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五集-上) (32人评价)


悦♥月第五集剧本

 


S:5-1   

时:日   

景:寺庙   



人:殷满悦、方婶、穗苗、田婶   


  △片头结束

  △江南寺庙外观日景

  △寺庙外,香客往来不绝

  △寺庙内,满悦跪在地垫上诚心祈求

  △方婶提篮走进,中老年纪,朴素福态模样,将提篮中供品摆放至桌上,暗中多看了满悦一眼

  △满悦祈求结束,想要起身,却受限隆起肚腹,行动困难,站不起来

  △方婶见状,热心的赶紧伸手帮忙

方婶:哟,当心着,这月份大了,处处不方便,自己和肚子里的都得顾,可别不小心摔了。

  △满悦在方婶的帮助下,总算缓缓的站起身

满悦:谢谢大婶。

方婶:妳是……住在路家偏院的那位满悦姑娘吧?

  △满悦面对方婶的询问,神情疑惑

满悦:大婶,我们素未蒙面,您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方婶:见过的,只是妳没有注意,我住在东街上,就在那见过妳和另外那个小姑娘几次,小姑娘常来东街买些菜蔬瓜果,多见几次就记着模样了,路家在这里的四方街上都有铺子,那是大户人家,妳说他们的偏院突然间多了几个人,谁能忍住不打听,私底下不说两句,听着听着,对妳的情况也就熟悉了。

  △满悦听了,无奈苦笑

满悦:看来就算不回殷家,自己还是早已成为别人口中议论的对象。

  △方婶见满悦神色显得尴尬,察觉自己的话失礼了,赶紧赔礼,岔开话题

方婶:哎呀,对不住,姑娘,实在对不住,瞧瞧我这嘴,尽说这些,大家会说这些,就是好奇而已,没有其它意思,姑娘千万别往心里去。

  △满悦勉强微笑

满悦:没事的,您只是告诉我一句实话罢了。

  △方婶见满悦身边没人,疑惑

方婶:妳月份都这么大了,怎么出门也没见个人跟着,这多危险,妳身边常见的那个小姑娘呢?

满悦:穗苗和她的娘亲拿穗子去玉器铺交货了,交完穗子之后还要添补些东西,得跑好几个地方,她们怕我累着,所以让我在这等着,等会儿她们就会过来接我。

方婶:我刚才见姑娘求得诚心,是在求神佛保佑生产顺利?

满悦:是啊,从来没生养过,什么事情都不会,随着现在月份大了,日子越来越近,心里也越来越慌,所以来这求着心安。

方婶:这头一胎的,难免心慌,来求个心安也好,对了,姑娘,嘱咐妳一句,这头胎的生产时间常常没个准,妳和家里人最好先找好接生嬷嬷,别孩子提早来时,临时不知道该往哪喊找人?当然,我也是多嘴一句,像路家这样的大户人家,怎么会让妳需要操心这些。

满悦:谢谢大婶提醒,大院确实是说了几个,不过还在打听,我对江南人生地不熟,这方面实在一无所知,也拿不了主意。

方婶:如果最后还是没找合适的人,生产那天就来东街豆腐坊喊我吧,我就住那,左邻右舍都叫我方婶,我以前就是替人接生的,现在家里儿子媳妇做着豆腐生意,不过遇着街坊有需要的时候,我还是会帮忙,满悦姑娘别担心,大可去问问,不少孩子都是从我手上接着出生的,个个健康着呢。

满悦:谢谢大婶热心。

方婶:没事,能看着母子平平安安的,那是多大的功德,我心里也高兴。

  △满悦见方婶的笑容开朗,忍不住浅浅一笑

  △田婶、穗苗走进,手中提篮已经装满各式东西

穗苗:小姐。

方婶:哟,小姑娘来接了。

  △满悦向方婶行礼致谢

满悦:我该走了,方婶,若那天家里人寻了您,还请您关照满悦母子,满悦在此先行谢过。

方婶:别客气,一定让妳和孩子平平安安的。

  △满悦走向穗苗、田婶,准备离开

方婶:东街豆腐坊,记着啊。

  △满悦听见回头,礼貌性的对方婶点头应允

 


S:5-2   

时:日   

景:路家大院老太太房外   



人:苻杏、少年族人   


  △路家大院日景

  △路老太太房间外日景

  △路老太太房门被打开,苻杏匆忙跑出,神情慌张

苻杏:快来人啊!

  △少年族人路过听见,赶紧向苻杏跑来

少年:苻杏姊,有什么事吩咐?

苻杏:快去药铺请祈大夫,就说老太太情况不太好,让祈大夫赶紧备好东西过府,快去。

少年:知道了!

