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三集-上) (20人评价)


悦♥月第三集剧本

 


S:3-1   

时:夜   

景:新娘船/张媒婆船舱   



人:路宬封、苻杏、张媒婆   


  △片头结束

  △新娘船/张媒婆船舱内夜景

  △张媒婆慌张的来回不停踱步,想着应对方法,心乱如麻,不知所措

张媒婆:怎么办,怎么办,这下子可该怎么是好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从头到尾,我明明一直都很仔细啊,怎么会就错了呢?这下子我该怎么向路家的人提起,这满钰小姐是老太太特地要的人,路家要是知道新娘子错了,能饶过我吗?得趁着现在外头还不知道的时候,赶紧把新娘子换回来才行,可已经是这个时辰了,能怎么换啊,弄不好要是传了出去,让外头的人知道出了这么大的错,话得多难听,我以后还要不要吃这行饭啊,这卓家也是奇怪,应该比我们早发现的,怎么也不来个人说一声,这不对劲啊,卓家别是要顺势跟我赖起来,就要满钰小姐吧。

  △张媒婆转身,赫然看见宬封、苻杏就站在门外,突然之间反应不及,惊吓愣住

张媒婆:大……大少爷……

  △宬封、苻杏面色铁青,神情严肃,厉声质问

宬封:妳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张媒婆听见,虽然心虚,仍想隐瞒,依旧企图装傻

张媒婆:什么……什么话啊……

宬封:我问妳新娘错了是什么意思?

张媒婆:这……新娘错了就是……

  △张媒婆突然被宬封咄咄逼问,心慌不已,忙乱的想要找借口遮掩

张媒婆:这……这到底该怎么说呢?这……

  △宬封看见张媒婆一再想要遮掩隐瞒的态度,完全失去耐性

宬封:说!否则惊动官府,就凭冒名顶替一事,已经足够让妳吃罪不起,苻杏,报官。

苻杏:是。

张媒婆:啊,报官!别,别,别,大少爷,您行行好,发发慈悲,千万别惊动官府啊,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以后我还怎么吃这行饭啊,没了这生计,家里该怎么养活,您这不是硬生生要断了我的活路,逼我们全家人去死吗?

宬封:说!

张媒婆:这不关我的事啊,这殷家非得弄了两顶一模一样的花轿,连带着两位姑娘的嫁衣盖头也一模一样,一开始都没错的,就连在月老庙的时候,谁在左边、谁在右边,我可是一直小心仔细着,怎么知道到了这里,这新娘就错了,我也闹不明白啊。

  △宬封见张媒婆极力撇清,不相信,但身体的异样让他难以冷静,示意苻杏继续追问

  △苻杏明白,点头

苻杏:胡说八道,既然仔细,怎么能错了?

张媒婆:姑娘,我真不知道啊,这新娘子为什么会错,究竟是在哪里错的,我也纳闷,也想不明白呀,这真不是我的疏忽啊,这……这一定是……对,这肯定是有人趁着我没看见的时候,故意换了花轿……对,一定是这样,大少爷,姑娘,一定是这样没错,否则这事说不过去啊!

苻杏:别想推卸责任,以为仅凭着三言两语就能蒙混过关,当路家是好欺瞒的吗?这事妳绝对脱离不了干系。

张媒婆:姑娘别冤枉错了人呀,我张媒婆说亲事,向来都是有一说一,有二才说二,从来没欺瞒过谁,姑娘大可去问问,我能是这样的人吗?

苻杏:是吗?那我先问问妳,花轿离了殷家,就只在月老庙稍做停留,当时月老庙里就妳和两位新娘待着,不是妳还会有谁?就连之后进入庙里的二少爷只是去通知出发,若不是妳疏忽推托,谁需要这么做?

张媒婆:姑娘,要这么说,我真冤枉啊,这两位姑娘出嫁,不管谁嫁谁,我不都是拿这两份谢媒钱吗?这要是平白无故换了花轿,不是给自己找事吗?我稳稳妥妥的把事办好,欢欢喜喜的拿了谢媒钱,难道不好吗?何必去多这事呢?难道我还能有其它的什么好处不成?

