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侠行 (8人评价)


版权登记号:国作登字—2020—A—A0000104

主要人物:

方无月

       富家子弟从小向往行侠仗义苦练外功,在开封城惩恶锄奸,深受民众喜欢。16岁时说服父兄,离家闯荡。第一天便差点儿死在食人鼠手上,一路上仗义疏财。

       无意间得知山贼作恶,便只身闯入山寨,因错估山贼实力而被囚禁。之后被辣手判官杜汉山救出,一起消灭山贼护送少女,并得知幕后黑手来历。然后独自前往江宁,意图查探幕后黑手信息,被铁面先生所阻,并与何晴雪父女相识。

       得知家人被害,彻底疯狂,斩杀魔教多人,并与何晴雪联手杀死幕后黑手飞鹰门的两位副门主。最后在江边得知兄长隐瞒十几年的秘密,并亲眼看着兄长落入江中下落不明。

 

方明月

       方无月的兄长,表面上是继承方家生意的商人,善良文弱,但实际却是魔教的舵主,白头翁的徒弟,武功高强。又因距离少林较近,也偷学了少林的几门武功。他虽是白头翁的徒弟,但却一直用铁面先生的身份算计白头翁。原因无它,正是白头翁将他拉上魔教的贼船让他万劫不复!

       在江边成功暗算白头翁,看着白头翁被何无悔一剑斩杀。然后告知弟弟方无月,父亲未死被他送往少林寺之后跳入江中逃脱。

       最后一人一马在夕阳下前往魔教总坛接替白头翁,成为魔教新的三翁之一明月翁,彻底堕入黑暗之中。

 

何晴雪

       她是魔教圣女白如雪和黄山三剑山庄少庄主何曜的女儿,但刚出生不久,母亲白如雪便被白头翁杀死。父亲何曜更名何无悔,一直带着她寻找白头翁和魔教徒众报仇。

       从小到大,她的世界里就只有练剑和报仇,是坚毅勇敢的少女。虽然才15岁,但却十分冷静聪慧。在与父亲一起赶往龟山的途中,说服父亲不要急于一时,要保持好充分的体力,并协助父亲差点杀死白头翁。

       她虽然年纪小,但实力却不俗。第一次面对幕后黑手的副门主时,因为对方偷袭,她只能带着重伤的方无月逃跑。但之后不久,便亲手将其斩杀。

       她与方无月产生情愫,并一起铲除助纣为虐的武林世家,在方无月失魂落魄时,予以安慰和支持。

 

何无悔

       原名何曜,本是黄山三剑山庄的少庄主,在随父亲与各门派围剿魔教时,和逃离魔教的圣女白如雪相爱。但当女儿何晴雪出生后不久,白如雪为了他们父女的安危牺牲自己,死在白头翁手中。之后他也遭受中原各门派的针对,不过他将名字改为何无悔,三剑山庄也改为无悔山庄,以明心迹。

       他带着女儿四处寻找白头翁和魔教中人报仇,甚至跟魔教四天王之一的艾山、白头翁弟子方明月合作,在龟山差点成功除去白头翁。之后与女儿前往江宁城,等待下一次击杀白头翁的机会。在江宁收留方无月,指点其从方明月手中得到的魔教镇教秘籍阴阳化育真经。

       最后决战时,白头翁被方明月暗算双腿结冰,他奋力一剑将其斩杀,了解十几年的仇恨。

 

白头翁

       魔教高层分别是:一主二护法,三翁四天王。他正是魔教三翁之一的白头翁,被教众称作尊者,地位仅次于圣主和两位护法。十六年前众派围剿魔教,圣女叛逃他奉命追杀圣女。

       围剿之后,三翁不再逍遥,而是前往各地暗中发展教徒。白头翁负责中原和江南。他在中原选择方家建立分舵,不仅是因为方家的财富,还因为当时十二岁的方明月堪称神童。而在江南一带,他选择了当时的太湖门,支持太湖门门主的女婿谭高鸿,将太湖门变成飞鹰门,暗中成为魔教的江南分舵。

       为了支持教主练功,指使飞鹰门拐卖少女,直接导致其最后的下场。

 

