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春大爱情 (34人评价)


故事梗概

 

大龄剩女毕好好在领证登记之日被男友狠甩,怒火攻心的她与前来民政局办事的剩男成家发生口角,两人不打不相识,从此结下缘分。


成家与死党金洋经营着一家小网店,靠着哥们裴军的供货维持着生计,原本良好的合作关系却因裴军爱慕毕好好而渐生波澜,最终因好好执意选择成家而导致成裴朋友关系破裂。与此同时,痴心于白富美高小曼的金洋在情场上大败而归,金洋深受打击而改变了之前平淡过小日子的心态,与成家分道扬镳。


毕好好与成家小夫妻蜗居网店,一切从零开始,事业上举步维艰,生活上也遭遇波折,成妈的无事生非令这对原本恩爱的小夫妻频生摩擦,一直对好好不死心的裴军此时再次出手介入。而被金钱迷住双眼的金洋在不知不觉中踩上了地雷阵………


(联系后可看详细大纲)

全剧已完稿,并已注册版权。


第一集 剧本

    

1.      

时间:日   内   



场景: 毕好好殷莱住处---毕好好卧房   

角色: 毕好好

   


△窗台上宠物甲鱼慵懒爬着。

△一侧,顶着一脑袋黑羽毛、满脸哥特风格妆容的毕好好将最后一抹黑色唇膏抹向了自己的唇。

△房外传来闺蜜田甜的声音。

田甜OS:女人,快点行吗?再磨蹭就迟到啦,人家民政局可不会等你!

毕好好:来啦。

△毕好好手忙脚乱取过首饰盒内的一枚玉石别针,胡乱别在了胸前。

 


2.          

 时间:日   外   



场景: 毕好好殷莱住处---楼梯   

角色: 毕好好、殷莱、田甜

   


△三个女人风风火火坐朝毕好好的红色跑车走去。

田甜吐槽地:打扮得跟巫婆似的,人家能给你盖章吗?

殷莱:说是要跟她家那口子在民政局门口疯一把,带着卸妆水呢,疯完了就卸。

△三人上车。

△田甜坐在副驾位,瞥着毕好好的行头。

田甜:这破衣服打马戏团租来的吧?

毕好好:不识货,意大利定制的情侣装,贵着呢。

田甜鄙夷地:又是那小子撺掇你买的吧?没房没车没社保,还要装时髦,啥都让你倒贴,这种男人你也真敢嫁,贱嗖嗖。

毕好好:嗯,丘比特的箭,嗖嗖地扎向了本大小姐。

△田甜翻了个白眼。

田甜:无可救药。

△毕好好美滋滋启动汽车,飞驰而出。

 


3.   

时间:日   外   



场景:公路----杂   

角色:

   


△空镜头:时尚大都市大全景。

△一辆破旧的小货飞驰在公路上,《世上没有后悔药》的歌声回荡在车内车外。

歌声外放:世上没有后悔药 天上不会掉馅饼,一口不能吃个大胖子,做不到就傻了,世上没有后悔药,天上不会掉馅饼,一口不能吃个大胖子---

 


4.      

时间:日   外   



场景:公路-----小货车   

角色:成家、金洋

   


△坐在副驾位的成家滑动着智能手机,查看着卖家软件上的对话信息。

△开着车的金洋咬着唇角,心事重重。

金洋:一会儿见到他,咱俩的心态会不会崩啊?

成家:你会,我不会。

金洋:凭什么?

成家:你俩是发小,发小发小,就是打有头发起就比谁心眼小。

金洋:扯淡,我对他一向大气,比大气层还大气呢。最多就是有点那个什么,羡慕,对,羡慕,就这两字,也算正常心理吧?

△成家勉强点点头。

金洋喃喃着:你说他一个肄业生,混这么好,我们两个拿着正规毕业证的混这么惨,要那张破证书有个鬼用啊,关键时候还不如擦屁股的草纸实用呢。

成家:那你拿着擦去,又没人拦着你。

金洋:回头我就去擦,欢迎围观。

成家:我可没兴趣。

△金洋一脸贱嗖嗖,正想反驳,成家的手机响起。

成家随手接起:喂-----妈-----

 


5.       

时间: 日     内   



场景:成妈家—客厅   

角色:成妈

   


△收音机唱着京剧《红灯记》。

△成妈肩耳夹着电话听筒,手上翻阅着老黄历。

成妈:你一会去民政局办张单身证明,人家姑娘说一定要看到那张纸才肯跟你相亲,说是怕遇上骗子-----

 


6.     

时间:日   外   



场景:公路-----小货车   

角色:成家、金洋   



成家:那证现在办不了了,没了,不给办了。

 


7.  

时间: 日     内   



场景:成妈家—客厅   

角色:成妈、芬芬

   


成妈:能办,你自己主动要求办的就行,我打听过了,听话。老黄历上还有几个极好极好的黄道吉日等着你呢,老天还给你留着机会呢,这姑娘说不定就是你的命中媳妇,今年定下,明年年初结婚,年尾我就能抱孙子了。

成家无奈地OS:行了,听您的,听您的,我一会就去。

成妈:别敷衍我啊,还有一个事呢----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声“砰”。

成妈:什么声?没事吧?没出什么事吧?

成家OS:没大事,车爆胎了,我先挂啦----

△成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放下电话。哗哗的流水声渐入成妈耳膜。

成妈:啊哟,我的个芬芬啊,水别开那么大!年轻人真是没吃过苦头,就会浪费,哪像我们那时,一粒米恨不得泡成三碗米汤,一口泉水含嘴里半个钟头舍不得往下咽啊。

△芬芬端着一盘刚洗好的圣女果走出来。

芬芬:为什么含半个钟头不咽下去?

成妈:缺水呗,舍不得喝。

芬芬:嗯,那是得缺水,水都拿去泡米汤了嘛-----

△成妈宠溺地白了她一眼,芬芬吐了个舌头。

 


8.    

