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二集-下) (24人评价)


S:2-8   

时:日   

景:殷家门口   



人:卓知维、卓母、张媒婆   


  △殷家门口日景

  △卓知维、卓母、张媒婆走进殷家画面

 


S:2-9   

时:夜   

景:满悦房外   



人:殷满悦、钰母   


  △满悦房外夜景,位置较为偏僻,屋舍略微简陋

  △满悦搬了竹凳,坐在门外,就着月光照射专心剪囍字

  △身旁凳子上放着竹篮,篮子里已剪好许多

钰母:满悦。

  △满悦听见叫唤,抬头,看见钰母笑容满面、喜孜孜的向她走来

满悦:伯母。

钰母:在剪囍字呢?

满悦:是,之前伯母交代过要多剪一些囍字,说这样钰姊姊出嫁时,家里看起来才会喜庆一些,趁着今天月色明亮,赶紧剪一些。

钰母:是呀,是该多剪一些,让家里看起来喜庆,家里两个女孩同时出嫁,自然得比一般人家更热热闹闹的。

  △钰母热切的握住满悦的手,赶紧想告诉她这个消息

  △满悦听见,讶异

满悦:伯母,您说什么呢?什么两个女孩同时出嫁?

钰母:傻丫头,妳的喜事也来了,今天家里又有人来说亲,伯母替妳定了桩好姻缘呢,这些囍字,可不是有一半要替妳自己剪了,唉呀,想不到妳这孩子这么有福气,就要嫁进卓家了。

满悦:卓家?

  △满悦不敢置信,深怕自己会错意

满悦:伯母,是哪个卓家?

钰母:咱们的世交卓家呀,是个知根知底的,伯母能放心的把妳交给他。

满悦:他?伯母,是卓家的什么人?

钰母:丫头胡涂了呀,卓家还能别的什么人?通共不就只有一个公子吗?就是知维呀。

满悦:卓公子?卓家说亲的人怎么会是我?不应该是钰姐姐吗?

  △钰母听见,握着满悦的双手忍不住收紧

  △满悦感觉到双手传来些微疼痛

满悦:伯母……

钰母:不是钰儿,是妳,钰儿都已经有人家了,怎么能再说给别人,卓家要说的人就是妳没错。

满悦:怎么会?

钰母:自然是有原因的,今天知维和卓夫人来提亲的时候透露,卓家的老太太病了,虽说不是什么大病,可卓老太太到底是有年纪的人,就怕有什么意外,所以他们想冲冲喜,镇一镇病厄,才会突然来说亲的,不过这人一病,将来是好是坏哪能等人,所以卓家急着让妳进门,只是如今卓家和咱们自己家里的情况妳也知道,哪有能力再给妳一场风光的婚礼,所以伯母想着,干脆让妳和钰儿同一天出嫁,也好借一借路家当天的迎亲阵仗,孩子,妳也是伯母一手拉拔长大的,伯母当然也想妳嫁得好,妳可别怨伯母偏心,虽说卓家是为了冲喜,也是明媒正娶的正室太太,妳平日的心思伯母看得出来,心里也是有知维的,这不正好心想事成嘛。

满悦:伯母……

  △满悦双颊泛红,羞怯不已

钰母:伯母就担心妳心里委屈。

满悦:满悦不觉得委屈。

钰母:不委屈就好,妳放心,那天虽然是借路家的迎亲阵仗,但伯母会替妳准备和钰儿同样的嫁衣,同样的首饰,同样的花轿,每件东西都是一模一样的,一定不让妳比钰儿少了什么。

满悦:谢谢伯母。

钰母:那伯母先走了,这临时才决定的婚事,还有好多事没准备呢。

满悦:伯母慢走。

  △钰母转身,背对着满悦停顿一会儿,随后才离开

  △满悦难掩欣喜之情,珍惜的取下发上木簪,望着它浅浅微笑,之后戴好,用心仔细的剪着每个囍字,无比期待

 


S:2-10   

时:夜   

景:路家大院老太太房   



人:路老太太   


  △路家大院老太太房内

  △深夜时刻

  △老太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起身,走到桌案前,点亮灯火

  △灯火燃起,照耀出桌案上摆放着被折迭整齐的红色喜服

  △老太太伸手触碰喜服,神色担忧,手指停在喜服的衣领处搓磨许久,若有所思

 


