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一集-上) (12人评价)


悦♥月第一集剧本 


S:序-1   

时:夜   

景:边塞杂景

人:路宬封、雳鹰、高将军、亲信×2、环境人物

  △深夜的边塞境地

  △中原地界城门孤立紧闭,士兵零星站岗巡守,灯火微弱,空中乌云蔽月,不见星点,氛围萧瑟

  △城外不远处,北帕军队扎营戍守,冓火熊熊燃烧

  △城内官道上

  △高将军心绪慌张,一路快马奔逃,两名亲信在后紧随,频频回头查望追兵距离

  △在高将军身后,两抹黑影快马直追,动作迅速,穷追不舍,逐渐逼近

  △宬封、雳鹰追上高将军三人,策马超前,将马匹直接横向挡在高将军面前,阻断他们的去路

  △高将军、亲信三人的马匹受到惊吓,不受控制,噪动长嘶

  △雳鹰轻功纵跃,伶俐出招,将高将军和他的两名亲信接连踢下马背后,稳妥落地

  △宬封高坐马背上,居高临下,态度轻视,睥睨着地下三人

  △高将军望着宬封、雳鹰,神色惊恐,对两人的身份全然陌生

高将:你……你们是谁?难道你们是北帕部族的人?受命潜入城中,使这种阴招,就是想暗算我,逼我投降吗?

宬封:逼你投降?(嘲笑)不觉得多余吗?你倒是先得有这么大的骨气才用得着逼啊。

  △亲信认出宬封面容

亲信:将军,我认得他,他不是北帕人,而是咱们军中的兵长,路宬封。

高将:兵长?

  △高将军听闻宬封的军级,胆子突然大了起来,态度优越,不再畏惧,骄矜自傲

高将:你一个小小兵长,也敢挡住本将军的去路,是谁给你的胆子?这里哪一个官不比你大,不知死活,还不让开。

宬封:在你弃城窜逃的那一刻,你已经不配将军一衔,将帅无能,非但贪生怕死,且连自己麾下的兵长都认不得,还妄想能在这场战争下凯旋吗?如今竟不顾全城百姓安危,奔逃自保,消息一旦传出,亡城之日就在眼前,(喊)雳鹰!

雳鹰:在。

宬封:押他回去。

雳鹰:是。

  △雳鹰迅速胁持住高将军

高将:大胆!你们竟敢以下犯上,不怕受军法处置吗?还不放开!放开,你们要做什么!

宬封:在朝中援军尚未抵达之前,就算你这个将帅毫无用处,为了安稳军心,你就是死也只能死在城里。

高将:放开!你们要造反啦!

  △雳鹰不客气的将高将军甩上马背,拿出绳子将他和马匹捆在一起

  △宬封拿出药瓶,丢给雳鹰

成封:把这药让他们两个咽下。

雳鹰:是。

  △雳鹰倒出两颗乌黑药丸,直接塞进两名亲信口中,逼他们咽下

  △两名亲信因药丸的味道难忍,拼命作呕

宬封:不用浪费力气了,穿肠烂肚的毒药,哪那么容易吐干净,(冷笑)你们知道,路军医的药向来厉害,我也明白,两位的军级在我之上,就算把你们押回去也没用,既然动不了你们分毫,未免憋闷,干脆就让你们在这慢慢等着药效发作,脓疮溃烂,生不如死,这才解气。

  △两名亲信听闻,惊恐畏惧,齐齐磕头

亲信齐声:路兵长饶命!路兵长饶命!

  △宬封面冷阴狠的对两人威胁道

宬封:饶命?军法严明,两军交战,不顾百姓,弃城叛逃就是唯一死罪,你们自己说,能如何饶命?他是外戚,平日仗着后宫宠妃撑腰作势,他逃了,就算后宫的枕边风不能替他求得生机,家里的真金白银难道不会背地里偷摸着替他买一条命?这要命的关键时刻,自保还来不及,还能记得你们两个?自己想想,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你们能有什么?