杜汉山

       28岁的杜汉山,正气神拳使得出神入化。凡是作恶的人,遇到他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在汉阳被称作辣手判官。因为汉阳的一起少女失踪案,他查到了霸王寨遇到沈泰,以为沈泰是寨里的山贼,便将其打伤。沈泰逃走后,他进入山寨救了方无月,并以一己之力,杀光了所有山贼。

       他告诉方无月所谓“侠”的含义。然后便护送一百多位少女回家,直到半年之后,才将这一百多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少女送回各自的家乡。之后再最终决战前抵达江宁,为除掉飞鹰门和白头翁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最后也是他逼得方明月投江,是一位勇猛无敌、心狠手辣的正义之士。


正文节选:

1、开封城,凌晨,外

月光明亮,群星黯淡。俯瞰全城,夜深人静。不断拉近距离,一座府邸逐渐显现。

2、方府,凌晨,外

月光下的府邸突然有一道白影掠过。白衣少年落在墙头,蹲在墙上四处观望。随后他翻身一跃,身形矫健身态如猫,在府内飞檐走壁轻身纵跃,最后啵的一声,从假山上轻轻落下。

少年方无月正要继续腾挪,方员外却突然从假山后出现。

方员外:站住!

方无月:爹?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方员外:我还以为你哥骗我,没想到竟是真的!

方无月:可恶的方明月,居然出卖我!

方员外:哼,你不跟他要盘缠,他怎么出卖?没有只靠自己的勇气,就给我好好在家待着!

方无月:(立即拿出一叠银票塞过去,笑嘻嘻眼巴巴地看着方员外)这样行了吧?

方员外:你!你个不孝子,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现在却说走就走,你心里还有我这个爹吗?

方无月:爹,不是还有大哥嘛!他把府里管得井井有条,生意也做得蒸蒸日上。而我呢,就只会打架斗殴惹是生非,不如让我闯荡江湖,您老也能清净清净。

方员外:唉!(边摇头边坐到一旁的石头上)我虽然经常骂你,但其实我很清楚,你打的是流氓地痞,惹得是浪荡公子。爹知道,你从小练武一直有个大侠梦,可江湖险恶,万一……

方无月:没有万一,三位师父都说我精通横刀断木手、猫影步和缩骨功,放在江湖上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突然从一旁传来方明月的声音。

方明月画外音:笑话。

方员外、方无月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方明月:你那三个师父加在一起都不入流,更何况你呢?不会内功,根本算不得高手。

方无月:嘁,你又没练过武,懂什么啊?

方明月:是你不懂。你长这么大,除了去嵩山,都不曾离开过开封,哪里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方无月:我见过少林和尚练武,也不过稀松平常,人家不照样是武林的泰山北斗?

方明月:你……

方无月:(突然摆出架势)爹、大哥,你们都不会武功根本拦不住我!

方明月:臭小子,想造反啊!

方员外:(拦住方明月)这么说你非走不可?

方无月郑重点头。

方员外:也罢,你想走——就走吧。

方无月:啊,真的?谢谢爹!(去拥抱方员外)

方明月:爹,你……

方员外:儿大不由爹,更由不得你这个兄长。难道真想让他把我们两个放倒不成?

方无月愠怒地瞪向方明月,方明月微微一笑。

方明月:既然爹都同意了,我自然也不会反对。

方员外:在外面千万要照顾好自己。

方无月:嗯,我会的。

方明月:人心难测,凡事留个心眼,不要像傻子似的,被卖了还帮人数钱。

方无月:哥,我在你眼里就那么蠢吗?

方明月:嗯——差不多。

方无月:你!

方无月气得要动手,方明月笑着一步跨到方员外身后。

方员外:好了,不要闹了。无月,这些钱你拿着。

方无月:不,爹你刚才说得对,我应该一切都靠自己!

方明月:说你傻,你还不服。(拿过方员外手里的银票)你出去行走江湖,没钱吃什么喝什么,拦路抢劫吗?拿着!

3、开封城外,凌晨,外

哒哒的马蹄声响起,方明月和方无月骑着马走来。

方无月:哥,别送了,你和爹多保重!

方明月:你也一样!

方无月:我知道,大哥再见。驾!

方明月静静地望着方无月骑马而去的背影。突然黑暗中传来几声马打响鼻的声音,一个健壮身影牵着马从后面走来。

方明月眉头皱了起来。

沈泰:(对方明月拱手)舵主,尊者让我暗中保护无月公子。

方明月一言不发,沈泰微微撇嘴随即上马扬鞭一甩,朝方无月离开的方向而去。

沈泰:驾!驾!

