里慢慢走着,这里原先的大院子被砌上院墙隔成两半。

黄婉倩突然觉得肚子疼,她痛苦地蹲下来,叫道:“文秀,快来。”

林文秀慌忙从屋内跑出来扶她。

 

19日,.医院。

产房里,黄婉倩大汗淋漓,吃力地叫着。医生和护士忙碌着。传来婴儿的哭声。

产房门口,护士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叫道:“黄婉倩家属在吗?”

林文秀和其母高秀凤立即迎上去。

护士:“是女孩。”

高秀凤立刻变了脸色。

 

20.傍晚,林家主宅。

高秀凤匆匆回到家,林家驹迎上去问:“孩子怎么样啦?”

高秀凤:“我就知道这小两口在一起就不会有什么好,做事不靠谱,生娃也不带把,我懒得理他们。”

 

21.午,林家偏宅。

黄婉倩抱着小孩哄着,她又要忙着烧饭。她把小孩轻轻放到摇篮里,转身去炒菜。

林文秀手里拿着一把锄头回来,他把锄头一扔,瘫坐在椅子上,说:“累死我了。”

黄婉倩看看他说:“你回来正好,给孩子换一下尿不湿。”

林文秀找到尿不湿给孩子换,他笨拙的动作把孩子弄得哇哇大哭。

黄婉倩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过来替孩子换,抱起孩子哄着。她又吩咐:“快给孩子冲点奶吧。”

林文秀有点不耐烦,但他还是拿起奶粉去冲奶,冲好把奶瓶递给黄婉倩。

黄婉倩接过奶瓶倒了一滴在手背上测温度,说:“你看,这奶这么烫叫孩子怎么吃?”

林文秀:“我不懂,不行就自己弄。”

黄婉倩不高兴了:“你田里的活嫌苦,家务事又不会做,让我们娘俩怎么指望你啊!”

林文秀大声叫道:“指望不上拉倒,我都给你们烦透了!”

黄婉倩眼泪流了出来,带着哭腔说:“我嫁到你家真是冤透了,你爸妈死活不管我们,你又这样对我们,这让我今后怎么办呀!”

 

22.日,黄家。

黄卫东在数说抱着孩子的黄婉倩:“你动不动往家里跑来借钱,我也有我的难处。你怎不找你公公婆婆借?”

黄婉倩:“我公公婆婆从来都不管我们。”

黄卫东:“这都怪你自己不争气,女孩子要嫁也得找个好人家,你倒好,人没看准就做那种出格的事。你这是自作自受。”

黄婉倩:“爸我知道我做了错事,现在就指望你能帮帮我。”

黄卫东:“你知道我的痛苦吗?我黄家一直就想正正当当做人,现在我在乡亲们面前抬不起头。你还往家里跑,你知道乡亲们背后叽叽喳喳议论什么,我的老脸往哪儿放!”

黄婉倩低头不语,她眼泪流了下来。

卢桂凤站起来摇摇手,让黄卫东不要再说了。

黄卫东越说越气,嚷道:“以后别有事没事往家里跑,不要把你妹妹也带坏了。”

黄婉倩听到这话,立刻站起,抱着孩子往外走。卢桂凤跟着追到门外。

路上,卢桂凤劝说道:“别怪你爸爸,他是个太要面子的人。”

黄婉倩不语。

卢桂凤掏出一叠钞票递给黄婉倩,说:“这钱你先拿着用,日子再苦也要慢慢熬呗。”

 

23.日,林家偏宅。

黄婉倩女儿林玲婴儿的脸幻化为婴孩的脸。已一岁多的林玲在蹒跚学步。

黄婉倩把一件首饰递给林文秀,说:“你把这件金首饰拿去换点钱。哎,我娘家的陪嫁都用完了,这样坐吃山空,以后日子该怎么过!”

林文秀:“你就是看不得我闲着,我明天去省城打工。”

画外音:林文秀去了省城打工,可并没有给黄婉倩带来好日子。起先林文秀还往家里寄点钱,后来当他遇上发廊的小姐马菲,两人厮混在一起,就再也没有给家里汇过钱。

 

24.夜,省城。

楼影重重,华灯璀璨。

在一条街道上,有一个门面不大的发廊。发廊已无客人,马菲衣着暴露坐着,在闲磕瓜子。

林文秀走了进来。

马菲看见他问:“今天发工资了吗?”

林文秀掏出钱递给他。

马菲:“就这点?”