时间:日   外   



场景:公路   

角色:成家、金洋

   


△公路上的积水潭掩映着那辆小货车,金洋正围着车查看。

金洋:你妈够邪性的,一通电话就能摧毁一件家产,上回是相机,这回是车。

△成家从后备箱取出新轮胎。

成家:别乱扔锅,上回明明是你自己手癌,这车也是你从二手车市上淘的。

金洋:是,是,是,都是我的锅,一月坏四回,你说我怎么这么背?命里缺运吗?我还真不信邪了,这辈子有种别让老子发财,老子要是发了大财,就去买辆全球限量版的跑车玩玩,玩一天我就烧了它,哼,有钱,任性!

△这时,毕好好的跑车飞驰碾过积水潭,溅得成家与金洋一身脏水。

△金洋暴怒。

金洋:卧槽,不长眼啊?

△金洋回头看了眼成家,成家正从湿漉漉的头发上取下一根黑色羽毛。

 


9.     

时间:日   内   



场景:商场内   

角色: 邱艳玲、高小曼、孟露露

   


△邱艳玲身着晚礼服从试衣间走出来,华贵不凡。

△手里拎着满手购物袋的孟露露脸上露着恭维的惊叹。

孟露露:伯母,您真是太有范儿了,比那个玛丽·斯特里普还有魅力!

邱艳玲:是梅丽尔,Meryl,露露,有空让小曼多教教你英文,女人不单要脸蛋漂亮,学问也得漂亮。

△孟露露连连点头,极力掩饰着尴尬。

△高小曼慵懒地从另外一间试衣间走出来,将新衣服丢掷在一旁。

邱艳玲:怎么没换?

高小曼:还没我身上这身好呢,不想换。

邱艳玲:这身衣服全世界就三套,贵着呢。

△高小曼消极抵制着。

△孟露露取过那件衣服,将衣服抱到高小曼的身前,示意她穿上。

高小曼:太紧了,不合适,不穿。

邱艳玲:这是按着你的身材定制的,不可能不合适,别耽误了时间,赶紧。

△高小曼看了一眼强势的母亲,噘了个嘴,微有妥协。

 


10.     

时间: 日     外   



场景:裴军公司   

角色:成家、金洋

   


△小货车在公司门口停下。

△成家与金洋急匆匆下车,朝公司小跑而去。

 


11.    

时间: 日     内   



场景:裴军公司----裴军办公室   

角色:成家、金洋、裴军

   


△小刘带着成家与金洋走进裴军办公室。

小刘:裴总,您的朋友来了。

裴军兴奋地迎上:不是朋友,是哥们,铁哥们。

△裴军给了两人一个一个大熊抱。

裴军:等你们半天了,小刘,煮咖啡,哥伦比亚带回来的那款珍藏版猫屎咖啡。

小刘:好的-----(走下)

成家:刚才在路上遇上一点事,耽误了点时间,要不早到了,不好意思啊。

裴军:都自家兄弟,没事,别说让我多等个把小时,就算等成化石,那也没什么问题。

金洋:没错没错,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不说见外的话。

△小刘端进咖啡,裴军招呼两人饮用。

△金洋一边喝咖啡一边扫视四周。

△办公室陈设:办公桌上三部手机、一个平板,墙壁上夸张地挂着七部豪车钥匙,以及一副拿破仑的画像,橱窗内放置着中外古董,及一把西洋剑。

金洋:还搞收藏?高深啊,得挖眼相看了。

裴军:屁收藏,放着充充门面,我这人虚荣,你们也知道,大学那时候为了寻个存在感,把学校后头的马蜂窝捅了,给蛰得像猪头,记得吗?

金洋:记得,为了比过隔壁班那攀岩傻逼嘛。

裴军哈哈笑:我就靠那一次出名了,倒霉的是也被系主任记下了,打架那事一出,直接把我就踹出校门了。

△成家脸上有些内疚之色。

成家:那事是我连累你了,要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会跟人打架。

裴军:别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呢,读书读书越读越输,早点出来混社会才是黄道,要没当初那事,也没现在的我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成家与金洋有些尴尬。裴军似乎意识到说错话。

裴军:别误会,我不是说你们读书拿证没用啊。

金洋:知道,其实你也没说错,我算总结出一个规律了,但凡学习好,乖得像孙子的,出了社会多数是废材,只有像裴军你这种,舍得一身剐,敢把蜂窝往下抓的,才是社会的栋梁!

△裴军听得眉飞色舞了起来,连连哈哈大笑。

裴军:你小子这嘴变甜了,以前就知道怼我,从小怼到大!

金洋:今非昔比,我得靠你发财嘛。

裴军:哪里话,自家兄弟。

成家:也挺不好意思的,我们网店才开张,就跟你进那么一点点货,你也赚不到什么。

裴军:跟我客气什么。话说回来,早些年我让你们跟我一起去广东干,你们非蹲在学校啃书本,悔吧?

金洋长叹地:别提了,肠子都悔青了。

裴军:不过呢现在实体环境也不怎么样了,前几年随便做做都是钱,现在做死了也就够个温饱,现在是电商天下,你们的天下。

金洋:唉,我们进场晚啦,早几年进场那真能发。

成家:够生活就行了,没人管着,比打工舒服一些,发大财不敢想。

裴军:别不敢想,必须想,你得让自己脑子里有个大饼,等你吃到大饼的时候,就想个比大饼更大更好吃的披萨,这节奏就是发财的节奏。

金洋:我一直想着自己能成大富翁,一直想,想到现在,还没发财,成家还老笑我,说我的欲望比天上的星星还多,哎,光有欲望也没用,白搭。

△裴军拍拍金洋的肩头。

裴军:欲望这东西就像个敏感的女人,你把它当真,它才会把你当真。

金洋:我一直都真真的。

裴军:那你肯定就没行动,要不就是行动得太频繁了,东一榔头西一棒槌。

金洋:没错,你真是了解我,这些年我在各种行业里跳来跳去,都快成了活体黄页了。

裴军:做事业跟挑老婆一样,得用心选一个,一旦选准了,就不能随便改,这是根基,立业立家之本,万丈高楼平地起,地基最要紧。

△裴军从一侧拿过一张DM。

裴军:看看你们需要什么,这里一部分是我代销的产品,还有一部分是我公司自己研发的,看上什么就拿。

△金洋接过DM翻了几页,被其中一页的DM模特吸引。

△特写:DM人物---高小曼妩媚地捧着一款化妆品。

金洋:这模特够漂亮的-----

裴军:她不是专业的模特,是我朋友!

