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一集-下) (21人评价)


S:1-3   

时:日   

景:江北月老庙内/外   



人:殷满悦、路宬砚、路老太太、殷满钰、摊贩、环境人物   


  △长江的江边风景,船只渡江

  △江北月老庙

  △月老庙内香火缭绕,装饰俭朴,月老神像端坐正殿,慈眉善目,右手持杖,左手圈着一把红线,供奉的桌案上,除了摆放着鲜花素果,还有一段段红色细绳供人求取

  △年轻女孩们熙来攘往,皆在参拜之后,纷纷求取桌案上的红绳,走出殿外,将红绳绑在扣着同心锁的架上,虔诚默祷

  △人群中,宬砚浅色衣衫,20几岁,风度翩翩,搀扶着老太太走到月老庙

老太太:还在江南的时候,虽然早就听说江北这座月老庙香火鼎盛,今日亲自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想不到能有这么多人。

宬砚:老太太这几天在江北查帐辛苦,好不容易得空,该早点歇息才是,怎么会突然想到这月老庙来?

老太太:我老太婆都活到这把岁数了,还能求什么?不都为着宬封和你,自从月儿过世之后,宬封总这么着也不是办法,只能寄望将来还能有个人让他再展笑容,你也是,咱们一群人离开南兀部族后,这几年为了能在中原立足,心力几乎都投注在路家大院的生意上,连带着把你的婚事都耽搁了,是该时候替你多留意了。

宬砚:我(想想,还是识相的闭嘴)

  △老太太参拜结束,正想求取两条红绳,被宬砚阻止

宬砚:老太太,对天有所求这样的事还是别贪心,我的就先免了吧。

老太太:那怎么成,我不能让兄嫂在九泉之下埋怨我偏心,只顾着宬封,倒忘了他们这一脉了。

宬砚:您放心,都说长幼有序,他们明白着。

  △宬砚将自己的红绳放下,赶紧拉着老太太离开

  △女孩堆中,满钰走入月老庙参拜,求了红绳,走出殿外,来到同心锁架前

  △满悦始终安静的跟着满钰的脚步

  △老太太无意间在人群中发现了满钰,仔细观察,甚至出神的停下脚步

  △宬砚察觉不对劲

宬砚:老太太,您怎么了?

老太太:宬砚,你先别出声,仔细瞧瞧锁架前那位身着粉紫色衣裙的姑娘,眉宇之间是不是和月儿有几分相似?

  △宬砚顺着老太太示意的方向望去,暗中观察满钰的模样

  △满钰站在一群女孩中,身穿粉紫色衣裙,发上点饰着珠翠步瑶,面容姣好,显得特别出色

  △满悦伴随满钰同行,相较满悦的精心打扮,衣群素朴许多,唯有一支木簪挽着发髻

  △满钰将红绳挂上同心锁架,正要打结时,突然想到

满钰:满悦,妳说这月老庙每天都有这么多女孩来祈求良缘,同心锁架上结着这么多红绳,都是一样的,月老能认清这条红线就是我的吗?

  △满悦突然被征询意见,瞬间反应不及,愣住了

满悦:这……钰姊姊,月老专管姻缘,千百年来就掌管着世间男女婚姻大事,怎么会认不得呢?

满钰:不行,我的红线必须有个记号才行,万一月老疏忽,错结了姻缘,一生凄苦,那该怎么办?满悦,妳的手巧,就替我打个同心结,就算是给月老当个记号。

  △满悦觉得似乎不妥,犹豫

满悦:可是……这能替吗?

满钰:不管,就这么决定。

  △满钰闭眼,口中默祷

满钰:好了,我已经向月老说好,在我的红在线有个同心结,提醒祂老人家别认错了,我方才看见珠钗小摊那儿多了一些新鲜花样,我先过去看看,妳动作快点,好了再来找我。

  △满钰留下满悦,径自走向小摊,挑选珠钗

  △老太太听见满钰的话,觉得有趣的笑了

老太太:这姑娘心思倒是有趣。

  △满悦望着小摊前的满钰,无奈,只好替满钰在红绳上打上同心结

  △老太太、宬砚走近同心锁架,望着满悦娴熟的手法

老太太:这位姑娘的手艺真巧。

  △满悦听见,注意到走近的老太太和宬砚,温顺有礼的微笑

满悦:老太太夸奖,只是平常做惯了,自然熟练些。

老太太:方才听见那位与妳同行的姑娘说话,觉得有些道理,(对着满悦小声说道)其实老太婆也想取个巧,不知道能不能劳烦姑娘,也替我求的红绳打个记号。

满悦:老太太想要什么记号?

