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种疼痛 (2人评价)


《爱是一种疼痛》

 

三十集电视连续剧《爱是一种疼痛》

 

一句话简介:一个破碎家庭用三十年的努力改造了命运。

 

300字梗概:

纺织工人童林和妻子刘萍在大雨中遇车祸,刘萍把生的机会给了丈夫和儿子。妻子遇难后,童林一个人艰辛地抚养儿子童小飞,小飞三岁时,在某银行做保卫工作的米小涵阴差阳错嫁给了童林,并与童飞建立深厚情感,多年之后,童林面对下岗,米小涵的初恋龙华离异,米小涵在一次面对选择,恰巧童林与打工妹互有好感,童林同意米小涵离婚的要求,不料段小嫒由父亲为其主张的对象李备找上门来,为躲避不堪的情恋段小嫒独自跑到广州,为寻找失踪的段小嫒,李备、童林和段父用尽了办法——,此时专科学校毕业的童小飞与同学周小洁课余开小咖啡屋,夜间经营时被小流氓剌成重伤,米小涵与龙华的恋情受到领导干预,童林与米小涵的和好机会再次错过。无助的米小涵匆匆嫁给了老同学,2006年房地产调控米小涵夫妻的房地产公司破产,婚姻不复存在,亲情成为最后的力量,童氏父子竭力拯救米小涵——

 

 

 

 

八十年代初,纺织工人童林和妻子刘萍在大雨中遇车祸,刘萍把生的机会给了丈夫和儿子。妻子遇难后,童林一个人艰辛地抚养儿子童小飞,小飞三岁时,在某银行做保卫工作的米小涵偶然认识了背驮着儿子在夜市打工、为儿子挣奶粉钱的童林,由于她的相亲对象的误会童林被打,当她上门道歉时看到一个充满亲情浓郁的父子之家。不久米小涵阳差阴错地充当了孩子的妈妈。女儿惊世颏俗的举动激怒了米父,父女亲情断绝。

本世纪初,米小涵初恋情人龙华离异,米小涵出于龙华的幻想和对乏味婚姻的不满,决意找回初恋的情感,放弃正在创业的童林。由于上级的干涉和朋友的警告,龙华再次拒绝了米小涵的感情,情感重锉之下米小涵病倒了。

童林从小小的服装技校开始营运,向企业发展,他带领服装厂下岗的技师华哥、小慧等开始艰苦奋斗。校校初创,四处飘流的服装专业女大学生段小嫒找童林求职,段小嫒母亲早逝,父亲病危。濒危的段父不肯卖房治病只得依赖他与女儿订婚对象的李备的援助。李备家开煤矿,家庭富裕,李备出资抢救段父。在段小嫒到医院探视父亲的夜晚,李备利用送段小嫒回家之际试图强奸(未遂)她,二人的纠缠引来了联防队和派出所的讯问,在罪与非罪之间,段小嫒含垢忍辱保护了李备,贫穷和屈辱使身心受到伤害的段小嫒选择了出走,她在小城看到招工启示找到了童飞的服装技校,一边打工一边躲避李备。

段小嫒离开矿区后,李备骑着摩托车在全省各城市内寻找段小嫒可能容身的服装厂或服装技校。一天他终于找到了小城的童林技校,段小嫒虽然支走了李备,但是她内心感到了忐忑不安,此时她已经恋上童林。

童林与华哥和小慧竭力经营,童林服装技校已经转型成为一个有潜力的服装制作流水线,童林服装产品也由在省会的同学杨紫侠的代销,由于大雨和电线老化,杨紫侠的服装公司意外发生了一场火灾,童林的服装产品付之一炬,童林和杨紫侠的企业同时面临困境。

在省城读书的童小飞、周小洁与同学们课余开小咖啡屋,夜间经营时被小流氓剌成重伤,这令童林正在起步的事业雪上加霜。童林、米小涵守在省会医院照顾儿子,童林服装流水线中断,段小嫒不放心在省会照顾儿子的童林,赶来探视,童林与段小嫒的恋情引起米小涵的嫉妒,她规劝前来探视的段小嫒要面对现实,段小嫒也被米小涵与童家父子特殊情感触动,面对艰难选择她再次逃避,不辞而别跑到了南方打工漂泊。