金洋:女朋友?

裴军:普通朋友,从小娇生惯养的金丝猫,这类女人我从来不碰。

金洋:我就喜欢这种白富美金丝猫,逮到一个就能少奋斗十年,下次给我介绍介绍呗。

裴军:没问题。

△成家在一边听得直摇头。

 


12.      

时间:日   外   



场景:轿车内   

角色: 邱艳玲、高小曼、孟露露

   


△高小曼身着靓丽晚装坐在车内,闷闷不乐。

高小曼:又不是我亲爸过生日,我用得着这么上心吗?他又不是没亲女儿。

△正在开车的邱艳玲瞥了一眼高小曼。

邱艳玲:所以更得上心啊,这点道理都不懂?

高小曼:毕好好是他亲闺女,我怎么比啊?一出手就是一辆跑车,我呢,连个车模型都没收到过。

邱艳玲:她那辆跑车不过百万而已,上回她跟她父亲那么一闹,丢掉的不止一个亿,今天晚上她摆明了是要耍回马枪,说什么登记结婚了,我才不信,八成雇了人假结婚,就为哄她爸呢。

孟露露:伯母说得对,毕好好怎么会有男人要,那么凶,哪有我们小曼好,又高贵又有才气。

△邱艳玲淡淡一笑。

 


13.     

时间: 日     内   



场景:民政局内   

角色:毕好好、殷莱、田甜

   


△三人走进民政局,墙壁时钟指在15:20。

△毕好好一边往里走、一边絮叨着。

毕好好:以前看过一本书,说如果你一天之内连续遇到同一个人三次,这个人就是你的命中人,我跟我们家小杰一天之内就碰到过三次。

田甜:就罗小杰那面相,嘴唇薄薄负心郎,眼大无神花心相,不是陈世美就是王魁郎。

殷莱:好好都要领证了,你说点吉利的行不行?

田甜:好,我不说,憋着。

△民政局内的人纷纷朝毕好好侧目,低语嬉笑。

殷莱:好好,先去拿号吧。

△三人朝前台走去。

 


14.      

时间: 日     外   



场景:小货车内   

角色:成家、金洋

   


△小车行驶着。

△成家翻看着手机记事本。

成家:还得去一趟药店买些药,去花鸟市场买粮,买除草剂,还得去培训班拿柜子,前面转弯,先去一趟民政局,你别开错道了。

△金洋正了正方向盘。

金洋:我的人生已经开错道了,当初我就该听裴军的,哎,无颜见江东父老啊,(哼唱)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

 


15.      

时间: 日     内   



场景:民政局—办公大厅   

角色:毕好好、殷莱、田甜

   


△办公大厅的时钟指向16:32

喇叭声:17号请到2号台,17号请到2号台。

△毕好好一把团起了印着“17号”的纸条丢向垃圾桶。

殷莱:再打一次手机吧,可能刚才他没听到。

△毕好好犹豫一下,掏出缀着水晶小猪的苹果手机,拨了起来。

 


16.      

时间: 日     外   



场景:豪车内   

角色:罗小杰、某肥婆

   


△正响着铃声的7S手机被扔出车窗外。

罗小杰:哎,干嘛扔啊?

△肥婆将一支全新iphone塞到罗小杰掌心。

肥婆:都有新的了,要这旧货干嘛?

△豪车启动,碾过旧手机。

 


17.      

时间: 日     外   



场景:民政局大院   

角色:成家、金洋

   


△小货车停下,就靠在红色跑车旁边。

△金洋瞎扯,眯缝着眼睛定看着红色跑车。

金洋:嘿,冤家路窄啊!

成家:确定是刚才那辆吗?

金洋:肯定是,化成气体我也认得它。

 


18.      

时间: 日     内   



场景:民政局—办公大厅   

角色:毕好好、成家、金洋、殷莱、田甜、工作人员若干

   


△毕好好绝望地挂断了通话。

殷莱:可能在地铁没听到,先别急,再等等看吧。

田甜:我可没你这么乐观。

△殷莱朝田甜使眼色,示意她不要说下去了。

殷莱:再去拿个号吧,可能一会儿他就来了。

△毕好好像点燃的爆竹一样拔地站起,大步朝前台走去。

△成家、金洋走进大厅,也走到了前台。

成家:您好,办单身证明,要个号。

毕好好:再来个号,我先到,给我。

△成家、金洋骤然与毕好好六目相对,毕好好的一头黑色羽毛格外显眼。

△金洋伸手就拔了一根下来。

毕好好生气地:你干嘛?变态!

金洋:到底谁比较变态啊,长得差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毕好好:招你们惹你们啦?

金洋:对了,你就惹我们了。

毕好好:莫名其妙。

成家斯文地:是这样的这位小姐,刚才你开着跑车溅了我们一身水,衣服都湿了呢。

毕好好:有这事?