老太太:我老太婆的事难办,但愿求个如意。

  △满悦接过老太太的红绳,熟练的替老太太在红绳上打了如意结,交还给老太太

老太太:谢谢姑娘。

满悦:祝老太太心愿如意。

  △满悦向老太太、宬砚行礼告歉后离开,走到满钰身边,和满钰一起离开

  △老太太目光始终跟随着满钰,顺手将如意结挂在架上

老太太:这姑娘样貌虽然没有同行那位姑娘出挑,听着她说话,和和气气,两个都挺好的。

宬砚:老太太心里打什么主意呀?

老太太:先去问问是哪家的姑娘。

  △老太太热切的走向珠钗小摊

  △宬砚跟随

  △老太太拿了一块碎银给摊贩

老太太:这位小哥,向你打听件事,方才在这挑选珠钗的那位姑娘(被摊贩八卦打断)

摊贩:(笑)老太太也是想替府上的少爷说亲吧?

老太太:你知道那位姑娘是哪家的女孩?

摊贩:知道,那位姑娘的样貌在镇上可出名了,是咱们镇上殷家的女儿,两位姑娘都是。

老太太:殷家?

摊贩:是呀,模样出挑的那位就是咱们镇上殷家的千金小姐,殷满钰,相貌没的说,自从长成大姑娘之后,来向殷家求亲的媒人都快踏破门坎了,夫人千挑万选的,就是不知道谁家的公子有这个福气,另外那位则是他们叔伯家的女儿。

老太太:殷满钰……

  △老太太望着锁架上的「同心」「如意」,心里思索着

 


S:1-4   

时:日   

景:路家大院走廊   



人:宬砚、雳鹰   


  △路家大院日景

  △走廊上

  △宬砚心情愉悦的通过走廊,玩赏着手上新得的药材,听见

  △细微的瓦片声响

  △宬砚警觉,赶紧望向传来动静的方向

  △房瓦上一抹人影施展轻功,迅速消失不见

宬砚:霄鹰?(随后马上否定)不对,霄鹰虽说爱走房顶,多半是带着玩心,所以容易制造出声响,这人轻功步子这么凌厉,不像是霄鹰,(想起)雳鹰?当初宬封亲自培养的亲信雷雪霄雳中,就属雳鹰轻功最利落,落地踩点时完全没有多余的碎步,但他在宬封离开南兀部族后不是已经失去踪影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宬砚疑惑,朝雳鹰方向追去

 


S:1-5   

时:日   

景:路家大院书房内/外   



人:路宬封、路宬砚、雳鹰   


  △书房内

  △雳鹰站在宬封面前,近30年纪,等待宬封的下一个指令

  △宬封听完雳鹰的报告,心中盘算,若有所思

宬封:北帕部族?好端端的,穆特怎么会离开自己的母族西羑,投效到了北帕部族?他在西羑根基稳固,大有前程,现在到了北帕,要想在异族立身可不容易。

雳鹰:自然在西羑部族待不下去,只好另找出路。

宬封:怎么说?

雳鹰:西羑这几年不太平静,自从前西羑王上薨逝,新西王继位,得势权臣就换了一批,新臣只图安逸求和,穆特却急躁想求战功,渐渐的便对西王说不上话,甚至被夺了军队,长久下来,穆特抑郁不乐,就投向北帕部族。

宬封:北王野心勃勃,与穆特算是走到了一路。

雳鹰:军领说的是,北帕部族最近已经有些动静,北帕苦寒,中原富饶,北帕部族一向对中原边境虎视眈眈,侵略中原疆土的日子已经不远。

宬封:京城有什么风声?是否有心应战?

