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三集-下) (18人评价)


S:3-7   

时:晨   

景:新娘船/船舱内/外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   


  △新娘船/船舱内晨景

  △清晨的光线微微透进,脱下的喜服被丢在桌案上,床前的纱幔被放下,隔离着宬封与满悦

  △宬封衣衫单薄,坐在桌案旁,心烦后悔,望向纱幔内

  △纱幔内,满悦抱膝瑟缩在床边角落,一语不发,失魂落魄,彷佛受到难以承受般的恐惧

宬封:(低喃自语)看她的样子,并不像媒婆说的这般心机深重,莫非当真错怪她了,只是昨晚为什么会……(懊悔)不应该才是……

  △宬封责怪着自己太过冲动,一拳捶向桌案

  △满悦被宬封的动静震慑,惊吓

  △宬封无意间触碰到喜服衣领,发现触感不对劲,看见地上有掉落的钗饰,捡起,用尖端划开衣领,发现

  △喜服衣领里被人放了压制成固态片状的药粉,已经挥发大半

宬封:原来还有这东西……

  △宬封发现自己又被算计,悲凉一笑

宬封: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宬封抓紧喜服,气愤丢出,走出船舱

  △新娘船/船舱外

  △宬砚急匆匆赶至,正好看见宬封走出船舱,心里泛起不祥预感

宬砚:宬封,你……你们是不是已经……

宬封:这不正是你和老太太所希望的吗?

宬砚:可是你们还没拜堂成亲,尚且不是正式的夫妻名分,这么做是不是太过鲁莽了?

  △宬封听见宬砚的话,看着他,只觉讽刺好笑

宬封:你现在说这句话,不觉得可笑多余吗?如果你们还在乎这些,何必耍这些卑劣手段?你知道曾经的阴谋算计让我失去所有,就该知道此生我有多痛恨这些下作的手段,不该是你们。

宬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卑劣手段?

宬封:痛快点,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既然敢动手脚,就别否认遮掩,能在我的喜服里放东西的,只有你、老太太、苻杏,苻杏念着月儿,不可能是她,如果没有你,那些药从何而来?

  △宬砚对于宬封的指责实在听得胡涂

宬砚:什么药?

  △宬封望着宬砚一头雾水的神情

宬封:在我的喜服里放药的人真的不是你?

  △宬砚总算听明白了,慎重摇头,坚决否认

  △宬封望着宬砚认真的神情,终于放软对他的责难态度

宬封:是啊,你是懂药,可路家大院里除了你,还有药铺里那些从年轻就跟着老太爷征战沙场的军医,老太太要什么药得不到。

宬砚:老太太真这么做?

  △宬砚诧异,不自觉将视线望向半掩的船舱门,对于舱内之人忧心不已

宬封:你会来这里就表示你已经知道花轿错换的事了?

宬砚:听说了。

宬封:既然从昨天到现在卓家都没动静,看来是不打算换回来,我们也不需要再多此一举,直接启程回江南。

宬砚:你愿意将错就错?

宬封:既然已经是这个局面,我不会推卸责任,花轿究竟是怎么错的,我也不想再追究,尽管容貌再怎么相似,现在在卓家的人终究不是月儿,既然我和月儿只能徒留遗憾,就让像她的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吧,对我来说,成亲不过就是个完成和老太太交换条件的过程而已,只要这个人够安分,她大可安安稳稳的当她的路家少夫人,日后吃喝穿戴不会短缺她一分,至于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我唯一想要的人已经不在世上。

  △宬封说完,落漠的离开

  △宬砚望着成封离去的背影,心里已有答案

宬砚:老太太,我想我们是赌错了,而且错得离谱,终究还是赔上了一个姑娘家的终生。

 


S:3-8   

时:日   

景:新娘船/船舱   



人:殷满悦、路宬砚、苻杏   


  △江北码头日景,天气晴朗,风平浪静

  △新娘船/船舱内日景

  △满悦依然瑟缩在纱幔内,一动不动,楞楞发呆,异常平静

  △宬砚忧心的站在船舱门口,犹豫不决,不知该如何开口,望着地上的喜服,叹气

宬砚:老太太,您这么做,未免狠绝。

苻杏:二少爷!

  △成砚听见声音,转头,看见

  △苻杏端着饭菜走来,看见宬砚,神情显得讶异

苻杏:难不成自从知道错换花轿的消息后,你就一直站在这儿,都没离开过吗?