方明月:(看着沈泰离去的背影)为何要派沈泰监视?你很清楚,我绝不可能把真相告诉无月。

白头翁画外音:呵呵,他这一走谁知道会跑到什么地方,我只有两个筹码,自然不能让这一个失去掌控。

方明月眼神陡然凌厉,转头望向旁边的黑暗之中。

白头翁:(逐渐从黑暗中走出)十四年了,你还是这样的眼神。

方明月死死盯着白头翁,然后拉转马头准备离开。

方明月:哼!(走几步停下)对了,我昨晚收到一个消息。(然后继续驱马而行)

白头翁:什么消息?

方明月:跟那个让你找了十五年的人有关的消息。

突然白头翁化作一道道残影,转瞬间便落到马头之上,身上真气澎湃须发飘荡,紧紧地抓住方明月的肩膀直视方明月。

白头翁:(急切并狠声)他在哪儿?!

4、小路,早上,外

天边旭日初升,两旁草木急退,意气风发白衣飘飘的方无月骑着白马在路上飞驰而过,只留下一个迎着朝阳奔驰的背影。

5、林中小路,晚上,外

天色昏暗,方无月依然马不停蹄。

前方的小路中央,篝火熊熊,一条人腿被烤得滋滋冒油,陈五坐在残缺的尸体上,拿起人腿啃食。

方无月正策马奔驰,他看到远处路中间的火光及人影,眉头一皱收紧缰绳。

方无月:吁——

方无月骑着马慢慢走近,正前方,陈五正对篝火背对方无月,啃得一脸是油。方无月微微有些紧张,拱手询问。

方无月:这位兄台……

陈五猛然转头,露出一张酷似老鼠的恐怖人脸,他森然一笑冲向方无月。

方无月:不好!

方无月连忙拉转马头,陈五拔出短刀,双脚跺地扑向方无月。方无月急忙纵身离开白马,但同时陈五也已冲到。方无月赤手空拳与陈五对打,虽身如灵猫,双掌如刀横削竖劈,但掌刀还是斗不过真刀,很快就被打伤。

方无月:等,等一下,你不就是要钱吗?这些银票全给你,你放我过去。

陈五:(舔了一口刀上的血)小子,我食人鼠向来都是人财两得!

方无月:食……食人鼠?

两人继续打斗,方无月难以招架。

旁边的林中,沈泰跳到树上朝前望去,正好看到方无月被陈五打倒绑到树上。沈泰并未出手解救,反而露出玩味的笑容。

沈泰:嘿嘿,这方无月还真够倒霉的,闯荡第一天,就遇到了食人鼠陈五。

方无月看了看火堆旁的残肢,异常恐惧。

方无月:你,你不是吃吃过了么?

陈五:所以,你可以多活一晚。

说完陈五便在旁边不远处躺下休息,火焰随风晃动,火光映在方无月满是汗水的脸上,仿佛夕阳洒落的余晖。方无月不断挣扎,想要挣脱绳子。

陈五:没用的,我绑过不知多少人,没一个能挣脱的。

方无月顿时泄气放弃挣扎,仿佛认命似的闭上双眼。陈五嗤笑一声,便继续休息。

篝火熄灭只剩发红的木炭,陈五也呼吸平稳似乎已经睡着。

方无月突然抬头睁眼,脖子扭动几下,双手闷响几声陡然收缩,从绳子里抽出然后解开绳子。他注视着陈五,轻轻后退准备逃走。

他退了几步看到了地上陈五吃剩的腿骨,便突然停下犹豫片刻,然后一咬牙捡起腿骨慢慢走向陈五。陈五耳朵微微一动。

沈泰:蠢货!(手捏木块,准备出手)