雳鹰:人心略见浮动,像是有开始招兵之势,就是不知将由谁领军,军领想要对战穆特,这是一次机会。

宬封:也是唯一的机会,中原一旦战败,穆特更加气盛,没了成旗军,凭我们现在的势力,又是庶民,再想动他,难了,何况,北帕战胜之后,穆特向来藉势做威,再来一定会向西羑部族报自己被夺权的私仇,西羑新臣贪图安逸,胜算渺茫,再来,就该轮到南兀部族了。

雳鹰:幸好南兀部族还有成旗、俨旗两支军队,不怕。

宬封:别太早放心,万一中原、西羑为求自保,齐齐与北帕联军,南兀部族就是唯一的目标,到时候,南兀的处境才是险中加险,以少敌多,就算南兀部族有成旗、俨旗两军齐力,只怕也挡不住,中原、西羑、北帕连手灭了南兀,再瓜分疆土,各自得利,也不是不可能。

雳鹰:军领,为了不幸逝世的少夫人,也为了留在南兀部族的成旗军,为了曾经同披战甲、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雳鹰相信,军领心中已经有所打算。

宬封:已经忍了六年,确实该了结了。

  △书房外

  △宬砚在窗边听见宬封的决定,惊讶,随后转为忧心,离开

  △书房内

  △雳鹰察觉门外有人影形迹

雳鹰:军领,有人(打算出外追回)

宬封:不要紧,如今的中原路氏一族都是曾经的成旗旧部,人人知道分寸,纵有新来不知源由的,也没这么大胆子在我的书房前鬼鬼祟祟,敢坏规矩的,只有宬砚。

雳鹰:副领?

宬封:让他听见也好,反正接下来的决定,迟早得让老太太知道,由他去向老太太透露消息正合适。

雳鹰:雳鹰誓死追随军领。

 


S:1-6   

时:日   

景:路家大院老太太房   



人:路宬砚、路老太太   


  △路家大院老太太房内

  △老太太听完路宬砚的报告,面露神伤忧思

老太太:是啊,穆特,还漏了一个。

宬砚:老太太……

老太太:当初月儿的死,要算祸首,确实还有西羑部族的穆特一个,南兀成氏家族一门忠烈,宬封既然都能为了发妻不顾一切叛上报仇,当然不可能放过穆特这个外族人。

宬砚:王上好大喜功,自继位以来根本不曾想要为族民建立安定生活,是他心中,子民百姓的存在只是有用或无用的区别,甚至想要联合西羑部族犯境中原,替自己拓展疆土,获得更多的粮食、金银、美妾,为了拉拢西羑部族的军领穆特,竟不惜设局算计自己的臣下,逼得月儿嫂嫂刚烈自尽,这样的王上怎能不众叛亲离。

老太太:自从宬封找回一条命之后,咱们一群人避居中原,你和宬封改字冠姓,宬封一心就在路家大院的生意上,我还以为这件事情会随着时间过去,盼着他能重新生活,日后再有自己的姻缘,如今他既然有了想法,又想把自己送到战场上,这个盼望看来是无法如愿,当初雷雪霄雳中唯独不见宬封最得力的雳鹰时,我就该想到,宬封后头还有其它打算。

宬砚:雷雪霄雳四人是宬封一手培养的,善于探查消息,当初离开南兀部族时,雷雪留给六亲王,霄鹰因为年纪还小,所以随着宬封来到中原,唯独雳鹰不见踪影,现在看来,是宬封特意不让雳鹰露面,一直暗中打听穆特的动静,毕竟没了成旗军的战力,宬封要向穆特寻仇根本没有胜算,一旦北帕部族侵略中原边境,就是宬封等待多年的机会,他想借着中原的兵力,了结穆特性命。

老太太:就算宬封从小在军营长大,战场上始终是九死一生,一旦从军,命就不是自己的,何况他已经不是当年南兀部族的成旗军军领了,中原的一切,由不得他作主,甚至连他的身份都是个忌讳,如果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去送死,当初何必大费周章,让你们冠姓改字,不行,我不能坐视不管,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得阻止他的念头。

 


S:1-7   

时:夜   

景:路家大院花园   



人:路宬封   


  △路家大院花园夜景

  △路宬封在花园演练剑法,思绪陷入回忆

 


S:1-8   

时:夜   

景:南兀部族成府成封房   



人:路宬封(成封)、闵纱月   


  △时间回溯至八年前,成封22岁、闵纱月18岁

  △南兀部族成府夜景

  △成封房中张灯结彩,窗上贴着喜字,桌案上一对红烛烧得火红喜庆

  △闵纱月身穿精致嫁衣,坐在床边,等待

  △成封进房,年少得意,走向闵纱月,轻柔的掀开她的盖头

  △闵纱月妆容娇俏美丽,对着成封一笑

  △成封望着闵纱月的笑容,一时出神入迷

闵纱月:好看吗?