宬砚:我……

  △宬砚似乎想说什么话,后来想想,又觉得现在不是适当的时候

苻杏:二少爷,苻杏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其实你也不必太过自责,就算你办事向来勤谨,这样的事情你事先也是预想不到的,你一向和老太太亲近,老太太把迎亲的事情交给你,你自然是想替老太太把事情办好,可谁能想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看起来这般千依百顺的模样,竟然会玩出这样的花招。

  △宬砚听见苻杏的话,顿时觉得刺心

宬砚:别说了,她不是这样的人,(看着苻杏端着的饭菜)这些饭菜是要送去给她的吗?

苻杏:是的,毕竟已经是大少爷的人,大少爷吩咐不许怠慢。

宬砚:把饭菜给我,我替妳送进去给她。

苻杏:(迟疑)这……合适吗?毕竟男女有别,这样是不是不合礼数?

宬砚:没关系,宬封知道我,不会对我较劲这些,妳有事就先去忙,我还有些话想单独对她说。

苻杏:那好吧,等会儿我再来收拾,(想起)对了,二少爷,大少爷说趁着今天气候好,再一刻钟时间就要让船队启程。

宬砚:知道了。

  △宬砚接过苻杏的拖盘,确定苻杏已经离开后,走进船舱,面对满悦

宬砚:满悦姑娘……

  △满悦听见叫唤,意识到宬砚的存在,回神,隔着纱幔望着宬砚,眼眶中逐渐蓄泪

满悦:二少爷……

宬砚:昨天一整天没吃东西,饿了吧?

满悦:二少爷,为什么会这样?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应该是姐姐嫁进路家,我应该到卓家的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宬砚:这……(稍后,勉强说出)是场意外。

满悦:可是大少爷他不肯相信呀,他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就认定是我耍了花招,根本不肯相信我……

宬砚:既然是在月老庙出错的,也许,这是月老要给妳和宬封的缘分。

满悦:我不要……我不要这样的缘分……

宬砚:满悦姑娘……

满悦:这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缘分,为什么会这样一夕之间全变了?为什么月老要跟我开这种玩笑?二少爷,我求你送我回去,求求你送我回去。

宬砚:可是……

满悦:我想回家……求求妳送我回家……

  △满悦终于忍不住心里的委屈,禁不住落下眼泪

  △宬砚望着伤心落泪的满悦,心里挣扎,最终决定

宬砚:好,我送妳回去。

 


S:3-9   

时:日   

景:新娘船/甲板   



人:路宬封、殷满悦、路宬砚、苻杏、环境人物   


  △江北码头日景

  △苻杏正在指挥路家船队随行的人解开串连,船只预备离岸启航

  △新娘船/甲板日景

  △宬砚、满悦走出船舱

宬砚:(大声命令)停船!靠岸!

  △随行众人听见宬砚的命令,面面相觑,犹豫不决,不知该如何是好

宬砚:怎么?我的话喊不动你们吗?

众人:这……

宬砚:还是我得去请宬封示下才准?

  △宬封船/甲板

  △宬封走出船舱,听见

宬封:不需要,停船!靠岸!

  △众人听见宬封的命令,将船再度停泊在码头上

  △满悦看见宬封,下意识的躲在宬砚身后

  △宬封看见满悦的神情,心里更加疑惑

宬砚:我们走。

  △宬砚带着满悦果断下船

苻杏:大少爷……

宬封:让他们回去,我也想知道,我是不是错怪她了。

苻杏:如果她不回来呢?

宬封:如果她坚持不肯回来,便真是我错怪她,我就有责任,应当一辈子照顾她,如果他们很快回来了,就表示这趟回家只是一场戏,那么日后,我对她也不需要再感到愧疚,就是各取所需而已。

  △宬封忽然警觉,观察四周树枝颤动

  △雳鹰施展轻功,在树枝上迅速飞跃,落在甲板上,行礼

雳鹰:军领。

宬封:怎么来了?

雳鹰:京城有变,所以雳鹰赶紧来报。

宬封:进船舱再说,苻杏,这里妳先注意着。

苻杏:是。

  △雳鹰随着宬封走进船舱

 


S:3-10   

时:日   

景:郊外   



人:殷满悦、路宬砚   


  △郊外日景

  △宬砚驾着简朴的马车在官道上奔跑

  △车篷内,满悦手中握着木簪,望着它若有所思,看着车篷外的景色渐渐靠近,忽然大喊

满悦:停车!