林文秀:“全都在这儿了。”

马菲:“你会不会瞒着我把钱寄回家去?”

林文秀急了:“我要是有隐瞒出门就被车撞了!”

马菲:“罢了,罢了,我逗你玩。我并不反对你往家里寄钱,只是你挣的钱还不够你自己花。本姑娘收留你,不是看中你的钱,而是看中你这个人。来,抱一抱。”

两人厮热。

 

25.日,省城。

某工地正在施工,塔吊吊着建筑材料,工人们在忙碌着。

工棚里,林文秀在清点着材料。手机铃响,他掏出手机打开,传来黄婉倩的声音:“文秀,你工资发了没有?家里急需要用钱。”

林文秀:“最近公司的工程不顺,发不出工资,没有钱寄回家。”

黄婉倩带着哭腔的声音:“文秀,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你爸妈对我们不管不问,村里跟乡亲们借钱都借遍了,谁也不肯再借钱给我们了”。

这时,工头急匆匆进来,林文秀赶紧把手机挂了。

工头凶巴巴地:“林文秀,你他妈怎么老是心不在焉,最近经常把货发错,这要出大事故的。你他妈的再这样就给老子滚蛋!”

林文秀被骂得怔在那里。

工头:“听到没有,你要是再把货发错,老子饶不了你。”

林文秀唯唯诺诺的点点头。

工头走了,手机铃又响起,林文秀打开,是黄婉倩哭着的声音:“文秀,求求你,想办法寄点钱回来,我们母女好可怜,呜呜呜······”

林文秀更加心烦气燥,他对着手机想说什么,话又咽回去,一举手把手机摔得老远。手机碎开,刚好一股工地的污水涌过,把手机冲入下水道。他嘴里还骂骂咧咧说道:“你这个女人真是丧门星,遇上你我就没有过好日子。”

画外音:从此,黄婉倩就再也联系不上林文秀了。

 

26.日,某工厂。

在经理办公室里,吴总对长得颇像林文秀的哥哥林文锦说:“林文锦,公司最近定单多,任务重,你是技术骨干,我们不希望你请假回去农忙。能不能花钱请别人帮帮忙?哪怕这钱公司出。”

林文锦:“吴总,我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我爸妈身体不好,我弟弟已经有一段时间突然联系不上了。我得回去看看。”

吴总:“好吧,批准你请假,农忙一结束就要赶回来。”

 

27.日,农村田野。

收割机在麦田里忙着收割。收割机上,一人驾驶着机器,一人用口袋接着脱粒下来的麦粒。不远处,有拖拉机在收割好的田块里犁地。三三两两的人在田间地头忙碌着。

田埂上,林文锦看着收割机在自家地里收割。收割机开过之处,留下一排整齐的麦草。收割机到田边时,机手把一袋袋装满麦子的口袋放下。林文锦把放到田边的口袋搬到三轮车上。

林文锦拖着装满口袋的三轮车回家,路过林文秀家门口,听到一女孩对妈妈哭道:“妈,我饿,我饿。”他入神地看了一下。

回到家,林家驹过来帮他一起把车上的口袋搬到院子里。忙碌中,林文锦问:“隔壁院子里住的什么人?”

林家驹:“是你弟弟的老婆和孩子。”

 

28日,田边。

林文锦帮机手把一卷卷秧苗放到插秧机上,放好后机手开动插秧机,田野里出现了一排排小秧苗。

不远处,黄婉倩把林玲绑在背上弯腰用镰刀吃力地割麦子。孩子的哭声惊动林文锦,他走了过来。

林文锦:“是文秀家的吧?”

黄婉倩直起身看着他。

林文锦:“我是文秀的哥,我叫林文锦。”

黄婉倩忙招呼林玲:“玲玲,叫伯伯。”林玲怯生生躲到她身后。

林文锦:“你这样收割太慢了,为什么不叫收割机?”

黄婉倩:“我现在身无分文。”

林文锦:“农时不等人,现在要赶紧把麦子收了插秧,否则,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

黄婉倩叹了一口气,说:“我现在只能是割点麦子给孩子解解饿,今后日子怎么过一点数也没有。”

林文锦问:“文秀呢?”