宬封:好看。

闵纱月:知道我为什么让所有人都退出房外,只想自己一人在新房里等你吗?因为我穿着嫁衣的模样,只愿让你一人看见,此生只有你一位男子看见。

  △成封珍惜的对着闵纱月说道

宬封:月儿,妳亦是我此生无可取代的唯一。

 


S:1-9   

时:日   

景:南兀部族王院花园   



人:路宬封(成封)、闵纱月、穆特   


  △六年前,成封24岁、闵纱月20岁

  △南兀部族王院花园日景,百花齐放,蝴蝶穿梭飞舞

  △闵纱月身着一袭白纱金线南兀部族服饰,双鹰在她身边盘旋,高贵英气

  △穆特走来,看见闵纱月,惊为天人

  △一声短哨响起

  △双鹰飞向闵纱月身后,分别停在成封手臂上、肩膀上

  △闵纱月转身,看见身后的成封,笑容灿烂

  △成封走向闵纱月,伸手圈住她的腰,亲昵恩爱

  △穆特不怀好意,脸上装着和善,刻意上前向成封、闵纱月作揖攀谈

 


S:1-10   

时:夜   

景:路家大院花园   



人:路宬封、苻杏   


  △时序接续,本集,S:1-7

  △宬封持续演练剑法,想起新婚时闵纱月的笑容,欢喜微笑,随后意识到佳人已不在,落寞忧伤,长剑对着想象中的敌人,招招凌厉致命

  △苻杏走到花园,静待宬封练剑结束

  △宬封借着舞剑发泄完情绪后,看见苻杏,收起长剑,勉强自己自制镇定

宬封:药铺开张都已准备齐全了?

苻杏:齐全了,预备进铺诊病的老军医们都很欢喜,都说往后就能靠自己的本事生存,不需要再依附族人了。

宬封:中原的气候环境毕竟和南兀不同,在南兀时熟识的病症,到了中原又完全换了个样,他们也是辛苦修正好些年,如此一来,最后这拨军医的生活也算安顿了。

苻杏:大少爷自从来到中原以后,便让苻杏管理路家大院所有帐目,六年的时间里又积极拓展各项产业,安顿族人生活,苻杏今天终于明白,是因为大少爷一开始便下定决心吗?

宬封:路氏一族都是当初为保部族,在战场上伤残,被王上视为无用抛弃的老病伤兵,拖家带口,总得都有安身立命的产业,我才能放心离开,可毕竟都是军营长大的,听惯了口令动作,遇事难下决断,不像妳,从小读书识字,做事又有定见,我不在的时候,家里交给妳和宬砚,我不担心。

苻杏:苻杏以为,随着时间流逝,大少爷心中记着的仇恨会逐渐消磨掉。

宬封:一刻未曾消减,当我立誓为月儿报仇,闯入王院之时,便已下定决心,若此生不能向这两个罪魁祸首雪恨,绝不罢休,妳知道了,就表示老太太那边已经有动静?

苻杏:刚才服侍老太太的人来报,送去老太太房里的晚膳全被退了出来,粒米未尽,老太太发话,说在你改变心意前,绝食相逼。

宬封:知道了。

 


S:1-11   

时:日/黄昏/夜   

景:路老太太房间内/外   



人:路宬封、路宬砚、路老太太   


  △路老太太房间外夜景

  △路老太太房门紧闭

  △宬封面对着老太太的房门长跪,时间从夜景推移至第二天日景,再到黄昏,夜景

  △路老太太房间内

  △桌案上饭菜未动

  △老太太虚弱的躺在床上,与宬封僵持

  △第三天日景,宬封依然长跪房门外,直至黄昏

  △空中乌云密集,天色逐渐转变

  △宬砚端着药碗、饭菜走来,望着宬封,试着劝说

宬砚:为了高寿的老太太,你当真丝毫不肯让步吗?