  △宬砚听见,反应迅速,赶紧将马车停下

宬砚:怎么了?

满悦:二少爷,到这里就好。

宬砚:这里离家还有段距离,等过了这片小树林之后,前面才是市街,这才会到殷家。

满悦:就到这里,接下来我自己能走。

  △满悦不管宬砚阻拦,坚持走下马车

  △宬砚看着满悦的神情,直觉她有事瞒着

宬砚:满悦姑娘,妳根本不是想回殷家,对不对?

满悦:我是一个已经失去清白的女儿,如果回家,不管是不是我的过错,都只会让我自己成为别人口中谈论的笑话,原以为,自己这次终于受到上天眷顾,可没想到,居然会在月老庙里出错,看来到了最后,就连上天都是帮着钰姊姊的,不该是我的幸福,再怎么痴心妄想,终究都不会是我的。

  △宬砚听着满悦的话,再看见她手中紧握的木簪,瞬间有了联想

宬砚:难道这簪子是卓公子送给妳的?

  △满悦点头

宬砚:妳和卓公子……

满悦:他心里只有钰姊姊,对他来说,这只是件生辰贺礼,不具特别意义。

宬砚:妳对卓公子的心意,家里知道吗?

  △满悦摇头

满悦:我没说,伯母和钰姊姊又怎么会知道,二少爷,如果我现在回去了,卓公子和钰姊姊会怎么办?

宬砚:别人家的事,我不便多加评论。

满悦:又或者,如果我回去了,日后面对卓公子和钰姊姊时,我能怎么办?他们之间根本没有我的位置,我才是那个多余的人,卓公子昨晚应该比我们早该发现才是,若他有心换回,就会派人赶紧到码头来报,可是至今不见,便是最明显不过的选择,况且,我已经没有资格要求他做什么事了。

宬砚:满悦姑娘,如果妳不愿意回路家,我会替妳安排日后的生活,路家会照顾妳一辈子。

满悦:我不需要路家的照顾。

宬砚:妳既不能回殷家,也不愿意接受我们的照顾,妳究竟打算去哪?

  △树林中,一阵钟声传来,似乎就在不远处

  △宬砚警觉

宬砚:这钟声是从何处传来?

满悦:谢谢你送我到这里就好,接下来的路,我自己一个人能走。

宬砚:难道妳打算出家?妳怎么能有这种傻念头?

满悦:在那里,断绝一切红尘杂念,不问来处,潜心修行,我可以不用受着众人耻笑,可以不用成为卓公子和钰姊姊的麻烦,这才是最好的去处。

宬砚:不行,如果妳打算这样葬送一生,我何必送妳回来,如果妳执意如何,我只好把妳带回路家。

满悦:我不会跟你回去。

  △宬砚见满悦如此固执,心里急了

宬砚OS:不行,不能放任她在这里,心如死灰的过一辈子。

  △满悦不理会宬砚劝阻,转身,往小树林里走去

  △宬砚眼看满悦就要离开,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宬砚:满悦姑娘,若是妳不跟我回去,殷家该怎么向老太太交代?妳也知道,老太太特别重视这门亲事,还亲自来到江北下聘,虽说妳吃了亏,是路家对不起妳,可路家也没了新娘,于情于理上,两家就说不清了,卓公子和满钰小姐现在是终成眷属了没错,可万一老太太闹上公堂,事情会如何发展,真不好说。

满悦:你们不能这么做。

宬砚:说实话,老太太一生从没怕过谁,要想这么做,我和宬封都阻止不了,为了筹办妳和满钰小姐的婚事,当初路家给殷家的采礼,殷夫人已经用了多少,我想妳心里有数。

  △满悦听见宬砚的话,心里迟疑

宬砚:不过,老太太也不是无情之人,凡事都得讲理,路家也不可能欺人太甚,我想至少妳得先和我回去,对老太太有个交代,若还想离开,路家自然不能拦妳。

满悦:二少爷,如果我先跟你回路家,向老太太交代清楚,老太太真的不会为难伯母吗?

宬砚:不会。

满悦:好,那我就先随你回路家,对老太太有所交代后再离开。

  △宬砚见满悦答应,松了口气,心里正庆幸,忽然听见

  △空中传来双鹰长鸣的声音,先是朝他们接近,随后远去

宬砚:是双鹰!

满悦:怎么了?