  △两名亲信面面相觑,无话可答,心里动摇

宬封:想明白了就一字不漏听好,今晚之事,我给你们一次机会将功补过,你们两个照样快马回京,进了城以后,一刻不许耽误分头行事,将这里的战况及今日之事带给九王爷和涂将军知晓,在你们随援军回城的时候,我自会给你们解药,弃城罪名不但与你们无关,还是大功一件,全城百姓还等着你们来救,但是,如果让我等急了,被逼着非得再派人回京城的时候,就是自己找死,别忘了,你们在京中还有亲族家人,不缺有人受你们牵连,听清楚没有?

亲信齐声:听见了!听见了!

宬封:雳鹰,走。

雳鹰:是。

  △宬封不容质疑,态度坚定,策马离开

  △雳鹰跃上马背,拖着捆绑高将军马匹的缰绳,跟随宬封离开

  △庄严低沈的送葬丧乐声先IN 


S:序-2   

时:日   

景:郊外墓地

人:殷满悦、苻杏、族长、环境人物

  △镜头随着空中迎风乱舞纸钱慢慢降下

  △郊外景

  △白幡竖立,随风飘扬

  △路老太太的新坟前,阵容庞大的送殡队伍,人人神情哀凄严肃,一名年轻族人代替捧着老太太的灵位

  △苻杏怀中抱着一个襁褓婴儿,在新坟前恭敬跪地

苻杏:老太太,圣人教诲,父母在,不远游,况且家中尚有高寿的祖辈,宬封、宬砚两位少爷不孝,离家至今行踪不明,未能在您临终前及时尽孝,子裔小少爷在此代父叔向您请罪,祈愿老太太您九泉有灵,慈蔼护亲,不责怪宬封、宬砚两位少爷未尽孝道之罪,请老太太魂魄入灵,由子裔小少爷送您归回家祠。

  △苻杏抱着婴儿三拜恭请,随后起身

  △此时,满悦一身白衣素裙,从旁毫无预警冲出,趁着苻杏不注意,坚决果断的抢回婴儿

  △婴儿因为突如其来的动静受到惊吓,放声啼哭

  △苻杏对于满悦的行为难以置信,直接怒斥

苻杏:殷满悦,妳知不知道现在子裔正在做什么?竟敢破坏老太太入土安宁,妳好大的胆子!

  △满悦抱紧婴儿,神情幽怨

满悦:我只不过是想要回我的孩子,这是我怀胎十月所生的骨肉,你们凭什么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把孩子带走。

族长:胡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现在正在做什么,居然这样不知轻重,对老太太不敬!苻杏,还愣着做什么,快把子裔抱回来,别耽误送老太太入祠堂的时辰。

  △苻杏想要上前抱回婴孩

  △满悦忽然拿出袖中预藏的剪刀,激动的对着众人

满悦:谁都别想带走我的孩子!

  △众人错愕,面面相觑,不敢上前

族长:妳想做什么!

满悦:族长,既然你们所有人认定我和路宬封没有拜堂,就没有资格进路家大门,没有身份送老太太一程,那么我的孩子自然也没这资格,你们别忘了,这孩子到现在连个名正言顺的姓氏都还没有。

  △族长因号令受到挑战质疑,气急败坏

族长:妳……太胡闹了!妳这是大逆不道啊!

族人:族长,她要这么说,这可难办了呀,按照族规,没有子孙护送,老太太是入不了祠堂的啊。

族长:这我知道!

满悦:我知道路氏一族向来重视族规,严格律己信守,既然如此,老太太还有嫡孙、侄孙在世,名正言顺,轮不到我的孩子来送,等路宬封回来,让他自己来请老太太进祠堂。

族长:妳以为妳今日破坏老太太入祠堂只是小事一件吗?一旦宬封回来,子裔认祖归宗,冠上姓氏,按照族规,就必须动用诫罚惩治他今日不尽孝道,未完成送老太太入祠堂的责任,子裔得受族规诫罚,妳忍心吗?