S:2-11   

时:日   

景:杂景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苻杏、殷满钰、钰母、卓知维、张媒婆、环境人物   


  △一个月后

  △江北码头日景

  △路家迎亲队伍船只抵达,陆续在码头停靠了好几艘气派大船,张灯结彩

  △路宬封、路宬砚、苻杏各自走出船舱

  △殷家宅第日景

  △殷家大厅日景

  △钰母打扮华贵,高坐堂上

  △路、卓两家迎亲人员分立两侧,等待新娘子

  △张媒婆领着满悦、满钰从内室走出

  △满悦、满钰身穿同样的嫁衣、同样金玉首饰

  △宬封原先心不在焉,无意中望见满钰的容貌,有些讶异愣住

  △苻杏会意其中关键,望着宬砚寻求解答

  △宬砚无奈微笑,响应苻杏眼神询问

  △满悦、满钰一同拜别钰母

  △钰母替满钰、满悦盖上同样的红色盖头

  △张媒婆将满悦交给知维,将满钰交给宬封

  △殷家大门日景

  △门口两顶同样装饰的花轿,路家在前、卓家在后停放

  △炮竹燃放

  △宬封牵着满钰,知维牵着满悦走出,满钰、满悦一前一后进入花轿

  △迎亲乐曲吹吹打打,两家队伍启程

  △江北街景日景

  △两家迎亲队伍热闹前进

 


S:2-12   

时:日   

景:月老庙外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苻杏、殷满钰、卓知维、张媒婆、环境人物   


  △月老庙外

  △路、卓两家的迎亲队伍热闹来到了月老庙外

  △天空乌云聚集,闷雷从远处传来

  △宬砚观察天色,对着宬封说道

宬砚:看这天色,怕是要来雨了。

知维:大少爷、二少爷,不如让大伙儿先在月老庙里暂做歇息,好日子里但求个平安吉利,若是让大家都淋雨赶路,实在狼狈。

宬砚:说得也是,(对宬封说道)我们也该先停下来,看看雨势究竟如何,要是一时半刻无法风平浪静,就暂且在江边码头夜宿一晚,虽说迎亲用的都是自家的大船,在江上平稳快速,但风雨夜里,危险难测,为了所有人的安全起见,还是别贸然过江。

宬封:让所有人先进庙避雨。

宬砚:(喊)所有人听着,进庙避雨!

  △两家迎亲队伍转进月老庙

 


S:2-13   

时:日   

景:月老庙内   



人:殷满悦、路宬砚、殷满钰、张媒婆、环境人物   


  △月老庙内

  △轿夫们将两顶花轿抬入月老庙,路家在左,卓家在右并排停放,所有人退出,只剩张媒婆伴随

  △随即庙门外雨势开始淅沥大作

  △张媒婆看着雨势,庆幸

张媒婆:哟,这雨怎么说来就来,幸好避得早,要不这会子都淋湿了,让人看了岂不笑话。

  △满钰偷偷掀开轿侧布帘,唤来张媒婆,悄声问道

满钰:张媒婆,外头有人吗?轿子里憋闷,我想出来透透气。

张媒婆:就我,再没有别人了,姑娘若是闷了,就出来轿子外休息,反正没人瞧见,不打紧的。

满钰:好。

张媒婆:两位姑娘自小姊妹情深,又是同日出嫁,全是月老慈爱庇佑,赐予两位姑娘如此令人称羡的佳缘良人,既然出阁之日恰巧进了月老庙,就请姑娘出轿子,以三柱清香向月老致谢,也请祂老人家赐福两位姑娘,来日夫妻美满,白头偕老。

  △满钰、满悦听见,走出花轿,掀开盖头巾,将盖头巾交给张媒婆

  △张媒婆随手将盖头巾披挂在手臂上,点了六柱清香,分给满钰、满悦

  △满钰、满悦虔诚拜谢,将香柱交还给张媒婆

  △张媒婆收好香柱,插进香炉里

张媒婆:说起来我也是看着你们姊妹俩长大的,你们也算是有缘,从小在一个家里一起长大,又能在同一天出嫁,满钰小姐就要成为富家太太,满悦姑娘呢,虽然现在卓家辛苦些,来日卓公子科举高中,妳也是官家夫人了,哎呀,这说来说去也是我这亲事说得好啊。