宬砚:那是宬封训练的双鹰,往码头的方向去了,宬封若是召来双鹰,就代表他有紧急事情,必须让牠们去找雳鹰或霄鹰,满悦姑娘,我想码头那边肯定出事了,我们最好赶快回去。

 


S:3-11   

时:日   

景:新娘船/甲板   



人:殷满悦、路宬砚、苻杏   


  △江北码头日景

  △路家船队依然停泊在码头上

  △苻杏站在甲板上等待,看见

  △宬砚、满悦回到码头,走上新娘船/甲板

苻杏:二少爷总算回来了,大少爷他(被宬砚打断)

宬砚:有话等会儿再说,(对满悦说道)满悦姑娘,我看妳还是先回船舱休息,晚一点我再替妳送点吃的过去,日后想说什么,想做什么,至少在到达路家前,得好好养足精神才行。

满悦:二少爷,谢谢你。

苻杏:才闹着回去,结果才过多久,还不是回来了。

宬砚:苻杏,能不能先别说了,(对满悦说道)走,我送妳回去休息。

  △苻杏望着满悦、宬砚离去,神情对满悦充满鄙夷

苻杏:原来所谓的回家,当真就像大少爷说的,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S:3-12   

时:日   

景:新娘船/甲板   



人:路宬砚、苻杏   


  △新娘船/甲板日景,时间接续本集,S:3-11,时间稍后

  △宬砚从船舱内走出,走上甲板,发现

  △路家船队的所有船上人员冷清,苻杏始终待在甲板上,船只依然串连,停泊在岸边,丝毫没有预备启航的迹象

  △宬砚疑惑,走向苻杏

宬砚:怎么回事?船上怎么这么冷清?所有人都去了哪儿?还有,早前时候,宬封为什么召来双鹰?看见双鹰往哪个方向飞去了吗?

苻杏:江南。

宬砚:江南?这么说宬封是让牠们飞回路家召来霄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宬封既然就要回江南了,何必再多此一举?

苻杏:大少爷已经离开了。

宬砚:已经离开是什么意思?宬封现在不在船队?

苻杏:是,二少爷离开后,雳鹰来过,和大少爷在船舱里头说了几句话之后,大少爷就召来双鹰,接着便和雳鹰离开船队,到现在都还没回来,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在原地等二少爷回来。

宬砚:派人出去找了吗?

苻杏:人都派出去找了,所以船队这儿才没剩几个人,可都没见着大少爷往哪个方向走的,所有人现在都还在外头找。

宬砚:我出去找找,先把所有人都叫回来船队等我的指令。

苻杏:是!

  △宬砚匆忙下船,往官道、市街方向离去

  △苻杏对空放出烟火信号

 


S:3-13   

时:日   

景:江北街景   



人:宬砚、穗苗、田氏、环境人物   


  △江北街景日景

  △宬砚一路找来,都没看见宬封身影,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宬砚:宬封让雳鹰注意着京城与北帕部族各自的动静,雳鹰有什么消息不能等到宬封回去再商量,非得急匆匆的赶到江北,莫非京城局势有变,必须立刻让宬封知道,糟了,这么说来,宬封该不会已经进京了?

  △宬封想往京城方向追去,忽然想起,迟疑犹豫

宬砚:万一连我都进京了,满悦姑娘孤身一人该怎么自处?以她现在消极失落的模样,要是不注意着,万一又起了傻念头,岂不是误了她的一生,她现在的处境已经是进退不得,不能逼得她孤立无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宬砚正烦恼之际,看见

  △市街路边跪着两个穿着素衣的女子,是一对母女,身边告示写着,因为丈夫骤然去世,家里贫困无法买棺建坟,又欠着药债,母亲只好卖了女儿,替丈夫安葬还债

  △宬砚见女孩年幼清秀,安静温顺,身边又围绕着几个男人,正不怀好意的估量着女孩的身价,不忍心,问着女孩

宬砚:妳叫什么名字?

穗苗:穗苗……

  △宬砚直接拿出两张银票,交给母女俩

  △母女俩面对突如其来的银票,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宬砚:这是两张各一百两的银票,穗苗姑娘我买下了。

  △宬砚扯下腰间的玉佩,将玉佩交给穗苗

宬砚:妳现在就到码头去,找到江南路家的船队,我是路家的二少爷,把玉佩交给船队里的苻杏姑娘,说是我让妳去的,负责服侍少夫人,还有,如果三天后,我和大少爷都没有回来,就直接让他们先启程回路府,记清了吗?