苻杏:这要按妳这么说,难道换了花轿,还能有谁可以从中获得好处不成?

  △张媒婆听见苻杏的问题,心里忽然闪生一计,一改慌张态度,挺直腰板,全力推卸责任

张媒婆:这可不好说,换了花轿,还真有人的好处大着呢。

  △宬封、苻杏听见,直接认定其中有着算计的意味

苻杏:妳这话想说什么?

张媒婆:姑娘想想,这两位姑娘出嫁,不管谁嫁给谁,对我来说,都是拿着路、卓两家的谢媒钱,谁也不会多,谁也不会少,要是出错了,那可是会谁家的都没了呀,可对两位新娘子来说,谁嫁谁的好处自然有天大的不同,这自然是想得好处,能得最大好处的人耍的诡计啊。

苻杏:诡计?

张媒婆:怎么不是诡计?这路家家大业大,底子厚实,而卓家早就没落了,已经没剩多少田产勉强撑着,再傻的姑娘都知道该选哪边,往后的日子才能好过,满钰小姐是老太太看中的人,自然不需要再多做什么事,难不成明明知道过去是要吃苦的,还自己动手脚,这不傻吗?但满悦姑娘就不一定了,花轿要是错了,她马上就从卓家这样的没落门第成了现成的富家太太,相比之下,当然是能得最大好处的人,我想,说不准啊,今天错换花轿这事就是满悦姑娘自己耍的诡计,要不然这一路上,多少人盯着,要不是自己故意换的,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姑娘说说,是不是这个理?

  △宬封听见,忆起往事,眉头更加紧皱

张媒婆:这在月老庙的时候,二少爷突然进来就说要出发,出发前,月老庙里头突然乱烘烘的,肯定是满悦姑娘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自己换了花轿,还真是大胆,敢在月老眼皮子底下做手脚。

苻杏:妳先别冤枉人,小姑娘看起来不像。

张媒婆:哎呀,姑娘,这人心要是能看出来,天下还不太平了,小姑娘平常看起来温温顺顺,要都是装出来的呢,姑娘想啊,这谁能不为着自己着想,谁不想当富家太太,今天做点手脚,将来被发现的时候,若是被换回来也没影响,反正本来就是这样,要是成功了,只要再假装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意外就可以,多合情合理啊,接着就是一辈子舒舒服服的过日子,这心思用的多划算呀。

苻杏:为什么妳会认定小姑娘非得这么做?

张媒婆:满悦姑娘从小就养在亲戚家,养的到底比不上亲生,殷家自己也没能力留什么伺候的丫鬟,家里的所有事夫人都是使唤满悦姑娘动手,从小辛苦日子过多了,路家、卓家同时提亲,又是同一天迎亲,攀比心一上来,见了卓家日子远远比不上路家富裕,搁在谁身上,谁都会想换的,路家和满钰小姐怕是让人算计了。

  △宬封听完,脸色一凛

苻杏:胡说八道。

张媒婆:我可不敢胡说,我说的哪一句不是实话呀,姑娘别不信,我和殷家都做了半辈子邻居了,殷家哪一件事我不知道,尽管派人去左邻右舍问一问,是不是这么回事。

宬封:这么说来我又成了别人算计的对象。

苻杏:大少爷,若真如此,殷家这个姑娘心思不简单,实在留不得,我这就派人通知卓家,把人换回来。

宬封:不用了,都已经这个时辰,卓家早该发现,却不见任何动静,不像是想换回来的打算。

  △张媒婆听见,决定顺着宬封的话,加油添醋

张媒婆:不过这事倒是帮了满钰小姐和卓公子,对满钰小姐和卓公子来说,自然是错了最好,怎么会想换回来呢。

宬封:什么意思?