方无月来到陈五身边,猛然发力,用腿骨刺向陈五。陈五陡然睁眼,躲开腿骨并一脚踹开方无月。

陈五:嘿嘿,你太小看我食人鼠了!(看了一眼树上的绳子)想不到你细皮嫩肉一副富家少爷的模样,竟会缩骨功这种折磨人的功夫。

方无月一言不发神色紧张,脸上汗水密布胸膛起伏不定。他握紧腿骨突然主动朝陈五冲过去,陈五冷笑直接一刀劈下,方无月竟不躲不闪,左手直接抓住刀刃。陈五一惊,动作稍迟,方无月极度疯狂,丝毫不顾左手剧烈的疼痛和流淌的鲜血,右手紧握腿骨嗖嗖两下戳在陈五脖颈处,顿时鲜血喷洒,陈五瞪大双眼捂着脖子倒地身亡。

方无月:你也小看我了!(双眼赤红一屁股做在地上气喘吁吁)

沈泰:哼!(甩飞手中的木块)

另一处重重树木之中,方明月站在树枝上欣慰地点了点头。

方明月:本想让无月知道江湖的残忍血腥,没想到他竟能拼死一搏绝地反击。

方无月捡起陈五的短刀,勉强起身,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地叫了起来,还同时狠踹陈五的尸体。

方无月:哈……你他妈吃我啊!你不是要吃我么,吃啊你!(撕下布条包扎左手)

方无月:想不到闯荡第一天,本公子就为江湖除此祸患,看来我注定要成为名满武林的大侠。

方明月:唉,看来无月这一路上是不会消停了。(说完套上一个铁面具)

6、谷阳镇,白天,外

小镇街道熙熙攘攘,街两边有各色摊贩,还有人吆喝卖艺。

7、谷阳镇外,白天,外

马蹄声震天,几十个山贼骑马奔来烟尘激荡,寨主项飞龙气质不俗一马当先。

项飞龙:兄弟们,这次进谷阳镇,只抢小姑娘,谁敢阻拦,格杀勿论!

众山贼:(摇臂呐喊)格杀勿论!

8、谷阳镇,白天,外

山贼冲进镇里,民众叫喊着四散而逃,山贼也四散开来。街道上哭喊声四起,一个个山贼横冲直撞,掳掠少女乱砍乱杀。

一个山贼抄起一个女的,看了一眼样貌平平。

山贼:太丑!(直接将女人往旁边一扔,砸烂旁边的小摊儿。)

另一山贼看到一个少女,就要直接抓到马上,旁边的少女父亲死活不放,直接被山贼一刀砍死。

少女:爹——

9、民房中,白天,内

一家三口瑟瑟发抖躲在房间里,嘭的一声房门被项飞龙踹烂。

项飞龙:过来吧给我!(抓起少女就走)

小丫:爹——娘——

小丫母亲:(伸手去拉)小丫——

小丫父亲:(跪着抱住项飞龙的腿)小丫!求求你放了我女儿,我愿意做牛做马……

项飞龙一掌将小丫父亲拍死。

小丫母亲:当家的!(抄起板凳)我跟你拼了!

项飞龙袖子一抖,无形真气将小丫母亲打飞到墙上,吐血而亡。

10、谷阳镇,白天,外。

镇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血迹,临街店铺的窗户大门破破烂烂,到处都是尸体,哭喊声不断。一个中年女人疯疯癫癫地叫喊着。

中年女人:女儿,我的女儿,谁能救救我的女儿,她才十五岁啊。女儿,我的女儿……

11、谷阳镇外,白天,外

山贼们一个个喜形于色驾马狂奔,每匹马上都放着一个少女。

众山贼:哈哈……驾!驾!驾!

12、路边茶棚,白天,外

方无月在路上徒步而行风尘仆仆,看到不远处有一座茶棚脸色一喜,但摸了摸干瘪的钱袋顿时无精打采,唉声叹气。

方无月:唉,世道艰难,一千多两银子半个月就发完了,卖马的钱也没剩多少。

茶棚旁停着两车货物,坐了两桌客人。方无月找了个空桌坐下,茶棚老板立马迎了上来。

茶棚老板:公子,您辛苦,来点儿什么?

方无月:一壶水,两盘小菜,仨馒头。

茶棚老板:好嘞,您稍等。

客人甲:谷阳镇的事你们听说了吗?

客人丙:这么大的事当然听说了。

客人乙:真他娘的畜生不如!前几天我路过谷阳镇,那真叫一个惨呐!

客人甲:你说那些孙子到底想干什么?

客人乙:干什么?抢那么多小姑娘,你说能干什么?

方无月耳朵一动,留心倾听。

客人乙:可惜武当山离我们太远,否则哪里会让霸王寨那些畜生为所欲为!