宬封:如果你是我,这样的恨该怎么让步?如果能让,当初你也不会和我一起发动成旗军闯王院,六年来你后悔过这个决定吗?

  △宬砚严肃的看着宬封,认真回答

宬砚:不曾。

  △宬封因为宬砚的回答,欣慰的笑

  △宬砚因为自己的回答,再无立场劝退宬封,开门走进老太太房

  △夜景,雷鸣震响,大雨倾盆而下

  △宬封任由雨势淋湿,仍旧长跪不起

 


S:1-12   

时:日/黄昏/夜   

景:路家大院路老太太房   



人:路宬封、路宬砚、路老太太   


  △路家大院路老太太房内

  △窗外雷雨依然持续

  △老太太虚弱的半躺着,又气又急

  △宬砚端着汤碗,在老太太身边劝解

宬砚:老太太,您已经三天都没吃东西了,再这么下去可当真会撑不住的。

  △老太太赌气,不管宬砚如何劝解,依然不肯松软态度

老太太:我自个儿的孙子都不在乎我的死活了,我这个没用的老太婆干脆先了结自己,省得将来我都没脸去见咱们成家先祖。

宬砚:宬砚惭愧,是宬砚没能力劝阻,才逼得老太太必须出此下策,吃苦受罪。

老太太:这不怪你,你从小跟着宬封长大,一向都是听从兄长的决定,在南兀部族的成旗军队、在这个路家大院,哪件事不是他说了算,谁又能阻止得了他,只要是宬封决定的事情,他就会去达成,那是他的坚持,也是他性格里的执着,说到底,是他心里的仇恨还没放下,六年前,当宬封叛上逆反的时候,我还以为他的伤痛都已完结,没想到,还有今日的后续。

宬砚:宬封和月儿嫂嫂青梅竹马,婚后又这般恩爱,月儿嫂嫂逝世之后,他一直内疚责怪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提防王上,才让月儿嫂嫂遭此不测,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下。

老太太:宬砚,老太婆我不是个无情的人,月儿的死我也不舍,宬封想要报仇的心情我也能够体谅,但我已经是个来日不多的老人,活到现在,还能有什么奢望,也不过是希望自己的子孙能够留在身边,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将来死后,能有子孙送我进祠堂,不让我在外头风吹雨淋,受孤魂野鬼欺负,难道连这个心愿都没能指望吗?路氏一族的族规你忘了吗?

宬砚:没忘,南兀部族先天环境不若中原稳定,自古以来就重视子嗣,虽然咱们避居中原,以宬封的祖父名字「路」字为姓,族人还是一直坚信着南兀的传统,族中甚至规定,过世的族人必须有后代子孙相送才能进入家族祠堂,受后人的香火供奉,若不幸血脉断绝,便会被视为不孝子孙。

老太太:一旦宬封上了战场,有个意外好歹,我将来有什么颜面去见宬封的祖父,去见九泉下的成家先祖,我想过了,既然宬封做得这么绝,那也怪不得我为了成家血脉自私一回,你去把宬封喊来。

宬砚:老太太,您打算怎么做?

老太太:你先别管,去把他叫进来。

  △宬砚不知老太太心中打算,犹疑的走到门外,喊了宬封

  △宬封随宬砚一起进入老太太房中

  △苻杏走来,看见,疑惑

宬封:老太太。

  △宬封惭愧的跪在老太太面前请罪

老太太:既然雳鹰带来了消息,你心里势必盘算过北帕部族和中原战起之日,预计是什么时候?

宬封:中原的朝廷已经有招兵买马之势,预计两个月内必起战事。

老太太:两个月,这段时间已经足够你们办好我这老太婆的后事了。

宬封:所以孙儿长跪在此,祈求老太太原谅,请老太太爱惜自己的身体,等孙儿报仇雪恨回来,一定加倍孝顺老太太。

老太太:战场上情势诡谲变化,能不能平安回来谁都不知道,以往你的祖父、父亲,还有你和宬砚为了南兀部族出征,哪一次我不是已经做了最坏打算?在前方冲锋陷阵的危险,在后方守着家园的不也提心吊胆,就算最后能打了胜仗,其间需要消耗几年的时光谁也不能精准确认,只怕我是等不到那个时候。