在南方求职的过程中,段小嫒找了一份推销员的工作,她工作执着,由于她坚守对客户的等待,被人称为段小树。此时,已经与童林离异的米小涵离开小城,嫁给多年前暗恋她的同学辛震,并追随新婚丈夫到珠海搞房地产开发。童飞出院赶上毕业,他回家做过一段调理之后,带着女同学周小洁飞到珠海投奔母亲并开了家正规咖啡厅,米小涵和辛震给予他资金帮助。

仓库着火之后童林重振旗鼓,他把技校流水线迁到开发区改制成为童林服装厂,与此同时,童林和李备都在寻找段小嫒,由于一个突来的电话,童林按电话IP赶到了广东并找到了段小嫒,童林带段小嫒赶回小城时,段父和李备也赶来了。段家父女的悲喜相逢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段小嫒坚决拒绝回家与李备完婚的要求,段父与李备无功而返。不久段小嫒得到父亲病故的噩耗,段小嫒和童林赶回矿山奔丧,由于童林企业事务繁重,他提前赶了回去,这时,李备卖了煤矿,决定带段小嫒出国学习。李备三年间的不懈寻找,以及他对段家父女的倾情付出让段小嫒受到震动,留学深造是她梦想中的夙愿,面对诱惑,段小嫒落泪并同意,决定陪李备出国。童林闻讯,内心十分痛苦,他无力劝阻只能咬紧牙关,拼命创业。

十年之后,童林娶了小慧并把童林服装厂改制为公司,段小嫒在休斯顿大学服装与造型学院读研毕业,嫁给李备三年后离异时女儿李小琳已经八岁,离婚后女儿由李备抚养,段小嫒独自搬到曼哈顿并设立了一个外贸服务机构,同进她还创办了一个时尚杂志,应童林邀请她回到北京后继续创办MD杂志,童林一心想把企业做大,梦想把童林服装品牌国际化,他坚定要聘请段小嫒出任童林服装公司总经理。此时,出任第一届童林公司董事长的华哥已经退休,他留守公司看大门,小慧已经嫁给了童林。童林接过华哥的董事长职务。

童林的儿子童飞娶了周小洁,小夫妻开了一家大型超市,童飞和周小洁夫妻总是拌嘴,周小洁想要小孩,童飞不同意,事业的发展,使他没心思再生孩子,恰巧童飞超市的新来一个年轻女孩,频频向童飞放电,并发了内容暧昧的短信,周小洁查觉后一定要童飞开除她,童飞以没有明显过错为由拒绝,夫妻为此反目,小慧知情后十分焦急,与童林一起对童飞夫妻的关系进行调解。

童林不顾小慧反对,坚决并聘段小嫒做童林公司总经理,他们对童林产品的国际化和企业发展达成共识。段小嫒回到北京后,创办的名媛国际女装外贸公司开张,公司租用了国贸附近的一处地下室,公司业务逐渐繁忙。童林经过与段小嫒深入谈心,段小嫒终于同意出任童林公司总经理,这时的段小嫒早已脱去当年的稚嫩气,她雄心勃勃,为童林公司的发展做了具体规划,公司的一些销售人员和经理也由她做了裁减,她连续上生产线,工作雷厉风行,大大提高了公司效益,不断扩大经营,公司连连上新台阶。

米小涵在辛震的公司做财务总监,辛震总是很忙碌,一心想把房地产项目向一线城市发展,米小涵觉得一线城市做房地产风险太大,不同意,夫妻也常常为此争执,所以进军一线城市的计划一直搁浅。

童林公司正在向多边缘空间发展,服装城也在政府的支持下进入规划目标。零二年政府对房产进行了抑价调整,辛震的房地产项目面临较大亏损,资金还贷周转陷入僵局,为了清还贷款公司决定把现有的蓝田工程做低价抛售和股份转让,辛震从亿万富豪一夜沦为负债人。

辛震和米小涵把在珠海的房产卖掉偿还债务,住进了小旅店,童飞找到母亲后决定把母亲和辛震接到自己家住,他和周小洁搬到了一个狭小的二手房。辛震生意失败,一心东山再起,他向朋友借钱想做一项房产中介投资但是没有人肯借,童飞得后主动把超市供应肉鸡业务交给了辛震,自己出资建了一个肉鸡养殖基地赠送给辛震。