张媒婆:大少爷不知道吧,这殷家和卓家是世交,以前好着呢,满钰小姐和卓公子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两个人一起长大,感情挺好,在我们看来,就是对才子佳人,就差拜堂成亲而已,可惜后来卓家家道中落,虽然不至于败落穷困,毕竟没有以前风光,殷夫人可瞧不上卓公子了,就想替满钰小姐寻个显赫的门第,自己后半辈子好有个依靠,那是满钰小姐死活不肯,婚事才拖到现在,现在花轿错了,不正好成全了满钰小姐和卓公子。

苻杏:既然卓家不肯换,那就把人送回殷家。

宬封:我不会送她回去。

苻杏:这么有心机的女子,难道大少爷还要让她留下来吗?

宬封:本来这场婚礼就只是我和老太太的交换条件,迎娶的人是谁,我根本不在意,本来我对她还有些愧疚,现在这样不正好,各取所需,至于那位相貌与月儿相似的姑娘,既然心有所属,何不就势成全她。

  △宬封看向张媒婆

宬封:至于她,也别让她觉得自己吃亏损失,把该给的数目给她后,让她回去。

  △宬封走出船舱,步行在前往新娘船舱的途中,回忆再度涌上心绪

 


S:3-2   

时:夜   

景:南兀成府内/外   



人:路宬封(成封)、路宬砚(成砚)、苻杏、闵纱月、老太太、环境人物  


  △六年前,成封24岁、闵纱月20岁

  △南兀成府夜景

  △府内厅堂挂起丧灯,府内人布置着肃穆灵堂,神色哀凄,灵堂后方正放一副棺木,棺内犹空

  △内室里,苻杏忍着泪,正与奶姆替闵纱月更换洁净衣裳

  △厅堂中,老太太忧伤的坐在椅子上,对于失去孙熄,心痛不已

  △成封失魂落魄,坐靠在棺木旁,绝望等待,想起稍早王上口谕,倍觉讽刺,极力压抑忍耐

宫人OS:奉王上口谕,成旗军领成封敬受!天道不慈,仙眷难全,知闻成旗军领成封,失妻新殇,痛悲欲绝,本王知尔夫妻情深,亦忧思伤怀,念兹遽逢人间至痛,恐尔哀凄过甚,无暇再及军事,特恩准即日卸甲归权,于府中伴妻忆思,成旗军侍君以忠,本王视其为重,归入王院亲卫,望尔珍重,早日节哀,再效部族。

  △成府外

  △成砚战甲佩剑,带领成旗军群聚,不愿散去

  △成府内

  △苻杏匆匆从内室里跑出,神色显得震惊诧异,奔至成封面前

苻杏:军领!

  △成封听见,缓缓回神,抬头,望着苻杏诧异的神色

苻杏:军领,方才苻杏和奶姆替月儿小姐更衣,奶姆无意中发现似有疑虑,想要进一步确认,只是男女有别,碍于礼法,不便请副领入室,所以想请军领示下,是不是该请王院的医女进府。

  △成封、老太太听见,神色疑惑

成封:妳们想确认什么?

苻杏:这……(迟疑)奶姆谨慎,不敢妄言……

成封:王上口谕已下,召告收回军权,就是要明白告诉所有人,他要压制成府,不可能再让王院的医女进府,何况这是白事,我已经少了军领的身份,医女们不会轻易犯忌讳的。

苻杏:可是月儿小姐这事万分要紧……

成封:现在这情势,还能顾及情分帮着咱们的,只有六亲王,六王妃前些日子身子抱恙,六亲王特地从中原寻了一位医术精湛的女医进府,应该还没离开,妳让成砚到六亲王府去请,虽说是白事,但六亲王若见是成砚亲自到府去请,必知事关重大,会特别恩许。

苻杏:是,我这就去告诉副领。

  △苻杏应诺,急忙跑出府外

 