满悦:今日既然是我破坏了老太太的大事,责任追究便与孩子无关,将来若有惩罚,我自会为他承受。

族长:满悦,妳非路氏一族,不知路氏子孙未尽孝道、不尽孝道之责的诫罚有多严重,按照族规,长上西归,未能即刻尽孝的子孙,他日必须在祠堂长跪,向先祖请罪,子裔今日送了老太太入祠堂,将来未尽孝道之罪便没有他的过错,若子裔今日自慢不尽子孙职责者,非路氏子孙,除非妳打算让子裔一辈子身份不明,否则子裔将来如果想要认祖归宗,须受诫尺责打四十,两罪并罚,以为惩戒,这些是妳一个弱女子能承受吗?

  △满悦听完族长的劝说,神色难掩害怕,望着路老太太的坟茔,最终依然咬牙决定

满悦:我会承受,所以为了老太太,路宬封这个嫡亲孙儿最好平安回来,让子裔认祖归宗,否则这笔帐就永远算不了。

  △满悦转身,抱着孩子离开,头也不回

族长:满悦!

族人:族长,这……

苻杏:族长,老太太的大事要紧,是不是要把孩子追回来啊?

族长:别追了,没看到她往哪个方向吗?前面一路都是崖山峭壁,难道不怕逼急了,她发了疯就带着子裔跳下去吗?

苻杏:这……

族长:子裔的安全要紧。

  △族人们犹豫

  △族长对着众人宣告

族长:所有人听着,路氏一族能有今日的安定日子,全靠宬封与其父祖三代建立,宬封现在生死未卜,我们不能不替他看着这唯一的后嗣血脉,不管如何,在宬封回来之前,照顾好子裔,这是现在族中第一要事。

族人:是,族长。

苻杏:可是老太太的灵位该怎么办?纵然不能入家祠,也得找个地方安置,总不能让她老人家在这郊外风吹雨淋。

族长:没办法,只能暂时先委屈老太太,这附近有座庵堂,清静雅致,先将老太太的灵位安置在那,等宬封回来之后,再由他将老太太的灵位送回祠堂,老太太向来爱护后嗣,相信九泉之下能体谅。

苻杏:也只能如此,(故意挑拨)族长,殷满悦今日作为是所有人都看见的,等到大少爷回来时,您可得公正执行族规,可别因为她是子裔的生母,便心软不罚呀。

族长:这是自然,既有族规,若不严格执行,日后怎么管束族人。

  △众人情绪气愤,送着路老太太的灵位的离开

  △待众人离开后,满悦从藏身之处走出,无言的望着路老太太的墓碑,再看看怀中孩子

  △婴孩笑逐颜开,无邪天真

  △满悦心中不由得倍感辛酸悲凉,嘲讽的笑着自己

满悦: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错得这么离谱?明明应该是期盼着就要实现的美梦,为什么到最后会变成如今这般处境,当初如果在月老庙没有出错就好了,如果没有出错,没有错换花轿,我现在一定对命运充满感激,月老,这就是您要给我的命中注定姻缘吗?