辛震和米小涵搬到了鸡舍,他们养殖种菜像一对乡下夫妻,日子过得其乐融融。好景不长,辛震叱咤风云的经历引来私募集团的重视,在一项民间融资合作中,辛震被幕后人设计推入圈套,做为法人代表,辛震替诈骗团伙顶了缸,辛震也被公安局控制,米小涵为了减辛震的罪责,把养鸡场卖掉偿还债务。童飞得知缘由后出面寻找幕后推手,为母亲和辛震追讨了公道,为了让母亲和辛震安享退休生活,童飞重置养鸡厂。

童林现在生产的牛奶纤维女性内衣经过改良,已经逐步在西欧有了市场,童林想把这个品牌做好,又推出慧媛新款,想把产品低端向中产阶级市场迈进,小慧看童林独自找段小嫒有些不放心,带着童飞追到了北京,但最终又被童林和段小嫒雄气勃勃的创业梦想打动。

段小嫒终于把童林公司的规划推到了极致,一直跟童林奋斗的小慧心存疑惑,在段小嫒一步步引领企业走向辉煌的过程中,小慧不得不佩服童林的远大眼光。

童飞把给生母刘萍的灰骨安置在养鸡场外并种植了林木,这时,童飞已经成为商务会馆的老板,在小城商界颇有影响,他策划的一项煤矿收购计划大获成功,创造了一个商业神话,而童林在小城营造一座服装城的梦想,在段小嫒的步步施实下已经动工,李备带着女儿寻找段小嫒并决定回国定居,夫妻间的坚冰在童林的沟通下终于融合,李备为了女儿能有一个完整的家费尽周折,此时,喜极而泣。

童林的公司新厂区已经进入工程二期,愿景图以一个服装生产、生活及附带其它产业的立体之城的面目出现,一个时代的神话由几个平凡的小人物撬开了它的成功之门,当童林与华哥等人重聚当初他们创业时喝酒的小酒馆,他们已经由当初的年轻人跨过五十岁,三十年过去了,曾经的落拓与正在实现的愿景,让人大有恍如隔世之感,这时,童飞给父亲打来电话,童飞的女儿出生——

 

 

人物小传:

 

 

童林 生于六十年代初  摩蝎座(男一)

 

童林是一个一心改变命运,又不愿用语言表达一切的男人,他是梦想家也是行动者。他的性格比较深沉,爱得也很深沉,他的第一个妻子在儿子尚在襁褓时,为救他们父子殒了命,也许那种无私的爱给他树立了样板,他独立把儿子养到三岁。这个期间他除了上班工作,还要背着儿子打小零工,为儿子赚奶粉,在儿子三岁时他们父子邂逅了年轻女孩米小涵,童林追求米小涵的动机,为儿子找妈的成份要大于爱情需要,他采取的求爱方式也很特别,不靠语言,这种性格在紧张的社会生存竞争面前显得木讷,与多变的社会节律不太合拍,但是,幸运总是垂青付之行动的人,应当说他是个极爱儿子和妻子的男人,再婚后他娶了银行女干部米小涵,但是在妻子背叛面前,他选择了沉默。应当说他婚姻是最幸福的也是最不幸的,前妻的死亡,米小涵天使一般的拯救,至到他后来遇到段小嫒,这一切似乎是上苍的特意安排,好象故意考试他的选择能力,童林是一个不服从命运安排的人,他总是试图改变自己的生活并做了大量努力,但是,他对感情和婚姻的选择恰恰是相反的,基本听天由命。童林是个实用主义者同时兼带理想追求,这种多歧义的生活态度显然影响着他的命运的走向,不论是感情还是事业,他承担了,放弃了;追求了,也失去了。在与漂泊女孩段小嫒的感情中,他可能是惟一的一次梦的向往,对待青春靓丽如女儿般的段小嫒的去留选择,他的理性第一次输给了感性,当段小嫒最终要离开他的时候,他选择了沉默,他同样选择了把命运交给别人的方式,显示出他对与这个年轻女孩的未来并不自信;而对米小涵的离开,他的沉默则显得有些冷酷,这种冷酷是自私的,他感性地在米小涵和段小嫒之间倾向了年轻女孩,这是令人扼腕的。总的来说,童林经历了人生的起起落落,他肯为自己的生活目标不懈努力,对人宽厚,肯为亲友担当,这种特殊性格也是促进他最终赢得了事业的成功,也赢得了知已的真心帮助。可能行动的力量更令人信服吧,他从一个人抚养襁褓中的孩子开始,至到意想不到与小慧结婚,他的感情世界处在曲折起伏的状态,第一个妻子的意外死亡把他抛进了生活激流,他的挣扎和努力必然会成为不测的变数,婚姻更是如此。总的来说,童林做为剧中的核心人物,他的粘合能力成为自我救赎的一种力量,他与生俱来的蕴藉特质,对于成熟男人来说是一种无言的魅力!也许,这就是童林与人不同的磁性之处。在他的周围,华哥和小慧的踏实肯干,犹如黄牛的品质;女老板杨紫侠的大气和豁达;童林之子童飞身上的纯真之美,对丰富童林的事业和生活及产生的情愫有很深的滋养。童林是个性格内敛,坚持理想的中年人(主要故事),他的生活历程是艰辛的,爱和付出,得到与失去让他的人生基调充满了锉折也充满了希望,这一切,让他似乎拥有了许多。总的一句话,他的险恶人生处境和不服从命运安排的性格,给他的人生带来了丰富故事。