黄婉倩:“他去省城打工有一年多了,最近又音讯全无,对我们母女俩不闻不问。”

林文锦沉思着说:“想不到我几年没回来,弟弟会变成这样。”他对黄婉倩说:“你带孩子回去吧,把这里交给我。”他一转身掏出手机,拨号码,说:“是机耕队吧,请给我安排一台收割机,对,马上过来。”

 

29.晚,林家偏宅。

林文锦进进出出将一袋袋装满麦粒的口袋扛进屋里······最后并码放好。

黄婉倩用感激的目光看着他。

林文锦看到她那忽闪着的秀眸及俏丽的脸庞,惊了一下。他发现她长得很美。

 

30.日,乡村。

黄婉倩搀着林玲走着,来到自家的田边。

这里,水稻秧苗已插好,林文锦正在和机手结账。

黄婉倩看着自己田里浅绿色的一片秧苗,眼里露出希望的光芒。等林文锦送走机手后,黄婉倩走上前让林玲说:“玲玲,快说谢谢伯伯!”

林玲用稚嫩的声音说:“谢谢伯伯!”

林文锦抱起林玲,说:“我们回家。”走到村里一个小吃店前,林文锦掏钱买了一只包子给林玲,林玲接过啃了起来。

林文锦见林玲身上衣服旧了,抱着林玲来到隔壁百货小卖店看着,他指着一件小裙子说:“把这件拿来看看。”

店主取下小裙子。

林文锦把林玲放下来,替她换上裙子。

林玲看到新衣服高兴了,她对黄婉倩说:“妈妈,真好看。”

林文锦问店主:“多少钱?”

店主:“八十。”

林文锦欲掏钱。

店主:“以前欠的五百多块钱怎么办?”

林文锦问黄婉倩:“你还欠着钱?”

黄婉倩点点头。

林文锦:“我先替你一起还上吧。”

黄婉倩感动得用深情的目光注视着他,林文锦看到她目光像被电了一下,连忙躲开。

店主高兴了:“还是大伯伯好。”

 

31.日,林家偏宅。

林文锦走来,递过一沓钞票对黄婉倩说:“农忙结束了,我明天就要回城打工了,这些钱你先用着。我相信文秀弟弟很快会赚到钱回来的。”

黄婉倩接过钱,却什么也没有说。

林文锦又劝道:“你放心,我回到省城,就是跑遍每一个工地,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文秀找到。”

黄婉倩仍然默不作声。

 

32.晨,林家主宅。

林文锦背着包袱准备返城打工,刚出院门,黄婉倩慌慌张张从自家院门出来,说:“文锦,玲玲烧得厉害,请你帮忙送她到镇医院看看。”

林文锦听了忙跟她进门,放下包袱,摸摸林玲的额头,抱起林玲就走。黄婉倩急慌慌跟着,锁门。

 

33.日,镇医院。

黄婉倩抱着林玲,林文锦忙着交钱挂号。

医生在给林玲检查,开医嘱处方。

护士在给林玲吊盐滴。

黄婉倩照看着林玲吊水,林文锦进来递给她一个盒饭,黄婉倩接过吃着。

 

34.晚,林家偏宅。

林文锦背着林玲回到这里,黄婉倩开门,他们一起进门。

到屋里,黄婉倩从他背上接过林玲,放到床上,盖好被子。

林文锦拿起自己的包袱要走,黄婉倩叫道:“文锦,你别走,我有话要对你说。”

林文锦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黄婉倩:“你坐呀!”

两人对坐,空气凝固。

黄婉倩镇定了一下,说道:“文锦,我本来就是你的妻子,跟文秀只是非法同居。”

林文锦满脸诧异:“你说什么?”

黄婉倩默默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结婚证书,递给他。

林文锦接过看着,脸上从惊讶到慌张:“这,这是怎么回事?”

黄婉倩:“你别问了,政府承认我们的关系,我不能没有你。”

林文锦急了:“你得告诉我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黄婉倩:“我是糊里糊涂跟了你弟弟林文秀,但我现在真正爱上的是你。”说完情不自禁地哭了。

林文锦看她哭慌了起来,起身拿毛巾递给她,黄婉倩抓住他的双手。四手相接,四目相对,彼此颤抖着······

林文锦镇定下来,挣脱她的手说:“不行,我要把这事搞清楚。”扛起自己的包袱走了。

黄婉倩满脸泪花·····

    ······

(此剧本已在江苏省版权局进行了著作权登记 。登记号:苏作登字-2018-A-00114824)

 

编剧:文新

手机:15358546789

邮箱:150666g@sina.cn

联系地址:江苏扬州



编剧:文新

手机号:15358546789

邮箱:150666g@sina.cn

联系地址:江苏扬洲


评论


评分:

郭金平:

评论:
01月08日 1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