  △满悦感伤,泪水掉落

  △音乐起,上片头 


S:1-1   

时:日   

景:杂景

人:路宬封(30岁)、苻杏(30岁)、霄鹰

  △片头结束

  △多个镜头呈现江南山水秀丽、古迹钟楼巍峨耸立、良田茶园农人勤劳耕作

  △画面逐渐融入路家大院苻杏房中

  △苻杏一身红衣,正对镜梳妆、挑选饰物戴上,镜中照出苻杏面容,成熟美艳,精致妩媚,30岁,起身走出房间

  △画面呈现,一双男子的手拉弓放箭,箭支飞梭射中靶心

  △明显的瓦片声音断续传来

  △路家大院日景

  △霄鹰在房瓦上飞跃,轻盈步伐像是在玩耍一般,20岁

  △镜头随着霄鹰的移动,带出路家的三重进出大院、回廊

  △路家大院花园布局着假山流水,假山后的花园墙外紧邻一处小偏院

  △宬封在花园练习射箭,30岁,迅速瞄准靶心后,果断放箭

  △箭支再次正中红心,红心上已布满三、四枝箭

  △不远处传来瓦片掉落破碎声音,紧接着苻杏的声音泼辣骂道

苻杏OS:又走房顶!自己算算,这都踩坏几片房瓦了?还有,这个家有门,下次遇见新来不知情的,能把你当贼逮。

霄鹰:等他们有本事逮住我的时候再忧心不迟。

  △霄鹰现身,落地,对着宬封行礼

霄鹰:军领。

宬封:不长记性,说了多少次,虽说这里是中原,又在自己家里,但你的称呼再不留意,迟早引人怀疑,招来祸事。

霄鹰:是,大少爷。

苻杏OS:霄鹰,今天踩坏的房瓦钱照样从你薪饷里扣。

霄鹰:大少爷,苻杏姊现在怎么越来越计较呀,就为了片房瓦,又扣我的薪饷,以前不是这样的。

宬封:她掌管着路家大院的内外帐目,自然得一笔一笔算清楚,交代来处去向,公私分明,分毫不错,多扣几次也好,让你知道长长记性,轻功便长进了,事情查得怎么样?

霄鹰:自然是有些眉目了才敢来回您。

宬封:长话短说,我和苻杏也该出门了。

霄鹰:是。

  △镜头拉远,霄鹰向路宬封报告的画面 


S:1-2   

时:日   

景:杂景

人:路宬封、苻杏、黄老爷、楼老爷、妾室、小二、摊贩、环境人物

  △繁荣街景,两边摊贩叫卖声不断,行人络绎不绝

  △「醉如归酒楼」门口宾客进出

  △酒楼内

  △苻杏就坐在入门即见的位置,面容、衣饰经过刻意打扮,吸引着酒楼内宾客的目光

  △小二送来茶水

小二:姑娘,您的茶来了,请慢用。

  △苻杏视线注意着门口进入的宾客,悠闲品茗

  △黄掌柜搂着年轻妾室,得意洋洋,大摇大摆进入酒楼

妾室:老爷,今天人家一早就起身打扮陪您出门,给您增添光彩,今天的生意要是谈成了,人家可是功劳一件,您得买衣服首饰犒赏人家,只能我有,太太不许有。

黄老爷:行,那些衣服首饰给妳穿着戴着好看。

妾室:那是。

黄老爷:唉,不像家里的那个老太婆,都已经人老珠黄就算了,要命的是还唠唠叨叨,看着就烦,我告诉妳啊,今天来的路家可是个大户,这几年生意拓展得越来越见规模,什么店铺都有,这次想要新开药铺,给的药材进货数目肯定不小,能大赚一笔。

妾室:真的呀。

黄老爷:当然是,不过我真想不明白,这个路宬封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非得再找个楼家来谈,要说药材买卖,邻近几个县谁能比得过我黄家。

妾室:他肯定是想假意和楼老爷也谈谈,看能不能再压低老爷这边的价格,老爷别人家一演戏就心软答应,尽管端着架子,到最后他们还不是只能再回来求老爷。

黄老爷:可不是,我黄家药材行规模多大,又有自己的酒楼,楼家就死守着那一家药材行,给的价怎么能跟我比,等会要是谈成了,妳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瞧瞧妳,小脸蛋又白又嫩,让妳陪着出门就是有面。

  △黄老爷走过苻杏身边,被她的样貌吸引,轻佻的打量后对着她得意的笑

  △苻杏目光撇开,不屑理会

  △随后,楼老爷儒雅稳重,独自一人走进酒楼,先向小二招手

  △小二殷勤的跑来

小二:楼老爷,今儿怎么有空来?您有什么吩咐?