  △少年族人听了,赶紧跑开

  △苻杏神色忧心,再度进入老太太房间

 


S:5-3   

时:日   

景:杂景   



人:殷满悦、祈军医、少年   


  △路家大院回廊上

  △少年领着祈军医,两人在回廊上快速奔走,经过花园

少年:(急喊)祈大夫,快点快点。

  △花园墙外,偏院日景

  △偏院/厨房

  △满悦正在熬药,确认药壶中熬煮后的份量,将药倒出,倒了两个药碗,听见屋外

少年OS:苻杏姊,祈大夫来了!

苻杏OS:祁大夫,赶紧的!

  △满悦疑惑,心里不安

满悦:大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否则怎么会这么喧闹?

  △号角声响起先IN

 


S:5-4   

时:日   

景:军医房内   



人:路宬封、路宬砚、霄鹰   


  △边塞境地日景,号角声持续作响,回荡着中原城楼

  △军医房内

  △桌上有水画成的简易地形图,中原城楼与北帕扎营处中间有一狭小山谷,两地往来必须经过山谷通道

  △宬封、宬砚正在商量桌上的地形图,忽然听见号角声,震惊疑惑

宬封:怎么回事?

  △霄鹰匆匆跑进,神色着急

霄鹰:大少爷!

宬封:这号角声是紧急备战的意思,发生了什么事?传了什么命令?

霄鹰:高将军下了军令,让所有人整队集合。

宬封:他想做什么?

霄鹰:说是这一战已延宕数月,长久消耗,劳民伤财,他要与北帕军队速战,永绝后患。

宬封:愚蠢!

宬砚:我看是他自己熬不住边境的贫苦,想回京城了,这一战还能延宕数月是运气,他真以为是自己功劳了。

宬封:之前穆特虽然攻了几次,全赖这座城楼抵挡,他才没讨到多少便宜,耗了几个月,北帕军粮已经面临补给不足,军心正逐渐涣散,现在速战,岂不是正中下怀,想要速战,他拿什么本事战胜?

霄鹰:可是军令已下,不得不遵。

  △宬封思考,迅速判断,交代宬砚

宬封:你先通知军医们,做好准备,随时支持,尽量让死伤降到最低。

宬砚:知道了。

宬封:霄鹰,走了。

霄鹰:是。

  △宬封、霄鹰离开

  △宬砚叹气,迅速将屋里所有的伤药瓶罐装进药箱里,离开

 


S:5-5   

时:日   

景:战场   



人:路宬封、雳鹰、霄鹰、高将军、穆特、环境人物   


  △中原城楼开启城门,军队声势浩大的出动

  △时间稍后

  △两军在旷野上交战,宬封、雳鹰、霄鹰于其中混战,宬封、雳鹰帮霄鹰挡了几次危机

  △中原军队完全不敌北帕骁勇,节节败退,被团团包围

  △北帕军队出动弓箭小队,穆特一声令下,弓箭小队放箭,箭矢如雨齐飞

  △宬封发现箭矢向霄鹰飞去,霄鹰与人对战无暇顾及

宬封:霄鹰,小心。

  △宬封火速替霄鹰挥掉几支箭矢,将他拉偏离危险边缘,自己却不慎中箭

  △雳鹰、霄鹰看见,震惊

雳鹰、霄鹰:大少爷!

  △雳鹰、霄鹰赶至宬封身边

高将军:退!快退!

  △高将军眼见情势不利,立刻向后奔逃,强势突围

  △中原军队见状,跟着慌乱后退,仓皇而逃

  △雳鹰、霄鹰护着宬封,一边杀敌,一边后退

  △穆特下令,北帕军队整队,继续追击

 


S:5-6   

时:日   

景:城门后   



人:路宬封、路宬砚、雳鹰、霄鹰、高将军、副将、环境人物  


  △城门后日景

  △中原军队狼狈的退回城门内,高将军直接丢下所有人,自己策马奔逃,副将根本来不及阻止

副将:将军!

  △副将、士兵们寒心失望

  △城门紧急关闭,因战受伤的士兵体力不支,躺倒一片,绝望等死

  △副将望着满地伤兵,心痛不已,看见

  △雳鹰、霄鹰扶着受伤的宬封靠着一处墙壁坐下

宬封:穆特在战情上得了胜,势必趁势追击,现在还不能松懈,雳鹰,你先别管我,上城楼守着,有任何情况赶紧来报。

雳鹰:是。

  △副将听见宬封对雳鹰发号施令,特别注意,逐渐走向宬封

雳鹰:霄鹰,先去找二少爷。

霄鹰:知道了。

  △雳鹰交代完毕后,立刻火速奔上城楼

  △霄鹰正要离开,看见

  △宬砚与军医们实时赶来,宬砚在一片伤兵中寻找宬封身影

霄鹰:二少爷!

  △宬砚听见霄鹰叫唤,发现宬封、霄鹰位置,先是安排几位军医负责区域后,赶到宬封身边,震惊的看着他身上的箭矢,捂着伤口的手已经血染一片

宬砚:怎么连你也伤了?

