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六集-上) (15人评价)


悦♥月第六集剧本

 


S:6-1   

时:午后   

景:杂景   



人:殷满悦、子裔、楼老爷、楼夫人、少年族人、环境人物   


  △片头结束

  △画面呈现江南山水日夜、季节交替变化景色,江面水势潺潺流逝

  △三年后

  △雨势磅礡落下,日夜连续,江面水势翻涌

  △路家大院午后雨景

  △大厅,少年领着楼老爷、楼夫人进入,向楼老爷、楼夫人告歉欲退出,楼老爷、楼夫人和善向少年回应

  △时间稍后

  △路家大院雨过天晴景,屋檐尚滴着水,地面还有些积水未退,花园的山石潮湿未干

  △偏院/小院午后,雨后景

  △子裔(3岁)穿着普通粗布衣裳,神色看似不高兴赌气,从偏院/满悦房跑出后,直接跑出偏院

  △满悦紧随其后跟出房间,来到小院,衣裳素洁,发上唯有一支木簪盘髻,不见任何妆饰

  △偏院/门口午后景,雨后景

  △子裔跑出家门后,转弯,直接跑向路家大院,进了大门后一路奔跑,从回廊往花园方向直去

  △大院里的人看见子裔,都任由他到处去

 


S:6-2   

时:午后   

景:杂景   



人:殷满悦、子裔   


  △路家大院/花园午后景

  △子裔面对偏院,坐在假山石上,望着偏院里的动静,只见偏院里始终寂静,不见亲娘寻找自己,神色难掩失望,双脚随意前后摆动

  △偏院/小院午后景

  △子裔的视线死角处,满悦靠着围墙,坐在凳子上刺绣

  △镜头画面透过满悦身旁围墙上的花饰小洞可见子裔摆动的双脚

  △时间流逝,满悦不放心,时常透过花饰小洞观察子裔在路家大院花园里的动静

满悦:(低声嘀咕)说了这么多次都不听,又爬这么高,才刚下过雨,山石上滑脚,等会儿要是摔了,可不许哭。

  △时间稍后

  △路家大院/花园

  △子裔沿着假山石爬下,就在最后一步时不小心脚下一滑,手臂在山石上蹭出一道伤痕,摔了一跤,手上、衣服沾了泥土,看见伤口,赶紧放下衣袖遮掩,走向回廊,频频回头注意偏院

  △偏院/小院

  △满悦再次透过花饰小洞偷看子裔,发现子裔已经离开假山石上,这才放心的走回房间

 


S:6-3   

时:午后   

景:路家大院大厅   



人:苻杏、子裔、少年族人、楼老爷、楼夫人、黄老爷、妾室、嬷嬷   


  △路家大院大厅午后景

  △厅内,楼老爷、楼夫人坐在椅子上,耐心的品茶等待

  △厅外,少年族人正领着黄老爷与妾室向大厅位置走来

少年:黄老爷,咱们大院今天挺热闹的,真巧,楼老爷和他的夫人也来了,就在厅里,只是苻杏姊这会儿还有客人,正说着要紧事,不方便打扰,只好请您先在厅里歇会儿,大厅就在前头,劳您先过去,我去厨房吩咐一声,让他们给您二位送上茶水,别怠慢了客人。

黄老爷:知道了。

  △黄老爷不经心的挥了挥手,对少年的态度略显轻蔑

  △少年见状,虽然不悦,仍忍耐着笑脸,告歉离开

  △黄老爷神色明显不满,直接对着身边的妾室埋怨

黄老爷:听听,不过是一个管事的身份,还得让我等她,这谱摆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这些药铺真是存心找麻烦,都说了药田让雨给淹没了是天灾,我能管得了老天爷下雨吗?非得死掐不放,逼着我们交齐这次的药材数量,要不是整个江南只有路家在江北西坡段的药田还能凑出这么大的数量,我何必来这里受女人的闲气。

妾室:老爷先别生气,为了咱们的生意再委屈忍忍,反正这路家大院的事她也管不了多久,风光不了多久几年。

黄老爷:怎么管不了多久?

妾室:老爷知道路家偏院还有个没过门的主儿吧?我听说她和偏院那位拧着呢,等将来路家的大少爷回来,正主儿进了门,这几年的窝囊气能这么简单算了吗?哪能容得下她在大院里头嚣张,抢自己的脸面,偏院那位头一个要收拾的人肯定就是她。

黄老爷:那也得路宬封能回得来,都几年,见着人了吗?