S:3-3   

时:夜   

景:南兀成府   



人:路宬封(成封)、路宬砚(成砚)、苻杏、闵纱月、老太太、女医、王府管事   


  △时间接续本集,S:3-2稍后

  △南兀成府夜景

  △内室里,苻杏陪侍一旁,女医正替闵纱月确认身体状况

  △厅堂中,成封、老太太等待,焦急疑虑

  △成砚顾及王府管事的存在,走向他

成砚:匆匆过府叨吵,不仅惊扰王妃静养,还劳烦管事走这一趟。

管事:成副领客气,亲王恰巧不在府上,王妃心知成副领此刻来请,府上必有要事,特地吩咐小的,协佐周全。

成砚:成砚先代兄长、老太太谢过。

  △苻杏、女医从内室走出,苻杏难忍悲痛,伤心啜泣,女医见着成封似有顾虑,有口难言

女医:成军领。

成封:究竟怎么回事?奶姆想确认什么事?月儿有什么不对劲?

女医:这……

成封:纵然有难言之处,人都已过身,事已至此,隐瞒还有什么意义?但请直说无妨。

女医:成军领,老太太,请节哀,方才苻杏姑娘告知,说是府中奶姆替少夫人更衣时,发现少夫人肚腹有异,经过确认,实是因为少夫人的腹中已经有孕之故。

  △老太太、成砚听见,震惊诧异,心痛难忍

成封:妳说什么?月儿腹中已经有孩子了?

女医:是,只是孕期时间太早,若非经验老道的奶姆,实在难以发现有异,只怕连少夫人自己也尚未察觉。

成封:月儿自然是不知晓,如果知道,为了孩子,她一定会珍惜自己的生命,因为那是我和月儿心心念念、期待盼望着的孩子,结果(苦涩反笑)没了……全都没了……

  △成封笑着,支撑意志走进内室

  △成砚送女医、王府管事离开

  △内室中,成封望着闵纱月的遗体,作最后告别

成封:部族环境本就艰难,子民们求的不过是能有个安稳日子,而不是在打杀中建立的丰功伟业,就为了他自己的野心,结果让妳和孩子都没了,今日他收了军权也好,那么即刻起,我就不再是成旗军领,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与成旗军无关。

  △成封决心不再忍让,轻柔的抱起闵纱月,走向厅堂,将闵纱月放入棺中,在她耳边坚定说道

成封:等我。

  △成砚听见,感觉不对劲,疑惑的注意着成封

  △成封走向成砚,拔出他腰间的佩剑

成砚:你要做什么?

成封:让应该谢罪的人付出代价。

  △成封说完,态度坚定,直接出府

成砚:老太太……

  △成砚想追赶成封,望向老太太,征询她的最后决定

老太太:去吧,不必顾及家里,成旗军世代英烈,却不愚忠,欺人如此,老太婆随着夫婿、子孙戎马一生,岂是贪生怕死之人。

成砚:是。

  △成府外

  △成旗军依旧战甲在身,不愿散去,看见

  △成封持剑走出成府

成旗军:军领!

成封:都散了,从现在起,不许在这聚众,给自己招祸。

  △成封说完,留下成旗军,径自往王院方向走去

  △成砚随后追出成府,想要追上成封

成旗军:副领!

成砚:都散了,月儿嫂嫂一尸两命,成封此去是抱着决心豁出性命,他不会希望将你们牵连其中。

成旗军:我等誓死追随军领!

  △成砚望着始终不肯散去的成旗军部众

成砚:好,既然如此,成旗军听令!

成旗军:喝!

成砚:攻入王院,护我军领!

成旗军:遵军令!

 


S:3-4   

时:夜   

景:新娘船/船舱   



人:路宬封、殷满悦、苻杏   


  △时序恢复,时间接续本集,S:3-1稍后

  △新娘船/船舱内夜景

  △满悦神情紧张焦急,坐立难安

满悦:张媒婆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通知卓公子或是伯母了。

  △宬封、苻杏打开房门

  △满悦望着宬封、苻杏的神色,难掩震惊

满悦:大少爷……

宬封:苻杏,妳先离开。

苻杏:大少爷!