方无月:几位大哥,你们说的霸王寨在哪里?

客人甲:你问这个干什么?

方无月:当然是为民除害!

客人乙:别闹了,就你还为民除害?那些山贼往那儿一站,就能把你这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吓死!

众人大笑,方无月正要争辩,茶棚老板端着茶水和小菜过来。

茶棚老板:公子,公子,别动气。您的茶水和小菜。(看向客人乙)大家都出门在外,别伤了和气。

客人甲:公子,您不是本地的吧?

方无月:我从中原而来,(瞥了一眼客人乙)一路上杀了不少江湖败类。那个喜好吃人的食人鼠陈五,就死在我手里。

客人乙:哟,这位小少爷深藏不露啊。对了,我上个月送货的时候,遇到一只灭世魔虎兴风作浪,我抬起一脚便将其踢死扒皮吃肉啦。

众人大笑,方无月大怒,将袖筒里的短刀瞬间抽出,猛地插入桌子,刀刃刺穿桌面只留刀柄。

方无月:哼!

众人吓了一跳,纷纷起身离开,茶棚老板也心惊胆战地躲在里面。

方无月:老板,我那三个馒头呢?

茶棚老板:这儿,在这儿。(哆哆嗦嗦端起馒头送过去)

方无月收起怒气,露出一丝惭愧的神色。

方无月:你不用害怕,这些钱你拿着。

茶棚老板:不……用不了这么多。

方无月: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告诉我霸王寨在什么地方。

茶棚老板:就在东边六十里的霸王山上。

方无月拔起短刀插入袖中,然后自顾自的吃起来。茶棚老板看了看手里的钱,又看向方无月。

茶棚老板:公子,您从外地来不知道那些山贼的厉害,他们不仅人多势众而且心狠手辣,您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曾听汉阳那边来的客人说,他们那儿出了一个辣手判官,您不如去汉阳一趟……

方无月无视茶棚老板,径直起身离开,老板看着方无月的背影一声叹息,然后大喊。

茶馆老板:公子,您多加小心!

方无月没有回头,但抬起手挥了挥,然后自言自语起来。

方无月:辣手判官?这名号霸气,我要不要也起一个,嗯——等我灭了霸王寨,就自号灭霸?不好,这名字听起来有点儿傻,叫什么好呢……

 

…………


19、山寨外,晚上,外

方无月将一捆干枝枯草扔到地上,而地上已经有了许多干柴枯草。他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拿起火折子准备点火。藏在一旁的沈泰撇嘴冷笑。

沈泰:这小子想放火烧山趁乱救人,真是太幼稚了,根本不可能成功。

方无月:擒贼先擒王,我只要放火引起混乱,然后趁乱抓住山贼头目,就不怕他们不放人。

沈泰:呵呵,我还高估他了,这哪里是幼稚,根本是蠢得不可救药!

20、山寨,晚上,外

大火燃起,山贼们立刻呼喊救火,乱成一片。方无月趁乱进入山寨,一边躲避救火的山贼一边不断深入,实在躲不了就出手打晕山贼。

21、山寨外,晚上,外

沈泰动身前往山寨,身后幽幽出现一个人影,他脸色突然一变,双指并拢散发金光,转身点去。后面的杜汉山避开,并拉开距离,沈泰则双手一起施展指法,攻了过去。

沈泰:你是谁?!

杜汉山眉头一皱,瞥向远处霸王寨的火光及救火的山贼,转身便走。

沈泰:哪里走!(紧追而去)

22、项飞龙房间,晚上,内

外面的吵闹声传到这里已微不可闻,方无月小心推开房门,床上的项飞龙猛然睁开眼睛却没有立刻坐起来,而是眯眼装睡。

方无月悄悄来到床边,对着项飞龙猛然出手。项飞龙身子一转,双脚踢向方无月。双手与双脚对拆几招,方无月立刻倒退拉开距离。

方无月:(双掌成刀,摆出架势)快把你们抢来的人放了,否则……

项飞龙:否则怎样?

方无月:别怪我心狠手辣!

项飞龙:哈哈,你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

方无月:(双手掌刀快速劈砍,冲向项飞龙)横刀断木手!

项飞龙:哼!