宬封:老太太……

老太太:我知道我们谁也改变不了你的决定,我也不想再劝你了,你想报这个仇你就去,也好,我也不怕将来到了黄泉时无颜面对先祖,反正将来没有子孙护送,我也进不了家祠,见不到先祖,只得在外孤单飘零。

成封:孙儿求老太太保重。

老太太:你要以身犯险,却要我自己保重,要我保重自己可以,只要你为路家留下血脉,不论男女,有了他,老太婆便有了指望,我就当福薄,没了你这个孙子,再来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我不会再拦着你了。

  △房外

  △苻杏听见,脸色遽变

  △房内

  △宬封讶异,为难

宬封:老太太……

  △宬封面对老太太的条件,沉默无言,久久不能说服自己

  △老太太翻身,背对宬封

老太太:只有这个条件,如果做不到,就先了结我这个老太婆的性命,送我进祠堂后,你想做什么都不会有人阻碍你,反正我眼不见为净。

  △宬封回忆,脑海中浮现

  △六年前

  △成封掀开马车布帘,震惊看见

  △闵纱月已经咬舌自尽,嘴角血迹干涸,气绝身亡的画面

  △时序恢复

  △宬封想起闵纱月惨死画面,下狠心决定

宬封:我答应。

  △老太太听见,心中燃起希望,转身面对宬封

老太太:当真?不是为了推托我的缓兵之计?

宬封:即便缓兵,老太太同样会再相逼,何必多此一举。

老太太:好,既然答应,心里有没有人选?若是喜欢哪家的姑娘,不管家世如何,我立刻让人去说亲。

宬封:老太太作主吧,反正老太太只是想要一个指望,是谁不都一样。

老太太:你起来吧,跪了这么长时间,先回去休息。

  △宬封心里有些犹豫,不敢立刻起身

老太太:放心,既然你已经答应了我的条件,我自然不会食言,会好好善待自己,毕竟,我还要留着这条命,看我的曾孙出生。

宬封:请老太太珍重,孙儿退下。

  △宬封得到老太太的允诺,起身,离开

  △宬砚心有不安

宬砚:老太太,您这么决定是不是欠缺考虑?毕竟婚姻大事、生儿育女这样的事情关系一生。

老太太:你别劝我,我也知道太草率,但非得这么做,本以为时间会淡化他的仇恨,事实证明不但没有,反而一步步的逼着他,这步棋是我最后的希望,只能先这样绑住他的行动,宬封尽责,也许会因为对亲生骨肉的责任,打消念头。

宬砚:可是仓促间,我们要去哪里找这个合适的人?

老太太:我心里倒是有个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你还记得我们前些日子去江北,在月老庙见到的姑娘吗?

  △宬砚想起,会意老太太的打算

宬砚:老太太是说那位相貌和月儿嫂嫂有些相似的姑娘?

老太太:明天我就找人去殷家提亲,这场婚礼非办不可,至于未来如何,也只有赌一赌了。

 


S:1-13   

时:日   

景:路家大院回廊   



人:宬封、苻杏   


  △宬封走在回房的回廊上

  △苻杏心急追上宬封

苻杏:大少爷,你当真要答应老太太的条件?

宬封:老太太高寿至今,跟随自己的丈夫、儿子、孙儿一生戎马军旅,从未向任何人屈服,能不能坚持和我执拗到最后一刻,意志无庸置疑,我不得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太因此倒下,但是我非走不可。

苻杏:大少爷是要背弃当初对月儿小姐的承诺?

宬封:苻杏,事已至此,只要能亲手报仇雪恨,无论什么条件,我都无所谓了,我记得自己曾经向月儿盟誓,她是我此生无可取代的唯一,妳不需要时刻提醒。

  △宬封离开

  △苻杏望着宬封的背影,幽幽神伤

苻杏:人在,情分不一定在,这世上多的是共度患难后,夜里夫君得意共枕新妾,独自垂泪至天明的糟糠发妻,何况人都走了,最终都是烟消云散,我要是不时刻提着,只怕将来新人进来了,谁还会记得我们月儿小姐。

  △第一集结束


新年新希望,來開個頭,新年快樂!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