  △满悦听了张媒婆自夸,忍不住浅浅一笑

张媒婆:既然现在外头走不了,在月老庙里头就是等,两位姑娘不如趁着现在求求月老,要是将来俩口子生活有什么心愿,何不趁现在说了,也好求个保佑啊。

  △满钰、满悦听从,一起跪在垫子上,各自默祷心中所愿

  △张媒婆望着庙外雨势,有些忧心

张媒婆:只是这雨不知道会下到什么时候,这么要紧的日子,千万别误了拜堂吉时才好。

  △时间稍后

  △雨势渐渐转小

  △宬砚匆匆进入庙中

宬砚:张媒婆,外头雨停了,得赶紧离开,估计在下一次来雨前,应该能赶到卓家和码头,张媒婆,妳再点三柱清香给两位新娘向月老告辞,然后马上出发。

  △张媒婆仓促之间措手不及

张媒婆:唉呀,怎么这么急匆匆的!

  △张媒婆赶紧再点六支清香,分给满钰、满悦

  △满钰、满悦向月老拜完,将香柱交给张媒婆

  △宬砚接过张媒婆手中的香柱

宬砚:张媒婆,妳还是先把她们的盖头巾盖上,两家的人马上就要进来了。

张媒婆:赶紧的,赶紧的,两位姑娘站在自己的花轿前,千万要站对,左边路家是满钰小姐,右边卓家是满悦姑娘,这一模一样的花轿、一模一样的嫁衣盖头,可万万别错了。

  △张媒婆确认左右无误,满钰在左、满悦在右,赶紧替满悦、满钰盖上红头巾,接过宬砚手中的香柱,转身背对,将香柱插在香炉里

  △满悦的视线仅能从盖头巾底下看见,现场一阵慌乱的脚步,忽然,感觉自己右肩被撞了一下,重心不稳向左边移动几步,没有察觉自己与满钰错换位置,差点摔倒,赶紧扶住身旁的花轿,随即被扶上花轿

张媒婆:好了!好了!出发!

  △轿夫们将花轿抬出月老庙后,路、卓两家迎亲队伍各走一边

 


S:2-14   

时:夜   

景:新娘船舱   



人:殷满悦、张媒婆   


  △江北码头夜景

  △几艘大船串连在江边停泊

  △阴雨连连,雷声仍在远处隆隆作响

  △新娘船舱内

  △满悦端坐在床头,心中逐渐产生疑虑,忍不住偷偷掀开盖头巾,发现房内空无一人后,将盖头巾完全掀开

满悦:奇怪,怎么都没人?按理说进了卓家后,不是还有拜堂的仪式吗?而且这里也不像是新房的布置,外头也听不见热闹喧哗。

  △门外传来脚步声

  △满悦赶紧坐回床头,盖好盖头巾

  △张媒婆端着晚膳走进新娘船舱

张媒婆:满钰小姐饿了吧?这外头又是风又是雨,船实在走不了,今晚只得委屈妳在码头暂待一夜,明儿再过江。

  △满悦听见疑惑,掀开盖头巾

满悦:满钰小姐?张媒婆,您记错了,我是满悦呀。

  △张媒婆发现船舱里的新娘竟是满悦,吃惊讶异的几乎说不出来话来,许久之后才反应回神

张媒婆:啊!错了!错了!错了!新娘子错了!

 


S:2-15   

时:夜   

景:船只甲板   



人:路宬封   


  △甲板上夜景

  △宬封走到甲板,觉得异常燥热,站在甲板上,任由晚风寒雨侵袭,心情沉重,回忆源源不断涌上心绪

 


S:2-16   

时:日   

景:南兀部族王院殿内   



人:路宬封(成封)、闵纱月、穆特、南王   


  △六年前,成封24岁、闵纱月20岁

  △南兀部族王院殿内,南王正在宴请穆特,成封、闵纱月作陪,南王高坐殿上,台阶下,穆特在右一桌,成封、闵纱月在左一桌

  △歌舞姬卖力跳着舞步,南王、穆特频频举杯互相敬酒

  △成封察觉不对劲,意识逐渐模糊

  △闵纱月察觉成封的异样

闵纱月:怎么了?