妾室:就算回不来了,人家偏院那位还有儿子呢,她有什么?将来人家的儿子长大了,路家大院不还得交出去吗?迟早都是会让人撵出家门的。

黄老爷:我就等着看她的下场。

  △黄老爷、妾室忿忿不满,走向大厅位置

  △另一侧,子裔走来,神色失望,始终垂着头,没有注意前方,直接撞上迎面而来的黄家妾室,跌倒在地,摔疼,不禁痛喊一声

  △厅内,楼老爷、楼夫人听见,赶紧出外察看

  △楼夫人看见跌倒在地的子裔,赶紧扶起

楼夫人:孩子,有没有摔伤?

子裔:婆婆……

  △妾室正无处撒气,看见子裔穿着寻常的粗布衣裳,身上又脏,嫌弃不已

妾室:哪来的野孩子?怎么这么贪玩,去哪儿把自己全身弄得这么脏,还撞了人,害我的衣裳都沾了泥,脏死了。

  △子裔看见妾室衣服上的泥土,知错,先道歉

子裔:对不起,我没看见。

妾室:说一句没看见就能算了吗?身上这么脏,像个小乞丐似的,你没爹娘可管了吗?

  △子裔听见,不高兴的对着妾室吼道

子裔:妳乱说,我有娘也有爹!

妾室:还敢回嘴!

楼老爷:这位夫人,孩子虽然有错在先,但已经道歉,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您对孩子说的话也太过了。

妾室:你这人说话讲不讲理啊?是这孩子自己先不长眼,难道还是我错了,(指着子裔教训)我说这个大院里的人怎么也不管管,由着你瞎跑,冲撞客人,你知不知道这衣服很贵的,现在弄脏了,你个小屁孩子能赔得起吗?

  △不远处,苻杏陪着黄家嬷嬷走来

嬷嬷:苻杏姑娘,这都打扰了大半天,让妳陪着我说了这么久的话,我得赶紧回去,别耽误了妳会客人。

苻杏:嬷嬷客气了,只要进了大院,就是路家的客人,哪有打扰一说,平日路家与黄家甚少往来,您今天要是不走这一趟,我也无缘识得大太太。

嬷嬷:唉~最近家里的事心烦,往来的药铺掌柜一个个上门,大太太连着几日操持应付,不眠不休的,最后实在撑不住了,这才累倒,大夫嘱咐,让多静养,我也只能忝着老脸,代替我家太太上门来求人了。

苻杏:我也知道大太太持家不容易,天象难测,连着几日大雨,府上在江南的药田遭了水患,药材数量一时短接不上,也是难免,还有余力的能帮着补上,事情就会过去,您回去之后,务必请大太太保重身子,别太操心。

嬷嬷:有苻杏姑娘这句话,我家太太就能放心了,按说药材一时短缺,这事也算常有,本来不难办,偏偏家里的两位少爷平日蛮横惯了,不知收敛,爱在外头得罪人,不知有多少人记着,几个药铺掌柜逮着机会,才会态度强硬,不依不饶,非得让我们交齐货量,大太太听说,江南也就路家的江北药田数量有余,这才来求苻杏姑娘帮忙。

苻杏:不瞒嬷嬷,贵府两位少爷的脾气我也是略有耳闻,我是个省事的,平常能不往来便不勉强,不过听说府上的三少爷倒是好的,谦和有理,听族长夸过几次。

嬷嬷:三少爷自小没了生母,难免遭人看轻,不过对大太太倒是敬重,大太太没有亲生儿子,三少爷愿意和大太太亲近,所以心里也就多偏疼他一些。

  △厅外,子裔被妾室的态度吓着,下意识往楼夫人身边靠近,抓着她的衣裙,随后惊觉自己又弄脏楼夫人的衣服,赶紧放开,却发现自己被楼夫人护着

  △楼夫人对着子裔笑了笑,安抚他,慈祥和蔼

楼夫人:孩子不怕,(对着妾室)这位夫人,孩子既然不是故意的,方才也向妳道歉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妳何苦为难一个孩子。

妾室:说什么为难,我这是在教他规矩,惯坏了,以后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对着子裔恶狠狠的问)说,你爹娘是这大院里哪一处的下人,我可得告诉那位管事的,让她好好管管,怎么由着你瞎跑,冲撞了客人。