霄鹰:二少爷,大少爷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

  △宬砚拿出随身匕首,迅速划开宬封伤口处衣物,察看伤势,伤口处汩汩冒血,为难皱眉

宬砚:伤口很深,怕是伤了要紧地方,不好处理。

  △雳鹰匆忙下楼

雳鹰:大少爷,穆特趁势攻来了,已见北帕军队接近。

宬封:高将军人呢?

副将:早就逃走了。

宬封:得想办法吓阻穆特攻城,否则所有人只有死。

  △宬封强撑着想要起身

宬砚:做什么?你身上还有伤,不赶紧处理,这里先死的人就是你,就算高将军逃走了,这里还轮不到你发号施令。

宬封:再不阻止,这座城就会被攻破,真到了这一步,不只是我们,就连城中的百姓都得一起陪葬。

副将:路兵长,我很惭愧,现在伤亡惨重,此刻我已经无能为力御敌,之前从雳鹰、霄鹰的表现我就看得出来,能号令他们的人绝非等闲之辈,如果你有办法阻止,我愿意听你指挥。

宬封:现在只能赌运气了。

宬砚:你想怎么赌?

宬封:虚张声势,霄鹰,去拿「赤翎箭」,雳鹰,把双鹰放出去,(站起身,对着所有人宣布)所有人听着,现在倒下还太早,要想活命就得靠自己撑着,城门不能被攻破,一旦失守,穆特就会屠城示威,藉此震慑朝廷及其它部族,他绝不会错放任何一个,现在,伤重的人不动,其余一半的人留下,另一半的人快去找东西,想办法把城门堵住,全力守住城门!

  △副将见所有人反应不及,喝令

副将:还楞着做什么?还不快去!

士兵:是!

  △副将指挥,将人分成两拨行动,让军医先替伤重之人医治

  △宬封支撑着意识想要走上城楼

宬砚:等等,你要虚张声势,是不是要换件衣服,否则会让穆特看出破绽,副将,斗胆冒犯,必须借您战甲一用。

副将:只要能守住城楼,一副战甲算什么。

  △副将退下战甲

  △宬封退下外衣

宬砚:迫不得已,我现在必须拔箭,就这伤势,一旦拔箭,势必失血,为了不让你失血过多,只能下猛药,这药很快见效,就是会剧痛难忍。

宬封:你再啰唆,所有人的命都没了。

宬砚:忍着点。

  △宬砚替宬封拔箭,在宬封伤口上洒上药粉

  △宬封忍着剧痛,冷汗淋漓

  △宬砚帮宬封穿上副将的战甲

宬封:副将,当北帕军队接近时,城门后必须完全禁声,别有什么声响让人听出破绽。

副将:放心,城门后我会看着。

宬封:宬砚,上城楼。

宬砚:这里有我,雳鹰、霄鹰,快去办宬封交代你们的事情,之后马上回来。

雳鹰、霄鹰:是。

  △雳鹰、霄鹰行动毫不拖延,迅速施展轻功,俐索离开

  △副将望着雳鹰、霄鹰的卓著轻功,不可思议的望向宬封、宬砚

  △宬砚支撑着宬封上城楼

 


S:5-7   

时:日   

景:城楼/城门后/外   



人:路宬封、路宬砚、雳鹰、霄鹰、穆特、环境人物   


  △城门外

  △穆特率领军队,气势浩荡,逐进逼近城门,神情志在必得

  △城门后

  △副将与士兵用木头死命抵住城门,所有人虽紧张害怕,却全数不敢作声

  △副将透过城门缝隙观看门外情况

  △城门外

  △穆特越来越接近城门,却发现城门后异常寂静,不禁心中起疑

穆特:奇怪,怎么这么安静,按理说中原才刚大败一场,里头应该乱成一团,为什么听不见什么动静?

  △双鹰长鸣划破寂静,从城楼上飞过,在空中盘旋,成功引起穆特注意

  △穆特听见熟悉声音,望着空中双鹰,想起曾经记忆

  △第一集,S:1-9

  △闵纱月身着一袭白纱金线南兀部族服饰,双鹰在她身边盘旋,高贵英气

  △双鹰飞向闵纱月身后,分别停在成封手臂上、肩膀上

  △时序恢复

  △穆特震惊疑惑

穆特:怎么会有双鹰!

  △一声短哨响起

  △穆特听见短哨声,目光随着双鹰的飞行望向城楼

  △城楼上

  △双鹰分别停在宬封手臂、肩膀上,宬封战甲在身,威风站立,宬砚、雳鹰、霄鹰站在宬封两侧,霄鹰搭箭拉满弓弦,对准穆特,身后箭筒里还有四支赤翎箭

  △宬封放飞双鹰,与穆特对视,泛起自信一笑,彷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就等着穆特自投罗网

  △城门外

穆特:南兀成封、宬砚!不可能!不可能是他!南兀成封已经因为叛上弒君,早就被南兀新王处死了,不可能会再出现在这里!