 

 

米小涵  生于六十年代  水瓶座(女一)

 

    这是个具有强烈叛逆性格的女性,有着黑夜和白天一样鲜明的好恶取向,常常表现在超前的思维方式上,要么爱的彻底,要么放弃的绝然,做事风格惊世骇俗,没有中间路线。她的初恋是某银行保卫处上司龙华,但是龙华沉静的性格好象适应不了米小涵。他两度放弃米小涵的感情。米小涵在初恋失败的情况下,遇到颇有眼缘的孩子童飞,继而认可了童飞的爸爸童林,在童林的求婚和父母的激烈干预下,她绝然地投到了童林的怀抱,这是她独特性格的一种选项,她用一种救赎的心理和抵抗压制的挣脱,决定了一场奇异的婚姻,当然,其中也包括了童林能给她生活安全感的寄望,童林踏实生活的态度对她也有相当的吸引力,总的来说,她的选择有些与众不同。米小涵身上有着阳光般的无私母性,她的结局并不玄妙也不意外,犹如我们的生活一样不可能完美,但是,她的追求最终还是满足的,爱的付出有了回报,她与童飞的慕孺之情几乎从他们遇到开始,至到一生,在情感方面,她最终的陪伴可能才是她的真命天子,只是那个可以爱到底的人不是童林。米小涵与童林的分手,除了性格原因和龙华离婚的诱惑,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还是她的性格原因,她不喜欢童林沉郁得象个阴谋家的风格,而且,童林的意志她无法左右,这让她在童林面前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而米小涵非此即彼选择离开童林,使她多年的情感经营也彻底葬送了,从听说龙华离婚开始她开始在精神上背叛童林,只是她的意愿没能实现,米小涵与龙华感情发展的失败,更象是宿命,她的绝然而然的取向注定会充满锉折,因为她能代表自己但不能取代他人的选择,这是无可奈何的。与童林离婚到与龙华的二次恋爱失败,让她终于有了深深的绝望,最终从单位辞职嫁给经济条件非常好的同学——房地产商辛震。从中让我们再次感到现实的沉重,也体会到生存的必然规律,那就是上帝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也会为你开启另一道门。米小涵的婚姻撕裂让人惋惜,但是,辛震好象是她命中真正的彼岸,只是人生的路让米小涵绕弯了,她经历过辛震事业辉煌的日子,也经历了辛震的破产,不论富有还是贫穷,他们粘在一起的日子是琴瑟相和的,感受的是相依为命,沉浮起伏的同荣同辱。她和辛震在接受童飞赠给他们的一个养鸡场的日子里,米小涵大有回家的感觉,曾经的努力,拼斗,喧嚣,失意以及光环全部散去,真实的生存让她感到了生命的意义,也找到了生活的本质。生活,原本就应当是平淡的,爱人只要血型相对才不会产生对抗体。

 

段小嫒  生于八十年代初  白羊座(女二)

 

   这个电视剧的真正女主人公似乎应该是段小嫒,可惜,她只是童林主线人物的一个特别复线人物,她有自己单独的故事,她的人格独立,有着极强烈的自尊心。她有一个天真无邪的面孔,像个孩子,在这个表象之下她又是个勇敢且敢于孤军作战的战士。她曾为救父不得已受到恩人李备的强奸(未遂)还要在警察面对为李备作掩护,为了寻找回自尊,她绝然地选择了离家出走,漂泊谋生,这是她不得不做的现实选择,首先,她必须救父亲,其次不能让独立的自我沦陷为活下去而活的平庸生活,她在平庸与挑战中必须做出选择,这是她离开李备,离开童林;选择李备再次离开李备的性格使然,生活的本质对段小嫒来说,是不停止的奋斗,她的选择和努力都没有脱离宿命般的性格逻辑。