成封:这酒不对劲!

  △成封疑惑的望向南王,只见

  △南王泰然自若,一副预料之中的神色

  △成封无法置信,不愿相信南王竟对自己设局

成封:为什么?

南王:不希望你碍事罢了。

  △成封直觉望向身边的闵纱月

成封:快走!

  △成封想带闵纱月离开,奈何受制药效,虚疲无力,只能用尽最后力气吹响长哨,最终不敌药力,倒在桌上

  △殿外传来双鹰长鸣远去声音

闵纱月:成封!

南王:别紧张,他只是暂时失去意识,目前还没有生命危险,不过等会儿就难说了,他是死是活取决于妳。

闵纱月:你想做什么?

南王:闵纱月,妳有福气,穆特军领看上妳了,对妳朝思暮想,只要妳愿意顺从他,他就同意出动西羑军队,助我南兀部族开疆扩土,这可是妳为本王尽忠的大好机会。

  △闵纱月看向穆特势在必得的嘴脸,厌恶至极

闵纱月:像他这般无耻小人,王上奢望他能言而有信?

南王:建功立业要是处处在乎这些小节,那就永远动弹不得。

闵纱月:对王上来说,将臣下的妻子当成一个对象,送人欺凌,这只是小节?枉费成旗军为王上忠心耿耿守卫疆土,我是成旗军军领夫人,成旗军岂能忍受此等侮辱?

南王:所以本王早告诉过闵氏,别让妳嫁人,留着妳有用,偏偏妳不识抬举,执意婚配成封,不过就是个女人而已,南兀部族多的是年轻貌美的小姑娘,日后他要多少,本王赏他就是,不论是成旗军,还是俨旗军,都是南兀部族的军队,世代必须效忠的人只有南兀王上,不是成氏一族专属,更不是夔俨独有的,什么时候本王开疆拓土还得看他和夔俨的脸色,处处掣肘,本王才是南兀至高无上的王。

闵纱月:若天下人得知王上的疆土是用臣下的妻眷换来的,这等窝囊,王上该如何杜绝悠悠之口。

  △南王拔剑,对准成封

南王:本王既然是南兀部族的王上,谁敢背地里笑话,本王就一个不留,若妳再不识趣,本王留着他也无用。

闵纱月:除掉成封,王上将来如何统率成旗军?

南王:成旗军领并不是永远只能姓成,除掉一个成旗军领,本王还可以有万万千千个成旗军领为本王效忠。

  △闵纱月见穆特逐渐逼近自己,自己却势单力薄,放弃抵抗

闵纱月:我愿意顺从,但是有个条件,不许在南兀境内。

南王:闵纱月,如果妳是想藉此拖延时间,本王劝妳死心,这药没两个时辰,成封是不会醒的。

闵纱月:不许在南兀境内,若不出南兀边境,在世人眼中,穆特军领便是登门强取豪夺的无耻之徒,将来如何在西羑部族自圆其说,成旗军受此屈辱,未来该如何他人面前昂首自立,若是成旗军因此一蹶不振,对王上的大业亦无好处,只要出了南兀边境,就是我自愿与他离开,将来今日之事王上想怎么说都行,终究与王上无关。

南王:这话有理,穆特,你就带她回西羑,合作之事他日再议。

穆特:谢王上,穆特他日必有报答。

  △穆特带着闵纱月离开

  △南王望着昏迷不醒的成封,心怀诡计

南王:本王就让你再多活两个时辰,两个时辰过后,等你醒来,就会因为得知闵纱月之事而对本王不敬,本王便喊来亲卫队将你拿下,任凭你武功再高,孤掌难敌众拳,到时本王再收回成旗军军权,名正言顺。

  △南王转身,留下成封离开

南王:下一个就是你,夔俨。

 


S:2-17   

时:日   

景:南兀部族王院殿内   



人:路宬封(成封)、雳鹰   


  △时间接续本集,S:2-16一段时间过后

  △南兀部族王院殿内,殿内无人,成封仍陷入昏迷之中

  △双鹰长鸣声音逐渐接近,飞入

  △雳鹰从高处窗户潜入,发现成封昏迷不醒,试着叫醒不见成效,最后用水泼醒成封

 