宬封:既然是她自己的选择,人,是谁我已经无所谓,戏,我没有时间陪她演,自从六年前我掉入南王的陷阱,那个让我失去所有的骗局,至此之后,我便痛恨任何阴谋背叛,痛恨任何对我所施加的谎言,更不容许有人对我设计隐瞒,不管是谁,不管她有什么目的,我都不会原谅,妳先离开……

苻杏:是。

  △苻杏鄙夷的看了满悦一眼,离开

  △宬封神色阴沈得让人胆战,忆起

  △第一集,S:1-9,穆特不怀好意,脸上装着和善,刻意上前向成封、闵纱月作揖攀谈

  △第二集,S:2-16,南王泰然自若,一副预料之中的神色

  △时序恢复

  △宬封望着满悦彷佛不知情的模样,只觉虚假

满悦:大少爷,张媒婆呢?

宬封:她已经离开了。

满悦:离开?她是不是已经到卓家通知花轿错换的意外了?

宬封:没这个必要。

  △满悦惊慌,不自觉的一步步后退

  △宬封逐渐逼近满悦,经过桌案时,挥手灭了桌案上的烛火

 


S:3-5   

时:晨   

景:宬砚船/船舱   



人:路宬砚   


  △宬砚船/船舱内晨景

  △宬砚躺在床上一夜未曾阖眼,辗转反侧,内心愧疚

宬砚OS:老太太为了阻止宬封上战场,坚决要走这一步险招,代价就是赌上一个姑娘家的终生,结果究竟是对还是错,若是对了,救了宬封早已死寂的感情,可万一错了……

  △宬砚越想越心烦,干脆起身,穿上外衣,走出船舱

 


S:3-6   

时:晨   

景:新娘船/甲板   



人:路宬砚、苻杏、张媒婆、环境人物   


  △宬砚船/甲板晨景

  △天色微微透亮

  △宬砚从船舱内走出,若有所思,却发现

  △隔着一条船相邻的新娘船/甲板上,一群人正乱烘烘的,苻杏正在其中

  △宬砚疑惑,走向新娘船/甲板,问道

宬砚:怎么回事?

苻杏:二少爷,这是大少爷决定的,让我派人送张媒婆回去。

宬砚:送张媒婆回去?宬封为了什么事要送她回去?否则好端端的,宬封怎么会突然做这样的决定,莫非是反悔了?

苻杏:二少爷,咱们被骗了,昨天迎亲来的新娘不是殷家的满钰小姐,而是旁支亲戚的满悦姑娘。

宬砚:妳是怎么知道的?

苻杏:是我和大少爷亲耳听见,亲眼看见的,这殷家的姑娘年纪不大,倒是挺有心眼的,为了想让自己嫁进路家过上好日子,居然耍了手段,故意在月老庙换了花轿,打算事后再推赖错换花轿只是场意外,想要将错就错。

宬砚:这些离谱的话妳都是听谁说的?

苻杏:都是张媒婆自己说的,大少爷听见气极了,所以才让我派人送她回去。

宬砚:满悦姑娘呢?也要送她回去吗?宬封是打算向卓家换人?

苻杏:没有,张媒婆说满钰小姐和卓公子自小情投意合,卓家昨晚既已发现,却没有动静,显然是打算将错就错,大少爷说既是如此,便成全他们,只让张媒婆离开,却唯独留下最该走的人。

宬砚:宬封留下了满悦姑娘?

  △宬砚对于宬封的决定实在疑惑不解

宬砚:宬封人呢?他现在在哪里?

苻杏:在新娘子的船舱里。

宬砚:在新娘子的船舱里?难道他打算……

  △宬砚不敢置信,望向苻杏,希望不是自己猜测的答案

  △苻杏点头

苻杏:大少爷说,人是谁已经无所谓,戏就没时间陪她演了。

宬砚:糟了……

  △宬砚急匆匆赶往新娘船/船舱方向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