项飞龙迎上方无月,拳对掌刀。方无月即便凭借猫影步和横刀断木手也很快不敌。方无月袖中突然滑出短刀,项飞龙眼疾手快立刻出招。

项飞龙:哼,霸王拳!

这突如其来直直的一拳,竟有真气迸发,瞬间轰在方无月身上,方无月立刻喷血倒飞撞破窗户,摔到外面。

23、项飞龙房间外,晚上,外

方无月摔到地上滚了几滚,直接晕了过去。

项飞龙:(打开房门)来人,把他抓起来拷问拷问。

两个山贼跑过来把方无月拖走。

24、霸王山,晚上,外

杜汉山脚下真气如河若隐若现,虽然凌空但速度并不快。沈泰双脚空踏紧追不放,突然他双脚踏地爆发力量,在半空迅速翻滚落到杜汉山身前挡住去路。

沈泰:你到底是何人?!

杜汉山:灭你们的人!(脚下有真气长河直接冲向沈泰)

沈泰冷哼一声猛然前扑,手指连连点在真气长河之上,顿时真气爆发,沈泰竟被冲得连连后退。

杜汉山:长河落日沙场红!

话音未落,真气长河之中竟有人头大小的气团升起,冲向沈泰,沈泰躲闪不及,只得用灌注真气的手指硬拼,但还未碰触,气团便瞬间爆炸将沈泰掀飞。

沈泰正面受创,呕了一口血,立刻转身逃跑。

杜汉山:拳影重重威势重!

杜汉山一拳轰出,化作了漫天真气拳影。沈泰周身立刻浮现真气金钟。拳影连续轰击在真气金钟之上,沈泰被打得吐血不止,但也借力速度更快,很快消失在山野之中。

杜汉山:这武功路数不像是山贼,他到底是什么人?(转身朝霸王寨而去)

25、山寨牢房,晚上,内

方无月被吊了起来,他缓缓睁开眼睛,脸色苍白神情痛苦。他挣扎几下,并试图施展缩骨功,但刚用力就猛一哆嗦倒吸一口气,停了下来。

方无月:糟糕,筋骨受伤无法缩骨,完了……

恐惧蔓延全身,他正要放弃闭眼等死时,脑海中突然闪过父亲和兄长,顿时两眼赤红。

方无月:不,我不能死在这里!(强忍痛苦不段挣扎)给我缩!

突然脚步声传来,随后牢门打开,山贼甲领着几个山贼带着湿漉漉的鞭子走了进来。方无月充满仇恨地瞪着山贼,双手依然不断挣脱。

山贼甲:呵,小子不错啊,挨了寨主一拳不仅没死,还挺有精神。说出你的来历和目的,否则这浸泡过辣椒水的鞭子,可是会让你欲仙欲死的。哈哈……

方无月看到突然出现在山贼身后的杜汉山,两眼微微一怔。

山贼甲:呵呵,(笑着转头)以为会有人来救……

杜汉山随便几下便扭断了这几个山贼的脖子。

方无月:你……你是?

杜汉山:先别动。(解开绳子把方无月放下,然后一只手按在方无月后背,为他疗伤)

方无月:(一脸惊容)你,你也会内功?

杜汉山:怎么?

方无月:我师父们说会内功的都是绝世高手。

杜汉山:(笑了笑)你怎么会被山贼关在这里?

方无月:我太不自量力,以为能凭一己之力去救那些被山贼抢来的小姑娘,结果被山贼头目一拳打个半死。

方无月气色大好,立刻起身活动筋骨。杜汉山则直接走向一旁的墙壁抬起右手。

方无月:多谢恩人。你你干什么?

轰隆一声,杜汉山一拳打破墙壁。

26、山寨牢房外,晚上,外

牢房墙壁破了一个大洞,杜汉山和方无月走出来,附近的山贼立刻叫喊着围了过来。

众山贼:快,抓住他们,快!

方无月:恩人你太冲动了,山贼人多势众,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杜汉山:你到一旁躲着,他们交给我。

方无月:怎么可能,我又不是贪生怕死之人!

杜汉山:好,那我们就一起杀光这些畜生!

山贼越聚越多,方无月脸色凝重,深深吸了一口气,捏紧双拳。项飞龙出现,指着杜汉山和方无月。

项飞龙:杀了他们!