△殷莱、田甜凑了过来。

△金洋从成家的口袋里掏出了那根黑色羽毛。

金洋:嘿,不认账?这根羽毛是不是你的?瞧瞧,这上面还有泥水呢,不信咱们就去交警队,让人家验验这上面的物质,跟你那豪车轮胎上的物质是不是一样一样的。

△殷莱与田甜对毕好好私语。

殷莱:刚才好像是有趟过水潭子。

△毕好好吃瘪。

毕好好:行,你们想怎么了结?

金洋:赔钱啊,我身上这身是名牌,省吃俭用三个月才买的,被溅得乱七八糟,闻着还有异味,说不定什么腐蚀性的化学物质,对了,还溅了我一脸,我有隐性、慢性毁容的危险,这得赔大钱。

△田甜叉腰瞥着金洋。

田甜:什么化学物质,写个化学公式出来给姐瞧瞧,我看你俩是组团来忽悠的吧?我可是记者,小心曝光你们!

金洋:嘿,吃瓜子磕出臭虫来,倒打一耙,什么人都有啊!

田甜:谁臭虫?谁臭虫?你三年不洗口,一张烂臭嘴。

办事人员:哎,哎,别吵别吵,到底还办不办事啦?

毕好好、成家等人异口同声:办!

办事人员:就剩一个号了,你们商量一下看给谁。

毕好好:我先来这儿的,给我。

金洋:是我们先站到这儿,也是我们先开口要的,凭什么给你啊?

毕好好:就凭我比你们站得近。

△毕好好比划着服务台与自己的距离。

成家:可是是我先开口要的,不信你问问这位服务台的大姐。

办事人员:是,是这位小伙子先开口的,再说你这位女同志,都拿了四五个号啦,也不见你办事,这不捣乱吗?

△殷莱扯了扯毕好好的衣角。

殷莱:要不就给他们吧。

毕好好激动地:殷莱你也觉得小杰不会来了是吗?这个日子是他自己选的,他为什么不来?

△成家与金洋都听出了端倪。

金洋:哦,被男人放鸽子啦?不跟你注册啦?我可真得恭喜那位兄弟了,脱离苦海啦。

毕好好:你再说一遍!

金洋:怎么的,想单挑我这一米八的魁梧大帅哥?来啊,咱们不打架,咱们和谐地比比力气!

△金洋双手一展,摆出了一个李小龙的经典pose。

△毕好好一步跨上,骤然一把抓住金洋的一只手,金洋快速反制钳住她左臂,好好一挣扎捏住金洋脖领子,两人推搡对顶着。

△殷莱与成家企图拦阻毕好好与金洋。

殷莱:这是人家办公的地方,不要闹了!

毕好好:不行!姐可不是软柿子!

成家:好男不跟女斗,算啦!

金洋:她可不是一般的女的,她是金刚母猩猩。

办事人员:你们再这样,我们只能报警了。

△成家使劲往他们中间挤着,企图分开他们。

成家:都放手。

金洋:她先放,我再放!

毕好好:凭什么呀?你先放。

成家:我数一二三,你们一起放!

△好好与金洋各怀鬼胎。

成家:一,二,三--------

△毕好好骤然提脚朝金洋脚背踩去,金洋快速抽空撤走。

△毕好好脚一崴,重心失去,朝成家身上压去,黑色唇印从成家的额头一路斜划到下巴,胸口的。

△特写:玉石蝴蝶别针正好滑进了成家的口袋中。

 


19.      

时间: 日     外   



场景:民政局—大院   

角色:毕好好、成家、金洋、殷莱、田甜

   


△毕好好、殷莱、田甜气吼吼地朝座驾走去。

金洋:喂,就这么溜了?我兄弟还受着伤呢,有点责任心行不行啊?

△毕好好骤然一个回头,黑着脸三步冲到成家跟前,随手夺过成家的手机。

△毕好好一通操作。

毕好好:本大小姐的手机号留给你,万一您老有个三长两短,随时来找我。

毕好好:姐姓毕,毕好好,必定保佑你好好的。

△毕好好将手机拍回给了成家,转身扬长而去。

金洋:这女人这脾气够臭的,难怪把男朋友都吓跑了。

成家:呵呵,还行。

金洋:行个啥?

成家:没啥。

 


20.      

时间: 日     外   



场景:公路----毕好好车上   

角色:毕好好、殷莱、田甜

   


△跑车飞驰路上。

△殷莱、田甜吓得紧紧抓着车门把手。

 


21.      

时间: 日     外   



场景:公路----小货车上   

角色:成家、金洋

   


△小货车行驶着。

△成家对着手机镜面不断地擦着脸上吻痕。

金洋:你现在的样子比加勒比海盗还酷。

成家:我发现你小子有时真的挺小心眼的,不就是溅了你几滴水吗,至于跟个女人着急上火还动手的吗?

金洋:那得看那些脏水是谁溅的,要是天仙溅的,就算是用桶泼的,我也笑脸相迎,我金洋是个视觉系高等动物,怪只怪她长得太抱歉。

成家:我觉得那女孩子长得应该不错,就是妆夸张了点。

金洋:就算脸好看,身材不行也白搭,她要是个波霸,她男朋友能甩了她,舍得吗?男人对女人的爱是建立在触觉上的。

成家:肤浅。

金洋鄙夷地:你一个男处男没有发言权。

 


22.     

时间: 日     外   



场景:大杂院   

角色:毕好好、殷莱、田甜、舞蹈人员甲

   


△跑车开入大杂院区。

△数个身着怪异衣衫的舞蹈演员从小胡同走出来。

△毕好好按下车窗。

毕好好:请问一下,畅畅歌舞团是这儿吗?

舞蹈人员甲:对。

毕好好:那您认识罗小杰吗?

舞蹈人员甲:威廉罗吗?

毕好好:对。

舞蹈人员甲:他住团里的,就在后面胡同。

毕好好:谢谢。

 


23.      

时间: 日     外   



场景:胡同   

角色:毕好好、殷莱、田甜

   


△毕好好、殷莱、田甜走入胡同口。

△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满是积水,头顶布满了横七竖八的晾衣线,五颜六色的衣服随风飘着,两侧是破旧的商铺,其中有一家卖冥纸、香烛的店铺正播着佛乐。

 


24.      

时间: 日     外   



场景:胡同口---宿舍   

角色:毕好好、殷莱、田甜

   


△三人走出胡同,来到一片空地。

△五六间破旧生锈的板房映入眼帘,每个板房上都有一个一米多高的小门,门上用漆涂写着号码。

田甜:什么破玩意歌舞团?走江湖的吧? 你第一次来这儿?心真够大的。

殷莱:罗小杰不是说他剧团是市级文艺团体吗?

田甜:市级?哪个市?菜市场的市吗?

△殷莱扯了扯田甜,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毕好好的眼梢看到一个板门生锈的板房,上头画着哥特风格的涂鸦,以及“William”英文字。

△毕好好有些忐忑,上前用力推了一下,一通嘎吱嘎吱响。

△特写:门内用一根铁丝缠着。

△毕好好双手一抬,标准跆拳道动作,“啊”的一声,单脚朝铁门踹去。

△铁门门板应声倒向屋内,扑起一团烟尘。

 


25.    

时间: 日     内   



场景:罗小杰宿舍内   

角色:毕好好、殷莱、田甜

   


△宿舍内狼藉一片,生活用品都已搬空,地板上凌乱地丢着纸屑、舞蹈服装的羽毛、晶片等物。

△毕好好一脸铁青。

△殷莱与田甜面面相觑,都沉默着。

△门外传来人声。

道具工(os):喂,什么人?别乱拿东西,这里的东西都团里的。

 


26.      

时间: 日     外   



场景:罗小杰宿舍—外   

角色:毕好好、殷莱、田甜、歌舞团道具工

   


△毕好好、殷莱、田甜走出门来。

△门外站着一个奇装异服的男人,肩上扛着一只塑胶狗。

田甜:你谁啊?

歌舞团道具工:我?道具,歌舞团的道具,你们谁啊?

田甜:我们是罗小杰的朋友,过来找他玩的,他人呢?

歌舞团道具工:走啦,不做啦。

田甜:不做了?去哪儿啦?什么时候走的?

歌舞团道具工:具体哪天走的不知道,前一阵小杰傍到富婆了,辞职享福去了,我要有他那福气,我也走人了,什么艺术,什么献身舞台,呸呸呸。

△三人脸如菜色,尤其是毕好好,整个人钉在了当地。

殷莱:你没弄错吧?他是有女朋友的呀,今天还约好注册结婚的。

歌舞团道具工:结婚?跟哪个结啊?跟那个富婆?我记得那富婆有老公啊。他女朋友太多,光我知道的就有三个,一个夜总会领班,背景复杂,他不敢交往得太深,怕被人砍成七八块,另一个是什么设计师----

△殷莱与田甜瞥了瞥毕好好,好好正忍怒着。

歌舞团道具工:听小杰说那女的身材飞机场,小型跑道的那种,假小子性子,坚持什么婚后性行为,不让小杰碰,小杰猜她没那方面兴趣,小杰也没多爱她,跟她交往指着她那个有钱爸爸,可前一阵才知道那女的家里关系复杂,根本分不到什么钱,小杰伤心死了。

△毕好好气得脸色苍白。

田甜:那第三个呢?

歌舞团道具工:第三个就是最近刚认识的那个富婆,人家有老公,只能玩地下恋,没多久呢,个把星期,我还见过的呢,胖啊,一个屁股能坐俩座位,小杰那小身板怎么受得住哦。可她贼有钱,喜欢捧小杰,把小杰当心肝儿一样宠,没见几回呢,就送了小杰一辆车,我们卖艺这行的,虚荣心是从娘肚子里带出来的,那女人算是捏准了小杰的七寸了。

△毕好好眼神中冒出阵阵寒意。

远处传来吆喝声:(os)狗呢?狗呢?狗在哪儿呢?

歌舞团道具工:狗在这儿呢,这儿,就来,就来---(走下)

△殷莱与田甜相互看了一眼,殷莱戳着田甜去宽慰毕好好。

田甜:别气了,那种垃圾配不上你,没跟他登记是老天有眼,要跟他结婚了,那才是倒大霉了呢!

殷莱:田甜说得对,这种男人丢了不可惜。

△毕好好强咬了一下唇角。

毕好好:我不难过,我难过什么呀?姐什么渣男没遇过?不就是不结婚嘛,不结就不结,没男人姐就不能活了?不就是遇到了个混蛋吗?姐就得伤心欲绝?姐就得要生要死了?我叫毕好好,必须好好,必须,必须好好!

△毕好好仰着坚韧的脸颊,不让眼泪掉落,殷莱、田甜沉默相陪着。

△毕好好悲愤地撸了一把眼泪,妆容瞬间糊了,成了大花猫。

毕好好:你们在这儿等我,我一会就回来。

△说罢毕好好朝外跑了出去,留下一脸迷惘的殷莱与田甜。

 


27.    

时间: 日     外   



场景:香烛店铺   

角色:毕好好、店铺主人

   


△一脸花猫样的毕好好胡乱抓着不同品种的冥纸,抓了一个一米高的纸人,抓起毛笔,在纸人上写下“罗小杰”三字草书。

 


28.      

时间: 日     外   



场景:罗小杰宿舍外   

角色:毕好好、殷莱、田甜

   


△冥纸在宿舍门口燃起。

毕好好:帮我使劲骂,骂死他。

田甜:行,我来!罗小杰你个混球,咒你下地狱,下十八层地狱,不带电梯,摔你个稀巴烂,全身骨头碎成豆腐渣!

殷莱:罗小杰,你为什么要骗我们家好好,你太过分了!

田甜:你骂得也太斯文了。

殷莱为难地:我不会骂人。

△毕好好拽着贴着“罗小杰”三字的纸人抡地上。

毕好好咒骂着:我咒你个王八蛋罗小杰,喝水呛死、走路摔死、吃豆腐噎死、喝鱼汤被刺叉死、吞口牛奶被毒死,咒你个王八羔子今生今世没票子没车子没房子没妻子没儿子-----  

△满地碎屑飞扬。

△毕好好大口喘息着瘫坐地上,沉默着。

△骤然的毕好好抽泣了起来,随即放声大哭。

毕好好:姐又失恋了-----

△余声回响天际,孤雁单飞。

 


29.      

时间: 日     外   



场景:花鸟市场---一组镜头   

角色:成家、金洋

   


△成家在卖鱼摊位前挑选着各中鱼粮、龟粮,非常仔细地筛选着。

△金洋兴趣寡淡地尾随着,打着哈欠。

△成家又走到卖植物的摊位,选了几株万年青、富贵竹、水培铜钱草等。

△降格镜:两人穿梭在市场,来回逛着、选着。

△天边的天色从傍晚渐变至黑夜。

 


30.      

时间: 夜     外   



场景:花鸟市场外---车上   

角色:成家、金洋

   


△成家、金洋登上车。

△成家将两大购物袋放置在座位后,蓦然觉得有硬物戳到了自己,伸手摸口袋。

△特写: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玉石蝴蝶别针。

 


31.      

时间: 夜     外   



场景:大杂院   

角色: 毕好好、殷莱、田甜

   


△毕好好将身上的行头一一拽了下来,从车里拿出几张湿纸巾,胡乱擦了一把脸,露出了清爽的面容。

△毕好好坐上了自己的车。

殷莱关切地:我看你还是别去了吧。

田甜:去了肯定一顿吵。

毕好好:不会的,怎么说也是他五十五的大寿,我有分寸,只要他不吵,我肯定也不吵。你们一会叫滴滴回去,我给你们报销。

田甜:不用,让我在你们那儿蹭住几天就行。

毕好好:反正你那猪窝还在,想住几天都行。

△田甜做了个OK的手势。

殷莱:到了发条微信给我。

△毕好好点点头,启动了车,朝远处驶去。

 


32.      

时间: 夜     外   



场景:公路   

角色: 毕好好

   


△跑车行驶在夜色中。

△毕好好有些晃神,险些儿蹭到前面的车尾。

△此时来了一通手机声,让她清醒了些许。

毕好好接通蓝牙:喂----

成家os:你好,我是那个谁,那个被你踩了一脚的那个-----

毕好好:哦,什么事?不会这会儿就并发症了吧?

 


33.      

时间: 夜     外   



场景:公路路口---车上   

角色:成家、金洋

   


△金洋将小货车缓缓停靠在“启明儿童培训班”的门口。

成家:没有,我是想问你是不是掉了个蝴蝶别针?

 


34.      

时间: 夜     外   



场景:大杂院   

角色: 毕好好、殷莱、田甜

   


△毕好好忙瞥了一眼胸口,发现胸针果然不见了。

毕好好:对,是不见了,在你那儿?

 


35.    

时间: 夜     外   



场景:公路路口---车上   

角色:成家、金洋

   


成家:是啊,掉我口袋里了,方便的话过来拿一下,我现在在启东西路的“启明儿童培训班”门口,要不方便的话,你可以告诉我地址,我叫快递给你寄过去。

 


36.      

时间: 夜     外   



场景:大杂院   

角色: 毕好好、殷莱、田甜

   


毕好好:我过来拿,正好顺路,一会就到,十来分钟吧。

成家os:好。

△毕好好挂断手机,加大了油门。

 


37.      

时间: 夜    外   



场景: 公路—小街口   

角色:成家、金洋

   


△金洋扛着一个木制储物柜从走道口出来,成家忙下车搭了一把手。

△两人将柜子放在车后一侧。

金洋:这个最大,放最外头,你搬的时候当心,一侧有钉子,别扎着手。

成家:行。

△金洋转身又朝走道深处走去。

 


38.      

时间: 夜    外   



场景: 公路—十字路口   

角色:毕好好

   


△路上塞满了车辆。

△车内,毕好好焦急地等待着,看看手表,已是七点半。

△毕好好调出导航仪。

△特写导航仪:显示有两条道通往“启明儿童培训班”,其中有一条羊肠小道。

△一侧绿灯亮起,毕好好果断左转,开入了小道。

 


39.      

时间: 夜    外   



场景:公路杂景—小街口/跑车上   

角色:毕好好、成家

   


△毕好好朝两边看着招牌,手机铃声响起。

△毕好好开启蓝牙听了一会,脸上有些不耐烦的表情。

毕好好:说好下周五交的,怎么变下周一?白总,不能这样啊,您有计划,我也有计划,我这个日程安排老早就跟您说过的啊,您也同意的啊-----不行,我没办法,最快下周四-----

△一脸不耐烦的毕好好突然眼角一惊。

△主观视线:数米之外惊现储物柜。

△毕好好急打方向盘。

△跑车避闪不及,车轮碾过了储物柜,几块板子翻滚着卷入车轮下,一排长钉直直插进汽车轮胎。

△跑车停了下来。毕好好心有余悸地深呼吸,气愤地推车门下来。

毕好好:哪个缺德的把东西扔大马路上?有没有公德心啊?瞧把我车弄什么样啦?人呢?有本事学土行孙钻地洞,这辈子别让我找着你。

△毕好好绕到了小货车车尾,察觉前方有人影。

△毕好好视线:一个人影瘫坐在地上,双手捂着左小腿。

毕好好:是你的车吧?赔钱,我那是进口跑车,一个轮胎好几千呢,喂,装哑巴?说话-----

△毕好好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朝成家照去,马上认出了成家,忙转身用手机往四下一照,看到了“启明儿童培训班”的招牌。

毕好好:那柜子是你放那儿的?别以为装得可怜巴巴的,我就不问你索赔!瞧见没,车胎废了,漆掉了,看在你主动想着要还我蝴蝶针的份上,给你打个折好了,八五折,心慈手软菩萨价。

△成家有些呻吟,毕好好发觉异样。

毕好好:我没碰你,你可别学人家演什么碰瓷啊,最多我不让你赔了,别猪八戒耍大耙反过来讹我一把!