  △黄老爷听着妾室争吵,心烦气躁,失去耐心,不耐烦的喊道

黄老爷:已经让客人等这么久,怎么还不见人来,这路家大院是怎么回事?不就是一个管事的,真当自己是正主儿了,这路家男人是不是都死绝了,才得听个女人作主。

  △苻杏、嬷嬷走近听见

  △嬷嬷见是自家人,充满歉意的望向苻杏

  △苻杏对嬷嬷笑了笑

苻杏:看来客人的事情还挺着急的,一刻也等不了,我得赶紧去会会才行,要不真得罪人了。

嬷嬷:苻杏姑娘,真对不住,我家老爷他……

苻杏:没事的,嬷嬷,您还是先离开吧,有些事见了反倒为难,不如不知道的好。

嬷嬷:可是……

苻杏:您放心,回去之后您请大太太安心静养,等身子痊愈了,再请大太太和三少爷过府一趟,这件事的面子我留给大太太和三少爷,其它人若是问起,当然,今日您不曾到过路家,也没听见什么话,更别说给大太太知道,免得大太太再忧心伤神,您说是吗?

嬷嬷:谢谢苻杏姑娘,那我先离开了。

苻杏:您请慢走,我就不送了。

  △苻杏送走嬷嬷后,走向大厅方向

  △子裔看见苻杏,脱口喊道

子裔:姑姑!

  △黄老爷、妾室看见苻杏走来,又听见子裔叫唤,赶紧收敛气焰,心里顾忌

  △苻杏微笑,走到众人位置

苻杏:才走来就听见大家的声音,子裔,是不是你又淘气,惹得客人不高兴了?

子裔:姑姑……

  △子裔知错,低头

  △楼夫人见了不忍

楼夫人:苻杏姑娘,这孩子是妳的侄儿吗?

苻杏:不是,孩子不懂规矩,才会随着外头喊的。

妾室:我说嘛,这孩子又脏又不懂规矩,怎么可能是苻杏姑娘家的孩子,苻杏姑娘,刚才这孩子冲撞了客人,妳是路家大院里管事的,孩子不懂规矩就得教训,别让他认不清楚身份,到处惹事。

苻杏:那还真得谢谢小夫人提醒,是呀,孩子不懂规矩是得教,千万别认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对着子裔)子裔,过来。

  △楼夫人心疼,护着子裔

楼夫人:苻杏姑娘,按说这是妳路家大院里自家的事,我不该多话,只是孩子还小,也不是有意犯错,方才也向客人道歉了,能不能让我说个情,别对他太严厉。

苻杏:楼夫人放心,我自有分寸。

妾室:就是,别人家教训孩子,妳一个外人就别插嘴了。

楼夫人:苻杏姑娘……

  △子裔走到苻杏面前

  △苻杏扳起脸色,蹲在子裔面前,暗中对着子裔眨眼

  △子裔明白,冲着苻杏笑

  △苻杏故作认真姿态的对子裔教训道

苻杏:子裔,你要记着,你的身份是这个路家大院的小少爷,现在你爹和叔叔不在家,你就是这个大院里头唯一的正主儿,怎么能认不清楚自己的身份,随便就喊我姑姑呢,(故意对着妾室笑道)至于教训嘛,哟,小夫人,您这可真是难为我了,我虽管着路家大院,可管的都是些听吩咐办事的,又不什么正主儿,可管不了小少爷,这个家规矩还是在的,有了错,只有小少爷说我,哪有我教训小少爷的?让族长知道了,可是要挨罚的。

  △妾室听见,震惊尴尬

妾室:他……他是路家的小少爷……那……怎磨穿这种粗布衣裳……

苻杏:我们路家的小少爷在自己家里,爱穿什么衣裳便穿什么衣裳,连我都管不着,难道应该要征求谁的同意吗?

  △苻杏对着楼老爷、楼夫人赔礼

苻杏:楼老爷、楼夫人,实在对不住,方才有客来访,让两位久等了,今日两位登门拜访,想必有要紧事,我们厅里说话。

  △苻杏牵着子裔的手,面对黄老爷、妾室,态度坚定

苻杏:黄老爷,谢谢您的指正,我也该慎重回答您几句,路家的男人只是外出,没有死绝,至于这个家现在该谁作主还轮不到外人来说嘴,我路家的规矩就是如此,大少爷、二少爷不在家的时候,大院里就是由我这个女人作主。

黄老爷:妳!

苻杏:大少爷、二少爷待人不分男女,不问身份,只付真心,小少爷喊我一声姑姑,便是视我为亲,既然父亲、叔叔不在家,自然是我这个姑姑替他撑着,黄老爷,奉劝您一句真心话,不管是此刻,还是将来,能替您撑起一家的,绝不是一个三天两头就要闹得您家宅不安的人,(喊)来人!

  △少年匆匆跑来

少年:苻杏姊。

苻杏:送客。

  △少年听见,立刻爽快答应

少年:是!

  △苻杏无视黄老爷、妾室,招呼楼老爷、楼夫人进入大厅

  △黄老爷脸上无光,故意对着妾室骂道挽尊

黄老爷:全都是妳闹的!

妾室:老爷!(对着苻杏)苻杏姑娘,再怎么说我和老爷都是路家的客人,难道这就是路家大院对待客人的态度吗?就不怕妳家大少爷回来时,知道妳这样无礼后怪罪?

  △苻杏听见,转身,气定神闲的笑

苻杏:这就不劳小夫人费心了,今天如果是路家的男人在这,就是直接轰出去,(对着少年,故意教训)怎么还傻站着,送客呀,忘记族长的话了吗?照顾好小少爷是路氏一族第一要紧事,像这样在路家大院里欺负小少爷的人,难道还留着请他喝茶吗?

  △少年听见,憋着笑

少年:是,黄老爷,您二位请~

  △黄老爷、妾室悻悻然离开

 


S:6-4   

时:黄昏   

景:偏院杂景   



人:殷满悦、穗苗、田婶   


  △偏院/小院黄昏景

  △穗苗、田婶分别提着竹篮,竹篮里尽是添补的绣线、布面、菜蔬,一起从门外走进,看见

  △满悦房的房门开着,满悦坐在房门旁,就着日光专心刺绣

  △小院的凳子上直接摆着十两银子

  △穗苗、田婶对视,神情表现出对此景象已是见怪不怪,深怕满悦听见,低声说道

田婶:有机会妳也劝劝小姐,何苦这样为难自己。

穗苗:小姐不会听的。

田婶:就算不听,该劝妳也得劝,再这样拧下去,为难的是小少爷。

  △田婶、穗苗直接略过银子,也不收起,田婶走进厨房,穗苗走向满悦房间

  △穗苗走到房门前,轻声喊

穗苗:小姐。

  △满悦听见,抬头

满悦:回来了。

  △满悦这才注意到,时间已近傍晚

满悦:已经这么晚了,怪不得觉着日光有些暗,还以为又要来雨了。

穗苗:自我和娘亲出门后,小姐一定又连着做事,都没有歇息吧。

  △满悦对着穗苗安慰的笑了笑

满悦:忘了。

穗苗:这怎么能忘呢?以后我和娘亲不一起出门了,就在家里盯着小姐。

满悦:我现在歇息还不行嘛,别再说我了。

  △偏院/满悦房午后景

  △满悦将手上的绣帕收进竹篮,和穗苗一起走到桌案旁

穗苗:小姐,这是玉器铺子和绣坊给的工钱,添了东西后,还有这些。

  △穗苗将身上的碎银全数交给满悦

穗苗:对了,绣坊掌柜交代,这些日子鞋面卖的好,好多姑娘来问,所以让小姐多绣些精致花样,若有先做好的就赶紧送去。

满悦:知道了,只是要累妳和田婶多跑几趟。

穗苗:我倒希望多和小姐一起出门,妳也顺便在外头多逛逛,别老是闷在这屋子里头。

满悦:有什么好逛的,外头的人这几年还不知道怎么说呢,不去听反而清静些。

  △满悦从碎银中拿了一半,递给穗苗

满悦:收着。

穗苗:小姐,穗苗和娘亲还有银子用,妳还是自己留下吧,现在小少爷渐渐长大了,妳的花销也会越来越多,还是给小少爷留着吧。

满悦:妳和田婶身边还有多少钱我会不知道吗?拿着,给自己添些东西,姑娘家大了,该是打扮的时候,就算自己不要,也得给田婶添些,妳最不需要担心的人就是子裔,他现在还小,用不了多少花销,就算将来长大了,需要读书识字,难道大院那边舍得委屈他吗?别推了,赶紧收下。

穗苗:谢谢小姐。

  △穗苗收下碎银,想起

穗苗:小姐,苻杏姑娘又差人送月银来了?

  △满悦不在意,随意应了声

满悦:嗯。

穗苗:自从老太太过世后,苻杏姑娘月月按时派人送来,不曾落下,小姐还是不愿意收吗?

满悦:她会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他们对子裔的责任,她不能让那人落下亏待罪名,我却不愿再沾路家的一分一文,以免将来断不干净,还让人抓着把柄说我贪着路家多少东西,她想怎么做我管不了,至少我能管好自己,照老规矩处理吧。

穗苗:知道了,怎么没见着小少爷?

满悦:偏院里见不着,还能去哪?和我闹了一顿脾气后就跑过去了。

穗苗:闹脾气?

满悦:没什么,就是问了些我回答不了的问题,他心里不高兴,以为是我不想告诉他,就闹了脾气,每次过去那边,就不知道回来。

穗苗:小姐别误会小少爷,昨天小少爷说过,苻杏姑娘前些日子已经开始教他写字算数,等过两年还要再请先生教他读书,最近过去都得练字,说不定这会子正用功呢。

满悦:妳就会惯着他,算了,他爱待着就让他待着吧,反正我也教不了他这些东西,别理他,晚饭时间自然就会回来,这几天我们先把绣坊的鞋面做好,别耽误绣坊掌柜的生意。

穗苗:是。

 


S:6-5   

时:黄昏   

景:路家大院大厅   



人:苻杏、子裔、楼老爷、楼夫人、少年族人、环境人物   


  △接续本集,S:6-3时间稍后

  △路家大院大厅黄昏景

  △少年族人带着人,各自端着一盆清水,让苻杏、楼夫人洗手,随后端着水盆离开

  △子裔已经被打理干净,换了干净衣裳,跑进大厅

子裔:姑姑!

  △苻杏宠溺的对着子裔笑了笑,提醒道

苻杏:子裔,这里除了姑姑,还有谁?

  △子裔对着楼老爷、楼夫人笑

子裔:爷爷!婆婆!

  △楼老爷微笑

楼夫人:真乖!

苻杏:好了,桌子那边已经给你准备好纸笔,先去把昨天教的字写完。

子裔:好。

  △子裔走到一旁桌边,坐着开始写字

  △楼夫人一直看着子裔认真的模样,忍不住微笑

苻杏:楼老爷、楼夫人,实在对不住,两位大驾光临时,我正好有客人,失礼让两位久等,都这个时辰了才说上话。

楼老爷:哪里,苻杏姑娘别介意,是我们夫妇不请自来,没先说一声就突然造访,失礼在前。

苻杏:苻杏也要谢谢楼夫人,方才对子裔的维护,孩子才没吓着。

楼夫人:苻杏姑娘客气了,孩子没吓着就好,虽然今日第一次见贵府的小少爷,但这孩子与我投缘,真讨人喜欢。

苻杏:子裔长得像我们大少爷多一些,自打出生父亲就不在身边,也是可怜,所以族长吩咐,让我们帮着多疼一点。

  △少年再次进入,替楼老爷、楼夫人换上新茶,摆上点心

苻杏:楼老爷、楼夫人请用。

楼老爷、楼夫人:谢谢苻杏姑娘。

  △楼老爷拿了一块点心,先递给楼夫人

  △子裔正巧抬头看见,笑

苻杏:楼老爷伉俪今日前来,不知有何贵事?

楼老爷:是这样的,前阵子连日大雨,水势骤涨,冲坏了东坡段,毁了许多农田屋舍,只是现在朝廷北方战事吃紧,能拨给的赈灾银子实在不够,若是先安置了灾民,剩下的只够用些烂石土修堤,可这样的作法根本无济于事,再来一场大雨,烂土石修的堤防挡不住,所有人的心血同样付之水流,所以我便想着,是不是由咱们地方上自己筹些银子,用好的石料尽快把堤防修好,大家才能尽早安心。

苻杏:我记得东坡段是您家的公子楼县令的辖地吧?

楼老爷:是的,小犬今年正好调任江南,只是官商之间毕竟得避忌些,这事他不好出面,万一让众人觉得是官府有意搜刮民脂,迫于对官家压力,逼得大家不得不为,增加负担,反而坏了事情,所以我才想着,这事若能有路家的支持,想必能事半功倍。

苻杏:既是赈助受灾民众,路家责无旁贷,若是楼老爷家公子的辖地,由楼县令主事的官府必是可信的,不过路家大院人口这么多,每月也有自己必须支出的花销,账房能剩多少,该捐多少,我一时也说不准,这事我还得跟账房先合计,还请楼老爷再等待几日,我尽快回给楼老爷一个路家负担得起的数字。

楼老爷:谢谢苻杏姑娘。

苻杏:哪里,得之于民,回馈于民,这是路家应该尽的心力。

楼老爷:那我们就不多叨扰,先回去等苻杏姑娘的消息。

苻杏:楼老爷、楼夫人慢走,就不虚礼多送了。

楼老爷:苻杏姑娘留步。

  △楼老爷、楼夫人告辞离开

  △楼夫人离开前,多看子裔一眼,子裔对着楼夫人笑,暗中挥手

  △子裔见客人离开后,迫不及待将写好的字拿给苻杏检查

子裔:姑姑,我写好了。

  △苻杏接过,一张张仔细看着,笑

苻杏:写得真好,就是最后几个字潦草些,是不是嘴馋,也想吃点心了?

  △子裔被看穿,不好意思的笑

苻杏:去拿吧。

子裔:好。

  △子裔开心的拿起点心

苻杏:别吃多,否则等会儿回去吃不下饭,姑姑就害你挨骂了。

  △子裔听见,不开心

子裔:喔……

  △苻杏察觉子裔的表情

苻杏:怎么了?真挨骂了?

子裔:没有,我没有挨骂。

苻杏:既然没挨骂,怎么不高兴?

  △苻杏倒了杯茶给子裔

苻杏:配着点心喝,慢慢吃,别噎着。

  △子裔吃着点心,神色十分困惑

子裔:姑姑,我娘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苻杏:胡说,哪有亲娘不喜欢自己孩子的,有的人日夜期盼,却造化弄人错过了,你娘能有你,是幸运的,该不会是你淘气,惹娘亲生气了。

子裔:可是我娘见了苗姨、田婆婆都会笑,可是见了我就不会,我跑出来,她也不找我。

苻杏:你跑出来之后不就是来这吗?这里有这么多人看着你,她能有什么好担心的?看着你,她大概已经忘了能怎么笑了吧,这不是你的错,如果你能早点来到这个家,也许现在会是最幸福的孩子,有这世上最疼爱你的爹娘,说说,这次你是怎么惹娘亲生气的?

子裔:我问娘我爹是怎么样的人,我娘都不告诉我。

  △苻杏听见子裔的问题,不禁苦笑

苻杏:我想她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吧。

子裔:为什么?

  △苻杏笑了笑,岔开问题

苻杏: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子裔:因为我都没见过嘛,别人都知道自己的爹长什么样,我也想知道呀,姑姑,妳可不可以告诉我?

苻杏:真这么想知道?

  △子裔用力点点头

子裔:嗯!

  △苻杏回忆过往,故意对子裔说得模糊

苻杏:他呀,是咱们族人心中的英雄。

子裔:(惊喜)真的!

苻杏:真的,姑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爹时就是这样子的场面,当时你爹和叔叔刚刚办了一件了不起的事,保护了所有人,我们好多人都在一个很大的地方等着你爹和叔叔回来,你爹骑着马走在最前面,你叔叔在他旁边,他们领着人回来,威风极了,所有人都钦佩的迎接他们,而且你爹待族人很好,比对自己都好,大家都特别服气他,都很喜欢他,所以大家才会这么喜欢你,这么疼你,就是希望能替你爹多照顾你一些。

子裔:(开心,崇拜)姑姑,我爹好厉害啊!那姑姑喜欢我爹吗?

苻杏:当然。

子裔:就像喜欢我一样喜欢吗?

苻杏:是呀,就像家人一样的喜欢。

子裔:像楼爷爷喜欢婆婆那样喜欢吗?

苻杏:孩子,这两个喜欢是不一样的。

子裔:不一样吗?可是刚才楼爷爷会把点心先给婆婆,就像姑姑也会把好吃的先给我呀。

  △苻杏听见子裔的比喻,如此天真,不禁笑了

苻杏:原来在孩子的心性里,喜欢可以这么简单就好。

子裔:那姑姑也有像楼爷爷喜欢婆婆那样喜欢的人吗?

苻杏:你呀,哪里都像你爹,就这点不像,小人精儿,哪来这么多话?时候不早了,我们明天再学写新的字,今天先回去,别让你娘等急了不高兴。

子裔:好,姑姑再见。

苻杏:再见。

  △子裔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心情愉快,跑出大厅

 


S:6-6   

时:黄昏   

景:杂景   



人:子裔   


  △路家大院/大门黄昏景

  △以镜头画面呈现门外监视者目光,看见

  △子裔跑出路家大院

  △监视的视线随着子裔移动

  △偏院/门外黄昏景

  △子裔跑进偏院,大喊

子裔:娘,我回来了!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