山贼如洪水般冲了过去。

杜汉山:哼!正身运气力无穷、脚步挪移影无踪!

杜汉山全身真气澎湃如虎入羊群,辗转腾挪,拳、掌、臂、肘、腿碰到一个人便留下一具尸体,方无月还未跟山贼交上手,看到这幅场面震惊无比。原本前冲的众山贼也立刻吓得不断后退,挤作一团。项飞龙顿知不妙,立刻转身逃跑。

杜汉山:想跑?

一伸手,真气如同长河直接将项飞龙卷了回来。一旁的方无月,立刻指着所有山贼大喊。

方无月:都别动,把兵器放下!

众山贼纷纷丢掉兵器,站在原地不动。

杜汉山:说,你们要把这么多的小姑娘卖给谁?

项飞龙:说出来,你会放过我吗?

杜汉山:你必死无疑,但说出来可以死得痛快些。

项飞龙:那我绝不透露半个字!(身上真气陡然迸发,想要挣脱)

杜汉山:作死!(真气长河猛然收紧)

项飞龙:啊——

杜汉山:你说还是不说?!

项飞龙骨头咯咯作响,肌肤开始崩裂。

项飞龙:江……江宁飞鹰门。

杜汉山:你可以死了。

真气长河顿时将项飞龙勒死,其余山贼大骇,立刻全部跪地求饶。杜汉山视而不见,直接开始运功,真气不断冒出。

方无月:恩人,你……

杜汉山:血气如山鬼神惊!

真气瞬间化成一座小山,直接镇压而下。在方无月瞠目结舌中,鲜血迸溅将真气大山染成血山,所有的山贼都变成血肉模糊残缺不全的的尸体。方无月脸色苍白,呼吸急促,甚至反胃干呕。

方无月:你……你……你太!呕……

杜汉山:他们罪孽深重,死有余辜。(越过尸体,径直向山寨里面走去)

方无月:你到底是什么人?!

杜汉山:汉阳杜汉山!

方无月神情一震,起身跟了过去。

27、霸王山下,早晨,外

方无月和杜汉山带着一群虚弱且脏乱的少女下山。

杜汉山:你护送那些谷阳镇的小姑娘,剩下一百多个都来自不同的地方,由我送她们回去,你路上小心。

方无月:好,之后我们在什么地方碰头?

杜汉山:碰什么头?

方无月:一起去飞鹰门啊?

杜汉山笑了几声,方无月奇怪地看着杜汉山,杜汉山收起笑容郑重起来。

杜汉山:江宁飞鹰门是江浙一带最大的帮派,不是这些山贼可以比的。

方无月:杜大哥,我不怕危险,就让我去吧,我也想像你一样除暴安良行侠仗义。

杜汉山:(看方无月的眼睛一怔,突然露出笑意)我杀人无算被人叫做辣手判官,你是第一个说我侠义的。知道侠字怎么写吗?

杜汉山不待方无月有所反应,并指运气在地上先写了一个“亻”,然后边写“夾”边说话。

杜汉山:所谓侠,就是站在别人前面遮风挡雨(写了三个“人”字),并维护天道彰显天理的人(划下最后的一横)。你只要一路护送她们,完好无损地把她们交还给家人,你就是侠!何必跟着我?

28、荒路,早晨,外

何无悔、何晴雪骑马狂奔。

何晴雪:爹,跑了一夜了,休息一下吧,我们扛得住,马也扛不住啊。

何无悔:不行,我们必须尽快赶到龟山客栈,如果晚了,不知又要等多久才能为你娘报仇!

何晴雪:我知道机会难得,可现在离龟山还远,如果马倒了,只会更耽误时间。

何无悔犹豫片刻,随后拉住缰绳。

何无悔、何晴雪:吁——


…………


116、荒野,白天,外

暗暗的身影淡淡的蹄声,方明月骑着马在阳光下慢慢而行。

方明月内心独白:我是谁?我是圣教三翁——明月翁,明——月——呵呵,明月永远身处黑夜之中。无月……无月,(看看四周明亮的世界)无月永远存于这光明的白昼。哈哈哈哈原来一切早已注定,驾!

方明月在光明的白昼中驰向远方的天边。

 

剧 终


编剧:杜文波

手机号:18236592663

邮箱:1477230836@qq.com

联系地址:


评论


评分: