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月(第七集-上) (2人评价)


悦♥月第七集剧本

 


S:7-1   

时:日   

景:杂景   



人:路宬封、路宬砚、雳鹰、霄鹰、涂将军、副将、北帕士兵×2、环境人物  


  △片头结束

  △边塞境地夜景,时间渐渐从夜转白

  △中原城门清晨景,天色尚未完全明亮,晨雾朦胧,城门悄悄开启,雳鹰、霄鹰骑马出城,快速急奔,往与北帕营地相反方向,向南而去

  △不远处,隐藏探查的北帕士兵B听见马蹄,看见雳鹰、霄鹰离开,赶紧摇醒身边睡中的北兵A,示意他赶紧向北帕营地方向离开

  △时间稍后

  △城门日景,北兵B乔装成中原百姓,观望时机,想要通过盘查关口进城

  △中原士兵正要盘查北兵B身份,被走来的宬砚喊走,背对着城门关口听宬砚交代事情

  △北兵B见机,赶紧混在人群中,进入城门

  △边塞境地黄昏景,北兵B在城中走动,见一个中原士兵在馒头摊子买东西,正在和摊贩闲聊,故意靠近,暗中偷听

  △边塞境地夜景,宬砚、副将黑衣着装,隐密出城,步行离开,时间再次从夜转白

  △中原城门日景,北兵B出城,直接向北帕营地方向离去

  △练兵场上,宬封、涂将军等待,士兵全副武装,整齐列队,态度严肃,全然沉默无声

  △双鹰长鸣划破寂静,从山谷上空飞出,飞过城楼

  △练兵场上,宬封听见双鹰声音,吹响短哨声,告知所在位置,召回双鹰

  △双鹰停在宬封手臂、肩膀上

  △宬封神情转为明了,放飞双鹰,面对涂将军行礼,请求应允

  △涂将军点头允许

  △宬封对着传令兵,坚定威武,发号施令

宬封:传令,关城!撤卫!

传令兵:得令!

 


S:7-2   

时:日   

景:穆特营帐   



人:穆特、北帕士兵A、B   


  △穆特营帐内日景

  △穆特正在看信,随着目光在信件内容中移动,神情逐渐转为气愤,最后直接弃置一旁

穆特:催催催,就知道催,这仗要是这么好打,你们自己王院里不早就来抢了,怎么还肯交给外人,要不是西羑尽是些贪图享乐的窝囊废得势,我至于在这里听你的威胁恐吓。

  △营帐外,传来北兵B声音

北兵BOS:报!

穆特:进来。

  △北兵B跑进营帐,向穆特报告

北兵B:报告穆军领,中原情势有变。

穆特:说。

北兵B:属下得穆军领命令,伪装中原百姓进入中原城内,从一个中原士兵说漏的消息里知道,中原朝廷已向南兀部族借兵,预计这几天就会进城。

穆特:向南兀部族借兵!该死,原来前几天成封的亲信出城是为了带路!

  △穆特震惊,神情忧心

穆特:仔细想想,消息里有没有透露,南兀军队来了多少?会从何处进城?以何种方式进城?

北兵B:没有,这人知道的不多,属下不敢耽误,只得赶紧来报。

穆特:也是,就一个士兵能知道多少,中原城楼目前只有成封、成砚戍守就已经久攻不下,再来一支南兀军队,这就更棘手了,虽然听说现在南兀成旗军已经散了,但毕竟还是同族,一旦让他们和南兀军队会合,这场仗铁定更麻烦,成封的亲信出城带路就表示,中原皇帝虽向南兀借兵,但两方都得防着彼此中途变了主意,中原不能引狼入室,南兀不能损了自己的兵将,这样南兀军队只会走外道进城,不能让南兀军队进城,你再去盯紧中原动静,一支军队要进城不可能毫无声响,中原城楼不可能没有动作,看见什么异样,不管大小,赶紧来报。

北兵B:是。

  △北兵B正要外出,营帐外传来北兵A声音

北兵AOS:报!

穆特:进来。

  △北兵A跑进营帐,向穆特报告

北兵A:穆军领,属下再探中原,刚才发现中原城楼有动静。

穆特:说。

北兵A:中原刚才忽然城门紧闭,城楼上完全不见守卫。

穆特:成封、成砚这对兄弟就没有新把戏了吗?又要虚张声势,之前咱们已经打得中原没有喘息余力,险些就能拿下城楼,成封为了让我怀疑城里有埋伏,不敢贸然进城,已经用过这招了,撤卫的目的就是想让我以为城中有万全准备,又得紧闭城门防止我真的攻城,如果真有万全之策,哪还需要向南兀借兵?看来南兀军队就是现在要进城,忽然撤卫关城,就是怕我在这个时候攻城,哼,我不会再上当了,传令整军,进攻中原,直接撞开城门,一举得胜!

北兵A、B:是!

 


S:7-3   

时:日   

景:杂景   



人:路宬封、路宬砚、雳鹰、霄鹰、涂将军、副将、穆特、北帕军队、成旗军   


  △中原城楼日景,城门紧闭,城门外空无一人,城楼上已不见任何守卫,全城无声寂静

  △中原城楼、北帕营地中间的山谷处

  △穆特率领北帕军队而来,来势汹汹,一副志在必得模样,行经山谷

  △中原城楼城门后

  △宬封、涂将军全副战甲着身,宬封手持红缨长枪,率领着中原军队,于城门后等待,全体肃然静默,不敢作声

  △山谷间

  △穆特与北帕军队即将完全从山谷通过,来到山谷两侧地势最狭隘处,前方已见中原城楼

  △隐匿暗处,突然传来宬砚的声音

宬砚OS:击鼓!

  △中原城楼城门后

  △远方传来搥击战鼓声音,鼓边两声,鼓面一声

  △宬封听见,判断

宬封:(低声)断!

  △与此同时,山谷间

  △穆特听见突来的鼓声,警觉,停下行动,四处探看环境

  △一侧山谷的高坡上,宬砚、霄鹰、副将露面

  △对面山谷高坡上,雳鹰露面,吹响口哨

  △马匹从山谷前方隐藏的两侧分别跑出

  △雳鹰、霄鹰从两侧山谷高坡上同时跃下,雳鹰将粗绳甩给霄鹰,霄鹰接住,两人拉紧粗绳

  △空中,粗绳甩动中,些许菜油被甩出

  △雳鹰、霄鹰将粗绳从北帕军队中间切下,一起将两端绳圈套在奔跑的马上,动作一气呵成,马匹与北帕军队呈现反方向,急速奔跑

  △山谷上,宬砚看见,取箭,箭矢捆着棉布,有火燃烧,立刻搭箭拉弓,果断射出

  △带火的箭矢精准划过粗绳,粗绳随即着火,加上马匹奔跑,强大的拉力和燃烧的火势,直接将北帕军队切成两拨,后面一拨已经被逼着退回山谷中,穆特所在的前面一拨仍被留在原地

  △穆特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尚且反应不及

  △中原城楼城门后

  △远方再次传来击鼓声音,鼓面两声,鼓边一声

宬封:(低声)攻!

  △山谷间

成旗军:杀!

  △成旗军从山壁后现身,人数虽少于后面一拨的北帕军队,却无所畏惧,直接攻向后面一拨的北帕军队

  △山谷上,宬砚望着北帕军队已经陷入混乱

穆特:成旗军!难道成封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们进城会合!

  △穆特发现中计,回过神后,想率军回头救援

宬砚:(号令)合!

  △中原城楼城门后

  △远方第三次传来击鼓声音,鼓面两声,最后鼓棍一起重重落在鼓面上

宬封:(号令军队)出城!

中原军队:喝!

  △中原城楼城门大开,宬封、涂将军率中原军队出城,攻向穆特

  △穆特眼见前方中原军队已经来攻,只得被迫放弃救援后面一拨自己的军队,以剩下的前面一半军队与中原军队对战

  △宬封奋勇利落杀出前路,专注只攻穆特,两人交手厮杀,宬封招招针对穆特要害攻击,想要他一枪毙命,穆特奋力抵抗

  △北帕军队前面一半军队人数不敌中原军队,渐渐死伤一片

  △穆特无人可以救援,最后精疲力竭,不敌宬封攻势,被宬封的长枪一扫,摔下马匹

  △宬封见状,举起长枪,对准穆特要害稳狠刺下

  △眼看穆特就要死在宬封枪下,长枪却意外被涂将军挡偏,落在穆特身旁

  △宬封不甘心,想要再补一枪,使劲想要拔起地上长枪

  △涂将军阻止

涂将军:路校尉,不能杀他!

  △宬封见复仇受阻,态度激动,顾不及军级尊长,不客气的对涂将军吼道

宬封:放手!

涂将军:不能杀他!

宬封:但是我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杀他!

涂将军:别冲动!

宬封:十年,我为了这一刻已经整整等了十年时间,不杀他,我如何去见因他枉死的妻儿,(对涂将军吼道)放手,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涂将军依旧不肯放手

宬封:(警告)别以为我只是随便说说。

涂将军:我相信你并非只是戏言,你甚至敢为此取我性命。

宬封:既然知道,还不放手!

涂将军:路校尉,你与他曾有私仇,此仇势必不共戴天,才会让你穷追不舍,这点我心里有数,我也清楚你与路军医此前并非只是一般寻常百姓,所以当我知道你此行的目的在他之后,就算是为了报私仇,只要能够退敌,我不忌讳让你统领军队,但此刻你真的不能杀他,现在你给他一剑,心头之恨得报,固然痛快,北帕部族却为此丢了面子,愤慨激昂,将来如何议和?两方若要议和,就必须留着人质,包括他,这场仗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再打下去,民不聊生。

  △此时,远方第四次传来击鼓声音,鼓棍击打鼓面,连续不断

  △宬封看着穆特,忆起闵纱月马车中自尽模样,神情万般不甘心

涂将军:民生社稷、私人恩怨,请你权衡,两者孰轻孰重?唯有止战,才能和平安稳,百姓才能有活路,不只是为了城中男女老幼,也为了全国百姓,我请你忍下这口气。

  △宬封望着涂将军的诚挚,被迫必须放弃,高举长枪,对着城楼上喊道

宬封:击鼓!

  △隐藏在城楼上的人听见现身,看见宬封动作

宬封:胜!

  △城楼的人连续击鼓,回应远方,此处亦是战胜

  △中原士兵俘虏穆特和几名重要军职阶级,捆绑压制带走

 


S:7-4   

时:日

景:城门外   



人:路宬封、路宬砚、雳鹰、霄鹰、涂将军、副将、成旗军领、成旗军   


  △时间稍后

  △涂将军、宬封领军,中原军队队伍整齐,站在城门外恭候

  △前方,副将居中,宬砚、成旗军领在副将两侧,带领雳鹰、霄鹰、成旗军整队前进,抵达城门外

  △成旗军领直觉反应想向宬封行军礼,被身旁的雳鹰暗中阻止

  △中原军队先向成旗军行军礼致谢

  △成旗军持长枪齐声顿地,动作整齐画一,回礼致意

 


S:7-5   

时:夜   

景:山谷   



人:路宬封、路宬砚、雳鹰、霄鹰、成旗军   


  △时间稍后

  △中原城楼、北帕营地中间的山谷处夜景

  △成旗军已然扎营完成,点起冓火

  △成旗军领率领着成旗军整队,等待着来者

  △宬封、宬砚、雳鹰、霄鹰走来,宬封、宬砚走向成旗军,雳鹰、霄鹰飞跃上树观望,看守四周

  △成旗军领率军队向宬封、宬砚行礼

成旗军:军领、副领!

  △宬封、宬砚望着队伍里一个个熟悉面孔,神情欣慰

宬封:都来了。

成旗军领:是,弟兄们听说军领有难,个个都想相助,所以能来的都来了。

宬封:是怎么听说的?

成旗军领:中原朝廷派九王爷亲自到了部族,向王上商讨借调援军、助战退敌一事,与王上言谈中,意外泄漏军领、副领也在中原军中,甚至曾经因战重伤,中原久战不胜,王上权衡利害,知道一旦中原战败,干系部族安危,所以此役非助中原得胜不可,便召集成旗旧部,询问有谁愿来相助,除了些年老已退的,还有些家里老的太老,小的太小,实在绊住走不了的,能来的都来了,王上不愿我们在来的路上多担风险,所以下令走外道,虽然王上说军领与副领若知道我们来了,自会想办法接应,可是半道上还是愁着该怎么进城会合,没想到这时雳鹰、霄鹰就来了,让我们到这山谷与副领会合,听副领指示行动。

宬封:不进城楼也是王令?

成旗军:是,王上说中原战乱已久,势必隐藏内乱,成旗军只为相助止战,不多担其它干系。

宬封:这些年可有人受我连累?

成旗军领:请军领放心,没有这事,自从军领、副领走后,王上便把南兀所有军队收为亲卫,将原成旗军、俨旗军、王院亲卫的人完全打散,重新分编支队,至此之后不再有别。

宬封:王上会这么做是为了你们,如此一来,所有人的存在就不再有谁特别,你们也不会有人因我受人冷眼相待,临行前,王上可有交代什么话?

成旗军领:王上只说「因为他在,本王放心让你们去,全都平安归来,绝不无谓牺牲,当然,交代的这几句话只是多余,他会比本王更看重你们的生命」。

  △宬封听见,忆起故人,因被了解而笑

 


S:7-6   

时:夜   

景:牢狱   



人:路宬封、路宬砚、穆特、环境人物   


  △中原牢狱夜景

  △牢中关押着北帕俘虏,穆特也在其中,单独关押

  △牢外有几名士兵看守,士兵无意中抬头看见,对着入口喊道

士兵:路校尉!

  △宬封神情阴郁,拿着长剑走进,也不管士兵反应,径自走向关押穆特的位置,对身后士兵命令道

宬封:开门。

士兵:(犹豫)路校尉,万一他……

宬封:他逃不了。

士兵:(迟疑)可是……

宬封:(吼道)开门!

  △士兵没办法,只得打开牢门

  △宬封走进牢中,看着穆特

  △穆特即使被关押着,态度依然桀傲,看见宬封手中长剑,明白他的来意

穆特:怎么?想杀我?

宬封:不该死吗?

穆特:你难道忘了,她是自尽死的,本来有机会可以活,却自己寻死,与我什么相干?

宬封:与你什么相干?原来我们夫妻恩爱,本可一生相守,若不是你们心存不轨,她何至于此?,若不是你们设局逼迫,又怎会一尸两命?若不是你们,现在我和她该是儿女围绕,一家和乐。

穆特:其实如果认真追究责任,说起因由,祸首不该是你和夔俨吗?

宬封:我和夔俨?

穆特:难道不是?当初如果你和夔俨还有点身为人臣的自觉,别这么傲骨难驯,让人号令不动,觉得自己颜面尽失,他又何必与我这个外人连手共创大业?他既要我为他卖命,我只不过提出自己卖命的代价,怎么?这个女人就这么好?好到值得你为她叛上弒君还不够?还要为她记仇十年,死追着我不放?

宬封:不够,少一个就是不够,不过没关系,虽然晚了十年,这一刻终归还是到了,很快的,我会亲自押着你这个罪人去向他们谢罪,然后我们一家就可以天伦再聚。

  △穆特不以为意,张狂的笑,刺激宬封

穆特:你以为现在的我怕死?北帕与中原之战究竟与你什么相干?非要豁命和我耗着,让我落败至此。

宬封:咎由自取。

穆特: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杀了我,来日就会是我让你没命,对于北帕部族来说,一个战败无用的外人,就是一颗随手可弃的棋子,一点价值都没有,既然西羑、北帕我都回不去了,一辈子憋屈,跟死了有什么两样?来呀!动手!不过真可惜,我现在实在后悔,当初竟然听信她的拖延之词,让她有机会自尽,怎么没在南兀直接办了她,让她好好活着,让你看着她就想到自己无能,再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成军领的女人已经被别人弄脏了,让你后半辈子活得无比窝囊!

  △宬封听见穆特对闵纱月轻贱的言词,盛怒

宬封:污言秽语。

  △宬封长剑出鞘,发狠直刺穆特,却被人惊险阻止,抬头看见竟是宬砚

宬砚:涂将军找不着你,来医房询问你的行踪,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

宬封:连你也要阻止我?

宬砚:这个仇,只怕当真报不了了,北帕部族王院来了消息,请求赔偿议和,自此不再侵略中原边境,中原朝廷就盼着议和,将来为了展示我方善意,势必要交回这些人,少一个都不行,涂将军还等着你商量如何向朝廷奏报议和之事。

宬封:该怎么向朝廷奏报是他的事,难道还要我教他。

宬砚:没有得到你一句「不杀」的准话,他提心吊胆,这份奏折实在难写。

  △穆特得意的笑

穆特:成封,记着我的话,今天你要是不杀我,明日就是我取你性命。

  △宬封看着穆特得意的神态,自己却对他莫可奈何,强忍不甘心,再次被迫放弃,对着宬砚怒道

宬封:不写最好。

  △宬封不愿答应,直接离开牢狱

 


S:7-7   

时:夜/日   

景:街景   



人:路宬封、路宬砚、环境人物   


  △中原城楼夜景,宬封坐在房顶上,静默看着底下空无一人的街上

  △寂静的夜里,只能听见打更的声音

  △时间渐渐从黑夜转为清晨

  △城楼内逐渐形成街景,百姓来往添补物货,摊贩做着小生意,开始一天的日常生活,祥和平静

  △宬封看着街上市井景象,陷入苦思,神色犹豫

  △宬砚施展轻功,飞跃而来,在他身边坐下,看着街景

宬砚:终于可以不用再担惊受怕了,这幅画面确实挺好看的,宁静祥和,夜里可以安心入睡,白天可以凭己之力劳动养家,或是禾锄务农,指望来年收成,或是做点小本生意,一分一毫慢慢积攒,如此平凡简单的生活,却因为别人的野心,多年来求之不得……

  △宬砚望着宬封

宬封:后面那一句怎么不说了?

宬砚:你自己心里明白,何须我再多嘴。

宬封:当初,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才会引来野心者的猜忌,被迫必须遭遇这些事?

宬砚:不就是为了眼前这幅平凡无奇的画面,这样的平淡,不仅对这个城楼内的百姓是个奢求,对当初的族人亦是,成旗军和俨旗军不正是不愿族人再流血牺牲,只为了替他去求那毫无意义的开疆扩土,才让他猜忌你和夔俨有二心,为了巩固自己的权位,引来外鬼,给了穆特可趁之机。

宬封:眼前如此平凡简单的生活,因为别人的野心,多年来求之不得,如今好不容易得了,或许还要因为别人的私心,战事再起。

宬砚:坚持十年,最后还得眼睁睁的看他逍遥离开,心里滋味确实艰涩难忍,但是再这样下去,百姓当真会民不聊生,军队再添更多死伤,这必非我们当初来此的本意。

  △宬封听了宬砚的话,再看街上的百姓,只得咬牙忍下

宬封:好,议和,至于十年坚持是不是一场空,未必。

  △宬封自信的笑

  △宬砚神情疑惑

  △军乐声音响起先IN

 


S:7-8   

时:日   

景:中原城门外   



人:路宬封、路宬砚、雳鹰、霄鹰、九王爷、涂将军、副将、穆特、成旗军、环境人物   


  △中原城门外日景

  △军乐声音持续

  △中原军队由涂将军、宬封领军列队,宬砚、雳鹰、霄鹰也在其中

  △成旗军亦列队一侧观礼见证

  △北帕议和使者团前来,送上议和降书与代表赔偿的羊马布帛

  △九王爷代表中原朝廷,接下降书与赔偿,命令交还北帕部族战败俘虏,穆特亦在其中

  △穆特离去前得意的对宬封挑衅

  △成旗军见状,愤恨不满正欲发作,被宬砚暗中制止,全体望向宬封

  △宬封只是忍住,眼睁睁看着穆特离去

  △九王爷暗中观察宬封、宬砚与成旗军的互动,心里定论,默不作声

 


S:7-9   

时:日   

景:军营议事厅   



人:路宬封、路宬砚、涂将军、副将、九王爷   


  △时间稍后

  △中原军营议事厅日景

  △九王爷在前率先走入,涂将军、副将、宬封、宬砚跟随其后

九王:北帕议和,如今北方的战事总算结束,不仅皇兄心里一块大石落地,百姓也能安心生活。

涂将军:圣上英明,借来援军,这一仗才能顺利取胜。

九王:南兀王院亲卫果然骁勇,名不虚传,当然,你们四位戍守城楼,几次凶险,功不可没,圣上与本王远在京城,虽然陆续从奏报中听说过路校尉与路军医,今天却是第一次见,涂将军在奏报中对两位夸赞有加,此战能胜,你们居功厥伟,回到京城后,皇兄必有重赏。

宬封:本分之内,不敢居功。

九王:路校尉就不必谦虚客气,既然有功,本就该赏,现在京里正为即将回京的将士们忙着,将士们劳苦功高,此次回京,恩赏自然是有的,为显对前方将士们的敬重,皇兄已经决定,不仅要亲自出城迎接,且恩准让你们的家人一同随行,当晚还要在宫中大宴,犒赏有功将士,尤其是路校尉,为了保家卫国,新婚别离,着实不易。

  △成封、宬砚听见,一起望向九王爷

九王:不过不要紧,很快就能见着了,本王离京前,已经命人到江南接来你的夫人和小公子到王府暂时住下,回京那天就能见着了。

  △宬封、宬砚疑惑

宬封:小公子?

  △九王爷望着宬封、宬砚疑惑的神情,笑

九王:还不知道吧,也难怪,据本王得知,你新婚离乡从军,而你的夫人在你离乡之后,为你生下了一位小公子,已经三岁了,本王已经派人到江南接他们进京与你共享荣耀,不着急,就快要见着了。

  △宬封、宬砚听见,震惊


编剧:亞棻

手机号:

邮箱:yafen0127@hotmail.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