  △城楼上

宬封:霄鹰,我给你三支箭的机会,如果能射中穆特,算你大功一件,回家后重重赏你,放箭!

  △霄鹰放箭

  △城门外

  △箭支落到穆特马匹前方,马匹受到惊吓,开始躁动,穆特花了好大气力才稳住马匹,看见箭羽上的一撮红色翎毛

穆特:这是成旗军专用的赤翎箭!当真是南兀成封!

  △穆特抬头,望着宬封的自信笑容,迟疑,紧急停下军队

  △城楼上

宬封:再放!

  △霄鹰再次放箭

  △城门外

  △赤翎箭从穆特身边划过,落空

  △北帕军队骚动,不知所以,想要进城

穆特:难道他被南兀新王处死的消息只是蒙骗外人的说法,实际他只是诈死,暗中投靠中原朝廷!他身上的战甲贵重,是能发号施令的模样,难道刚才的战败只是诱饵,实际上城内早已部署完成,就等着我送死?

  △城楼上

宬封:再放!

  △霄鹰第三次放箭

  △城门外

  △赤翎箭从穆特身边划过,射中他身后的人,军队震惊,停止前进

  △城楼上

  △霄鹰三箭皆未射中,内疚不已

霄鹰:大少爷……

宬封:搭箭!

  △霄鹰听见,立即再次搭箭

  △城门外

穆特:这三支箭,完全针对我而来,是在对我示威,他投靠中原朝廷就是为了今日能有复仇机会,忍了这么多年都没现身,城中不可能没有陷阱,退!

北帕士兵:穆军领……

穆特:没听见吗?退!

  △北帕军队只得退去

  △城楼上

  △宬封看着北帕军队逐渐退去,却因失血,一阵晕眩袭来,支撑不住

  △宬砚、雳鹰见状,赶紧一左一右伸手撑住宬封身后,不让他倒下

宬砚:最后一刻,撑住!

  △城门外

  △穆特回头看宬封

  △城楼上

  △宬封依然威风站立,自信丝毫不见减少

  △城门外

  △穆特率领军队,彻底退去

 


S:5-8   

时:日   

景:城门内   



人:路宬封、路宬砚、雳鹰、霄鹰、副将、环境人物   


  △城门内

  △副将见北帕军队彻底退去,不见踪影,总算松了一口气

  △宬砚、雳鹰支撑着宬封走下城楼,霄鹰跟随在后,神色懊恼,极为不甘心

霄鹰:早知有今天,以前就该多练弓箭,给少夫人报仇,要不是大少爷受伤,不能亲自拉弓,穆特哪还有命活着。

  △宬砚听见,笑

宬砚:霄鹰,你无须自责,说句自家人的话,你要是真有一箭取命的本事,宬封也不敢贸然让你放箭,今天就算是宬封能自己亲自动手,心里再怎么不甘心,穆特的命也得暂时留着。

霄鹰:为什么?

宬砚:因为比起取穆特的性命,城中百姓的安全更要紧,不能不顾虑,以前西羑南犯部族时,我们曾和穆特交手过,穆特在宬封手上吃过不少亏,所以当他知道宬封就在这座城中,又是能说话的地位时,他会直接认定城中不可能毫无戒备,必会对城中的部署起疑心,猜疑城中有诈,穆特向来刚愎自用,只要自己认定的事,谁来都难以说动,只要他不敢贸然进城,就能暂时阻止整个北帕军队,相反的,今日穆特若死,北帕军队就会有继任的军领,我们与北帕甚少往来,更不曾交战,继任的不会认得宬封,宬封的这招「虚张声势」对他们根本起不了作用,所以刚才你那三箭,正是宬封要的结果,既要看似就是针对穆特,最后又要留他一命,只有你出手,这场震吓看起来才真。

霄鹰:可现在大少爷暴露身份,万一穆特对外泄漏,大少爷岂不麻烦?

宬砚:他不会,至少短期之内不会。

霄鹰:为什么?

宬砚:穆特从西羑到了异族之地,马上掌有军权,本就难以服众,如何压制反对他的声音已经够让他头痛,他何必多事让旁人知道自己曾是宬封的手下败降,虚长他人志气,反倒灭了自己威风。

  △士兵们死里逃生,纷纷服气的望着宬封

  △副将走向宬封

副将:没想到你们真有办法让北帕军队退去,告诉我,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宬砚为难,望向宬封

  △宬封失血过多,实在支撑不住,失去意识

宬砚、雳鹰、霄鹰:宬封!(大少爷!)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