第一次离开李备的原因,实际就是她不接受命运的强制安排。李备要强暴她,而且这种强暴段小嫒似乎没有理由不接受。这使一个有强烈自尊心,骨子里傲慢的女孩感觉除了身体受了侵犯,在心灵层面受了损害,这是她不能原谅李备的重要原因。李备是富二代,他的强烈占有欲并不是一种很单纯的邪恶,随着故事的延续我们可以看到李备千里寻妻那个风尘背影下的人性温暧。他对段小嫒的爱无疑是一种强暴,但是这种强暴也透露一份爱的复杂表达。段小嫒出走之后,他骑着摩托车一个城市接着一个城市寻找,而段小嫒的躲避,无疑也为成剧本中一个悬念加线索的分支。段小媛先择逃避李备,实际躲避的一份不能承担的生命之重。父亲重症,她深藏的一个实现自我的梦,她内心需要拥有属于自己的世界,现实的状况与梦想形成反差,她没有钱也没有可能独立去救父亲,能救父亲的也只能是未婚夫李备,受到伤害的段小嫒漂泊到小城,在童林的服装技校找到了自己暂时宁静安的生活,在与童林的接触中,她体会到了那种如父如兄的关心,她感到童林面临和正在办理离婚,段小嫒的空虚恰好填补了童林的失意,他们不谋而合,若明若暗的恋情没有瞒过大家的眼睛,米小涵和童飞都有察觉,更要命的是那个追命而来李备又找上了门,段小嫒不得不再度漂泊。

段小嫒最终放弃对童林的感情,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童林与她的恋情,并不完全符合她内心,执著于夫妻共同创业的愿望,童林的妻子与儿子并不容忍她对童林的全部占有,童林在米小涵面前的软弱让步。使她决心离开这里,再度履行独立的愿望。

在爱的诀择中,所有软弱都会付出代价,童林与段小嫒失之交臂。

在李备和童林这两个人的选择中,段小嫒最终选择了曾经那么憎恶的人,这种结局既出乎意料也合乎情理,比较起童林的优柔寡断,李备的追求犹如飞蛾扑火,执著于一念,使两个性格相似的人最终达到了和解。后来,他们离了婚,这种结局与他们的起步一起,构成了宿命冲突与一致,一致再到冲突。段小嫒像个战士,她勇敢,不退缩,有一种勇往直接,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率真。这也是她最终推动童林公司成长为一个服装王国的动力。由此也证明了她与童林心灵的某种惺惺相惜的默契,既然曾经爱过,爱情的某种必然存在。

 

童飞: 童林之子,金牛座(男二)小

 

童飞是小城商界青年才俊,生于八十年代  创业奇才。

 

 

 

主要人物:

 

童林         下岗职工、童林服装公司创办人,米小涵的前夫。

米小涵       童林前妻,后嫁辛震,原是小城某银行保卫干部,后辞职下海。

段小媛       漂泊女青年,因爱出走也因爱远行。

 

李备         某私营煤矿主之子,富二代,段小媛的追求者

 

龙华         小城某银行保卫科长

辛震         华厦房地产公司董事长,米小涵后任丈夫

童飞         童林之子,后经商

华哥         童林服装公司服装高级设计师

小慧         童林服装公司服装技师,后来嫁给了童林

杨紫侠       紫金服装公司创办人,童林的同学

周小洁       童飞的同学,后与童飞一起外出谋业并结婚

张欢         小城纺织厂车间主任,后工厂破产到童林公司任车间主任

杜小山       童林的同学兼工友,后下海受锉回来到了童林的服装公司做经营部经理

 

其他人物:

 

金子雄   桃子  小李,花姐,小香  老杨  小唐  范处长  李经理  马克  周小洁  陈主任  段四哥   钟经理  王经理 

胖子,吴经理,袁老四,李东,杜小山  杨紫侠父母  民警朋朋,佟余三等两个毒贩子,兵工厂上校  市井流氓等  房东房东和批发商房东   段堂姑夫妇及哥姐  纺织厂厂长等若干

 

 

(46万字,完稿)

 



编剧:赵军民

手机号:15630091830

邮箱:317416709@QQ.COM

联系地址:河北邯郸水厂路罗苑小区3-4-10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