  △穗苗对于宬砚的交代,肯定的点点头

穗苗:记清了。

宬砚: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跟在少夫人身边,一定要照顾好她。

  △宬砚慎重的交代完穗苗后,立刻往京城的方向离去

宬砚:希望还来得及追回路宬封!

 


S:3-14   

时:日   

景:宬封船/甲板   



人:苻杏、随从   


  △江北码头日景

  △路家船队依然在江边停泊

  △宬封船/甲板日景

  △苻杏站在甲板上,远眺码头前官道的人车往来,始终没看见熟悉的人影

苻杏:三天已到,大少爷和二少爷还是没回来,看来大少爷已经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了,(喊)来人!

  △随从跑来

随从:苻杏姊。

苻杏:三天已到,就听二少爷的,先启程回府。

随从:是,(喊)回府!启程!

  △路家船队启程,驶离江北码头

 


S:3-15   

时:日   

景:树林   



人:霄鹰   


  △黄河水景波澜壮阔

  △多个镜头呈现北方风土人文日景

  △一声短哨在远方响起,隐隐可以听见

  △空中传来双鹰长鸣的声音,双鹰飞翔而过

  △霄鹰背着宬封的弓箭、长剑,追随着双鹰的方向在树林之间飞跃穿梭追赶

 


S:3-16   

时:日   

景:京城郊外   



人:路宬封、路宬砚、雳鹰、霄鹰   


  △京城郊外日景

  △宬封、宬砚正在拳脚对招,互不相让,难以区分胜负,最后,为了求胜,各自拾起地上的树枝充当长剑,剑招对峙

  △雳鹰始终沉默站在一旁

  △空中双鹰长鸣飞过

  △霄鹰从树上跃下,在雳鹰身边落地,讶异的看着眼前这场景

霄鹰:雳鹰大哥。

雳鹰:来了。

霄鹰:发生什么事了?军领和副领怎么会自家人自己先打起来?

雳鹰:家务事,多别话。

  △宬封、宬砚持续比武

宬封:宬砚,穆特与北帕军队已经侵略中原边境,中原军队正在招兵买马,近日就要出发,我不打算继续和你耗下去,赶紧收手,别浪费我的时间。

宬砚:若论比武,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就算使出全力也赢不了你,从小到大,你的武功永远在我之上,甚至在所有族人之上,但是为了老太太,为了无辜的满悦姑娘,今天就算是豁出性命,我也要把你带回去,绝对不可能让你上战场。

宬封:你知道我非去不可。

宬砚:我当然知道,自从失去月儿嫂嫂和你们的孩子的那一刻起,你就立誓要让王上还有穆特为他们的丑恶贪婪付出代价,这次中原与北帕部族一战,是你唯一一次能向穆特复仇的机会,但是你还有亲人,还有你的责任,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因为仇恨,不顾一切的冲上战场,轻易的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就像是个不要紧对象般随意糟贱,以你现在失去理智的状态,到了战场,就是去送死而已。

宬封:我所决定的事情,从来没有谁可以阻拦,成砚,别怪我下手太重。

  △宬砚再度攻向宬封

  △宬封挡下,失去耐心,随后左手直接使出一掌,打在宬砚胸膛上

  △宬砚防备不及,惨摔一旁,挣扎爬起,想再提气进攻,却困难的咳嗽,无法继续运气,胜负已分

  △宬封果决的留下宬砚,想要离开

宬砚:等等,如果你非去不可,我跟你去。

宬封:不必,你回去。

宬砚:你最好让我同行,否则你我不是战友便是敌军,我们就会是不同立场,我就必须带你回去,虽然武功比不过你,但用些一些小手段也够你疲于应付,你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琐事上。

宬封:别想威胁我。

宬砚:不是威胁,既然你决心要去,与其勉强你违背真心放弃,让你一辈子为此郁闷不乐,不如我们三个齐心,护我军领周全,凯旋归来。

  △宬封听见,转身,望着眼神坚定的宬砚,彷佛再度见到

  △本集,S:3-2,成砚战甲佩剑,带领成旗军群聚,不愿散去的画面

宬砚:多我一个,就多一分胜算,有我在,至少能保证你们三个不会冤枉的折在哪个庸医手里。

  △宬砚望着宬砚、雳鹰、霄鹰决心追随的神情,欣慰的往前走

宬封:跟上。

宬砚、雳鹰、霄鹰:是!

  △四人迈开步伐,一起进城

  △第三集结束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