楼老爷:我今天来这儿和一个客户谈生意,你先让厨房准备些细致糕点,要口感松软些的,记得藕粉蒸糕一定要有,包装仔细,别让土尘吹着了,等会儿事情结束,我要带走。

小二:是要带回府和夫人一起品尝的吧,小的记得,您夫人最爱我们酒楼的细致糕点,尤其是藕粉蒸糕,每次您来谈生意,都不忘带些回去,和夫人一起品尝,得勒,小的这就给您准备去。

  △小二得令,跑开

  △楼老爷径自入内,对其他人目不斜视

  △苻杏做出决定,将茶钱放在桌上,走出酒楼

  △街上

  △宬封背对人群,正在小摊前看字画

  △小摊贩右腿残疾,坐在椅凳上,身旁斜放着木拐

  △苻杏走到宬封身边,与他并肩而立,低声讨论

宬封:这么快就选定了?不再多听几句?

苻杏:不需要。

宬封:既然如此,就不多浪费时间了,霄鹰带回消息,若单从黄、楼两家名下的资产来看,从黄家的药材行进货,进价能压低许多,对药铺经营大有益处,不过近年来,黄家的酒楼曾出过两次差错,都是在生意大好时候,食鲜对付不过来,便拿次的充数,让人发现了。

苻杏:发现的就有两次,没发现的就不得而知。

宬封:正是如此,所以黄家不行,药铺的往来攸关性命,可经不起滥竽充数的一次错处。

苻杏:大少爷说的是,我也认为楼老爷可靠些。

宬封:理由?

苻杏:不忘发妻,人品可信。

宬封:知道了。

  △宬封看中一幅画着骏马奔腾的字画,交给摊贩

宬封:这画不错,不像一般文人作画讲究工整规矩,光有技法,没有力气,这幅水墨笔触不拘小节,反而处处充满习武之人才有的劲力,就要它了。

摊贩:谢谢您,您眼力好,我自小就爱习武,虽然幼时家里送我去私塾读书,希望我日后求个功名,可我还是从军了。

  △摊贩拄着拐起身,接过画,将画卷好

  △宬封交代苻杏

宬封:既然我们看法一致,接下来的事我会处理,妳先回府,交代账房把进货头款准备好,我这里和楼老爷谈妥之后,这几天紧锣密鼓准备药铺开张事宜,接着马上就要进第一批药材,还有,通知宬砚尽快回来,药铺开张,他这懂药草的不在,难道要把这些琐事留给负责进铺诊脉的太夫处理,实在不象话。

苻杏:是。

  △摊贩笑,将画交给宬封

摊贩:听这位爷方才和姑娘说话,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也不像个商人,倒像是像姑娘下军令似的。

  △宬封听着摊贩的话,想起过往,神伤的笑

  △苻杏了解,赶紧转移话题

苻杏:这摊子上的画都是你的手笔?

摊贩:是,就是才起步,实在画得不好,说出来不怕您笑话,这么多天,这位爷还是第一位停下来看我画的客人。

宬封:腿脚是在战场上伤的?

摊贩:是,自从伤了腿脚,在高将军麾下就没了作用,只能离开军队,田里的、铺里的活都做不了,妻小都要吃饭,幸好打小会画几笔,往后总得活下去,才在这儿摆了摊。

  △宬封听了,因为过往的成长,对摊贩的身份与经历深感同情,给了他一锭银子当作画资

摊贩:哟,这太多了,我这小摊子找不开啊。

宬封:字画无价,它值我给这些,以后再有好的,尽管拿到路家藏鉐阁,我让掌柜的给你一处好位置,让更多懂得这画趣味的人看见它。

摊贩:路家藏鉐阁?这位爷是说路家大院的藏鉐阁?别说笑了,那可是镇上最大的古董字画铺子,人家掌柜的能瞧得上我吗?

苻杏:你放心,这是我们路家现在当家的大少爷,路宬封,一向重情守诺,不会轻易玩笑,寻你开心。

宬封:我也该露面了,别让楼老爷等太久,这里交给妳处理。

苻杏:是。

  △宬封离开画摊,往酒楼方向走去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