S:2-18   

时:日   

景:南兀部族边境   



人:路宬封(成封)、闵纱月、雳鹰、穆特、车夫   


  △南兀边境日景

  △穆特骑马与身旁的马车快速前进

  △成封、雳鹰策马狂奔追到南兀边境,拦下穆特

  △成封、穆特大打出手

  △成封药效未退,起初居于下风,被穆特所伤,最后,靠着勉强支撑的意志力反败为胜

  △穆特恼羞败逃

  △成封掀开马车布帘,震惊看见

  △闵纱月已经咬舌自尽,嘴角血迹干涸,气绝身亡的画面

  △成封绝望大喊

成封:月儿!

 


S:2-19   

时:夜   

景:宬封船/甲板   



人:路宬封、苻杏   


  △时序恢复,接续本集,S:2-15

  △宬封船/甲板夜景

  △宬封从过往的回忆中回神,思及往事,依然愤恨不已

  △苻杏走到甲板,看见宬封,走到他身后

苻杏:大少爷。

宬封:妳也是睡不安稳,才到这儿冷静吗?

苻杏:是,这几日总是想起月儿小姐,想起她出生高贵,却对苻杏纯良善待,若不是月儿小姐坚持让我成为她的陪嫁,将我带出闵氏家族,只怕苻杏现在处境堪忧,已经不知该如何自处,不知该以何处为家。

宬封:别怪闵氏家族无情,毕竟性命攸关,有些事情是迫不得已。

苻杏:苻杏明白,在闵氏家族的窘迫处境全因自己的身份招惹而来,他们也是为难,对闵氏家族来说,苻杏只是一件王上赏赐的礼物、一个王上猜忌臣下的眼线,这样居心剖测的存在自然不配得到真心,只有月儿小姐愿意以真诚对待苻杏。

宬封:月儿一生所愿,亦是能得丈夫一心相待,自然鄙夷王上作为,将妳带出闵氏,别无他想,只希望妳能得到自由,好好过自己的人生,(望着天色)这些日子始终晴空万里,唯独今天风雨交加,不见月景,苻杏,妳说,月儿是不是正在怪我?

苻杏:不会的,大少爷和月儿小姐鹣鲽情深,心意相通,月儿小姐这辈子又一心只在大少爷身上,她知道大少爷会这么做都是为了替她报仇,绝对不会怪大少爷的。

  △宬封听着苻杏如此劝解自己,心情非但不能稍稍宽慰,反而让自己更加陷入深深的自责

宬封:可我当初却没能提防王上,没能保护她,才会让她孤立无援,最终选择以死明志,如果我能再早一步赶到,只要再早一步就好,也许还来得及……就不会都没了……

苻杏:军领从小受父祖教导以忠侍上,又怎能料想到自己效忠无疑的王上会用这般卑劣手段算计臣下,当初你率军闯王院杀了王上,已经替月儿小姐报仇了,也替南兀族人寻了条活路,只是今日见了殷家小姐的相貌,苻杏实在忧心,大少爷势必已猜着老太太的用意,只盼大少爷他日美人在怀,也能不忘月儿小姐。

宬封:就算是豁出性命,这次我都要穆特为月儿的死付出代价,我知道妳在担心什么,妳放心,永远没有人可以取代月儿的位置。

苻杏:有大少爷这句保证,苻杏自然放心,大少爷,时辰已经晚了,连着几天忙碌,明日又得过江回府拜堂,还是早点休息。

宬封:知道了。

  △宬封、苻杏走在回船舱的途中,听见邻船船舱内张媒婆低声私语

张媒婆OS:哎呀,错了!错了!我这都活了半辈子,迎亲送嫁的促成了多少对姻缘,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离谱事情,新娘子居然上错花轿,这下子可怎么交代啊。

  △苻杏听见诧异

苻杏:上错花轿?大少爷,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新娘已经被调换了?现在在船舱里的,不是那位容貌长得极像月儿小姐的姑娘,莫非殷家耍了什么手段,有什么事瞒着咱们?

  △宬封听见,眉头深锁,心中底线被触怒,一股被算计的愤慨油然而生,决定兴师问罪,离开

  △苻杏赶紧跟随

  △第二集结束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