成家呻吟着:我----我的腿------

△毕好好忙用电筒照了照他的小腿。

△主观视线:鲜血正从捂着小腿的五指间流淌着。

毕好好紧张了起来:怎么流血啦?

成家:你那车----碾---碾过----

毕好好急了:什么?碾你小腿啦?那不早成火腿片了,你还有力气嘚吧嘚睁眼说瞎话啊?

成家:是---是碾过柜子,那上头有钉子,扎进我腿里了!

△毕好好忙凑上前查看。

毕好好:那赶紧得去医院,耽误了感染了事情可就大了,走,我送你去吧,我车开不了了,开你车去吧。

△成家点点头。

毕好好张开了双臂:搭我肩膀上,缩缩骨,别都沉我身上啊----

成家:你这是要干什么?

毕好好:抱你上车啊,难不成你自己飞上车去,当自己插翅膀的小天使?有你这么壮的小天使吗?来吧。

△成家很尴尬。

毕好好:不好意思?一团黑的,谁看见啊,别磨叽了,想流干血当木乃伊呀?快点吧,来吧!

△成家半推半就地搭着毕好好的手腕。

成家:你行吗?我挺沉的。

毕好好自信一笑:姐有的是力量。

△说罢毕好好一把将成家抱了起来。

 


40.           

时间: 夜   外   



场景: 帝都大酒店门口   

角色:客人

   


△酒店外人来人往。

△店门一侧放置着“毕国良先生五十五大寿  二楼左转”的led指示牌,四周摆放着客人送的大花篮。

 


41.        

时间: 夜  内   



场景: 帝都大酒店----包间外   

角色:高小曼

   


△高小曼靠在包间外的栏杆处吹着风,随意瞥了一眼包间。

△主观视线:包厢内布置着豪华酒席位,客人们正推杯换盏。

 


42.       

时间: 夜  内   



场景: 帝都大酒店----包间内   

角色: 毕国良、邱艳玲、李助理、汪事黎、其他若干客人

   


△服务生端上了文房四宝,并撑开一张烫金红纸。

邱艳玲:那我就献丑了。

客人甲:毕夫人客气,我等拭目以待。

△邱艳玲提过毛笔,在红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繁体“寿”字,又在“寿”字旁提上了一句“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的行书。

众人鼓掌,杂声称赞:好字、好字啊!

△邱艳玲对毕国良娇嗔一笑。

邱艳玲:送你的寿礼,礼轻情义重。

毕国良:谢谢你,艳玲。

汪事黎:国良兄有福气啊,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毕国良欣慰地点头。邱艳玲端起酒杯。

邱艳玲:谢谢各位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国良的生日宴,我与国良都感到十分荣幸。岁月悠悠,这一眨眼国良也已经五十五了,我也半百了,还记得当年我们第一次牵手,是在三十多年前了,上山下乡,手拉手上了同一辆卡车,去了遥远的三袋谷-----

 


43.        

时间: 夜  内   



场景: 帝都大酒店----包间外   

角色:高小曼、孟露露

   


△高小曼将视线从包间移到了楼外的繁华世界。

△端着酒杯的孟露露走到高小曼身边。

孟露露:小曼,你妈跟你继父不是结婚才三年吗?怎么还有那么一段旧历史啊?

高小曼:我妈的情事多得连她自己都数不过来呢,谁知道哪段真哪段假,你就当听故事好了。

△孟露露点点头,趴在窗口看着户外景。

孟露露:看来毕好好是不会来了。

高小曼:怎么?你还盼着她来呀?

孟露露:有点,想看戏。

△两人相对一笑。

 


44.      

时间:夜  内   



场景:医院---手术室内   

角色:成家

   


△手术灯光聚焦在伤腿上。

△手术台上的成家眼神平和。

 


45.      

时间:夜  外   



场景:公路—小街口---   

角色:金洋

   


△金洋扛着储物柜从走道出来。

金洋:老胡非拉着我胡神侃吹,你没等得发疯吧?(抬头一看)哎!车呢?人呢?成家----成家-----

△金洋忙放下柜子,用手机手电照了一下四下,发现地上血渍。

金洋:不是吧?劫车又劫色? 那也应该劫我啊!

△金洋忙掏出了手机,调出联系人。

 


46.      

时间:夜  内   



场景:医院—手术室外   

角色:毕好好

   


△收纳盒里成家手机响起。

△坐等着的毕好好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了起来。

金洋os:哪家蜘蛛精这么饥不择食,把你抓盘丝洞去啦?

△毕好好没听出是金洋的声音。

毕好好:你是机主的朋友?

 


47.      

时间:夜  外   



场景:公路—小街口---   

角色:毕好好、成家

   


金洋诧异地:你谁啊?成家呢?

 


48.      

时间:夜  内   



场景:医院—手术室外   

角色:毕好好,成家,护士,医生

   


毕好好:他现在在医院,在综合医院-----没大事,小伤,你一会过来接他吧 ----嗯,好-----

△毕好好收了手机,微舒了一口气,又看了看手表,脸上难掩焦急神色。

△手术室门的指示灯熄灭了。

△大夫从手术室走出来,毕好好急忙迎上去。

毕好好:大夫,怎么样?

大夫:没什么事,休息个把星期就行了。

毕好好松了口气:谢谢。

△护士小姐推着成家走出手术室。

成家:你还在啊?

毕好好:我当然得在啦,不管刚才谁对谁错,总归是你流血受伤了,我怎么的也得留下来,等你做完手术啊。

成家:其实这事怪我自己不好,不该把柜子搁半道上。

毕好好:没错,把我车胎都毁了,扎了七八个孔呢,一个轮子好几千呢。

成家:真的要好几千啊?

毕好好:当然真的,不过不用你赔啦,我有保险,已经叫人拖去修了-----(递还手机),你朋友刚才打进来,我跟他说了大致的情况,一会他就到了,我就不陪你了,我还有急事呢。

成家:好,你忙去吧,谢谢你。

毕好好:别客气,那我走啦,bye。

△毕好好正要转身走。

成家:等一下----(掏出蝴蝶针)这个别忘了----

毕好好接过:对,谢啦,再见。

成家:再见。

△毕好好朝他露了个笑脸,转身走。

△成家有点留恋。

成家:我叫成家,成家立业的成家,不过我还没成家。

△毕好好没有回头,只是抬起手挥了挥。

△看着毕好好远去的背影,成家心情复杂。

 


49.      

时间:夜  外   



场景:公路   

角色:毕好好、司机

   


△毕好好四下等着出租车。

△连续过去三辆“有客”后,终于来了一辆空车。

△毕好好上车。

毕好好:师傅,帝都大酒店。

 


50.      

时间:夜  外   



场景:公路---出租车上   

角色:毕好好、司机

   


△出租车徐徐行驶在车流密集的路上,一会停、一会开。

毕好好焦急地:麻烦再快点。

司机:就这路况,我想快也快不起来啊,昨天也这个路段,堵了四小时,膀胱炎都快被憋出来了。

毕好好:那停车吧。

△毕好好用手机扫付了车费,推车门下车。

 


51.      

时间:夜  外   



场景:公路   

角色:毕好好

   


△毕好好穿过拥堵着的车流,跑向一侧人行道,开始朝帝都大酒店大步奔去,车流、行人、树木、建筑一一被好好甩在身后。

 


52.         

时间: 夜   内   



场景: 帝都大酒店----包间内   

角色: 毕国良、邱艳玲、高小曼、李助理、汪事黎、孟露露、刘财务、其他若干客人

   


△颇有心事的毕国良满上了三杯白酒。

毕国良:汪总,我也敬您三杯,公司的将来靠您啦。

△汪事黎迷迷糊糊站起。

汪事黎:客气,客气,是我该感谢毕总,咱们互惠互利,还有艳玲,谢谢艳玲牵线,我代表我们鸿汇投资公司感谢你们夫妻。

邱艳玲:可别这么说,是我们仰仗着您呢。

汪事黎:老朋友了,别跟我客气----(醉意熏熏看向刘财务)刘小姐,来,我也敬你一杯,我们合作愉快----

△刘财务站起微微一笑,小喝了一口,显得格外谨慎。

 


53.            

时间: 夜   内   



场景: 帝都大酒店----包间外   

角色:邱艳玲、高小曼、孟露露

   


△高小曼撩了一下孟露露发丝。

高小曼:你脖子空了点,回头我把那条泰国珍珠链子送你吧,还有一套旗袍,都挺配你的。

孟露露高兴地:谢谢你小曼。

△这时邱艳玲走到了她们身边。

邱艳玲:风也吹够了吧?该进去了。

△邱艳玲将一个精美的礼品盒塞进了小曼手里。

邱艳玲:他平时也没亏待你,别不知分寸。

△高小曼勉强地同意,随着母亲走入包间。

 


54.                 

时间: 夜   外   



场景: 帝都大酒店----外   

角色: 毕好好

   


△毕好好气虚喘喘跑到了帝都大酒店门口,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指示LED灯光依旧闪烁着。

△毕好好长舒了一口气,拿出梳妆镜整了一下仪容,然后朝里走去。

 


55.    

时间: 夜   内   



场景: 帝都大酒店----包间内外   

角色: 毕好好、毕国良、邱艳玲、高小曼、李助理、汪事黎、孟露露、刘财务、其他若干客人

   


△毕国良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表,面有遗憾之色。

△笑容可掬的邱艳玲将高小曼拉到毕国良身侧。

邱艳玲:国良,小曼有礼物送你呢。

△高小曼配合着母亲递上淡淡一笑,并献上了礼盒。

高小曼: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happy birthday。

毕国良笑着点点头:谢谢小曼。

汪事黎:毕总,这位是您的千金吧?标致靓丽,长得跟您真像!

△在座部分人有些尴尬,但都不敢言语。

汪事黎似乎有点明白过来:呃----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毕国良爽朗一笑。

毕国良:汪总您没说错,小曼就是我毕国良的女儿,亲女儿,我毕国只有小曼一个女儿。

△刚来到门外的毕好好骤然一怔。

邱艳玲高兴地撺掇着:小曼,叫爸爸。

△高小曼有点不情愿。邱艳玲贴近高小曼,使了一个眼色。

高小曼小声地:爸-----

毕国良:好,好,今天我真是太高兴了,五十五岁寿辰,女儿夫人在一侧,家和万事兴、有女万事足,来,我干三大杯----

△毕国良咕连喝三大杯,邱艳玲、高小曼及众人纷纷举杯陪饮,气氛一派欢腾。

△门外,毕好好颤抖着双唇,默默转身离开。

 


56,

时间:夜  外   



场景: 公路   

角色: 毕好好、路人

   


△夜色朦胧,霓虹闪耀。

△毕好好走在茫茫路上,两厢的热闹繁华将她淹没。

△毕好好对着马路骤然声嘶力竭大喊,路人纷纷朝她侧目。

△毕好好凄凉地仰望星空。

△360旋转镜,晕眩感渐生。

△毕好好背靠栏杆蹲坐在地,放声大哭。

 



编剧:元莱

手机号:15895468863

邮箱: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